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風古抹掉嘴角血跡,「你現在不怎麼好受吧?要不然也不會逞這口舌之力。」

被一語道破心機的葉休紅也不氣惱,反而微微一笑,「再來打過。」

兩人同時向前奔跑,瞬間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毫無花哨的撞在一起。

敖風古一劍刺去,葉休紅雙腳離地躍起,左手在劍身上一按,整個人凌空翻轉,一腳砸向敖風古頭頂。

面對這勢大力沉的一腳,敖風古連忙伸出左手格擋,就聽砰的一聲,敖風古身體向下一沉,也不顧及幾乎要斷掉的左手,翻轉右手手腕,弒神劍迴轉而來,刺向葉休紅腰腹。 情急之下,葉休紅並沒有防守或是閃躲,而是選擇出劍。

燃燒著的天罰火劍直刺敖風古後背。

兩人出手兇悍,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弒神劍已經刺穿了葉休紅腹部衣衫,而那把燃燒著的天罰火劍已經抵在了敖風古后心,那處衣衫瞬間化成灰燼,敖風古只覺一道攝魂奪魄的灼燒感襲來,險些昏死過去。

即便這樣,兩人都沒有選擇退縮。

敖風古手中驟然發力,弒神劍刺入葉休紅腹部,天罰之間也鑽進敖風古后心。

葉休紅身體翻轉落地,天罰火劍劃出一個完美圓弧,在敖風古後背留下一條兩指寬的傷口,皮肉翻卷如同嬰兒嘴唇,深可見骨,天罰火劍溫度極高,切開敖風古後背時,便將傷口處的肌肉和經脈燒焦,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焦臭味。

