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光球只是一晃,內部的世界立刻就是天塌地陷,好像發生了重大災難一般,頓時,鏡像中一群修鍊的人全都身體顛倒,有的清醒了過來,有的吐出了鮮血,還有的臉色一下蒼白,似乎受到了重傷。

武者修鍊,最忌打擾,何況方恆這麼野蠻的進行破壞?這群人本來正在修鍊中,根本就承受不住!

「可惡!肯定是方恆搞的鬼!方恆,你個懦夫,敗類!有種你出來,咱們決一死戰!」

「方恆,你給我滾過來!」

無數道怒吼聲從鏡像中響起,外面的方恆卻是冷笑不停,眼神一閃,紅色的光華就一下沖入了鏡像之中,瞬息間就讓他的靈魂進入了神武世界只內。

「殺!」

一見到方恆的身影,在神武世界內的一群人頓時爆吼,紛紛開始爆發力量向著方恆衝擊。

只是等一系列的進攻過後,他們才發現,方恆的身影依舊站在原地,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力一般。

「呵呵,這裡的世界,已經是我的了,在我的世界內對我進行攻擊,你們不覺得可笑嗎?」

話語吐出,頓時,一群人的臉色全都冷漠下來。

「方恆,你放我們出去!」

就在這時,一道喝聲響起,卻是極殺門的那劉雨說話了,「如果你放我們出去,以前的事情,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呵呵,放你們出去?你們覺得可能嗎?」

聽到這話,方恆笑了一聲,「至於既往不咎,更是可笑,你們想要既往不咎,我還不想呢,圖謀我的寶貝,派人圍攻我,這些事情,我可是都一一記在心裡。~,」

話語落地,場中一群人的臉色都難看起來。

就沖方恆這一句話他們就知道,日後他們想要出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方恆。」

就在這時,一道話語再次響起,卻是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中年人走了過來,認真道,「你現在既然能夠見到我們,那想必你已經逃出外面的圍攻了吧。」

「呵呵,逃出?這可不是逃出這麼簡單。」

方恆冷笑,手掌突然一揮,立刻,一道火紅色的光華就飛了出來,在場中形成了一股鏡像。

鏡像中飛快的劃過了一系列的畫面,全都是方恆斬殺五派高手的景象!

等到畫面結束的時候,場中的人,臉色都變了。

就算是他們,也真的沒有想到,方恆竟會強到了這個程度,一個人,殺了這麼多的高手!

「方恆!你殺了這麼多人,我們五派不會放過你的!」

劉雨突然吼了一聲,眼神中除了震驚之外,就是憤怒。

「哈哈,不會放過我?就算不會放過我,又如何?他們敢動我么?又能動的了我么?」

大笑一聲,方恆的臉上滿是諷刺,「現在的我,是天雲大陸天雲派的守護長老,是天雲大陸的天雲之子!你們五派就算再恨我,也沒那個能耐動我。」

「什麼!」

聽到方恆的話,場中的人都驚呼了一聲,他們沒想到,這才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方恆就已經獲得了天雲派這麼大的認可!

「呵呵,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現在的我,已經突破真武了。」

見到這些人震驚的神情,方恆繼續笑道,「沒有突破真武的我,就已經把你們殺的片甲不留,突破真武的我,你們覺得你們還是我的對手么?」

場中的人都是身體一抖,卻說不出話來。

他們知道,方恆說的話是真的,沒有突破真武境的方恆,就能把他們耍的團團轉,最後逐個擊破,突破了真武的方恆,他們還怎麼應對?

「那你動手吧!」

突然間,那之前說話的海仙島高手喝了聲,「婆婆媽媽算什麼本事!」

「哈哈,我不妨告訴你們我的實際情況。」

方恆大笑,「現在的我雖然是這個世界的主人,但是我對這個世界的操控,還是很困難的,只能做到和你們簡短的交談,否則的話,不用你說,我就把你們幹掉了,哪裡還會和你們廢話?」

聽到這話,場中的人都是眉頭一皺。

他們不懂,方恆怎麼突然這麼誠實起來,在面臨他們這些敵人的時候,都把自己的情況說的這麼清楚。

「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會對你們說這些?」

似乎是看穿了人群的疑惑,方恆冷笑道,「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你們,已經是我的囊中物,就算讓你們知道了我的真實情況,你們也無能為力!」

場中的人臉色都變了。

他們知道方恆這是什麼意思了,就是在宣告他們的死亡!

