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跟隨自己的心意煉製丹藥,也是需要對靈藥的藥性極為了解。比如說歸一草,其藥性平穩。。。。。。」隨著屠遠不斷的舉例,水無痕的眼睛,也是越來越亮。之前水無痕對靈藥的理解,並非是那麼透徹。可是隨著屠遠不斷的解釋,水無痕也是越加的通透起來。

畢竟屠遠可是繼承了青丹子的記憶,還有得到了白眉藥王的傳承,在靈藥和煉丹的見解之上,在天元大陸屠遠說第二,估計沒有人敢說第一。而屠遠結合青丹子和白眉藥王的經驗對水無痕做出的解釋,也是使得水無痕受益良多。

「你之前煉製丹藥的思維,太過死板,完全是按照丹方之中所記載的方法進行煉製。雖然說這樣的手法極為保險,但是丹方之中的方法,卻並非是是和所有人的。一昧的按照丹方之中的方法進行煉製,反而是限制了你的思維。」屠遠繼續解釋道。

接下來的三天,屠遠也是不斷的和水無痕講解煉丹之中所需要注意的東西。而隨著屠遠講的越來越多,水無痕也是發現,自己在煉丹之上的經驗,也是有著大量的增長。尤其是之前一些自己想不通的地方,甚至就算是自己的師傅,都是不怎麼清楚的地方。在經過屠遠的點撥忠厚,水無痕便是徹底明悟。

這三天的時間,水無痕對屠遠的態度,也是從之前的不屑,到現在的徹徹底底的服氣。不得不說,屠遠在煉丹之上的經驗,的確是要比他強得多。甚至是他的師父,都是比不過屠遠。

「好了,和你說了這麼多,倒不如你自己嘗試著煉製一些丹藥。若是你煉丹之中做的有些不足的地方,我會幫你提出來的。」屠遠此時,也是對著水無痕開口說道。

聽了屠遠的話之後,水無痕當即便是拿出丹爐,進行丹藥的煉製。而屠遠則是在旁邊看著水無痕,時不時對水無痕進行指點。雖然之前幾次,水無痕並沒有煉製出來讓自己滿意的丹藥。但是當第三次的時候,水無痕居然是驚奇的發現,自己所煉製出來的歸元丹,居然是到了地階九品的地步。這樣的提升,對於水無痕來說,乃是極為巨大的。

此時此刻,水無痕對於屠遠,也是徹徹底底的服氣了。雖然嘴上沒有叫屠遠師傅,但是水無痕的心裡,已經是承認了屠遠這麼一個師傅。

「不錯,進步挺大。不過這一次叫你過來,並非是教你煉丹,而是要傳授你融丹之法。」屠遠此時,則是緩緩地開口道。

「融丹之法。」當聽到屠遠這句話的時候,水無痕也都是有著一絲好奇。畢竟這融丹之法,水無痕則是連聽都沒聽過。

「所謂的融丹之法,便是融合丹藥。使得丹藥的品質,大幅度的提升。」屠遠說完,便是直接抓起幾枚被水無痕煉廢掉的丹藥,直接投入丹爐之中。

當看看到屠遠這樣的做法的時候,水無痕也是摸不著頭腦。不過經過屠遠之前幾天的教學之後,水無痕此時,也是無比認真的看著屠遠煉製丹藥。

隨著屠遠丹藥的不斷煉製,丹爐之中,也是不斷有著震動傳出。雖然沒有察覺到丹爐之中的丹香,但是水無痕總是覺得,丹爐之中的丹藥有些不一樣。

只是哪裡不一樣,水無痕卻是不知道。一個時辰之後,屠遠丹藥的煉製,已經是到了最後的關頭。隨著屠遠的丹火消失,一枚丹藥,便是靜靜的躺在丹爐之中。此時的的水無痕,也是急忙催動靈力,將這一枚丹藥拿了出來。

