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苒忍不住抬眼斜睨了洛璟初一眼,心中暗道,師兄就是好啊,她說什麼就是什麼,還真是很少見到因為師兄和自己的意見不同,而發生爭執的情況。

……

一旁的桌上,墨子宸、楚傾依的視線總是會悄悄的往墨子苒這一桌瞟上幾眼,見墨子苒正和一個黑衣冷酷男子小聲說話,那位子是紫月太子才能坐的,那黑衣冷酷男子一定就是紫月太子洛璟初,墨子苒和洛璟初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那樣子看起來好像都對彼此很熟悉。

還有墨子苒身旁的紅衣女子,她又是什麼人?

墨子宸、楚傾依兩人同時長眉一皺,眸光微微閃爍著幽暗不明的光芒,兩人都覺得墨子苒失蹤的這七年多,有很多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心裡想著等宴會結束了以後,一定要把墨子苒叫到紫月為他們準備的行宮裡去,然後好好的對她詢問一番這七年多她在外面發生的事情。

……

柳若藍自顧自的喝酒,剛才明明對這裡的表演不敢興趣,可是自從那尹春雨開始上台表演,她此時倒是饒有興緻的觀看上了,她喝酒喝的正在興頭上,周圍誰的目光有些怪異,又有誰向她們這邊看過來,她都全部在乎,提著酒壺,一杯酒一杯酒的往嘴裡面不停的灌酒。

墨子苒哪有什麼心思去管柳若藍如何,她側著頭和洛璟初小聲說話。

……

眾家千金和公子們紛紛的亮出了自己的才能,一個個都很積極主動的去台上表演節目,唱歌跳舞,吟詩作畫的人應有盡有,一個個的水平也都很不錯,席間大多數的也都饒有興緻的欣賞著。

「下一位,戶部尚書之女唐嬌,唐小姐……」

從下面的人一個一個的輪著上去表演開始,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好一會兒了,現在已經有近一半還多的人都表演過了,唐嬌這才緩緩起身,她這一起身,那一身白衣素裙,面紗遮面的氣質立刻就引起許多人的矚目,那總管太監因為早就認識唐嬌,對她很熟悉,知道太后、皇上都喜歡著唐嬌,甚至就連皇後娘娘也很看好唐嬌,所以,未等唐嬌開口,他就搶先出聲報上唐嬌的身份姓名。

「唐小姐,你想表演什麼?」報上唐嬌姓名的同時,那總管太監已經畢恭畢敬的走到唐嬌身邊。

「呵呵……我表演的是獨舞……」唐嬌發出一聲悅耳的輕笑,那笑容極好聽,綿-軟-輕柔的聲音立刻就讓許多男子們都身子一震,被她嬌柔的聲音迷惑住了。

唐嬌還未走上台,台下面就忽然啪啪啪的響起了熱烈的鼓掌聲,剛才前面表演的那些人可都沒有這種熱烈的對待,唯獨唐嬌出場,台下的人不僅給足了面子,還表示極力的支持。

!! 大殿中心的一個圓方的高台上,唐嬌緩緩地坐過去站在上面,眾人的視線也隨著那一身白影緩緩地移動,視線被從台下拉到了表演的高台上。

唐嬌一站在上面,就有好多男子都痴迷的看著她,還有好多千金小姐們都黯然自愧的垂下了頭。

她被譽為紫雲南大陸上的第一美人,世人都贊她冰雪聰明,風華絕代,是個極有才華的女子,以前的幾年她雖然不經常在京中,也很少出席這種宴會,可是她在外面的事迹卻早就流傳到眾人的耳朵里,在外面,她可是在一些門派之間舉辦的大會上出盡了風頭,而且還是四品煉丹師,只是這一個煉丹師的身份,就是她們比不上的。

「唐小姐,你可以開始了。」太監總管一臉笑意的說道。

太後娘娘對唐嬌滿意的點點頭,睜大眼睛認真的看著。

皇後娘娘也抬起頭看著唐嬌,眼中也閃過一絲滿意之色。

就連紫月皇上也是一臉認真的看著唐嬌,眼神閃爍有些期待,他也是想藉此機會好好看看這個兒媳婦的頭號候選人的能耐,究竟會讓他如何驚艷?

