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對這種人,葉夕瑤已然失去了和他廢話的興趣。

隨即轉身,作勢預走。

見此情形,那中年人……也便是沈家二房老爺,沈明陽當下一怔,隨即氣急敗壞的叫道:

「葉夕瑤,你不要信口雌黃!你給我站住!你,你……你還想不想知道龍炎花的消息了?」

葉夕瑤本不想理會。可此時,待聽到這話,沒等葉夕瑤多言,葉煙和刑海卻腳下一頓。

隨後,連葛掌院和兩位友人,也隨之聽了下來。

就像葉夕瑤之前說的,來都來了,總要看看吧!別的不說,如果萬一沈家真的知道龍炎花的線索呢?

而此時,一看葛掌院等人停下了。沈明陽先是面色一緩,接著轉瞬間,頓時得意起來。

「葉夕瑤,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現在需要龍炎花救命。所以,你若是還想知道龍炎花的線索的話,就最好不要太囂張!別忘了,現在知道龍炎花消息的,只有我們沈家!否則,你也不會千里迢迢的從晏國跑到這裡來吧~!」

聞言,葉夕瑤終於將腳步停了下來。隨即頭也不轉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既如此,那就直接說吧,你讓我救誰?」

「呵……這個嘛,裡面說!」

「不用了。既然沈家二爺都說了『明人不說暗話』,那也就沒什麼避諱的!當然,你若是不說,那就當此事作罷!」

「葉夕瑤,你別忘了,你現在沒理由和我們講條件!」

之前葉夕瑤不過是隨口一說,可眼下這沈明陽卻明擺著要私下談。所以當下,葉夕瑤眸光一閃,道:

「我是沒有理由和你講條件!但你也要記住,如今想知道龍炎花線索的只有我,也只有我會給你『重酬』!所以,你沈家也同樣沒有理由和我講條件!

不說?好!那你就憋著好了!」

說罷,葉夕瑤轉身再次要走。沈明陽一看,頓時急了。道:

「葉夕瑤,你站住!」

葉夕瑤腳下一頓,側頭瞥了台階上,氣急敗壞的沈明陽一眼:「想好了?」

沈明陽雙眼微眯,半晌后,微微抬起下頜,又裝出一副高傲的模樣,道:

「其實,剛剛沈某要求私下談,無非也是想給葉天驕一個臉面,省的讓太多人知道葉天驕的私事。不過既然葉天驕如此執著,不識好歹,那我沈家自然也沒有沈某好堅持的。

龍炎花的線索,是我沈家的一位族老當初無意中在一本古籍中看到的!要知道,我沈家人向來書香傳世,別的不說,單就書籍而言,便是一等世家,也未必有我沈家的藏書多!所以……」

之後,沈明陽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沈家的豐功偉績。結果沒等葉夕瑤和葛掌院說話,周圍看熱鬧的百姓就看不下去了。當下喝道:

「得了,這都多少年的老黃曆了?還有完沒完?」

「就是!直接說正經的得了!」

「吹吧你!一堆廢話,快點說正事啊!你沈家的破事,誰不知道啊?還在這廢話……」 看得出,沈家在當地的名聲並不算好。

而眼下沈明陽這番自吹自擂,更加不是一次兩次。

百姓的吐槽,讓沈明陽頓時臉色一紅。

隨即輕咳了一聲,道:

「額……咳,沈某隻是要說明,我沈家知曉龍炎花的消息,是千真萬確的!不過既然這些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睹,那沈某也就不多言了。」

葛掌院當下翻了一個白眼,道:「既如此,那還不趕快說?」

「葛掌院,你急什麼?消息就在我的腦子裡,張嘴就能說。不過在說之前,葉天驕是不是得先表示表示呀?」

「你這話什麼意思?」

「呵,當然是字面的意思。畢竟,我們可是說好的,我沈家提供消息,葉天驕提供重酬!」

說著,沈明陽再次將目光落在葉夕瑤身上。隨即只聽葉夕瑤,道:

「救人,可以!你先說龍炎花的消息。」

「呵呵……葉天驕,話不能這麼說吧!消息只是一句話,可救人就沒那麼簡單了。誰知道等我沈家把消息說了,葉天驕卻當場反悔,說走就走呢?畢竟,我沈家可是書香門第,講學論詩,自然不輸任何人。可要是有人翻臉不認人,蠻橫不守約定,我沈家就沒辦法了~!」

葉夕瑤頓時笑了。

「如此,那我現在走便是了!」

「葉夕瑤,你……」

沈明陽沒想到,葉夕瑤竟然這麼難纏。當下雙唇一抿,道:「好,那我就相信葉天驕一次。不過,先說好,救人的事情,你必須答應!」

葉夕瑤不置可否。沈明陽無奈,隨即伸手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道:

「有關龍炎花的所有線索,都寫在這裡。」

葉夕瑤隨即眼神一動,刑海立刻上前,將信封拿過。同時冷冷的說道:

「最好不要耍花樣,否則……」

低聲的恐嚇,刑海特意壓低嗓音,不讓葉夕瑤聽到。而一聽這話,沈明陽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瞳孔卻忍不住,微微一顫。

這一幕,正好被葉夕瑤看在眼裡。

隨後,刑海將信封雙手遞到葉夕瑤面前,葉夕瑤拿過當場打開,隨即將信封一折,同時說道:

「說吧,你沈家想讓我救何人?把人帶來吧!」

原本還有些忐忑的沈明陽,頓時幾不可見的微微鬆了口氣,隨即面色一凜,道:

「葉天驕快人快語,佩服。不過這救人嘛……」

葛掌院等人一愣,當下道:「姓沈的,你什麼意思?你想變卦?」

「非也非也,我沈家既然說出條件,自然不會坐地起價。不過這所救之人,如今身體欠安,不便出來。所以葉天驕,裡面請!」

可一聽這話,葛掌院等人卻愣了。

之前這沈明陽讓裡面說,還能解釋是怕泄露葉夕瑤的情況。如今消息都給了,怎麼還讓進去?莫不是沈家宅子里藏了陷阱?

還是,對方真的病入膏肓,只能把醫者請進去,親自一看?

葛掌院等人叫不準,也不好多說,轉頭看向葉夕瑤。這時只聽葉夕瑤不急不緩的說道: 「想救人,就抬出來。不想,我現在就走。」

葉夕瑤的嗓音清冷,卻帶著無可辯駁的果決。

沈明陽一聽,頓時面色難看了起來。

「哼,葉夕瑤,你果然是想不認賬是不是?」

「我只給你一炷香的時間,你若是堅持不把人帶出來,到時候後果自負。」

葉夕瑤也不和他廢話。話落,隨即眸光一轉,看向別處,再不多言一句。

一時間,偌大的沈家宅子門口,一下子安靜下來。

圍觀的百姓面面相覷,隨後看向沈明陽。這時只見沈明陽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接著瞬間冷哼一聲,轉身進了宅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隨後,直待快要到時間的時候,只見沈明陽便又走了出來。同時佯裝憤怒的瞪著葉夕瑤道:

「葉夕瑤,你好狠毒的心腸!家中祖父年事已高,卧病在床,你卻執意要將他老人家抬出來……好,既然你執意不進來,那也沒什麼好說的!家中祖父惡疾纏身,出來是絕無可能了!

如此,只能退而求其次,祖父病症,之前我沈家已找人看過。需要大量清血丹和養氣丹!你只要現在直接拿出上品清血丹和養氣丹各一百……不,各兩百顆,就可以走了!」

沈明陽說的理所當然。可一聽這話,圍觀的百姓卻頓時炸了鍋。

「上品清血丹和養氣丹各兩百顆?天啊,這也太……」

「現在的行市,一顆中品清血丹,就要幾百兩銀子。若是上品,必然要上千金不止,關鍵是一顆難求啊!」

「是啊,養氣丹不一樣?都是金貴東西啊!就是把我家賣了,也買不了一顆上品養氣丹呀!」

百姓紛紛咋舌。而此時的沈明陽則居高臨下,注意著葉夕瑤的反應。直待看到她依舊神情不動,不悲不喜,甚至連一絲反應都沒有。頓時忍不住說道:

「葉天驕,你不是嫌貴吧!說實話,這各兩百的上品清血丹和養氣丹雖然價值不菲,可和能救你命的龍炎花相比,卻不過是九牛一毛!所以,葉天驕,你也可是要想好啊!」

葉夕瑤當下笑了。

「不錯,確實如此!不過有件事,我想先問問沈家二爺……剛剛你口口聲聲說貴家祖父惡疾纏身,那請問不知是何惡疾?」

「哼,自然是難纏之疾。據大夫所言,祖父多年來沒有注重調養身體,以至於骨血之中,雜質過多。導致血氣不順,再加上年事已高,身體虛弱,五臟不調,便落得如今這般。

因此,才需要清血丹和養氣丹這兩種丹藥,相輔相成,長期服用,才能使祖父恢復健康!」

沈明陽說的振振有詞,就連葛掌院都覺得好像是這麼回事。可沒想到,就在沈明陽話音落下的一瞬間,葉夕瑤忽而勾唇一笑,隨後伸手抓起手中的信封,接著……

『嘶——」

紙張撕裂的聲響,細不可察。但此時卻不知為何,尤為清晰。而此時在場的所有人,也頓時瞪大雙眼,瞬間驚得目瞪口呆! 「葉夕瑤,你,你……」

抬手指著葉夕瑤,沈明陽的臉都變色了。

可葉夕瑤卻置若罔聞。甚至之後,越發撕的起勁,三下五除二,最後隨手一揚,手中的紙屑,瞬間飛散四方。

所有人都看傻了。

這時,只聽葉夕瑤似笑非笑的說道:

「世人皆知,清血丹清楚體內雜質,但卻不可多用;而養氣丹,雖然有舒筋通脈,調養血氣的功效,可實際上,聚氣凝神的功效卻更佳!