當這一枚丹藥被放到水無痕面前的時候,水無痕也都是完完全全的震驚了。因為眼前的這一枚丹藥的品質,居然是到了地階十品。而之前水無痕看到的是,屠遠將幾枚廢丹扔進丹爐之中。

「這,這怎麼可能。」此時的水無痕,也是張大了嘴巴,對著屠遠說到。畢竟眼前的這一幕,對於水無痕來說,實在是太過不可思議了。

「這就是融丹之法,將丹藥之中的精華部分取出,剔除糟粕。」屠遠緩緩地開口道。「這是我師父,也就是你的師父,青丹子所創的煉丹方法。」

「師父你意思是,你要將這融丹之法,傳授給我。」此時的水無痕,也是略帶結巴的說道。畢竟眼前的融丹之法,對於水無痕來說,有著難以抗拒的誘惑力。

「不錯,今天我叫你過來,就是為了傳授你融丹之法。」屠遠笑了笑,對著水無痕開口道。 「師父你說的是真的?」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水無痕也是不由喜出望外。顯然水無痕也是不敢相信,屠遠將這麼寶貴的煉丹之法傳授給自己。

雖然說地階十品的丹藥,並不能算得上是極為珍貴。可是這融丹之法,乃是可以將廢丹融合成神丹的方法。地階雖然不恐怖,但是一旦到達天階的話。到時候若是能夠煉製出來天階十品的丹藥,那麼相信整個天元大陸,都是會為之震驚。而到時候,他水無痕也必定是在整個天元大陸,揚名立萬。

「不錯。」屠遠點了點頭,對著屠遠說道。當初我師父青丹子創造出這融丹之法,便是為了能夠造福整個天元大陸。同樣也是希望這融丹之法,能夠不斷的傳承下去。如今你既然在煉丹之上有著獨特的天賦,那麼傳授於你融丹之法,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屠遠自然是不知道水無痕心中的想法,只是屠遠單純的不希望,融丹之法失傳罷了。而水無痕既然身為自己的弟子,在煉丹一道之上,更是有著獨特的造詣。那麼屠遠傳授水無痕融丹之法,也是極為正常的事情。畢竟當初屠遠收丹大師為徒的時候,也同樣是傳授了丹大師融丹之法。

至於接下來的這一段時間,水無痕便是每時每刻都是待在屠遠的洞府之中。不管是融丹之法,還是煉丹之道上的見解,屠遠都是毫不保留的傳授給水無痕。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水無痕可以說是在屠遠這裡受益良多。

而屠遠,也是從水無痕的煉丹之中,明悟一些東西。雖然這些東西,對於屠遠在丹道之上的提升並不大,但是也是使得屠遠的丹道,有著稍稍的進步。

同樣的,這一個月的時間,屠遠也是絲毫沒有放棄修鍊。因為屠遠也是在白眉藥王這裡得到消息,遠古遺迹,被提前開啟。半年之後,便是遠古遺迹開啟的日子。

當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屠遠便是直接進入了閉關的狀態。當知道屠遠準備去參加藥王主持的遠古遺迹的時候,整個寒霜派,可以說都是將資源集中在了屠遠的身上。據說此次遠古遺迹提前開啟,乃是和域外魔族有關。隨著域外魔族逐漸蘇醒,遠古遺迹之上的封印,也是越來越弱。而遠古遺迹之中,更是封印者域外魔族的魔帥——閻懷禮。

此次遠古遺迹提前開啟,一方面是為了儘快提升整個天元大陸的實力。但是更重要的,卻是加強魔帥的封印。因為魔帝,已經是突破封印。雖然現在魔帝並沒有任何動作,但是天元大陸各地的域外魔族,已經是蠢蠢欲動起來。而魔帥的修為,更是已經達到踏虛境巔峰。若是讓魔帥突破封印的話,對於整個天元大陸來說,都是極為不利的事情。

