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聽到寧傲雪和蘇阿紫的交談聲漸漸遠去,葉天原本懸著的一顆心,這才慢慢的落了回來。

剛才蘇阿紫說要進來參觀一下之時,葉天當下便跑到最後面的坑位中躲起來,以免被蘇阿紫發現不對勁,不然到時寧傲雪真的要殺了自己了。

不過還好,寧傲雪顯然也想到了後果,連忙將蘇阿紫攔著,這才沒能讓她闖進來。

「這雪仙子也是急病亂投醫呀!換個衣服居然偏偏跑到男廁所,實在是讓人無語!」

回想起剛才那簡直堪稱美艷的一幕,葉天在激動之餘,仍舊有些哭笑不得。

從坑位中重新走出來,葉天活動一下身體,就打算也趕緊離開男廁所,不然要是好奇心極重的蘇阿紫悄悄跑回來,拿到時可這就是冤枉死了。

「咦……」

就在他走出坑位的時候,眼睛不由得撒到了坑位前面不久的一個白色物件,當下不禁輕咦了一聲。

葉天這才想起來,剛才寧傲雪在極度氣憤之下,將她的手機當暗器砸了過來,幸好自己反應迅速躲了過去,才沒有被寧傲雪這記偷襲擊中,這手機也就摔在了地上。

剛才又因為蘇阿紫突然過來的原因,寧傲雪不免有些過於緊張,當即連推帶拉的將蘇阿紫帶走,哪裡還記得自己的手機還在廁所中。

葉天當即上前,將手機撿了起來,發現這個手機經歷了寧傲雪剛才的暴力對待,卻除了外殼有點磨損,其他一切都還好。

看著手機上面的logo,葉天不由得喃喃自語道:「玄武岩牌的?難怪受那個瘋女人這麼對待,居然還會沒有任何損傷了!這玄武岩生產的手機不就是經久耐用的代名詞嗎?」

大改地翻看了一下手機,葉天發現手機的背面貼有一張寧傲雪的大頭貼。

大頭貼上,林傲雪那雪白柔嫩的俏臉上,如硃砂輕點的紅唇極為誘人,讓人恨不得狠狠的親一口,一頭長發挽成了丸子頭,更是透著幾分俏麗和卡哇伊,如同冬天裡的陽光般微笑,更是增添了幾分氣質。

「看著大頭貼比現在的寧傲雪還稚嫩,想來應該是前幾年拍的吧?說起來寧傲雪笑起來很好看呢!我終於有些明白了當初烽火戲諸侯的那位周天子的心情了!」看著手機背面的大頭貼,葉天不禁有些感慨的呢喃道。

打開手機屏幕,葉天發現這手機並沒有設置密碼鎖,輕易的就進入到主程序中。

「我可不是要窺人隱私,只是在幫著寧傲雪檢查一下這個手機有沒有出現問題?畢竟剛才被寧傲雪這麼用力的砸了一下!」葉天一本正經的自言自語道。

當下滑動手機屏幕打開桌面,其中並沒有什麼應用軟體,只有簡單的幾個通訊類的軟體,就連遊戲之類的軟體都很少。

輕咳了兩聲,葉天再次一本正經的自言自語道:「咳咳……好了,現在看來桌面是沒問題了,我還是點進去看一下這些應用軟體,看一下這些軟體有沒有出現問題!」

給自己一個繼續看下去的借口后,葉天心安理得的點開相冊,顯示出裡面所存的照片。

當下,葉天便從第一張開始逐一的瀏覽……

「嘖嘖……果然是有錢人吶!」

看著第一張照片,便是寧傲雪坐在一輛豪華跑車中的高清照,照片中寧傲雪一本正經的坐在駕駛座位上,清冷的俏臉上神情非常的專註,似乎正認真的開著車。

接下來幾張照片,是寧傲雪在世界各地的旅行照,在旅行照最後一張中,葉天1萬的發現了寧傲雪和一個中年男人的合照。

在照片裡面的寧傲雪身著一身的白色羽絨服,親密的挽著一個中年男人的手臂,小鳥依人般的將頭靠在中年男人的肩上,看上去一副無比幸福的樣子。 事那個中年人一臉英氣,看上去也就四十多歲的樣子,雖說樣貌上看著非常的普通平凡,可從這個男人的氣勢來看,葉天可以肯定這個男人絕不簡單。

「難不成這男的是寧傲雪的男朋友?」

葉天心裏面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來,也不是不可能,現在老牛吃嫩草的成功人士那麼多,更何況是寧傲雪這種級別的大美女,怕是任何男人都無法抗拒。

