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石像相對的另一個方向,同樣豎立著一尊神像。

與那分不清什麼玩意的東西相比,這尊神像清晰而又完美,簡直就像剛剛製作出來的!這是一個擁有火爆身材的女性雕像!只看那凹凸有致的曲線,就知道這是一位絕世美女!再看臉部,呃,一顆狗頭或者狼頭之類的東西?!御姐版阿努比斯?

看著這美女身軀犬科頭顱的神像,西撒莫名的想到了那個神神秘秘的狗頭人,阿里巴巴。

「烏拉拉拉烏魯魯……」白鬍子藍帽子扯住西撒的褲腳,將他拉向那尊分不清形狀的石像,然後指了指環繞在西撒身邊的魔蠅,接著又指了指祭壇中央的一個破舊魔法陣。

「你讓我獻祭?」西撒問道。

「嗚擼擼擼擼……!」藍帽子瘋癲的比劃著,根本理睬西撒在講什麼。

「擼你妹啊!」

語言不通,雞同鴨講,有些煩躁的西撒屈指彈出一隻魔蠅,準備炸掉這座祭壇。當魔蠅落入那魔法陣內部時,一股神力波動蕩漾開來,緊接著,一道冷冰冰分辨不出感情的聲音,出現在西撒的腦中。

「虔誠的信徒啊!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呼喚我,又獻上了如此豐厚的祭品,那麼我就大發慈悲的回應你好了。為了解除你心中的困惑,為了讓你成為『錫蘭艾姆恩』最睿智的生命,偉大而又迷人,早已看透一切的虛位神,『沼躍蛆』大人,降臨了!歡呼吧,我是穿梭於世界之脈中的亘古存在,全知全能的『侍奉者』!嗯,就是這樣了!」

山洞中的世界之力瘋狂的涌動,一個扭曲的身影在祭壇中緩緩生成。

「什麼鬼?」

竟然能將聲音傳入自己的腦中,而且還自報家門『虛位神』。西撒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對方的信徒,那隻只會賣萌的『艾莉婕』也不可能擁有這股神力,那麼這是怎麼回事?一個陰謀?一個陷阱?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西撒沒有猶豫太對多,而是再次揮出一群魔蠅,準備連神像帶祭壇一同轟掉。毀了祭壇和神像,對方就無法降臨了!

「求住手!這位大爺小的錯了,求住手啊!」面對魔蠅,緩慢成形的神靈突然跪下,謙卑的狂吼起來。

「呃……」

西撒被噎住了,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未完待續。。)

ps:感謝『紅樓望月』的月票,還有『金au銀ag』的打賞。

…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的,請務必和我做朋友!」篝火搖曳的溶洞中,一個能量體虛影跪伏在西撒面前,誠意滿滿的懇求道。

經過『沼躍蛆』的介紹,西撒終於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這是一個曲折複雜的悲劇故事,在腦海中整理的大半天,西撒覺得應該從阿里巴巴身上講起。

在中州大陸的某一處山脈中,居住著一個狗頭人部落。因為在成長過程中必須食用礦石的緣故,狗頭人天生都是打洞好手,無論男女老幼都能鑽地數百米尋找礦石當做食物。

因為必須『食礦』,所以落後的狗頭人氏族普遍崇拜『礦物類』的神靈。這些『神靈』,並非依託世界之脈存在的真實神靈,而是它們代代相傳的古老神話中的角色。隨著時間的流逝,相關的虛位神便誕生了。

拋開狗頭人不談,在錫蘭星球的世界之脈內部,原本就有一位自稱『寶石女神』的虛位神。在上古歷史中的某一時期,人類、精靈等數個種族都興起了寶石熱,與寶石有關的傳說不斷增加。智慧生物死後,攜帶寶石信息的靈魂分子被吞噬,形成了一位相貌美麗身材火辣的『寶石女神』☆☆~。

