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天也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攀附王室,然後再圖興復你的大周……儘管你們是私奔出來的,可魏皇最是疼愛小公主,到時候一定會承認你這個駙馬。」

出神的時刻,他的背後毫無徵兆的燃起了一團妖艷的碧火,裊娜紛飛,空氣「滋滋」的輕響。

碧火聚成很高的一團,三人高的火焰中心內核是一個人,手擎詭異的墨綠氣劍。

斬向葉雲天的天靈,揮劍的音爆聲故意壓得極低幾近於無。

一截劍鋒卻忽然從他的咽喉穿出。

漆黑的劍已染血!

因為換了他遇見這樣的事情,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的。

狼人解答了他的疑惑:「第一,我師父跟我的關係。答案很簡單,師父是師父,我是我,所以我絕不會走他的道路。 「第一,我師父跟我的關係。答案很簡單,師父是師父,我是我,所以我絕不會走他的道路。只是對他的一些體驗加以借鑒而已,此外,我在沒從他身上得到過什麼東西。以至於師父決定傳我快劍的時候,我一口回絕了。從那個時候,我就不再跟在師父的背後走。現在我在這裡戰鬥,也不是跟著師父的腳步,而是我自己的選擇!」

葉雲天哈哈大笑:「你怎麼比孫子還聽話,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先是合併漩渦,再是現形,然後是生擒我,再威脅玉陽子……好孫子,乖孫子!」

葉雲天的嘴裡從來吐不出象牙——或許只是因為他不是象。

葉雲天笑了:「我們要趁早變得舒舒服服的,因為我們要去做一件不很舒服的大事!」

力挽奔馬,實在膂力驚人;氣勁之強,也是少有能及。一個馬車夫便是如此好手,車中人的尊貴身份可見一斑。

周圍行人見此情形,暗中為這攔路少年喝彩助威,但各自深諳明哲保身之道,靜悄悄地或遠或近躲了起來,不敢吱聲。

於是影葉雲天進入了其中一隻九宮格內,歐陽青青在外部調整重陽道器,使他所在的九宮格與江落妃雙在的九宮格之間的壁壘開放,通路打開。

葉雲天自然使不出。

不過浮竹劍經玉陽子絕世修為的加持,便具有了自我修復的能力。葉雲天只是算準了時機,裝模作樣胡亂念作咒語而已。

葉雲天這樣做當然不只是為了好玩兒!

他在創造機會。

天地間太多的機會都是稍縱即逝,唯有時刻準備著才有可能抓住機會。

時刻準備,孜孜不倦之輩,卻也算得上人傑了。不過還有一類人,超拔逸群,不僅是把握機會,他們更懂得如何創造機會!

「相傳」便是由布袋和尚的大弟子惠清傳出的。惠清「棄暗投明」,已歸了無量寺。只是此刻「不巧」,惠清卻不在無量寺趕來神霄派的僧侶之中。

玄悲道:「阿彌陀佛,布袋法師別來無恙!」

清凈散人沒有否認,問道:「他已來過了?」

泥土只是一般的土褐色的一大坨,可是落到桌子上時已變成了三隻小巧精緻的泥塑酒杯。

苦竹笑著拍開封泥,一面斟滿三隻杯子,一面道:「徒兒知道師父不禁葷腥,故而去年這個時候自作主張,親自釀了一壇酒,埋在佛堂下,承蒙師父不棄,這也算是徒兒的一點心意!」

苦竹敬酒,慧能接過喝掉。

他站起身抖落幾下,見到有一人大步而來。

「廣寧師兄!」葉雲天遠遠招呼。

「無為師弟!」廣寧子快步趕來,道,「你在這作甚?」

葉雲天道:「天氣這麼好,晒晒太陽!」

段飛道:「誰要亂來,飛天神龍絕不會放過他!」

天棄之人的外形很正常,是美男子,卻別有一種彪悍的意味。年紀顯然不輕,蠟黃的臉面像是中年人,一雙眼偏偏卻有著十足的靈氣,似乎整個天地六道的靈氣都在其中。

天棄之人拍了拍身體上的塵土,笑道:「歡迎你,無量劫子,我的朋友!」

「這裡沒有你的朋友,我根本就沒有朋友!」葉雲天除了嘴巴在動,全身的精神心力無不集中在天棄之人的每一個動作上。

歐陽青青手中承影劍被莫邪劍狠狠撞中,她一個把持不穩,承影劍脫手飛出。

大鵬王雙翼齊展,連連振翅,神翼颶風,相輔相成,破綻全無,每一輪的攻擊都無與倫比,破滅一重重一圈圈一方方的萬影。

然而葉雲天的萬影竟似虛空里不斷冒出一樣,滅而復生,生生不息。

事實上上一輪的攻擊目的所在並不是挑散紫金骷髏,那只是表面現象,當時葉雲天用自身鮮血已在肋骨上刻上了「十」字形的交叉血符,本是平平無奇的十殺陣,但經由葉雲天特質血液為輔,陣法威勢就非同小可了。數個呼吸之間,血符就令號稱「不壞」的紫金肋骨軟化了不少。