而水無痕,則是在屠遠閉關之後便是直接離開。畢竟水無痕如今雖然已經是到達金丹境,但是因為是煉丹師的關係,水無痕的實力,比起一般的修行者,要弱上不少。所以此次遠古遺迹,水無痕也是不打算參加。再加上水無痕在屠遠這裡,獲得了不少的感悟所以水無痕也是需要,回去閉關。好好消化消化,屠遠這些天所傳授的煉丹之上的心得。

六個月後,屠遠終於是再度出關。而此時屠遠的身上,則是有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強大波動逐漸顯現出來。這一股靈力波動,已經是極為接近元嬰期。這六個月的時間,屠遠也是連破數階,直接突破到金丹境九階。這樣的實力,放眼整個天元大陸的年輕一輩之中,絕對算得上是佼佼者的存在。

當然,若不是因為遠古遺迹之中的限制,乃是元嬰境以下。否則的話,屠遠應當是能夠突破到元嬰境。畢竟修鍊者突破,最為重要的,就是神魂力量和靈力。只要神魂力量足夠強大,再加上足夠的靈力,那麼修為便是能夠不斷的突破。

而身為煉丹師,屠遠的神魂力量,足以媲美元嬰境三階的修行者。至於靈力的話,隨著屠遠實力的提升,屠遠在煉丹之上,也是越加的純熟起來。如今屠遠所煉製的玄階丹藥,基本上都是已經到了九品或者是十品的地步。其中的大部分藥效,都是能夠被充分的發揮出來。所以靈力這東西,屠遠根本是不缺。

再加上炎龍訣恐怖的吸收靈力的速度,可以說屠遠想要提升修為,是極其簡單的事情。畢竟凝聚金丹,只是需要屠遠吸收靈力,再將這些靈力壓縮成為金丹就好。而以屠遠的實力,做到這樣的程度,顯然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出關之後,屠遠便是直接朝著傲風城趕去。根據白眉藥王的介紹,這個遠古遺迹所在的位置,便是傲風城之外的天罰峽谷之中。

在經過了三天的趕路之後,屠遠便是直接來到天罰峽谷。而此時的白眉藥王,則是在天罰峽谷之中閉目養神,等待著屠遠的到來。

當看到屠遠來到之後,白眉藥王的眼睛,便是緩緩的睜開。

「師傅,我來了。」屠遠沖著白眉藥王笑了笑。

「真沒想到,你居然將自己體內的本命之毒給除去了。」當看到屠遠的時候,白眉藥王的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屠遠的情況,白眉藥王顯然是一看便是能夠明白。

「托師傅的福,我已經成功的煉製出來九元歸聖丹,除去體內的毒素。」屠遠笑了笑,對著白眉藥王說道。

「看來你的煉丹水平,應當是達到地階了。」聽到屠遠這麼說的時候,白眉藥王便是開口道。對於白眉藥王的這句話,屠遠也是並不否認。的確,隨著實力的增長,屠遠的煉丹水平,已經是成功達到地階。雖然距離天階,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但是以如今屠遠在煉丹之上的造詣,恐怕應當沒有什麼地階丹藥,是屠遠煉製不出來的吧。

「不錯不錯,不愧是我的徒弟。」看到屠遠點頭,白眉藥王也是笑著說道。而當聽到白眉藥王這句話的時候,屠遠也是一陣啞然。

原本以為,白眉藥王應當是打算誇一下自己。結果到最後,居然是變成白眉藥王的自賣自誇。對於這樣的情況,屠遠也是相當的無語。 在屠遠稍作休整之後,白眉藥王便是將一道令牌,交到了屠遠的手中。「這一道令牌,乃是遠古遺迹的通行證。只有擁有這一道令牌,方才能夠進入遠古遺迹之中。」

「進入遠古遺迹之後,儘可能的利用手中的令牌,吸收封印之氣,強化封印。你所能夠獲得的封印之氣越多,那麼進入加固封印之後你所能夠獲得的資源和靈力便是越多。」白眉藥王慎重的交代道。

