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那麼多廢話,追了你好幾天了,總算是制伏了你,你就乖乖的認死吧,在這裡不會有人救你的!」男人殘忍冷笑。

「你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就算是妖類,也不能任由你們濫殺!」女子剛說完,又是一道慘烈的聲音傳來。

慕雲傾站在樹后,握緊拳頭。

這群人還真是喪盡天良,想要以妖丹去做惡事!

雖然是在蒼海雲都,可若是成功了,說不定整個雲九州都會跟著遭殃。

慕雲傾側了側身子,大致數了一下面前的一群人,二十三個。

不算多。

她將身上剩下的銀針拿出來,找了個合適的姿勢,眸子微眯,一絲戲虐的邪氣立刻竄動起來。

嗖……

嗖……

不過眨眼的功夫,十幾個人應聲倒下。

慕雲傾射出銀針的速度非常快。

因著有十幾人倒下了,所以剩下的人全都警惕起來,但他們一時間又沒有發現目標在哪裡,只能往四周看去。

這時,又有幾枚銀針射來,但不像之前那樣猝不及防,這些人已經有了防備,所以只倒下了幾個。

「人在那裡!」有人喊了一聲,沒有被銀針刺中的人立刻朝著慕雲傾所在的位置跑來。

然而,但他們到了的時候,卻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而慕雲傾在他們趕來的時候已經用追煙生風步換了地方,到了那女子身邊。

女子全身被一種奇怪質地的網給纏住,緊緊的勒在身上,慕雲傾試了一下,匕首切不斷,她又無法將其打開。

這個東西是專門用來對付妖類的吧?

「姑娘,沒用的,除非是有這天羅網的口訣,或者妖力十分強大的妖類,否則普通人根本就打不開,天羅網就是專門用來對付我們這種小妖的。」女子渾身是血,看著慕雲傾說道,「姑娘,你快走吧,別管我了。」

「你是什麼妖?」慕雲傾站起來,擋在了女子面前,那幾個人這會兒正超她這邊衝來。

「桃花妖。」女子說道。

「是否可以幻化回原形?」慕雲傾快速的問著。

「不行,我被天羅網困住,沒有辦法用妖力。」女子微微喘息起來。

「如果由我護住你的身體呢?」慕雲傾周圍,握著匕首,隨時準備跟那幾個人大戰一場。

女子雖然不知道慕雲傾什麼意思,但還是如實回答,「如果不接觸我的身體,我倒是能夠勉強一試。」

「好!」慕雲傾說完,人已經沖了出去!

「你是什麼人!」領頭的男人怒目而視,手中的長劍泛著寒光。

「你們作為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的。」慕雲傾邪佞冷笑。

「大言不慚!簡直是活膩了!」男人喝了一聲,提起劍就朝著慕雲傾襲來,「今天就讓你跟那個小妖一起去死!」

慕雲傾見幾人衝來,嘴角邪邪一勾,也沖了上去。

手中的匕首見血封侯,甚至不給那幾人可以喘息的機會。

不過瞬間全都倒在了地上。

這些人雖然能夠捉住妖類,但武功卻平平,也就是武者中上等級。

那些被銀針刺中的人見此全都驚嚇住。

他們可是眼睜睜看著他們的頭兒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被眼前的女子給殺死了。

太恐怖了!

血腥味充斥出來,讓人覺得噁心,更多的還是恐懼感對心理的衝擊。

慕雲傾淡淡的掃了還沒有死的幾個人。

雖然她不是蒼海雲都的人,但被這些人看到了樣子總歸對自己不利,並且……放他們回去,不過是為虎作倀。

「你們家主是誰?」慕雲傾問道。

「我們是不會說的!」一名男子說道。

慕雲傾皺眉,這些人服裝並不統一,想要從衣著上判斷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看他們身上是否有物件兒能證明的了。

找到了他們的身份,回去告訴師父,早些制止,以免這人以後為非作歹。

那些人似乎看出來了慕雲傾所想,有人說道,「我們做這種事,當然不會給別人留下任何把柄,你休想從我們身上得到任何消息。

「那留著就沒有什麼用了。」慕雲傾冷冷一笑。

須臾。

地上又倒下一片人。

最後,慕雲傾只留下一人,她從其他人身上拔下銀針,刺入他的身體,防止他做任何自盡的行為。

當然,慕雲傾完全高估了他。

在看到慕雲傾往一具具屍體上灑奇怪的粉末的時候,他就完全嚇得僵住了。

他親眼看到面前一具具同伴的屍體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你幹了什麼?」此人驚慌的問道。

「你是不是也想跟他們一樣?」慕雲傾笑著看他,「如果不想,那就趕緊將天落網給我解開。」

「不,不可能,我就算是解開了,你也不會放過我。」男人說道。

嗯……

慕雲傾慢悠悠的點了兩下頭,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

「既然你不放她,那就將我跟她綁在一起吧。」慕雲傾又說道。

此人愣了一下,隨後看傻子一樣看慕雲傾,「你以為天羅網只能困住妖類嗎?就算是凡人,也可以被困住,只不過不受其傷害罷了。」

慕雲傾不管這些,她走到小妖面前坐下,沖著男人說,「來吧。」 聽到聲音,慕雲傾原本不想多事,準備往相反的方向走,可邁了兩步,便又聽到女子凄慘的聲音。

「啊……!」

慕雲傾的心被這一聲喊震得咯噔一下。

顯然那女子遭受了莫大的痛苦。

慕雲傾往前邁的腳停下了,片刻后,轉身就往聲音發出的方向而去!

