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如此,高層們怎麼敢真讓數十萬大軍放肆一天。

連綿不休的震耳歡呼聲中,高們返回到飛天戰艦中,留下項淵等人給下方魔修大軍們瞻仰。

這群人,尤其是領隊的數人,簡直成了戰神一般的存在。

戰地堡壘內,葉默仰頭看著飛天戰艦上的一群人,以他三世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七支小隊的領頭中,毫無疑問,最強者便是項淵。

此人修為戰力的確超凡至極,石質戰劍劍法充滿魔性,戰力超越一世時的鬼主,應該算是魔斗台二十二輪的超強修士!

其餘隊伍的領頭則達到二十一輪的超強實力,夏侯思羽的隊伍是一個意外,但夏侯思羽本身身軀強橫,無懼近戰,又與另一個二十輪強者配合的天衣無縫,這才表現出超越其他隊伍的實力。

但二十輪強者就是二十輪強者,始終差了幾分,因此斬殺掉一頭魔獸領主后,便再也沒有實力再戰。

也只有項淵,有著達到二十二輪的實力,才生生連斬三頭魔獸,不過,他也因此而受了重傷,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許久之後,眾多魔修歡呼夠了,便立即開始了慶祝,各自從儲物袋、小食庫里取出大量美酒、佳肴、原材料,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席地而坐,酒罈當碗,氣氛熱烈的慶祝起來。

當然,也有不喜這種氛圍的,比如葉默、夏侯思羽、項淵等。

一天瘋狂后,眾魔修自然沒那麼容易醉倒,連夜恢復法力、恢復精神,第二日繼續趕路,前往深淵深處,與其他魔修大軍匯合。

七日後,東、南、西、北四座飛天魔城,各數十萬大軍,按照既定路線,在同一天到達深淵深處,深淵南面是西、南飛天魔城的大軍匯合,深淵北面是東、北飛天魔城匯合,二百餘萬魔修大軍在魔域深淵深處正式會師。

二百餘萬大軍、南北兩面大軍的中間,既是深淵最深處,也是一片表面平靜,下方暗潮洶湧的深淵淵海,更是深淵奇獸的常駐地。

泰國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 薄情老公追妻成癮 readx();東部飛天魔城,其實在以魔域深淵為界限的北面,和北部飛天魔城在一個方向,但卻不在一個地方,同樣是一個戰略儲備魔系仙城,其餘的西部飛天魔城、南部飛天魔城也一樣。

