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要是貝拉獲勝了怎麼辦?」卡拉先是一喜,隨即又皺著眉頭追問道。

「放心。就算是貝拉一方獲勝,只要我們逃出獻祭法陣,保住性命,藉助我之前的布置,同樣可以拿到神力。只不過那樣一來,我們的身份馬上就會暴露,被蛛后察覺了。」 「可要是貝拉獲勝了怎麼辦?」

雖然羅生的計劃看起來成功率很大,但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條件,那就是芭芭拉一方要是勝利者。只有芭芭拉一方獲勝,得到了蛛后的賞賜,卡拉這邊才能盜取到神力。如果是貝拉一方獲勝的話,卡拉不僅無法順利盜取神力,而且會面臨被獻祭法陣抽走靈魂,成為祭品的命運,這是卡拉絕對不願意接受的結果。

「放心。就算是貝拉一方獲勝,只要我們逃出獻祭法陣,保住性命,藉助我之前的布置,同樣可以拿到神力。只不過那樣一來,我們的身份馬上就會暴露,被蛛后察覺了。」羅生平靜的回應道。

雖然並不是真正的褻瀆者,但為了安撫卡拉,讓卡拉安心按照自己的指令行動,羅生還是按照真正褻瀆者的方式,為卡拉做出了解釋。

事實上,羅生所做的布置,雖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其他目的,但的確還有相當一部分屬於正統的褻瀆儀式。如果計劃順利的話,卡拉是的確能夠通過這些布置,盜取到蛛后神力的。而這也是羅生的計劃能夠得到卡拉支持的原因。否則的話,以卡拉的見識和眼光,應該早就能夠發現羅生的問題,和羅生翻臉了。

「你能馬上抹除掉芭芭拉留下的印記嗎?」卡拉精神一震,急忙問道。

其實對於事後是不是會馬上被蛛后發現,卡拉其實已經並不十分在意。在成為褻瀆者之後,卡拉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真正長時間繼續留在黑潭城,繼續侍奉蛛后。畢竟眼下蛛后還沒有真正降臨伊米爾大陸,感應能力有限,自己還能夠糊弄。一旦蛛后真正降臨伊米爾大陸,對自己信徒的掌控大幅度提升,卡拉這種半路出家的褻瀆者,很難長時間瞞過蛛后的感應。

所以對於卡拉來說,黑潭城的身份和地位就是一層掩飾,以及一個重要籌碼,為的就是能夠盜取到蛛后的神力。只要能夠拿到神力,有了晉陞傳奇的資本,卡拉隨時可以捨棄黑潭城的身份和地位,遠走高飛。

不過卡拉心中雖然早就有了逃離黑潭城的念頭,但在眼下這種條件下,卻並沒有逃離的把握。畢竟芭芭拉給卡拉留下的印記上,不僅有自己的精神力,而且有蛛后的意志混雜其中,還有獻祭法陣的力量。三種力量融合,已經和卡拉的靈魂相連,遠非貝拉之前隨手留下的精神印記可比。就算是有褻瀆者的秘法,卡拉也很難短時間內抹除掉印記。

而無法短時間內抹除掉印記,就意味著無法突然逃離。在各方激戰,蛛后意志關注,獻祭法陣束縛的情況下,無法突然逃離的話,能不能頂著各方力量的反噬逃脫,就很難說了。

「放心,這個印記難不住我。需要的時候,我會馬上幫你抹掉印記的。」羅生信心十足的保證道。

「那好,我的命就交給大師你了,這次我們生死與共。」卡拉深深的看了羅生一眼后,意味深長的說道。

以眼下的形勢來看,直接讓羅生幫助自己解除印記的話,馬上就會驚動芭芭拉。到時候卡拉麵臨的將是所有人的圍攻。所以必須等到芭芭拉這一方敗勢徹底顯露,已經沒有挽回機會的時候,卡拉才能解除印記,突圍逃走。

不過到那個時候,形勢肯定極為混亂,羅生到底會不會遵守諾言,幫助自己解除印記的束縛,卡拉並不能完全確定。畢竟在藉助自己的身份進入獻祭法陣,完成最後的布置之後,自己對於羅生已經意義不大。如果羅生放棄自己,單獨逃生的話,不僅可以少冒一份風險,而且可以獨吞這次盜取的神力。

所以卡拉雖然明面上對羅生表示了信任,但話語之中,卻也充滿了威脅之意。如果羅生遵守約定,帶著自己一起突圍,那自然一起生。如果羅生背信棄義的話,卡拉不介意拚死反噬,拖著羅生一起死。

「那是當然。」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卡拉的意思之後,羅生微笑著回應道。

在真正計劃完成之前,卡拉始終是羅生重要的合作夥伴。所以對於卡拉,羅生始終以安撫為主,確保對方不至於提前和自己翻臉。

在羅生和卡拉兩人私下裡密切交流,做著自己的計劃時,所有參與這一場獻祭決戰的人陸續全部進入了獻祭法陣內。雙方各自佔據著法陣一邊,遙遙對峙,整個法陣內都充斥著劍拔弩張的氣氛。

