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絕對想不到,蘇羽這純屬逗他玩呢!這貨這會兒乾脆盤膝而坐,打坐修鍊呢。至於手機?呵呵,好漢仨手機,蘇羽自然是不例外了。只不過這手機的玩法也是無聊到了極點了,用自己的一個手機給另外一個手機打電話,一直不掛機……

而蘇羽雖說是在打坐修鍊,但神識卻是將整個法院全部籠罩在內,一直觀察著法院內案件審理的每一個步驟。在法官剛剛宣判明蘭明慧符合法定繼承,判決粵東域府當天必須要把託管的企業無條件歸還給兩姐妹之後,蘇羽這才掛斷了那無聊到極點的電話,給唐坤再一次撥了過去。

「哎……唐主任啊……實在是對不起,您還是把那兩家企業轉讓給別人吧……我的公司賬面資金出了點問題,銀行這會兒正查賬呢,估計少說也得一天的時間……」

當聽到蘇羽這句話的時候,唐坤徹底的抓狂了,心涼了!相反的,這會兒蘇羽的心裡,那叫一個敞亮,那叫一個樂呵啊!

「這幫孫子!讓你們折騰老子,讓你們跟山本正雄那個老狗攪和在一起!老子玩死你!」

不過蘇羽這正樂呵著呢,忽的被樓道里傳來的一道十分細小的聲音吸引了。

「這個案件你們怎麼辦的!怎麼能辦成這樣!上峰那裡你準備怎麼交代!」樓道里,一陣十分細小但卻帶著慍怒的女人聲音傳了過來。

聽這聲音傳來的方向,應該就是在距離樓頂天台不遠的地方,而且若不是蘇羽神識入微,五感超強的話,還真的是聽不到的!

上峰?有貓膩啊,這不像是一般對話啊!

聽著這聲音,蘇羽頓時心中升起一種預感,神識直接向著這聲音的源頭籠罩了過去。只見此刻,一個雖然身著職業裝,但卻分外嫵媚的女人,正雙手抱在胸前,極度不爽地對著面前的一個身著制服的中年男子說道。

而那中年男子,蘇羽之前用神識觀察法院情況的時候見過,這個男人好像是粵城法院的副院長,權力好像還挺大的……

也正是因為這對話引起了蘇羽的注意,使得蘇羽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絕對沒有人知道的情況!

神識迅速籠罩到這個男人的識海之中,幾乎沒有費什麼力氣,蘇羽便已然知道了這個男人和這個女人之間的關係了。

原來,這完全就是一個圈套,一場用身體綁住這個男人,讓其為女人賣命的圈套!

而這個女人,更是讓蘇羽驚訝了!因為在神識籠罩之下,這個女人體內是沒有什麼修為波動的,可最詭異的是,她的識海,蘇羽居然無法進入!也就是說,蘇羽的催眠術,對這個女人根本不起作用!

這種情況,蘇羽見的十分有限,而所有見到過的情況,都是在倭人忍者身上! 蘇羽的神識可謂是當世絕無僅有,得天獨厚的!尋常人等,蘇羽不但可以窺探其淺表意識,更是能夠深入識海,猶如神祗一般,自識海之內去影響一個人。羅小琪,龍千雅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之前,蘇羽的神識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從未碰到過對手的!唯獨在這倭人忍者上,蘇羽的神識著實是憋屈的不行了!這倒不是說蘇羽的神識無法去刺探對方的識海,主要那詭異的秘術,一旦蘇羽強行催眠或者搜索意識,就會被地方察覺!如此一來,使得蘇羽根本不能動用神識去查探有著這類秘術的人。

而這個意外發現的女人,不但嘴裡說著什麼上峰之類的暗語,更是有著以讓蘇羽的神識不敢窺探其識海的詭異!雖說蘇羽並不確定這是否是秘術,但這樣一個沒有修為但卻詭秘至極的人,蘇羽顯然是會格外關注的!

帶著這種格外的關注,蘇羽神識全然籠罩了過去,二人的對話一絲不差地全部落入了蘇羽的耳中。

「上峰上峰,你就知道上峰!那個什麼狗屁上峰,至今老子都沒見過!你滿腦子就是上峰,就是任務么?我們這麼久的感情了,難道還不及那個上峰一絲一毫嗎?!」聽著女人的話,那個副院長臉上青筋暴起地低吼道。

任你百鍊鋼也能給你化為繞指柔,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就是為此而生的。這個所謂的副院長,簡直是被吃的死死的,根本逃不出對方的五指山!哦,不對,是根本逃不出對方的石榴裙!