台下,二皇子墨子庭和四公主墨子凝的視線也都落在了唐嬌身上,墨子庭心中所想的是,聽聞這白衣女子唐嬌乃是紫月的未來太子妃,若是那太子洛璟初身上不好下手,那不如就先從唐嬌這裡下手,先拉攏唐嬌,讓這個未來的太子妃為他在洛璟初那邊說些好話,然後把唐嬌和洛璟初都拉攏到他這邊來,此時他卻不知唐嬌乃是洛璟初最厭惡的人,若他知曉了,就不會有這種愚蠢的想法。

墨子凝則是一臉的傲慢不屑,她雖然在皇宮裡長大,可是也經常隨著二皇兄一起出宮轉一轉,對於外界的傳聞,那唐嬌是紫雲南大陸上的第一美人之事,她早就知道了,此時一見,那女子的氣質明顯是勝過了她一些,又見眾人紛紛鼓掌,神情期待的等著看唐嬌的表演,心生嫉妒,冷哼一聲,把酒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

此時音樂聲已經響起,墨子凝放下杯子的聲音有些重了,不過好在那聲音被音樂聲掩蓋了下去,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

但是墨子庭卻是瞪了墨子凝一眼,輕聲警告:「四皇妹,你給我安分一些,別惹事,這唐嬌怎麼說也是第一美人,還是四品煉丹師,同時也是朝中大臣之女,最重要的她還是紫月未來的太子妃的人選,得罪不得……你給我乖乖的,別耽誤我的正事……」

墨子凝十分傲氣的冷哼一聲:「哼……什麼第一美人嘛,我看她就是能裝樣子,那面紗遮著臉,誰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長得美,她怎麼不把面紗摘下來給大家看看?那紫月皇上是否看過她的臉?若是沒看過她的臉,萬一她長得很醜,豈不是要給紫月太子娶個丑兒媳婦回去?我看,她除了能裝樣子,沒什麼能耐,她跳的舞一定沒我跳的舞好看。」

墨子庭眉頭一皺,冷哼道:「是,誰跳的舞都沒我妹妹跳的好看,這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一會兒不許鬧事。」

墨子凝那是自小囂張慣了的,哪裡會聽墨子庭的警告,不過表面上卻還是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心裡卻在暗暗算計了一番。

!! 唐嬌隨著音樂聲,動作緩緩的開始舞動起來,一襲緊身的白衣素裙,更顯得她體態妖嬈。

唐嬌在舞蹈上的天分很高,比之剛才的那些舞姬們與那些千金小姐們的舞蹈的水平都要高上許多。

她的腰肢綿柔,隨著音律的節奏舞動出不同的姿勢,不同的起伏,她的身子輕盈曼妙,腳下極有規律的一下下旋轉,連帶著滿頭的髮絲也在空中搖擺著好看的弧度。

……

白色的袖子一甩,隨著最後的一個音符落下來,舞步與音律的每一個曲調都銜接的恰到好處,不緩不也急,不慢也不快。

好些男子都視線痴迷的看著她,隨著她的動作優雅的停下,那些個年輕公子們都是一臉的意猶未盡的表情,很像她能夠在多跳上幾遍。

啪啪啪,有人帶頭鼓掌,其他人也都跟著紛紛鼓起掌來,只聽那掌聲響徹整個紫月大殿,那掌聲洪亮的震人耳膜,就連高台上的紫月皇上、太後娘娘、皇後娘娘,以及那些嬪妃們也都鼓掌讚許。