而在雙方人員全部進入之後,之前和整個法陣融為一體的黑色蛛影再次顯現。在這隻蛛后麾下神侍投影的操控下,血色的光華從獻祭法陣下方湧起,化作一層幕布,將整個法陣和外界隔絕了開來,既斷絕了外界對法陣內戰況的窺視,同時也阻斷了法陣內部人員逃走的道路。

在升起隔絕內外的血色帷幕的同時,整個獻祭法陣內的空間也開始急速擴大,化作了一個充滿了血色迷霧的決鬥場,將所有人裝了進去。之前的獻祭戰鬥等級相對較低,人數也比較少,佔據了黑潭島小半面積的獻祭法陣空間足夠,防護力也充足,所以法陣只是啟動了基礎的防護。

而現在這一戰有數十個黃金階,至少四個傳奇階高手參戰,不僅需要更大的空間,而且餘波也遠非之前的戰鬥可比,必須啟動專門的戰鬥空間才能承載。否則的話,戰鬥的餘波很可能對獻祭法陣本身造成巨大傷害,影響獻祭儀式的進行。

所以在決定開戰之後,蛛后的這個神侍投影藉助獻祭法陣之前積累下來的龐大力量,以及獻祭法陣本身的布置,啟動了這個專門為最終決戰所準備的獻祭決鬥場。這樣不僅能夠有效保護獻祭法陣本身,而且對戰死者靈魂和血肉的煉化效果也會高出許多,更可以在分出勝負之後,增加失敗者突圍逃走的難度。畢竟到了黃金階這個層次,沒有幾個人是願意乖乖奉獻自己的生命和靈魂給蛛后的,對於失敗之後的試圖逃離的人,必須加以限制。

「一切準備就緒,用你們的戰鬥和殺戮,為我獻上最珍貴的祭品吧!」完成一切準備之後,蛛后的聲音再次響起,而早已經蓄勢待發的雙方,更是第一時間殺向了對方。霎時間,整個空間化作了修羅場。 「極度絕望!」在蛛后宣布獻祭決鬥開始的瞬間,芭芭拉手中法杖一頓,一股恐怖至極的法力波動從法杖上湧出,然後化作無形的精神衝擊波,瞬間覆蓋了貝拉一方所有的參戰成員。

在被這個傳奇階精神法術命中的瞬間,貝拉一方絕大部分參戰者都臉色劇變,精神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些實力強大,靈魂更加穩固的黃金階高手情況還好一些,在扛過了最初的精神衝擊之後,靠著堅韌的心志,以及力量之源的支持,強行擺脫掉了這個傳奇階精神法術的壓制。雖然靈魂傷勢不輕,但好歹恢復了戰力。

而那些本身實力相對弱小一些的黃金階,有不少在這種狂猛至極的精神衝擊之中直接心神失守。雖然靠著黃金階堅韌的靈魂,並沒有馬上倒地死亡,但也陷入了絕望狀態,幾乎徹底失去了戰鬥能力。

不過芭芭拉的『極度絕望』雖然攻擊力極為強大,但在衝擊貝拉和海勒的時候,卻並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早有準備的兩人身上同時亮起了精神護盾的光芒。雖然沒有完全抵消芭芭拉這一輪的攻擊,但也化解了這個傳奇法術大部分的威力,之後靠著自身傳奇階的精神力量,抗下了殘餘的精神衝擊。

「非凡分離術!」

「地獄球!」

在抗下芭芭拉攻擊的同時,貝拉和海勒兩人也釋放出了自己早已經準備完畢的傳奇法術。其中海勒釋放的地獄球和芭芭拉一樣,是群體攻擊性法術,閃電,火焰,酸液,音波等各種強大的法術力量瞬間覆蓋了芭芭拉一方所有的成員,不少被命中的黃金階高手直接被法術重創。而貝拉所釋放的非凡分離術則鎖定了芭芭拉,一道詭異的綠色光線憑空出現,落在了芭芭拉身上,纏繞住了芭芭拉手中的法杖。

在貝拉和海勒反擊的瞬間,芭芭拉也啟動了自己的防禦手段,真言術·盾的傳奇晉陞版本『信仰護盾』。這一層以芭芭拉法力為核心,融入了信仰之力以及少量神力的護盾直接抗住了地獄球相對分散的攻勢,沒有讓芭芭拉受到一點傷害。

但信仰護盾雖然抗住了地獄球的法術攻擊,但卻沒有能夠防得住貝拉藉助法術捲軸釋放的『非凡分離術』。這個蛛后祭祀本身無法修行釋放,一般只有精通法則變化的法師才能施展的特殊傳奇法術並不是直接攻擊敵人,而是為了摧毀敵人的裝備。所以強大的信仰護盾並沒有攔住非凡分離術的綠光,而是任憑這道綠光纏繞在了法杖上。

「該死!居然是針對我的裝備!」在中招的瞬間,蛛后就已經反應了過來,馬上將自己的力量瘋狂注入到法杖之中。非凡分離術雖然是專門摧毀強大裝備的特殊法術,但也並不是完全無解的法術。當裝備內的力量足夠強大時,是可以抗住非凡分離術的攻擊的。

