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神色平靜,但體內散發出的威壓卻更加駭人。

&nbsp&nbsp&nbsp&nbsp「當年我們確實有些誤會,但最終還不是沒有對你動手,你也成長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nbsp&nbsp&nbsp&nbsp「是啊,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你的長輩!」

&nbsp&nbsp&nbsp&nbsp「轟!」

&nbsp&nbsp&nbsp&nbsp恐怖的氣息瞬間炸開,化作一股股氣浪以林輕凡為中心,向周圍擴散而去,當場,就有許多人被震飛,撞擊在後方支撐大殿的柱子上,口吐鮮血。

&nbsp&nbsp&nbsp&nbsp「孽徒,你難道想要做出欺師滅祖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趙昆突然站了起來,臉色發白,小腿在顫抖,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退,因為他感受到了林輕凡散發出的強烈殺氣,而這股殺氣針對的正是他。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神色從容,向前邁步,步伐並不快,很自然的向前走去,而趙昆卻如臨大敵,身體發顫,連呼吸都感到有壓力。

&nbsp&nbsp&nbsp&nbsp彷彿站在面前的並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壓的他都快要喘不過氣來。

&nbsp&nbsp&nbsp&nbsp「怎麼會這樣,一年前,他不過是一隻螻蟻,可是現在,他怎麼……」

&nbsp&nbsp&nbsp&nbsp「砰!」

&nbsp&nbsp&nbsp&nbsp趙昆身體一顫,後輩已經貼在了石柱上,已經無路可退,而眼前,那個如魔一般的少年卻依舊在逼急。

&nbsp&nbsp&nbsp&nbsp「你……你不要……你不要過來」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不語,神色冰冷,無形的殺氣瀰漫而出,讓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變的凝固起來。

&nbsp&nbsp&nbsp&nbsp「咚!」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最後一步落下,整個大殿頓時搖晃了起來,周圍許多人,心臟也是一緊,像是要炸裂。

&nbsp&nbsp&nbsp&nbsp「說!」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只是吐出一個字,卻如驚濤駭浪襲過,讓所有人如墜大海,被萬重大浪拍打,體內氣血翻騰,久久不得平息。

&nbsp&nbsp&nbsp&nbsp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nbsp&nbsp&nbsp&nbsp大殿內一片寂靜,所有人心頭凝重,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好。

&nbsp&nbsp&nbsp&nbsp「這一年內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但並不像你所想象的那麼嚴重,有話好說,切勿衝動!」一位長老鼓足了勇氣,雖然跪在地上,但還是抬起了頭,朝著林輕凡說道。

&nbsp&nbsp&nbsp&nbsp「發生了什麼事,稍後再說,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林輕凡轉過身,望向那位長老,雙眸間射出兩道赤霞,如兩柄天劍射出,懸在眾人心頭。

&nbsp&nbsp&nbsp&nbsp這一刻,眾人倒退,感到一種無上威壓,像是一頭遠古凶獸真盯著他們,恐怖的氣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nbsp&nbsp&nbsp&nbsp所有人都嚇得瑟瑟發抖,可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回答問題。

&nbsp&nbsp&nbsp&nbsp見到這裡,林輕凡眉頭不禁蹙了蹙,寒光閃爍,他抬指一點,「爆」的一聲,一名長老頭顱炸開,死於非命。

&nbsp&nbsp&nbsp&nbsp「你……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們,我們都是你的長輩!」一人顫聲道。

&nbsp&nbsp&nbsp&nbsp「噗!」

&nbsp&nbsp&nbsp&nbsp血霧噴洒,又是一人慘死!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出手的對象都是當年曾要對自己斬盡殺絕的那些人,對於他們,林輕凡可沒有絲毫心軟。

&nbsp&nbsp&nbsp&nbsp「我說,我說,別殺我,求你別殺我……」一名長老嚇破了膽,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求饒道。

