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那金剛傷得不輕,又或許是找到了另一處蹭痒痒的地方。芷月一直到將這棵巨大的鳳凰木移植到了自己的空間里它也沒有回來。

芷月幾乎要累得癱了。她可是使了吃奶的力氣才將這樹挖出來的。

大樹一離地,那深有十丈的巨大坑中便汩汩地冒出了地下水,轉眼便將坑填滿了。

芷月直接進了空間。卻見那大樹竟然像是自己長了腳一樣,已經自行在玉髓池邊扎了根。芷月進空間的時候,看見那枝葉正在拚命地抖動,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又像是千年的老餮看見了精美的食物。

芷月頭皮一陣發麻,意念一動來到了玉髓池邊,果然,那好不容易攢得快滿的池水,又下去了三分之一。而且,似乎這降低的趨勢還在繼續。

芷月氣得插了腰大罵起來:「你這王八蛋,死樹精,你把我池水喝完了,這裡就要崩潰了。老娘現在就把你丟出去。」

突然,那鳳凰木中伸出來數根虯結的枝條及藤蔓,芷月一見冷笑起來,兩手一翻,便要開戰。開玩笑,這裡可是她的主場,想在這裡跟她耍狠,這得多腦殘才幹得出來。

可是,芷月想像的場面並沒有出現。那些藤蔓和紙條竟然自己來回扭結了起來,最終竟形成了一個人的形狀。而這個人對著芷月在……磕頭。

芷月的神經再粗,也想不到,還真有樹精跑到了她的地盤上來。

可是,這樹精這是什麼意思?

突然,那人形的小樹伸出了一根細細軟軟的藤條,慢慢試探著到了芷月的面前。像是個孩子的手慢慢的,怯生生的,小心翼翼卷上了芷月的手指,慢慢摩挲著,像是在跟芷月撒嬌一般。

芷月見它沒有惡意,倒也沒有阻止它。可是她突然便感覺手指一疼,還不待芷月反應過來,卻突然間覺得識海里多出了一個小女孩兒的聲音:「主人,小綠沒有惡意的。請您千萬別趕小綠出去。」

芷月突然想起之前她契約的那些小傢伙的事情。明白這是這樹精認了自己做主人的意思。

「你才來就要喝光了我這裡的玉髓水,還說沒有惡意?你知不知道,這玉髓是維持整個空間平衡的關鍵,喝光了它,空間就要崩潰了。」

「對不起,小綠不是故意的,小綠實在太餓了,外面的世界被壞人做了手腳。所有的木系生靈,全都少了一半生機,小綠也就是餓不死,表面光鮮,裡面都快要枯死掉了。」

「啊?」芷月不禁想到之前他們猜測的這片大陸被寰宇大陸設了禁制的事情:「你是說這玄黃大陸所有的綠色植物全都少了一半,生機?」

「是的主人。」那樹靈的聲音很恭敬,而且,芷月能夠感覺得出來,它很純凈。

「好吧,那你會做什麼?要知道,我可不養閑人。」芷月雖然大概知道些鳳凰木的事情,但是總比不上它自己講出來的放心。

「主人,小綠很能幹的,真的,小綠……」樹精似乎在努力的思考著自己能做的事情,可是,它似乎很是為難。

「看吧,你想不出來了吧。還是沒用吧……」芷月存心逗逗它,故意裝作不屑一顧的樣子。

「不是的,小綠很有用的,小綠是鳳凰木,鳳凰木哎!就是一截樹枝,一片葉子都是好東西。更何況,以後小綠長大了,結出了生命之水,活死人肉白骨都沒有問題。只不過……」

小綠的聲音有些低迷:「小綠在外面受傷了,現在正在努力恢復之中,這些都要等到小綠的身體養好了才行。」說著話,那樹形還低了頭擰著手指頭,看起來著實有些可笑。

芷月不逗它了。只是,知道它要療傷,可也不能讓它如此糟蹋那池水,必要的敲打是肯定的:

「你可知道,這玄黃大陸只有我這裡才是沒有被破壞的小世界,你要是想好好活著,就別再糟蹋我的池水了。這池水好不容易才攢了這麼一點兒,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復。不行,你得搬家!不能讓你住在這池水邊上。」開玩笑,這樹這麼大,萬一忍不住它將這池水喝光了,芷月可要上哪兒說理去。

看著那又恢復解放前樣子的玉髓池,芷月的心和肝都要疼起來了。

「主人不用擔心,剛才是小綠的身體太虧了,現在小綠已經不那麼餓了,就不會再喝這池水了。而且,小綠也不會讓這池水乾涸的。小綠是生命之樹,住在玉髓池邊,不但不會損失這池水,而且,還會幫助這池水的靈力匯聚和提純。時間越長就越明顯。不信,您看看就知道了。」

那樹形人重新回歸了本體,從樹冠上突然伸出了一根枝條。芷月就感覺自那鳳凰木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極清幽的香氣,那香氣一旦聞了之後,立馬讓芷月覺得神識都清明了許多,感覺像是喝了補藥,瞬間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更神奇的是,自那伸出的枝條處,一滴乳白色的液體正迅速匯聚,滴答一聲,滴落到了池水之中。

「還真的是玉髓水。」芷月倒是有些驚詫了。

「我們樹靈本身就是生命之體,能將外界所有龐雜的氣體全部過濾,唯余純凈的靈氣。主人以後就會知道,小綠是頂頂有用的寶貝呢!」女孩子的聲音歡快起來,樹葉搖搖擺擺,活像是在咯咯笑著的小姑娘。

「好吧,好吧,你就住下吧,好好養傷,我等著你有用的那天。」芷月心下高興,出了空間臉上還掛著滿滿的微笑,沒留神差點被樹枝絆倒。

腳下就是那截被巨無霸掰下來打鬼的鳳凰木紙條,芷月本著寶貝不能浪費的原則,將它也收進了空間里。

這下可得趕緊跑路了。這裡可不是久留之地。

芷月看了看天色,根據記憶,向著樹林外走去。 第五百一十六章因禍得福

喵了個咪啊!她突然就發現自己簡直是掉進了積分堆里。

這裡竟然隨處可見之前從未見過的寶貝藥草,且都是八百年分以上的靈藥和靈果,還有和玄黃大陸明顯不同品質的植株和珍貴樹木……

見到那麼多的靈草,果樹。正在狂喜之中的芷月突然想到小綠說的關於玄黃大陸植株被改造的事情。瞬間,如同一桶冷水澆頭,那股興奮勁兒登時就十去了七八。

可是要她放手她也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了,就算是被改造。換點積分總是沒問題了吧。

所以,還是要挖挖挖!

不過……明明之前自己在外面也挖過草藥種在空間過的啊。

芷月突然想到之前幾次秘境探險,她可沒少從那些地方挖寶,而且她向來煉丹都喜歡用自己空間出品的藥草。那麼,景然,老猿不都說她的丹藥管用的嗎?

那不就說明了,她的藥草是沒問題的啦!

芷月有了幾分猜測。通過神識一問。果然,她的空間真的是能夠治癒這些植株的毛病的,就像小綠一樣。由於她空間的時間流問題,個頭大如小綠這樣的植株也就多則一年,少則七八個月也就完全治好了。而那些小小的藥草,用個三兩天也就沒問題了。

這下芷月再無後顧之憂。如此多的寶貝,就是放在二級大陸應該也是難得的了。

也許就是因為被改造過,所以,那些王八蛋才從來不收玄黃大陸的藥草和丹藥。怪不得,芷月是聽墨離講過的,玄黃大陸之所以每個大世家都有看守的老祖級人物,就是因為,他們要監督著這些大世家,每年給二級大陸輸送靈石,礦產,人才和各種除藥草以外的資源。