隨著芭芭拉強大法力的注入,作為黑潭城權力象徵的高階傳奇法杖綻放出黑色的光芒,硬生生掙脫了非凡分離術的綠光。但還沒有等芭芭拉高興,非凡分離術的綠光已經從法杖上離開,衝進了芭芭拉右手上的兩枚戒指之中。隨後綠光和黑光糾纏湮滅,兩枚戒指也同時碎裂,從芭芭拉手上脫落了下來。

「戈登,帶人給我殺!」看著已經碎裂的戒指,芭芭拉臉色陰沉了下來。一邊為戈登加持上信仰之盾,一邊命令道。

雖然已經盡量高估貝拉一方的實力,但芭芭拉還是沒有想到,貝拉能夠弄到非凡分離術這種特殊的傳奇法術捲軸。觸不及防之下,被貝拉和海勒聯手算計,損失了兩件專門用於防禦和保命的裝備。這個損失,也許在戰鬥初期還不會顯露,但到了真正雙方死拼的時候,會極大削弱芭芭拉的勝算。可以說,這次被算計之後,芭芭拉的勝率至少降低了一成。

不過芭芭拉並不是沒有見過風浪的人,在被算計之後,並沒有陷入羞惱,後悔等情緒,而是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雙方的形勢,做出了相應的調整。相比於貝拉和海勒兩個法系傳奇聯手,芭芭拉這邊的傳奇階法系力量的確要稍微弱上一些。單純對拼法術的話,面對貝拉和海勒的聯手配合,芭芭拉肯定要吃虧。但芭芭拉這邊卻也有貝拉那邊沒有的優勢,那就是高階傳奇級別的戰士戈登。傳奇階戰士和祭祀聯手配合的話,戰力絕對不比祭祀和法師聯手弱。

接到芭芭拉的命令,戈登毫不猶豫猛的跳起,然後如同炮彈一樣,狠狠的撲向了正在準備施法的貝拉。手中的傳奇階彎刀一揮,強橫的鬥氣斬直接破開了貝拉身邊護衛釋放的阻攔法術,閃電一般劈向了貝拉。

面對戈登的襲擊,貝拉眉頭微微一皺,對海勒微微示意,然後在海勒法力的牽扯下,身形瞬間移動數十米,避開了戈登的跳斬。

不過貝拉雖然避開了戈登的鋒芒,但貝拉身邊的護衛高手們卻無法逃避。在落地的瞬間,哥達直接開啟了傳奇階戰士的技能『殺戮風暴』。強大的鬥氣風暴瞬息之間將周圍的三個黃金階高手捲入,然後在他們還沒有完全從芭芭拉的『極度絕望』的精神衝擊中恢復過來時,就將他們直接絞成了碎肉。

「死亡衝鋒!」就在戈登清掃了周邊,重新鎖定了貝拉的位置,準備發動衝鋒的時候,兩個眼睛血紅,身上鬥氣如同金色火焰,散發出接近傳奇階氣息的戰士瘋了一樣的沖了過來,狠狠的撞在了戈登的身上。

在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貝拉毫不猶豫的藉助靈魂奴隸契約,直接命令自己麾下的兩個戰士高手點燃了鬥氣之源,以自毀的方式,對戈登發動了死亡的衝擊。雖然靠這種拚命爆發的方式,並不能真正對戈登這種高階傳奇戰士造成太大的威脅,但卻實實在在拖住了戈登片刻的時間。而趁著這個機會,貝拉釋放出了自己移動時都沒有中斷準備的傳奇法術。

「萎縮術!」 「萎縮術!」

伴隨著貝拉一聲輕喝,一股黑色的氣息憑空出現在,如同一條黑霧組成的長蛇一樣,纏繞住了剛剛擊殺了一名黃金階戰士的戈登。並且無視了戈登身上的鬥氣,信仰之盾,能量吸收護盾等防禦措施,直接滲入了戈登的體內。

在被『萎縮術』命中的瞬間,戈登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頓,隨後速度以肉眼看見的速度慢了一截。雖然靠著鬥氣的爆發,戈登重新加快的速度,但和全盛時期相比,還是有了一些差距。

「該死!居然是萎縮術!」揮刀斬殺了趁機撲上來的敵人之後,戈登感受著體內陰魂不散,始終糾纏著自己的負面力量,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在踏入戰場之前,戈登就知道自己想要突襲貝拉和海勒,必然會遭到兩人傳奇階法術的狙擊,所以提前做好了各種應對的準備。靠著芭芭拉提前加持的法術,以及身上的幾件特殊裝備,就算是海勒和貝拉兩人聯手攻擊,動用大威力的攻擊性法術,戈登也自信能夠扛下來,甚至反過來讓敵人吃些虧。

但戈登沒有想到的是,貝拉和海勒兩人並沒有對自己釋放那些強大的殺傷性法術,而是對自己釋放了萎縮術。這個傳奇階法術雖然沒有強大的直接殺傷力,但卻可以不斷的干擾敵人的行動,同時削弱敵人的各項屬性。即使能夠靠鬥氣的力量抵消一部分法術效果,依然會對戰職者的戰鬥力造成極大的影響,是戰職者最為討厭的傳奇法術之一。畢竟沒有強大的基礎屬性作為支撐,傳奇階戰士的戰鬥力也會大幅度下降。