寶石熱潮消退,歷史繼續前進,與『寶石女神』有關的話題減少,信仰她的信徒逐漸絕跡,這位虛位神再無法與現世溝通,只得禁錮在世界之脈中。

無論錫蘭的神靈,抱括次神與真神。或者虛位神,都不需要什麼『信仰之力』。虛位神一旦誕生,不遇見意外便不會消亡,但若失去了信徒,就斷絕了與現世的聯繫,只能待在世界之脈中消磨時光。

在『寶石女神』被關在世界之脈的日子裡,中洲的狗頭人部落開始繁衍生息,『狗頭文化』也慢慢出現。各式各樣的『礦物神』故事,被不同部族塑造出來,之後。世界之脈中。出現了大批職能不同的礦物系新生虛位神。

在這個過程中,寶石女神也開始關注狗頭人,並且主動吞噬狗頭人的靈魂分子,以狗頭人信仰的神靈身份。再一次獲得了信徒。並與現世建立了聯繫。

在吞噬『狗頭人靈魂分子』的過程中。寶石女神不可避免的被『狗頭文化』同化了。火辣的身材保留下來,但漂亮的臉蛋卻變成了犬科動物的腦袋。雖然有些遺憾,但總算又一次聯繫到了現世。不用孤單的待在世界之脈中。

在那個狗頭人數目瘋漲年代里,不同的狗頭部落,有著不同的虛位神。有些虛位神能力強大,有的弱小。之後的百年中,狗頭人迅速繁衍壯大,接著,『第一次狗頭人部落首領內部文化交流座談會』開始了。

各部族的首領紛紛拿出自家的虛位神資料,開始相互討論,本著求同存異的原則,希望打造一位最強虛位神,結束掉混亂的信仰體系,讓各族都受益。這便是『狗頭人信仰統一大事件』!

每隔十年的會議一直舉辦到第十三屆,上百位虛位神一路淘汰到最後七位。最後,古老的寶石女神,憑藉充沛的神力、強大的底蘊,與公平公正的做神原則,終於脫穎而出,吞噬了其他競爭對手,成為了所有狗頭人的共同信仰,『狗頭寶石女神』!

此後,狗頭女神不斷吞噬靈魂分子,成為了強大的虛位神!

如今的現代,狗頭女神也是世界之脈內部,相當活躍的虛位神之一。不過,這個故事和『沼躍蛆』有什麼關係呢?

回溯歷史,沼躍蛆的傳說,出現在更久以前的上古紀。不過有關它的傳說,純粹是一則笑談。

在天譴教會發達之前,存在於世界之脈網路內部的『萬能答題機』,被無數神靈、強大能力者、妖魔巨頭追捧。那個時代,『萬能答題機』已經是赫赫有名的頂級秘寶,各大神系都在爭奪提問的機會。

之後,某位無聊人士杜撰出一個無聊的故事。說:『萬能答題機』擁有一名負責清潔工作的僕人,名字叫『沼躍蛆』。

萬能答題機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沒人清楚,大家只知道它能回答問題,從未見過它的形態,更不清楚它的工作原理。那麼問題來了,答題機真的有僕人嗎?答案明顯沒有!但沒人能說出道理。

久而久之,沼躍蛆就成了一則笑談,再往後,隨著時間推移,人云亦云,沼躍蛆從笑話變成了真實,很多人都信誓旦旦說有『沼躍蛆』這麼一個玩意,但它究竟是怎麼玩意?沒人知道,總之很撇就是了。

謠言變成了笑話,笑話變成了傳說,傳說變成了神話……這則笑話被無數智慧生物傳頌,還在上古紀的時候,沼躍蛆大神就誕生了『虛位生命』,然後一直宅在世界之脈中出不來。沒辦法,雖然它的大名廣為流傳,但它本身卻是一個笑話,即便成為神話,還是笑話。

人們可以信仰神靈,可以信仰惡魔,可以信仰任何有力量的,能帶給自身力量的怪物,卻不會去信仰一個弱爆胎的『清潔工』。

總之,沼躍蛆從誕生后,它就一直待在世界之脈中,過著孤苦伶仃的生活。它不止一次的自殺,但清潔工的故事太給力了,於是它一次又一次的復活,不過仍舊沒人知道它的存在。

而當天譴教會崛起,接替了莫須有的『沼躍蛆』,開始專職打理『萬能答題機』一切事宜后,沼躍蛆更是被人丟進來馬桶中,再想不起來了!

