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潤田收斂了全部的靈魂氣息,小心的向這個人靠近過去,此人渾然不知危險已經降臨。

「他奶奶的,這裡的食神獸還真是一根筋,追了我好幾天還不罷休,好不容易擺脫了他們,害得我幾乎耗盡了體內的神力,想快點離開這裡都不行。」

這人的嘴裡不斷的咒罵著那些食神獸,隨手拿出來一小堆神晶,抓起兩塊握在掌心,快吸收起來。

苟潤田手裡抓著一桿長槍,很快來到了這人的身後,天王的氣息突然爆出來,對著這人的后心猛然刺了過去。

噗!

這人還在忙著吸收神晶中的神源之氣,根本就沒有留意身後苟潤田的偷襲,等到他察覺到危險來臨,長槍已經刺進了他的后心。

轟!

長槍從這人的后心抽出來,神體頓時爆碎成一片血霧,巨大的衝擊波迅向周圍擴散,方圓數萬米的植被全被擊倒,凡是大一點的樹木都化成了齏粉。

這人的神體瞬間完成了重組,此時的神體氣息頓時變得十分萎靡,轉過身看著持槍而立的苟潤田,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是你?苟潤田,我們都是來自藍狗星,到這裡本應該相互合作,沒想到你卻自相殘殺,謀財害命。」

此人這麼一說,苟潤田心裡頓時一驚,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在原始宇宙的食神星上,竟然還有熟識之人。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他還一槍粉碎了這人的神體,毫無疑問跟對方結了仇。

「你認識我?藍狗星上家族無數,你怎麼會認識我,我看你是認錯人了吧。」

「哼!」

這人剛才被苟潤田一槍擊碎了神體也是嚇得不輕,當他看到對方是相識之人時,頓時定下了心神,而且瞬間恢復了頤指氣使的本性。

「苟潤田,你不認識我不要緊,藍狗星李家你該知道吧!我是李家三少爺李三寶,你要是知趣的就趕緊讓我走,剛才的一槍我可以不計較,否則的話我李家的勢力你也知道,輕易就能滅了你苟家。」

讓這人一說,苟潤田心裡害怕了,藍狗星上的李家,他苟家還真是招惹不起,隨便出來幾個強者,就能滅了他苟家。

低頭沉思了片刻,苟潤田心裡頓時有了主意,看著對面的李三寶,突然笑了起來。

「李三寶,你們李家是藍狗星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我苟家在李家面前狗屁不是,但是在這裡嘛!我完全可以殺了你以絕後患。」

「苟潤田,你要殺人滅口?你要是敢殺了我,我老爹知道了一定會滅了你苟家。」

李三寶害怕了,看著苟潤田窮凶極惡的面孔,知道對方是起了殺心,馬上色厲內茬的大吼著,試圖以此來使對方改變主意。

「嘿嘿」

苟潤田冷笑道:「白痴,你可真是妄為李家三公子,這一點常識都不知道,這裡是原始宇宙,殺了你誰知道?」

眼看逃走無望,李三寶本來驚恐的神色立馬變得猙獰起來,手中長槍一抖,朝著苟潤田迅衝來。

「苟潤田,你想殺我也沒那麼容易,這裡是食神星,一旦動靜太大,就會把食神獸引來,到時候你也走不了。」

李三寶說的確實有理,這一點苟潤田也沒想到,經對方這麼一提醒,心裡也是猛然一驚。

看著苟潤田猛然轉變的神色,李三寶迅前沖的神體頓時停在了半空,如果不是被逼的實在是沒有了退路,他也不願意跟苟潤田動手。

「怎麼樣,苟潤田,如果你現在放過我,我可以不跟你計較毀過我的神體,我只當沒有生過這件事。」

「哈哈」

苟潤田哈哈大笑道:「三寶兄弟,還是你想得比我周到,多虧你提醒的及時,要不然就鑄成大錯了,好了,你走吧。」

「既然這樣,苟族長,我就不打擾你了,就此別過。」

李三寶說完轉身就走,心裡暗道:苟潤田,你他媽的給我等著,等我回到藍狗星就滅了你苟家全族。

嘿嘿!