收住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葉天繼續往下翻看照片,當看到寧傲雪下一組照片時,葉天的嘴巴不禁張得老大。

當下,葉天禁不住呢喃道:「哇靠!這也太勁爆了點吧!嘖嘖,這要是賣給那些一臉傲雪的傾慕者,那絕對是要日進斗金的節奏啊!」

這是一張生活照,在照片上的寧傲雪似乎正躺在寬大柔軟的沙發床睡覺,一身略微透明的淡紫色睡衣,隱約可以看見睡衣底下的美麗風景。

顯然,這樣的照片並不是寧傲雪自己拍的,而是有人偷偷給她拍的,葉天也不知道是誰拍的這些,拍照之人的拍照技術很是高超。

從其拍攝的角度看去,此時的寧傲雪美得簡直可以讓噴鼻血!

那恬淡嬌美的臉頰,配上那越顯透明的淡紫色睡衣,那種讓人像是看得到又像是看不到的隱約朦朧,完美的激發起了身為男性的荷爾蒙,讓人恨不得立刻就把寧傲雪身上的淡紫色睡衣扯開,直接將她按在身下肆意的疼愛。

除了這張讓人幾欲噴血的照片外,剩下的照片也基本上是那人趁著寧傲雪沒注意的時候拍的,都是些學校或平日生活中的場景。

之前還不知道這些照片是誰所拍攝的葉天,從這些學校或平日生活中的場景,很快就能猜出來拍攝這些照片了,畢竟能跟寧傲雪一起從家裡到學校的人還能有誰?

看完所有的照片,葉天並沒有再繼續檢看其他的應用軟體,而是將手機隨手收了起來,轉身走出了男廁所。

這個時候,學校的集會也已經差不多開完了,葉天也回到了教室中。

很快一個下午的課便上完,葉天按照往常的慣例,開著車去接兩個小丫頭回別墅去了。

吃過晚飯後,又鬧騰了一番,很快便到了睡覺的時間,就在葉天準備回房間繼續修鍊『元陽真經』的時候。

葉天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發現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葉天照了下眉頭,隨即接通了電話,說道:「喂,你好,我是葉天,請問你是誰?」

「葉天,我是楠楠,你有空出來坐一下嗎?」電話那頭傳來了馮楠楠的聲音。

葉天皺了一下眉頭,想了一下后,他之所以要想一下,是要顧慮陸家姐妹的安全問題,畢他她的主要職責就是保護陸家姐妹的安全。

在這樣的夜晚中隨便離開,顯然是致陸家姐妹的安危於不顧,那是萬一出了問題的話,葉天可就難辭其咎了。

不過在想到別墅中還有宋小苗的保鏢秦琬婷在,雖然她的實力並不怎麼厲害,但想來就算出了什麼事,她應該也能應付一會兒,到時自己就可以趕回來了。

想到這裡,葉天便說道:「沒問題,你現在在哪裡?」

「就在你現在住的別墅外面!」電話另一頭的馮楠楠說道,語氣中顯得有些俏皮。

就在外面?

葉天不由得一驚,隨即看向窗戶外,果然在遠處的路燈下,一道倩麗的人影正站在那裡沖著自己揮手。

等下掛掉電話,葉天走了出去,走近馮楠楠身邊,問道:「你晚上怎麼有空來找我啊?」

「怎麼?你不歡迎我呀!那我現在可就走了哦!」馮楠楠瓊鼻一皺,裝作不高興的樣子說道。

葉天連忙說道:「怎麼會呢?我只是好奇竹中至幛的同夥都抓住了嗎?」

「當然都抓住了,我們布局了那麼久,又正好加上你和竹中至幛間結仇的緣故,讓那個傢伙一時間失去理智,我們居然輕易的就他們一網打盡了!」馮楠楠興奮地說道。

「你沒受傷吧?」葉天問道。

抬頭看著葉天,馮楠楠星眸閃爍著微微的柔波,笑著搖了搖頭,細聲說道:「有帝國特警的前輩們在,我怎麼會受傷呢!」

葉天建議道:「要不到裡面坐一下,喝杯茶吧!」

馮楠楠再次搖了搖頭,說道:「不了,那裡是兩位陸家美女的地方,我長得這麼難看,可不想過去讓人笑話!」

「胡說,你要長得難看,那世界上可就沒有好看的!」葉天想也沒想的直接反駁道。

葉天這話讓馮楠楠星眸中的柔波更加熾爍,當即嘻嘻笑道:「嘻嘻,謝謝你的誇獎喲!」

說著,馮楠楠突然低下頭,原本臉上的嬉笑表情一下子便收斂起來,轉而變得有些難過。

見此情景,葉天以為馮楠楠遇到了什麼困難,便連忙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有什麼困難你儘管告訴我,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謝謝你,葉天!那天要不是你,我早就被影武者殺死了!」聽到葉天這麼說,馮楠楠感激的抬起頭來說道,「不過我並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只是因為下星期後,我就要回到東扶桑的近江國去,接任近江國國主朝倉家的家督一職!」