她小心的行動著,最後找了一顆大樹藏身,身體緊貼著樹榦,暫且觀察情況。

「你們想幹什麼!」女子氣若遊絲的說道。

「幹什麼?你可是妖,我們當然是要殺你了。」一個男人冷酷開口。

「妖又怎麼了?我從來沒有害人,你們卻一路追蹤我到這裡,還要將我趕盡殺絕!」女子說道。

「是妖就得死,管你害沒害人,更何況,你的妖丹對我們家主有用,能為我們家主而死,是你的福氣!」

「呸!你們自己怎麼不去死!」女子聲音裡帶了一絲狠勁,「你們想要妖丹做逆天而為的事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已經害死不少我的同類,還能將這件事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少那麼多廢話,追了你好幾天了,總算是制伏了你,你就乖乖的認死吧,在這裡不會有人救你的!」男人殘忍冷笑。

「你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就算是妖類,也不能任由你們濫殺!」女子剛說完,又是一道慘烈的聲音傳來。

慕雲傾站在樹后,握緊拳頭。

這群人還真是喪盡天良,想要以妖丹去做惡事!

雖然是在蒼海雲都,可若是成功了,說不定整個雲九州都會跟著遭殃。

慕雲傾側了側身子,大致數了一下面前的一群人,二十三個。

不算多。

她將身上剩下的銀針拿出來,找了個合適的姿勢,眸子微眯,一絲戲虐的邪氣立刻竄動起來。

嗖……

嗖……

不過眨眼的功夫,十幾個人應聲倒下。

慕雲傾射出銀針的速度非常快。

因著有十幾人倒下了,所以剩下的人全都警惕起來,但他們一時間又沒有發現目標在哪裡,只能往四周看去。

這時,又有幾枚銀針射來,但不像之前那樣猝不及防,這些人已經有了防備,所以只倒下了幾個。

「人在那裡!」有人喊了一聲,沒有被銀針刺中的人立刻朝著慕雲傾所在的位置跑來。

然而,但他們到了的時候,卻並沒有看到任何人。

而慕雲傾在他們趕來的時候已經用追煙生風步換了地方,到了那女子身邊。

女子全身被一種奇怪質地的網給纏住,緊緊的勒在身上,慕雲傾試了一下,匕首切不斷,她又無法將其打開。

這個東西是專門用來對付妖類的吧?

「姑娘,沒用的,除非是有這天羅網的口訣,或者妖力十分強大的妖類,否則普通人根本就打不開,天羅網就是專門用來對付我們這種小妖的。」女子渾身是血,看著慕雲傾說道,「姑娘,你快走吧,別管我了。」

「你是什麼妖?」慕雲傾站起來,擋在了女子面前,那幾個人這會兒正超她這邊衝來。

「桃花妖。」女子說道。

「是否可以幻化回原形?」慕雲傾快速的問著。

「不行,我被天羅網困住,沒有辦法用妖力。」女子微微喘息起來。

「如果由我護住你的身體呢?」慕雲傾周圍,握著匕首,隨時準備跟那幾個人大戰一場。

女子雖然不知道慕雲傾什麼意思,但還是如實回答,「如果不接觸我的身體,我倒是能夠勉強一試。」

「好!」慕雲傾說完,人已經沖了出去!

「你是什麼人!」領頭的男人怒目而視,手中的長劍泛著寒光。

「你們作為死人是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的。」慕雲傾邪佞冷笑。

「大言不慚!簡直是活膩了!」男人喝了一聲,提起劍就朝著慕雲傾襲來,「今天就讓你跟那個小妖一起去死!」

慕雲傾見幾人衝來,嘴角邪邪一勾,也沖了上去。

手中的匕首見血封侯,甚至不給那幾人可以喘息的機會。

不過瞬間全都倒在了地上。

這些人雖然能夠捉住妖類,但武功卻平平,也就是武者中上等級。

那些被銀針刺中的人見此全都驚嚇住。

他們可是眼睜睜看著他們的頭兒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被眼前的女子給殺死了。

太恐怖了!

血腥味充斥出來,讓人覺得噁心,更多的還是恐懼感對心理的衝擊。

慕雲傾淡淡的掃了還沒有死的幾個人。

雖然她不是蒼海雲都的人,但被這些人看到了樣子總歸對自己不利,並且……放他們回去,不過是為虎作倀。

「你們家主是誰?」慕雲傾問道。

「我們是不會說的!」一名男子說道。

慕雲傾皺眉,這些人服裝並不統一,想要從衣著上判斷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看他們身上是否有物件兒能證明的了。

找到了他們的身份,回去告訴師父,早些制止,以免這人以後為非作歹。

那些人似乎看出來了慕雲傾所想,有人說道,「我們做這種事,當然不會給別人留下任何把柄,你休想從我們身上得到任何消息。

「那留著就沒有什麼用了。」慕雲傾冷冷一笑。

須臾。

地上又倒下一片人。

最後,慕雲傾只留下一人,她從其他人身上拔下銀針,刺入他的身體,防止他做任何自盡的行為。

當然,慕雲傾完全高估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