下一刻,兩人幾乎是同時扭轉身體,敖風古一腳踢向葉休紅腹部,葉休紅一拳砸向敖風古胸口。

就聽砰砰兩聲悶響,兩人同時倒飛出去。

葉休紅腹部傷口湧出大股大股的鮮血,而敖風古受到這正面一擊,後背傷口裂開,鮮血將他身體染紅,甚至能從那傷口處看到體內粉紅的臟器。

從葉休紅腹部流出的血開始燃燒,將傷口燒焦並且黏在一起。

與此同時,敖風古背後傷口處,鑽出一條條細弱髮絲的綠色藤蔓,將傷口縫合。

濃郁的生命氣息從那些細密的綠色藤蔓中散出,被燒焦的傷口處立刻有心的肉芽和經脈生出,傷口很快癒合結痂。

敖風古只覺背後奇癢無比,他知道那是菩提古木在幫忙,便不再顧及後背的恐怖傷勢,驟然發力沖向葉休紅。

奔行途中,他再次運轉《神龍九變》,背後結痂傷口處,突然生出細密的黑色塊狀物,層層疊疊排列,向著身體四周延伸開去。

敖風古沒有感覺到身體的變化,他此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葉休紅身上。

雖然葉休紅的絕對領域已被破解,但她展現出來的強大戰鬥力依然讓敖風古不敢有絲毫大意。

奔行途中,敖風古體內的風之力勳章驟然一亮,他雙腳生風,速度驟然提升。

一劍刺出。

看似簡單的一劍,卻蘊含了無數劍招,葉休紅身前出現上百道劍影,有一種千軍萬馬的壓迫感。

這一劍,和之前那化繁為簡的一劍完全相反。

讓人眼花繚亂的密集劍影中,葉休紅不斷出劍,將那些劍影擊飛。

於是她周圍地面,出現無數道交錯的深深溝壑。

就在這時,敖風古體內的木之力勳章發出耀眼光芒,手臂粗細的藤蔓從地下鑽出,將葉休紅的雙腿死死纏繞。

葉休紅身形一滯,接著冷哼一聲,天罰之火湧出,瞬間將那些藤蔓燒成齏粉。

這一瞬間的分神,讓敖風古抓住了機會,他猛地一劍刺向葉休紅胸膛。

「雕蟲小技!」葉休紅嘲諷一笑,快若閃電的一腳踢在襲來的劍身之上,弒神劍向上一帶,敖風古順勢翻轉身體,長劍在半空劃出一個圓弧,由下往上劈向葉休紅。

正在這時,一道寒意瞬間葉休紅籠罩。

一直在旁邊伺機而動的凰冰羽終於找到了機會,展開雪之領域的同時,八百把寒意凝聚的冰劍浮現在葉休紅四面八方。

八百把劍,封死了她所有退路。

葉休紅避無可避。

凰冰羽和敖風古,相知相戀,遊歷九州時,曾經並肩作戰過許多次,對彼此的戰鬥風格和想法都十分熟悉,配合起來自然很默契。

所以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凰冰羽悍然出手。

被八百冰劍所困的葉休紅,失去了機動性,已經避不開這一劍。

敖風古爆喝一聲,再次發力。

葉休紅眼中終於流露出一抹驚異神色,天罰火劍向下壓去。

她雖是帝級大能,然而論及力量,卻不是敖風古的對手。

天罰火劍在接觸到弒神劍的一瞬間,就從中折斷。

弒神劍帶著撼山摧城的劍勢向上撩去。

月牙形的劍意高達十餘米,劈開葉休紅后,去勢不減,疾射而去,在地上留下一條深深鴻溝。

煙塵四起。

這一劍,幾乎耗費了敖風古的全部體力,他張大嘴,喘著粗氣,背後結痂的傷口再次震開,隨著他的呼吸一張一合,血液沿著傷口滲出來,周圍那些黑色麟甲碰到血,立刻舒張開來,急劇擺動,發出密集的咔咔聲。

凰冰羽瞥了一眼那些麟甲,微微皺眉。

被那道劍意激起的塵土緩緩散去。

一個人影緩緩顯出身形,身後長著一雙燃燒著的巨大羽翼。

葉休紅被一劍劈成了兩半。

然而她的身體在燃燒,赤紅色的火焰相互吸引纏繞,將她一分為二的身體連接起來。

當兩半身體終於合攏時,她已恢復了原樣。

裁決首座看著不遠處的兩人,眼中滿是殺意。

敖風古愣在原地。

他從未想過,葉休紅被劈成兩半后居然還能活下來。

凰冰羽緊握雙拳,「是涅槃之術!」

凰族擁有涅槃之術,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識,然而涅槃之術只能用一次,葉休紅在渡劫成帝時招來天罰之火,已經涅槃重生,現在又施展出涅槃之術,顯然不合常理。

「怎麼回事?」敖風古驚異問道。

凰冰羽搖搖頭,她比敖風古更加困惑。

葉休紅振翅飛起,身體懸空,張開的火紅色巨大雙翼周圍,突有一面火牆出現,火牆之中,緩緩生出上百把火焰組成的兵器,刀槍劍戟應有盡有。

每出現一把兵器,火牆上就出現一圈圈漣漪。

她俯視著地上還處於獃滯狀態的兩人,眼神之中滿是殺意,「我經歷過無數次戰鬥,能把我逼到這個份上的,只有你們。」

「但到此為止了。」葉休紅輕喝一聲,上百把兵器先後飛出,化作一道道紅色流光,直撲向兩人。

凰冰羽猛然上前一步,展開雪花領域,在身前凝聚出一塊冰盾,那些兵器撞在冰盾上面,發出恐怖的啪啪聲,巨大的力量不斷衝擊著冰盾,凰冰羽身體傾斜,用右肩扛住冰盾,雙腳嵌入地里,仍然被撞擊的力量推著倒退。

這些兵器是由天罰之火凝聚而成,溫度極高,冰盾在迅速融化。

凰冰羽嬌喝一聲,左手虛空一抓,數十把冰劍飛向葉休紅。 面對呼嘯而來的冰劍,葉休紅動也不動,任由那些冰劍穿過自己的雙翼和身體。

「她居然不躲?」凰冰羽微微一愣。

此時此刻,葉紅休已和天罰之火融為一體,只要天罰之火不滅,她便是不死之身。

由天罰之火凝聚而成的兵器,更加猛烈的撞去。

每一次撞擊產生的力量,都傳到了凰冰羽身上。

凰冰羽絕美的臉變得蒼白如紙。

「住手!」敖風古怒吼一聲,衝出冰盾,揮舞著弒神劍,擋開那不斷飛來的兵器。

然而經過剛才的激烈戰鬥,他已經是強弩之末,面對這源源不斷的攻擊,他又如何能夠支撐下來?