有道是溫柔鄉乃英雄冢,何況通過蘇羽對其識海的隱秘探知,這個副院長,也根本不是什麼英雄!雖說不是個十足的蛀蟲,但徇私收受的事兒,他可是沒有少做!而且在這女人的攛掇之下,更是將部門機關的各種文件,都做了複印件交給了這個女人。

至於女人口中所說的上峰,到底是誰,蘇羽並沒有從這些副院長這裡找到。而且那些文件,也都是一些政策性的紅頭文件,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事調動的文件,總之特別的繁雜。

一個女人,不管她的上峰是誰,大肆的去獲得**部門的紅頭文件,以及各種政策性的消息,除了敵特,恐怕也不會有人這麼做吧?畢竟法律系統的文件,和域府部門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沒有多大利益在裡面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個女人,蘇羽絕對會不遺餘力地去調查的。蘇羽相信,有著這幅紅顏禍水魅惑眾生的長相,這個女人一定不是個域油的燈,也一定不會只利用這一個男人。

雖然蘇羽不是什麼憤青,也不是什麼愛國志士,但有些事情,既然讓他知道了,那就不得不管了!至少,他是一個華夏人,對於阻止任何有損與華夏的事情,自己還是責無旁貸的。

而這個事情,也不能說是和他完全沒有關係。因為這個女人所交代讓這副院長去辦的事情,恰好就是干預明蘭姐妹奪回遺產這個案子!

雖然不知道對方干預這個案件具體是為了什麼,但他娘的絕對沒憋什麼好屁!

蘇羽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一次對方主動對自己開炮,那絕對是不能放過他們了!雖說蘇羽不知道對方背後是什麼勢力和什麼實力,但是若是真的涉及到敵特間諜的話,蘇羽相信,雖然自己現在實力有限,但還是能夠藉助到很多力量的!

首先,喬老爺子雖說是地方軍政,但想來以喬老爺子這麼多年的經歷,在上面是認識很多人的。尤其軍界是國家的利器,是國家自尊心最強的一個集體,所以對於敵特和間諜,也是最厭惡的!如果真的是敵特,喬老爺子一定會有辦法的。

其次還有警界的黃長海,也是蘇羽的一大助力。這一次黃長海能夠通過一些蘇羽不知道的手段,借力端掉了粵東的三花幫,那必然是有著他自己的渠道的。

有了這兩個具有渠道的人,蘇羽自然敢放手去調查了!如果最後出現問題,通傳不上去,那隻能證明一點,這個國家沒救了……

待那女人和男人說完之後,蘇羽一路神識展開,在最大範圍內鎖定著這個女人的蹤跡,同時飄然一落,直接下了樓,給葉大師去了一通電話,拜託了下明蘭明慧的安全之後,便開著自己的車,一路跟蹤著這個女人,去探查更多的線索了。

或許是因為粵東最近震動太頻繁,這個女人的動作,並沒有蘇羽預想的那麼頻繁。從法院離開之後,便沒有再去見什麼人,而是一路的吃喝遊玩,完全一副小資小三的姿態!而且根據蘇羽的調查,這個女人並沒有什麼顯赫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醫院的護士而已!

這個職業可以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不過對於一個間諜來說,這樣的身份,顯然是最合適不過的了!因為越是普通,就越是沒有人能夠懷疑到!

一直觀察了半夜,蘇羽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跡象,和這女人想要去見什麼人的動向。將楚雨召喚而來繼續監視,蘇羽自己則是直接去了明蘭明慧那裡。

今天下午在法院的要求之下,粵東域府已經做了公證和手續,宣布蘇羽收購郭東旗下企業的行為無效,並且將這兩家企業按照正常的繼承原則,已然過戶給了明蘭和明慧姐妹兩人。而白家和沈家的宅院房產,也一併的過戶到了明蘭明慧姐妹兩人的名下。

只不過那裡有著太多的傷與痛,更是有著兩家的血與淚!既然選擇了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面對新的人生,明蘭與明慧姐妹兩人,也就沒有再回到那宅院之中生活,而是將這些宅院全部出售,姐妹兩人,則是一同住在明家的一棟別墅內。

雖然重獲新生,和家人團聚了,但兩姐妹知道,她們身上的任務還非常的重,振興白家和沈家的家業,就靠她們兩人了!而她們又是自願做蘇羽的女僕,住在明家,可能會有很多不便的地方,所以兩姐妹才選擇了互相扶持,互相依靠,住在了這棟別墅內。

「少爺!您來了!」看到蘇羽推開門進來,明蘭和明慧激動的走了過來。

那一身容光煥發,絕對和以往完全不同!或許現在這樣的高貴與自信,才是她們原本的氣質吧!

