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低下頭,用餘光微微撇著楊峰。

「這裡以前不是挺多那些冒險武者嗎,怎麼會如此冷清。這種情況多久了?」楊峰沒有追究店小二的失責,而是皺眉問道。

店小二微微一愣,這件事整個楊家人都知道了,而眼前這個楊峰少爺為何還不知道,難道真的是紈絝子弟。不過想歸想,臉上還是一副畢恭畢敬的回答:「一個月的時間了,以前那些冒險武者現在都往鄭家那邊擠去了。聽掌柜的說是因為什麼武器的原因。」「武器?」楊峰皺眉。

店小二唯唯諾諾的站在一旁。

「好了,打起精神做生意。」一隻手拍拍店小二肩膀,楊峰直接閃出酒樓,消失在那店小二的視線中。

現在,楊峰直奔楊家。

他沒想到他在後山過了一段野人生活之後,楊家竟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

現在,楊家大廳之中匯聚的人越來越多,各個產業的重要人士都被召回到族內,比如各個大酒樓的掌柜,各個武器店的老闆…等等。

「大長老,現在我們酒樓基本上都沒人,全都跑去鄭家那邊了。」一名惦著大肚子的中年沉聲說道。

坐在首位之上的楊林聽到那些報告,臉色只是微微一沉,很明顯這些都在意料之中。別人冒險者都往那邊跑了,基本上都全部拉動了人流方向,一些擺攤的人恐怕也會隨流而去,這種情況之下,酒樓的生意能好才怪。

「哼!……這次雷家夠狠的。」楊林閃過一抹凶光,隨即搖搖頭,沉聲問道:「現在我們倉庫內還有多少武器?」

「總數量不到五十了,而且其中還是長槍那種冷門武器居多。」大廳之中,負責掌管武器一名老者站起來對著楊林道。楊林擺擺手示意那名老者坐下,一隻蒼勁老手直接拍在自己額頭上,顯得異常的無力。

大廳中沒人說話,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一臉無奈的楊林。

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楊峰!」

「對,那是楊峰!」

就在還未走進大廳的時候,眾人已經認了出來。

「楊峰終於來,這些天他都去哪了,怎麼連個影子也不見。」大廳之中,眾人才猛然想起這段時間楊峰不見蹤影了。

踏入大廳,楊峰向眾人微微點頭致意。

雖然這是楊家的重要會議,一般的第三代只有幾人參加,但對於楊峰這樣子直徑進來,卻是沒有有意見。

「他實力又提高了?」在楊峰剛踏進來的一瞬間,揚厲便感覺到了楊峰發生了銳變,恐怕現在的實力比以前強很多了。一想到在兩個月前的那個家族預選賽上楊峰已經達到高級玄兵巔峰了,那實力再提升又是怎麼回事。

揚厲發現,自己和楊峰的距離正在一步步的拉大著。

「各位長老!」來到大廳中,楊峰大步上前,直接對首位之上的幾位長拱手行禮。「呵呵,峰兒,來了,坐下吧。」看到楊峰進來了,楊林也是拿開放在額頭上的手,難得一見的露出一絲笑容來。

現在楊家雖然落難,但是只要楊峰在,幾位長老相信不久之後定會崛起的。不因別的,只因楊峰是一名煉器師。

微微點頭,楊峰直接尋了一個座位坐下。

「楊科叔,我今天到了街頭外邊,看到我們楊家的管轄的街道都異常的冷清,甚至一些酒樓里都沒幾個人,這是怎麼回事?」楊峰正巧坐在楊科身邊,看在場眾人沒有說話,旋即對著旁邊的楊科輕聲問道。

