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天元和虛境的差別不同,這中間制勝的卻不是絕對的力量,而是天地規則之力!因為虛境之內的每一次突破,都會伴隨著規則之力的進一步增強擴大,也就是說,規則之力越強,戰力越強!

以虛境初期的規則之力去抗衡中期的規則之力,幾乎是不可能的!就像一個小學生再強悍,強悍到八塊腹肌了,都不可能打的高中生,因為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所以一碰觸到那苦無,蘇羽的第一反應就是退!因為他現在雖然步入了虛境初期,但從未和任何虛境之人交手過,暫時還不知道自己所掌握的規則之力到底是強還是弱,到底能抗衡什麼樣的修為。

若是此刻的對手是虛境的話,那蘇羽絕對不會選擇閃避,因為那樣自己起碼有可能去重創或者斬殺對手。但現在只是一記最強攻擊,從得失的角度上來說,因此而受傷實在是不值得!

「哼!該死的支那豬!死吧!去死吧!老祖留給我保命的最強一擊,雖然可惜,但今天就送給你了!以老祖九花忍者的強大,給我去下地獄吧!」看著那猶如核彈爆炸一般的光芒將蘇羽瞬間籠罩,宮本大藏狂笑著,不顧身上的傷勢,大手一揮,手中的東洋刀立刻到了腳下,嗖的一聲,踩著刀身急速地向著東南方飛去!

「金花級別的九花忍者?難怪會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了!也罷,既然說的是最強一擊,而這一擊之中所蘊含的是雷之規則,那老子就來看看,這雷之規則到底有多麼強大!水之規則,寒冰盾!」

冷哼一聲,蘇羽虎軀一震,立刻調動全身的修為與規則之力,立刻抽調出此地方圓五十里內的水之力,迅速在身前凝結出一面三米多高的的冰盾。而後更是雙手不斷掐訣,百劍殘光再次出現,齊齊向著那蘊含雷電之力的苦無攻去!

「砰!」

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抵消了部分爆炸衝擊之後,那寒冰盾砰地一聲碎裂,緊隨其後那剩餘的雷電之力繼續向著蘇羽這邊急速衝來。

雙目一凝,蘇羽再次暴喝一聲,不退反進,向著那狂暴的雷電之力衝擊而去。

「先天火靈,給我上!」

這一擊,卻是使出了蘊含在身體里的先天火靈之力,並且同時催動了體內還殘存的大約三分之一的火靈,向著那雷電之力迎擊而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所謂的最強一擊,到底有多強!難不成你也有極品抱丹不成!」爆喝一聲,蘇羽全身兩種元力轟然而出,同時身軀迅速狂化至三米多高,重重的一拳轟在了那雷霆之力上!

「噼啪噼啪!」

隨著雷電擊中蘇羽的身軀,幾乎是一個瞬間,蘇羽的體表完全被雷電之力所覆蓋了。

與此同時,蘇羽那蘊含著水之規則,以及原本就蘊含著火焰屬性的靈元之力急速地向著那雷電迎擊,真元之力也是一同攻去,與之不斷地抗衡著。

隨著啪啪啪的聲響不斷傳出,那火靈之力被不斷地擊中,周身的水屬性靈氣不斷地被蒸發成氣態,不斷地糾纏在那雷電之上!而火焰屬性的火靈之力則是越挫越勇,近乎瘋狂地纏繞著那雷電,一時間竟是難分勝負!

「我靠!這到底是什麼力量?老大到底做什麼缺德事了,怎麼遭雷劈了?」收拾完了剩下的那些人,幾人迅速沖了過來,當看到被雷電之力包裹的蘇羽,小海不由得說道。

「我去!你才幹缺德事兒了呢!殺人就殺人,剛剛是誰一腳踩爆了那倭寇的蛋,還把人家菊花給踢碎了?」加菲無語地說道。

「不,那好像是規則之力!主人應該是遭到了蘊含雷電規則的攻擊。只是這些倭寇,應該沒有虛境強者存在的啊!」紫晶和銷魂同時面色凝重地說道。

「爽!艹你奶奶的!雷電之力果然牛逼!不過也多謝這個倭寇了,先天火靈的火焰,終於化作了火之規則,被老子掌控了!」隨著那雷電轟的一聲炸開,難掩喜悅的蘇羽,大笑著從天空飄然而落。

