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萬達彷彿傾刻間就年輕了五歲。

張鵬飛此刻能說的只能是這些了,他相信萬達能明白自己的用意,只要他能熬過去,必定會得到好處。

……………………………………………………………………………………

第二天,張鵬飛在唐小州和琿水縣幹部的陪同下來到了朝陽江邊的河澗風景區。張鵬飛上次來時,這裡還在建設,現在已經完全建設好了,只不過遊客並不多,看起來有些冷清。

張鵬飛站在山頂,遙望著遠處的日本海,還有近處的朝鮮與俄羅斯邊境城市,心情十分舒暢。河澗風景區,一眼望三國並不是吹的。站在高處,朝鮮的土建築,以及俄羅期的歐式小鎮風情盡收眼底。琿水邊境特別的祥和、寧靜,在朝陽江對岸,根本就看不到邊防部隊,只有那高高的哨所崗樓表示那是另一個國度。順著朝陽江向下50里,便是入海口,那邊就是俄羅斯當年的著名軍港城市,曾經也是雙林省的領土。

「遊客還是不多啊,延春很適合搞旅遊業,可是各種各業的基礎設施限制了我們的旅遊業發展,你們要再想想辦法啊!」張鵬飛遠眺對岸,對身後的幹部說道。

萬達慚愧地說:「張書記,是我們沒用啊,這麼多年我們還在吃您當年留下的老本!」

「不不,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們。」張鵬飛擺擺手,對縣長姜成友說:「小姜,以後就靠你了!」

還不等姜成友回答,張鵬飛上前撫摸著中俄土字碑,指著遠處的山林說:「一百多年以前,前方就是我們雙林省的出海口,那大片的土地都是雙林省的!可是現在和我們沒有關係嘍!假如我們仍然擁有出海口,那麼現在的雙林省……」他搖了搖頭沒有說下去。

所有人都動容了,萬達清楚地記得,張書記上次調研琿水時,也提到過出海口的問題。想起那段屈辱的歷史,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些發堵。 王妃忘憂 遠處俄羅斯山上見證了這段歷史,他們的根是屬於華夏的,可是現在已經是別人家的了!

張鵬飛回過身來,望著琿水的幹部們,語重心長地說:「同志們,我希望在你們的手上,琿水能夠迎來真正的騰飛,在不久的將來,省委省政府會給你們最實惠的政策,但關鍵的還要看你們!」

全場都驚呆了,誰也沒有想到張書記突然說出這話,難道琿水真的迎來了機遇?

萬達上前指了指前方金淑貞當年的題詞,對張鵬飛說:「張書記,我覺得今天是很有意義的一天,您看……是不是留下一些什麼?」

「這個……」就在張鵬飛發愣的時候,萬達一揮手,身後的人早就準備好了筆墨紙硯。

張鵬飛見狀,苦笑道:「你這是害我難堪啊!不過……我就給你們寫一句話吧,到屋裡寫。」所謂的屋裡,其實是邊防軍的哨所。

眾人簇擁著領導走進室內,張鵬飛將筆潤開,並沒有試筆,略微一想,提筆就寫:「琿水是延春的窗口,琿水是雙林的未來!張鵬飛題。」

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大家興奮得小臉通紅。雖然張鵬飛的書法一般,說不上是大家,但是筆力蒼勁,龍飛鳳舞,很有個性,最為關鍵是他題詞的內容,足以令在場的所有人振奮起來。

等掌聲停止,萬達對姜成友說:「我看要在河澗的山頂立一塊石頭,刻下張書記的墨寶!」

「我也這樣想!」

張鵬飛擺擺手,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其實萬達的用意當然不是給他戴高帽,而是為了琿水的今後發展搞宣傳。現場誰也沒有想到,立在河澗山頂的那塊刻了張鵬飛墨寶的石頭,在多年之後會成為著名的景點,受到萬人的瞻仰。而今天張鵬飛對琿水的視察,也會在琿水的歷史上留下最光彩的一筆!十年、百年、千年,無論過去了多少年,張鵬飛今天的行為都將永遠被人勞記在心!