這個悲傷的故事持續到了很久之前的古代,一群蘑菇人意外聽說了『清潔工』的故事,並敬畏『萬能答題機』的偉大,誤以為清潔工『沼躍蛆大人』也很偉大。於是它們就膜拜了!再然後,被壓抑成逗比的沼躍蛆終於聯繫上了這處神域,並且非常珍惜這些『低智商』信徒。

故事發展到這裡,一切都變得美好起來。但是在三天前,一夥又一夥陌生人闖入這處神域。

以前也有陌生人闖入,不是死掉就是離開,並未給沼躍蛆大人帶來傷害。但這次不同,那個在世界之脈網路中混得風生水起的『狗頭女』的信徒,竟然也殺了進來!

更可惡的是,那隻狗頭人竟然幫助了自己的信徒蘑菇人。並且還建造了『狗頭寶石女神』的塑像。比自己的『神像』帥的多啊!可惡,為什麼能夠雕刻的如此栩栩如生?真不甘心啊!

相互比較一下,沼躍蛆哪裡都不如狗人女神,這一點不僅它自己看出來了。就連沒什麼智商的蘑菇人也看出來了!於是。蘑菇人內部分裂為兩派。七成『新生代』偏向強大的狗頭女神,三成老弱病殘偏向自己。

自己的處境岌岌可危,任其發展下去。等這批老蘑菇死掉后,這處神域將成為『狗頭女神』的地盤,而自己又將滾回世界之脈,過著永無止境的封閉生活。

真是不甘心啊!見識了多姿多彩的現世,沼躍蛆哪裡甘心離開?於是它苦思冥想,終於將目光鎖定在玩蒼蠅的西撒身上。蒼蠅不就是蛆變的么?我可是沼躍蛆啊!大家關係這麼親密,拜託你信仰一下好不好?我真的好捨不得現世啊!

「西撒大人,請務必和我做朋友!信仰我吧!」沼躍蛆跪在西撒面前,祈求道。

西撒見識過次神,自己老爹就是很威猛霸氣的那種,水母王的體毛觸手同樣令人震撼,雖然企鵝校長有些坑爹,但白廳森林的那條土狼賣相還是不錯的。自從聽了長鼻馬的介紹后,西撒對神秘的虛位神一直抱有很高的期待。但眼前這玩意,真是特么的敗興啊!

「不要!」猶豫了很久,西撒終於說出了心底的想法。

「不!為什麼要拒絕我?西撒,和我做朋友吧!」身為虛位神的沼躍蛆,突然抱住西撒的大腿,哭號起來。

面對一個全身由神力構成,總能量遠超自己千百倍的恐怖炸彈,雖然這炸彈是個逗比,而且絕不會傷害自己,甚至有求於自己,但西撒他真的不敢輕舉妄動啊!

「鬆手,泥走凱!我是不會和你做朋友的!更別提信仰了!」西撒輕描淡寫的說道,心中卻無比驕傲。即便你是牛叉叉的虛位神,又能怎樣?滾回世界之脈做死宅吧!