&nbsp&nbsp&nbsp&nbsp聞言,林輕凡立刻轉過目光,望向那人,眸光冷冽似電,隨即,冷漠的道:「說!」

&nbsp&nbsp&nbsp&nbsp「是……是……掌教還活著,被禁錮,還有一桿長老們,也都被關了起來。」那名長老顫抖著說道。

&nbsp&nbsp&nbsp&nbsp聽到這裡,林輕凡微微鬆了一口氣,只要人還活著,就是萬幸。

&nbsp&nbsp&nbsp&nbsp「蕭戰,蕭堂主呢?」林輕凡再一次問道。

&nbsp&nbsp&nbsp&nbsp聽到這個名字,那人身軀猛的顫抖了一下,唯唯諾諾的道:「不……不知道……」

&nbsp&nbsp&nbsp&nbsp「不知道?」林輕凡自然不會相信對付的鬼話,眸光一沉,冷喝道:「說!」

&nbsp&nbsp&nbsp&nbsp「噗咚!」

&nbsp&nbsp&nbsp&nbsp那長老嚇的直接匍匐在地,渾身顫抖,怯怯的道:「死……死了……」

&nbsp&nbsp&nbsp&nbsp此言一出,眾人都知道完了。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一回來,什麼人都不問,只問這兩人,不難猜測,這兩人在他心中地位非同一般。

&nbsp&nbsp&nbsp&nbsp如今,得知其中一人已死,那接下來,肯定要出現大問題。

&nbsp&nbsp&nbsp&nbsp果然,這一刻,林輕凡怒了,蕭戰對他來說有大恩,第一次若不是蕭戰及時出現,也許他的修為就被趙海那個老混蛋給廢掉。

&nbsp&nbsp&nbsp&nbsp可是如今,卻聽到蕭戰的死訊,這讓林輕凡如何鎮定。

&nbsp&nbsp&nbsp&nbsp「告訴我,是誰下的殺手!」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仰頭咆哮,一股狂暴的氣息瞬間向四周席捲而去,震動了整座大殿,地面都裂開,像蜘蛛網般,不斷朝著四周蔓延而去。

&nbsp&nbsp&nbsp&nbsp「嗡!」

&nbsp&nbsp&nbsp&nbsp也就在這時,大殿內的陣紋啟動,那些隱匿在牆體中的符文在這一刻全部都浮現了出來,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將林輕凡困在其中。

&nbsp&nbsp&nbsp&nbsp「好好好,看來你們一早就沒安好心,想要將我鎮殺!」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目光一掃,發現趙昆早就逃到大殿最外圍,在那裡催動大陣,而且身旁還有四名長老在協助。

&nbsp&nbsp&nbsp&nbsp「諸位還在等什麼,快過來一起催動大陣,誅殺此僚!」趙昆在大喊,好不容易脫離林輕凡的鎖定,激活了此地的大陣。

&nbsp&nbsp&nbsp&nbsp但是,心中還是有些不安,因此,要所有人一起過來,將大陣全面催動,爆發出最大威力,一舉擊殺林輕凡。

&nbsp&nbsp&nbsp&nbsp「哼,就憑區區一座大能級法陣就想鎮殺我,你們也太小瞧我了!」林輕凡眸光似電,在虛空中掃過,正在觀察那些符文。

&nbsp&nbsp&nbsp&nbsp符文只構建大陣的基礎,只要看明白其中的組合,便可破陣。

&nbsp&nbsp&nbsp&nbsp其實,林輕凡完全可以依靠蠻力直接破掉這裡的大陣,但是,考慮到這裡是青雲門的主殿,所以選擇用更為繁瑣的辦法,再不傷及此地的前提下,破除此陣。

&nbsp&nbsp&nbsp&nbsp這類陣法,並不繁瑣,林輕凡有自信可以破除,但需要一些時間,同時在破陣的過程中,還要承受來自陣法的攻擊。

&nbsp&nbsp&nbsp&nbsp「狂妄的小子,今天老夫就此將你鎮殺!」

&nbsp&nbsp&nbsp&nbsp趙昆在咆哮,之前受到的屈辱在這一刻化作了無邊的殺氣,充斥了整座大殿。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

… ?&nbsp&nbsp&nbsp&nbsp大殿內,符文密布,光芒閃爍,在趙昆的主導下,一道道符文組合,化作一道驚天劍氣朝著林輕凡劈斬了過去。

&nbsp&nbsp&nbsp&nbsp「哧!」

&nbsp&nbsp&nbsp&nbsp虛空顫抖,劍氣縱橫,斬破了虛空,鋒利無比!