墨離之前就猜測玄黃大陸就是二級大陸的一個附庸。說難聽點兒,就是僕人,奴隸。所以,玄黃大陸只能聽從寰宇大陸的話,他們不允許手下的僕從飛升上界,甚至連靈獸也不可以。

只是,他們這麼費勁巴拉壓制玄黃大陸,難道只是為了讓他們聽話……

芷月怎麼都覺得這裡邊有一種濃濃的陰謀的味道。她說不清,可是突然就有一股莫名而起得壓抑和憤怒,甚至還有一點兒委屈和不甘的情緒一瞬間爆發出來。

這情緒來得突如其來,讓她自己都感覺有些詫異。

長長舒出了一口氣,芷月突然淺淺笑了起來。她現在實力還是太弱小了,即便身上有著很多底牌,可是,離她的目標還是太遠了。

要想從此不被人欺凌,就得自身強大起來。

芷月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從擁有這逆天的空間開始,她就註定會活得比別人精彩,不需懷疑,寰宇大陸,她龍芷月一定會去的。還有師傅的仇她也一定會報的,還有小舅舅,她現在想明白了玄黃大陸的處境,更加擔心那個小時候有過數面之緣,給自己留下了翠玉鐲的溫潤男子。

芷月有了精元空間,那翠玉鐲里的葯田自然是比不得的。但這麼多年芷月卻一直將這鐲子帶在自己的身邊,每每得到一株什麼好的藥材,芷月也總會挪一些到那葯田裡。

當時想著自己空間的百倍時間流,她挪過去的總是上了年份的藥材,現在看來,還真是無心插柳,經過了她空間的改造,挪到翠玉鐲里的草藥無一不是完好無缺的寶貝。現在那葯田早已不是當初的樣子,裡面光是千年份的靈藥就有百多株,就算是拿到上界去,芷月也相信那是絕無僅有的。

芷月這下完全放了心,更加肆無忌憚地撿起了寶貝來。

等到月上中天之時,有薄霧淡淡而起,轉瞬便肉眼可見的漸漸濃稠起來、

在這樣的霧氣之中,還能隱隱約約的聞到一股血腥的氣味。

芷月直到這時才發現,她所在的地方似乎太過安靜了。這麼長的時間裡,她竟然連一隻靈獸都沒有看到。

在這樣靈藥遍布的所在,這絕不是什麼好現象。這說明,她要麼就是闖入了什麼大BOSS的獨屬領地,要麼就是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這兩種情況都不是什麼好消息。芷月在發覺不對之後,神識立馬鋪展開來,卻發現這個地方的霧氣竟有著隔絕神識的功能,等到她直起身來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和方向。這才悲催的發現,她似乎是真的迷失了方向,她好像,確定以及肯定,是進了黑暗森林的內圍了……

陡然間,有一種令芷月毛骨悚然的危機感油然而生。她感覺自己的身後好像有無數只隱於暗處的惡鬼正在等著擇人而噬。

她突然鑽進了空間之內,神識外放……

媽媽的,她看見了什麼?

這是一團黑霧組成的巨大人形。在那東西的臉上,濃濃的煞氣團之中,兩隻紅色的火球正在突突的往外冒著跳動的火焰。

這東西所過之處,所有草木全都被黑霧弄成了焦炭,沿著它走來的方向,一個個焦黑的深坑像是惡魔的詛咒一般。

突然,這東西停在了芷月之前站立的位置,在芷月看來,就像是站在了她的身邊。她甚至能夠看到那濃濃的黑霧裡它的鼻子在一吸一吸的動作,突然,它那兩隻火紅跳躍著陰森火苗的眼睛盯了過來,就像是攥住了芷月的視線。

芷月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接掐斷了神識,再也不敢向外面探看。

這是什麼東西?太可怕了!

