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不要不信我,我感覺那個小女神對你還有其他的企圖,所以才將你帶到這裡。」青龍對女神的行為也很好奇,這個女神貌似不是很安分,套路很深,「你現在先隨機應變,我幫你把風。」

一陣海風吹來,只穿著獸皮的陸凡,身體不由的一哆嗦,喃喃的說道:「隨機應變,我還是找個地方睡一覺好了。」繞過礁石,他發現在不遠的懸崖下面有一個背風的洞穴,那裡將是一個不錯的休息的地方,只要那裡沒有野獸或者野獸不太強。

正當陸凡懷著要是能碰到野獸也不錯能解決晚飯,手持著海生叉想洞穴走去的時候,他腳下好像踩到了什麼,軟軟的是濕噠噠。

低頭一看,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陸凡驚呼道:「孟琪。」他們追到神殿裡面不就是為了找孟琪嗎,卻沒想到這裡發現了她。

那麼現在就有一個問題了,他現在還是不是在幻境中,還是他被女神傳送到了某個地方,所以陸凡才會碰到也被傳送過來的孟琪,而青龍給他的答案就是他還在幻境中。

「那就有點奇怪了,試煉幻境不都是單人的嗎,還有組隊模式?」陸凡抖抖手上的連衣裙將它放海神上說道。

在深夜中被泡在海里不知道多久的孟琪,肯定不能一直穿著濕漉漉的衣服,陸凡在找到山洞后,除了生一堆火以外,還不忘讓海神叉伸長頂在山洞的兩邊,當晾衣架用。

「不是沒有組隊模式的試煉幻境,但你的情況有點特別~嗯,沒想到這叉子還有這個用途,我以前怎麼沒想到。」青龍看著海神叉此時像一根鐵棍被當做衣架,心中回憶起自己以前和那個傢伙也曾經用海神叉干過很多事情,有一根可長可短的鐵叉子還真是方便。

晾好衣服以後了,陸凡光著上身做在火堆邊思考自己要不要去海邊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抓到魚什麼的。自己的衣服給了孟琪以後,雖然暫時幫他擋住了一些寒冷,但此時她露在外面的四肢還在瑟瑟發抖,此時沒有什麼比一碗熱乎乎魚湯能讓他跟快的暖和起來了。

「冷~好冷~」孟琪嘴唇發白地不斷的喃吟道,陸凡最後還是決定去抓一條魚再說。

對於陸凡的決定,青龍倒是沒有說什麼,但是心中算是明白了陸凡也是一個不安常理出牌的少年,什麼事情都往吃的上想。

在深夜,上洞中,一個幾乎全|裸的少女在你的衣服下,瑟瑟發抖說冷,少年你不應該用身體去溫暖她嗎?去抓什麼魚,好像你有鍋煮魚似的。

青龍忘記了自己沒有跟陸凡說,在幻境中無法拿出他儲物空間的廚具。

陸凡剛走到山洞口,還沒有走出去,忽然什麼東西撲倒的被背後,以為是藏在洞穴中的野獸正想動手,但又感覺不對,這冰冷柔軟的觸感,還有兩團凸點在他的背後磨蹭,產生一絲溫熱,也讓他的心頭一熱。

孟琪吐氣如蘭在陸凡耳邊說道:「我好冷~」

面對這樣的人誘惑,青龍正等看好戲,並沒有吭聲,而陸凡的下一個動作讓他不知道說什麼。

「乖~你冷就在那裡躺好,我去給你抓魚。」陸凡轉頭看見孟琪身上唯一的來兩塊布料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喉嚨梗咽了一下,心中那個火熱,但還先將自己的衣服從地上那起來,蓋在孟琪身上。

雖然在這個過程中,他很不舍孟琪不科學的身材,但還壓下心中的慾望,在場的可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還有一隻神獸。