……………………………………………………………………………………

張鵬飛從延春回到江平的當天,胡常峰也同航空集團的考察團來到了江平。張鵬飛在路上就得知了這個消息,是胡常峰親自給他打的電話。胡常峰在電話里也沒多說,就是告訴張鵬飛,航空集團想到江平研究一些項目。張鵬飛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說了一些場面話,什麼一定要招待好,爭取引來投資等等。可是他的臉已經變了顏色。

張建濤知道張書記真的生氣了。這個胡常峰未免有些過分。 墨爾本,算到愛 可以說自從胡常峰上任,張鵬飛對他十分照顧,奈何這小子不識時務,總想給省委找點事。

胡常峰掛上電話,身邊的喬震擔憂地說:「常峰,咱這麼干……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過分?」胡常峰搖搖頭,「對他這種強勢的人,不過分也不行啊!」

喬震委婉地說:「我覺得咱可以把姿態放低一些,免得給人感覺和他對著干。」

「沒錯,我就是要和他對著干!」胡常峰勝券在握似地笑了。

作者題外話:

1、今日推薦《當代御林軍傳奇:中南海保鏢》

一名傳奇警衛,超凡脫俗的風x流史;

一位中華英雄,在世界掀起的強烈風暴;

多少俏美佳人,為他芳心蕩漾;

多少英雄驕子,為他兩肋插刀,成就一段都市英豪傳奇。

閱讀辦法:直接搜索《中南海保鏢》,或記下書號123471,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欄的數字替換成123471即可。

2、《官場現行記:官匪》

馬高明,進入建設局,從臨時工做起,他步步小心,每次在關鍵的時候,總是化險為夷。從局長毛天白,到建設局長辦公室副主任肖晚朝,臨時工毛小風都成為他進入官場的紅顏,有時候他匪氣上身,勤追猛打,倒成就了他的官路。 ?932攪合攪合

張鵬飛正在辦公室里整理著此次去延春調研的各種資料,桌上仍然擺著地圖,在延春的位置上畫了好幾個小圈和線條。秘書孫勉敲門進來了,彙報道:「書記,朝鮮通過外交部發來了邀請函。」

張鵬飛笑眯眯地接過邀請函,說:「上頭的動作也不慢嘛!」

「是啊,您剛從延春回來,上邊就運作好了!」

「此次去朝鮮……也不知道是什麼個結果啊!」張鵬飛感慨地搖搖頭,他要同朝鮮談的內容可不容易。

孫勉笑道:「書記,我相信您能成功的,因為有上面的支持!」

「呵呵,那也不好說啊!」

此時電話響了,張鵬飛順手接聽,他已經猜出來是誰了。

「您好,我是張鵬飛。」

「張書記,是我啊……孫令公,呵呵……」

「孫主任,您好!」

「長話短說吧,那個邀請函收到了吧?」

「嗯,正在看。」

「那就好,你準備一下就動身。首長讓我告訴你幾句話。」孫令公微笑道。

「您請說。」

「首長的意思是,咱們的態度可以強硬一些,你之前的計劃很好,沒必要有什麼改動,如果朝鮮不同意,那咱就不談!」

「我明白了。」張鵬飛點點頭。

孫令公接著說道:「首長還說,此次出行,將給你最大的許可權,只要你認為可以接受的條件,我們都可以答應,你此行任重道遠啊!」

張鵬飛表情沉重,說道:「首長的意思是不是說,我手中擁有外交的權利?」

「嗯,算是對你特別的照顧吧!」孫令公點點頭。

「那商務部、外交部等相關部門會不會有人隨我一同出訪?」張鵬飛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孫令公搖頭道:「沒有,此次你唱主角!哦,我差點忘了,為了配合你的計劃,民政部的張小玉和你一起出訪。」

