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智看見了李欣說道:「星小姐你也在這裡,你好。」接著回過頭對花子說道:「媽,你開什麼玩笑,這兩個人相差也太大了吧,就算近視眼也不會認錯的。」

花子說道:「這是真的,誰讓你哥是個超能力者呢?……」總之花子在加上夏美的「現身說法」還有小智自己找到的破綻,讓小智相信了這個事實。

小智知道了一切后對李欣說道:「哥…不對,姐,你幹嘛沒事變來變去的,還一直瞞著我,耍我好玩嗎?」

李欣回答:「開始倒是覺得好玩,後來是怕你知道真相后討厭我就一直拖下來了。」

小智說道:「算了,看在你不管什麼樣子都一直幫我的忙我就不追究這事了。現在你變回來吧,雖然這個樣子漂亮但我還是喜歡平常的星哥哥。」

李欣苦笑著搖搖頭,花子立刻把小智拉到旁邊說了事情始末,接著小智接著看看李欣,嘴唇顫動就是不說話了,他是不知道說什麼了,好像說什麼都不合適。

李欣倒是很淡定,她知道這個副作用只會持續一多月,但是她不能說,所以只能去和自己的精靈玩,他和觸手組報了平安后,又和扒手貓和戴魯比敘了敘舊后把它們兩個裝進精靈球里傳送走了。這時候大木博士進來了,看見這屋中的氣氛就猜了個大概,趕緊打圓場說道:「行了,我帶你們去研究所參觀,你們一定想順便看看自己的精靈。」

三人都表示同意,大家一起下了樓,不過李欣下樓後背后立刻長出一對龍翼飛上天,馬健也趕緊騎上熱帶龍跟上,大木博士傻了,說道:「欣竟然是飛龍,這可真稀奇。」

花子和小智則是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問道:「博士,我眼睛沒花吧,欣怎麼長出翅膀還飛了。」

大木博士回答:「這是龍屬性超能力者的龍系變身,龍系變身分為地龍,飛龍,海龍三種,每人只能覺醒一種,欣的龍系變身是最少見的飛龍,所以她有龍翼,可以飛行。」

兩人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而李欣卻不管這些,她牽挂著自己在大木研究所的精靈,拚命扇動龍翼朝大木研究所飛去。……

夜深了,李欣正在熟睡,今天她白天在研究所和自己精靈們玩了一下午累得夠嗆,所以睡得正香甜,一個影子來到她的床前,搖搖她的身體叫醒她。

李欣揉揉眼睛起來,發現夢幻站在自己的床前,問道:「夢幻,你不是應該已經把超夢救活了嗎?來找我幹嘛?」

夢幻說道:「我主要是來和你說聲謝謝,另外,我們想找你給我們找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安家,超夢的力量還有些不穩定,我需要一些時間幫助它。」

李欣說道:「華藍市附近有個華藍洞窟,那裡的精靈很兇所以很少有人來,那地方可能適合你們,你們雖然不會和人打交道,但是精靈大概都聽你們的。」

夢幻說道:「要真和你說的一樣那倒是個好地方,不過這個地方我不認識啊。」

李星說道:「我明天找大木博士問問,你能把我和夏美傳送到華藍市嗎?要是那樣我們可以幫你找。」

夢幻說道:「傳送你們到華藍市沒問題,那我們明天見。」

第二天,李欣叫上夏美找大木博士要了華藍洞窟的地圖,讓夢幻把兩人傳送到華藍市,到了24號路后,兩人發現超夢已經在那裡了,看見兩個人來了朝兩人揮揮爪打招呼,然後說道:「欣小姐謝謝你救了我,媽媽,我昨天在這附近檢查地形,這裡倒是有幾個洞窟,只是我不知道哪個是你說的華藍洞窟。」

李欣揚了揚地圖說道:「這是地圖照著這個找就行了。」有地圖的指引大家很快找到了華藍洞窟,這洞窟洞口很大,裡面隱隱傳來精靈的叫聲,大家商量了一下,超夢和夢幻走在前威懾住洞中的精靈,李欣和馬健安全的走在後面,大家就這樣排成縱隊進了華藍洞窟。 結果進去就竄出來一隻銅鏡怪對著大家攻擊,,超夢和夢幻剛想出手被夏美攔住了,她看這隻銅鏡怪發育不錯起了收服的念頭,放出呆火駝迎戰。順帶一提,夏美現在帶的精靈是呆火駝,卡咪龜,熱帶龍,3d龍,鐮刀盔,猛火猴。李欣帶的精靈是格鬥三兄弟,豪力,3d龍,派拉斯特。

