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嗚嗚嗚……」清秀少女撲倒婦人懷裡,哭出了聲。

清秀少女被刷下來后帶著一副哭容離開,而其他隊伍也同樣如此,逐漸出現一個個被刷下來的參考新學員。

隨著被刷下來的參考新學員的人數增加,整個考試區域的氣氛越來越凝重,一股無形而沉重的壓力籠罩在很多人心頭上。

極有把握的參考新學員自然無所謂,完全過不去的參考新學員自己也心中有底。而平時拳力測試中,經常在一千斤上下波動的參考新學員們,此刻內心最為忐忑不安。一旦臨場發揮不佳,他們極有可能被刷下來。一個個拚命的想要保持住內心的平靜,以發揮出他們的最佳水準。 半炷香的時間,長龍隊伍縮減到只有原來的一半,合格與不合格的人數都在持續增加。

楊寒漸漸發現一個規律。參考新學員的年齡多在十五歲上下波動,武道天賦高的參考新學員的年齡相對偏小,而武道天賦低的參考新學員的年齡相對較大。

天賦高,修鍊快,實力強,自然想著早一步進入滄瀾學府得到更好的資源支持。

當然,也有個別例外,魏玉堂就是其一!

魏玉堂今年十七歲,比蘇禮和雲水瑤都要大兩歲。其實,兩年前他就可以順利通過招生考核進入滄瀾學府,只是上一次,魏玉堂沒有十足把握可以拿下新生狀元。所以,他才推遲到今年參加考核。還有小道消息說,魏玉堂看不上上一次滄瀾學府新生狀元的獎勵,而這一次,魏玉堂是瞄準了還胎丹而來。

「天運城,雲水瑤!她登上祭壇,開始三鏡台測試了。」

「雲水瑤是有望進入前三甲的人,實力絕對很強,只是不知會強到什麼程度!她是三人中最弱的一個,希望不要把我們甩開的太遠。」

一陣議論傳來,楊寒目光微動,隨即看向八號祭壇。

只見一個藍裙少女,倩影玲瓏,提著裙子一步步登上祭壇。

很快,第一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雲水瑤,骨齡十五!

緊接著,第二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雲水瑤,天賦地級中品!

「轟!」

第三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雲水瑤,拳力一千一百斤!

「雲水瑤果然名不虛傳,厲害啊,竟然是地級武道天賦!」

三鏡台測試至此,已經進行了一大半,卻是第一次出現地級武道天賦!第一次出現拳力跳躍一個級別,達到一千一百斤!

而在之前,拳力都只有一千零幾。

雲水瑤,果然不凡!

而看著測力鏡上的數字,被眾人目光聚焦的雲水瑤卻黛眉皺了皺。她一副悶悶不樂的走下祭壇,臉上的表情似在說。

拳力只有一千一百斤嗎?確實沒有發揮好。

雲水瑤的成績一出來,許多人都面露羨慕。同時,一部分渴望挺進前三甲的人開始暗暗將自己與她進行比較。已經考過的人,決心要在下一個環節好好考。而還沒考的人,則摩拳擦掌,準備等一下輪到自己時好好發揮,雖然天賦和骨齡是死的,但拳力這一項測試卻是活的。

受到雲水瑤的刺激,測試現場的氣氛又變得激烈起來。

「看天運城蘇家的蘇禮,他也開始登上祭壇開始三鏡台測試了。據說,他比雲水瑤還要強,同樣是前三甲的候選人之一。」

「雲水瑤已經是地級中品天賦,難道蘇禮的天賦比她還要高?」

「看看吧,一會就會揭開分曉。」

說話間,一個白衣少年緩緩走上祭壇。遠遠看去,蘇家的蘇禮如同一個氣質彬彬的文弱書生。從外表上看,他根本不想一個武道天賦強悍,可以挺進前三甲的實力派武修少年。

很快,第一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蘇禮,骨齡十五!

隨即,第二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蘇禮,天賦地級下品!

也是地級天賦,只是蘇禮比雲水瑤低了一個小級別!

「轟!」

一聲巨響,第三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蘇禮,拳力一千一百四十斤!