看到小海加菲和銷魂他們抓著的那兩個被打殘的天元後期倭寇,蘇羽神識一掃,直接將其扔進了乾坤袋中,而後大笑著說道:「好!這一次總算是大功告成,破了伊賀流的斬首行動!大家功不可沒!」

只是當蘇羽飄然而落的時候,小海卻不忍直視的捂住了眼睛,不住地說道:「哥,我的親哥!你到底是幹了多少缺德事兒啊,不但被雷劈了,連褲衩都被劈碎了!哦!我的眼睛,我的24K鈦合金!」

可不是么,此刻飄然而落的蘇羽,不但身體上還零星閃爍著電光,臉上烏漆墨黑的,就連整個衣服早已經破碎不堪,比乞丐還乞丐呢!迎著風,那被雷電扯碎的褲衩碎片不住的飄搖著,著實是……

「走你妹子的!老子這叫功夫!有本事你讓雷劈一個事實?早把你的鳥毛燒焦了!」有些尷尬地笑罵著,蘇羽趕緊神識一掃,拿出一套衣服準備換上。

可誰曾想小海立刻嘴上不饒人地說道,「嗯,就是就是……還好我沒遭雷劈,不過哥啊,我的鳥毛燒焦沒燒焦不知道,可你的真的是燒焦了,你看都卷了!」

「我去!找打!」被小海這麼一說,蘇羽頓時尷尬不已,還好紫晶和銷魂都是徹徹底底的自己人,要不那可丟人丟大了!

一腳踹在小海的腚子上,將其踹飛了幾十米,蘇羽趕緊渾身元力一震,將體表的焦黑和燒焦的毛髮震飛,迅速換上了一套得體的衣服,總算是恢復了那帥的一塌糊塗的造型。

「靠!踢我干毛線啊!我說老大,你大話說的有點早了,那個最牛逼的倭寇好像逃走了啊!這行動,應該不算是完全成功的!」摸著腚子從遠處一瘸一拐地走來,小海不爽地說道。

「跑?我看他能跑到哪兒去!各就各位,跟我一起追!」不屑地說著,神識一掃將眾人全部請入乾坤袋中,蘇羽大手一揮,皇天劍立刻出現在腳下,嗖的一聲向著那宮本大藏逃走的方向追擊而去。

話說那倭人忍者,雖然很有信心那保命的苦無能夠把對方轟死,但他卻絲毫不敢停留,一路全力催動著修為,不管有這樣會對傷勢造成多麼嚴重的影響,拚命的奔逃著!

古武界!居然是古武界!他們居然撕毀了協定,居然派人暗算自己!整個伊賀流竟然被他們當成猴一樣的耍了!不可饒恕,絕對不可饒恕!這個消息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老祖宗,一定要讓那些背信棄義的小人品嘗到天照大神的怒火!

宮本大藏非常清楚,如果這些都是事實的話,他們現在所處的情況絕對是危機四伏的!如果不把這個消息帶回國內,讓老祖宗堤防的話,恐怕這可恥的古武界會藉助這所謂的協定,將伊賀流的實力不斷的瓦解,消滅!

用心險惡,實在是用心險惡!

一想到這裡,宮本大藏內心一陣一陣的狂怒,當下大喝一聲,催發出全身最強的力量,急速地向著倭國方向衝去。

「風遁!給我加速!」

「嗯?加速了?好傢夥,果然是個風遁忍者,難怪逃命的速度會這麼快!這麼看來,這一路是要追到伊賀流的大本營了……」看著宮本大藏在神識捕捉範圍的邊緣再次加速,蘇羽喃喃地說著,而後大笑著說道:「也好!讓你跑!追到大本營更好!我倒要看看,你這神秘的伊賀流大本營在哪裡!犯我華夏雖遠必誅,老子索性端了你的大本營!讓你再囂張!」

於是,蘇羽倒是也不再著急,而是不緊不慢的追在宮本大藏的身後,向著倭國島方向而去。

六七個小時候,宮本大藏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狂喜的笑容,因為伊賀流的大本營就在他的眼前不遠處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迅若閃電的身影卻是嗖的一聲從地面衝起,向著正在急速下降的他猛地攻去!那電光火石的一拳,簡直比雷霆還要快,使得宮本大藏根本無力閃躲,碰的一拳被重重的轟在了胸口,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

這暴怒的一拳,直接將宮本大藏轟飛了足足一千米!重重的砸在一處山峰上,當場就斷了氣!