呆火駝上來就是一記叫聲降低了銅鏡怪的防禦,接著四蹄冒火使出硝煙衝鋒速度大增朝銅鏡怪撞去。

銅鏡怪身體一抖使出了岩切閃開了硝煙衝鋒,然後是使出了念力,呆火駝身體一顫已經受傷,不過呆火駝速度增加了,吐出一記火花擊中了銅鏡怪。這一回合平手。

呆火駝使出噴煙,場上立刻全是火焰,大家立刻躲得遠遠的,銅鏡怪實在躲不過這招於是拼了身體變大使出了神通力,兩招全部命中,銅鏡怪被燒傷體力不斷流失,呆火駝被打入害怕狀態。

呆火駝回過神來剛想過去解決對手,銅鏡怪卻支起身體全身金屬片摩擦使出金屬音,呆火駝猝不及防被打中,接著銅鏡怪又發出了一記閃光,閃光剛發出呆火駝就使出了一發噴煙打倒了銅鏡怪。

呆火駝打倒了對手剛想跑過來朝主人邀功,但是很快它就被一記白光擊中倒地,原來那銅鏡怪臨死前發出的閃光是預知未來。所以這戰鬥是平局。

夏美趕緊跑過去給兩隻精靈治傷,銅鏡怪蘇醒后測定了夏美的經審理后同意了夏美的招攬,大家問銅鏡怪:「你幹嘛要守在洞穴口嗎?」

銅鏡怪說道:「原來進來過幾個用兩條腿走路的進來抓精靈,我們好不容易才把它趕跑。為了防備他們,所以我們在門口設了崗哨,進來直立且兩條腿的除了腕力和超音蝠一族剩下的就打。」

大家傻了心說,兩條腿不光是人,兩條腿的精靈也多著呢,那進來也得挨打嗎?這洞里的精靈真是沒見過世面啊,不知道有多少無辜受害了,李欣和夏美也罵那些偷獵者,沒事偷獵什麼精靈。

銅鏡怪這時候終於發現了夢幻和超夢是神獸,立刻下的趴在地上道歉。

夏美讓銅鏡怪帶路去地下一層。途中遇上的精靈發現超夢和夢幻是神獸后也就沒多加阻攔。大家走的很順利。

不過到地下一層的門口的時候出問題了,一隻蚊香蛙指著李欣和夏美說道:「神獸可以進去,但是這兩個和外面來的壞蛋長得一樣的傢伙不能進去,除非你們派人單挑打敗我。」

夏美繼續上場,這回他派出了熱帶龍,因為她想到熱帶龍收服后就只被她當飛機用實在是有點可憐啊,所以這次她派熱帶龍上場。

蚊香蛙上場后使出急凍拳,拳頭冒出冰花打向熱帶龍,熱帶龍使出飛葉快刀,數個葉片飛向蚊香蛙,蚊香蛙只能中途變招用急凍拳把葉片打碎。但是熱帶龍很快使出魔葉斬,無數魔法葉片打向蚊香蛙,蚊香蛙雖然用急凍拳攔截但是樹葉繞過拳頭擊中了它,他知道這是必中絕招,自己無法躲開這招,要是對方一直用這招自己遲早被耗死。於是蚊香蛙拚命了,使出了腹鼓增加了能力然後對著熱帶龍一記急凍拳打來。熱帶龍四個翅膀發光使出葉刃斬迎敵,前兩個翅膀架開對方的拳頭但是依然被凍住,熱帶龍受重傷,不過熱帶龍還是儘力揮出后兩個翅膀打在了蚊香蛙的背部,蚊香蛙倒地。

熱帶龍贏了,夏美一番勸說后又收復了蚊香蛙,然後給了蚊香蛙一塊水石讓他帶上,蚊香蛙雖然沒有進化但是對夏美好感度大漲。

接著就沒什麼阻礙,超夢和夢幻看了華藍洞窟地下一層后決定在這安家,看神獸找到了新家,然後夏美和李欣就準備告辭了,正當超夢和夢幻準備親自送他們出去的時候,一群頑皮彈頂著一個盒子過來了,就是那盒子由於頑皮彈是滾動前進的所以總是從頑皮彈頭上掉下來,頑皮彈們配了好大勁才來到眾人近前,領頭的說把族內的秘寶獻給神獸,李欣和夏美一看那盒子里是電力增強器。