「嗯,上午庭審結束之後,我有些急事要處理,所以沒有來看你們。」微微一笑,蘇羽說道。

「少爺!太謝謝您了!我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少爺真的幫我們報了仇!真的幫我們奪回了產業!」看著蘇羽那年輕的臉龐和極具安全感的健壯身軀,明蘭和明慧異口同聲地抽泣著說道。

是的,這一天,她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曾經的她們,雖然從地獄中被救了出來,但已經心如死灰,對生失去了信心,唯一能夠讓她們活下來的,就只有仇恨了!所以那一刻,在見識到蘇羽的強大之後,姐妹兩人才會求蘇羽幫她們報仇!

其實對於報仇,她們自己也沒有任何信心,所以那隻不過是個借口,自己騙自己而已。可她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高手不但答應了她們的請求,更是真的做到了,真的幫她們報了仇,奪回了曾經屬於她們的東西!

而蘇羽所做的卻並不止這些,不僅為她們奪回了曾經的東西,更是給了她們繼續活下去的希望,以堅定的支持,給了她們忘記過去的傷與痛,迎接美好明天的信心!

所以,這一刻在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時候,她們是心甘情願的叫他少爺做他的僕人,也是流下了最最感激的淚水!

「呃,多大點事兒啊!雖說女人是水做的,但也不能這麼哭啊!起來,快起來!」一看兩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蘇羽那叫一個尷尬啊!

在兩姐妹好一陣子的感激涕零之中,蘇羽這好不容易才把兩姐妹勸著起了身,擦乾了淚水。

「媽呀,勸個女人可比推倒女人難度大多了!」心內不由得冒出這麼句話,蘇羽微微一笑,直入正題的說明了來意。

「現在企業也回收了,問題也基本上處理完了。剩下的就是怎麼在最短的時間裡,讓兩家企業恢復生產,回到並超越當年的成就!白家和沈家的錢,似乎是早就被山本正雄和那幫蛀蟲私吞揮霍了,現在你們等同於是白手起家了!汽車和電子企業,都是如今的朝陽產業,所以接下來,我會向這兩家企業各自注資兩個億,你們再向本家籌措一些錢,就正式開始企業運營吧!」 蘇羽的神識可謂是當世絕無僅有,得天獨厚的!尋常人等,蘇羽不但可以窺探其淺表意識,更是能夠深入識海,猶如神祗一般,自識海之內去影響一個人。羅小琪,龍千雅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之前,蘇羽的神識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從未碰到過對手的!唯獨在這倭人忍者上,蘇羽的神識著實是憋屈的不行了!這倒不是說蘇羽的神識無法去刺探對方的識海,主要那詭異的秘術,一旦蘇羽強行催眠或者搜索意識,就會被地方察覺!如此一來,使得蘇羽根本不能動用神識去查探有著這類秘術的人。

而這個意外發現的女人,不但嘴裡說著什麼上峰之類的暗語,更是有著以讓蘇羽的神識不敢窺探其識海的詭異!雖說蘇羽並不確定這是否是秘術,但這樣一個沒有修為但卻詭秘至極的人,蘇羽顯然是會格外關注的!

帶著這種格外的關注,蘇羽神識全然籠罩了過去,二人的對話一絲不差地全部落入了蘇羽的耳中。

「上峰上峰,你就知道上峰!那個什麼狗屁上峰,至今老子都沒見過!你滿腦子就是上峰,就是任務么?我們這麼久的感情了,難道還不及那個上峰一絲一毫嗎?!」聽著女人的話,那個副院長臉上青筋暴起地低吼道。

任你百鍊鋼也能給你化為繞指柔,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就是為此而生的。這個所謂的副院長,簡直是被吃的死死的,根本逃不出對方的五指山!哦,不對,是根本逃不出對方的石榴裙!