葉天一聽,當即笑著說道:「這不是好事嗎?這樣一來,你們朝倉家重新歸屬於你們姐弟,你弟弟也不用參加家督決鬥了,這可是好事,你怎麼反而一副難過的樣子?」

馮楠楠並沒回答,而是抬頭久久地凝視著葉天,雙唇張了張似乎有什麼話要說,最終卻似都沒有說。

見馮楠楠這個樣子,葉天不由得疑惑的問道:「怎麼了?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問題嗎?」

馮楠楠搖了搖頭,語氣中帶著莫名情愫的問道:「葉天,你也覺得我繼任家督是件好事嗎?」

葉天並沒有聽出馮楠楠語氣中的特別之處,當即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難道不是嗎?這樣一來,你弟弟和織田信子的弟弟就不用代表各自的家族,冒著生命危險進行家督決鬥了,我覺得怎麼樣也算是件好事吧!」

馮楠楠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著抬頭笑道:「是啊,如此一來,確實是一件好事!好了,不說這些了,我今天找你來可不是要聊這些事,而是想請你能不能在這個周末的星期天,陪我去做一件事情呢?」

看到馮楠楠難以啟齒的樣子,葉天當下也很是好奇,不知道這丫頭能有什麼事這麼神秘,當下便問道:「做什麼事?」

猶豫了一下,馮楠楠終於是鼓起勇氣看向葉天,溫柔道:「我從小就一直很喜歡看星星,以前爸爸還在的時候,我就最喜歡拿著它坐在家裡的陽台上,一顆一顆的數著天上星星,尋找北極星和北斗的位置。

後來,爸爸永遠的離開了我們,而我也不再只會去數星星了,參加了很多天文類的活動,最喜歡的就是看流星雨,每年我都會收集所有流星雨的信息,並儘可能的去看到所有的流星雨!」

說到這裡,馮楠楠停了一下,星眸璀璨的看著葉天,繼續說道:「可惜今年上半年的流星雨並不多,不過我之前看了預報,說這個星期的星期六晚上,會出現大規模的流星雨。

並且天氣預報說那天也是晴天,流星雨會在午夜出現!所以葉天,我希望能在回到東扶桑之前,讓你陪我去看在華國的最後一次流星雨,可以嗎?」

說到後面,馮楠楠璀璨星眸中閃爍著期待的柔光,生怕葉天會拒絕自己這個請求。

因為家庭的緣故,馮楠楠從小就比較內向,今天之所以敢對葉天發出邀請,也是因為就要離開華國了,在經過很久的糾結和掙扎后,才大著膽子提出來的。

「一起去看流星雨嗎?這個……」葉天不自禁的沉吟著,有些拿不定主意。

對於馮楠楠這個突然的建議,葉天自然是完全沒想到馮楠楠,除了有些驚訝之外,更多的卻是在考慮其他的事情。

如果只是那天晚上離開一下,那倒沒什麼,可既然是看牛夜才會出現的流星雨,那自然是需要一整晚都在那裡的,那到時陸家姐妹的安危又該怎麼辦?

見到葉天為難的樣子,馮楠楠不由得大為失望,卻仍舊勉強的微笑道:「對不起,葉天,我忘了你還有事情要做的,你就不用為難了。」

葉天並沒有回答馮楠楠的話,反而笑著問道:「對了,去哪裡看呢?」

「你答應了?」馮楠楠愣了一下,臉上神情顯得有些驚喜,不敢相信的反問道。

隨即像是想起什麼,馮楠楠急忙的看向了葉天,怯怯的說道:「還是不要了,不要影響你的事情,這樣你會很為難的!」

「沒事,這個我自有安排,你說要去哪裡看流星雨吧!」葉天想了一下,當即大手一揮,神情肯定的說道。 葉天之所以敢這樣肯定,當然不會為了和馮楠楠去看流星雨,而至陸家姐妹的安危於不顧,而是另外有他的安排。

之前陸家姐妹就曾在周末的時候回到陸天集團的總部,因為上個星期她們並沒有回去,說不定這個星期就會回去也說不定。

就算她們不回去,自己也可以把程虎還有無名他們喊過來,讓他們守著別墅外過一夜就是,想來怎麼也不會出事的。

這個時候,見葉天回答的如此肯定,馮楠楠自然激動不已,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問道:「葉天,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有影響到你的話,就不要為難了!」

「我說了,沒事的!」葉天再次肯定地回答道,「對了,你還沒說要去哪裡看流星雨呢!」

「我想去雙子山,那邊海拔比較高,而且地勢也較為開闊,能看得更清楚些!」馮楠楠想了想,高興的說道。

葉天想了一下,說道:「郊區的雙子山?那邊好像比較偏僻吧?」

「沒事的,我已經查過了,那邊有公路可以通過,而且周圍也有一些小村莊,應該不會有安全問題!