這時候兩人的3d龍提問了:「汽車車輪是圓的,車身的方的為什麼走得挺好,而頑皮彈是圓的,盒子也是方的,為什麼盒子總是從頑皮蛋頭上掉下來呢。」

兩人被這問題難住了商量了一下解釋道:「那是因為車輪子和車身焊接在一起了,也就是說它們是整體,走起來也就沒事。而頑皮彈和盒子沒有固定在一起所以一動就散架。」

3d龍好像對這個回答很滿意,到一旁商量去了。李欣和夏美舒了口氣,這問題算過去了。

這時候夢幻和超夢問頑皮彈們:「這盒子里的東西為什麼是你們的秘寶呢?」李欣和夏美聽到這也立起耳朵聽頑皮彈怎麼回答。

頑皮彈回答:「這是我們有一次到外面去,發現一群身體是黃色且長著黑色斑紋的怪物為了爭這東西打成一團,我們好奇就把這東西偷了過來,經過研究我們發現這裡面有很強的閃電能量,不過我們沒法利用這能量,也不知這東西有什麼用,我們族裡有句俗話「不懂的東西就是珍貴的東西」所以我們才將這東西看成密寶。今天神獸大人來了,我們把這東西獻給你們,或許你們能用上這玩意。」

聽完頑皮彈的解釋,幾人互看一眼哭笑不得,然後超夢和夢幻說道:「這東西不錯,謝謝你們把它送給我。」聽到神獸喜歡這玩意,頑皮彈們立刻高興了,它們和兩神獸寒暄幾句后就回去了。

等頑皮彈走遠,夢幻對李欣和夏美說道:「這玩意我和超夢沒用,你們兩個分吧。」

李欣搖搖頭說道:「這東西我也用不著,給夏美吧。」李欣認為自己強力的精靈已經不少了,夏美比自己更需要這個,畢竟電擊魔獸也是個強大的精靈。

夏美見狀本想再和李欣客氣幾句,不過她知道李欣說一不二,所以道謝后把電力增強器收起來。

李欣對著夢幻問道:「夢幻,我想問問超夢還要過多久才能控制好力量?不變成炸彈。你最好告訴我個大概時間,這樣我心裡也有個譜。」

夢幻想了想回答:「至少兩年時間,所以我們必須兩年後才能出這華藍洞窟。」

李欣心說,兩年時間也不短,要不要和大木博士打個招呼,把這封閉起來,他可不希望那能量龍捲重現,這裡是山洞,能量無法擴散,要是引爆后恐怕華藍市得被炸上天。

於是她說道:「兩年的時間可不短,我看我得給大木博士打個招呼,讓他幫忙把這裡封閉起來。」

夢幻點點頭,然後和超夢送兩人出去,李欣在路上開始想怎麼和大木博士說這件事。不過剛走了一半路,夏美的蚊香蛙和銅鏡怪說話了:「主人要帶我們出去嗎,能不能讓我們和親戚們告個別。」

夏美點了點頭,於是大家陪著夏美先去和兩精靈的親戚們道別,不過這些親戚從「胯骨上的親戚」(註:胯骨上的親戚——比喻關係極遠、極不沾邊的親戚。)到「腳趾骨上的親戚」總數實在太多,所以道別的時間自然也很~長,最後大家實在煩了,只能先把李欣送出去,讓夏美自己折騰吧。李欣走前叮囑夏美出了華藍洞窟立刻給自己打手機。

李欣和兩神獸到了外面卻看見了大木博士戴著精神交流儀在外面和一群看大門的精靈交談,不過無論他說什麼那些精靈就是不放他進去。

大木博士看見了李欣說道:「欣,你怎麼進去的,你和這些傢伙說說,我只是進去勘測一下地形和精靈分部,不是來抓它們……」大木博士看見了李欣後面的夢幻和超夢,呆住了。

等大木博士冷靜下來,李欣指著兩神獸對他說道:「現在這洞穴的主人是它們,你要進去自己去問它們吧。」然後李欣就自己走了,心說這還真巧,不過也好,省的自己費口舌,封洞的事情讓夢幻自己去和大木博士解釋吧!