「好好好,唐家這位小姐的舞,當真是妙極,妙極了……」

「就是啊,真是妙極了,她真不愧是紫雲南大陸上的第一美人,果然是冰雪聰明,風華絕代……」

就連太後娘娘也忍不住出聲讚許:「好,真好,這丫頭啊就是深得哀家喜歡……」

一旁的皇後娘娘聽到太後娘娘的話,輕笑一聲,點頭道:「母后說的是,這丫頭啊,我也是覺得挺好的……」只不過,他那個冷酷的兒子卻似乎是極不喜歡唐嬌,她真的能放心的讓唐嬌當未來的太子妃嗎?她擔憂的向洛璟初身上看了一眼,這一看就看到了洛璟初正側著頭,和他的師妹正聊得很開心,皇后微微垂下眼帘,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紫月皇上的手微微抬起,對著殿下眾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瞬間,偌大的紫月殿內,變得鴉雀無聲。

紫月皇上看著唐嬌笑道:「唐家小姐的舞,真是極好,朕很喜歡,聽著這麼多掌聲都是為你鼓掌,唐小姐的舞姿已經算得上是風采出眾了,朕定要好好賞你……」

在唐嬌之前的那些表演中,也不是沒有風采出眾的人,那些人中該賞的也都賞完了,眼下,就是輪到賞賜唐嬌了。

紫月皇上的話還未說完,唐嬌就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出聲打斷了他的話:「陛下,若您真的想賞賜給唐嬌點什麼,不知您可否給唐嬌一個機會,讓唐嬌為自己要點賞賜?」

墨子苒原本正在和洛璟初聊天,當大殿內突然安靜下來的那一刻,不想讓別人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們都立刻陷入了沉默。

洛璟初垂著眼帘默默的喝酒,仍舊對這裡發生的事情是一副漫不經心,毫不在意的樣子。

墨子苒卻在聽到唐嬌要自己向紫月皇上討要賞賜的時候,心猛地一跳,忽然心中有了一種極不好的預感,嘴角一抽,朝洛璟初身上看了一眼,腦子中想到了什麼事,唇角上忽而勾起一抹微笑,對他傳音入密:「師兄……那個女人突然跪在表演台上,主動向皇上討要賞賜,你猜她會要什麼賞賜?我看她那麼喜歡你,會不會向皇上要求,把你許給她?」

洛璟初一聽,臉色倏地一沉,握在手中的杯子又差一點被他給捏碎了,好在他突然想起墨子苒之前警告的話,讓他不要再捏碎被子弄傷自己,這才在對酒杯下手的時候送了一些力道,手中的酒杯才得以倖存下來。

!! 墨子苒忽然意識到了剛才自己說的那句話中,想要表達的意思出了點問題,她似乎是說錯話了,不要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不對,我剛才說錯了,不是把師兄許給她,而是唐嬌美人想把她自己許配給師兄。」

洛璟初本來想默默的不理睬墨子苒談論唐嬌的事情,但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抬眼,沒好氣的看了墨子苒一眼,心裡有著一絲無奈的惱恨,真想抓住她的手腕,在她手上咬上一口,懲罰她一下,師妹每次提到唐嬌的事情,都是抱著一副玩味看熱鬧的樣子,就是她這種無所謂又沒心沒肺,一點也不介意別的女人喜歡他的玩味態度,讓他覺得很不舒服,心裡悶悶的。

看到師兄忽然看過來的這一眼,墨子苒微微一怔,誒……他那無奈又惱恨的小眼神是怎麼回事?立刻就被他那糾結複雜的小眼神給看懵了。

「師兄,你怎麼了?幹嘛突然這樣無奈又糾結的看著我?」墨子苒忍不住疑惑的問。

「沒什麼……」洛璟初無奈的微微搖了搖頭,又再次為自己倒了一杯酒,自顧自的喝酒,不在看墨子苒。

墨子苒對洛璟初瞪了瞪眼,心裡暗道這人真是莫名其妙,突然就那樣看著她,把她給看懵了,他都不解釋一下,不過,她很快就把他剛才看過來的那道目光給拋到了腦後,視線又落在唐嬌身上。