「為什麼?為什麼?」腦袋兩端長著兩個尖刺的沼躍蛆抬頭,寂寞億萬年的它已經沒有表情了,但從聲音之中,還是能聽出悲憤與不甘。

「我有信仰了。我信仰,是甜甜的艾莉婕啊!」西撒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個錢包,翻過艾爾莎、桃樂絲與卡蜜拉的照片后,終於露出第四張照片,史上最弱次神『艾莉婕』的藝術照。

「你看,她多美,多可愛?而且全身上下都是甜的!再看看你,一隻蛆,還是清潔工,你不覺的羞恥嗎?」西撒打擊道。

「不要拋棄我啊,西撒!你是我最看中的信徒啊!」沼躍蛆死死抱住西撒大腿,放聲大哭。

「好了,鬆手,身為一名古老的虛位神,要有尊嚴。還有,你看中我,我卻沒看中你。長得難看,名字又矬,還是個廢物,別浪費我時間了。若是被人聽到我信仰『清潔工沼躍蛆大人』,還不被人笑死?鬆手啊!你聽到沒有?別你為你是神我就不敢打你!」西撒瘋狂甩腿,已經認清沼躍蛆真面目的他不再畏懼,開始動手抽對方大耳瓜子了。

「停!停!別打了,求你了西撒,別打我了!你聽我說,我不是廢物!我是古老的強大虛位神,我能賜予你特殊力量!」沼躍蛆低頭痛呼道。

「嗯?什麼力量?說說你有什麼用處,千萬別讓我失望啊!」西撒突然停手,問道。

「我一直待在這處神域混,知道許多秘密!我可以做帶路黨,幫你規避危險,偷襲落單的恐龍。」沼躍蛆自我推薦道。

「我的魔蠅也能做到,你還是去死吧!」說著,西撒又開始動手打神了。

「別打!別打!我是虛位神,我本身還有特殊能力!狗頭女神可以接受寶石獻祭,替信徒隨機抽取制定目標的器官,而我也不弱!我沼躍蛆可是『萬能答題機』的萬年清潔僕人,我的特殊能力是接受獻祭,召喚『萬能答題機』為信徒解答疑惑!」沼躍蛆驕傲的抬頭,並被收不住手的西撒狠狠打臉……

「蝦米?萬能答題機?!」西撒承認自己被驚到了!蛆不可貌相啊!這玩意居然還有這兇殘能力?!(未完待續……)

ps:感謝『織霜者』的月票,還有『一串銅元』的打賞。

西撒自以為是,然而,沼躍蛆早已看透了一切。這一切都是陰謀啊!才怪……

… 得知『沼躍蛆』擁有召喚萬能答題機的能力后,西撒在它的苦苦哀求下,勉為其難成為了這位虛位神的好朋友。

通常情況下,是現世生物虔誠的膜拜虛位神。當神靈接收到信徒的信號后,有選擇的挑出幾位信徒,接受獻祭並回饋神力。例如阿里巴巴的寶石女神,就與中土各大狗頭人部落的首領,建立了精神聯繫。當這些族長獻祭寶石后,女神會根據寶石的價值,反饋相應的力量。

然而沼躍蛆不同,這傢伙被關在世界之脈中億萬年,早已受夠了暗無天日的生活。如今蘑菇人變節,他的情況岌岌可危。這種情況下,沼躍蛆虔誠的希望與西撒建立聯繫。這股執念是如此的強烈,竟然穿越世界之脈與現實的阻隔,聯繫到了西撒,就像信徒膜拜神靈一樣,不過如今是神靈膜拜信徒。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西撒不需要改變自身信仰,就與沼躍蛆確定了聯繫,成為了超越『神靈與信徒親密聯繫』的好朋友。以後的日子裡,西撒隨便獻祭一點沒用的垃圾,就能像喂狗一般召喚出『迫不及待』的沼躍蛆。

撿了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便宜后,西撒不耐煩的:3w.詢問起『萬能答題機』的問題,然而答案並不令他滿意。沼躍蛆雖然能聯繫上『答題機』,但代價也非常高。

首先,沼躍蛆每三個月,可以向答題機詢問一次問題,提問機會不能積累。每次提問后。至少等待三個月,才能進行第二次提問。這杜絕了西撒沒事瞎提問的情況。向答題機發問,是非常珍貴的機會,不到萬不得已,西撒是不會浪費掉的。