「山本五十六!你個老匹夫給老子聽好了!老子李小龍,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今日你當縮頭烏龜不出來,老子就收了你徒子徒孫的命!當做你害我家破人亡的利息!洗好脖子等著吧,總有一天,老子要親手擰下你的狗頭!」說著,這人大腳一踏,嗖的一聲便向著海面方向全速衝去。

與此同時,從伊賀流大本營里傳出一道震天的怒吼,「李小龍!!!殺我徒兒!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雖然在這之前,蘇羽已經意識到對方的苦無里蘊含著天元後期的最強一擊,但蘇羽自信,以他極品抱丹而成就的虛境實力,根本不懼這最強一擊,所以直接用皇天劍斬了過去。

然而在劍尖剛剛碰觸到那苦無的時候,蘇羽卻是突然感到一股極強的危機,似乎那苦無里所蘊含的根本不是天元後期的最強一擊,而是虛境!至少是虛境中期巔峰,甚至是後期的最強一擊!

虛境和天元之間最大的差別,除了規則之力之外,力量的懸殊同樣是天差地別!用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來比較,即便是剛剛步入虛境,境界尚未穩固之人,以一己之力同樣能斬殺掉三個天元後期大圓滿的人,而且是不費吹灰之力。

若是境界穩固的話,一人獨斬五個天元大圓滿根本不在話下,幾乎是出招即死的局面!這還單純是力量之間的差別,如果再加上規則之力的話,死傷數量還會再往上加!

而虛境這一個大的境界之內,同樣存在著天差地別。如果抱丹品級相同的話,通常來說,虛境初期根本無法抗衡虛境中期,雖說不至於見招死,但也絕對不會有勢均力敵的纏鬥出現,十招之內,修為低下的一方立刻會身首異處。

與天元和虛境的差別不同,這中間制勝的卻不是絕對的力量,而是天地規則之力!因為虛境之內的每一次突破,都會伴隨著規則之力的進一步增強擴大,也就是說,規則之力越強,戰力越強!

以虛境初期的規則之力去抗衡中期的規則之力,幾乎是不可能的!就像一個小學生再強悍,強悍到八塊腹肌了,都不可能打的高中生,因為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所以一碰觸到那苦無,蘇羽的第一反應就是退!因為他現在雖然步入了虛境初期,但從未和任何虛境之人交手過,暫時還不知道自己所掌握的規則之力到底是強還是弱,到底能抗衡什麼樣的修為。

若是此刻的對手是虛境的話,那蘇羽絕對不會選擇閃避,因為那樣自己起碼有可能去重創或者斬殺對手。但現在只是一記最強攻擊,從得失的角度上來說,因此而受傷實在是不值得!

「哼!該死的支那豬!死吧!去死吧!老祖留給我保命的最強一擊,雖然可惜,但今天就送給你了!以老祖九花忍者的強大,給我去下地獄吧!」看著那猶如核彈爆炸一般的光芒將蘇羽瞬間籠罩,宮本大藏狂笑著,不顧身上的傷勢,大手一揮,手中的東洋刀立刻到了腳下,嗖的一聲,踩著刀身急速地向著東南方飛去!

「金花級別的九花忍者?難怪會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了!也罷,既然說的是最強一擊,而這一擊之中所蘊含的是雷之規則,那老子就來看看,這雷之規則到底有多麼強大!水之規則,寒冰盾!」

冷哼一聲,蘇羽虎軀一震,立刻調動全身的修為與規則之力,立刻抽調出此地方圓五十里內的水之力,迅速在身前凝結出一面三米多高的的冰盾。而後更是雙手不斷掐訣,百劍殘光再次出現,齊齊向著那蘊含雷電之力的苦無攻去!

「砰!」

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抵消了部分爆炸衝擊之後,那寒冰盾砰地一聲碎裂,緊隨其後那剩餘的雷電之力繼續向著蘇羽這邊急速衝來。

雙目一凝,蘇羽再次暴喝一聲,不退反進,向著那狂暴的雷電之力衝擊而去。

「先天火靈,給我上!」

這一擊,卻是使出了蘊含在身體里的先天火靈之力,並且同時催動了體內還殘存的大約三分之一的火靈,向著那雷電之力迎擊而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所謂的最強一擊,到底有多強!難不成你也有極品抱丹不成!」爆喝一聲,蘇羽全身兩種元力轟然而出,同時身軀迅速狂化至三米多高,重重的一拳轟在了那雷霆之力上!