苟潤田嘿嘿笑道:「小兒科的把戲而已,放了你?你想得到是挺美,等你回到了藍狗星,豈能放過我苟家。」

苟潤田嘴裡小聲嘀咕著,神體卻是沒停,一晃便消失在原地,提著長槍衝到李三寶身後,長槍直奔對方后心刺去。

「苟潤田,你他媽的竟然敢出爾反爾,既然你不怕招引來食神獸,我李三寶有何懼哉。」

李三寶也不傻,雖然背對著苟潤田,神識卻不敢放鬆一點,始終掃描著苟潤田的一舉一動。

神體驟然間向前一竄,一步衝到了千米之外,猛然停在空中轉過身來,苟潤田的一槍頓時落空。

苟潤田修為高出李三寶一層,被苟潤田一槍刺中后心,又損失了近半神力,現在的他面對巔峰狀態的對方,一旦大戰起來必敗無疑。

但此時面臨生死危機,人在這時候往往都能水平揮,李三寶自然也不例外。

「哦?李三寶,你還真是讓我驚訝,神力損失了近半,竟然還能躲開我絕殺一槍。」

苟潤田看到對方躲過了自己的一擊,內心也是十分驚訝,但他瞬間鎮定下來,既然偷襲不成,就算是正面對戰,此人同樣不是自己的對手。

不過,苟潤田還記得剛才李三寶所說的話,二人一旦鬧出來大動靜,必然引來食神獸,但他相信,只要自己的度夠快,不等食神獸前來,自己早就遠遁了。

想到這裡,空間跳躍六級的度施展出來,瞬間出現在李三寶對面,手裡的長槍一抖,數千隻閃爍著金光的槍尖直奔對方神體刺去。 ?對於李三寶其人,苟潤田已經下了必殺的決心,一旦讓其回到藍狗星,整個苟家必然是滅亡的下場。八一中文≧﹤<≤.

空間跳躍六級的度施展到極限,一步衝到李三寶對面,手中長槍一抖,數千隻槍尖直奔對方刺去。

剛才能夠躲開苟潤田絕殺一擊,是面臨生死危機時的本能反應,一旦這股勁過去,頓時有一股疲憊之感襲上心頭。

浮愛 雙方的修為本就相差一級,加上李三寶又耗費了大量的神力,面對巔峰狀態的苟潤田一擊,神體急忙向一邊快躲閃。

面對苟潤田的兇猛一擊,李三寶頓覺力不從心,雖然也在盡最大能力躲閃,度和第一次躲避時相比還是慢了很多。

噗哧!

苟潤田的一槍刺進了李三寶肩膀,雙手拖著長槍向上一挑,整條左臂頓時掉落,咻的一聲不知飛到了何處。

轟!

隨之,李三寶神體轟然爆碎,大片的血霧瞬間瀰漫了方圓數萬米的森林,李三寶神體瞬間完成了重組后,神體筆直的衝出森林,眨眼飛到了萬米高空。

「苟潤田,你他媽的既然不怕讓食神獸現,我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大不了我們同歸於盡,都讓食神獸抓住好了。」

李三寶一飛到高空,立馬大聲吼叫起來,既然是魚死網破,他也顧不得周圍還有沒有食神獸了。

嗖!

苟潤田緊隨李三寶衝上了高空,聽到對方不斷的大叫,心裡頓時緊張起來。

「你這個該死的李三寶,你還真是不要命了,我可不能陪著你去死,不用等著食神獸宰你,我先宰了你再說。」

苟潤田說著話的同時,空間跳躍第六級的度施展到極限,一步就衝到李三寶對面,挺槍就向對方猛刺過去。

噗哧!轟!

噗嗤一聲,長槍瞬間刺進了李三寶的心臟,神體隨之爆碎,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血霧眨眼瀰漫到數萬米之外。

「不好,神體爆碎產生的巨大轟鳴聲,一定會把食神獸吸引過來,想要擊殺李三寶,最少還要三槍。」

在二人大戰之地不到萬里之處,數百隻食神獸正在空中飛行,飛在最前面的正是前去搬兵的二少酋長。

李三寶神體的爆碎,出了巨大轟鳴聲,讓包括二少酋長在內的數百隻食神獸全都聽到了,使得他們正在急飛往神晶庫房的龐大身影頓時停在了空中。

「一號神晶庫房南邊有人在大戰,其中的一人正是盜取神晶的那人,另外一個也是人類,一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聽我命令,現在馬上趕過去抓住他們。」