芷月不禁想到了之前那個鬼東西,還有小院兒裡面的禁制。

芷月幾乎能夠肯定這個與那些都有關係。可是,看這東西的氣勢,芷月絕對相信,自己在它的面前就是個找虐的弱雞角色。

太坑人了吧!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在剛剛給自己建立了信心之後,果斷被一巴掌打回了現實。

這還真是……說好的勵志呢!說好的自強呢!

好在空間似乎並沒有什麼異變。想想自己空間里的時間流。芷月靜下了心來。

她索性坐在了小綠的樹下。芷月突然之間發現,在小綠的樹下修鍊,她的神識會很清明,而且很容易進入入定的狀態。

現在,她反正也不敢出去,索性好好將自己的功法梳理一下也好。 第五百一十六章因禍得福

喵了個咪啊!她突然就發現自己簡直是掉進了積分堆里。

這裡竟然隨處可見之前從未見過的寶貝藥草,且都是八百年分以上的靈藥和靈果,還有和玄黃大陸明顯不同品質的植株和珍貴樹木……

見到那麼多的靈草,果樹。正在狂喜之中的芷月突然想到小綠說的關於玄黃大陸植株被改造的事情。瞬間,如同一桶冷水澆頭,那股興奮勁兒登時就十去了七八。

可是要她放手她也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了,就算是被改造。換點積分總是沒問題了吧。

所以,還是要挖挖挖!

不過……明明之前自己在外面也挖過草藥種在空間過的啊。

芷月突然想到之前幾次秘境探險,她可沒少從那些地方挖寶,而且她向來煉丹都喜歡用自己空間出品的藥草。那麼,景然,老猿不都說她的丹藥管用的嗎?

那不就說明了,她的藥草是沒問題的啦!

芷月有了幾分猜測。通過神識一問。果然,她的空間真的是能夠治癒這些植株的毛病的,就像小綠一樣。由於她空間的時間流問題,個頭大如小綠這樣的植株也就多則一年,少則七八個月也就完全治好了。而那些小小的藥草,用個三兩天也就沒問題了。

這下芷月再無後顧之憂。如此多的寶貝,就是放在二級大陸應該也是難得的了。

也許就是因為被改造過,所以,那些王八蛋才從來不收玄黃大陸的藥草和丹藥。怪不得,芷月是聽墨離講過的,玄黃大陸之所以每個大世家都有看守的老祖級人物,就是因為,他們要監督著這些大世家,每年給二級大陸輸送靈石,礦產,人才和各種除藥草以外的資源。

墨離之前就猜測玄黃大陸就是二級大陸的一個附庸。說難聽點兒,就是僕人,奴隸。所以,玄黃大陸只能聽從寰宇大陸的話,他們不允許手下的僕從飛升上界,甚至連靈獸也不可以。

只是,他們這麼費勁巴拉壓制玄黃大陸,難道只是為了讓他們聽話……

芷月怎麼都覺得這裡邊有一種濃濃的陰謀的味道。她說不清,可是突然就有一股莫名而起得壓抑和憤怒,甚至還有一點兒委屈和不甘的情緒一瞬間爆發出來。

這情緒來得突如其來,讓她自己都感覺有些詫異。

長長舒出了一口氣,芷月突然淺淺笑了起來。她現在實力還是太弱小了,即便身上有著很多底牌,可是,離她的目標還是太遠了。

要想從此不被人欺凌,就得自身強大起來。

芷月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從擁有這逆天的空間開始,她就註定會活得比別人精彩,不需懷疑,寰宇大陸,她龍芷月一定會去的。還有師傅的仇她也一定會報的,還有小舅舅,她現在想明白了玄黃大陸的處境,更加擔心那個小時候有過數面之緣,給自己留下了翠玉鐲的溫潤男子。