方恆現在或許是有點小問題,只是現在的方恆,就已經遠遠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何況等方恆解決了這點小問題之後?他們根本不行。

方恆這時候告訴他們事實,無非是讓他們進入一個痛苦的歷程。

等死的歷程!

死亡很痛苦,只是等死,才是最讓人痛苦的!

「方恆,你囂張不了多久的……」

「我這是在囂張嗎?」方恆打斷了劉雨的話,笑道,「我只是在告訴你們事實而已,另外,我還要告訴你們一個事實,不要想著在這裡修鍊了,因為我會時不時的讓這世界顛倒一下,呵呵,我真想知道,你們走火入魔而死的幾率會有多大。」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影就是一閃,直接在眾人的身前消失無蹤。

場中只剩下了一群臉色蒼白的高手,面面相覷,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同樣的,收回了魂能的方恆也沒有在看神武界內那些人的表情,臉上露出了冷笑。

對他來說,給予這些敵人折磨,是有必要的,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知道,得罪他的下場!

「現在大部分的事情都解決了,到了該立威的時候了。」

目光再次一轉,方恆就看向了大殿之外的虛空。

「幾位,都出來吧。」

淡淡的話語吐出,大殿之內,卻是安靜無比。

見到這一幕,方恆再次一笑,「難道非要讓我把幾位請出來么?」

嗖!

話語之間,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揮,紅色的魂能瞬間飛到了殿外的虛空之中,來回閃動幾下,就消失無蹤。

等到方恆的魂能消失的時候,大殿之內的空間突然傳出了喀拉拉的撕裂聲,下一刻,足足十個身穿白色勁裝,頭臉都被捂住的人,來到了方恆的面前。

「有意思,真武一重的你,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一出現在方恆面前,一個為首的白衣人就問了一句。

「在回答問題之前,你們或許應該介紹一下你們自己。」方恆笑了笑說道。

「我們,是天雲十衛,是天雲派的守衛。」那為首的白衣人淡淡道,「至於我們為何會來這裡,是太上護法的命令,讓我們保證你的安全。」

「換句話來說,你們,現在就是我的屬下了?」方恆笑道。

「是保護你,而不是你的屬下……」

「這沒什麼區別。」方恆一擺手,「既然你們現在是我的屬下,那接下來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們去做。」