「這一個月來你沒在族內吧。」楊科輕聲問道,對於楊峰的行蹤,族內的人已經覺得不能按正常來看待了。

略微一怔,楊峰點頭:「確實,這一個月我並不在族內。」

雖然是在後山,但是過著那種隔離般的生活,和不在族內也相差無幾了。

「怪不得不知道。」楊科搖頭苦笑了一下,把整個楊家現在所遭遇的事情大概說一遍。

「武器,煉製失敗的階位武器?」楊峰皺眉。楊科苦笑的點點頭。

「大長老。」楊峰站起來,喊道。

「嗯,峰兒,有什麼事嗎?」楊林忽然把目光望向楊峰,問道。

「可以讓我們看看那些武器嗎?」楊峰說道。

聽到楊峰要看武器,在場的所有人那條緊繃的神經都是一震,各種想法產生。而幾位長老臉色一變,立馬向楊峰投過去一個眼神。

楊峰明白。

在場的大多人肯定是在想自己那位所謂的煉器師朋友出手幫忙,而幾位長老那幾道目光卻是擔心自己莽撞之下暴露煉器師的身份。

ps:小豆明天早上有考試,至今還沒背書多少,又要碼字……所以今天只能更一章了。畢竟心底總是掛著考試這個東西,也難以安心碼字!!!不過小豆還是剛碼字完就上傳,接著吃飯完就得看書,為了明天的考試……大家給點祝福吧!!! ?「沒事的,我只是想看看一下武器而已,或許我那位煉器師朋友能幫得上忙。」楊峰對幾位長老回一個肯定的眼神,又在煉器師朋友那幾個字上稍微加重語氣,示意幾位長老放心,自己絕不會暴露的。

「煉器師!」

「剛楊峰說他那煉器師朋友或許能幫得上忙。」

「但一個人怎麼可能,除非他是三頭六臂,否則就算是煉器師也無濟於事啊!」

「這可說不定,煉器師人脈關係廣著呢。」

霎時間,整個大廳之中開始議論起來。現在楊家已經陷入了危機,他們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已經把楊峰當做最後的一根救命草了。

楊林正想說話,但看到楊峰的那肯定表情之後,眼光一掃,對著一名族人道:「去取一些武器來。」

~~~~~~~~~

片刻之後,已經有族人取來幾把武器來到大廳。

「就這些武器?」大廳之中,楊峰皺眉,手裡拿著一把大刀。

原本聽說是煉製失敗的階位武器,想來也是一些整合度比較低下的武器,但是剛才意念略微一掃,發現那地上的那幾把武器壓根就是廢到極點了。整合度不到百分之十,甚至連淬火開鋒都有些問題,這壓根就一把廢鐵。不過因為裡邊有妖丹的原因,倒是比普通武器略微鋒利一些和耐用一些。

「嗯,就那些。」楊林答道。

場中所有人都盯著楊峰,而楊峰卻是細細端倪起那些武器來。

「我煉製的武器比這些好多了。可惜烏山鎮的武器流通量太大了,我一個人根本煉製不過來。就算是修補,我一個人也忙不過來,最主要是我現在還不能暴露身份。」楊峰心底暗道。

忽然,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這些武器獸魂整合度極其低下,不知道不用意念能不能修補。」

現在市面上的武器流通量大,且供不應求。其中很大的原因是不能在普通鐵匠那裡修補。

「先拿回去看看,我就不信了。」打定主意,楊峰站起來對著幾位長老說了一聲,直接抱起那堆武器便走了。

~~~~~~~~

楊家後山,石室之內。

「鏘!」

兩把武器砍在一起,閃起一道火花。

現在,楊峰手中所拿的兩把武器便是前些天從大廳上抱來的武器。「這麼大的缺口了,算是報廢了吧。」望著手中那兩把武器對砍的缺口,楊峰喃喃說道。

「如果是火屬性的普通鐵匠和煉器師唯一的區別便是沒有意念這個東西,而修復階位武器卻是需要意念。」

坐在石室內,楊峰腦海中閃過種種念頭,開始分析普通鐵匠和煉器師的區別。

「但這些武器整合度極其低下,明顯算不上階位武器。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普通鐵匠也能修補這些東西?」

