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紅蓮愣了一下,看到肩膀上青霄的手,他微微抿唇:「走吧,你現在好好休息,接下來有我們」。

其實他很佩服青霄的,一把劍,守護了整個大陸平安萬年,作為人,他是感激他的。

「我知道,接下來辛苦你們了,但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保密,不要讓蘿蘿知道」,好不容易讓她不懷疑,怎麼能再令她擔心。

紅蓮微微挑眉,反而拍拍青霄的肩膀:「你以為她不知道么,她是誰,她是小玥,也是蘿蘿,總之,以後別這樣了」。

青霄微怔,隨後抿了抿唇,微微睜開雙眸,低低的開口:「原來,都知道啊」,那她肯定很自責,唉……..。

妄自他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好,原來一切的一切,她都是看在心中的,之所以沒有阻止,是來不及了吧,他的動作很快。 剛剛回到屋內的青霄立馬就受到了玲瓏送來的各種補體和解毒丹,能夠清除一些青霄體內留下的混沌濁氣的傷害毒氣,也能恢復他的力量,好與之抵抗。

見兩人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雪蘿玥和雲絕殤對視一眼,也回自己的屋子,進去的時候已經看到小雲和小雪沉沉的睡去。

今天一大早,兩人就下海,一直到剛才也沒時間陪兩個小傢伙不說,因為擔心自己的父母,精神一直緊繃著,到現在,放鬆下來,自然是沉沉睡去。

再者,本身兩個小傢伙才是不到兩歲的孩子,雖然身體和三四歲的小孩無異,本身還是小孩子,這種年紀本就嗜睡。

溫柔的給兩個小傢伙蓋上被子,雪蘿玥和雲絕殤坐在床邊,輕輕的拍拍兩個傢伙的背,他們睡得更沉了。

隨後,兩人躡手躡腳的來到旁邊隔出來的房間,脫去衣裳,也沉沉的睡去,今日戰鬥,本身就消耗了許多的靈力和體力。

即使是睡著的,雪蘿玥和雲絕殤的身體也是本能的在恢復和修鍊靈氣,源源不斷的靈氣進入到身體內,煉化成為靈力,補充損耗的力量。

與此同時,在雪蘿玥等人不知道的地方,發生了一件改變玄靈大陸和空幽大陸的大事。

就在玉絕塵撕裂天空,想要拽出那抹紫金色光芒東西的時候,就切斷了空幽大陸和玄靈大陸之間的空間裂縫,這邊感受不大,但玄靈大並不是這樣。

「你們看,怎麼說變天就變天了?」,此刻本是正午的時間,許多人吃完午飯後在各種不同的地方納涼,但是忽然間狂風大作,天邊的烏雲翻滾不休。

眾人下意識的抬頭:「是啊,好奇怪,偏偏只有某個地域,其他的地方都還陽光明媚,真是好生奇怪」。

除了翻滾的烏雲之外,裡面隱隱還有閃動的雷電,在掙扎,拉扯,看起來無比的駭人,伴隨著還有轟隆隆的聲音。

一人狐疑的摸著自己的下巴,吶吶的開口:「莫不是有哪位強者在進階?」,這兩年多來,進階到靈尊的強者比比皆是,雖然不多,但也不像以前一樣罕見。

首先對的,眾人還是一位雷罰,並未太過於驚訝,只是好奇而感慨的看著。

「可這並不是進階會出現的雷雲,漩渦是怎麼回事……..你們看,漩渦降低了,還有藍色的光芒」,一些眼神好的看到,分析道。

忽然,眾人臉色大變,震驚的指著那個位置:「藍色的…..不是光,是水」。

緊跟著,那漩渦里忽然出現一個波光粼粼的出口,無數的水從裡面湧出,那些看到的人紛紛逃離,但不少沒來得及的都落入了水中。

好在這裡的人煙稀少,地勢剛好有個地方稍稍地下,這個漩渦漸漸的好像和這個地方相連接,莫名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從中間插入,生生的將原本的地方分割開來。