其次,因為是非常規渠道提問,屬於違法行為,所以沼躍蛆提問時,不再是等價收費,起步價翻番。並根據問題的難度。費用還會有不同程度的額外增長。如果西撒詢問一個價值一百元的問題,那麼答題機至少收取兩百塊,至多不限。

最後,因為是不穩定的違法渠道提問。所以會出現一定幾率的掉線情況。例如沼躍蛆聯繫上了答題機。而西撒也提了問。並掏了錢,結果答題機還沒回答問題就掉線了,這事也有可能發生的。

認識到沼躍蛆的廢柴程度后。西撒對它的態度越來越差,而這隻毫無尊嚴的虛位神,反而越來越諂媚,抖m本質彰顯無遺。

「說說這座島的情況,我之前撿到一本日記,上面記載這神域中有五種頂級食肉恐龍,被稱為五巨頭。它們現在的實力如何?」想起這隻虛位神還是地頭蛇,西撒開始收集情報。

「這你可問對人了!我手下的蘑菇人遍布神域各處,每年都會向我獻祭,尋求指點。可以說,它們就是我的耳目,我對五巨頭的情況了如指掌!」不斷被西撒打擊的沼躍蛆,終於自信起來,自誇道。

「少廢話,仔細說說。」

「五巨頭的說法,已經是很久之前的稱呼了,如今是四天王與黑霸王的時代。三十多年前,這處神域確實有五種頂級食肉龍,分別是棘背龍、霸王龍、蠻龍,鯊齒龍,與南巨龍。四十年前,霸王龍家族空前繁盛,經過一代代的繁衍,一共有十二條之多!其中四隻公的,八隻母的,是這處神域最強的勢力組織。」

「除去數目眾多的霸王龍,綜合實力佔據第二的,是個體力量最強大的棘背龍。雖然棘背龍只有一隻,沒有伴侶,無法繁衍後代。但它卻有許許多多不同種類的女朋友。比如三角龍啊、劍龍啊、易碎雙腔龍啊……總之,凡是母的,它都上過,最後誕生了許許多多混血的食草棘背龍。雖然沒有嫡系後代,但那些沒出息的混血兒子,讓棘背龍成為了北地的霸主,無人敢惹!」

「此外,排位第三的,是東部蠻龍家族。最初的時候,蠻龍和棘背龍一樣,只有一隻。但這傢伙的運氣十分好,在自己的地盤中,發現了一顆奇怪的大樹。那棵大樹,它長了一個洞!」沼躍蛆一年邪-惡的說道。

「樹洞很稀奇嗎?」西撒翻著白眼問道。

「樹洞不稀奇,但這棵樹的洞卻非常稀奇!因為經過蠻龍的不懈耕耘,這顆怪樹每隔幾十年就會懷孕一次,然後剩下一隻小蠻龍。新生小蠻龍或許會夭折,但大蠻龍卻從不會停止耕耘,所以,蠻龍家族的數目一直節節攀升!唯一遺憾的是,怪樹剩下的蠻龍,會失去繁殖能力。四十年前,一共有九隻蠻龍!」

「排位第四的,是南方巨獸龍!這傢伙和第二第三一樣,起初也只有一隻。不過不知它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居然獲得了『嘔吐生蛋』的能力。每隔五十年,它就會吐出一顆龍蛋,孵化一隻小龍。新生的小龍成年後,也能吐蛋。就這樣,南方巨獸龍越吐越多,曾一度成為神域霸主,最終還是衰敗下來。」

「五巨頭最末尾的,則是鯊齒龍。鯊齒龍也吃過奇怪的東西,獲得了有絲分裂的能力。這個能力很一般,每隔一段時間,體內積攢足夠能量的鯊齒龍,會躲在山洞中花費一個月的時間進行有絲分裂,變成兩隻鯊齒龍。分裂后,鯊齒龍會變得虛弱,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巔峰。因此,鯊齒龍很少進行有絲分裂,而分裂后的鯊齒龍也經常被對手捕殺,所以它們的排位一直墊底。」

聽完沼躍蛆的解釋,西撒直嘆『真是一群奇葩』!