當聽到白眉藥王這麼說的時候,屠遠便是點了點頭。屠遠明白,這封印對於天原大陸來說,極為重要。若是不儘快加固封印的話,那麼魔帥一旦出世的話,對於整個天元大陸來說,都是一場劫難。

所以對於這件事情,不管是白眉藥王,還是天元大陸之中的這些老牌強者,都是極為重視。所以這一次雖然說是試煉,但是實際上,卻是為了加固整個遠古遺迹的封印。而為了能夠讓更多的金丹境的強者加入其中,這一次的獎勵,也是無比的豐厚。

隨著周圍的天驕越來越多,屠遠也是發現,自己不少熟人,出現在這裡。

只是因為屠遠的樣貌和氣息有些改變,這些天驕,也是並沒有立即認出屠遠。不過眾人之中,倒是有著兩道目光,始終是停留在屠遠的身上。而兩個人,則分別是雲惜雪和何憶葒。雖然說屠遠氣質變了,但是在屠遠的身上,二人卻是有著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

但是因為屠遠的變化太大,所以二人也是不敢輕易上前。而屠遠此時,則是不敢上前。因為屠遠此時,也是察覺到了雲惜雪和何憶葒之間,針尖對麥芒的氣息。如果不是白眉藥王在這的話,恐怕二人,真的是要直接打起來了。

因為和雲惜雪的關係,屠遠是有心偏向雲惜雪走去的。可是當察覺到何依柔要殺人的眼神之後,屠遠還是止住了自己的想法。畢竟得罪一個女人,對於屠遠來說,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而白眉藥王,此時也是察覺到了二人看向屠遠的眼神。從二人的眼神之中,白眉藥王也是看出來一些信息。所以在傳送的時候,白眉藥王的靈力也是稍稍的運轉。

眾人的眼前,當即一亮。屠遠的眼前,也是被一片光芒所遮蓋。只是當屠遠睜開眼睛的時候,屠遠的臉色,便是瞬間拉了下來。因為此時的雲惜雪和何憶葒,居然都是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看到這樣的情況,屠遠自然知道是白眉藥王搞得鬼。可是對於自己這個便宜師傅,自己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屠遠,真的是你。」而此時的二人,在看到屠遠之後,也是無比驚訝的說出口。之前和屠遠隔著一段距離,二人還沒有辦法確定眼前之人就是屠遠。可是現在,屠遠基本上就在她們的面前。若是她們還不能認出屠遠的話,那就有點不現實了。

「好巧啊。」此時的屠遠,也是無比尷尬的說道。同時屠遠的心裡,也是不知道將白眉藥王罵了多少遍了。

「屠遠,你說,你這幾個月都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啊。」而此時的二人,又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別學我說話。」二人繼續說道。

「都說了別學我說話了。」二人怒目相對,但是卻同樣極為有默契的說道。

「兩位姑奶奶,能別吵了嗎?」此時的屠遠也是無比的頭大。自己此次前來,為的是遠古遺迹的封印。但是沒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被這兩位姑奶奶給纏上了。若是自己今日不將這件事情解決了,恐怕自己真的是沒有辦法脫身啊。

「屠遠,你說,你到底是誰的人。」而此時的何憶葒,則是開口問道。

「那還用說,屠遠當然是我的人,我可是屠遠的未婚妻。」然而此時的雲惜雪,則是挽著屠遠的手臂,極為驕傲的說道。

「你說什麼,未婚妻?」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何憶葒的臉色便是瞬間變了。此時從何憶葒的眼神之中,屠遠似乎是察覺到了一絲殺意。

「這個,還沒到這樣的地步。」屠遠此時,只能是小心翼翼的說道。而在聽到屠遠這樣的話之後,何憶葒的臉色,也是稍稍緩解了一絲。

「屠遠,你是不是不承認我們的關係。」然而此時的雲惜雪,卻是突然發難。畢竟雲惜雪和屠遠的關係已經是確定,雖然二人還不至於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是不管怎麼說,雲惜雪始終是和屠遠關係最親密的人。所以在聽到屠遠這麼說之後,雲惜雪的臉色,便是瞬間變了。