墨子苒看著跪在地上的唐嬌,一隻手撫著下巴,突然又戲謔的給洛璟初傳音入密:「師兄……其實我一直很想說一件事……」

「什麼事?」一聽她談起有關唐嬌的事情,洛璟初就不想理她,就在一旁默默的喝酒,可一聽到她說有一件事想說,不知為何心裡就突然對她想說的事好奇起來。

見洛璟初好奇的問,墨子苒就也沒打算賣關子讓他猜,扶著下巴微微點頭說道:「嘖嘖……我的師兄真是很優秀啊,所以這個唐嬌才會喜歡上師兄,唐嬌這個女人雖然給我的感覺並不怎麼好,可是我不得不承認的是,她真的很有眼光嘛!」

洛璟初的嘴角一抽,就連眼皮子都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可見是真的被墨子苒的這句話給氣得哭笑不得,真是讓他心裡鬱悶極了,師妹誇讚他優秀,他心裡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心裡馬上就樂的哈哈的,可是他還沒樂上多久的時間,下一秒她就立刻誇讚起唐嬌有眼光竟然喜歡上他,他馬上就感覺心裡怎麼也樂不起來了,心裡滿是那種苦哈哈又無可奈何的滋味。

他看著墨子苒,說話的語氣無可奈何又陰沉沉的:「師妹,你要誇讚我,我自然是十分樂意的,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和那唐嬌放在一起誇讚?」哼……洛璟初需要的是師妹的眼光好,能喜歡上他,至於那唐嬌的什麼事,都令他厭惡極了。

「誒……師兄,我怎麼感覺你好像那麼討厭她,你們以前,你和她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啊?」墨子苒看出洛璟初討厭唐嬌,不僅是討厭甚至是厭惡唐嬌,心裡頓生疑惑,忍不住就把心中的好奇問了出來。

!! 洛璟初沉著臉說道:「我和她之間什麼也沒有,她的母親曾經救過皇奶奶一命,正是因為這救命之恩,皇奶奶對她們一家人是極好的,就是在我五歲那年時,她被皇奶奶叫進宮裡住幾日,那時,我和她在宮裡見過一面,她見到我之後就喜歡纏-著我,說等著長大了要當我的媳婦,可那時我就討厭她,之後師父來了,我就跟師父走了,哪會和她有什麼關係?我早就不記得她了,還是嘉希先想起了她是誰,提醒了我這件事,否則我哪能想起她是誰?其他的事情都是她自己設想的,還喊我什麼璟初哥哥,滿世界見到個人就說是紫月王朝未來太子妃,師妹,若是你遇上這樣的人,你是喜歡她還是討厭她?」

「恩……我覺得我也會和師兄一樣討厭她。「墨子苒想了想,點點頭,也覺得這事情是那唐嬌不對,唐嬌的做法的確是太討人厭了,若喜歡一個人就大大方方的去追,但這不代表她就應該滿世界的宣布那種沒有的事,什麼未來的太子妃,唐嬌沒有問過師兄的意見就到處亂說,確實是有些過分了。

墨子苒覺得這事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她也會和洛璟初一樣很討厭那個人,甚至有可能會因為太過厭惡而分分鐘想滅了那人。

不過……她的手撫著下巴,看著那唐嬌的神色中多了一絲佩服,行啊,這唐嬌還真是挺行的,想不到她才那麼小的時候就知道為自己找個夫君了。

唐嬌看中的夫君人選還是紫月的太子,洛璟初無論身份背景和修鍊天賦都是極優秀的,墨子苒此時不得不承認唐嬌這個人其實是個很有遠見的,竟然在那麼小的時候就能看得出這個男人是極好的,所以從小時候起便認定了他就是未來要嫁的人。

墨子苒此時忍不住想,自己像唐嬌那麼大點年紀的時候,咋就沒有唐嬌這種覺悟呢?

雖然說在八歲時墨子苒就賴上了幕雲錦,可她畢竟是在另一個世界上活了二十多年之後才來到這裡的,所以,她覺得自己在這方面還真是比不上唐嬌。

……

這邊,墨子苒和洛璟初若有所思,那邊,唐嬌跪在地上的一幕驚呆了許多人,眾人都很好奇皇上是什麼反應,而唐嬌是否真的能為她自己討要到什麼合她心意的賞賜?