而更讓人鬱悶的是,這種減益性質的法術和大部分傷害性的法術不同,很難直接防禦。除非有專門針對性的法術進行解除,否則的話只能靠著鬥氣和自身的力量對抗。即使戈登之前雖然預料到會遭遇這種形勢的攻擊,也做了一些準備,但卻只能削弱萎縮術的效果,並不能真正驅散這個法術。

「必須全力出手,不能再給貝拉從容施法的機會了!衝鋒!」回頭看了一眼正在被海勒以各種法術壓制,暫時無法騰出手來幫助自己的芭芭拉,戈登手中彎刀一橫,再次殺向了遠處的貝拉。

作為一名傳奇級別的祭祀,芭芭拉當然有能力幫助戈登驅散萎縮術。畢竟驅散各種負面狀態,是牧師,祭祀類職業的特長之一。即使沒有蛛后的領域力量加持,芭芭拉在這方面的能力也不弱。

不過以眼下的戰局,芭芭拉顯然沒有工夫出手幫助戈登。同樣是高階傳奇級別的施法者,在不動用神力的情況下,芭芭拉並不比海勒強大多少。甚至在單獨對戰之中,作為祭祀的芭芭拉,還要遜色法師職業的海勒一些。如果芭芭拉選擇出手幫助戈登驅散萎縮術的效果的話,恐怕馬上就會被海勒徹底壓制,或者被迫提前動用神力。而無論是被壓制,還是提前動用神力這種殺招,都不是芭芭拉願意看到的結果,所以想要破局,還是需要戈登自己努力。

看到戈登毫不猶豫的再次向自己衝來,貝拉眉頭微微一皺。萎縮術這個傳奇法術雖然極難防禦,對戰職者影響極大,但也有自己的缺點,那就是生效相對緩慢。需要多次的侵蝕,才能逐步將傳奇階的戰職者削弱到傳奇階以下。而在這個過程中,靠著鬥氣的力量,以及各種抵抗的手段,戰職者可以保持大部分的戰鬥力。而對於貝拉來說,保持著大部分戰鬥力的戈登,依然是相當大的威脅。

「傳奇階的戰士還真是難纏啊!出來吧!我的守護者們!」心中微微感慨的同時,貝拉毫不猶豫的舉起了自己的法杖,瞬息之間,三頭巨大的污泥形態的蠟融妖出現在了貝拉的身前,擋住了戈登的衝鋒路線。

這三隻蠟融妖是貝拉晉陞傳奇階之後,付出極大的代價對蛛後進行獻祭,換取到的傳奇階護衛。雖然限於貝拉本身的修為,這三隻蠟融妖只是初入傳奇階的層次,但在戰鬥中,卻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強大戰力,纏住戈登應該不成問題。

事情也的確如同貝拉所料,雖然在交鋒的一瞬間,擋在最前方的一隻蠟融妖就被戈登一刀斬成了兩半,但卻並沒有死亡,甚至沒有失去太多的戰鬥力。畢竟在污泥形態下,蠟融妖除了自身的核心外,其他地方都可以隨意組合變形,根本無所謂要害。即使被劈成兩半,同樣可以馬上組合起來,最多不過是損耗一些力量而已。

所以在被劈開之後,蠟融妖直接化作大團的污泥,撲向了戈登,試圖將戈登裹入體內。而旁邊兩隻則趁機撲了上來,十幾隻觸手如同鞭子一樣瘋狂舞動,封鎖住了戈登前進的路線。在戈登剛剛爆發鬥氣,殺出第一頭蠟融妖的阻攔時,死死的將戈登攔在了原地。雖然無法對有鬥氣護身,戰力強大的戈登造成什麼傷害,但也拖住了戈登這個高階傳奇級別的戰士。

「強制放逐!」不過還沒有等貝拉重新拉開距離,繼續施法,戈登身上陡然傳出一道強大的法力波動,瞬間籠罩住了身邊三個巨大的蠟融妖。隨後空間再次波動,三隻傳奇級別的蠟融妖再次消失在了虛空中。而戈登則趁勢殺出,身形一晃,分成兩個身影,同時殺向了貝拉和海勒。

作為黑潭城的主母,蛛后在黑潭城的真正代言人,芭芭拉對於蛛后祭祀的種種手段是最為熟悉的,所以也做了充足的準備。原本只能由傳奇級別的釋放的強制放逐法術,被芭芭拉製作成捲軸,帶在了最可能遭遇召喚物糾纏的戈登身上,瞬息之間扭轉了戰局。

而在戈登同時壓制貝拉和海勒的同時,早有準備的芭芭拉也同時舉起了自己的法杖,片刻之後,六隻巨大的蛛化精靈怪物通過空間通道,出現在了戰場之內。

「接下來該輪到我出手了!」 「接下來該輪到我出手了!」看著被拉入戰場的六個傳奇階蛛化精靈,芭芭拉原本緊繃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輕鬆。