東部飛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三宮之瘟神宮、陰陽魔宮,八派之海魔派。

西部飛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二宗之心魔宗、八派之雪魄門、妖佛派、元磁山。

南部飛天魔城的代表宗派是第一宗派真魔教、三宮之劍魔宮、八派之剎音宗、骨魔派。

號稱南魔第一宗派的真魔教,本是想在南魔大陸中心立派,奈何,中心處是魔域深淵,無法立派,真魔教才將宗派建立在南部。

與第一世不同,第一世時,南魔大陸以魔域深淵為界限,深淵往北是北部,深淵往南是南部。

那時候,北部是人族天魔盟打下的大片疆土,而深淵之南,則是大片大片的未開發疆域,被天魔盟修士稱為蠻荒,鮮有人煙,只有頂尖的元嬰修士和化神修士,才敢進入其中。

直到如今,這片「蠻荒」之地,也依舊存在,但卻多了四個宗派鎮守蠻荒,包括第一大宗派真魔教,或許也正是因為蠻荒在南部的原因,所以真魔教才將總部設於南部大陸。

由於真魔教在深淵南部,而南魔北部與東部又比西部、南部少上一個宗派,北部、東部飛天仙城的大軍匯合后,只能跨越深淵,與南面的西、南飛天魔城大軍匯合。

當然,四座飛天魔城沒有來,來的都是飛天戰艦、飛天戰船。

十四大宗派眾多高層許多都是極久未見,哪怕有些仇怨偏見,此時要聯手攻打深淵,也不得不暫時放下仇怨,假惺惺的上前見禮寒暄,從營造的氣氛看,表面上還不錯。

寒暄完畢,眾高層便丟下二百餘萬元嬰修士,布下強大禁制,躲入戰艦中商議起來。

見狀,二百餘萬元嬰修士就地休息,盡量快的恢復法力。

眾宗派高層一見面就立刻碰頭商議,指不定么時候就開戰了,若是法力未能恢復到巔峰,因此而隕落,那可就太冤了。

不過,有些人註定是不會隨大流的,如葉默、夏侯思羽、項淵等等。

這些人要麼家底雄厚,早已恢復,要麼有高層支持,得到無數靈酒恢復法力,哪裡會現在才恢復法力。

高層們碰頭商議去了,小輩們自然也不會消停。

偌大的南魔,魔修數不勝數,在這其中如果不是特意尋找對方,這些人也是很久不會見上一次,此時也是個機會,免不了要聚一聚。

一來敘敘舊,或者算算賬。

二來也是藉此機會,看看這些對頭修為精進了多少,自己在什麼層次,時刻保持警醒。

以這些魔修的性子,顯然不會考慮別人是否歡迎,葉默和夏侯思羽此刻就迎來一個極不歡迎的人。

「思羽,這個廢物是誰?我堂堂真魔教第一傳人,真魔聖子向你表露心意你不接受,卻和一個元嬰四階的廢物卿卿我我?」

在葉默和夏侯思羽身前,一個相貌堂堂,身軀挺拔的青年眉頭緊皺,卻仍然不失風度,並沒有失態地大喊大叫,只是眉間充滿了不解,不明白夏侯思羽為什麼會看上一個如此平凡的修士。

三人身處一艘飛天戰艦下方,二百餘艘飛天戰艦下並沒有其他元嬰修士敢停留休息,因此這裡只有他們三人。

「澹臺不破,我已經與你說過無數次,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可能,你為什麼還不死心?」

夏侯思羽也皺著漂亮的黛眉,神情冰冷地望著澹臺不破,這位真魔教真魔聖子。

「於是你便找了這個廢物來,想要氣走我?」

澹臺不破忽然笑了,臉上充滿了勝利的快意。

夏侯思羽俏臉愈加冰寒,目光中透出絲絲殺意:「澹臺不破,繆齊不是廢物,再說一句,我夏侯思羽與你玉石俱焚!」

冰冷兇橫的神情,微微露出的屍牙,以及眸楸不斷迸射的殺意,都讓葉默和澹臺不破嚇了一跳,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夏侯思羽。

忽然間,一隻溫暖的大手按到了夏侯思羽頭上,輕柔而憐惜地揉了起來,身後傳來葉默溫和的聲音道:「思羽,笑一笑。」

頓時,夏侯思羽身軀微微一震,兇橫冰冷的臉龐融化下來,緩緩退到葉默身旁,朝葉默露出一個充滿甜蜜的燦爛笑容,一對水盈盈的眸子都眯了起來,笑如春花綻放,讓澹臺不破整個人都愣住了。

「思羽……」

澹臺不破徹底被夏侯思羽的笑顏迷住了,空寂冰冷的心彷彿灑落一片溫暖燦爛的陽光,映成夏侯思羽的笑臉。

但隨即,這片陽光便又消失了,他知道,這笑不是對他的,而是對另一個人。

目光從夏侯思羽身上轉到葉默身上,澹臺不破目光中充滿了好奇、不解、羨慕、嫉妒,以及……絲絲殺機,注視著葉默良久,忽然抬手見禮。

「我,澹臺不破,真魔教。」

葉默愣住了,如果沒錯,自己應該是他的對手吧,沒給自己臭臉就不錯了,竟然還主動見禮,實在稀奇,以葉默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這青年不是什麼謙虛的人。