「照你這樣說,神域的頂級恐龍應該很多才對吧?」

「多也不多!霸王龍每百年才能生一顆蛋,蠻龍的怪樹數十年才生一隻龍,南方巨獸龍早在三十年前就滅絕了,而鯊齒龍的數目一直很稀少。有一點你可能不知道。這處神域雖是無主之地,卻比有主人的神域還要危險。因為這裡是水母王的餐廳!」沼躍蛆得意道。

沼躍蛆是**百年前,與這處神域建立聯繫的。自從成為蘑菇人的信仰神靈后,它密切關注著這裡的一切情況。頂級恐龍原本繁衍的很好,但這些年間,水母王的觸手曾入侵過兩次。

第一次入侵,是五百年前,那時霸王龍家族死的只剩三隻,蠻龍之祖一直躲在老窩中,它的兒子大多被觸手吞噬。棘背龍實力最強。被打成重傷。鯊齒龍和南方巨獸龍同樣傷亡慘重。

那次水母王大襲擊后。這處神域的恐龍死了大概八成,五巨頭的好日子也到了頭。它們開始節衣縮食,不得不實行計劃生育。經過數百年的休養生息,神域再次恢復活力。直到四十年前。水母王的觸手第二次襲擊了藍莓島。這一回。五巨頭帶領後代再次發起反抗。與大觸手打的你死我活。

最終,霸王龍一家戰死五隻,還剩七隻。棘背龍依舊堅挺的活著。蠻龍剩餘五隻,南巨龍存活兩隻,有絲分裂鯊齒龍剩餘三隻。

藍莓島雖是封閉的無主之地,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因意外捲入外界生物,例如漁民、鯨魚、貨船……這也是秘寶之地的由來。千百年的時光里,大量外界生物被吸入其中,而少之又少的人從中逃出,並留下了『秘寶之地』的傳說。

之後大約又過了十年,一個早有準備的陌生人,駕竹筏殺入神域,開始四處挑戰。最終,他徒手殺死了三隻霸王龍,重傷棘背龍,虐殺三隻蠻龍,抱括蠻龍之祖,之後又幹掉兩隻鯊齒龍,並將南方巨獸龍滅種,這才飄然離去。

再往後的三十年裡,一隻名為『黑霸王』的怪物在南方之地崛起,取代了南巨龍的位置。如今的藍莓島,不再是巔峰期的『五巨頭時代』,而是凋零的『四大天王與黑霸王』紀元。

聽完沼躍蛆的介紹,西撒長大了嘴巴。他當然不是擔心水母王再次發動襲擊,而是震驚於那個陌生人的牛叉!

徒手轟殺那麼多頂級龍,絕對是一位禍級狂人吧!禍級也沒幾個敢這麼乾的啊。三十年,這傢伙現在一定還活著吧?不知如今強大到了什麼地步?以後有機會近距離瞻仰一下風采嗎?

……

在西撒套取情報的同時,另一邊的奧斯本,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自己的計劃。

不同於被霸王龍瘋狂追逐的羅傑一夥,也不同於有地頭蛇講故事的西撒,還沒遭遇頂級恐龍的奧斯本,並不清楚這座島嶼的恐怖。雖然他見識了各式各樣恐龍,並且疲於應付,但他還是堅信自己很快便能找到隱藏於神域中的寶藏,然後開啟主角模式,一路逆天,成為錫蘭的新一代最強新人。

被寶藏沖昏頭腦的奧斯本,心中貪婪作怪,總覺得身邊的精靈妹與傳教士十分礙眼,好像一直在窺伺自己的寶貝。再加上凱瑞甘這個不入流的精靈,的確是個累贅,所以奧斯本迫不及待的想除掉兩位隊友。