一把三尺長的火劍飛來,在他右臂上割出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口。

「風古快回來!」凰冰羽雙眼通紅。

然而已經遲了,一把長戟貫穿了他的左腿。

敖風古單膝跪下,艱難地揮動弒神劍。

凰冰羽想要上前,卻被那接連不斷的兵器撞擊的連連後退。

她痛苦地看著跪在地上的敖風古,眼中滿是淚光。

敖風古身上傷口不斷增加,鮮血湧出,將他變成了一個血人。

就在這時,後背傷口處那些黑色麟甲,開始迅速生長,轉眼間就覆蓋了敖風古全身。

那些兵器撞在敖風古身上,被黑色麟甲盡數彈開。

敖風古震驚的看著這些如同活物一般的黑色麟甲,輕聲呢喃道,「龍甲變。」

《神龍九變》之龍甲變。

葉休紅怎麼也想不到,敖風古居然在此時此刻施展出了龍甲變。

敖風古站起身,拔出扎進大腿的那支長戟,隨手丟在地上,隨後扯下一塊衣角,將劍柄綁在手上,抬頭看向半空的葉休紅。

他微微弓著背,雙手握緊劍柄。

然而就在這時,葉休紅突然轉頭看向遠方,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地面傳來一陣震動,一個黑影出現在遠方地平線上,迅速逼近。

是一隻成年的八臂巨猿。

如果大地是一面鼓,那麼這隻如同小山一般的八臂巨猿落在地上,就如同一隻巨錘敲打著鼓面。

一陣地動山搖。

八臂巨猿迅速逼近,很快跨過數千米距離,來到敖風古身後。

巨大的身軀迅速停下,撞倒無數參天大樹。

一個小男孩兒從八臂巨猿腦袋上跳了下來,剛要落地時,就被八臂巨猿雙手接住。

和八臂巨猿的手比起來,小男孩兒小的可憐,甚至還沒有那隻手的指甲蓋大。

小男孩兒落地之後,轉過身對那凶神惡煞的八臂巨猿擺了擺手,脆生生說道:「沒你的事了,快走吧。」

八臂巨猿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

「別裝了,知道你早就想跑了。」小男孩沒好氣道,「我真的不會吃你。」

八臂巨猿如蒙大赦,轉身逃也似的跑開,那速度比來時更快,轉眼就不見了身影。

小男孩這才轉過身,看著一臉錯愕的敖風古,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奶聲奶氣道:「小師叔。」

敖風古愣在當場。

小男孩不是別人,正是被大帝從極北之地帶回來的那個小子。

像是看出了敖風古心中疑惑,小男孩笑盈盈說道:「我已經拜師父為師啦,所以要叫你小師叔。」

「你師父?」

「就是你的二師兄啊,」小男孩笑道,「而且我有名字了,叫小蠻。」

敖風古想起了去年時,一大一小兩個傢伙蹲在打鐵房前面,各自拿著一個大碗刨飯時的場景,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小蠻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凰冰羽,眼中閃過一抹不喜的神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見,祭出那招牌式的天真爛漫的笑容,「見過小師娘。」

凰冰羽臉一紅,但很快回過神來,焦急道,「這裡危險,快走!」

小蠻抬起頭,看向半空中的葉休紅,「咦,這裡有一隻鳥人。」

小孩子天真爛漫,但說起話來,很是傷人。

敖風古立刻閃身過來,將小蠻護在身後。

小蠻探出小小的腦袋,看著葉休紅,「這隻鳥人欺負了小師叔嗎?小蠻這就去揍她!」說著就要上前,卻被敖風古抓住衣服一把拉了回來。

這突然闖入戰局的小男孩,讓葉休紅有些沒反應過來,但很快,她就意識到了什麼,再次向遠方看去。

視線越過數千米距離,來到一處小小山坡上,一輛驢車上面,坐著一個高大老人,老人身穿廣袖大氅,鬚髮銀白。

老人腰間別著一根黑漆漆、光溜溜的棒槌,手裡拿著一根樹枝,樹枝上掛著繩子,繩子另一頭吊著一個蘿蔔,那頭驢想要吃蘿蔔,不斷往前走,卻總也夠不著。

像是發現了什麼,百無聊賴的老人慢悠悠抬起頭,看了過來。

數千米外,身在半空的葉休紅身魂一顫,全身冷汗如雨,顫顫巍巍地對著老人所在的方向躬身施了一禮,顯得極其敬畏。

老人打了個哈欠,繼續晃悠著的樹枝。

葉休紅再也不看敖風古等人,身形一閃,化作一道紅色流光,遠遁千里之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