蘇禮的天賦雖然不如雲水瑤,拳力卻是超過雲水瑤一大截。只是不知道拳力和天賦,兩者在最後的綜合考評中誰佔主導地位。

「蘇禮的測試已經結束,就快到魏玉堂的三鏡台測試了。很期待,號稱新生准狀元的魏玉堂會是什麼樣的成績。」

一些已經通過考核的參考新學員聚在一起,三五成群的關注魏玉堂,這個隱隱已經坐穩今年新生狀元寶座的少年,他的三鏡台測試成績,絕對不會令人失望!

「魏玉堂的三鏡台測試開始了!」

魏玉堂,果然不一般!

楊寒眺望前方,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細節。不僅參考新學員們都在關注魏玉堂的三鏡台測試,就連許多其他祭壇上的責任考官的目光也都紛紛聚焦到一號祭壇上。

一號祭壇上的兩名責任考官朝著走上前來的魏玉堂露出和煦如春風的笑容。

這個待遇,可要比其他的參考新學員好太多。

當然,這個待遇理所當然。如魏玉堂這種天才,進入滄瀾學府後,定是一飛衝天,遙遙領先他們是板上釘釘的!

九霄大陸,武道為尊!

魏玉堂有強大的實力,受到特殊照顧的待遇,自然無不可。

即便是三鏡台測試的主考官宮裝美婦,此時也微微偏頭,美眸微動,將一縷目光投射過來。

可見連宮裝美婦也很重視魏玉堂,想在第一時間親眼見證魏玉堂三鏡台測試的成績。

「開始吧。」

魏玉堂主動說道,收起摺扇,淡淡一笑,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第一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魏玉堂,骨齡十七!

第二面水晶銅鏡亮起光芒。

魏玉堂,天賦地級中品!他的武道天賦也是地級中品,和雲水瑤一個級別,比蘇禮高一級。

「轟!」

第三面水晶銅鏡一陣顫抖,隨即亮起光芒。

魏玉堂,拳力一千兩百五十斤!

他的拳力遠超蘇禮和雲水瑤!迄今為止,在所有參考新學員中,魏玉堂是唯一一個拳力超越一千二的人,而且是達到一千二百五十斤!

只有年齡一項比不上蘇禮和雲水瑤,其他項要麼持平,要麼遠超!今年的新生狀元,非魏玉堂莫屬!

還胎丹,魏玉堂拿下它如同探囊取物!

這份成績一出來,很多人自知無望超越魏玉堂,一個個垂頭喪氣。

魏玉堂看都不看身後,直接走下祭壇。他相信,今年的考生中沒有人可以超越他!

楊寒收回目光,漸漸恢復一顆平常心。

別人的成績好也罷,差也罷,都與他沒有太多關係。楊寒不可能指望別人發揮不好,而他超常發揮,這不現實。

唯有靜下心來,將自己真正的實力發揮出來才是關鍵。

「轟!」

就在這時,一聲震天巨響,七號祭壇上,第三面水晶銅鏡巨顫。

一道光芒亮起,隨後考試區域驚呼四起。

「我的天,這、這、一千三百斤拳力!快告訴我,我沒有看花眼。」

「祭壇上的光頭少年是誰?這麼牛掰,一拳之力竟然把魏玉堂拳力成績的光芒都給蓋下去!」

「長得五大三粗,一看就是天生神力而已。你沒看到他剛才的天賦鏡測試結果嗎?只是人級中品的武道天賦,比起魏玉堂的地級中品武道天賦,差遠了!光頭少年與魏玉堂,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天賦差又怎樣!滄瀾學府招生考核上,一拳之力力壓新生准狀元魏玉堂,這個牛,夠他吹一輩子了!」

通過考核的參考新學員都聚集在一塊專門的區域內,魏玉堂後腳跟都還沒站穩,身後就傳來一道道驚呼。

魏玉堂一回頭,恰好看到光頭少年的拳力成績,眼神不由得微微一變。

難道殺出一條黑馬?

他為了還胎丹,白白浪費兩年時間。如果此番他與新生狀元失之交臂,魏玉堂可能會連殺人的心都有!