「啊……」張鵬飛失態地叫了一聲。

「呵呵,怎麼……很意外?你應該能明白首長這個安排的用意。」

「我懂了,首長這是準備送一些好處過去?」

「嗯,還也是常規了嘛。」孫令公微微一笑,「我相信有張小玉在,你會事半功倍的!」

「呵呵,希望吧。」張鵬飛的頭有些大。

「那就這樣,祝你一路順風,出國後有緊急情況,你可以聯繫我。」

「多謝孫主任。」張鵬飛恭敬地掛上了電話。孫令公現在可是決策層的候補委員,輕視不得,更何況他對張鵬飛一直都不錯。

張鵬飛放下電話,想想就笑了,朝鮮之行有了張小玉的陪伴,應該能愉快不少吧?

孫勉看著領導,小心地問道:「是不是需要準備一下?」

「嗯,你去吧,帶上一些相關部門的幹部,當然,再帶上一些企業家。」

「好的,我明白了。」孫勉轉身開門與張建濤走了個碰頭,「秘書長好。」

「嗯,」張建濤點點頭,「我找書記有事。」

「你們談,我先出去了。」 一尺畫江南 孫勉出去后又回來給張建濤泡了一杯茶。

……………………………………………………………………………………

張鵬飛望著張建濤臉色不太好看,問道:「老張,又出什麼事情了?」

「還不是省政府那邊!」張建濤氣得夠嗆,「他又帶著人去了飛機配件廠,這都去幾次了,明擺著就是虛張聲勢!」

「呵呵,隨他去好了!」張鵬飛擺擺手,「再等等看,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樣!」語氣里,張鵬飛也不是很客氣。其實他已經給了胡常峰機會,並不想這麼早就將矛盾激化,這才對飛機配件廠的事不聞不問,為的就是給胡常峰提個醒,讓他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子不但沒有停止動作,反而還變本加利,也難怪張書記不高興了。

張建濤皺眉道:「書記,我覺得咱現在可以不管,但是……也應該表示出一點態度吧?」

張鵬飛沉默了一會兒,點頭道:「秘書長說的有點道理,我看……你給姜書記打個電話吧。」

「姜書記?」

「嗯,他是江平的一把手,有些事也應該他們表明立場嘛!」

「那……」

「你就把這件事告訴他,相信姜書記知道怎麼處理。」

「好吧,」張建濤掏出手機,當著張鵬飛的面就給姜定康打電話。「喂,是姜書記吧,我是老張啊。有這麼個情況,今天胡省長又……嗯,對對……情況不是很樂觀,啊……是的,張書記已經知道情況了,他特意讓我通報您一聲,對對……張書記也很重視。我沒別的事了,那就這樣。」

「好的,老張,請你轉告張書記,我知道怎麼辦了。」姜定康的聲音有點憤怒,這個胡常峰還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張建濤收起手機,面向張鵬飛說:「姜書記讓我轉告您,他明白怎麼辦了。」

張鵬飛點點頭,笑道:「老薑辦事讓人放心。」

張建濤仍然有些不放心,苦笑道:「張書記,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您和姜書記……」

「呵呵,這就叫心有靈犀,不管老薑怎麼辦,肯定能達到咱們的要求!」

張建濤不再發問,說:「小孫把邀請函給您送來了吧?」

「嗯,送來了。」

「您想什麼時候行動?」

「就現在吧,準備好就把行程表發過去,和對方研究一下。」

「明白了,我會和小孫好好準備的。」

張鵬飛瞄了張建濤一眼,說:「你不能去。」

「啊?」張建濤張大了嘴巴,「我……我……我怎麼能不去?」身為省委秘書長,省委書記出國訪問,按道理他是必須要跟著的。如果張鵬飛不帶著他,外人肯定以為張書記信不過他了。