楊峰有著瘋狂的想法,製造不出來,總不至於修補都不能吧,這只是一個技術性問題。

玄州大陸上,一個被禁錮了多年的思想,煉器師煉製的階位武器,不管如何都只能是擁有意念的煉器師才能修補的。

但他們都忽略了一點,那就煉器學徒煉製的武器,能不能被普通鐵匠修補。或許有人思考過,但都沒成功。

「我想應該沒有哪個煉器師想過這個問題,要想也是一些普通鐵匠,但他們都沒有明白怎麼煉製階位武器,就算再思考也無濟於事。」楊峰認為,恐怕沒有一個煉器師吃飽了撐著的去思考煉器學徒煉製失敗的武器能不能修補這個問題。或許,他將成為第一個思考這個問題的煉器師。

三天過去了…

楊峰每天還是待在石室內,思考著,那堆從大廳內抱來的武器對砍了又修復,修復了又對砍。

意念掃過一遍又一遍,煉器爐的火生了又滅,滅了又生。

野人的生活,再次開始。

~~~~~~~~

鄭家,某間金碧輝煌的雅間內。

在雅間里的大桌子上擺滿了各種佳肴,同時桌子旁坐著幾人。

「雷傲兄,這次可真的感謝你們雷家的幫忙了,哈哈。」桌上,鄭家族長鄭彪舉起一杯酒敬上旁邊的一名中年人。

「鄭族長,區區小事不必言謝。」喚作雷傲的中年人同時舉起酒杯,笑道:「其實對於楊家,我們雷家早看不順眼了。辦事一點規矩都沒有,任由一個小孩胡鬧。」

「那是那是。」鄭彪連道。

「楊家也不識好歹,不僅把雲天城的許家得罪了,竟然連雲鑼門的門外長老杜利也得罪了,簡直活該。」雷傲豪飲一口,道:「要知道我們的武器,大都出自雲鑼門,而雲鑼門的門外事差不多都由那麼幾個門外長老管理。」「哼!他們得罪了杜利長老,還想有什麼好果子吃。」

「哈哈,雷傲兄說的是。」鄭彪大笑,道:「楊家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了,不就是族內的一個小傢伙認識二階煉器師嗎,怎麼能和雲鑼門斗,那簡直是找死。」

雲鑼門作為羅雲國的第一門派,而且是以煉器為主,其中在門派內的煉器學徒多不勝數,每天練手就不知道練廢了多少武器。

那些武器,自然而然的就流通到了外邊的市面上。

「雷傲兄,你說杜利長老要我鄭家獨掌烏山鎮,這個情況恐怕有些難,畢竟他楊家如果把提成壓低一些,恐怕其他幾家還會給他提供貨源的。」鄭彪略微一想,輕聲說道。

「不可能的,杜利長老吩咐了,哪家只要敢提供武器給楊家,那就是和他作對。」雷傲一笑:「這樣子鄭族長可放心了吧?」

「如果真這樣,那我就放心了。哈哈。」鄭彪欣喜,定下心來,露出笑臉:「這次,保證他楊家撐不過半年。」

看到鄭彪笑得正開,雷傲抿了一口酒之後,微微道:「鄭族長,現在楊家也陷入了絕境,那我們兩家的約定是不是該實現了。」鄭彪臉色一變!

「約定…」鄭彪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很明顯有些不太情願的樣子。

看到鄭彪的模樣,雷傲嘴角閃過一抹寒光,冷眼道:「怎麼,鄭族長忘記我們兩家之間的約定了?」

受到那股寒光,鄭彪心底大罵一聲算你狠后,強壓住內心的不滿,皮肉上堆起一抹笑意,只不過有些冷冽:「怎麼可能忘記呢,絕對不會少了你們雷家那份好處的。」

「呵呵,那就好,按約定辦事嘛,這樣子大家都有好處。」雷傲長笑一聲,站起來:「族內還有事情處理,我那先行告退了。」說完,直接離席而去。

「恕不遠送!」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鄭彪口中吐出。