紫月皇上還未開口,一旁的太後娘娘突然笑了出聲:「哈哈,皇帝啊,這唐丫頭哀家可是非常喜歡……」太後娘娘看了皇帝一眼,然後又看向唐嬌,笑道:「唐丫頭,你的心思哀家是知道的,你喜歡太子,現在你想請求的賞賜,應該是和太子有關吧?難道你想讓皇上給你們賜婚?」

跪在下方的唐嬌一怔,她此時其實也想趁機要求紫月皇上未她和洛璟初賜婚,可是她知道洛璟初現在並不喜歡她,若這時候請旨賜婚,說不定他不答應,自己就會落得個丟臉尷尬的境地,還有此時她想要的賞賜並不是這件事,而是另有其他目的。

唐嬌正想回話,坐在高台之上的太后卻未給她開口的機會,太後娘娘又看向了紫月皇上,笑著說道:「皇帝,之前哀家跟你提過關於唐丫頭和太子之間的婚事,依哀家看,現在趁著大家都在,皇帝也就別給給這唐丫頭什麼賞賜了,直接給她賜婚最好。」

!! 太后這看似簡單的幾句話,雖然說的不是什麼複雜重要的國家大事,可卻是讓在場的人,各自有了不同的反應和不同的心思。

大殿內中許多人聽到太后的話,有的人傻了,有的人愣了,有的人震驚的睜大了眼睛,其實幾乎所有人都心中有數,知道這唐嬌美人很可能會是紫月未來的太子妃,然而,眾人卻怎麼也想不到今日就要給洛璟初、唐嬌賜婚。

這事完全在眾人意料之外,賜婚的事情來得太突然,所以眾人雖然早就心中有數可當真聽到要賜婚的時候,還是會露出吃驚的表情。

墨子凝不屑的在心中暗自冷哼一聲,凡是比她漂亮優秀的女子,她都看不順眼,見不得對方好,對於要為唐嬌賜婚一事,而且還是賜婚給紫月太子,她心中是極不看好這段姻緣的,只不過,那賜婚的對象是紫月太子,根本就不關她什麼事,所以就只是坐在位子上不屑的看著。

墨子庭心中更是確定了要試著先接近唐嬌,然後通過唐嬌和洛璟初搞好關係。

天玄門弟子單語堂只是覺得可惜了,那唐嬌雖然帶著面紗看不到真容,但就憑她的那一身氣質和剛才那令人驚艷的舞蹈,心裡就很喜歡唐嬌,真想把這個美人也帶回去,然後好好疼愛一番,只不過人家現在是名花有主的人了,馬上就要許配給紫月太子,那紫月太子是什麼人?對方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心中雖然喜歡唐嬌,可卻因為不敢得罪洛璟初,便立刻打消了心裡的那些想法。

墨子宸、楚傾依對於這賜婚一事,只是從容淡定的坐在位子上,臉上並沒有出現什麼情緒,雖然紫月太子就坐在墨子苒身邊,可這賜婚一事和墨子苒無關,那紫月太子是娶還是不娶唐嬌,和他們沒什麼關係,所以他們的態度是,只在一旁默默的看著,品品美酒。

紫月皇上濃眉深索,視線在墨子苒和洛璟初之間掃了一眼,神情有些猶豫。

紫月皇后一臉擔憂的看著洛璟初,心中隱隱有著一種預感,她覺得自己的兒子若是不喜歡一個人,是絕對不會同意這門婚事,搞不好會當場發怒,甩袖走人。

柳若藍這會兒已經喝得有三分醉了,雖然有點醉了,不過頭腦還是很清醒,聽到太后讓紫月皇上給洛璟初、唐嬌二人賜婚,她就笑了,雖然她的笑聲並沒有發出聲音,可她卻是直接笑的趴到了桌上,一隻手扶著肚子,眼睛里都笑出了幾滴眼淚,好像是剛才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差點笑抽過去。

這時,墨子苒看了柳若藍一眼,眉頭一挑,師兄就要被賜婚了,這柳若藍是在幸災樂禍,笑師兄倒霉?還是在嘲笑那唐嬌根本配不上她的師兄?