芷月有了精元空間,那翠玉鐲里的葯田自然是比不得的。但這麼多年芷月卻一直將這鐲子帶在自己的身邊,每每得到一株什麼好的藥材,芷月也總會挪一些到那葯田裡。

當時想著自己空間的百倍時間流,她挪過去的總是上了年份的藥材,現在看來,還真是無心插柳,經過了她空間的改造,挪到翠玉鐲里的草藥無一不是完好無缺的寶貝。現在那葯田早已不是當初的樣子,裡面光是千年份的靈藥就有百多株,就算是拿到上界去,芷月也相信那是絕無僅有的。

芷月這下完全放了心,更加肆無忌憚地撿起了寶貝來。

等到月上中天之時,有薄霧淡淡而起,轉瞬便肉眼可見的漸漸濃稠起來、

在這樣的霧氣之中,還能隱隱約約的聞到一股血腥的氣味。

芷月直到這時才發現,她所在的地方似乎太過安靜了。這麼長的時間裡,她竟然連一隻靈獸都沒有看到。

在這樣靈藥遍布的所在,這絕不是什麼好現象。這說明,她要麼就是闖入了什麼大BOSS的獨屬領地,要麼就是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這兩種情況都不是什麼好消息。芷月在發覺不對之後,神識立馬鋪展開來,卻發現這個地方的霧氣竟有著隔絕神識的功能,等到她直起身來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和方向。這才悲催的發現,她似乎是真的迷失了方向,她好像,確定以及肯定,是進了黑暗森林的內圍了……

陡然間,有一種令芷月毛骨悚然的危機感油然而生。她感覺自己的身後好像有無數只隱於暗處的惡鬼正在等著擇人而噬。

她突然鑽進了空間之內,神識外放……

媽媽的,她看見了什麼?

這是一團黑霧組成的巨大人形。在那東西的臉上,濃濃的煞氣團之中,兩隻紅色的火球正在突突的往外冒著跳動的火焰。

這東西所過之處,所有草木全都被黑霧弄成了焦炭,沿著它走來的方向,一個個焦黑的深坑像是惡魔的詛咒一般。

突然,這東西停在了芷月之前站立的位置,在芷月看來,就像是站在了她的身邊。她甚至能夠看到那濃濃的黑霧裡它的鼻子在一吸一吸的動作,突然,它那兩隻火紅跳躍著陰森火苗的眼睛盯了過來,就像是攥住了芷月的視線。

芷月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接掐斷了神識,再也不敢向外面探看。

這是什麼東西?太可怕了!

芷月不禁想到了之前那個鬼東西,還有小院兒裡面的禁制。

芷月幾乎能夠肯定這個與那些都有關係。可是,看這東西的氣勢,芷月絕對相信,自己在它的面前就是個找虐的弱雞角色。

太坑人了吧!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在剛剛給自己建立了信心之後,果斷被一巴掌打回了現實。

這還真是……說好的勵志呢!說好的自強呢!

好在空間似乎並沒有什麼異變。想想自己空間里的時間流。芷月靜下了心來。

她索性坐在了小綠的樹下。芷月突然之間發現,在小綠的樹下修鍊,她的神識會很清明,而且很容易進入入定的狀態。

現在,她反正也不敢出去,索性好好將自己的功法梳理一下也好。 第五百一十七章又聞五元石

芷月現在的修鍊其實是遇到了瓶頸的。自從她救治了師傅掉了階,以為重新來過,只不過是再重新走一遍回頭路,應該恢復起來沒有那麼困難。

可沒想到,現在她恢復到了五階卻有些後續無力的感覺。

就像是一個露了底兒的瓶子,無論你再怎麼往裡邊裝靈氣,都是裝不滿的,讓芷月覺得自己像是在做無用功。

芷月一直修鍊的都是龍飛焱給她留下的《五行天則》,不是她得了更高級的混沌功法不去用。而是那混沌功法她根本就解讀不了,上面的字每一個她都是認得的,可把它們擺在一起就像是在看天書,根本就看不明白。

芷月現在修行五行天則卡在了武將五階上面,一時間一籌莫展,她從空間藏書閣又一次取出了混沌天則,翻開了之後,仍舊是你認得他,他不認得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