「噼啪噼啪!」

隨著雷電擊中蘇羽的身軀,幾乎是一個瞬間,蘇羽的體表完全被雷電之力所覆蓋了。

與此同時,蘇羽那蘊含著水之規則,以及原本就蘊含著火焰屬性的靈元之力急速地向著那雷電迎擊,真元之力也是一同攻去,與之不斷地抗衡著。

隨著啪啪啪的聲響不斷傳出,那火靈之力被不斷地擊中,周身的水屬性靈氣不斷地被蒸發成氣態,不斷地糾纏在那雷電之上!而火焰屬性的火靈之力則是越挫越勇,近乎瘋狂地纏繞著那雷電,一時間竟是難分勝負!

「我靠!這到底是什麼力量?老大到底做什麼缺德事了,怎麼遭雷劈了?」收拾完了剩下的那些人,幾人迅速沖了過來,當看到被雷電之力包裹的蘇羽,小海不由得說道。

「我去!你才幹缺德事兒了呢!殺人就殺人,剛剛是誰一腳踩爆了那倭寇的蛋,還把人家菊花給踢碎了?」加菲無語地說道。

「不,那好像是規則之力!主人應該是遭到了蘊含雷電規則的攻擊。只是這些倭寇,應該沒有虛境強者存在的啊!」紫晶和銷魂同時面色凝重地說道。

「爽!艹你奶奶的!雷電之力果然牛逼!不過也多謝這個倭寇了,先天火靈的火焰,終於化作了火之規則,被老子掌控了!」隨著那雷電轟的一聲炸開,難掩喜悅的蘇羽,大笑著從天空飄然而落。

看到小海加菲和銷魂他們抓著的那兩個被打殘的天元後期倭寇,蘇羽神識一掃,直接將其扔進了乾坤袋中,而後大笑著說道:「好!這一次總算是大功告成,破了伊賀流的斬首行動!大家功不可沒!」

只是當蘇羽飄然而落的時候,小海卻不忍直視的捂住了眼睛,不住地說道:「哥,我的親哥!你到底是幹了多少缺德事兒啊,不但被雷劈了,連褲衩都被劈碎了!哦!我的眼睛,我的24K鈦合金!」

可不是么,此刻飄然而落的蘇羽,不但身體上還零星閃爍著電光,臉上烏漆墨黑的,就連整個衣服早已經破碎不堪,比乞丐還乞丐呢!迎著風,那被雷電扯碎的褲衩碎片不住的飄搖著,著實是……

「走你妹子的!老子這叫功夫!有本事你讓雷劈一個事實?早把你的鳥毛燒焦了!」有些尷尬地笑罵著,蘇羽趕緊神識一掃,拿出一套衣服準備換上。

可誰曾想小海立刻嘴上不饒人地說道,「嗯,就是就是……還好我沒遭雷劈,不過哥啊,我的鳥毛燒焦沒燒焦不知道,可你的真的是燒焦了,你看都卷了!」

「我去!找打!」被小海這麼一說,蘇羽頓時尷尬不已,還好紫晶和銷魂都是徹徹底底的自己人,要不那可丟人丟大了!

一腳踹在小海的腚子上,將其踹飛了幾十米,蘇羽趕緊渾身元力一震,將體表的焦黑和燒焦的毛髮震飛,迅速換上了一套得體的衣服,總算是恢復了那帥的一塌糊塗的造型。

「靠!踢我干毛線啊!我說老大,你大話說的有點早了,那個最牛逼的倭寇好像逃走了啊!這行動,應該不算是完全成功的!」摸著腚子從遠處一瘸一拐地走來,小海不爽地說道。

「跑?我看他能跑到哪兒去!各就各位,跟我一起追!」不屑地說著,神識一掃將眾人全部請入乾坤袋中,蘇羽大手一揮,皇天劍立刻出現在腳下,嗖的一聲向著那宮本大藏逃走的方向追擊而去。

話說那倭人忍者,雖然很有信心那保命的苦無能夠把對方轟死,但他卻絲毫不敢停留,一路全力催動著修為,不管有這樣會對傷勢造成多麼嚴重的影響,拚命的奔逃著!