「這是什麼,一片汪洋大海?怎麼突然會出現一片大海?」,那些逃脫的人唏噓的看著這邊無邊的大海,內心無比的震驚。

他們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大海,正是和空幽大陸相連的證據,如今兩片大陸,被這海給連接在了一起。 感覺到沒有危險,眾人這才慢慢的靠近這片大海,將剛剛落到海中還存活的人給救出來。

心有餘悸的,這幫人看著這片湛藍的海面,不知道怎麼形容此刻的震驚,疑惑。

「怎麼會忽然出現海,海的另一端是什麼,難道這是我們不知道的秘境自己開啟了?」,眾人疑惑不已,各種說辭都有。

忽然,幾道強悍的氣息朝這裡掠來,是暗月暗殿的成員以及不少的獸族人,經過這兩年的發展光景,這兩個曾經的仇人慢慢的解開了隔閡。

雖然還達不到跟同族人一樣相親相愛,但相敬如賓還是有的。

就在這幾道強悍氣息來臨的時候,憑空出現了幾條龍,化作人形之後,站在了海面上。

對於龍族,現在玄靈大陸的人也不像以前一樣驚訝了,他們知道,尊貴的神域國和龍族就一直有來往。

「這……大陸居然相連了,這是怎麼回事?」,這些龍族的人狐疑的看著暗月和暗殿的成員,據他們所知,那位去空幽大陸了,難不成是他們又在那邊做了什麼。

暗月暗殿的成員對視一眼,看著這幫龍族的人:「你們說的大陸相連,是那片大陸?」。

「空幽大陸和玄靈大陸相連了」,因為相連,空間裂縫的作用更小了,這樣導致他們龍之界的結界變得脆弱,出來一看,果真是這個原因。

周圍的人也聽到了,一時間緊張且激動:「那就是說,我們大家不用去傳送陣,也能從這裡去空幽大陸了?」,可以省下好多的錢了,還沒有實力的限制。

陋妻:紅塵淚 一聽這話,龍族的人冷笑:「從這裡去是可以的,但海上有什麼危險不得而知,有那個實力過海以及在那邊自保再談這個事情,而且,無緣無故,兩片大陸相連,定是發生了改變世界的事件,未必是好事」。

說完這句話,這幫龍族的撕裂空間回龍之界,而暗月暗殿的人聽到這話,也離開了,剩下這幫人面面相覷的看著這片海。

不管怎麼說,能夠不通過傳送陣就能去空幽大陸,他們還是激動的。

另一頭,雪蘿玥等人暫且放下了目前緊張的事情,好好的休息了一下,虛渺宗和其他勢力的人在神獸們的帶領之下,在這秘境中尋找可以提供他們成長的各種資源。

轉眼間,七天的時間過去了,大家幾乎都是滿載而歸,帶著這些靈草回去,煉製成丹藥,他們必定能提升一大階段。

「多謝族長和神女的饋贈,我等必定帶著這些東西回去,造福宗門的弟子們,與混沌濁氣一戰!保衛我們的家園」。

這幫人聚集在海灘外,如今,經過潮汐的洗刷,沙灘上的血漬和血腥氣息被沖刷乾淨,他們也沒有問之前的那些屍體怎麼處理。

看著熟悉到沒有太多變化的海灘,這幫人的心境和之前來的時候是不一樣的。

雪蘿玥和族長笑笑,溫和的看著這幫人道:「那就麻煩諸位將事情傳開,給大家選擇吧,是做保衛家園的英雄還是做叛徒或者是縮頭烏龜,都是大家的選擇」。

「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大家了,保重」,族長抱拳,認真而期盼的開口。 現在外面不少人還不知道天星宮和絕塵宮的陰謀,更不知道這個秘境中發生了什麼,這就需要他們將這消息傳下去。

不然到時候被玉絕那幫人打得措手不及,那勝算就低了。

這幫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凝重且認真的表情,如今的情況他們也看到,自然是不敢掉以輕心的,再者,從秘境里拿了這麼多的資源,他們也沒有那個膽量敢私自獨吞。