李欣溜溜達達的從華藍洞窟逛到了華藍市,不過她不能走遠,因為不知道夏美什麼時候從華藍洞窟里出來,所以必須得呆在有手機信號的城市附近。想去華藍道館打聲招呼,順帶帶巨鉗蟹探探親,於是把精靈換成巨鉗蟹,美納斯,鐵甲貝,阿柏怪,臭臭泥,雙彈瓦斯。

結果進了華藍道館卻發現華藍三姐妹正在那哭呢,李欣趕緊問道:「出什麼事情了,你們哭什麼?」

三姐妹回答:「我們今天在游泳訓練的時候不小心全摔傷了,而今天晚上的演出海報已經貼出去了,票也賣完了,要是現在取消演出我們道館的名譽就全完了。……嗚嗚嗚嗚。」

李欣聽了不禁有些替她們難過,突然她們都不哭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李欣,李欣心中湧起一種不妙的感覺。

接著三姐妹就說道:「小姐,你替我們去演出好嗎?演出費全歸你。」

李欣本來想跑,不過看著三姐妹的淚眼心軟了,說道:「好吧!」

接著李欣就穿上美人魚的衣服練習,不過這美人魚裝的魚尾在外人看起來漂亮,而真正穿著它游泳又是另一回事,李欣費了兩個小時才算適應,不過幸虧她帶著美納斯,精靈倒是不用換了,那毒物三人組也有任務,演反派。李欣還問了臭臭泥和雙彈瓦斯和阿柏怪會不會游泳,結果阿柏怪說不會,不過訓練后游得還可以,而另外兩個傢伙說自己是下水道出來在水裡比陸上還靈活,李欣心說這倒是實話,就是它們演出完恐怕華藍道館必須得換水,因為臭臭泥和雙彈瓦斯泡過的水恐怕能當毒藥用了。李欣為此向華藍三姐妹道歉,結果三姐妹說沒什麼,反正換水的日子也快到了。

李欣經過一番準備上了舞台,不過她不知道,夏美和她都面臨著考驗。 就在李欣準備上場演出的時候,夢幻正在閉目養神幫超夢平復體內的能量,大木博士已經同意幫他封閉華藍洞窟,此洞窟以後會劃成禁區不讓人進來,他還從華藍市買了些禮物給他,這讓夢幻很高興,對人類的印象也大大改善。突然夢幻聽到了遠處傳來了一些奇怪的心靈訊號。聽得出訊號的發送者處在十分的恐懼,憤怒與惶恐中。

「你們不能傷害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放下,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我要殺了你們,你們給我死,給我死,給我死,給我死……」夢幻原先也接受到這種信息,這次頭一次體會到了信息發送者的心情,自己的孩子被奪走的痛苦是任何生物也無法承受的,它再也不願意經歷第二次。它看看身邊的超夢,心中充滿了欣慰,她繼續看這段心靈訊號,驚訝的發現,加害這個訊號發送者的壞蛋是人類,而且他們的衣服上明顯有火箭隊的印記。

夢幻仔細監聽了信息發放來的方向,發現那地方是紫苑鎮的神奇寶貝塔,夢幻臉色大變,神奇寶貝塔是精靈的墳墓,那裡面有很多的鬼系能量,那裡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恐怕不會是小事,更讓夢幻驚恐的是心靈訊號里的那些壞蛋明顯穿著火箭隊的制服,這時候夏美終於和兩精靈的親戚們說完了再見,回來向兩神獸道別準備離開。

夢幻見夏美來了,猶豫了一下,但是最終還是說道:「夏美,我要你幫我辦一件事,查清紫苑鎮的神奇寶貝塔有沒有出現什麼異狀。」

然後夢幻就和夏美說了自己接受到的心靈訊號,然後拿出一張詛咒符說道:「我本來想叫你和李欣一起去的,不過現在沒那個時間,你到了地方後用這個東西做報酬降服一隻鬼斯等鬼系精靈,然後進塔查看,記住一定要先降服本地鬼系精靈再進塔,否則你很有可能會在裡面迷路。我將你傳送過去,然後晚上八點左右我會去那裡接你,放心我從大木博士那弄到一塊表,我知道八點是什麼時候。」

夏美點點頭,夢幻和夏美一起到了洞外,然後夢幻就把夏美傳送到紫苑鎮后后自己又傳送了回來,當然他回到華藍洞窟后滿臉愁雲,不由得唉聲嘆氣,一邊幫超夢穩定能量一邊盯著大木博士送的掛鐘。不知道是想讓掛鐘走慢些還是走快些。

當然李欣對此事並不知情,她現在已經上場開始表演,裝束是藍色貝殼胸衣外加一條藍色魚尾,藍色的裝束襯托著她潔白的肌膚分外美麗,頭戴一個金色王冠。而且為了防止忘詞她左耳上帶著個小型無線耳機。帶著一群精靈從水道進了好似大玻璃魚缸一樣的舞台,這群精靈中華藍道館的精靈倒是不少,不過在她看來厲害些的只有那金魚王和前幾天進化的白海獅。