二少酋長馬上下了命令,一行數百人頓時調轉了方向,朝著二人打鬥之處飛而去。

另一個方向上,大少酋長一行十幾隻食神獸,也正在空中快飛行著,他們已經在這裡找了好長一段時間,還沒有現偷盜神晶之人的蹤跡。

巨大的轟鳴聲同樣引起了他們的警覺,不由得全都停了下來,眼神全部看向巨響傳來之處。

「少酋長,有兩個人類正在大戰,其中的一人正是跟我們大戰的那個蟊賊,我們現在怎麼辦?」

大少酋長抬起腿,猛地一腳將說話的這人踹飛,大怒道:「廢物東西,這還用問嗎?還不趕緊去追這人。」

兩撥人正從不同的方向趕往二人大戰之處,李三寶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苟潤田想要在食神獸到來前殺了對方,二人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對方身上,因此,對這兩隊食神獸的到來全然不知。

時間回到十年之前,猿金山和苟潤田分別後,駕駛戰艦迅向前飛走,很快便到了食神星大氣層外。

「這人外表看似忠厚老實,但我從他的眼神里看了出來,他剛才說的全都是假話,不過這些跟我都沒關係,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緣,說不定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猿金山坐在戰艦里,嘴裡輕聲嘀咕著,隨後,戰艦迅穿透大氣層,很快便接近了食神星地面。

猿金山這次出來,主要的目的不在於歷練,純粹是遊玩來的,其中的一個目的地就是食神星。

食神星有無數由食神獸組成的部落,猿金山這次來到食神星,就是要到這裡最大的一個食神獸部落做客。

數十萬年前,猿金山就曾經到過食神星,一個偶然的機會,救了這個最大部落的少酋長一命,從那時開始,他就成了這個部落的座上賓。

復仇皇后:邪君乖乖道歉 食神星上有一座最巍峨壯觀的山峰,此山峰名為食神峰,在這座山峰上,開鑿了一層層無數的巨大洞穴。

最頂層朝陽的一面有數十個洞穴,這些洞穴前有一片巨大的廣場,猿金山的戰艦從遠處急飛來,直接降落到中間的一個最大的洞穴前。

「哈哈,這幾天,大樹上的喜鵲總是叫個不停,我就知道會有貴人來訪,沒想到竟然是金山老弟,快請到洞府。」

出來的是一隻化成本體的食神獸,這隻食神獸體形龐大,足有一百多米長,神識一掃,竟然有著天皇第五層的修為。

「老酋長,金山冒昧來訪,打擾了老酋長,還請老酋長海涵啊。」

原來,這就是食神星最大部落的酋長,老酋長迅來到猿金山對面,拉著猿金山的手,走進了中間那個最大的洞穴。

二人分賓主落座后,老酋長命人獻上香茶,老酋長端起茶杯飲了一口茶,這才抬頭看向猿金山。

「金山老弟,上次來到食神星,我兒遭遇人類圍殺,幸虧遇到了金山老弟,這才撿了一條命。本想好好答謝老弟,可老弟卻是匆忙離去了,實在是遺憾,這次說什麼也要在此多住些時日。」

老酋長言辭懇切,為了表達謝意,要讓猿金山住在這裡,猿金山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說道:「老酋長,我這次來,主要是看看老酋長和少酋長,你們既然都很好,我也就不再久留了。」

聽說猿金山要走,老酋長馬上說道:「那怎麼能行呢!怎麼也要在我這兒住幾天吧!再說了,你還沒有見到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呢。」

說完,對著洞穴外大聲叫道:「快去把少酋長叫來,就說他的救命恩人來了。」

一會兒之後,洞穴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很快,一隻龐大的食神獸飛跑進洞穴,直接站到了猿金山對面。