「我們憑什麼聽你的?」白衣人眼神一冷。

「不聽,你們就走。」方恆淡淡道,「不要在我身邊,或者,我親自去找太上護法說一下。」

聽到這話,一眾白衣人的眼神都閃爍起來。

為首的白衣人道,「你這是在威脅我們么?」

「你可以這麼理解。」方恆淡淡道,「當然,你們也可以理解為這是跟在我身邊的條件,跟還是不跟,隨便你們。」

「說實話,本來跟著你,我們覺得是不值的。」

聽到方恆這麼直接的話語,那白衣人再次說道,「不過現在,我卻有點改主意了,在我們面前你都敢這麼說話,看來護法大人看重你,的確有道理,但是這對我們來說,還不夠……」

「不用說了。」方恆一擺手,「我能看出來,你們都是高手,很厲害的高手,只不過神魂方面卻有些殘破,我估計不錯的話,應該是衝擊魂武境界失敗了,對吧。」

一眾白衣人都是身體一震,他們也沒想到,方恆竟能一眼看出他們的問題。

「神魂殘破,基本上就等於沒有了未來,能活著,就是僥倖。」

方恆淡淡道,「不過這得看遇到誰,現在你們遇到了我,我可以給你們一個保證,那就是我能讓你們殘破的神魂進行恢復,但是代價,卻是你們必須要聽我的。」

「什麼!」

聽到方恆的條件,場中的十個白衣人都忍不住驚呼一聲。

「你是不是在說笑?神魂破損,是最為根本的缺失,就算是太上護法,都沒有辦法……」

「太上護法沒有辦法,不代表我沒有。」方恆手掌一揮,魂能之力再次飛出,立刻就進入了這幾個人的身體之內。

一接觸到方恆的魂能,場中的白衣人都是眼神一呆,「這是,功法?」

「對,這是真正的靈魂功法,名為神魂長生鍛煉法。」方恆淡淡道,「這功法,能鍛煉神魂,強大神魂,感悟天地奧妙,補全自身缺失,你們現在靈魂是破損的,但是只要修鍊了這個功法,絕對能補回來,而我現在給你們的,只是神魂長生法的基本,練了這個,想必們就會感受到好處的。」

方恆話語吐出,立刻讓這天雲十衛的眼神閃爍起來,很快,他們的身體就是一震,紛紛按照腦海中的方法開始修鍊。

片刻之後,天雲十衛的身上就開始升騰出了一股青色的光華,這是靈魂之光!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他的神魂長生鍛煉法,起到作用了。

果然,就在靈魂之光升騰的時候,這天雲十衛的眼睛也全都一下掙開,眼神之中,全是狂喜之色。

靈魂之光,代表著靈魂的成長和進步!

本來他們都是衝擊魂武失敗的人,神魂破碎,是不能擁有這等光輝的,現在卻有了!

這意味著原本沒有未來的他們,在方恆的手裡,卻有了未來!

不,不止是未來,在修鍊了方恆給予他們的靈魂功法之後,他們能感覺到,魂武,也不再是那麼遙遠!

「屬下拜見方長老!」

乾脆無比的話語突然從為首的白衣人嘴裡吐出,下一刻,他就已經單膝跪在了方恆的面前。

「從今以後,我等就是方長老之屬下,方長老命令,既是我等之生命!」

話語吐出,另外幾個白衣人也都反應了過來,全都單膝跪在了方恆面前。

「屬下拜見方長老!」

「哈哈哈……」

聽到了這異口同聲的話,方恆當即大笑起來,「好!有你們幾位當我助力,我不亞於如虎添翼!你們放心,你們的問題,我會為你們解決的,不過現在,你們還是要為我做一些事情,先把天雲派和執法門的大小事情告訴我,能多詳細就多詳細。」

「是,屬下先從天雲派和執法門招收弟子的事情說起……」

大殿中響徹了白衣人的聲音,殿中的方恆,也是在其中不停的點頭。

轉眼間,又是接近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日,天雲派的天雲大殿之外,突然出現了一大批身穿各色服飾的青年。

同時,在這一批青年的前方,還有這兩位面容威嚴,神色肅穆的中年人。

這兩位中年人一位身穿白袍,一位身穿紅袍,正是天雲派的長老和執法門的長老。

「呵呵,每十年一次招收弟子的日子又開始了,時間過的是真快啊。」

就在這時,天雲派的長老笑了一聲,似乎很是感慨時光的流逝。

「哼,廢話就不要說了。」執法門的長老冷哼一聲,「這一次我執法門挑中的天才,你們天雲派別想搶。」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呵呵,放心吧。←,」

天雲派長老笑了一聲,「上一次招收弟子的時候,是我們先選的人,這一次招收弟子,自然由你們先選,這規矩我們不會忘。」

「不會忘就好!」

那執法門長老一點頭,目光突然看向了那些服飾各異的青年,淡淡道,「你們,都是我天雲大陸優秀的青年,通過了天雲派的考驗,得到了天雲的認可,這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話語一出,頓時,站在殿外的青年全都露出了喜色,個個都感覺很榮耀。

「但是接下來你們的選擇就很重要了。」

執法門長老再次說道,「如果你們選擇加入天雲派,那麼你們只會成為普通弟子,但如果你們加入我執法門,那你們就會成為光榮的執法者!是選擇普通的修鍊,還是選擇在戰鬥中進步,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話語吐出,那天雲派的長老眼神一沉,他知道,就沖這執法門長老的一番話,今天這些優秀的苗子,就要有一大半都歸執法門了。

普通的修鍊和戰鬥中進步,對於這些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來說,當然是後者最具有吸引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