「惜雪,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看到雲惜雪微變的臉色,屠遠也只能是無奈的說道。

「那既然這麼說的話,你是承認你和雲惜雪的關係了。」誰知道這個時候,何憶葒卻是繼續開口說道。

當看到二人針尖對麥芒的模樣,屠遠真的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小心。」此時屠遠也是直接大吼一聲。隨後二人抓著屠遠的手,便是直接鬆了開來。趁著這個機會,屠遠的靈力便是直接爆發。隨後屠遠的身體,便是如同一枚導彈一般爆射而出。屠遠的速度,可以說是飆升到了有史以來最為迅速的地步。

「屠遠,給你給我站住。」而這個時候,兩道怒吼,便是直接響破天際。隨後眾人便是看到,三道流光,自他們的上空,快速的劃過。

在二人的逼迫之下,屠遠的速度,也是爆發到極致。屠遠的速度,居然是再度爆發了三成。不過對於這樣的情況,屠遠則是沒有絲毫的察覺。此時屠遠的腦海之中,儘是雲惜雪和何憶葒二人的模樣。對於二人,屠遠的恐懼已經是到了極點。

就算是當初遇到鐵屍銅魂,甚至是中了鐵屍和銅魂的本命之毒的時候,屠遠都是沒有如此的害怕過。可是如今在二人的手下,屠遠是真的怕了。

而此時二女,則是緊追不捨。二女在宗派之中都是天之驕女的存在,如今速度爆發開來,尤其是為了追屠遠。二人的速度,都是爆發到了極致。縱使如今屠遠速度極快,但是二人,依舊是死死的跟著屠遠。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屠遠內心的恐懼,也是越來越強烈。屠遠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被二人追上之後,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下場。所以屠遠此時,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停頓。

而此時此刻,一隻靈獸便是直接出現在屠遠的面前。而屠遠此時,則是連看都不看這一隻靈獸,便是直接一拳轟了過去。屠遠眼前的這一隻金丹境靈獸,幾乎是瞬息的功夫,便是被屠遠轟碎,化作漫天的靈力。

「我們天元大陸之中,到底何時出現了這樣強悍的金丹修士。」此時遺迹之中的修鍊者,也是紛紛側目,朝著屠遠所在的方向看去。畢竟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太過震撼。雖然說因為遺迹提前開啟,遺迹之中的靈獸並非太過強大。但是不管怎麼說,這遺迹的試煉都是針對金丹修士的。遺迹之中的靈獸,就算是再弱,也都是有著金丹境的實力。

天元大陸的修行者雖然強大,但是想要做到一拳打爆眼前的這一隻靈獸,還是有些困難的。屠遠眼前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是將這些人都嚇了一跳。

但是此時的屠遠,也是絲毫沒有注意到這樣的情況。畢竟此時的屠遠,所擔心的乃是身後的兩個人。而且因為二人在身後的巨大壓力,屠遠的潛能,也是被徹徹底底的激發出來。面對二女的追捕,屠遠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是飆升到極致。

而此時的屠遠的面前,則是出現一個巨大的陵墓。當看到這個陵墓的時候,眾人也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眼前的地方,乃是整個遠古遺迹之中,最為危險的地方——篁嶺。篁嶺乃是整個遠古遺迹之中最為危險的地方,也是能夠獲得封印之力最多的地方。同時篁嶺之中,還有這大量的機緣。像當初白眉藥王的篁嶺碑,便是自篁嶺之中獲得。

但是同樣的,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進入篁嶺的話,絕對是只有送死的份。此時的何憶葒和雲惜雪,也是紛紛注意到這一幕。