他的神色很複雜,一絲欣慰,一絲惋惜。

他忽然跪倒,朝天拜了三拜,語氣恢復了平靜:「陳二兄弟,都怪我害了你一條性命……不過話說回來,你如果不是起了歹心,色膽包天,又何至於被小魔女……唉,唉,果真是報應不爽啊!業報來得好快!」

可葉雲天竟似沒將大鵬看在眼裡,他笑吟吟地問蕭凡:「你吃過鵬鳥的肉沒有?」

慕容塵露出了一抹笑意,暗忖:「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此處積骸如山,伏屍百萬,又是帝王宮殿,這次出土的應該就是帝王鼎不錯了!」

帝王鼎,能掌天下之氣運,控四海之生殺,主宰大陸之沉浮。

得帝王鼎者得天下!

慕容塵的眼角抽搐著,忘情地喃喃:「燕國……復興大燕有望,爹娘,你們的在天之靈一定要助孩兒成功!」

他任鮮血流出,染紅了竹筒,自嘲似地笑了笑,喃喃說道:「或許,這一次,我真的會死!」

——葉雲天心在苦海,所以手裡也只能握住苦。

影葉雲天贊道:「好劍!」

楚山孤的劍還未出,高天里忽然又傳出了高亢的龍吟聲。

赤橙黃綠青藍紫外加金銀二色,一共是九條神龍,神界的逍遙九龍王,龍聖蕭史曾經坐下的九名護法。

楚山孤冷笑:「我倒要看看究竟有多少不知死活的傢伙要來送死!」

——七殺女你就更加沒有勝算!

在他喉結翻動的那一瞬,姬雪的手中已多了一柄雪亮的匕首,匕首凝聚真力,周圍的空氣都已如風般鋒利。

姑娘們都看清了這隻匕首,公子卻正閉眼飲酒。

沒有人提醒公子,這一柄匕首是她們所有人的希望。

手起一刀,匕首正中咽喉。

困天神索有瞬息萬里之速度,雷霆萬鈞之力量,可對於此刻的葉雲天來說,這種程度的速度實在是不夠看。

他避得輕鬆隨意,似乎對他而言,這些暴虐的神索,竟似不動的一般。

無處不在的神光彷彿從遠古而來,層層鋪蓋,洗鍊天地,鯤鵬聖眼的神光,震撼寰宇,破滅塵世。

葉雲天嘴角是輕浮的笑,他的人,沐浴在鯤鵬聖眼的神光中,穿梭,瀟洒,如金鱗耀日赤須龍,似彩羽凌空丹頂鳳。 他的人,沐浴在鯤鵬聖眼的神光中,穿梭,瀟洒,如金鱗耀日赤須龍,似彩羽凌空丹頂鳳。

破滅的神祇之光,如那百川歸海,飛鳥投林,縱橫激蕩數個時辰之久,終於停歇。

葉雲天忽然笑了:「得遇金兄這樣的對手,今生有此一戰足矣!」

他手中的竹劍一瞬間彷彿有了生命,斜斜地刺出一劍,歪斜的軌跡暗藏詭異變化,似隱若現,冥冥中來,似乎要到冥冥中去。

這一劍去得並不快,但已到了金葉子的胸前。

葉雲天興奮地跳起。

「啊,流氓!——」

燕夕的第一反應就是一記鴛鴦連環,親切的問候,將葉雲天踢飛,劃過優美的弧線,倒掛在百米遠的枝條之上。

葉雲天安分地倒掛著,在枝條間一盪一盪的,甚是好玩兒,自得其樂,以至於過了小半會兒,才發現自己是****的,於是隨手摘過樹藤樹葉,草草圍成一圈草裙,權作應付。

劍靈瞧他久久冥思,便道:「摘星樓在神界的名氣很是不小,你應該能很容易找到。」

鐵師傅架好爐子,生起炭火,將浮竹劍放在上面煅燒。

紫色漩渦,果然有些邪門!

在這一刻,劍靈猶如指掌天地的女王,平靜如水的先天劍宗氣從身軀向四周推出,劍宗氣似水紋在波動,將中央蘊藉天地之靈秀的女子烘托的如此聖潔。

雲鬢如瀑,羽衣霓裳,翦水般的眸子中似有冷電流轉,拉弦的手,輕顫。

「賊老頭,實話告訴你,書信我已交給了蕭院長,你殺了我也沒用了!」阿飛大喊大叫,同時不斷退避,完全只有招架之功。

張楓更不答話,一雙肉掌周圍無形風刃噴薄而出,演為數丈之長,整個人如一隻人形螳螂,揮舞著兩根無堅不摧的前臂。

手臂控制著從指尖沿發的數丈長的風刃,指使如臂,將段飛橫空密布的璀璨劍氣一一割裂,更以奪人聲勢逼近段飛。

段飛叫苦迭迭,仗著身法靈動,大兜圈子,卻也不得不節節敗退。

另一方面,王許恨愈戰愈勇,找到了對付天龍心法的竅門,謝蒼生早已是險象環生,拜相已露多時。

狼人無疑佔下風,因為他對鬼聖所知甚少,而鬼聖應該早已清楚地調查出了關於狼人的一切。

但狼人也絲毫不會露怯,因為他懂得如何反客為主,出奇制勝。

渾身血肉皆響起可怖的爆破聲,猶如萬噸火藥瞬間爆炸,爆破威力將方圓百步炸裂成巨型深坑,餘波更是將千步之內的老樹摧得成片倒伏,硝煙血雨瀰漫當空,月華傾瀉也成了凄凄冷意。

是一支勁旅!