而這群精靈中她的精靈有美納斯和巨鉗蟹還有鐵甲貝,另外三隻毒系「反派」被裝進精靈球里粘在屋頂上,等會需要它們上台的時候李欣會用精神通訊叫他們,它們就會從空中砸進水裡給觀眾一個震撼。雖然她做了充足的準備,不過她總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事要發生。

表演開始,「大玻璃魚缸」緩緩上升,李欣和一群精靈在聚光燈下露出了真容,李欣坐在美納斯的身上讓美納斯環繞著自己,不過因為她的怯場毛病依然沒改,所以她只能盡量不看觀眾,自顧自的哼著歌,唱的是什麼歌呢,是地球歌,她那絕好的嗓子唱出的歌曲,加上美納斯用水柱圈發出的水霧在聚光燈的照耀下呈現彩虹一樣的光彩。

而且她還有一個優點,她已經把自己調成水屬性可在水中呼吸,所以不用叼著那礙事的水下呼吸器,極大地還原了美人魚公主(美人魚肯定沒水下呼吸器)的原貌。所以美人魚和美納斯的亮相取得了極好的視聽效果,觀眾看得入迷都忘了鼓掌,好一會台下才爆發出驚雷般的掌聲。

李欣聽到掌聲很滿意,正在想下一步幹嘛,這時候左耳的耳機里發出三姐妹的聲音,李欣很奇怪,心說,我還沒忘詞呢,你們提醒什麼?這時三姐妹說道:「欣,我們剛才找到人和你演對場戲了,那人很快就過去,你不用叫你那三隻毒系精靈出場了。」

李欣心說,這三姐妹倒是一直不喜歡自己的三隻毒系精靈,嫌它們太難看,不過這並不妨礙它們出場吧,李欣決定不聽她們的,但是她很奇怪為什麼這演員來的這麼巧。於是她小聲問道:「你們哪裡找的人?找的什麼人?」

三姐妹回答:「我們找到的可是個金髮大帥哥呦,叫羅伯特,他是我們前幾天聘請的游泳教練,本來他都請假回家了,沒想到你剛上場他就突然回來了,你們兩個或許很有緣啊!」

李欣停下歌聲乾嘔了一下,很快又恢復了歌聲,不過他發現這人有問題,她繼續小聲問道:「這人是你們摔傷前聘用的還是摔傷后聘用的?」

三姐妹回答:「摔傷前聘用的,怎麼了?」

李欣心說,還怎麼了?那人和你們的摔傷肯定有關係,大概是同行的競爭對手派來對付你們的,這回上台大概是攪局的,自己得小心。…

李欣正在想著,只聽撲通,撲通幾聲,六隻電燈怪被人放下水,六隻電燈怪三隻一隊排成兩對橫排在「魚缸」里遊動,同時外面也傳來一個青年男子的歌聲,不過歌聲的主人走得很慢,現在還沒下到魚缸里,李欣不知道對方的長相。不過李欣現在完全確定對方是來攪局的,否則弄六個電燈怪幹什麼,電燈怪等不能陸戰的水系精靈除了漁民很少有人飼養,因為人是陸生動物,不可能總泡在水裡,一般人陸戰的機會比水戰的機會多多了。電燈怪除了用屬性優勢對付水系精靈外也沒特長,而養六個只能水戰的電燈怪,要是有這種訓練師恐怕這傢伙一個道館也過不去,這六隻電燈怪肯定是專門培育來華藍道館攪局的。

見對方來者不善,李欣做了些準備,她命令巨鉗蟹打開門讓龍套們出去,只留下在自己的四隻精靈和白海獅,金魚王伺機而動。

這時候對方已經下了水,對方如三姐妹所說是個金髮碧眼的英俊男子,他扮成人魚王子帶著王冠**著上身只穿一條魚尾,不過嘴上叼著的呼吸器卻破壞了人魚形象。他看見了李欣不由一愣。一半是被李欣的美麗驚訝,另一半是李欣完全沒有被他迷住的意思,反而眼睛里冒出怒火。

羅伯特確實如李欣所想是受雇來華藍道館破壞演出的,他設計在訓練中讓三姐妹摔傷后本來認為可以回東家那裡領賞,不過李欣的出現讓其措手不及,本來李欣出場時候他就坐在台下看李欣如何出醜,不過他看見李欣和聽見她的歌聲就知道自己不出手不行了,因為李欣就算什麼也不幹,光憑姿色加唱歌都能把這演出演圓滿了。所以他只能臨時出手,還好華藍三姐妹沒有起疑,他準備憑藉自己的魅力征服這美人的身心,然後說服她破壞演出,這樣不僅完成任務還能抱得美人歸,不過他上場后就發現自己小看了李欣。