墨子苒的視線又往洛璟初身上看了一眼,發現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面癱臉竟然出現了,美人師兄的臉緊繃著,沒什麼表情,臉上陰雲密布,眼中有深諳的幽光不停的閃爍,薄唇不悅的緊抿著。

「師兄,你先別急著生氣,咱們先看看再說……」一看見面癱臉出現,知道他生氣了,墨子苒抬起手在他的手臂上輕輕拍了拍,心裡也是極不喜歡太后的那句話,什麼賜婚?他師兄根本就不願意,難道太后是真沒看出來?還是她故意裝作不知,讓那紫月皇上下聖旨賜婚,逼迫師兄娶那唐嬌?

!! 墨子苒之前還能戲謔說笑的和洛璟初談論唐嬌的事情,可現在,她心裡卻是突然不樂意了,覺得很不舒服,心裡為他不平,不管那太后心裡是怎麼想的,她讓紫月皇上下聖旨賜婚,就是在逼師兄娶唐嬌,這件事師兄本人並不願意,這紫月的太後娘娘憑什麼那麼自以為是,憑什麼又認為師兄就一定會接受唐嬌?

若是對一個人的第一印象很不好,那之後就很難接受那個人了,就算勉強接受那個人,心裡還是會有幾分不喜歡,何況是師兄這種厭惡唐嬌厭惡的差點讓嘉希打她一頓板子的情況,若師兄真和唐嬌在一起,他肯定不會幸福。

這一刻,墨子苒心裡竟然覺得,若師兄不幸福,她也會不高興,甚至現在一想到紫月皇上馬上就會為他們賜婚一事,心裡就對那紫月太后膈應上了。

……

跪在大殿正中央的唐嬌哪有時間去觀察旁人的反應,對於墨子苒那桌上的反應更是顧不得了,在太后的聲音落下時,她急忙開口說道:「太後娘娘,其實……我……」

唐嬌整句話還未說全,太後娘娘就揮了揮手立刻打斷她的話:「唐丫頭,你就不用說了,哀家知道你可能因為害羞不好意思,所以想說這賜婚一事不急之類的話,可是哀家等得極啊,哀家想快點抱曾孫子,所以,你們還是快點在一起,才能很快讓我老人家如願吶……」

被太后揮手打斷,唐嬌心裡是又急又慌亂,很想再次開口說些什麼,可太後娘娘已經轉過頭,不看她了。

太後娘娘再次問紫月皇上:「皇帝,你看……哀家說的事情,你認為如何?」

紫月皇上看了看唐嬌,視線又往洛璟初那桌上一掃,他看到墨子苒皺著眉,臉上似乎有著不贊同的表情,而一旁柳若藍笑得趴在桌上,毫無淑女形象,在看向洛璟初,這一看之下,他渾身一震,洛璟初那面癱臉,還有眼中的冷意也太嚇人了,就算他身為紫月的帝王,威嚴十足,高高在上,卻也被洛璟初那一身的冷漠之氣驚到了。

紫月皇上心中立刻有了一番計較,覺得這事雖然之前他和太后商量好了要為他們賜婚,可是到了這時候,看到自己的兒子那一臉的不願不滿,自己這時候若不仔細問一問,若是胡亂下了道旨意,搞不好洛璟初一氣之下就會離開紫月,和他那師父幕雲錦走的無影無蹤。

到那時,兒子一走,這紫月的太子誰來當?在他心目中,只有洛璟初才是未來的儲君,若真把他給逼走了,他以後要上哪裡去把人給找回來?

經過一番思量之後,紫月皇上這次開口,問道:「太子,唐小姐,你們二人,都是否願意讓朕給你們賜婚?」

太后責怪的看了紫月皇上一眼,還問什麼,難道不是直接賜婚嗎?

