看著蛇矛槍飛向孤月,6青峰心中十分淡定,他心裡有絕對的把握,孤月必然會按照自己所說的去做。

噗!

蛇矛槍如一道黑色的閃電,直接從孤月的心臟穿透過去,整個槍體出現在他身後,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半圓形的軌跡后,瞬間朝著6青峰折返回來,讓他一把抓在掌中。

6青峰伸手抓住蛇矛槍的同時,孤月的神體轟然爆開,頓時化作大片的血霧,血霧漂浮在空中幾十個呼吸之後,依然沒有重組的跡象。

眼神移開,6青峰不再關注孤月神體化作的血霧,扭頭看向金龍所在的方向。

此刻的金龍大元帥,只剩下了一個人頭漂浮在空中,當6青峰看去的時候,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金龍,還在硬撐著?如果你現在不逃走靈魂,再過片刻之後,你再想走就走不了了。」

隨著神體的快焚燒,金龍的靈魂全部聚集到了泥丸宮,就在6青峰說完之後,人頭的下巴也瞬間被燒毀,眼看就要燒到了嘴和鼻子。

「姓6的你等著,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金龍口中出了一聲怒吼,隨即,頭頂百會穴之處,他的靈魂迅飄了出來。

「走?你還能走到哪裡,在6某的眼皮子底下,還從來沒有敵人的靈魂能夠逃走的。」 ?6青峰一聲冷笑,看著從金龍頭頂飄出來的靈魂,隨後,就見從他的眉心之處,一道乳白色的光芒飛射出去,瞬間到了金龍飄著的靈魂上空。八一中文網くく.

乳白色光芒飄到金龍靈魂上空的瞬間,直接向周圍散開,眨眼形成了一張靈魂之網,一下子把金龍的靈魂兜在了網中,在6青峰靈魂的牽引下,迅飛到了他身前,被他一把抓在掌中。

並沒有急於將金龍的靈魂煉製成靈魂之晶,就算他再怎麼精通這一道,真要煉製起來也要花費一定的時間,6青峰現在真的沒有那麼多時間,因為此刻的孤月已經完成了神體重組。

從天域神戒中拿出來一隻玉瓶,把金龍的靈魂體裝了進去,再次放到了戒指中后,這才看向孤月漂浮之處。

此刻,孤月的狀態很不好,已經糟糕到了極限,上次被6青峰追殺時,體內還有不到兩成神力,此刻再看去,已經察覺不到任何神力波動。

就算是這樣,6青峰依舊感到十分驚訝,自從創造出神火流星槍后,除了天魔和眼前的孤月之外,所有人都是被他一槍斃命。

6青峰心中暗嘆:天帝就是天帝,和其他級別的修士不可比擬,生命力實在是太過強大。

「小子,你的神力中混入了什麼東西?為什麼我察覺到有天道的氣息?」

孤月完成神體重組的瞬間,馬上就陷入得極度震驚中,他覺了6青峰這次施展神通的不同之處,其中混雜著一種讓他感到恐懼的力量。

「孤月,如果你想要在這裡想明白的話,那就乾脆別走了,讓我給你補一槍,你再仔細感受一下。」

6青峰說著話,蛇矛槍突然亮起來一道漆黑的光芒,與此同時,以右手為軸,左手抓住了槍攥,下一步就要將蛇矛槍激射出去。

看見6青峰這個招牌動作,孤月頓時嚇了一跳,不敢再猶豫,瞬間施展了血遁之術,神體眨眼消失在原地,直接化作一道血線遠遁而去。

孤月無論如何也不敢在此處停留了,如果真的再被神火流星槍擊中一次,他也不敢保證,自己還能不能活著回到帝星,臨走之前,都沒有顧得上叫單仁傑一同離去,自己就匆匆而逃。

「哈哈,就算你是天帝,現在也要按照我的套路走,天帝有什麼了不起的。」

6青峰之所以放了孤月,是因為他知道殺不死對方,看著孤月血遁而走,6青峰並不感到遺憾,相反,見到他按照自己預定的計劃逃走,6青峰心裡很是開心。

孤月施展了血遁逃走,萬米之外,單仁傑完成了神體重組,回身看向身後自己的百萬大軍,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你們不要命了?知道不知道,在那種情況下過去也是徒勞?不但不能救了我,你們也要跟著完蛋,都在這兒站著別動,等我回來以後一起回到帝星。」