古武界!居然是古武界!他們居然撕毀了協定,居然派人暗算自己!整個伊賀流竟然被他們當成猴一樣的耍了!不可饒恕,絕對不可饒恕!這個消息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老祖宗,一定要讓那些背信棄義的小人品嘗到天照大神的怒火!

宮本大藏非常清楚,如果這些都是事實的話,他們現在所處的情況絕對是危機四伏的!如果不把這個消息帶回國內,讓老祖宗堤防的話,恐怕這可恥的古武界會藉助這所謂的協定,將伊賀流的實力不斷的瓦解,消滅!

用心險惡,實在是用心險惡!

一想到這裡,宮本大藏內心一陣一陣的狂怒,當下大喝一聲,催發出全身最強的力量,急速地向著倭國方向衝去。

「風遁!給我加速!」

「嗯?加速了?好傢夥,果然是個風遁忍者,難怪逃命的速度會這麼快!這麼看來,這一路是要追到伊賀流的大本營了……」看著宮本大藏在神識捕捉範圍的邊緣再次加速,蘇羽喃喃地說著,而後大笑著說道:「也好!讓你跑!追到大本營更好!我倒要看看,你這神秘的伊賀流大本營在哪裡!犯我華夏雖遠必誅,老子索性端了你的大本營!讓你再囂張!」

於是,蘇羽倒是也不再著急,而是不緊不慢的追在宮本大藏的身後,向著倭國島方向而去。

六七個小時候,宮本大藏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狂喜的笑容,因為伊賀流的大本營就在他的眼前不遠處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迅若閃電的身影卻是嗖的一聲從地面衝起,向著正在急速下降的他猛地攻去!那電光火石的一拳,簡直比雷霆還要快,使得宮本大藏根本無力閃躲,碰的一拳被重重的轟在了胸口,整個人瞬間倒飛出去!

這暴怒的一拳,直接將宮本大藏轟飛了足足一千米!重重的砸在一處山峰上,當場就斷了氣!

「山本五十六!你個老匹夫給老子聽好了!老子李小龍,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今日你當縮頭烏龜不出來,老子就收了你徒子徒孫的命!當做你害我家破人亡的利息!洗好脖子等著吧,總有一天,老子要親手擰下你的狗頭!」說著,這人大腳一踏,嗖的一聲便向著海面方向全速衝去。

與此同時,從伊賀流大本營里傳出一道震天的怒吼,「李小龍!!!殺我徒兒!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天才聖手》該章節已被鎖定《天才聖手》該章節已被鎖定 「嗯?黑暗之海?你是說上古傳說中的黑暗之海么?」***有些意外地看著蘇羽道。

「嗯,是的,的確是上古傳說中的黑暗之海。我需要這裡面的幾種海獸做煉丹材料,不知道師父知不知道這個地方?」聽著***的話音,蘇羽感覺他應該知道些什麼。

「煉丹?看來是要為了對付神殿做準備吧?神殿這個組織,這些年我暗地裡跟他們打過交道,的確是一個十分邪惡的組織,草菅人命的事情他們做的太多太多了!黑暗之海……你讓我想想……我曾經聽人說起過一些……」說著,***喃喃地陷入了一種思考當中。

而後,在不住地看著天空,看著海面,看著來時的方向推算了很久之後,***喃喃地開口道:「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上古所謂的黑暗之海,應該就在離這裡向東五百海里之外的地方了。」

「嗯?黑暗之海真的存在?」聽著***的說法,蘇羽不由得驚訝萬分。

因為蘇羽得知黑暗之海四個字,是根據神農鼎上的福厄丹丹方知曉的。而神農鼎和丹經的具體存在年限已經十分久遠了,久遠到具體沒人知曉到底是什麼時候,所以蘇羽也不知道這黑暗之海到底是指的什麼。也許壓根兒就是一片尋常的海洋呢?

然而隨著***的娓娓道來,蘇羽卻是確信了,這黑暗之海,的確是存在的。不過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也可以說是不存在的。

因為根據***從某一處遠古遺迹上得到的線索顯示,這黑暗之海,其實是一處和乾坤袋很像的異空間,上古時期倒是存在過,但隨著上古時期和仙靈時代的沒落,這種異空間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根據***得到的線索推斷,這黑暗之海貌似是五百年出現一次,而每次出現的時間最多不超過三天!