當聽到光頭少年的天賦只有人級中品后,魏玉堂眼底閃過一抹輕蔑,恢復之前的從容與淡定。

只有人級中品的武道天賦,原來拳力蓋過他的光頭少年,只是天生神力而已。

看到光頭少年的拳力成績的一剎那,楊寒也不由得微微愣神。心底暗暗驚嘆光頭少年的強悍拳力,原本他以為魏玉堂的拳力將是一座里程碑,沒想到魏玉堂的拳力成績還沒有焐熱第一的寶座,一記重拳緊接而來,以一千三百斤的絕對優勢直接轟翻了魏玉堂的一千二百五十斤的拳力成績。

真可謂強中更有強中手!

魏玉堂估計會很鬱悶吧!

楊寒替魏玉堂惋惜了一把,畢竟魏玉堂號稱新生准狀元,看起來也十拿九穩。結果魏玉堂的測試成績剛一出爐就被別人實力碾壓,光頭少年,簡直殘忍。

「大哥,到你了,加油!」

羿小凡握拳道,雖然他的拳頭和肌肉綳的很緊,卻仍然不停的打顫,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羿小凡比楊寒還要緊張!

因為羿小凡知道,為了今天!為了進入嚮往已久的滄瀾學府!楊寒五年如一日,吃下的苦頭,流下的汗水,只比別人多,而不會少。一個平民武修的實力想到達到,甚至超越武道世家子弟,其中的艱辛,絕非一言兩語可以說盡。

如果楊寒第一輪就被刷下來,這種打擊,羿小凡不敢想象。

楊寒目露微笑,示意羿小凡不必如此緊張。 楊寒沉穩如常的走上祭壇,他只是一名普通而平凡的平民武修少年。除了胸口前一個巨大的豎形補丁,沒有其他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

「大哥,加油!」

羿小凡站在祭壇下振臂高呼,完全無視周圍一道道看向他如同看向一個白痴的目光。

「咦?他不就是剛剛駕著紅色馬車,在雄獅廣場上橫衝直撞的那位仁兄!」

「的確是他!之前他因為駕著馬車在雄獅廣場上橫衝直撞而被天運城四大總捕頭團團圍住,沒想到竟然可以安然無恙的來參加測試!看來此人也不簡單。」

「切!嘩眾取寵的手段罷了。」

楊寒之前的事迹太過囂張,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此時有一部分參考新學員認出了他,不由得對他一番指指點點。

雄獅廣場,東側貴賓台。

因為天運城星月公會會長墨天行的親自舉薦,永安鎮武修集市百兵閣一階中品神紋煉器師肖仁,今天例外獲得貴賓台上的一席之地。

肖仁端坐在貴賓台上,當看到楊寒登上祭壇,他表面不為所動,內心卻惱怒不已。縮藏於袖子里的雙手緊緊攥在一起,指節捏得發白。牙齒如上下碾磨的兩塊石磨盤,發出一陣陣令人難受的咯咯聲。

楊寒才是全新神紋的創造者,這件事,決不能暴露出來!

在肖仁的原計劃當中,楊寒如果不能為他所用,就必須除掉。此刻,楊寒本應該葬身在官道旁的那一片荒山野嶺中才對。

然而,因為劉暢師兄弟七人的辦事無能,楊寒順利出現在天運城內。

第一時間得知消息的肖仁暴怒不已,拍碎茶桌,捏碎茶盞。

要知道在天運城內,即便是尊貴的神紋煉器師也不能隨便胡來。而要在天運城內對楊寒動手,難度比在天運城外增加十倍不止。

好在劉暢等師兄弟七人似乎已經想到了及時補救的計策,而且也向他保證絕不會再一次失手,肖仁方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結果呢?

北城總捕頭鄭飛被革職查辦!

劉暢等師兄弟七人負責所有損失的賠償!

楊寒卻毛也沒少一根,一場轟轟烈烈的針對楊寒的陰謀,被楊寒輕而易舉的破解,如一場鬧劇般收場。

無能!廢物!

肖仁坐在貴賓台上,心中已將劉暢等人罵的狗血淋頭。他十二分後悔,不應該與劉暢等人聯手。

只是現在,後悔也晚了。

楊寒已經登上祭壇,開始三鏡台測試。

「楊寒,你一定會被刷下來的!你一定無法通過滄瀾學府的招生考核!」

肖仁心底瘋狂的詛咒。

楊寒將手按在第一面水晶銅鏡下方的凹槽中,第一面水晶銅鏡,測骨齡。

光芒一閃,出現一個結果,十五。

楊寒,骨齡,十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