單仁傑神色嚴肅的教訓那些曾經想過去救他的人,這些人讓他說的都低下了頭,此刻也都感覺到一陣陣后怕。

單仁傑轉過身,邁步向6青峰所在之處飛了過去,百米之外,他停下了腳步。

「6道友,仁傑有一事相求,煩勞道友回到天劍星域后,替我去看看單文和單武,麻煩道友轉告他們,就說我一切都好,讓他們不要惦念。」

單仁傑不敢在此地停留的時間過久,孤月已經血遁逃走,他如果在這裡耽誤時間太久的話,肯定會引起孤月的猜疑。

「單道友,這點小事一定辦妥,請道友放心就是,還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只要青峰能夠做到,必定不會推辭。」

6青峰對著單仁傑抱了抱拳,說實話,6青峰很尊敬這位單仁傑,能夠按照天劍帝軍的指令潛入到孤月身邊,時刻都有生命危險,單仁傑能做到這個地步,非常不容易。

「請道友替我向帝君問好,向姜尚老前輩問好,向帝君身邊的將軍們問好,別的就沒有什麼了,任傑就此別過。」

單仁傑說到這兒,喉嚨有些哽咽,他雖然身在孤月星域,但,同樣知道6青峰的很多事迹,不但孤月星域到處瘋傳著關於他的事兒,其他星域也都是如此,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此刻見到6青峰,就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

單仁傑有很多話要說,可是,又不得不馬上離開,神體在空中緩緩後退,一直退到了自己那些士兵的身邊,這才猛然轉過身,大手一揮,百萬士兵這才登上戰艦遠去。

見單仁傑率領百艘戰艦遠離而去,6青峰依舊站在空中,目送單仁傑和他的戰艦消失在視線中,這才閃身進入了五行空間圖。

上官葯祖、鳳飄飄、馬振山、陶思菊等人沒有修鍊,他們都在神晶大殿前的廣場上盤膝而坐,誰都沒有開口,靜靜地等著6青峰。

6青峰突然出現在廣場上,這些人頓時全部抬頭看去,當確認了之後,一個個迅從地上站了起來。

「親哥,你去追趕孤月那個老小子,追到了么?放跑了?還是殺了?」

沒等別人開口,馬振山急忙對6青峰仔細詢問起來,一連串幾個問號之後,6青峰都被他問的有些茫然。

其實,馬振山問的問題,也正是這幾人心中想的問題,如果他真的能夠殺了孤月,那麼,6青峰註定要創造天帝神域的一大奇迹。

「哪有你說的那麼容易,孤月豈是想殺就能殺的,不過,經過我的一番蹂躪,沒有三百年怕是不能恢復到巔峰了。」

「哈哈,太好了親哥,孤月老小子不能出來了,你就能在金呂星多住一段時間了吧!」聽了6青峰所說,馬振山頓時興奮的大笑起來。

「不行,我還有好多事要做,幫你平了金家之後馬上就走,對了,有一件事問問你,天源劍派分明叫劍派,可他們為什麼也都是使用的長槍?」

當初,6青峰被彌天誅神陣包圍的時候,心中就頓時產生了這個疑問,只是沒有時間問馬振山,現在突然想了起來,馬上就要問一個明白。

「哎呦!我的親哥,這不就是一個名字嘛!你是不是覺天帝神域很少有人用劍?天源劍派也不例外,大部分都是用的長槍,親哥你想想,如果叫天源槍派的話,這名字是不是有些難聽了一點。」

6青峰一拍額頭,恍然道:「對啊!是我鑽了牛角尖,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我有些較真了。」6青峰說完,眾人一陣大笑。

「青峰問起了這個,我倒是想起了一個門派,也在金呂星,只不過這個門派很小,叫什麼金刀門,他們同樣也是用長槍。」鳳飄飄說完,扭頭看向馬振山。

「飄飄大哥知道的還不少,的確是有這麼一個門派,如果這個門派改叫金槍門,聽起來也不怎麼樣,如果是我,叫金槍不倒門還差不多。」馬振山臉上的表情很嚴肅,可還是惹來了眾人的一陣大笑。

眾人停下了笑聲,6青峰看向上官葯祖說道:「葯祖,你的靈魂被那老東西禁錮的時間太久了,已經虛弱的不像樣子,馬上去養魂潭中修鍊,什麼時候完全恢復了再出來。」

說著話時,6青峰伸手指向養魂樹祖,其實,不用6青峰說,上官葯祖也認出了養魂潭,他也很想到養魂潭裡面修鍊,只因6青峰不在,不能擅自做主,他擔心6青峰進來找他有事,如果自己不在這裡,那麼,他這個做下屬的豈不是太不稱職。

6青峰說出了葯祖心中正在急切盼望的事兒,葯祖的一張老臉頓時激動地笑了起來。

「祖神大人,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這時候,葯祖再也沒有了那麼多廢話,還沒說完呢!就先朝著養魂潭跑了過去,等到他一頭扎進了池水中,最後幾個字才從水沖傳了出來,由此可見,老頭子的度之快。