「你可以當我不存在。」青龍捕捉到陸凡最後一點強烈的殘念,調笑道,他以為陸凡是真木頭,原來是因為他的存在。

陸凡自己的人心聲有被青龍聽見,先是一陣心虛,欲蓋彌彰的說道;「不要誤會,你不在的話我也不過是將褲子脫了給她穿,大腿是人體散熱最厲害的地方。」

「呵呵~」青龍在陸凡的腦海中笑了笑沒有說話。

走到洞口,遙望已經升到一半的月亮,海風將陸凡身的上熱氣吹散了一絲些,很奇怪他沒想去哪裡捕魚,捕什麼魚,而是在想,為什麼孟琪身上的兩件小內|衣,怎麼就突然不見了。

他想轉頭最後確認一眼,萬一孟琪醒來看自己這樣兩樣東西不見了,自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然而等他轉過頭,撲面而來的是一個極美的靚影,水藍色的長發,琥珀色雙曈,白皙的肌膚中透著一絲藍色的水光,徒增一分妖艷的氣質,比孟琪更洶湧的兇器頂在陸凡的胸膛。這不正是那個消失的女神嗎。

強烈的視覺衝擊和身體的觸感,讓陸凡一時間失去言語的能力。

女神在撲向陸凡緊緊的抱住他的同時還不滿足,蠻不講理張開她的嘴巴,吻住了陸凡。

陸凡眼睛睜大再縮小,意亂情迷間,他看到了諸多幻像——在幻象中他成了一個王子,和僕從出海遊獵各國,在一次海難中被一隻人魚所救,從此他就人魚相愛了,在海底過上沒羞沒臊的生活。中間沒有狗血的失憶,惡毒的巫婆,亂入的人類未婚妻。

這讓聽過美人魚故事的陸凡感覺這故事很假,從而清醒過來,但睜開眼睛見海姬寶石般的眼睛的時候,不由的又一次沉淪,這次他怎麼掙扎都沒有,都不法從幻象中醒來。

躺在人魚宮的海貝大床|上,陸凡不由的想起了盜夢空間,特么的這是第二重幻境了吧。一身人魚特有的盛裝的海姬,一臉溫柔的走向他,陸凡不受控制的站起來抱住了。

這時候陸凡也明白了自己被這個所謂的女神算計了,在兩個人要進行魚人婚禮的最後一步之前的深情對望中,陸凡眼中除了獃滯的柔情外,還有深深的疑惑——為什麼是他? 陷入海姬的幻境中陸凡雖然身在柔軟海貝床中,渾身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快|感,但伴隨著快|感而來的還有無盡寒冷,寒冷和快|感猶如海浪一樣,有時將他推倒頂端,有時將他壓到海底.

在寒冷的最後,陸凡能預感到等待他的只有死亡,而他卻什麼都做不了,一種無力感在她的心頭蔓延。

緩緩的他閉上了眼睛,在這海浪中起起伏伏,只覺的後腦勺疼,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在海涯邊上的山洞中。

此時的女神身上還是不著片縷,但與剛才不同的是此時的女神很狼狽,手上拿著陸凡的海神叉,身體去嵌在山洞的石壁上,嘴角留下來的藍色神血海沒有來的急擦掉。

「小子你醒了海神的吻感覺怎麼樣。」青龍在陸凡沉淪在女神的幻境中的時候已經蟲陸凡手臂的龍紋中出來,懸浮在空中正震懾這海姬,嘴上也不忘記調笑陸凡,同時尾巴一挑將陸凡的衣服掀給他。

「不怎麼樣,現在我渾身都很僵硬,像木頭。」陸凡吃力的將蓋在自己頭上的衣服扯下來,一邊穿一邊說道,心中不敢對正嵌在石壁上的女神有任何其他想法,當然多看幾眼應該還是行的。

「我早該知道,他一個凡人怎麼可能完全的到海神叉的認可,原來一直是你在幫他。」海姬輕輕的擦掉嘴邊的鮮血,說道。而青龍一臉前欠揍的表情,一副就是我你能拿我怎麼樣。

青龍不說話,海姬也不說話,表情漸漸的冰冷啊了下來,甚至比陸凡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還要冰冷,冷艷中透著一絲肅殺。

陸凡注意到女神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手上的海神叉並不沉默,不斷的在凝集著一股可怕的能量,一個藍色的光球猶如水珠一樣,在不斷的翻滾中變大。

感覺到女神在醞釀大招,陸凡不由的後退了一步,青龍也有點顧忌那個光球,懸浮在空中,尾巴不安的晃動,最終還沒一動一步。

空氣異常的凝重,能聽到的聲音只有外面還浪拍打礁石的聲音影,而這一份凝重在海姬的一聲歇斯底里咆哮中結束。

「告訴我他在哪裡!」

伴隨著海姬的咆哮聲,還有一道有水桶粗的藍色光線向青龍和陸凡襲來,距離陸凡只有一根手指的距離,斜穿出海涯山體,在陸凡旁邊的石壁上留下直徑兩米的巨大隧洞,在隧洞的石壁已經變成湛藍色的晶石,洞口的晶石還不斷的蔓延,直到陸凡的腳下才停止。