要知道,這裡可是神女和神女後裔的地盤。

「我們明白,神女和族長請回吧,我們在大陸等著你們」,抱拳,對著雪蘿玥一拜之後,這幫人轉身離開,帶著一絲決絕。

畢竟,從這裡出去之後,就證明著要捲入接下來的爭鬥之中,是生是死,未來誰也不知道。

豪門暖婚:馴服傲嬌總裁 雪蘿玥的眼神微閃,瞥了一眼在海中捉魚吃的魔獸們,看著這幫人離開的背影,喊了幾句:「等等,我還有話要說」。

「不知神女大人有何吩咐?」,他們不解的看著雪蘿玥,莫不是剛才他們給的東西嫌少了?還是說改變主意不讓他們走,得立下誓言什麼的?。

雪蘿玥當然不知道他們心中的想法,只是笑笑,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幫魔獸:「時間緊急,我用魔獸送諸位出去,勞煩諸位在外面抓緊時間將消息傳遞下去」。

眾人恍然大悟,點點頭:「那就麻煩神女和各位了」,從這裡到出口,就算他們不停歇也得要兩道三天的時間,再從森海城到達人們居住的地方,不少於三五天。

算起來,時間過去這麼多,說不定天星宮的人和絕塵宮的人已經開始部署,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當然是早點過去早點方便。