進來的正是少酋長,但見這位少酋長,體長足有七十多米,龐大的神體直立起來將近二十米。

剛來到猿金山對面,龐大的前肢猛然彎曲,撲通一聲跪在了地面上,就像是一面巨大的牆壁突然倒塌了一般。

「恩人,上次恩人救了我一命,還沒來得及答謝恩人,恩人就匆忙離去了,這次,恩人無論如何也要讓我侍奉幾日。」

看到少酋長跪在面前,猿金山急忙站起身,向前緊走兩步,抬起雙手,輸出一股神力,把少酋長龐大的神體託了起來。

「金山老弟好渾厚的神力,如果是我食神獸,恐怕天王巔峰修為也趕不上老弟你。」

「老酋長太謙虛了,你我距上次分別才過去不到三十萬年,少酋長那時候只有天王第一層的修為,如今都到了天皇第一層,如此恐怖的度,完全彌補了神力的不足。」

老酋長擺了擺手,不在意的說道:「金山老弟說的哪裡話來,食神獸之所以修鍊度快,還不是依靠著無數的神晶,如果貴族也能把神晶當成飯吃,修鍊度不會比我們慢。」

重生千金歸來 老酋長說到這兒,剛站起來的少酋長馬上說道:「恩人,這次你走的時候,帶上些神晶吧!也算是表達了我的一點謝意。」

「少酋長,我當年救你可不是為了你部落的神晶,再說了,我金罡族也不缺神晶,還是你們留著自己使用吧。」

猿金山的確沒有說謊,金罡族乃是天劍星域屈指可數的大家族之一,金罡星上有無數的神晶礦脈,金罡族根本就不缺少神晶使用。

猿金山說不要神晶,少酋長馬上著急了,頓時說道:「恩人,你不缺神晶那是你的問題,送恩人神晶那是我們的心意,還請恩人不要再推辭。」

由此也不難看出,猿金山和苟潤田根本就是兩種人,苟潤田千方百計的也要盜取神晶,而猿金山卻是施恩不圖報之人。

看這父子二人言辭懇切,猿金山只好說道:「好,就聽你們的,等我離開之時帶些就是。」

兩天之後猿金山提出了告辭,可是這食神獸父子說什麼也不讓他走,無奈下只好住了下來。

猿金山也沒想到,他在食神星一呆就是十年,這一天猿金山決定,無論如何也必須離開食神星,很早便來到了老酋長洞穴提出告辭。

「金山老弟,你既然執意要走,我也不再挽留,以後從這裡經過的時候,千萬記著到這裡做客。」

老酋長說完,伸手拿出一個大包裹遞給猿金山,包裹里包著數千枚儲物戒指,裡面都裝滿了神晶。

老酋長和少酋長陪著猿金山來到洞穴外的廣場上,猿金山抖手甩出戰艦,戰艦瞬間變大,靜靜的懸浮在空中。

「恩人且慢,恩人這一走,我們不一定何時再見,現在就讓我親自馱恩人一段路,還請恩人千萬別推辭。」 ?眼看猿金山要登上戰艦離開,少酋長急忙向前快跑兩步,站在他身側,龐大的四肢驟然間彎曲,撲通一聲趴在地上。八一中文<≦≤.

「恩人請留步,恩人這次離開,還不一定什麼時候再見到恩人,就讓我親自馱恩人一段路,以報恩人上次的救命之恩。」

猿金山抬眼看著身側這隻散著金光的龐大神體,急忙說道:「少酋長,你是食神星最大部落的少酋長,神體金貴,讓我坐在你的背上,有失你的威嚴。」

見猿金山不肯上來,少酋長馬上說道:「恩人有所不知,讓救命恩人騎在背上,是我食神星永恆不變的規矩,恩人不要說我的神體金貴,在我們食神獸眼裡,只有救命恩人的神體才是最金貴的。」

看著少酋長著急的神色,猿金山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老酋長,希望老酋長能勸說少酋長打消了這個念頭。

「金山老弟,你就別再推辭了,這的確是我食神星的規矩,我兒能夠馱恩人一段路,這是他的造化。」

沒想到老酋長也是這樣的說辭,猿金山無奈,神體輕飄飄的躍起,縱身騎在少酋長背上,少酋長四肢直立起來,神體頓時騰空而起。

神體坐在少酋長背上,對著不遠處的戰艦一招手,戰艦瞬間消失不見。

「衛隊隨我送金山老弟離開食神星。」

老酋長身後站著一百隻食神獸,全都是天皇第一層的修為,聽到老酋長的吩咐后,頓時隨著他騰空而起,向少酋長飛走之處追去。

少酋長馱著猿金山,一行一百零三人在空中急飛行,一天後,少酋長的度突然慢了下來,回頭看向猿金山。

「恩人,前面有兩個人類在大戰,而且在另外兩個方向,還有兩撥食神獸正向他們二人靠近,我們是不是過去看看,萬一那兩個人類中有恩人的舊識,我們也好過去幫助一下兒。

猿金山在食神星呆了十年,少酋長每天陪著他到處遊玩,幾乎游遍了整個食神星,如今,猿金山對食神星已經十分熟悉。

特別是現在,有老酋長和少酋長陪同,他在這裡一點危險都沒有,因此這一路上都沒有釋放出神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