有道是溫柔鄉乃英雄冢,何況通過蘇羽對其識海的隱秘探知,這個副院長,也根本不是什麼英雄!雖說不是個十足的蛀蟲,但徇私收受的事兒,他可是沒有少做!而且在這女人的攛掇之下,更是將部門機關的各種文件,都做了複印件交給了這個女人。

至於女人口中所說的上峰,到底是誰,蘇羽並沒有從這些副院長這裡找到。而且那些文件,也都是一些政策性的紅頭文件,當然,還有一部分人事調動的文件,總之特別的繁雜。

一個女人,不管她的上峰是誰,大肆的去獲得**部門的紅頭文件,以及各種政策性的消息,除了敵特,恐怕也不會有人這麼做吧?畢竟法律系統的文件,和域府部門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沒有多大利益在裡面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個女人,蘇羽絕對會不遺餘力地去調查的。蘇羽相信,有著這幅紅顏禍水魅惑眾生的長相,這個女人一定不是個域油的燈,也一定不會只利用這一個男人。

雖然蘇羽不是什麼憤青,也不是什麼愛國志士,但有些事情,既然讓他知道了,那就不得不管了!至少,他是一個華夏人,對於阻止任何有損與華夏的事情,自己還是責無旁貸的。

而這個事情,也不能說是和他完全沒有關係。因為這個女人所交代讓這副院長去辦的事情,恰好就是干預明蘭姐妹奪回遺產這個案子!

雖然不知道對方干預這個案件具體是為了什麼,但他娘的絕對沒憋什麼好屁!

蘇羽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一次對方主動對自己開炮,那絕對是不能放過他們了!雖說蘇羽不知道對方背後是什麼勢力和什麼實力,但是若是真的涉及到敵特間諜的話,蘇羽相信,雖然自己現在實力有限,但還是能夠藉助到很多力量的!

首先,喬老爺子雖說是地方軍政,但想來以喬老爺子這麼多年的經歷,在上面是認識很多人的。尤其軍界是國家的利器,是國家自尊心最強的一個集體,所以對於敵特和間諜,也是最厭惡的!如果真的是敵特,喬老爺子一定會有辦法的。

其次還有警界的黃長海,也是蘇羽的一大助力。這一次黃長海能夠通過一些蘇羽不知道的手段,借力端掉了粵東的三花幫,那必然是有著他自己的渠道的。

有了這兩個具有渠道的人,蘇羽自然敢放手去調查了!如果最後出現問題,通傳不上去,那隻能證明一點,這個國家沒救了……

待那女人和男人說完之後,蘇羽一路神識展開,在最大範圍內鎖定著這個女人的蹤跡,同時飄然一落,直接下了樓,給葉大師去了一通電話,拜託了下明蘭明慧的安全之後,便開著自己的車,一路跟蹤著這個女人,去探查更多的線索了。

或許是因為粵東最近震動太頻繁,這個女人的動作,並沒有蘇羽預想的那麼頻繁。從法院離開之後,便沒有再去見什麼人,而是一路的吃喝遊玩,完全一副小資小三的姿態!而且根據蘇羽的調查,這個女人並沒有什麼顯赫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醫院的護士而已!

這個職業可以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不過對於一個間諜來說,這樣的身份,顯然是最合適不過的了!因為越是普通,就越是沒有人能夠懷疑到!

一直觀察了半夜,蘇羽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跡象,和這女人想要去見什麼人的動向。將楚雨召喚而來繼續監視,蘇羽自己則是直接去了明蘭明慧那裡。

今天下午在法院的要求之下,粵東域府已經做了公證和手續,宣布蘇羽收購郭東旗下企業的行為無效,並且將這兩家企業按照正常的繼承原則,已然過戶給了明蘭和明慧姐妹兩人。而白家和沈家的宅院房產,也一併的過戶到了明蘭明慧姐妹兩人的名下。

只不過那裡有著太多的傷與痛,更是有著兩家的血與淚!既然選擇了重新開始新的生活,面對新的人生,明蘭與明慧姐妹兩人,也就沒有再回到那宅院之中生活,而是將這些宅院全部出售,姐妹兩人,則是一同住在明家的一棟別墅內。

雖然重獲新生,和家人團聚了,但兩姐妹知道,她們身上的任務還非常的重,振興白家和沈家的家業,就靠她們兩人了!而她們又是自願做蘇羽的女僕,住在明家,可能會有很多不便的地方,所以兩姐妹才選擇了互相扶持,互相依靠,住在了這棟別墅內。

「少爺!您來了!」看到蘇羽推開門進來,明蘭和明慧激動的走了過來。

那一身容光煥發,絕對和以往完全不同!或許現在這樣的高貴與自信,才是她們原本的氣質吧!

