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乘風也是點點頭,「不過,就算我和他是敵人,我也會尊重他,而不像你,你就讓我很難尊重了,就算我們處於同一個陣營也是如此,因為你的手段,太過殘暴,聽說你為了當上族長,把你父母都殺了?這是禽獸不如的。」

「呵呵,道德倫理,不過是束縛人的把戲,這天地眾生,向來都是強存弱亡,所以何必自欺欺人?」

古悲這時候卻是笑了,「當然了,或許我的理念,對你來說很可笑,所以我也沒想著讓你理解,更沒想著讓你尊重,我只想著打敗你,然後,讓你給我跪下磕頭就行了。」

「是么?看來我百年不出,真是沒什麼名聲了。」

葉乘風也是笑了,「不過你既然如此自信,那我和你切磋一下也好,正好用你的失敗,把我當年的名聲喚回來。」

轟!

話語說完,葉乘風就向著古悲衝過去了,在衝過去的瞬間,葉乘風的手指就直接點出,向著古悲的眉心就點了過去!

這一下的動作,看起來很慢,只是在葉乘風做完這個動作的時候,他的手指,就已經到了古悲的眉心上了,只差一絲的距離,就能接觸到古悲的眉心。

「這是我的乘風指,你就好好的沉醉在我給你布置的幻境之內吧。」

淡淡的話語吐出,葉乘風的眼神中滿是自信,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古悲被他一指點中直接昏迷的景象。

「呵呵。」

就在這時,古悲卻是笑了,「乘風指?這種手段,真的是太弱了,萬古同悲!」

轟咔!轟咔咔!

隨著古悲的聲音傳出,一股股恐怖的黑色魔光也從古悲的身上噴發出來,在噴發出來的瞬間,一股股的嚎哭之聲就驀然傳遍了天地!

似乎一瞬間,整個世界就變為了嚎哭地獄,無數殘忍殺戮的景象在其中閃現,古悲,就是一切的始祖!

「什麼!」

葉乘風看到這一幕也是驚呼一聲,本來點出去的手指立刻收回去了,同時身體開始飛快的後退,他知道,如此力量,他的幻境的根本就不管用!

「一步錯,步步錯,你的乘風指還沒有攻擊到我,你就收回,這是你自己毀了你自己的攻勢,那如此的你,如何能抵擋我萬古同悲的力量?」

轟!

隨著古悲的話語吐出,古悲的雙拳也是猛然一收,隔空對著倒退的葉乘風就轟擊過去了!

天地間那散亂的黑光和慘烈景象在這一刻好像受到了召喚一般,當場就開始匯聚,形成了兩個巨大的拳頭形狀的能量,對著葉乘風就轟擊了過去!

轟咔咔!

爆炸聲響起,後退的葉乘風本來就是處於能量混亂之中,同時這個攻擊又是範圍性的,自然他無法躲閃過去,直接就被覆蓋!

等到這黑色的能量完全覆蓋葉乘風的身軀的時候,眾人也都感覺到了葉乘風氣息的混亂,一瞬間,他的氣息就降低到了極點了。

「可惡!乘風歸去!」

終於,在氣息近乎若有若無的時候,被黑色能量籠罩的葉乘風也是大喝一聲,下一刻身體猛然一閃,當場就衝出了這黑色能量的包裹,消失在了虛空中。

「古悲,這次算你技高一籌!不過日後,我必然會吧今天的場子找回來的!」

喝聲從虛空中傳出,葉乘風的身體卻直接消失了,這讓場中的人也都是一下呆住。

跑了。

百年前的大天才,葉乘風,面對魔神空間的後起之秀,古悲,直接逃跑!

這種事實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這讓他們真的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皇武派的大長老這時候也是呆住了,似乎他也沒有想到,結果會是這個樣子,當年的葉乘風,會這麼簡單的就輸給這個古悲!

「呵呵,什麼百年前的天才,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古悲這時候也是笑了,下一刻就看向了皇武派大長老,道,「我說大長老前輩,看來,除了之前的那個風笑還有劍狂歌,這裡真的是沒什麼人值得讓我在出手了,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我也不在乎了,具體的合作事情,我魔神空間會有人和你們談的,我就告辭了。」

嗖!