他又微笑:「我已永墮黑暗,可是我以前的朋友還記著我,你可以代替我回到他們中間去。」

影葉雲天冷冷道:「我不是你!」

——所以我不會走進你的圈子,闖進你的人群,融入你的過去!

葉雲天不懷好意地笑了:「我是公開姑娘的身份,還是靜觀其變,就看姑娘的意思了!」

上官飛燕嫵媚一笑,輕輕走過,用那雙美麗的手給葉雲天擦額頭的汗珠。

唯一的缺憾,就是房裡南北朝向的床未免太小了些。

劉掌柜是個鰥夫,自然用不著很大的床。

奇怪的是,葉雲天在門口就聞到了香味。葉雲天嗅了嗅,是叫化雞、大閘蟹、牛肉湯等美食混合著的味道。

「是不是阿飛安排的陷阱?不會,一個時辰才剛開始,他不會食言,現在便對付我。」

葉雲天避過家丁耳目,來到楚玉牘身亡的房間。

室內一應事物還是照原來的樣子擺放,只不過已是人去樓空,年輕美好的生命早已沉寂。

神劍山莊已經認定金葉子就是兇手,葉雲天卻肯定楚玉牘的死與金葉子無關,只是想不通楚玉牘生性溫雅,又會與誰結下仇怨而招致殺身之禍?

如果兇手殺人並不是為了私仇,那麼他又是為了什麼?

王害瘋望了望江落妃雙,又垂頭看了看蒼不慧,終於下定了決心,閉上眼,蹲在蒼不慧之側,雙手一陣摸索后扶著蒼不慧的頭,用力一扭,「咔嚓」一聲,脖子扭斷,便完成了這一件「無量功德」。

葉雲天頓時覺得頭大,一輩子從沒吃過一頓如此令人頭大的飯!

天穹中的烏雲越壓越低,竟是直直地壓向葉雲天,投射出一片巨大詭秘的陰影。

葉雲天微微仰頭,只見半空中並不是什麼烏雲,而是一張巨大的錦布,遮天蔽日,依稀蓋住了整片神霄山。

錦布之上內外兩面皆寫滿了古老的符文,滄桑古意瀰漫其間,這正是太極門三大鎮派之寶之首——天機圖。

整片空氣似乎被凍結成了固體,壓制住了一切可能的行動。

黑白長老同時凌空躍起,打出一黑一白兩道光芒,頭頂平靜的池面頓時分開,呈現出一隻門戶的形狀。

黑白二長老化作黑白兩道神光,糾纏著沖向羅生門。

曲長老與宇長老相對而立,絲毫沒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因為他很久沒看到除了白色之外的顏色了。

眼角餘光瞟見那雪白鵰翎如鋼似鐵,順滑白亮,高貴雅緻,簡直是天生的羽箭,葉雲天在想,是不是要趁機拔幾根羽毛以作射日弓的羽箭。

被巨雕抓了,他一點也不焦急,一點也不為自己的命運擔憂,他臉上的神情反而很舒服,很高興。

被載著免費觀光,雖然在爪中不如在背上來得舒服,但也聊勝於無。

葉雲天先開口,帶著憊懶的笑意,說道:「黑殺大人,你想不到吧?——或者我還是該叫你一聲『大哥』?」

她已從意識界里回歸。

她的神情帶有幾分凄楚,臉色略顯蒼白。

一直逃避的、不敢說出的,現在被活生生地剝落呈現在面前。

鬼聖的話還在繼續:「因愛生恨,你對慕容塵的恨有多深,就是對燕夕的愛有多深!」

葉雲天道:「豈止是血液特殊,我渾身上下就沒有什麼地方正常!姑娘替我治好皮外傷便罷了,要是治療我的內傷,反倒會加重我的傷害!」

她抱住慕容塵的右臂:「我跟你一起死!」

上官烈的目的是帝王鼎,但無論帝王鼎到不到手,他都絕不會給慕容塵活路,這一點誰都能看得出來。 但無論帝王鼎到不到手,他都絕不會給慕容塵活路,這一點誰都能看得出來。

現在,最好的法子,就是利用上官烈想得到帝王鼎這一點暫時牽制住他,慕容塵冷靜分析著,可是,即便多牽制一會兒,又有何用,難道奇迹竟會出現?

罷了,能在最後一刻抱著心愛的人吐露心中的愛意,他還有什麼可求的呢?

哐當!

銀槍脫手落地,慕容塵用左手擁住了燕夕,最後的、片刻的、永遠的溫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