「嗯,上午庭審結束之後,我有些急事要處理,所以沒有來看你們。」微微一笑,蘇羽說道。

「少爺!太謝謝您了!我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少爺真的幫我們報了仇!真的幫我們奪回了產業!」看著蘇羽那年輕的臉龐和極具安全感的健壯身軀,明蘭和明慧異口同聲地抽泣著說道。

是的,這一天,她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曾經的她們,雖然從地獄中被救了出來,但已經心如死灰,對生失去了信心,唯一能夠讓她們活下來的,就只有仇恨了!所以那一刻,在見識到蘇羽的強大之後,姐妹兩人才會求蘇羽幫她們報仇!

其實對於報仇,她們自己也沒有任何信心,所以那隻不過是個借口,自己騙自己而已。可她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高手不但答應了她們的請求,更是真的做到了,真的幫她們報了仇,奪回了曾經屬於她們的東西!

而蘇羽所做的卻並不止這些,不僅為她們奪回了曾經的東西,更是給了她們繼續活下去的希望,以堅定的支持,給了她們忘記過去的傷與痛,迎接美好明天的信心!

所以,這一刻在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時候,她們是心甘情願的叫他少爺做他的僕人,也是流下了最最感激的淚水!

「呃,多大點事兒啊!雖說女人是水做的,但也不能這麼哭啊!起來,快起來!」一看兩女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蘇羽那叫一個尷尬啊!

在兩姐妹好一陣子的感激涕零之中,蘇羽這好不容易才把兩姐妹勸著起了身,擦乾了淚水。

「媽呀,勸個女人可比推倒女人難度大多了!」心內不由得冒出這麼句話,蘇羽微微一笑,直入正題的說明了來意。

「現在企業也回收了,問題也基本上處理完了。剩下的就是怎麼在最短的時間裡,讓兩家企業恢復生產,回到並超越當年的成就!白家和沈家的錢,似乎是早就被山本正雄和那幫蛀蟲私吞揮霍了,現在你們等同於是白手起家了!汽車和電子企業,都是如今的朝陽產業,所以接下來,我會向這兩家企業各自注資兩個億,你們再向本家籌措一些錢,就正式開始企業運營吧!」 「少爺!這怎麼能行!您的錢已經用來在股區上打壓山本正雄和宮本太郎了,哪裡還有多餘的錢啊!這個我們自己想辦法就好,您放心,在粵東我們明家的人脈還是非常廣的,籌措些資金還是不成問題的。」對於蘇羽的話,明蘭既激動,又替蘇羽考慮道。

「呵呵,放心吧。錢的問題不用你們擔心,我會搞定的。明家那邊能籌措到一些資金這個我相信,但不要忘了一點,人都喜歡錦上添花,但真正能雪中送炭的幾乎沒有,尤其是生意場上。雖說現在汽車廠和電子廠回到了你們的手中,但已然凋敗不堪,估計沒人會借給你們錢的。畢竟,這筆投資什麼時候能得到回報,沒有人知道!能靠自己的時候,就不要靠別人。」

蘇羽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早在法院第一次開庭的時候,明蘭和明慧兩姐妹便已經擬好了股權轉讓合約,將兩家企業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轉讓給了蘇羽。最初蘇羽其實不是太想簽字的,因為他覺得這樣太趁人之危了。

可是蘇羽低估了兩姐妹的決心,就算他再怎麼推辭,但最終還是架不住兩姐妹的堅決,接受了這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而今天兩家企業的所有權剛剛一轉讓到明蘭明慧的手裡,姐妹兩人第一時間便把那份合同做了公證。這著實只把在場的粵東公有資產管理委員會的那幫人噁心到死了!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明明被他們當做土老帽,山炮來忽悠的小子,居然背後玩這一招,把他們玩的死死的!

既然接受了這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那蘇羽就必須要負起責任來!而且汽車製造廠,可以說是最有前途的產業!如果真的能達到那種巨頭級別,絕對是名利雙收的!

雖然現在蘇羽意外的縮短了三年之期,靈修已然達到先天,但是那五百億的任務,現在還差很遠很遠呢!