每一次出現的時候,都是類似於乾坤袋的感覺,打開一處通往那個異空間的缺口,三天時間一到,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的,準時關閉!

誤入其中的人或者船隻,如果三天內出不來的話,那就永遠困在那處空間里了,直到第二個五百年,缺口再次出現的時候才能夠有機會離開!

但除了天元以上的強大武者,又有誰能夠五百年不死呢?莫說是五百年,就算二百年,尋常人也活不到的!再說了,黑暗之海據說是兇險無比,就算虛境強者進去,能不能熬過五百年不死於非命還尚未可知呢!

所以這黑暗之海的傳說,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知道。***也是從一處古迹上得到的這種線索而已。

「如果我的推算沒有錯的話,明天晚上十二點,就是這一個五百年的黑暗之海空間打開的時候了。但那裡面極度兇險,你確定,你要進去?」***有些擔心地問道。

「嗯,為了能夠煉製出福厄丹,我的確是要進去一趟!神殿的勢力實在是太大,沒有福厄丹的話,恐怕我無法對抗,到時候我的親朋全部都要被殺死的!」蘇羽堅定地說道。

「家破人亡么……好!男子漢大丈夫,保護不好家人朋友,算什麼男人!師父陪你進去!就算裡面是龍潭虎穴,我也會幫你!」似乎是想到了當年的事情,***劍眉一挑,目光霸道凌厲地說道。

關於當年的事情,蘇羽也聽奶奶說起過,當年***天賦異稟,年紀輕輕就取得了不俗的武道成就,被倭國忍者盯上,圖謀功法不成便欲以***的家人做要挾,無奈之下***只好假死方才保護了家人。

所以對於***提出要幫自己,蘇羽並沒有拒絕。因為他知道這樣一個秉承天下霸氣而生的男人做出的決定,任何人都是沒有辦法去拒絕的。

「好!夏目,你就在入口處潛伏,精準的計算時間,隨時與我保持聯繫!」為保證萬無一失,蘇羽特意將夏目安排在了出口處,以防有任何變動。

畢竟所有人一頭扎進黑暗之海,絕對不是個明智的做法。萬一要是出口出現異象,提前關閉的話,一群人就得困死在裡面了!

「是!主人!」聽到蘇羽的吩咐,夏目立刻躬身道。

「那好!現在所有人,全部用築血丹開始修鍊,儘快補充消耗掉的體力,明天天一黑我們就出發!無論成敗,三天之內一定要出來!」說著,蘇羽直接取出幾枚築血丹交給眾人,自己第一時間盤膝而坐,開始了修鍊。

雖然現在血精石的存量已經越來越少了,但這種時候,蘇羽還是不會吝惜煉成的築血丹的!而且他自己也是剛剛步入虛境,正是補充力量的時候,所以當下便取出了大量的血精石,急速地煉化進了體內。

黑暗之海是傳說中的存在,誰也說不好裡面到底有什麼樣兇猛的生物,但光聽著名字就知道裡面一定不太平!所以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力量,還是十分必須的。

至於***,修為也是最近一年才突破到的虛境,雖然已經穩固了境界,但也只是虛境初期而已。而且他從沒有用過血精石,第一次使用的話,效果絕對會非常好!

所以蘇羽根本不會吝惜血精石和築血丹,在告知了***使用方法之後,便給予了他不少的血精石和築血丹。

雖說***一直信奉力量靠自身,但看蘇羽和周圍的人一個個根基都十分紮實,根本沒有任何根基不穩的情況,饒是他也不由得對著血精石和築血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畢竟,山本五十六是他的仇人,想要報仇,必須要有足夠的力量才行!所以拿了血精石之後,***立刻先把血精石服用下去,按照蘇羽所說的方法有條不紊的進行煉化。

在徹底熟悉了血精石的煉化方式和力量增長方式之後,***才開始服用築血丹,進入一種想都不敢想的力量快速攀升狀態。

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當第二天的太陽落下海平面之後,一行七人齊齊退出修鍊,嗖的一聲,向著五百海裡外的那入口方向,急速前行而去!

一夜的時間,雖然不多,但卻足以讓***的力量徒增了三分!而蘇羽的力量,也提升不少,雖然並未達到虛境的巔峰,但卻達到了此刻自己的巔峰狀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