「去吧」,族長看著自家那些像海鷗一樣的飛行魔獸們,這個時候,時間就是一切,得爭分奪秒才行。

雲色傾城 而雪蘿玥也是看著那些從修羅島秘境被召喚出來的那幫飛行魔獸們:「你們也去幫幫忙,多跑兩次吧」。

送出了森海城的位置在回來,來去也是兩三次,到時候先送走的那主要負責人肯定會提前回去,早點辦完事也好。

「是,女主子」,獸王城的那個城主點點頭,呼喚著自己的那些夥伴們將這幫人帶出秘境,除了飛行魔獸以外,那些奔跑速度奇快的,也參與幫忙。

頓時,將這幫人感動得不要不要的,雖然他們沒有作為神獸的契約魔獸,但能夠坐在神獸的身上,那也足夠了,回去也有炫耀的地方。

就這樣,自己有魔獸的,召喚出魔獸,帶著身邊的夥伴們迅速的離開,一下子就走了一大幫人。

而沒有坐上飛行魔獸的人們,他們也步行離開,等下在半路過去,也能節省時間。

很快的,這幫人便離開了,總的來說就只剩下暗月殿的人,因為虛渺宗和臨淵宗的宗主們也已經吩咐了自己的長老們,帶著大傢伙離開秘境。

「你們也走,吩咐他們,密切注意天星宮和絕塵宮的一舉一動,必要的時候幫助反抗他們勢力的人,爭取拉入我們這方的隊伍中」。

雲絕殤掃了一眼自己的這幫手下,緩緩開口。 柳夢煙等人看了看雲絕殤,單膝跪地,抱拳,一臉恭敬的開口:「謹遵殿主吩咐!」。

神女啊,不僅身份高貴,實力更是不容小覷,與他,那是放眼整個天下最合適不過的一對,她連升起的嫉妒之心都沒有了。

即使知道看著,她就知道,連成為對手都談不上,所以,一切只是痴心妄想,不如放開,這樣就很好,她是手下,以後定能找到和自己比肩的。

人,活著就要懂得什麼能夠得到,什麼即使是想都是很危險的事情,她現在算是明白了。

雲絕殤微微頷首:「嗯,起來吧,收拾一下,準備出發,路上小心」,本以為來這裡會因為爭奪各種資源什麼的有大戰,他挑選的都是天賦不錯,腦子靈活的手下。

可現在來這邊動手的時間也不算長,加之,來這裡,他本意是尋人,只不過現在事情正朝著從來不曾想過的方向進行著。

暗月殿的眾人點點頭,起身,然後暗月的成員看了一眼雪蘿玥,彎腰之後率領著大傢伙,一步步的離開了這裡。

作為暗月的成員,如今雖然成為了雲絕殤暗月殿的手下,但是在他們的心裡,自家的主子還有雪蘿玥,這個老大的地位永遠不變。

「保重」,雪蘿玥唇角噙著一抹淡笑,關懷的開口,暗月的成員們頓了一下,頭也不回的離開。

隨後,便只剩下了臨淵宗和虛渺宗的部分長老和弟子,如今,他們也是要離開的。

當時來這裡,是抱著與混沌濁氣同歸於盡的想法,因此,宗門裡五分之四有實力的長老包括宗主都來了,如今沒事定是要回去報平安的。

畢竟,說句杞人憂天的話,若是這個是時候絕塵宮和天星宮的人對他們的宗門發難,那得是一個大難。

虛渺宗宗主來到雲絕殤的身旁,深深地看著他。

雲絕殤單膝跪地:「師傅,容弟子些許時間,這邊事情完事之後必定前往虛渺宗,還請師傅允許」,自家師傅還是宗主,他只是個少宗主,就先不去虛渺宗了。

虛渺宗宗主眯起眼睛,淡淡的掃了一眼雲絕殤:「給你半個月的時間,最多半個月,不然我來捉人了,子墨我們走」。

已經宣布了少宗主的身份,怎麼著虛渺宗也要舉行繼位儀式,宣布雲絕殤的身份,現在,這裡的長老們都是知道的,消息也傳回去。

如今他倒是回去了,不見雲絕殤,那可得有得煩躁了,那幫人沒有見過雲絕殤,懷疑或者不服什麼的,事情不少。

「是,弟子明白,多謝師傅」,雲絕殤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絕美的臉上的散發出溫和的笑容,寵溺的看了一眼小雲和小雪的方向。

這一下,他們都明白了,敢情雲絕殤是想多一點時間陪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向來也是,,好不容易相聚,自當是要給他們多一點的時間。

因為,接下來需要面對的事情太多,這種安逸悠閑又平靜的生活即將被打亂。

臨走的時候,子墨拍拍雲絕殤的肩膀,兩人忽然握住彼此的手,眼神凌厲的看著彼此,一副看對方不爽的模樣。 就在其他人認為這兩個可能會打一架的想法中,子墨率先笑了:「師弟,我在虛渺宗等你」。