見李欣這是坐在那。羅伯特只能先說道:「人魚公主,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

李欣冷笑著回答:「你這花花公子還敢和我談結婚,我十天前看見你和章魚桶約會來的。」

下面的觀眾聽見這句話笑了,還有幾個人吹起了口哨。

羅伯特氣得冒汗了,只能說道:「我不喜歡章魚桶。」

李欣回答:「那就是你九天前和毒刺水母約會,你還說它的毒刺很性感,扎得你很爽。」

觀眾又是一陣大笑,羅伯特肺都要氣炸了,而且這剛第九天,還有八天還不知道這丫頭會編出什麼,只能咬牙說道:「公主你最好識相點,我的軍隊可是海底最強大的士兵,你們都給我過來站好。」電燈怪們聽見這話立刻聚攏在羅伯特前面,頭頂的燈泡一亮一閃的示威。羅伯特說道:「公主,我還真不忍打傷你的隨從,所以你還是和我走吧。」

李欣心說,這壞人的形象倒是真適合他,她冷笑道:「你以為我會沒準備的等你來嗎?我已經從大海之外請來了更強的士兵,夥計們,出來吧。」李欣發出精神信號,臭臭泥,阿柏怪,雙彈瓦斯立刻脫離精靈球跳進水裡,游到李欣的面前。

羅伯特傻了,毒系精靈可不怕電燈怪,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除了開打沒什麼選擇,他眉頭一皺強詞奪理的說道:「你竟然從大海外請來外援,還是這種渾身惡臭骯髒的毒系精靈,你還有人魚的尊嚴嗎?」李欣邊扯皮邊用精神信號指揮精靈開始備戰。

李欣搖搖頭說道:「它們可不臟,比你乾淨多了,而且你說毒系精靈臟,那和毒刺水母約會的你恐怕也乾淨不了。」

地下的觀眾又是一陣大笑。

羅伯特面色一沉,指揮電燈怪群上場,自己直奔李欣游去。想要打亂李欣指揮精靈同時也想佔便宜。李欣想打亂對手的指揮,她從美納斯身上躍起,對著羅伯特游去。

電燈怪們先游向個頭最大的美納斯,游到美納斯面前身體旋轉準備使出放電絕招。不過李欣從剛才起就一直對著美納斯輸入龍系精神力,美納斯已經有所領悟,所以美納斯不慌不忙突然嘴巴大張噴出一股白色能量使出龍波動。龍波動擊中電燈怪群,電燈怪立刻全部被打得東倒西歪,放電絕招也憋了回去,還沒等它們穩定身體,鐵甲貝對著它們使出尖刺加農炮,六隻電燈怪被這攻擊打得東倒西歪。

金魚王也過去對著它們打出一記水波動,電燈怪們立刻變得很精神,李欣看這不由得一驚,這些精靈領悟了隱藏屬性儲水,恐怕這些精靈也是蓄電特性,能互相用電流療傷,這樣的話要把它們分開才能贏。

李欣立刻命令雙彈瓦斯使出毒霧把水染黑,然後阿柏怪和雙彈瓦斯出擊將對手分開,

李欣命令完后和羅伯特打了起來,先往上游躲開羅伯特的熊抱,接著借著高度優勢踢了羅伯特後背一腳,不對是一尾巴,李欣這一擊用上了斗系的巨力,外加上600的種族值把羅伯特抽出幾米遠。接著過去又是一頓拳腳,羅伯特挨了幾拳后感覺肋骨快斷了,他沒功夫想這小丫頭哪來的力氣,只能游泳逃走。

這時候電燈怪們背靠背圍城一個圈,同時使出放電,發出巨大的電流,精靈們無法靠近,不過阿柏怪學會了種子爆彈,往電燈怪的圈裡扔了幾顆種子把圈打散了,電燈怪於是陷入被動,開始四散逃跑,一條電燈怪逃入舞台底部,這裡全是模仿海底的泥沙,結果巨鉗蟹從泥里衝出使出挖地洞打在電燈怪身上,接著又是一記十字剪將電燈怪打倒了。

金魚王則對上了另一條,用亂突連續攻擊對手頭上的燈泡,瞄準機會使出一發尖角鑽了結了對手。

白海獅則也解決了一條,它先用鐵頭功把對手撞飛,然後使出極光光線攻擊對手——周圍的海水,把對手包在了冰塊里,由於冰比水輕大冰塊慢慢浮上水面,然後白海獅開始給觀眾們表演頂冰塊,贏得一片掌聲。