雖然為了壓制住貝拉和海勒,將這隻黑潭城最強大的武裝力量拉入到戰場之內,兩人不僅耗費了大量的法力和鬥氣,而且戈登那邊還動用了珍貴的傳奇階『真實鏡像術』捲軸,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在芭芭拉看來,這份付出卻是絕對值得的。

作為蛛后麾下最著名的戰鬥力,蛛化精靈不僅擁有強大的近戰能力,而是還擁有黑暗精靈生前相當一部分的施法能力,是典型的魔武雙修型的戰爭兵器,戰力並不比真正的傳奇階高手遜色多少。只要這六個傳奇階的蛛化精靈投入戰鬥,馬上就能扭轉整個戰局,更不用說在六個傳奇階蛛化精靈之後,還進來了不少黃金階的蛛化精靈。所以在召喚成功之後,芭芭拉感覺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

而看到場中突然出現的蛛化精靈戰隊,貝拉微微皺起了眉頭。在芭芭拉花費大力氣打開空間通道的時候,貝拉就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妙。但在戈登全力爆發的壓制下,貝拉和海勒只能全力自保,根本騰不出手來阻攔芭芭拉。而當三個蠟融妖追上戈登,替貝拉分擔壓力,讓貝拉有能力打斷芭芭拉施法的時候,包括六個傳奇階蛛化精靈在內的蛛化精靈戰隊,已經大部分進入戰場了。

「蛛化精靈!看起來芭芭拉你這個主母也沒有那麼守規矩啊!」看著已經在芭芭拉的指揮下,向自己撲來的蛛化精靈,貝拉眉毛微微上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雖然蛛化精靈的掌控權始終在芭芭拉的手中,但在理論上這隻黑潭城最強大的武力卻是屬於蛛后的財產,所以根據獻祭決鬥的規則,芭芭拉是無法直接帶著蛛化精靈進入獻祭法陣。畢竟這麼做的話,等於是用蛛后的財產,來獻祭給蛛后,並不符合蛛后本身的利益。而貝拉之所以營造出種種形勢,逼迫芭芭拉選擇和自己進行獻祭決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避開和蛛化精靈戰隊的戰鬥。

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芭芭拉雖然表面上遵守了獻祭決鬥的規則,但私底下卻同樣是無所不用其極。不僅藉助修建獻祭法陣的便利,在法陣內部做了一些手腳,而且以召喚的形勢,避開了獻祭決鬥的規則,將蛛化精靈這一隻本不應該出現在決鬥中的戰力,拉入到了戰場中。

「蛛后最看重的永遠是勝利!」芭芭拉麵不改色的回應道。

作為蛛后的頂級信徒,芭芭拉是最清楚蛛后的作風的。自己動用蛛化精靈參與獻祭決鬥雖然有些犯忌,但並不是什麼無法挽回的錯誤。只要能夠獲得勝利,為蛛后獵殺足夠分量的獵物,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最多不過少獲得一些恩賜。而如果自己因為種種顧忌,放棄使用蛛化精靈而導致戰敗,那麼等待自己的,將是最為殘酷的命運。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芭芭拉根本不會有絲毫猶豫。

「說的是啊!蛛后最看重的,永遠都是勝利啊!」莫名感嘆了一下之後,貝拉對海勒微微點了點頭。

下一刻,已經確定自己身前的戈登是真實鏡像術製造的分身的海勒猛的扯開了一張捲軸,隨後暴雨一般的解離術射出,命中了剛剛一輪爆發完畢,來不及全部躲避的戈登分身。

真實鏡像術雖然能夠近乎完美的模擬出施法者的氣息,形象,甚至實力,但卻無法完全模擬施法者身上的種種裝備和防禦手段。所以這些本來應該不足以對高階傳奇階戰士造成太大威脅的解離術,卻對戈登的景象分身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雖然沒有被一擊毀滅,但也虛弱了許多。

而這個時候,海勒的法杖亮起,一記九環法術『災難黑刃』射出,命中了戈登的分身。這個由次元裂隙構成的『武器』直接穿透了分身的鬥氣防禦,重創了分身的身體。隨後強大的解離效果顯現,徹底摧毀了這個強大的鏡像分身。

在解決了身前的敵人之後,海勒一邊躲避著正向自己撲來的蛛化精靈,一邊取出了一塊通體綠色,充滿了邪能的符石,開始向內充能。

「戈登!攔住海勒!別讓他召喚援軍!」看到海勒的動作,芭芭拉心中一驚,一邊準備法術,一邊對戈登下達了命令。

在六個傳奇階的蛛化精靈入場之後,戰場的局面已經掌握在了芭芭拉一邊。雖然貝拉的三個蠟融妖相當難纏,但在真正的戰鬥力方面,卻絕對不是蛛化精靈的對手。只需要分出三個蛛化精靈纏住蠟融妖,其他的蛛化精靈就可以配合芭芭拉,對貝拉或者海勒進行圍剿。

但這一切的優勢,都是建立在貝拉手中只有手中這些實力的基礎上的。如果海勒藉助手中明顯帶有空間和邪能氣息的符石召喚出了強大的援軍,那麼局勢就很難說了。所以芭芭拉第一時間就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海勒身上,準備全力打斷對方的召喚。