姑奶奶收他為徒,既然規定了這些條件,那麼這些條件一定都是必要的,否則在蘇羽武道修為達到先天之後,按說蘇默茹就該提起拜師的事情了。但她沒有提,那就證明蘇羽還沒有達到要求。

而汽車製造廠經營好了,對於蘇羽完成三年五百萬這個條件來說,也是個非常大的幫助。

接下來,不管明蘭明慧怎麼說,蘇羽都依舊是帶著那自信的笑容,維持了自己原本的決定。再說,他本來就是少爺,所以最後,明蘭明慧兩姐妹,也無法反對,只能遵從少爺的決定。

關於資金,在接下來的兩天里,蘇羽特意向羅金凱借了一些,還有洪正龍那裡,也借了一些,倒是把第一筆資金到位了。而明家因為這份產業本就是他們子女的,所以借錢也很方便。沒過幾天,這兩家廠子便已經進入了籌備再次啟動的進度上了。

至於後續的研發團隊聘用,這些自然不用蘇羽去管。畢竟以白家和沈家當初的人脈以及社會影響力,找到合適的研發團隊,還是不成問題的。

蘇羽也沒有一口吃個胖子的想法,現在第一步是先讓這兩個企業運轉起來,慢慢的實現收支平衡,進而扭虧為盈,基本步入正常軌道。至於後續的品牌發展,那不是蘇羽現在要考慮的東西。

當然這是後續幾天發生事情,當蘇羽離開明蘭明慧的別墅后不久,便接到了楚雨打來的電話。

「那女的,有動靜了。」

「嗯,好的,我現在立刻就過去!」沒有問太多的事情,蘇羽直接就往楚雨所說的地方趕了過去。

因為蘇羽知道,如果不是該他出現的時機的話,楚雨是不會打這個電話的。

果然不出所料,當蘇羽來到楚雨所說的現場的時候,的確是有大的驚喜再等他!

只見一棟很普通的居民樓里,某個特定的房間里,此刻正在上演著一幕香艷中帶著猥瑣的畫面!

這十個人的外貌,姓名以及資料,蘇羽都記了下來,並且以神識都搜索了他們的腦海,得到了不少的關鍵信息!

說實話,如果說只是那個院長和那個所謂的孫書記,蘇羽並不驚訝。可整個十幾人下來,雖說職位都不是很高,也就是區級的,唯一一個是域府的小領導,但這些人幾乎涵蓋了粵城的各個機關單位,形成了一張很大的網路!

而蘇羽相信,這還只是一部分,相信在其他方面,這個女人還有著很多的經營!至此,蘇羽已經完全確認了,這個女人絕對是敵特,是間諜!因為以她為節點,直接繪製出了一張粵城乃至粵東的官場地圖!

她一個人,幾乎就可以掌握粵東大大小小的事件,以及所有的政策決定!甚至於,這個看似普通的女人,還能夠左右某些決策!

意外的發現了這些,再經過詳實的調查和取證,蘇羽已然將這張巨大的以美色為連接點的間諜網路,從事違法行為的證據牢牢的握在了手裡!

不過在這之後,蘇羽並沒有動,而是一連好幾天,繼續觀察和監視著這個女人,想要尋找出其背後的所謂上峰所在!但事實證明,這個所謂的上峰,應該是單線聯繫的,因為這個女人所有取得的資料,都會將其放置在一個特殊的位置,然後便離開了。

但或許是因為最近粵東官場震蕩,儘管蘇羽並沒有將那份資料取出,但那個所謂的上峰接頭人,也並沒有出現!

一連好幾天,直至蘇羽快要離開粵東的前兩天,這個所謂的上峰都沒有出現!這讓蘇羽不得不仔細的考慮,現在到底要不要收網,要不要將這些已經發現了的間諜一網打盡!

如果抓不到那個所謂的上峰,只是打擊掉了一個間諜團伙的話,在蘇羽走了之後,以後肯定還會有新的間諜網路形成,會再度死灰復燃的。

可如果不抓的話,蘇羽就這麼離開了粵東,讓那些敵特間諜繼續逍遙法外,蘇羽也著實是覺得憋屈!

不過,事情總有峰迴路轉的時候!就在蘇羽準備將現有線索先告知黃長海的時候,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卻意外的不能再意外的身影,出現在了蘇羽的視線之中!

蘇羽一直是讓楚雨監視著這裡,而讓小海去做了他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情,每天跟著那個女人,去偷看那女人和那群男人在房中做著各種各樣的動作。

那些資料,全部被女人放在了大橋下的下水道中,而這一天,一個環衛工人打扮的男子,正悠閑地拿著掃把,一點一點的清掃著這個人煙罕至的大橋,維持著衛生。

這個人每天都會出現在這裡,清掃完街道之後,就會自行離開。所以楚雨一直沒有去關注這個人,也沒有去調查他的背景。

但是今天,在打掃完街道衛生之後,這個人並沒有離開,而是不小心的將手錶滑落,不偏不倚地,正好掉進了下水道中!然後,一邊嘆息著,一邊翻動著井蓋,慢悠悠地鑽進了下水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