「屠遠。」二人此時,也是分別驚呼出來。可是二人的驚慌的吼叫,卻是被屠遠直接誤會。屠遠的速度,居然是再度爆發。下一刻,屠遠的身形,便是直接進入篁嶺之中。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二女也是直接傻眼了。顯然二人也是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現在怎麼辦。」此時的二女,也是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他們也是沒有想到,居然活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裡是?」此時的屠遠,眉頭也是微微皺起。畢竟眼前的情況,實在是有些詭異。甚至就算是屠遠,都是察覺到絲絲危險的氣息。

當然,對於篁嶺的情況,屠遠則是一點都不清楚。隨著半年前遠古遺迹要提前開啟的消息放出。遠古遺迹之中的各種消息,都是被放出。至於篁嶺的信息,自然是包含其中。幾乎是整個天元大陸的金丹修士,都是知道篁嶺的消息。所以對於篁嶺的事情,不管是白眉藥王,還是何憶葒等人,都是沒有和屠遠提起過。畢竟在他們看來,屠遠應該是知道,這件事情。

可是他們都不知道的是,屠遠半年之前,便是已經進入黑龍域。對於天元大陸的消息,屠遠則是一點都是不清楚。所以此時的屠遠,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情況。因為眼前的這些靈獸,居然都是化靈境的。可是從這些靈獸之上,不知道為什麼,屠遠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而此時這些靈獸,則是不斷的朝著屠遠攻擊而來。面對這些攻擊而來的靈獸,屠遠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客氣。屠遠周身的靈力盡數爆發,隨後屠遠的拳頭,便是直接朝著眼前的這些化靈境的靈獸落去。當屠遠的拳頭落在眼前這些化靈境靈獸的身體之上的時候,這些化靈境靈獸,便是直接爆發開來。隨後大量的封印之力,便是直接湧入屠遠的令牌之中。

之前擊殺那一頭金丹境靈獸的時候,屠遠的令牌之中,也是有湧入封印之力。但是就算是之前屠遠擊殺金丹境靈獸,也是沒有眼前的化靈境的靈獸的封印之力來得多。

也正是因為這樣,屠遠也是越發的覺得,眼前的情況不正常。但是屠遠卻是說不出來,到底哪裡不正常。畢竟眼前自己面前的這些情況,並沒有讓屠遠察覺到異常。但是那種危險的感覺,卻是一直沒有散去。

而此時的靈獸,則是越來越多。周圍的靈獸,也都是越加的兇猛。只是眼前的這些靈獸,始終都是化靈境靈獸。這些靈獸的實力,比起屠遠,可以說是差了一大截。

所以對付眼前的這些靈獸,屠遠甚至連靈力都是用不到,便是可以直接擊斃。而在將這些靈獸擊斃之後,便是有著大量的封印之力,湧入屠遠的令牌之中。屠遠令牌之中的封印之力,也是以一種極為迅捷的速度在不斷的增加。

而此時站在遠古遺迹之外的白眉藥王,眉頭則是微微的皺了起來。身為遠古遺迹的守護者,白眉藥王對於遠古遺迹的情況,也是極為了解。此時篁嶺之中的異動,白眉藥王自然也是察覺到了。而白眉藥王首先查探的,便是屠遠的令牌。

當初給屠遠令牌的時候,白眉藥王便是在令牌之上下了禁制。為的,就是能夠即使察覺到屠遠的情況。畢竟對於屠遠這麼一個徒弟,白眉藥王還是極為看重的。所以白眉藥王也是不希望,屠遠出現任何的意外。可是現在,白眉藥王卻是察覺到,屠遠居然身在篁嶺之中。而且最要命的是,在白眉藥王的感知之中,篁嶺之中,沒有任何其他的令牌氣息。

那麼也就是說,整個篁嶺之中,就只有屠遠一個人。那也就是說,是屠遠引動了篁嶺之中的這個怪物。雖然現在這個怪物沒有出來。但是相信過不了多久,這個怪物便是會出現。而到時候,屠遠的情況,也是有些危險。 「怎麼回事,這些靈獸越來越多。」此時的屠遠,也是眉頭緊皺,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雖然自己令牌之中的封印之力在不斷的增加。可是自己眼前這些化靈境靈獸的數量,卻是沒有絲毫減少。而且不僅如此,這些靈獸的實力,也是在不斷的增加。