隨著芭芭拉的一聲令下,海勒的處境馬上變得極為艱難。不僅戈登放棄對貝拉的壓制,全力撲了過來,蛛化精靈們也一邊飛速衝來,一邊施展著各種七環,八環法術,對海勒進行攻擊和干擾。雖然以海勒的強大施法能力和豪華的裝備,勉強抗住了這一輪密集的攻勢,但也被壓制的手忙腳亂,根本無暇再為手中的符石充能,更無法施展召喚法術。

就在芭芭拉一邊用精神鎖定著貝拉,防止貝拉聲東擊西,一邊醞釀法術,準備攻擊海勒時,海勒手中的符石突然消失。還沒有等眾人反應過來,符石已經出現在了遠離主戰場,正在和蛛化精靈糾纏的一頭蠟融妖身上,然後瞬間將蠟融妖點燃,隨後一股龐大的邪能噴涌而出,充斥了整個空間。

「深淵召喚!果然是混沌之焰的人!」 「深淵召喚!果然是混沌之焰的人!」在蠟融妖被邪能火焰點燃,化作了空間通道的瞬間,隱身在陰影中的羅生眼中精光一閃,心中已經瞭然。

經歷過前世的魔災,親身參與過多次和深淵惡魔的戰鬥,羅生對於惡魔相關的種種情報知識都極為了解。所以貝拉和海勒的手段雖然出其不意,但卻並沒有超出羅生的認知範圍。在第一時間,羅生就判明了情況,認出了海勒手中的符石。

這種充滿了邪能力量的符石名為深淵召喚,是混沌之焰和各大惡魔勢力都喜歡製造的一種頂級傳送道具。只需要向這種符石中注入足夠的能量,並且獻祭足夠強大的生物,就可以藉助強大的邪能打開通道,破開大部分的結界,進行遠程的混沌傳送。

眼下屠魔峽谷等和深淵連接的空間節點沒有被破開,魔潮沒有真正興起,所以深淵召喚符石還不像前世魔災興起之後那麼泛濫。正常情況下,只有混沌之焰的高層手中,會有少量留存。所以在看到深淵召喚符石的瞬間,羅生就知道自己之前沒有猜錯,貝拉的盟友之中,的確有混沌之焰的人。

「不僅給出了深淵召喚符石,還直接派遣惡魔出手,看起來雙方的合作力度很深啊!」感知到空間通道另一方龐大的邪能,羅生心中已經有了判斷。

深淵召喚符石雖然使用方便,效果超群,但卻有一個重大的缺陷,那就是需要獻祭強大的生命和靈魂給深淵意志。只有祭品足夠強大,或者足夠多,才能取得相應的效果。最基礎的要求,就是獻祭一個傳奇階的生命。

因為這個條件的限制,在伊米爾大陸現今的情況下,深淵召喚符石基本屬於一個雞肋。畢竟在眼下伊米爾和深淵之間的空間通道沒有被完全打開的時候,想要直接從深淵中召喚強大的惡魔,需要突破重重空間屏障,耗費極大的力量。正常情況下,即使犧牲傳奇級別的祭品,也最多不過召喚黃金級別的惡魔,根本沒有多少實用性。

不過貝拉既然肯犧牲一個蠟融妖來完成這次深淵召喚,那自然不會是腦子進水,在決戰之中犯糊塗。貝拉做出這種犧牲,肯定是要換取更大的利益。所以很顯然,貝拉的深淵召喚所召喚的並不是深淵之中的惡魔,而是混沌之焰麾下的惡魔。

畢竟那些躲避在混沌之焰中的惡魔本身已經在伊米爾大陸內,召喚的時候並不需要穿透重重的空間壁障。一個傳奇階的蠟融妖,就足以開闢出供大量惡魔進入的空間通道。而混沌之焰的惡魔們願意響應貝拉的召喚,投入到這一場關係生死的獻祭決鬥中,說明雙方事先肯定早有勾結,關係遠非常人可比。

「居然犧牲一個傳奇階蠟融妖來點燃邪能火焰,開啟傳送,貝拉還真是狠啊!果然是為了勝利,無所不用其極啊!」感知著整個空間內瀰漫的邪能,羅生看著已經徹底被煉化的蠟融妖,以及神情淡漠的貝拉,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深淵召喚所獻祭的生命和靈魂,是直接送給了深淵意志。這種做法,對於混沌之焰那種本身就侍奉深淵惡魔的瘋子自然算不得什麼,畢竟他們本身就是侍奉深淵惡魔,能夠獻祭其他生物的生命和靈魂給深淵意志,本身也是取悅深淵意志的一種方式,對他們自身也有好處。

但對於貝拉這種本身有侍奉的神祗的祭祀來說,這麼做就有很大問題了。畢竟將生命和靈魂獻祭給深淵意志,雖然不能算是背叛神祗,但至少是對自身信奉神祗的不敬。尤其是貝拉所獻祭的蠟融妖,本身是蛛后所賜予的僕從,代表著蛛后的顏面和力量。將蠟融妖獻祭給深淵,等於拿蛛后的力量去取悅深淵,性質已經非常嚴重了。