由於誓言限制,他不能直接動手,於是他在清晨提出了分組探路,儘快摸清附近情況,並於中午在安全點匯合,交流收穫。這樣做,奧斯本既可以擺脫隊友,獨自探尋寶藏下落,還有可能借刀殺人,讓累贅們死在恐龍口下。

在危機四伏的神域分兵兩路,這是何等的自尋死路?精靈妹第一個提出反對意見。老管家看著奧斯本長大,感情深厚,自然偏向自家少爺,而且他自信能夠護自家少爺周全,於是選擇了同意。至於卡特,這人渣很想尋一個和妹子單獨相處的機會,於是也選擇了同意。

最終票數三比一,奧斯本與管家一隊,開始尋找寶藏。精靈妹和人渣教士一隊,開始了浪漫了攻略之旅。

中午時分,大概是西撒扛著鐵箱子狂追迅猛龍的時候,卡特與凱瑞甘來到一處幽閉的密林中,開始收集陌生的植物與瓜果。這時,妹子身後的樹叢中,閃過一雙色眯眯的大眼睛,看的精靈妹直起雞皮疙瘩。

當凱瑞甘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天而降,一把抽飛了面帶愕然,正準備用黃段子調戲妹子的卡特。

當飛行中的卡特砸在一顆巨木上,回過神的時候。他看到了什麼?他看到了一隻生存在恐龍時代的巨型黑猩猩,正單手握嬌弱不堪的美麗精靈妹,另一隻手抓住粗大藤蔓,飛身盪向空中的矯健身影。

當巨型黑猩猩帶著美人瀟洒離去后,卡特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打劫了。自己勾搭了許久,終於獲得單獨相處機會的精靈美妞,被一隻比十米恐龍還要大的黑猩猩搶走了!最要命的是,卡特清楚的看見,那隻矯健飛盪的大猩猩的胯下,正豎立著一根堅挺的棒子!

太邪-惡了!那隻猩猩的居心絕對不良!大大滴不良!否則它怎麼不搶自己,而是搶美妞呢?凱瑞甘有危險,卡特好著急!必須拯救精靈妹子凱瑞甘!英雄救美,定能俘獲美人心!

若是沼躍蛆在案發現場,它絕對會驚呼一聲『黑霸王』!

若是西撒在案發現場,他絕對會驚呼一聲,『去尼瑪的的節奏啊!孤島、恐龍、女明星、大猩猩,導演你究竟要換多少個劇本才肯罷休?』(未完待續……)

ps:感謝:孽罪業狼、飛天邪影、夢難息的月票。

牛叉叉的陌生人是誰?是誰?

… 突襲事件過後,眼見已追不上色|情大猩猩的卡特,迅速向著安全點趕去,希望快點與奧斯本主僕聯絡上,聯手救出精靈妹。

另一邊,手持陀螺儀,正探測寶藏線索的奧斯本,突然感受到了大地震蕩的響動。身邊的老管家昆廷立刻抽出一把餐刀,警惕的望著聲響傳來的方向。

鬱鬱蔥蔥的樹海開始劇烈晃蕩,一片片樹木不斷被分裂然後合攏,如同鯊魚游過的海面。接著,一聲興奮的嚎叫傳入兩人耳中,在這嚎叫聲中還夾雜著模糊不清的女性尖叫聲。

當手握軟妹的黑猩猩踏著樹枝衝到奧斯本面前時,準備已久的昆廷突然躍起,並迅速旋轉起來的,大量鋒利的刀氣組成一道劇烈的龍捲,向著黑猩猩殺去。

「吼!」

一聲怒吼,握著妹子的手護在胸前,將妹子保護起來,另一隻手抬高,防住脆弱的面頰。大猩猩一腳猛蹬,踏斷了一株千年巨木,並化身為炮彈,沖入刀氣龍捲之中,從容的穿越離去,只留下些許飄逸舞動的乾枯黑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