見到攻擊力如此巨的攻擊了,還附帶特殊的屬性,陸凡心裡直發毛,想到剛才自己居然離那攻擊那麼近,忍不住打了哆嗦,感覺周圍好像更冷了。

這一切都是陸凡的心裡作用罷了,事實證明隧洞石壁上的並不是冰,因為遠處被藍光成藍色晶石的海面很快就沉到海底去了。

「你為什麼不躲。」海姬緩緩的從石壁中將自己一點點扣下來,輕輕拂去肩上石子,對青龍說道。

青龍輕蔑的一笑道:「你覺得這種程度的攻擊我用得著躲嗎?」但是背後顫抖的尾尖出賣了他。

「這你用不代表你背後的人類不用,要是不能藉助他的精氣復活,我不介意將他變成晶石永遠的留在這裡陪我。」海姬冷艷的一笑說道,「或者你告訴我,他在哪裡再幫我引一個男人進來,我就放過他,送你們出去。」

「幾千年前我就沒見到過他了,說不定早死了。」青龍很無奈的說道,但眼睛深處有一絲不為人知的精光,「至於我後面的那個小子,也最好也別打他主意,他活著對你有好處。」

「他?」海姬將目光轉向陸凡,說道:「料理確實不錯,但是這不足以成為我放過他的理由,我可等不到下一個一萬年。」

在女神將光看陸凡的時候,緊張的同時,陸凡從她的眼中看到一絲悲哀,像一個被人拋棄的怨婦,她和青龍口中的『他』到底是誰,引起了陸凡的好奇。

「他不是你現在能知道的,快點將你的優點全說出來,我快忽悠不住這娘們了~瑪德,剛才好險差點被海姬的波動線變成晶雕。」在陸凡還沒將事情縷清楚,正想到為什麼這個女神要吸男人精氣時,青龍一連串思念傳到他的腦海中。

「優點?除了料理,發獃算不算。」一時間陸凡也想不到自己什麼值得稱道的優點,青龍回了他也白眼,對海姬說道:「你不覺的他長的還不錯嘛,多培養幾年,在做成晶雕不是更好看。」

「說實話,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青龍不要仗著你的神格階比我高,就小看我,在我的幻境中,還沒有我殺不了的凡人。」隨著海姬的說話,她湛藍色的長發無風自起,晶瑩的雙足併攏,雙手展開慢慢的做托舉狀,一股更加強大在能量在她的身體周圍形成.

在場的『人』中,陸凡的精神力最低,他在驚艷海姬波瀾壯闊的美麗同時,也被能量潮汐附帶的一些幻想所影響。

在一處三面都是懸崖的礁石上,陸凡孤立無緣的站在上面,身後只有一條不到半米寬的小路。周圍的海面上狂風大作,捲起冰冷海水無情的打在他的臉上,陰沉的天空不時發出陣陣雷鳴,一條紫紅色的閃電若隱若現。

面對海姬的大招,青龍也沒有剛才那麼淡定了,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驚慌,大喊道:「我怕了你了,我說實話重行了吧。」說完亮出了自己額頭的契約印記。

同時陸凡的頭上也閃起來同樣的契約印記,海姬一眼看出了那是共生契約,驚呼道:「共生契約!」

「對啊,所以我絕對不能讓這小子出事,你明白了嗎。你還是放棄吸他精氣的打算吧,雖然現在我沒有完全恢復,但我真的會拚命的。」青龍說著也展現出森然的氣場,地上的碎石違背重力存在,全部懸浮起來。

看這兩個『神明』的對持,陸凡第一次除了料理外有了人變強的想法,在追尋料理的道路上,強大的能力武裝自己才能沒有後顧之憂,不然就像天荒族的族廚長,被一作為食材的紫羊用幻術困住。也不會受到自己面前這些所謂神明的束縛。

強大的力量陸凡原本並不在乎,但是對於自由,他卻一直很在意,他想要的自由生活,自由做自己的料理。但這一切受到強大力量的限制的時候,他不得不將對力量的追求放在首位,以換取以後的自由。 兩個『神』力量幻境中碰撞,在山洞中產生強大的能量潮汐。

