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陳雄的要求,林岳沒有拒絕也不能拒絕,雖然他不喜歡熱鬧,但是這次也必須要去。

「好啊,我還沒有去過這樣的大型宴會,到時候正好見識一下。」

聽到陳雄的話,這時候陳世姚說話了:

「就是劉家那個劉雨霏的天賦問題嗎?」

劉雨霏?

林岳沒有想到,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聽到了劉雨霏的名字,而且劉雨霏的天賦問題還解決了。

不知道怎麼的,林岳對與劉雨霏的再次見面有點期待,不知道劉雨霏知道自己是陳雄外孫後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陳雄沒有為陳世姚做出解釋,反而是陳逸軒回答了:

「是啊,據說是帝都的張勝利藥師解決的!」

「哦,就是那個大善人張勝利嗎?」

「是啊!」

「真的是他啊,聽說他可是大好人,醫術好,用普通藥物就治好了一些必須要用丹藥才能治療的疾病,沒想到這次還搞定了煉丹師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據說劉家當初為了劉雨霏的天賦問題,可是讓帝國所有煉丹師都嘗試過遍。」

「而且他很喜歡幫助別人,領養的孤兒就有十幾個,還經常給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者提供住處,給他們吃的。」

「他還因為做的好事太多上過報道,至於藥物上的報道就更多了,光是明的特效藥就有數十種。」

「……」

聽到陳世姚和陳逸軒一直在那裡說,林岳也想起了這個張勝利。

林岳在很多報道上看到過他,甚至在之前的教科書上也看到過,由此可知張勝利的厲害,那可是上了教科書的人物。

劉雨霏會被他治療好那就不奇怪了,張勝利可是一個專門創造奇迹的人,現在再創造一個奇迹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既然是張勝利治療好劉雨霏的天賦問題,那麼這次劉雨霏的宴會他肯定也會到場,到時候林岳正好見識一下這個傳奇人物。

說實話,對於張勝利這樣的人,林岳很佩服,能為不相關別人付出那麼多,這得有怎麼樣的心胸才能做得出來。

忽然,陳世姚看著陳雄,滿臉的祈求:

「爺爺,要不我明天也去吧?」

看樣子,陳世姚也想去見識一下張勝利這個傳奇人物,不然也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你?」

陳雄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臉上滿是冰冷:

「你就在家好好待著,什麼時候把我今天教給縹緲步修鍊到大成層次再跟我說。」

「還有,給你三天時間,不把縹緲步給我修鍊到初窺門徑,有你好受的!」

聽到陳雄的話,陳世姚不由得淚流滿面:

「爺爺,你真的是我的親爺爺!」

沒有理會陳世姚那沮喪的表情,陳雄轉頭看向林岳,臉上再次出現了笑容:

「要是你能像小岳這樣,我用得著對你那麼嚴格嗎?」

「額!」

聽到陳雄這樣說,林岳只能無奈地看向陳世姚:表哥,沒辦法,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區別對待。 ?第二天早上,和陳雄他們吃完早餐后,林岳就被陳雄叫到了後院的涼亭里。.

涼亭設在一個池塘的中央,池塘上面還有著一些盛開的蓮花,這個世界的蓮花和林岳前世不一樣,這裡的蓮花是四季常青,荷花也一直盛開著。

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陳雄,林岳沒有直接做下,而是靜靜地站在一旁,陳雄沒有叫他坐下,林岳也不敢隨便做,感覺有點沒有禮貌,也有點慌。

雖然說陳雄是他的外公,但是兩人畢竟剛認識沒多久,而且陳雄是南海市的大人物,總給林岳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似乎看出林岳的拘束,陳雄微笑著開口了:

「小岳坐下吧!」

「哦,好的。」

聽到陳雄的話,得到他的肯后,林岳才做到陳雄對面的石椅上。

林岳坐下后,陳雄臉色變得有點愧疚:

「小岳,說起來這麼久陳家都不去接你母親回家,你不會怪外公吧!」

「哪裡會怪外公,母親的事我也聽說了,這怪不得外公。」

「那就好!」

得到林岳的答案,陳雄也鬆了一口氣。

忽然,他眼神一定,靜靜地看著林岳:

「小岳,你身上的血脈並不是幻血鴉血脈吧?」

聽到陳雄的話,林岳莫名感到身體一涼,就像自己努力隱藏的某樣東西被現了一樣。

陳雄作為金丹中期強者,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林岳神色的變化:

「小岳,你放心,我是你的外公不會害你的。」

確實,陳雄作為林岳的外公,沒有傷害林岳的可能,當然,這是在林岳沒有暴露出足夠吸引他的東西時,在真正致命的誘惑下,誰也不知道陳雄能不能保守住自己的本心。

「沒錯,我的血脈並不是幻血鴉血脈。」

林岳對陳雄的猜測表示了肯定,卻沒有給陳雄徹底解釋出來,有些東西沒有必然解釋得太清楚。

「果然,我就說幻血鴉血脈怎麼可能會讓普通蒼鷹進化。」

聽到林岳的確定,陳雄露出了微笑,接著,他站了起來:

「好了小岳,我們該出去劉家了!」

陳雄這樣的舉動讓林岳有點意外,他居然沒有繼續向林岳詢問,看來他很聰明,懂得給後輩一些秘密。

若是對後輩的所有東西都要徹底了解,這樣後輩根本強大不起來。

林岳連忙跟著站了起來,只是讓林岳意外的是,陳雄走到涼亭外后就停了下來,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還沒等林岳向陳雄詢問,天空就黑了下來。

抬頭看去,林岳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赤焰虎,它沒有翅膀卻漂浮在空中,毫無疑問這是一隻至少化海境的赤焰虎。

看到赤焰虎的到來,陳雄臉上露出了笑容。

忽然,他消失了,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赤焰虎的背部。

此刻赤焰虎已經來到了蓮花上面,林岳倒是能看到陳雄的身影。

察覺到林岳的目光,站在赤焰虎背部的陳雄也看向林岳,瞬間,陳雄低沉的聲音在林岳耳中響起:

「小岳,上來!」

對這些傳音早已經熟悉的林岳沒有感到絲毫驚訝,連忙縱身一躍,來到赤焰虎的背上。

這赤焰虎身高七八米,身長更是有十幾米,它的背部很寬躺,林岳直接坐在陳雄身邊都不顯得擁擠。

看到林岳上來后,陳雄直接向赤焰虎招呼道:

「老朋友,我們走吧!」

接著,赤焰虎就直接飛了起來,向著南海市的北面飛去。

看著地面上逐漸變小的陳家,林岳也不由得感到驚奇萬分。

這時候,林岳旁邊的陳雄說話了:

「小岳,這是我的契約夥伴,陳火,你可以叫它火爺爺。」

「火爺爺好!」

聽到陳雄的介紹,林岳連忙向赤焰虎問好。

林岳剛說完,他耳邊就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林岳孫兒蠻懂得禮貌的嘛!」

毫無疑問,這是赤焰虎的聲音,妖獸到了化海境就能說話,如果是一些血脈等級高的妖獸,也可以在還沒有達到化海境時就能夠說話了,就像趴在林岳肩膀上的旺財。

「還好還好!」

林岳有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果然,有禮貌的人到哪裡都會招人喜歡。

很快,赤焰虎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第一次見到林岳孫兒,你火爺爺也沒有準備什麼,等日後有空一定給孫兒補上。」

「好啊!謝謝火爺爺!」

聽到赤焰虎說要給禮物,林岳滿臉的興奮,有這樣的便宜不佔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想必化海境強者的給出的東西不會有多差。

想到禮物,林岳不由得看向旁邊的陳雄,眼珠微轉:

「外公,火爺有禮物給我了,你的禮物呢?」

林岳這話問得陳雄有點尷尬,平時那些小輩哪裡敢這樣問他。

好在,他畢竟是大人物,很快會恢復了過來:

「我昨天不是給你禮物了嗎?」

「?」

林岳有點莫名其妙。

「就是昨天的縹緲步,那可是洪階中級玄技!」

「……」

那不是用來考驗自己的東西嗎,想到這裡,林岳看向陳雄的眼神都有些淡淡的鄙視。

被林岳這樣一個小輩看著,陳雄也有點臉紅,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被人這樣鄙視過,但是想到這是陳家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陳雄還是服軟了:

「好啦,下次再給你準備一個就是了!」

「yes,外公最好了!」

想到將要得到一個金丹境強者的禮物,林岳再也忍不住,直接揚起雙手,歡呼起來。

「呵呵~」

看到林岳這幅高興模樣,陳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雖然他不知道yes是什麼。

……

赤焰虎的度很快,儘管陳家和劉家相距很遠,但是短短的十多分鐘就到了,這還是赤焰虎沒有全力飛行的緣故,不然肯定更快。

遠遠地,林岳就看到一個巨大的莊園,和陳家一樣,劉家也是一個大莊園,估計同為南海市三大頂尖家族的杜家也是一樣吧。

赤焰虎沒有在莊園門前停下,而是繼續向著莊園內飛去,一路上也沒有人來阻攔,看來大家都認識這赤焰虎。

忽然,林岳腦海中傳來系統激動的聲音:

「宿主,下系統!!!」 ?原本在赤焰虎背上顯得很好奇的林岳聽到系統的話后,徹底激動起來。

那可是系統,林岳增強實力的根本,只有讓超級掠奪者系統獲得更多的系統,林岳才能變得更強大。

而且,每一次獲得新的系統,超級掠奪者系統都會給予林岳非常豐厚的獎勵。

像掠奪超級血脈系統時獎勵的五彩神鳳血脈和輪迴眼血脈,像掠奪好人抽獎系統時獎勵的大挪移神通,這些可都是真正的大殺器,也是林岳生存的根本。

想到那豐厚的獎勵,林岳就忍耐不住心中的興奮,他連忙向系統發出詢問

「系統,你發現的新系統在哪裡?」

「它就在你們要去的地方!」

「劉家嗎!」

聽到系統的答案,林岳不由得喃喃自語起來。

「沒錯小岳,這就是劉家!」

這時候,陳雄的聲音傳了過來。

原來,他剛剛也發現了林岳的異常,後來再聽到林岳的話,就自然而然地回答了林岳的問題。

忽然,陳雄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小岳,你不會是看上劉家的小姑娘了吧,不然為什麼那麼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