張鵬飛語重心長地說:「老張,你聽我解釋,你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我是這麼想的,省委剛剛完成換屆,對於省委來說,我和你都是新人,你說是吧?」

「嗯,」張建濤有點懂得張鵬飛的意思了。

張鵬飛接著說道:「現在是換屆的過渡期,一切都還不穩定,省委如果沒有人留著,我還真不放心。雖然說有老秦在,還是老秦事情多,不可能事事躬親,而你是秘書長,對下面的情況了解很多,可以隨時發現情況,我覺得……」

「張書記,您什麼也別說了,我一定幫您看好這個家!」張建濤拍著胸脯保證。

「老張,我相信你。」張鵬飛微微一笑,「你安排老宋跟我去吧,他是副秘書長,又是辦公廳主任,挺合適的。」

張建濤點點頭,有些擔憂地說:「給您換個副秘書長陪著行不行?」

張鵬飛笑了笑,說:「老張,你怎麼還不明白我的意思,這段時間……老宋的小動作可是不少啊,我想趁此次機會把他帶到身邊……嗯,替你教導教導,要不然留你們兩個在家,還不鬧翻天?」

張建濤老臉一紅,嘿嘿笑道:「謝謝張書記,都是我沒用。」

「好了,你什麼也別說了,馬上安排一下,一個小時之後召開辦公會,在家的常委全都參加。」

「現在?」張建濤的思維有點跟不上了,怎麼談得好好的,張書記突然要開會了。

「我馬上就要出國了,家裡需要好好安排一下。」

「可是現在……大家都在外面工作,這個……」

「外面工作的可以叫回來嘛!」張鵬飛笑呵呵地說。

張建濤盯著張鵬飛那神秘的眼神,突然恍然大悟,猛地一拍腦門,笑道:「我明白了,這就去安排!」

張建濤腦子反應過來了,現在的胡常峰正在帶隊考察飛機配件廠。

……………………………………………………………………………………

胡常峰帶著航空集團考察團的人在江平活動了好幾天,沒有向張鵬飛做任何的彙報。而張鵬飛也完全像個甩手掌柜一般對他不聞不問。對於張鵬飛的態度,胡常峰一直也沒摸准,摸不準歸摸不準,這並不影響他的計劃。胡常峰幹得很起勁兒,不止一次帶隊來到江平飛機配件廠考察。

喬震在現場參觀了江平飛機配件廠的實際情況后,當時就說了一句差點令胡常峰吐血的話,他說:「這要是開發房地產,最少也能賣五十億啊!」

「喬總,您要知道,房地產的收益只是見效快而已,工廠可是千秋萬代!」

喬震臉色一紅,知道自己不該說那話,趕緊擺擺手。

「二叔,你覺得我們的項目怎麼樣?」

「條件是可以的,投入可是不少。」

「只要能立項,投入的資金我們共同想辦法,您覺得呢?由雙林省政府和航空集團共同投資。」胡常峰的話中充滿了信心。

喬震皺眉道:「真的沒有問題?」他此刻站在飛機配件廠的門口,指了指馬路對面那一大片還在拆遷的民房,「這裡不是已經規劃好了嗎?計劃能改嗎?」

「事在人為吧!」胡常峰表情振定,突然發現不遠處有些騷動,幾輛小車緩緩駛來。胡常峰定睛一看,應該是江平市政府的小號車。小車停下了,從首輛車中走下來一位中年男子,與胡常峰的年紀相仿,個子不高,但是很有上位者的氣度。胡常峰心中冷笑,動作到是快,你到的正好!

「胡省長,您來視察怎麼不通知我們呢!」中年男子滿臉笑容,快步走了過來,正是剛剛從外地趕回來的江平新任市長王久鳴。王久鳴曾經是林廣傳的得力助手,林廣傳上位后,自然推薦了他接任市長一職,張鵬飛也就順了他的意思。

「王市長,聽說你去南方了,怎麼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