夏侯思羽也愣住了,不過她並沒有往澹臺不破放棄追求她的方向上想,此人太固執了,她對此深有感觸,只是不解,以澹臺不破的高傲,為何會主動和葉默見禮。

「我,繆齊,屍魃宗。」

學著澹臺不破的語式,葉默微微回禮,至此,兩人便算正式認識了。

見過禮,澹臺不破便不再關注葉默,看向夏侯思羽道:「思羽,為何不去約定的戰艦?他們都在等你。」

「我不去了,你們聊便好,不用等我。」

夏侯思羽搖頭不已,以往眾人相聚的時候,她沒什麼朋友,這些人怎麼也算半個,一般都不會拒絕。

可這一次不一樣,「繆齊」就在身邊?她一刻都不想離開,哪裡還願意去。

冷情總裁愛上我 「南魔十四大宗派,每個宗派第一傳人的代表都去了,你不去怎麼行?」

澹臺不破神色不變,輕聲軟語勸道。

夏侯思羽依舊搖頭,很是堅決,怎麼都不願意去,拒絕了幾次,夏侯思羽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說道:「如果繆齊也能去的話,我也會去。」

但澹臺不破顯然不太願意,各宗派第一傳人都是頂尖元嬰修士,葉默一個元嬰四階去那裡,憑白拉低聚會的規格……

葉默在一旁淡笑不語,不管夏侯思羽去還是不去,他都無所謂,而且,他也想看看,這些各宗派第一傳人,實力到底是什麼樣子。

考慮良久,澹臺不破才提醒道:「你知道那群人的性格,你一定要他去的話,我拒絕不了。」

以澹臺不破的高傲,他本以為看上哪個女子,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其心甘情願嫁過來,可誰想,第一次就慘敗在夏侯思羽手上,但以往也絕沒有說過如此明顯而露骨的話。

可現在不同了,突然多出一個競爭對手,給澹臺不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威脅,他已然忍耐不住,開始展開攻勢。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夏侯思羽對他的話毫無感覺,彷彿只聽到了前面半句。

兩人已經商定,葉默也沒有什麼意見,便不再耽擱,直接進入飛天戰艦,登上第三層。

每一艘飛天戰艦都相當於一座仙鎮,且是十數座疊加起來的仙鎮,內部空間廣闊到極點,每一層都有各自的作用,而這第三層的作用,便是高層們的玩樂享受之地。

一路走過金碧輝煌,燈火通明的廊道,葉默三人經過兩道刻畫有陣法的門戶后,便來到一扇雕鏤瑞獸的石門前。

門前站立著六位容顏秀麗的女修士,每個都是元嬰魔修,衣著誘惑,身披輕紗,見到葉默三人來到,六人明顯對葉默這張新面孔有些詫異,不過還是行禮推門,將三人讓了進去。

進門后,是一層數千枚八階元晶串成的珠簾,一層由無比珍貴的十階飛禽翎羽絨毛煉製成的流蘇簾,最後一層是普普通通的白布,將後面的景色掩蓋的嚴嚴實實。

「換衣服吧。」

輕道一聲,澹臺不破便瞥了葉默一眼,隨即走向左邊的房間。

「這……」

葉默愣住了,有點沒想明白,夏侯思羽推了他一把,俏臉緋紅道:「快去換衣服吧。」

渾渾噩噩間,葉默被夏侯思羽推進了左邊的房間,「哐當」一下,房門被夏侯思羽從外面關上,葉默一回頭,正好見到澹臺不破脫的一絲不掛,光溜溜的臀部正對著他。

「你們這是……」

葉默有些難以置信,不敢再想下去。

「泡澡,閑聊,看在思羽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千萬不要亂說話,幾次泡溫泉的時候,都是死過人的,不缺你一個。」