這樣的情況,也是讓屠遠越發的頭痛起來。畢竟若是繼續這麼下去的話,恐怕就算是自己,都是難以壓制眼前的這些靈獸。畢竟此時這些靈獸的實力,已經是極為接近金丹境。若是繼續下去的話,恐怕是要突破到金丹境啊。

雖然說屠遠不管是肉身還是靈力,都是已經到達金丹境。斬殺金丹境的靈獸,對於屠遠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但奈何自己眼前的這些靈獸數量眾多,若是繼續這麼下去的話。就算屠遠再強,也是要被消耗的沒有再戰之力。

看著越來越多的靈獸,屠遠的心裡,也是浮現出來一種無力的感覺。現在的屠遠,也是無比的鬱悶。自己進入遠古遺迹之後,就被何憶葒和雲惜雪二人追。現在又是遇到這樣的情況,可以說自己的運氣,是無比的差。

如果可以的話,屠遠真的是想要出去,將白眉藥王狠狠揍一頓。就算是自己的師傅又怎麼樣,有這麼坑徒弟的嗎?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屠遠面前的這些靈獸,便是不斷的消散。隨後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便是瞬間降臨。當察覺到這恐怖的氣息的時候,屠遠的頭皮,都是整個發麻起來。就屠遠目前所察覺到的,眼前的這一道氣息,就彷彿是一座巍峨大山,根本就是自己仰望的存在。

可以這麼說,眼前的這個龐然大物,只要輕輕吹一口氣。那麼屠遠便是如螻蟻一般,直接灰飛煙滅。

「真沒想到,這怪物居然這麼快就出現了。」此時的白眉藥王,眉頭也是緊緊皺起。「照理來說,這怪物不應該這麼快出現啊。難不成屠遠這小子,居然把之前壓制著怪物的靈獸,都給解決了?」

想到這裡,白眉藥王的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凝重之色。雖然說對於屠遠,白眉藥王還是有點自信的。可是屠遠這樣的實力,也是讓白眉藥王有點震驚。

畢竟屠遠不管是肉身力量,還是靈力,都是極為強大。所以想要擊殺眼前這些靈獸,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畢竟眼前這些靈獸的實力,還沒有突破到金丹境。

「現在到底要怎麼辦。」此時的屠遠,也是緊緊握起拳頭,大量的汗水,不斷的字屠遠的額頭之上滴落。眼前的這一個怪物,給屠遠的感覺,比屠遠見到的任何人都是要強大。甚至就算是白眉藥王,都是沒有給屠遠這樣的感覺。當然,這也是因為,白眉藥王從來沒有想要殺過屠遠。所以白眉藥王的威壓,都是沒有對屠遠釋放而來。

可是如今屠遠眼前這一隻靈獸,卻是將殺意完完全全對屠遠釋放開來。這也是讓屠遠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桀桀,我終於出來了。」隨著眼前的黑影一聲巨吼,無盡的威壓便是頓時釋放開來。屠遠此時,也是瘋狂的運轉靈力,抵禦著眼前的這些威壓。甚至連屠遠的金鐘罩,都是被釋放開來。但即使是如此,屠遠似乎也是察覺到,自己有些堅持不住了。

金鐘罩之上,裂紋不斷的出現,屠遠的面色,也是變得越加難看起來。眼前的這個怪物,只是釋放出來靈力威壓,便是能讓自己抵禦不住。若是眼前的怪物真的對自己出手的話,那麼後果,恐怕是不堪設想啊。