而這兩種丹藥加在一起……呵,沈家二爺,你確定是給你家祖父治病的?」

葉夕瑤的話,不急不緩。可剛剛回神的圍觀百姓卻再次懵了,當下有人忍不住插嘴問道:

「額……葉,葉天驕,您這話,不知是何意?」

「對啊,葉天驕,這是什麼意思啊?您直接說唄!」

這時,旁邊的葛掌院冷哼一聲,道:

「這不是很明顯嗎?清血丹和養氣丹,表面聽著好像是治病的,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他沈家是想要清血丹和養氣丹,修鍊用的!還說什麼年事已高,惡疾纏身,簡直是放屁!」

圍觀的百姓一聽,懂了。

合計著,這沈家打著治病的幌子,實際上是想要丹藥讓族人修鍊啊!可剛剛你不還說人家是莽夫嗎?

呵,簡直了,不要臉到這種程度,也是沒誰了!

所以當下,圍觀的百姓頓時鄙夷的看向沈明陽,雖然沒說話,可單就那股眼神,就讓人忍不住臊得慌。

而此時的沈明陽,也頓時臉色一變。隨即沖著葉夕瑤叫道:

「葉夕瑤,你不要信口雌黃,污衊我沈家。」

「污衊?那你把人帶出來呀!」

「你……葉夕瑤,你別忘了!你和我沈家有約在先,就算不是救人,我現在要四百上品丹,你也得給!葉夕瑤,你不是拿不出四百丹藥,所以想反悔吧!」

沈明陽的嘴臉,簡直讓人作嘔。所以當下,沒等葉夕瑤開口,旁邊的葉煙便瞬間眼睛一瞪,厲聲道:

「姓沈的,閉上你的狗嘴!區區四百丹藥,有什麼了不起?就算小姐如今不能動靈力,拿出這點東西,依舊輕而易舉!」

葉煙也是被沈明陽氣狠了。可她的話音一落,旁邊的刑海頓時臉色一變,當下喝道:

「葉煙!」

葉煙一愣,待回神,瞬間嚇得血色全無。

「小,小姐,我,我只是……」葉煙緊張的快哭了。當下『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而就在這時,果然只聽沈明陽彷彿抓到什麼把柄一般,叫道:

「果然如此,原來你不能再動用靈力了……怪不得推三阻四,污衊我沈家。原來是你根本拿不出丹藥來。葉夕瑤,你果然陰險!」

可聞言,葉夕瑤卻笑了。先是扶起葉煙,隨即看向沈明陽,道:

「陰險這個詞,還是還給你沈家比較好。不錯,我確實因為中毒,不能再動用靈力。可就像葉煙說的,區區四百丹藥,我也好,我葉家也好,都不放在眼裡……」 「甚至別說四百,就算是八百,一千,甚至是一萬,只要我想,我依舊能在一天之間,堆在你沈家的門口。

可是沈家二爺,你確定你敢收嗎?」

說著,葉夕瑤上前一步,同時冷哼一聲,道:

「嘴裡說著最冠冕堂皇的話,私下裡卻是做著最下作無恥的事!若是真想要丹藥,讓族人修鍊,那就直接說一聲。

詛咒家人惡疾纏身,你沈家還真是為了丹藥,不擇手段啊!

至於什麼有約在先,不錯,是有約在先,就算你臨時更改,本也不算什麼。可前提是,你確定你們給出的線索,是真的?」

原本還氣憤的沈明陽,瞬間臉色一變,眼底同時劃過一抹說不出的慌張。

而此時,旁邊的葛掌院等人,卻忍不住眉頭一皺,當下低聲道:

「瑤丫頭,怎麼回事?難不成,剛剛……」

葉夕瑤一聲冷笑,道:「那信封里的都是假的,不過是他們沈家,為了騙取丹藥,隨意杜撰出來的而已!」

「什麼?!」

沈家向來以書香門第自居,可聖靈大陸終究以武為尊。所以,若是想讓家族越發強盛,卻又不被打臉,偷偷耍個小把戲,弄些丹藥,而不被人察覺,其實也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