阿柏怪連發種子爆彈磨倒了一條電燈怪。雙彈瓦斯也對上了一隻電燈怪,先用毒瓦斯讓電燈怪中毒,然後用撞擊加連打混合把電燈怪打倒。

最後的燈籠魚很苦逼的中了美納斯的著迷,連還手的機會都沒了,接著就被鐵甲貝發出的無數尖刺加農炮解決。

而這時羅伯特準備拼了,他一拳打向李欣,同時這拳頭上的戒指里放出一根毒刺,他想這一擊一定能中,李欣也看見了那根毒刺,她用冰系能力凍住水做成一根大冰棍,羅伯特看見這冰棍,大叫一聲:「原來你是超能力者。」不僅方寸大亂,李欣藉機利用冰棍的長度優勢把一擊羅伯特敲暈了。

羅伯特暈了,李欣贏了,觀眾席里爆發出驚人的掌聲。

然後李欣又來了段唱歌和水中芭蕾和觀眾告別後下了場。謝幕後他指揮精靈將暈過去的羅伯特和電燈怪拖上岸,然後去後台向三姐妹揭露羅伯特的本來面目,把羅伯特交給她們處置,她就離開了,她不知道三姐妹將這段演出的錄像刻成光碟大賣賺了一大筆,就算知道了恐怕她也是一笑而過。

李欣來到華藍洞窟找夏美,守門的怪力帶來了夢幻的口信,說夏美已經去了紫苑鎮的精靈塔,李欣當然知道精靈他的劇情,那裡可是十分危險,聽見夢幻叫夏美孤身犯險,她立刻大怒,立刻從一個少女變成速度形態。

這一舉動嚇壞了守門的怪力,那和神獸一起進洞的少女瞬間變成了一條七米高,十來米長的四腳大蛇,接著這大蛇竟然發出了神獸才有的威壓,大蛇通過心靈信號對怪力說道:「你們去告訴夢幻,要是我的朋友出了什麼事,我饒不了它!」

接著大蛇盤起身體,像彈簧一樣把自己彈上天,上天後立刻快速飛行,很快消失在怪力的視野里。怪力這才跪下,沖著大蛇消失的方向猛磕頭。…… (這章提到可拉可拉一族,先說說我設定的可拉可拉,可拉可拉外面的頭骨實際上是一層堅硬的角質,稱為假頭骨,有皮膚和頭盔的雙重作用,真正的頭骨在裡面,也就是可拉可拉有兩層頭骨,一真一假,兩層頭骨中間有組織相連,其中內層,也就是真頭骨可做藥材十分值錢,不過切除外面的假頭骨可拉可拉還能活,切去裡面的真頭骨那可拉可拉就死定了,所以這種取頭骨是被法律嚴禁的。這和把人的頭骨切下來一個道理。)

紫苑鎮神奇寶貝塔的在底層,遍地都是火箭隊員的屍體。一隻嘎啦嘎啦揮舞著骨頭棒尋找著敵人,骨頭棒散發著象牙般美麗的光澤,明顯是道具粗骨棒,裝備了粗骨棒的嘎啦嘎啦是令任何敵人心寒的存在。不過她的敵人早就撤走了,還抓走了她唯一的孩子。這隻嘎啦嘎啦受了致命傷,頭幾乎掉了下來,她的身上也全是傷口,雖然她依然能動,但是它散發出的不全是普通的地系能量,而是夾雜著不純正的鬼系能量,這黑色鬼系能量夾雜這無盡的怨氣,是由埋在這裡精靈的怨氣和鬼系能量被瀕死的嘎啦嘎啦吸收后融合形成的變異鬼系能量。現在嘎啦嘎啦的屬性成了地+鬼,並且幾乎喪失心智,只知道保護自己的孩子。

現在嘎啦嘎啦的眼睛卻閃爍著紅光,充滿了怨恨與不甘。很明顯她就是信號的發送者,一個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孩子的母親,就算是死,也沒有讓它拋下自己的母性本能,寧願自己被充滿怨氣的黑色鬼系能量侵蝕,也要保護自己的孩子,不過由於外面沒有黑色能量,所以她無法離開這座塔,雖然殺了很多敵人,依然只能看著敵人抓走自己的孩子。

變異黑色鬼系能量在嘎啦嘎啦的控制下侵蝕了塔內的鬼斯一族,鬼斯全部變成了傀儡,摸樣也變成了膠水一樣的光團,這些光團極好的隱藏了鬼斯的本體,變相提高了鬼斯的閃避,但是也讓鬼斯變得十分暴虐幾乎見什麼打什麼,幸虧由於嘎啦嘎啦還殘留著一絲理智,塔中的嘎啦嘎啦們並沒有遭到鬼斯的攻擊,而這些倖存的嘎啦嘎啦也嚇得趕緊用挖地洞全部躲到了地下。