當然,貝拉做出這種選擇,羅生也可以理解。正如之前芭芭拉和貝拉所說的,蛛后最看重的始終是最後的勝利。如果在這一戰中失敗,貝拉馬上就會失去一切,靈魂也將遭受到最殘忍的折磨,甚至徹底灰飛煙滅。這種情況下,副作用再大的爭勝手段,貝拉都會去嘗試。

在羅生暗中分析場中形勢的時候,帶著龐大邪能氣息的惡魔已經通過空間通道,進入到了戰場之內。雖然芭芭拉一方全力阻攔,但在空間通道被攻擊關閉之前,依然有數量龐大的惡魔隊伍衝進了戰場,其中氣息達到傳奇階的強大惡魔,就有五頭。其他黃金階的惡魔,更是接近了二十個。整個局面再次出現了反覆。

「我們現在怎麼辦?要馬上逃走嗎?」看著猛撲過來的惡魔,卡拉有些急切的問道。

戰鬥的初期階段,靠著自身的手段,以及羅生的配合,卡拉的日子並不算難過。在抗住了第一波的地獄球攻擊之後,卡拉始終躲避著最激烈的戰場,並沒有受到太多的衝擊和傷害,狀態還相當不錯。

不過隨著戰鬥的進行,越來越多的傳奇階戰力投入戰場,卡拉的心情變得越來越沉重。雖然芭芭拉和貝拉兩人現在都在全力對付對方,沒有人有心思分神對付卡拉,但僅僅戰鬥的餘波,就讓卡拉失去了坐收漁翁之利的信心。畢竟以貝拉和芭芭拉雙方所表現出的強大實力,就算最後兩敗俱傷,殘餘的力量,也根本不是卡拉這個還沒有摸到傳奇階邊緣的黃金階可以對抗的。甚至可以說,卡拉在這場爭鬥之中,只能算是炮灰一樣的存在。

意識到自己真正的定位之後,卡拉現在唯一的心思,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活到戰鬥結束。最好是芭芭拉能夠獲勝,然後自己能夠順勢盜取一些神力。

但在眾多惡魔入場之後,卡拉卻發現自己唯一的念想也有失敗的可能。在貝拉佔據了場上優勢的情況下,卡拉心志已經動搖,開始考慮逃走的問題了。

「不著急!我去做布置,他們分出勝負還早呢!」 「不著急!我去做布置,他們分出勝負還早呢!」看著已經戰成一團的惡魔和蛛化精靈,羅生眼睛微微一咪,沉著的說道。

雖然有眾多傳奇階戰力進場,整個戰場的危險程度大大提高,但對於羅生來說,卻還沒有到足以威脅自己安全的程度。靠著傳奇階的感知,以及黃金階的修為,羅生的潛行能力已經基本恢復到了前世晉陞傳奇之後的水平。這種情況下,只要羅生不是主動去找芭芭拉,海勒等人的麻煩,其他人根本捕捉不到羅生的蹤跡,更不用說傷害到羅生了。

而且在羅生看來,眼下場中的形勢雖然偏向了有惡魔作為援軍的貝拉,但並不意味著芭芭拉一方肯定會戰敗。作為黑潭城的主母,芭芭拉的底牌肯定不會只有蛛化精靈這一張,應該還有其他的手段沒有使出來。未來形勢如何發展,其實還是未知之數。

就算芭芭拉已經黔驢技窮,沒有其他翻盤的手段,以蛛化精靈的強大戰鬥力,也同樣可以堅持很長時間,戰鬥不可能短時間內結束,沒有馬上逃走的必要。相反,因為大批惡魔進場,現在整個戰場的形勢一片混亂,正是羅生做手腳的好機會。這種情況下,羅生當然不可能選擇逃離,錯過大好機會的。

「那好,我聽你的,再堅持一段時間。不過你必須先把抹除印記的方法告訴我。芭芭拉如果一直無法翻盤的話,我們必須提前離開,否則的話,就只有魚死網破了!」卡拉猶豫了一下,看著已經衝過來的惡魔,最終咬著牙說道。

雖然以卡拉本身的想法,最好是趁著雙方正在鏖戰,勝負還未完全分明的時候逃離,這樣安全性最大。但面對羅生的堅持,卡拉還是選擇了妥協。一方面來說,有芭芭拉的印記在身,卡拉僅僅靠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迅速突破獻祭法陣的結界,必須依靠羅生的力量,才能安全的逃離。而另一方面,卡拉本身對於褻瀆計劃同樣抱有很大的期望,為了能夠盜取神力,卡拉願意承受一些風險。

不過雖然向羅生做出了妥協,但卡拉還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那就是索要抹除印記的方法。畢竟對於卡拉來說,羅生並不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只有掌握了抹除印記的方法,自己才不至於完全受制於人。