「陶思菊,你師父下去了,你不去陪著么?」

6青峰扭頭看向陶思菊,微笑著對他說道,剛才6青峰對葯祖說話時,陶思菊就是一臉的羨慕,6青峰早就看了出來。

「去,當然要去,師傅剛被前輩解救出來,神體非常虛弱,正是需要有人在身邊陪著的時候,我這個做弟子的,真是不合格。」

陶思菊比較會說話,給自己進入養魂潭找了一個借口,然後,忙不迭的飛身竄進了池水中。

「彤彤,丹丹,你們倆也去找地方玩兒吧!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到金呂星了,到了哪裡以後,你們還有事兒做。」

兩顆生命之丹看上去只有十一二歲的樣子,其實,他們現在的智商,也只相當於這個年齡的孩子,正是貪玩兒的時候。

「父親,那我就和丹丹玩兒去了。」

彤彤拉著丹丹的手,離開了6青峰的懷抱,向他們的父親告別了之後,直接騰身而起,不知道去何處玩耍去了。

「你們倆愛幹嘛就幹嘛去,我也要去做自己的事兒了。」

身邊只剩下了鳳飄飄和馬振山,6青峰隨便對他們說了一句后,閃身離開了這裡。 ?6青峰離開了神晶大殿前的這片廣場,他要去天道塔中看看,如今天道塔的兩次攻擊用完了,他想設法再給天道塔補充天道之力。八★一中文網√√.

幾分鐘之後,6青峰飛到了五行空間圖中的混沌世界,吳順天的那隻天道之力手掌,就讓他放在了這片混沌世界。

心神一動,6青峰馬上和天道塔取得了聯繫,想要天道塔離開他的泥丸宮,來到天道之力手掌所在之處。

天道塔在他心神的控制下,在他的泥丸宮中頓時輕微的顫抖了一下,塔尖對準了眉心,就要直接飛出來。

塔尖頂端的圓球剛出現在他的眉心之外,整個圖中世界突然震動起來,接著就是電閃雷鳴,星球晃動,有的星球甚至離開了原本的運行軌跡,眼看就要和附近的星球撞擊在一起。

「主人不可,圖中世界要崩潰了。」

看著圖中世界突然生的變化,6青峰頓時大驚失色,就在他也不知這變化自何處時,圖靈五行突兀的出現在他身前,對他大聲喊叫起來。

「主人,天道塔此刻正在您的靈寶空間中,它不能離開您的泥丸宮,靈寶空間的級別不夠,還不能承受天道塔的威能。」

6青峰看著突然出現的圖靈五行,心中有些不知所措時,大胖子老六從天道塔內出了傳音。

6青峰急忙心神一動,天道塔頂的圓球瞬間又縮回了泥丸宮,塔頂圓球縮回去的同時,劇烈震動的圖中世界頓時穩定下來。

圖靈五行臉上一片驚恐之色,直到圖中世界已經穩定下來,五行仍然心有餘悸的看著周圍的世界。

6青峰也嚇了一跳,如果只是因為給天道塔補充天道之力,最後卻導致了圖中世界崩潰,他肯定會後悔的要死。

「老六,把天道塔放在五行空間圖外,然後再把這一片天道之力移到圖外,說不定就能讓天道塔吸收天道之力了。」

6青峰想到了這麼一個辦法,馬上和天道塔中的大胖子老六商量起來。

「這倒是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行不行,不過可以試試,不行了再想其他的辦法。」

老六明白6青峰的想法,從內心中來說,他也願意給天道塔補充天道之力,一旦成功補充了天道之力,以後6青峰再遇到生命危險時,也就不用耗費他們九個自身的神力,這對於現任主人和他們來講,絕對是一個雙贏的好事。