紫月皇上看著太后,唇角上扯出一絲笑意:「母后,你別急,這婚事雖然朕做主就行了,可是朕也希望他們二人在一起今後能幸福,這賜婚之前,朕應該問一問他們兩個人的意思,若他們兩個都有意和對方在一起,那朕在為他們賜婚就是了……」

太后一聽,也覺得有點道理,若是萬一太子真的不喜歡唐嬌,腦子就是一根筋的一輩子都不接受唐嬌,那唐丫頭和太子在一起,豈不是要痛苦一輩子?

這事,問問也好,太後點點頭:「恩,好吧,那就先問問,那唐丫頭的意思哀家清楚,就不用問了,太子,哀家問你,你的意思如何?」

!! 洛璟初一直壓抑著心中的不悅,這時太后突然問到自己身上,啪的一聲就把酒杯放到桌上,不悅的一甩袖子,冷冷的道:「哼……那什麼唐嬌,她喜歡本殿關本殿何事?本殿可沒巴巴的求著她喜歡,是她自己願意喜歡,喜歡本殿的女子多著呢!

這大殿上,就有很多女子也喜歡本殿,喜歡本殿的人,本殿就要把人給娶回太子府,那本殿現在豈不是要娶好多女人回去?

就算你們覺得唐嬌很好,可是本殿不喜歡她,那她在本殿這裡就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好。

就算是父皇親自下旨賜婚,本殿也絕不會娶她,誰若敢逼著本殿娶她,本殿不高興了,也許會直接殺了唐嬌。

若皇奶奶實在是喜歡唐嬌,又不忍心看她被本殿一劍刺死,那便由皇奶奶自個兒去娶她吧!」

拿出腰間的長劍啪的一聲放到桌上,洛璟初一臉堅定,充滿了殺意冷冽的目光向唐嬌身上掃了一眼。

他那低沉的噪音久久的在紫月大殿內回蕩著,直到很久之後這聲音似乎才在眾人的耳旁消散不見,同時也驚呆了眾人。

大殿內的眾人,聽到他的這番話,每個人的反應都各有不同。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就算紫月皇上下旨賜婚也不娶唐嬌,若逼他,就一劍刺死唐嬌。

當那個身穿黑色錦袍,全身都散發著冷酷霸道氣息的男子,拿著一把劍啪的一聲放到桌上的那一刻,許多人都被他囂張狂妄的態度給震懾住了。

太子殿下竟然連太後娘娘和紫月皇上的面子都不給,直接就放了這句狠話,要將唐嬌滅殺在這大殿之上,這話雖然說的有些狠,有點狂妄,但是卻有人覺得他的這番話真是非常的霸氣威武。

特別是許多貴族朝臣家的年輕公子們,對他簡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那些貴族朝臣家的千金小姐們,對紫月的太子爺是既佩服又心生愛-慕,許多女子心裡都暗暗猜想,這第一美人唐嬌都無法被他看上,那他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

但這大殿中,也有一小部分的人在被太子爺那威武霸氣的一句話威懾住之後,心裡忍不住會默默的同情這個可憐的美人,唐嬌被在大殿之上如此不留一絲情面的當場拒絕,她喜歡之人甚至還要無情的把她一劍滅殺在這大殿之上,這對唐嬌是何等的侮辱和蔑視啊?

相對於這些人的反應,大殿之上其他人的心思就畢竟複雜了。

天玄門弟子單語堂,一看太子殿下直接拒絕了這門婚事,心裡又開始打起唐嬌的主意。

墨子凝是幸災樂禍的冷笑,就知道這唐嬌美人也不過如此,這紫月太子肯定看不上她,本來還在想著主意要讓唐嬌出點丑,給自己找點樂子,可這會兒不用做什麼,這唐嬌就自己在大殿上出醜了。

墨子庭將眼前的情況仔細觀察一番,發現這紫月太子是真的看不上唐嬌,於是,就打消了要去接近唐嬌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