山洞的石壁承受不住這強大力量波動,開始一寸寸裂開,不用青龍說,陸凡轉身體向洞外拍去眼看已經跑出一百遠了,陸凡想轉身看一下情況,被撲面而來的氣浪,強行推倒壓在地上,若不是陸凡雙手緊抓著地面,可能直接翻個,飛出去。

在轉頭的一瞬間,陸凡已經看見了山洞的海涯出現了多條裂縫,長的直接橫跨海岸,寬的有十幾米,滿是傷痕的海崖現在只能勉強的支撐不倒塌,但最後還是被兩個傢伙一瞬間爆發的力量崩碎。

強大的衝擊讓海水倒流,近千米遠,原來山洞被炸出一個駭人的巨坑,巨坑的最低端比海平面低一百多米,如同放斜了的鐵鍋。

陸凡正好唯一這個『鐵鍋』的邊緣,伸頭往裡面看去,想看一下青龍的情況,見到他們兩個同一樣傷痕纍纍的躺在鍋底。青龍頭好巧不巧被埋在地里。

「小青,你沒有事情吧。」陸凡翻身,從巨坑的邊緣滑下拉,不忘對青龍喊道。青龍頭被埋在地下沒辦法說話,只是沖著陸凡擺他的爪子。

「咳咳~青龍沒想到你虛弱成這個樣子,看來這次我贏定了。」海姬吃力地從地上站起來,頭頂上還流著血,但眼中卻閃著精光,一想到曾經高高在上的青龍會敗在她的手裡,她就興奮的心都在顫抖。

「呸,你要想贏我還早幾十萬年呢。到現在你連我的一個鱗片都沒傷到。」青龍被陸凡從地里拔|出來后,吐了一口沙子,對海姬說道,「我在洞里跟你說的事情,怎麼樣。在幻境中打來打去有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出去,實力比以前更進一層,不對是就你以前的渣實力,應該是更進好幾百層。」

「你這張嘴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討厭。」海姬眼中閃著一絲怒火說道,無論誰被人說成渣子都會生氣,特別是前一分鐘還被自己頭塞進地裡面的傢伙。

不過~海姬的拳頭緊了有松,她覺得青龍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憑著一個凡人之身,要想恢復以前的實力,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更不用說更近一步。青龍提出的辦法雖然看上去很渺茫,但也讓她很心動,失敗了,自己不過是再等一萬年,而青龍搭上的卻是他悠久的生命。

「兩位你們就不能換個地方說話~額,算了,已經晚了。」在海姬在猶豫,怎麼說比較有面子,不讓青龍和陸凡以後重視自己的時候,陸凡望著海的方向,對他們說道。

等青龍和海姬順著陸凡的眼睛看去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一個一千多米高的海浪距離他們只有五米之遙,只用了一秒鐘,就將他們三個卷到海浪之中。

不知道在海浪中翻了幾個圈,等陸凡付出海面的時候,海姬和青龍已經到了岸邊。海姬用手提著青龍,而青龍氣急想咬她,被她躲開了,同時伸出手指偷襲青龍的肚皮。

看著兩個人『其樂融融』,陸凡搖晃了一下腦袋,向他們游去。

「那小子來了,給我一點面子,記住以後相處的日子還長著呢。」見到陸凡游過來,頓時停下了長牙舞爪的動作,一臉認真的說道。

調戲高階神位青龍的機會難得,海姬也不敢太得罪他,依依不捨的鬆了手。而青龍乘機咬了她的手。

「你~」海姬沒想到青龍會出爾反爾,正要還手,青龍肅然道:「你還不離開這個女孩身子,和我打了一架這具身體已經差不多是極限。」

雖然知道這是已經退到三米外的青龍不讓她還手的借口,但也是事實,再不離開這個女孩的身體,這具身體就會崩壞,除非被她一直附身,否者她一旦離開這句身體,她將會化成飛灰。