「這個好說。」羅生毫不猶豫的通過兩人的靈魂鏈接將抹除印記的方法傳送給了卡拉,同時平靜的說道。

在羅生的整個計劃之中,卡拉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會承擔其他人無法替代的責任,所以在真正計劃完成之前,羅生必須安撫好卡拉,維護雙方的合作。如果卡拉反噬,或者提前叛逃,羅生也很難獨自繼續自己的計劃。畢竟沒有了卡拉的掩護,莫爾斯這個身份是很難經得起考驗的。

所以即使卡拉已經明顯流露出了對自己的不信任,甚至自立之心,羅生依然選擇了妥協,將抹除印記的方法交給了卡拉,以換取卡拉的合作。

當然,羅生敢於直接將方法交出,也是因為以卡拉的實力,想要短時間內解除印記是不太現實的事情。等卡拉獨自抹除印記,戰局應該已經到了決勝階段。到那個時候,如果形勢依然對芭芭拉一方極為不利的話,連羅生也要考慮現行逃離了。

「多謝大師,我會努力配合大師,做好掩護工作的。」驗證了一下羅生傳過來的方法,確定對印記有效之後,卡拉也稍微放下心來,一邊施法束縛著一頭沖向自己的惡魔,一邊沉聲回應道。

有了解除印記的方法之後,卡拉等於拿到了獨自逃離的鑰匙。安全有了一定的保證后,心中對神力的貪慾重新佔據了上風。畢竟為了走到這一步,卡拉已經付出了太多的代價。而選擇馬上逃離的話,基本等於前功盡棄。在沒有致命威脅的情況下,卡拉當然不想輕易放棄。

而且在冷靜下來之後,卡拉也發現場中的局勢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麼一邊倒。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貝拉一方人多勢眾,但實際上,雙方戰力的差距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大。

在黃金階方面,因為最開始芭芭拉的一記傳奇法術『無盡絕望』,貝拉麾下的高手狀態都相當差。再加上戈登出手的時候,直接斬殺了不少黃金階的戰士,所以即使同樣被海勒的地獄球法術幹掉了幾個人,但芭芭拉一方的黃金階還是佔據了明顯的優勢。在惡魔入場之前,芭芭拉一方的黃金階已經處於絕對的優勢,這也是卡拉之前可以放心划水,和羅生商量的主要原因。

在惡魔隊伍入場之後,黃金階的惡魔雖然數量不少,但也沒有達到碾壓芭芭拉麾下黃金階高手的程度。再加上惡魔生性混亂,相互之間配合不多,和貝拉本身的麾下更是沒有什麼配合。所以卡拉這邊形勢雖然艱難,但也還能支撐相當長一段時間。

而在傳奇階的層面,雖然五頭傳奇階的惡魔看起來非常強大,位階和實力都要高過蛛化精靈,但和黃金階惡魔的問題一樣,他們之間的配合併不默契。甚至對於貝拉和海勒這個合作方,也並不十分認可,貝拉和海勒根本無法指揮這些召喚來的援軍。

至於貝拉手中的蠟融妖,之前因為被戈登用捲軸釋放的『強制放逐』命中,被驅逐出戰場。所以雖然被貝拉靠著蛛后契約的力量,花費大量的法力將他們重新召喚了回來,但蠟融妖整體實力卻被大大削弱,整個陷入了虛弱狀態,幾乎要跌出傳奇階。加上又有一個蠟融妖被獻祭給深淵意志,作為了開啟深淵召喚的祭品,剩餘的兩個蠟融妖,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傳奇階戰力。

反觀芭芭拉這邊,雖然在傳奇階的數量上處於劣勢地位,但蛛化精靈戰隊卻是一隻絕對服從命令的隊伍。六個傳奇階的蛛化精靈,配合芭芭拉這個高階傳奇級別的祭祀,結合之後的戰鬥力並不比那些強大的惡魔遜色多少。就算加上海勒和貝拉,芭芭拉一方也只是處於劣勢,並不是沒有翻盤的機會。

事實也正如卡拉所料,在發現進場的惡魔實力極為強大,能夠反過來壓制自己一方之後,芭芭拉掀開了另外一張牌,那就是頂級蛛后祭祀才能使用的傳奇神術『蛛后恩典』。以動用蛛後過去賜予的神力為代價,為整個蛛化精靈隊伍加持了蛛后的力量。

這個耗費了不少神力,以及芭芭拉本身大量法力的法術是蛛后神術體系之中極為少有的增益類法術。在被加持上的瞬間,原本只能算是傳奇初階的蛛化精靈,瞬間被提升到了傳奇中期的程度。雖然沒有突破到高階傳奇的層次,但卻也達到了接近的程度。六個蛛化精靈合力,配合上戈登這個高階傳奇階戰士,不僅抵擋住了傳奇階惡魔的壓力,而且牽制住了貝拉和她剩餘的蠟融妖,整個戰局重新恢復到了某種平衡。

當然,這種大局面上的平衡其實非常的脆弱。無論是芭芭拉一方,還是貝拉一方,都在這種平衡之中,各自醞釀著自己的殺手鐧,尋找的破局的機會。一旦有一方稍微大意,露出了破綻,或者顯現出了劣勢,對方馬上就會全力出手,再進行一次血拚,局面可能瞬間傾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