&nbsp&nbsp&nbsp&nbsp面對這樣的攻擊,林輕凡從容而鎮定,眼眸微微一凝,抬起右手,並指一劃。

&nbsp&nbsp&nbsp&nbsp「鏗……」

&nbsp&nbsp&nbsp&nbsp一道金屬顫音響起,那道驚天劍氣卻被林輕凡用兩根手指輕鬆接下。

&nbsp&nbsp&nbsp&nbsp「這……」

&nbsp&nbsp&nbsp&nbsp見到這一幕,眾人皆是一顫,滿臉的不可思議。

&nbsp&nbsp&nbsp&nbsp「怎麼會這樣,他只用手指就接下來攻擊,這也太誇張了吧!」一位長老瞪大了雙目,愣在原地,喃喃自語。

&nbsp&nbsp&nbsp&nbsp「殺,大家都不要保留了,全力擊殺他!」趙昆也震驚到了,但恢復的比較快,沖著眾人大聲怒吼道。

&nbsp&nbsp&nbsp&nbsp一時間,各種法器被祭出,有刀、劍、葫蘆、寶瓶等等,其中更是不乏大能級法器,皆被全力催動,打出最強一擊,漫天光華絢爛,鋪天蓋地,將林輕凡給淹沒。

&nbsp&nbsp&nbsp&nbsp「死了嗎?」

&nbsp&nbsp&nbsp&nbsp「這樣的攻擊下,絕對不可能活下來。」

&nbsp&nbsp&nbsp&nbsp「應該死了!」

&nbsp&nbsp&nbsp&nbsp一輪猛烈的攻擊過後,眾人停止了下來,懷著緊張的心情,盯著前方大陣,那裡只剩下一片熾盛的光芒,看不清裡面的景象。

&nbsp&nbsp&nbsp&nbsp不過眾人相信,就算是一位大能在裡面也都承受不住,必死無疑。

&nbsp&nbsp&nbsp&nbsp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待得大陣內那熾盛的光芒變得暗淡一些時,從中浮現出一道朦朧身影。

&nbsp&nbsp&nbsp&nbsp「不……不可能……他怎麼還活著?」

&nbsp&nbsp&nbsp&nbsp「也許……也許已經死了,他不過是……」

&nbsp&nbsp&nbsp&nbsp這話還沒說話,那道朦朧的身影動了,一步踏出,一股狂暴的氣息猶如巨浪拍岸,一下子朝著眾人沖了過去。

&nbsp&nbsp&nbsp&nbsp「轟!」

&nbsp&nbsp&nbsp&nbsp「啊……」

&nbsp&nbsp&nbsp&nbsp「噗嗤……」

&nbsp&nbsp&nbsp&nbsp「咳咳……」

&nbsp&nbsp&nbsp&nbsp一瞬間,所有人都被沖飛了出去,只見那個如同魔王一般的少年,從大陣中走出,腳步落地的瞬間,整座大殿都隨之顫抖。

&nbsp&nbsp&nbsp&nbsp「早已說過,這樣的大陣對我無效!」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眸光熾盛,大手一揮,一片赤霞湧出,「轟」的一聲,將大陣徹底破除,所有符文暗滅,徹底消失。

&nbsp&nbsp&nbsp&nbsp「不……不可能……」

&nbsp&nbsp&nbsp&nbsp趙昆臉色蒼白,大陣是他最後的殺手鐧,可依舊無效,眼前這個少年太恐怖,真的如同一尊魔神下凡。

&nbsp&nbsp&nbsp&nbsp「噗咚!」

&nbsp&nbsp&nbsp&nbsp當即,一大半的人都失去了抵抗之心,跪倒在地,大呼饒命!