最後瞪了青龍一眼,藍光一閃,海灘沙灘全部消失,天上的繁星和月光也被神殿天頂上的寶石所代替。

陸凡眼看離青龍他們只有幾十米遠了,海姬忽然化身一道耀眼的藍光,讓他看不見任何東西,等眼睛閉上再睜開的時候,他自己正趴在滿是灰塵的地上,手中拿著一把三米長鐵叉子。

剛站起來入眼的就是向她撲過的洛蘭,還有向他身邊另一個方向走去的杜山。

洛蘭上來說了一堆關切的話,大概意思就是他在昏迷后,杜山想背著他走,沒想到還沒背多久,陸凡就從杜山的背上跳下來,一路帶著他們到了這裡。

「嘖嘖,同樣的我們走是繞圈,陸凡同學你走就一下子走到了這裡,還真是神奇啊。」等落蘭和陸凡說完話,杜山抱著孟琪從旁邊走過來,嘴裡說道:「這個女同學看樣子頭上看上去受了一點,不知道還沒有其他什麼傷勢,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此時孟琪身上的衣服都是褶皺像是在水裡泡過一樣,杜山以為是孟琪經歷了什麼造成的,而陸凡想了幻境中的場景,心虛的點點頭。

而洛蘭發現孟琪手中的一個直徑三十公分石頭,好奇地說道:「杜老師,那是什麼?」

「像是一個蛋,又有點像是一塊奇特的石頭,我見到這個同學的時候她就緊緊抱著它,我怕傷著她,就一起抱起來了。反正也沒多重。」杜山隨意的說道,以他的力量包一頭恐狼從這走到學院都沒有問題,更何況是一個少女和一塊石頭。

洛蘭也感覺那個蛋形的石頭看上去很特別,不過杜山老師都分不開他們,她也就放棄要看看那個塊石頭的想法。

「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離開這裡?」洛蘭看周圍說道,杜山看看周圍也感覺頭疼。

陸凡這時候也開始打量四周的情況。

他們此時身在一個成圓形的大殿之中,大殿周圍全是各種壁畫,比他們在地道中更加的精美,但卻讓陸凡越看越糊塗,所有的壁畫並沒有什麼順序,也可以說每一副壁畫都是個故事。而他們的腳下,地上有幾十個洞,有些洞裡面有些奇怪的粉末。

而杜山對這卻見怪不怪,很多遠古的神殿中都有這樣的洞,傳說是古人布置儀式留下,並沒有什麼用,此時他跟關心的是從哪裡出去,在周圍看了一圈除了他們來時的地道入口,再沒有其他路。

陸凡好奇的伸手沾了一點粉末,在指頭上磨擦了一下,判斷出這是某種礦石的留下的粉末,也就是說這些洞很有可能以前是埋礦石的,這讓他想起的魔法師的魔法陣,在每個點上不也會有魔法水晶嗎。

魔法水晶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礦石。 在大殿的中央,陸凡走了一圈,杜山去嘗試大殿中的壁畫去了,而他感覺出去的辦法和地上的這幾個坑有很大的關係,他用眼睛能看出在這些礦石的粉末中還有一些還沒來得及消散的能量。

按照以前從書上看來的套路,基本上所有的魔法陣和法陣都是接近圓形的,而陣眼九成九中間。然後還真被陸凡在幾個小洞中找到了規律,找到了所有的小洞,確定了中心在哪裡,那是一個沒有粉末但有很深的小洞。

「還真被你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將你手上的海神叉插|到這個小洞中,我們就可以出去了~終於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覺了,出去了一后不要吵我,如果你做出有幻境中那樣的料理除外。」青龍惦記著陸凡的在幻境中的料理說道。

「等等,你就這樣去睡覺了。」陸凡聽青龍的話,正要準備照做,想到了什麼停下來說道。

「哈切~還有什麼事情。」青龍疲乏的說道,幻境中他消耗很大,這次並不是因為懶想要睡覺,是真的需要恢復。

「那個女神呢?在離開幻境之前,我看見你們兩個人在一起說了些什麼。」陸凡道。

「她啊,你不正摸著她嗎?」青龍的話讓陸凡一驚,此時能稱的上摸的只有他握著的海神叉,他將目光投降向他手上的海神叉。

「不用擔心,海姬那個傢伙可比我想的還要倔,在附身到海神叉上后,就將海神叉封印了,現在聽不見,也看不見你在幹什麼。」青龍淡然的說道,海姬將自己封印在海神叉中,他早就猜到了,以她膽小多疑的性格,做任何事情,總喜歡留一個心眼。