再說了,就算安全上出了問題,不還有你這個大高手在嗎?」馮楠楠睜大著美麗的眼睛,一臉認真的說道。

葉天沒想到馮楠楠如此的信任他,當下也只能無奈的笑了笑,隨即問道:「就我們兩個去?」

「嗯。」馮楠楠俏臉泛紅,點了點頭用微不可聞的聲音應道。

葉天摸了摸下巴,斟酌著說道:「流星雨,還是在午夜,那……我們只有先去執子山那邊露營了吧?」

「嗯,這場流星雨是今年上半年規模最大的流星雨,而且這幾天恰好又是好天氣,又是我在華國能夠看到的最後一場流星雨,我不想錯過。葉天,謝謝你!謝謝你能陪我去看這場流星雨!」馮楠楠有些激動的說道。

說著,她便低下了頭,神情間有幾分難以捉摸的奇怪異色。

「不要這麼客氣!」葉天笑道,他並沒有注意到低著頭的馮楠楠神情間的異狀。

深吸了口氣,馮楠楠抬起頭來,俏臉上的異色已經消失了,平靜的說道:「葉天,那我們星期六見!」

葉天點了下頭,說道:「嗯!這麼晚了,我還是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信子和秀子就在別墅區外等著我,我們剛才就是一起過來的!」馮楠楠搖了搖頭說道。

葉天聽馮楠楠這樣說,也就不再堅持,當下便目送馮楠楠向著別墅區外走去。

直到馮楠楠走出了別墅區的大門,葉天才返身走向陸家別墅,推開門走了進去。

別墅區外,坐在吉普車上的織田信子和丹羽秀子正一臉緊張的看著車頭,兩道小小的身影正坐在車頭上晃蕩著小腳丫。

在車頭前面不遠處的地上有著一件奇裝異服,有如人形一般的鋪在地上,地上還淌著一片看不清顏色的液體。

若是葉天出現在這裡,一定會發現這有如人形板不在地上的奇裝異服,便是與之前追殺過馮楠楠的影武者打扮相類似。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丹羽秀子,一臉緊張的看著駕駛座上的織田信子,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信……信子姐,我們要不要把車扔了,先走為上啊!」

「看這個形勢,別說我們扔下車走,就算我們駕著車走,恐怕也走不了!」織田信子苦笑著說道。

畢竟剛才的那一幕太過令人不敢自信了,一個西扶桑影武者組織中的侍大將,居然在這兩個突然出現的小小身影面前,連一個回合都走不過。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擁有武勁的強者,居然就這麼在一個回合之內,倒在這兩道小小的身影面前,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倒在兩道小小身影其中的一人手中。

這簡直就像是做夢,或者說比做夢更讓人不敢置信,可它確實發生在眼前。

「信子姐,你說她們……她們會不會殺了我們呢!」丹羽秀子有些不安的問道。

織田信子沉默了一下,苦笑著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應該不會吧?」

就在這時,馮楠楠自別墅區大門走了出來,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看了看有路人行板鋪在地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坐在車頭上兩道小小的身影,馮楠楠似乎明白了過來,她並沒有因為兩道小小的身影,看上去年紀很小而有所輕視。

當下便幾步上前,看著兩道小小身影問道:「請問你們是什麼人?」

「你不用知道我們是什麼人,看著你和我們……少主認識的份上,我們順手幫你除掉一隻跟屁蟲而已!」身著粉色衣服的小小身影說道。

「對了,還要順便告訴你們一件事情,之前郭氏武館中的那個人,你們並沒有完全封印住,你們可要小心點哦!」身著紫色衣服的小小身影說道。

隨即,她便轉過身去,對著身邊的小小身影說道:「好了,我們該回去了!」

說完也不等馮楠楠反應,兩道小小身影便自車頭跳了下來,蹦蹦跳跳的向著遠方而去。

看似緩慢,實則速度極快,轉眼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等到徹底看不見兩道小小身影后,丹羽秀子這才驚恐不已的問道:「楠……楠子,剛才那兩個小……小女孩是什麼人?你……你認識她們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