&nbsp&nbsp&nbsp&nbsp當然還有一小部分人見勢不妙,立刻飛了起來,準備要遁走。

&nbsp&nbsp&nbsp&nbsp「想逃?」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眸光一沉,腳掌朝著地面重重的一踏,「轟」的一聲,一股波紋自腳心位置朝著前方擴散而出,而那些飛起的人,一個個像是遭到雷擊,全都身體一顫,而後大口吐血,從半空中跌落。

&nbsp&nbsp&nbsp&nbsp「你……」

&nbsp&nbsp&nbsp&nbsp趙昆想要求饒,可是,突然發現自己喉嚨像是被堵住,竟然說不出話來。

&nbsp&nbsp&nbsp&nbsp這一刻,不僅僅是他,活下來的人,全部都趴在地上,身體在瑟瑟發抖,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nbsp&nbsp&nbsp&nbsp活了這麼大歲數,何時見過這種場面,今天還是第一回,一群老頭子,被一個少年壓的都快要喘不過氣來。

&nbsp&nbsp&nbsp&nbsp「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收回目光,一掃剩下的七八人,隨即大手一揮,一片赤霞掃過,所有人身體一顫,緊接著,丹田炸開,修為全廢。

&nbsp&nbsp&nbsp&nbsp「不……不要……不要廢了我的修為,我什麼都願意招惹,我什麼都說……」

&nbsp&nbsp&nbsp&nbsp只剩下趙昆一人無事,但此時他並不輕鬆,所承受的壓力比起其他人更大,匍匐在地,一個勁的求饒。

&nbsp&nbsp&nbsp&nbsp「掌教被關押在那裡?」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將目光落在趙昆身上,不帶絲毫感情,就像是在看一個死物,稍有不爽,就會無情格殺。

&nbsp&nbsp&nbsp&nbsp「我……我不能說……」

&nbsp&nbsp&nbsp&nbsp趙昆顫慄著,這是屬於機密,只有趙氏少數幾個高層才有資格知道,一旦透露出來,就算林輕凡不殺他,他也會被族人當做叛徒處死。

&nbsp&nbsp&nbsp&nbsp「噗!」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沒有時間與其廢話,一指點出,頭顱直接炸開,而後一團記憶被拘了出來。

&nbsp&nbsp&nbsp&nbsp沉默了片刻,林輕凡直接騰空而起,降落在一座叢峰上,而後,強行破開一座大陣,露出裡面的地宮。

&nbsp&nbsp&nbsp&nbsp從趙昆的記憶中得知,一些長老都被關押在這裡,至於青雲子還有一些發對趙氏的太上長老則被關押在劍峰,也就是趙氏大本營。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並沒有急著前往劍鋒,而是先來此地救人,這些人都是反對趙氏的長老,還有一些弟子。

&nbsp&nbsp&nbsp&nbsp「狗雜種,遲早有一天,你們趙氏會滅亡,你們都不得好死!」

&nbsp&nbsp&nbsp&nbsp就在林輕凡剛剛走入地宮,便聽到一陣叫罵聲,很顯然,這是一位性格極其剛烈的老者。

&nbsp&nbsp&nbsp&nbsp「宋長老!」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心中一喜,這位長老他有印象,當年是站在青雲子一方,力保他的,所以,對此人很有好感,而且,這位宋長老還是天機堂的堂主,平日里對林輕凡也頗有照顧。

&nbsp&nbsp&nbsp&nbsp聽到呼喊聲,那正在氣頭上的宋長老愣了一下,大喝道:「誰喊我,你們這群走狗,老子就算死也不會屈服!」

&nbsp&nbsp&nbsp&nbsp「宋長老,消消氣!」

&nbsp&nbsp&nbsp&nbsp林輕凡身影一閃,猶如鬼魅般出現在宋長老身前,而此時,宋長老全是法力被封,還被拷上了手鏈腳鏈,身上更是有被鞭笞過的痕迹。

&nbsp&nbsp&nbsp&nbsp「你……你誰?老子早就說過,我不會做走狗,有種一刀殺了老子!」

&nbsp&nbsp&nbsp&nbsp宋長老一眼沒能將林輕凡認出,還以為是趙氏派來的走狗,脾氣更爆了,寧死不屈。

&nbsp&nbsp&nbsp&nbsp「才一年不見,難道宋長老就將小子給忘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