然而此時,眼前的這個怪物,則是突然間轉頭,朝著屠遠看了過來。

「小子,既然你將本尊釋放出來,那麼本尊就賜你一場造化,讓你成為本尊的第一個口糧吧。」隨後眼前這一道黑影,便是直接探出五指,朝著屠遠抓去。屠遠想要躲開眼前的這一個怪物的手掌,但是此時的屠遠,卻是發現,自己彷彿是被釘在了地上一般。就算是想要動一下,都是極為困難。

眼看著這一道黑影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屠遠的眼神之中,恐懼之色也是越來越多。雖然不知道眼前的這一道黑影到底是什麼,但是在這一道黑影的身上,屠遠卻是察覺到了一絲域外魔族的氣息。所以屠遠基本上可以斷定,眼前的這一道黑影,乃是域外魔族。但是屠遠清楚,眼前的這一道黑影,並非是魔帥。因為此時的魔帥,正處在封印之中。

然而就在這一道黑影即將落在屠遠的身上的時候。

「住手。」一道聲音便是直接響徹整個篁嶺。隨後屠遠便是看到,一道極為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篁嶺之中。

而眼前的這一道黑影,在聽到這一聲怒吼之後,便是急忙縮回了手。甚至,還有些瑟瑟發抖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個人。

「大哥。」當看到眼前之人的時候,屠遠也是無比的驚喜。因為眼前之人,正是高沉鈞。雖然說如今的高沉鈞,不管是氣質,還是實力都是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但是高沉鈞看向屠遠的眼神,卻是沒有絲毫變化。依舊是那種,帶著一絲絲關心。甚至眼神之中,還有這一絲驚喜。

「看來,我來的還算及時啊。」當看到屠遠平安無事,高沉鈞的嘴角便是微微揚起。隨後高沉鈞便是一個踏步,一道氣息便是自高沉鈞的身上爆發而出。雖然高沉鈞所爆發出來的氣勢,只有金丹境九階。但是眼前的這一道黑影,卻是抖動的越加厲害。

「孽畜,你可知道,你要傷的人,是我的兄弟。」高沉鈞一道怒吼,眼前這一道黑影,便是直接跪伏在地上。甚至連頭,都是不敢抬一下。

而當看到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屠遠的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好奇之色。畢竟眼前的這一道黑影,實力極為強悍。但是更重要的,卻是眼前這一道身影的身份,乃是域外魔族。

可是現在,眼前的這一道黑影,在看到高沉鈞之後,卻是如此的害怕。就彷彿,高沉鈞是他們的王一般。這樣的結果,也是讓屠遠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帶你離開。」此時的高沉鈞,只是淡淡的說了一聲。隨後高沉鈞的手一揮,便是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屠遠連反應都是來不及,便是直接被高沉鈞帶了出去。

「大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屠遠此時,也是疑惑的問道。看向高沉鈞的眼神之中,都是帶著一絲忌憚。屠遠明白,眼前的這個高沉鈞,雖然還是之前自己認識的這個高沉鈞。但是這些年來,高沉鈞必定是經歷了許多的事情。甚至有些事情,甚至其中還有不少的事情,應當是和域外魔族有關係。

「屠遠,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問了。到了合適的時機,我會將所有告訴你。」高沉鈞猶豫了一下,便是對著屠遠說道。

「大哥,你這一次前來,是不是為了魔帥。」然而屠遠卻是一把擋在了高沉鈞的面前。

高沉鈞的眼神之中,也都是閃過一絲戾氣。不過這一絲戾氣,便是很快被高沉鈞壓制下去。

「屠遠,這是我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了。」高沉鈞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

「看來你這一次過來,果然是為了魔帥。大哥你知不知道,一旦魔帥被釋放出愛,整個天元大陸,都是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災難。」屠遠無比激動的說道。他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高沉鈞居然還域外魔族為伍。

「屠遠,我說了,我的事情,你不用管。」高沉鈞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憤怒之色。

「那如果這件事我偏要管呢。」屠遠周身的靈力,也是盡數的爆發而出。很顯然,屠遠是打算阻止高沉鈞釋放出來魔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