前段時間,雷家突然找上門來,說只要鄭家提供一份好處給雷家,雷家就不再給楊家提供武器,轉而全部提供給鄭家。

並且約定,事後雷家從鄭家獲取一部分好處。

對此,鄭彪欣然答應。

沒想到不久之後,雲鑼門的杜利竟然也派人上門收取好處。

「都***是一群吸血鬼。」鄭彪大罵一聲,本來還有利可圖的生意,被雷家和杜利索取兩份好處之後,他鄭家卻是得之甚少了。到頭來他鄭家還算是幫別人白忙活一場。「不過擠掉楊家也好,以後烏山鎮我鄭家獨大,那時候再從長計議。」這時候,酒席上一位長老沉聲說道。

對此,鄭彪點點頭,事情也只能這樣了。 ?半個月的時間悄然流逝。

這一天。清晨,太陽剛剛升起,帶著一縷的溫和,整個大地一片祥和之意。

而楊家卻是一片死寂。

某間書房內,幾位長老聚於一處,目光都彙集在楊林身上。楊林一手拿著一封信件正皺眉閱讀。

「拍!」

正看著信件的楊林突然臉色一變,怒焰之下大手狠狠拍在桌上,頓時現出一個掌印來。

「雲鑼門,杜利那老混蛋,去***門外長老。」

落掌的瞬間猛然站起來,突然不顧形象的直接咆哮起來,身上不受控制的爆發出一股狂暴氣勢,極度憤怒而導致身體不斷的顫抖,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灰青色就欲滴出水來。

在楊林的那股憤怒的暴怒氣勢下,整個書房都為之一震,那股暴怒氣焰竟然夾帶著一股肅殺之意,令得旁邊的幾位長老也是心神一驚,急忙運氣內勁抵擋半分,方才出口問道:「大長老,這是……」

「這一切都是雲鑼門那門外長老杜利搞的鬼。」深深吸一口氣,楊林壓住內心那股殺人的衝動,嘴角狠狠的抽動一下,方才緩緩說道。活了一大把年紀,誰都沒想到,楊林到了晚年竟然還因為家族的事情變得這麼衝動的想殺人。

雲鑼門!杜利!

聞言,幾位長老臉色嘩然一變,原本還有些希冀的臉色頓時變成一片青灰色的死寂模樣。

楊家再怎麼牛逼都惹不上雲鑼門,這一點眾人都很清楚。

「沒想到那個杜利老鬼竟然是雲鑼門的門外長老,他動了什麼手腳?」二長老深思一會,一隻老手在額頭上輕輕擦拭一下那些縝密的汗水后,出聲問道。

雲鑼門,長老分為門內長老和門外長老。

一般門內長老都是一些雲鑼門真正培養出來的人,地位在門派之內也比較高,通常負責門派內的弟子教導和門派內的事物,屬於真正掌權人物。

而門外長老要真算起來卻不真正的屬於雲鑼門,此類人物一般都是在煉器上稍微有些成就,依附於雲鑼門的門戶之下,通常負責門派內的一些對外雜事,比如一些材料的購買以及門派內煉製失敗的武器銷售之類的。

總體來說,門外長老就相當於給雲鑼門打工的。「杜利那老混蛋竟然威脅其他向雲鑼門進貨的家族說不得給我們楊家提供貨源,這老賊。」楊林咬著牙,嘎嘎直響的說道。

威脅?

幾位長老面色一滯。

「哎…我們該怎麼辦,胳膊終究擰不過大腿啊!這兩個月來我們的產業已經連連虧損許多了。」五長老沉聲道。

現在,他們楊家在別人眼中就是細小的胳膊,而人家杜利有著雲鑼門的依靠,正屬於那種超粗的大腿。

眾人一陣沉默。

「去後山,看看峰兒有什麼好想法吧,他最近又要了些許材料,實在不行就拿出兩把階位武器穩一下場面了。」思考了一番,楊林眼眸中突然閃過一絲殺機:「否則,就是哪家刀口硬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