「五行,一會兒我出去后,你就把這片天道之力弄到外面。」

6青峰對五行交代清楚以後,閃身離開了圖中世界,懸浮在空中的同時,天道塔被他放了出來。

「五行,開始吧!」

一切準備停當,6青峰馬上給身在圖中的五行傳音,等著五行把天道之力弄出來。

可是,6青峰等了半晌,圖中依舊沒有五行的傳音過來,而那片天道之力也是沒有一點影蹤。

6青峰有點著急了,閃身再次進到了圖中,來到圖中那片天道之力附近一看,五行正苦著一張臉,看著眼前的這片天道之力,顯露出無計可施的神色。

「五行,怎麼樣?」

6青峰關切的向五行問道,如今,向天道塔中注入天道之力,是他最為關心的事,一旦不行的話,對他接下來的行程,將會增加莫名的風險。

「不行啊主人,我嘗試過好幾次了,怎麼弄都不行,放棄了吧!」

五行當然知道6青峰對這件事非常關心,他也想儘力幫助主人,說完這話之後,自己都覺得很是沮喪。

「不行就算了,我也只是想要在接下來的路程中加一份保險,實在不行也沒關係,以前沒有,不也一樣都過來了嗎?」

離開了這片天道之力,6青峰再次離開了圖中世界,對大胖子老六說明了情況,老六也覺得十分失望。

天道塔再次回到了6青峰眉心,當6青峰迴到了天道之力附近時,丹田內突然傳來了一陣躁動,天帝混沌訣不由自主的快運轉起來。

「要突破修為了。」

修為停留在天皇第一層巔峰的時間也不短了,如今突破了修為,也算是水到渠成,6青峰並不覺得有多麼奇怪。

「主人,圖中世界馬上就要徹底成熟了,估計回到了天劍星域后不久,我們就可以把這片世界弄到外面,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應該給這片世界找一個地方。」

6青峰也察覺到圖中世界已經十分穩定了,他曾經審視過這片圖中的世界,規模比天劍星域也小不了多少,想要盛放這片世界,必須有一片足夠大的虛無之地。

「這點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在星際坐標圖上看過了,天劍星域和天妖星域之間,有一大片虛無世界,圖中世界就放在那裡,在西面就是天帝神域的混沌世界,這樣的話,在幾大星域中,我們距離混沌世界最近。」

6青峰的確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把圖中世界安置在那片虛無之地,他還有一個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五百年之後,混沌世界將要出現一顆世界之心,這顆世界之心是成為天道執行者的必備之物,他對這顆世界之心勢在必得。

「主人既然早就有了安排,五行也就不再操這份心了,主人突破修為吧,五行到附近去走走。」

說是到附近走走,其實是要為6青峰護法,雖然五行空間圖是6青峰的伴生靈寶,但,裡面已經出現了無數人口,就算是五行也不敢保證,這裡不會有圖中世界的土著人前來探險。

6青峰盤膝坐在空中,距離那片天道之力不過數百米遠,體內天帝混沌訣開始緩緩運轉起來。

功法本身的運轉,就像人們賽跑一樣,開始都要有一個由慢到快的過程,不可能一起步就到了最高度。

天帝混沌訣的運轉越來越快,在6青峰神體周圍,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神源之氣旋渦。

此時,他丹田內的神力已經達到了飽和狀態,只等外界的神源之氣沖入到丹田內,使丹田再次擴張,以便容納下更多的神力。

很快,天帝混沌訣運轉到了極限,這時候,6青峰神體周圍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神源之氣旋渦,把他的神體都整個包裹在其中。

在某一刻,神源之氣旋渦突然朝著6青峰體內狂泄而去,瞬間進入到丹田內,只聽丹田內『嘭』的一聲響。

這聲響只有6青峰自己能夠察覺到,外界的人感覺不到任何聲音,響聲過後,丹田瞬間向外擴張,最少擴大了數十倍不止。

丹田的瞬間擴張,使得丹田內頓時變得空曠起來,就連佔據了丹田八成的混沌道力,此刻再次看去,不過是佔據了丹田一處角落而已。

6青峰周圍的神源之氣旋渦越來越大,可就算是這樣,依舊不能滿足他丹田內的無盡神力所需。

到了後來,百裡外一顆星球外層的神源之氣,也都被他吸引而來,紛紛融入到他神體周圍這個龐大的神源之氣漩渦中。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6青峰還不會覺得有多麼驚訝,因為像現在的這種情況,當初在天魔星時就生過,因為姬瑤突然把百花城移動到了天魔星,沒有神源之氣可供吸收的他,只好把天魔星大氣層外的魔氣全部吸收。

真正讓他覺得驚訝的,是百米外的那一片天道之力,在他飛運轉天帝混沌訣時,也一同朝著他神體狂涌而來。

6青峰雖然十分驚訝,但,天帝混沌訣的運轉不敢絲毫停歇,此刻正需要無盡神源之氣的時候,一旦停了下來,就會生意想不到的後果。

不再理會吸收進體內的神源之氣,全部的精力都轉移到天道之力上,如果丹田內能夠吸收了這大片的天道之力,無疑會給他一個天大的驚喜。

接下來,6青峰的希望頓時化作了泡影,因為,天道之力進入體內后,並沒有直接進入到丹田內,而是停留在體內,直接沖刷著神體的每一個血肉細胞。

見到這種情況,6青峰感到十分詫異,他實在搞不明白,自己已經成就了天道之體,天道之力為什麼還要改造他的體質。

6青峰散出神識,密切關注神體的每一點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6青峰突然明白了。

「我的神體雖然成就了天道之體,但,卻不是天道之體的極限,這一點,從天道之力還能夠改造我神體的血肉細胞上就能完全證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