「凡,你說上的鐵叉是從哪裡來的啊。就好像突然出現的在一的手上。」跟著杜山檢查石壁的洛蘭轉頭,看見陸凡拿著海神叉好像在研究什麼,走過來問道。

「那個~,是我隨手從這裡拔的,我在想將他插回去怎麼樣。」陸凡還沒有問如何解除封印,暫時也不想問,洛蘭過來的時候,隨便說一個借口,順勢將海神叉的末端插入地上的小洞中。

轟隆隆~

再海神叉插入地面以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在大殿的強烈的震動,帶有轟鳴聲中,所有原來裝魔法石的小洞,同時飄出一藍色的幽光,沿著一種特殊的魔法紋路,遊走最終形成了一個複雜的魔法陣陣,其複雜程度絲毫不輸於陸凡見過的電腦電路板。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找到機關了?」大殿中突然有這麼大的動靜,杜山想也不想先向陸凡藤蔓這邊跑來,見到地面上隱隱發光的魔法陣,同時也感受到地面變化:「我們正在上升。」

「藏的這麼隱蔽難道還是陷阱。」杜山此時也注意到了陸凡插在陣中心的海神叉,這個鐵叉很特別,要不是陸凡將他插在魔法陣中,杜山無意中總會忽視它。

一個容易被人忽視的鐵叉和同樣會被人忽視的地上上的小坑,這些怎麼看不都像是設計著想讓中的陷阱。

「地面在上升?」此時大殿還在不停的震動,地面的變化陸凡並沒有發現,被杜山這樣一說,他也感覺到地面在動,因為壁畫在一點的往下降,速度還有變快的,趨勢。

「這樣下去,我們可能於鏊變成肉餅啊。」杜山看這大殿頂端說道,語氣卻讓人緊張不起來,「現在只能先退回地道了。」

洛蘭看向已經小了一小半的出口,點點頭,同意杜山的決定,正打算向洞口跑去,這時候陸凡拉住了她,指著大殿頂說道:「洛蘭,老師,你們快看。」

魔法陣的能量太微弱了,凝聚了很長時間,才產生了一道絲小的藍光射向頂大殿頂端的寶石上,經過眾多的寶石的反射,又一魔法陣出現在上面,帶有這個魔法陣的圓形岩石整個脫離大殿頂部,在空中緩慢的開始旋轉,半圓形的岩石大殿天頂開始慢慢的打開。

「我還以為是陷阱~沒想到這開門動靜這麼大。」杜山見到一絲從外面照進來的月光,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了,心中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但是我怎麼覺得這個魔法陣就要消失了。」洛蘭一直在研究這奇特的魔法陣,當發現魔法陣開始一閃一閃的但有的說道。

陸凡目光一直在那塊懸空的岩石上,洛蘭的擔憂他早就有了,因為一開始那塊岩石就不是hi很穩定,當見到岩石要掉下來的時候,立刻向洛蘭撲過去,她就在岩石的正下面。

「小心!」陸凡將洛蘭撲倒的時候,立刻感覺到身下的一片溫軟,本能的享受一下,並沒有離開起來,還將洛蘭抱的更緊,岩石落下會蹦出的碎石,這樣即保護了洛蘭,同時也能大吃豆腐。

「我說你們要這樣這趴到什麼時候,我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杜山手中拿著有他一個人大的圓形岩石,意味深長的對陸凡和洛蘭說道。

洛蘭反應不急就被陸凡撲倒了,全程懵逼,直到被杜山調笑才反應過來,推開陸凡,一個人在一邊臉紅去了,而在岩石落下的時候,一切都停止了,無論是魔法陣還是大殿地面的震動。

魔法陣進行了一半不到,此時在大殿的往上看,能看見一個巨大的裂縫,貫穿整個頂蓋,穿過裂縫,還能看見成一條直線的天空,不是裂縫太小,是裂縫的出口離陸凡他們太遠,目測至少有幾千米。

在離開洛蘭以後,陸凡看了一眼海神叉在望了一眼裂縫,將海神叉拔了,再插,再拔,但是都毫無反應。

「看來這個魔法陣沒有能量了,魔法晶石我可沒有,這可不好辦啊~晶礦脈在幾千年前就枯竭了,市面上基本上見不到。」杜山撓著自己的後腦勺,一臉麻煩的說道。

眼看出要出去了,沒想到卡在了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