外面火箭隊的幹部蘭斯正在焦躁的踱步,他本來只是買通了紫苑鎮的鎮長借整修精靈塔的名義封鎖精靈塔,然後殺死裡面的嘎啦嘎啦販賣它們的頭骨謀取暴利,為老大的事業添磚加瓦。不過事情一開始就出了岔子,一隻瀕死的嘎啦嘎啦竟然變異獲得了極強的力量,並且它用這力量還控制了塔中的鬼斯,讓鬼斯也變異了,在變異鬼斯和變異嘎啦嘎啦的攻擊下火箭隊死傷慘重,幸虧他們趁機綁架了嘎啦嘎啦的孩子才讓對手有所忌憚,這才成功的逃離了精靈塔。

蘭斯抬頭看看依然關在籠子里的可拉可拉,真想立刻殺了它,不過並不是因為屬下的慘死,而是這次任務失敗會得到組織的懲罰,作為火箭隊最冷酷無情的幹部,他是純粹的個人主義者。完全不把下屬的死活放在心上。

不過,蘭斯笑著想,這次和他一起來的還有火箭隊的科學家們,他們正在研究塔里的精靈,很快就會研究出的對付它們的法寶,這個混蛋精靈,去死吧!那些可拉可拉也將被自己全部抓住變成火箭隊的金錢,他絲毫沒有,也不想意識到,他可比塔里的精靈們「混蛋」多了。不過他小看了精靈的智慧,卡拉卡拉們已經憑著挖地道跑出老遠了。

蘭斯想得沒錯,第二天火箭隊的科學家就造出了一樣東西,這東西的外表是個眼鏡,可讓人佩戴上后瞄準對手的本體,不過雖然火箭隊成員擊殺了一些鬼斯,但是面對鬼斯龐大的數目這點戰果簡直是杯水車薪,蘭斯呵斥了專家們一頓,只能暫時停止了對精靈塔的攻擊。

夏美被夢幻傳送到了紫苑鎮附近,她這次憋足了勁自己完成任務,她這次不想藉助其他人的力量,一定要自己做成一件事,因為欣為她著想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把她從失敗中拉出來,耐心的陪她練習魔術,賜予自己強大的能力而不求回報,甚至不把自己當成下屬而把自己當成盟友,她虧欠欣的實在太多,這次她想給李欣一個驚喜算作對她的回報。

她到紫苑鎮把精靈換成鐮刀盔,猛火猴,卡咪龜,長鼻葉,椰蛋樹,剩下六號位的給將要收服的鬼系精靈留著,畢竟一會要是有危險,她必須確定所有的精靈都能收進球里,而且還能再放出來。尤其是鬼系精靈,一會還要讓其帶路呢。

夏美先是在鎮子里打探了一下精靈塔的情況,得知精靈塔正在整修,不過現在並不是精靈塔固定的修繕時間,這次整修是鎮長拍板定下的,這說明夢幻感應到的訊號很可能是真實的,夏美心中一喜,看來證明自己的時刻到了。

夏美沒有忘記夢幻的叮囑,拿出道具詛咒符小心的靠近精靈塔,但是越靠近精靈塔越感覺精靈塔顯出一種威壓感,這種威壓感讓人心神不寧,她為了平復心情,翻出長鼻葉和卡咪龜還有猛火猴三隻身材較矮的精靈護衛在自己周圍。突然一個黑色的身影從一個地洞中竄出,直奔她手中的詛咒符。

猛火猴立刻張嘴想使出噴射火焰,不過被夏美製止了這裡全是乾燥的草地,使用火系絕招會造成火災,這時候長鼻葉的暗算,卡咪龜的冷凍拳已經命中了對手,對手悶哼一聲倒退幾步現出原形,它竟然是一隻怨影娃娃。

看見了怨影娃娃,猛火猴一愣,接著在夏美的指示下使出挖洞,這時候冰凍拳和暗算又打了過去,不過怨影娃娃只是躲開了急凍拳,接著對著長鼻葉使出偷襲,長鼻葉中招,不過它的暗算也擊中了對手,怨影娃娃見事情不妙想逃,不過它被猛火猴的挖地洞打中,體力耗盡倒下。

夏美治好了精靈,然後給怨影娃娃治好了傷,不過怨影娃娃連聲謝謝也沒說就想跑,結果被三隻精靈合力按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