澹臺不破說話間已經換上一件長衣,坐在長椅上等著他。

沒有急著換衣服,葉默奇怪地問道:「以你們這些人的性格,不是該直接斬殺掉我嗎?剛才就是一個借刀殺人的好機會,你為何要提醒我?」

「我沒那麼卑鄙,我雖修魔功,心性不魔,不會用這種低級手段,也不屑用。」

澹臺不破的目光變得冰冷起來,看著葉默道:「你所說的也不是機會,他們殺不掉你,思羽不會准許的,只要有思羽在,你就死不了,大家身份差不多,撕破臉都不好看。」

「換衣服。」

澹臺不破親自把衣服扔了過來,葉默無奈,只能換上一身長衣。

換好衣服,兩人一起走出房間,正好看到夏侯思羽從右面房間出來,也換上了一身長衣,衣服非常寬鬆,看不出什麼輪廓。

見到葉默也正好出來,夏侯思羽一關房門,輕輕邁動玉足上前,抱住葉默的手臂。

「哼楸」

輕哼一聲,澹臺不破疾行幾步,一把掀開白布走過,透過白布,葉默隱約看到,背後是兩個巨大的池子,盛滿了沸騰而清澈的水,股股熱氣瀰漫,將白布后的世界映襯的猶如仙境。

葉默和夏侯思羽兩人很快也穿過白布,只是,白布掀開、落下,葉默整個人已經獃滯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readx();(汗,章節更新的時候漏了二章,?784圍獵魔獸小領主的後面——784(中)魔獸崩潰、784(下)第二件至寶。這兩章之後,才是785章齊聚深淵。)

夏侯思羽笑得很開心,芳心也被陣陣甜蜜灌滿,她自己也說不出來為什麼,只是想到自己是被「繆齊」救下,就忍不住想笑。

這絕非是嘲笑,而是發自內心的欣慰,葉默不知道,繆齊也不知道,她等這一天等了多久。

儘管,這樣的「英雄救美」含有頗大的水分,但她已經滿足了。

至少這證明了——她沒有白等,她值得等,她能等得到。

至於此人非彼人?

驚世魔妃 此人是誰?彼人是誰?

夏侯思羽都不想知道,她只願相信繆齊還活著,既然無法隨繆齊而去,那就活在夢裡,能把自己騙過就好。

只是……不能沒有繆齊。

「思羽,眾目睽睽,我們還是不要太過親密的好。」

葉默低聲輕咳提醒道。

「誰敢管,大不了我就說,大難臨頭之際,我發下一個誓言,誰救了我夏侯思羽,我就一輩子跟定他,不離不棄,不分不離,然後……你這個獃子就撞了大運,噗嗤……」

仰著小腦袋,夏侯思羽滴溜溜轉著明亮的眼睛,自編自語,編到最後,自己也編不下去了,突笑一聲,又吐了吐香舌,微微低下螓首,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喀拉!」

「嗷——」

葉默黑亮的眸子望著夏侯思羽,神情平淡如水,突然間抬手斜劈,力道萬鈞,冠以電光火石般的極速,竟然一下將一頭十階魔狼劈的骨斷筋折,心臟爆裂,轟然震飛出去。

隨後,葉默不再管那頭魔蜥,帶上夏侯思羽飛回戰船城牆內,隨手設下一個隔音禁制與隔視禁制。

「你怎麼了,繆齊?」

夏侯思羽十分幼稚的伸出兩根玉指,從葉默袖口「爬」到手肘處,而後猝不及防一把將葉默手臂抱住,當場撒起嬌來。

如此瘋狂的舉動,嚇得葉默頭皮發炸,背上冷汗狂流,神識立即遍布禁制上,隨時探知是否有人偷看、偷聽。

哭笑不得地掙脫出來,葉默苦笑道:「思羽,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真的不該,不該把身上唯一一件防禦法器給我。」

「人家還以為你沒注意到呢。」夏侯思羽撇了撇小嘴。

「幸好我發現了,不然若是你出點什麼事,我們都要完。」

葉默一抹額上的冷汗,假裝從儲物袋,其實是從微型世界里,取出夏侯思羽的手鐲,將之還給夏侯思羽。

從第二頭魔獸小領主出現在戰場的時候,葉默就開始朝夏侯思羽他們的方向趕去,直到趕到近處時,夏侯思羽終於抵擋不住。

原本葉默以為,夏侯思羽身為宗主之女,屍魃宗最高貴的千金,不至於只有一件防禦法器。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夏侯思羽這個時候竟然閉上了眼睛!

那頭魔獸小領主的毒液有多可怕,眾目所見,連頂級小神通法器都腐蝕崩壞掉了,夏侯思羽的肉身,難道能比小神通法器還要強?

絕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