雲絕殤抿唇一笑,那雙深邃的眸子閃過一道淺笑,眉腳揚起,唇角勾起一抹優美的弧度:「那就麻煩師兄了,再見」。

用的還是從雪蘿玥這裡學的很新鮮的詞語,不過聽起來很貼心,不知道為什麼。

「不送」,說完兩人同時鬆手,子墨側過身子,走到不遠處虛渺宗的弟子里,宗主見狀,與雲絕殤對視一眼,也是很快離開。

最後,便只剩下臨淵宗宗主了,他看了一眼雪蘿玥,又看看族長:「那神女,族長,我就先走了,我在臨淵宗等你們」。

人家的都是師徒師兄什麼的,就他們臨淵宗,對雪蘿玥和族長是需要畢恭畢敬的,想要親近一點都不知道怎麼開始。

「慢走,保重,有事就派人來通知」,族長微笑的看著臨淵宗宗主,他們做得盡職盡責,就算是神女後裔的地位較高一點,他們也從自持身份。

隨後,臨淵宗宗主看著離開的虛渺宗宗主,幽幽的喊了一句:「老兄,等等我們,一起啊,路上有個照應……..」。

就這樣,這幫人離開,剩下的就只有雪蘿玥他們和神女後裔這幫人,顯得凄涼了很多。

雪蘿玥抿唇,和雲絕殤相視一眼,往海島的方向而去:「走吧,回去還有正事要做」。

「對了,神女,弟子們有一事要稟告」,那火爆長老頓了一下,好似想起了什麼,看著雪蘿玥開口。

狐疑的看著族長,雪蘿玥很詫異:「何事?」,其他的事情不都是族長決定了么,沒什麼大問題她都不過問的。

族長抿了抿唇開口:「是這樣的,戰鬥過後,我讓其他的弟子們在這附近巡查了一番,發現………」。

「發現了什麼,快說啊,我們很好奇」,楚墨來了興趣道。

「發現海域的另一頭變了,原本是座山,但是現在那邊也變成了海域,就好像原本的海無端的擴大了,但另外一邊,也就是秘境外的海卻縮小了,很古怪」。

他們愣是糾結了幾天,也沒弄出個所以然來,生怕會有什麼情況他們不知道,所以才決定告訴雪蘿玥。

「帶我們去看看」,雪蘿玥的眼神閃了一下道。

「神女,這邊,是這邊」,火爆長老指著一個方向,帶著雪蘿玥等人沿著海灘走到另一端。

到了地方,雪蘿玥才發現,原本是一種橢圓形圍繞著海島的,現在,另一邊的橢圓形沒了,原先還有山和森林的地方消失不見,看起來海域像是擴大了一樣。

「好奇怪,怎麼感覺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雪蘿玥感受到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但是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的確不一樣了,如今空幽大陸和玄靈大陸已經通過這一片海域相連了」。

「饕餮,混沌,是你們?」,聽到聲音,陌塵竹轉身一看,喊出了他們的名字。

化作人形的凶獸四隻,如今也算是清秀俊俏的年輕美男一隻,四人從遠處走來,身上帶著古怪難辨的氣息,令人不敢輕視。 「對啊,是我們,之前玉絕塵在挑釁天道的時候,與雷罰做鬥爭之時,粉碎了空幽大陸和玄靈大陸之間的空間裂縫,如今,促使這片海域與之相連」。

饕餮認真的分析道,之前各種事情耽擱,大姐也都沒想到這個問題。

族長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是因為封印被衝破,導致了這邊的地形受到了影響」,或者是有某些他不知道什麼可怕生物被放出來,看樣子白擔憂了。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從這片海域前往玄靈大陸,那邊的人也能過來?」,凌漣晨眼前一亮,脫口而出,太棒了,那就不需要傳送陣這麼麻煩了。

族長沉思了下,搖搖頭:「這個就不清楚了,說真的,這片海域,較遠位置的地方我們都沒有去過,也不知道海域那邊是什麼」。

「也許兩端是沒多少危險,但是這中間部分,我也不敢肯定」,海域太廣泛了,之前混沌濁氣被封印在海底,他強大的氣息肯定令海中的魔獸們蟄伏起來。

現在他不在了,海域就是這些海中魔獸的天下,誰知道有什麼危險恐怖的生物。

比起從這篇海域進出兩片大陸,還不如走傳送陣,起碼安全,至於這裡,那得有人走過才知道。

雪蘿玥點點頭:「說的有道理,既然是這樣,那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大家就別想了,等這次的事情過後,大不了我帶著大家從這裡冒險回家」。

「娘親,那咱們回頭當一次海盜吧,想想都覺得刺激」,小雪握著兩隻小拳頭,眼神發亮,躍躍欲試,聽娘親說海盜的故事,好有趣啊。

雪蘿玥一頭黑線:「沒聽你族長叔叔說么,海上估計是沒人的,能有什麼海盜,他們當海盜,那還是算了,不能帶壞小孩子」。

誰知道小雪搖搖頭:「沒人不要緊,叔叔不是說了么,海中有魔獸,我們去打劫他們,海底肯定有好玩的各種東西,嘿嘿」。

小雲的嘴角抽了抽,捂住小雪的嘴巴:「妹妹說笑的,你們別當真」,有這麼光明正大的說要去當海盜的么,真是……..。

其他人看著小雪和小雲活潑的樣子,忍俊不禁,一時間,原本心中略帶的擔憂在這一刻消散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