話語說完,古悲的身影就是一閃,直接消失無蹤了,同樣,就在古悲消失之後,場中的人身體也都是震動起來。

他們知道,從今天起,風笑,劍狂歌,古悲,這三個名字,將會響徹整個武天域!

風起雲湧的天才時代,來了!

同一時間,就在古悲離開那元靈城的時候,元靈城遠處的虛空中,方恆一批人也正在這虛空的空間內站立著,同時他們的面前有著一副圖像,其中正是古悲和葉乘風戰鬥的景象。

當看到古悲離開的時候,方恆也是眉毛挑了挑,手掌揮出,圖像直接消失了,之後目光看向了旁邊的劍狂歌,「劍兄,你覺得如何?」

「是絕頂高手。」

劍狂歌點點頭,「是可以和我們進行真正戰鬥的。」

「確實。」

方恆淡淡一笑,「說實話,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我沒想到魔域魔神族還能出現這麼一個天才。」

「一切皆有可能,聽說那方恆走到這一步的最開始,是在一個小世界中的最低等世界的地界中成長起來的,從那種卑微之地成長到現在被人稱為無敵的程度,這才是真正的讓人震驚。」

劍狂歌這時候道。

「呵呵,是么?看來你劍兄對這方恆還算佩服?」

方恆笑道。

「是佩服的,不管如何,能從那種地方走到這裡有如此成就,這都值得佩服。」

劍狂歌點頭。

「哈哈,那我可真是要謝謝劍兄誇獎了。」

方恆這時候大笑一聲,身體一震,下一刻他變化的樣貌就直接變了,當場就恢復了真正的樣子。

看到方恆的變化,方恆身邊的幾個長老也都是紛紛身體震動,眨眼就變回了真正的摸樣,這讓看到這一幕的劍狂歌當場就愣住了。 「你…你是方恆!」

看著方恆,劍狂歌話語頓了一下,直接問道。

「是。」

方恆笑著點頭,「這些人,分別是眾聖宮的長老和湮滅之城的長老,還有幾個,是我的屬下。」

聽到這話,這幾個長老和殷靈幾個人也都是對著劍狂歌一點頭。

「這…為什麼?」

劍狂歌愣住了,喃喃道,「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事情?」

「呵呵,你劍兄想和我討論武學,那我總是隱藏身份,這怎麼討論?畢竟我的武學武天域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一旦討論的時候漏了馬腳,你不一樣會認識我?」

方恆笑道,「所以乾脆,我直接一點,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這樣的話你我接下來的討論也會順利一些。」

聽到這話,劍狂歌也是呆了下,下一刻就認真道,「你就不怕我出賣你?」

「呵呵,你為什麼要出賣我,劍兄來自上古門派劍林,而劍林和我是無冤無仇的,同時你劍兄和我也是無冤無仇,那劍兄怎麼會出賣我?」

方恆笑道,「好,就算三大派的懸賞是比較誘人的事情,不過,那也得拿我的人頭去換,劍兄不會認為,我的人頭這麼好拿吧。」

這話一出,劍狂歌也是點點頭,「原來如此,看來你方兄給我展露你真正的樣子,是什麼都考慮到了,倒是我,過於緊張了。」

「哈哈,劍兄不要客氣,劍兄有的,最多只是驚訝而已,緊張,我看劍兄是半點沒有的。」

方恆大笑一聲,「如果劍兄是那種容易進展的傢伙,那劍兄也不會有如此修為。」

「呵呵,不管怎麼說,你方兄給我露出了真面目,那是看得起我的,你方兄看得起我,我自然也不會拿著這個不當回事,現在我就發個靈魂誓言,絕不會泄漏出去你方兄的身份秘密。」

劍狂歌這時候笑了一聲,下一刻嗖的一道青色的聖魂光華飛出,直接就進入虛空中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方恆卻是愣了下,「劍兄,我這可是沒有讓你發出聖魂誓言的。」

「你是沒讓我發出聖魂誓言,只是這不代表我不該發。」

劍狂歌淡淡一笑,「還是那句話,你看得起我,有誠意,我也會表達我的誠意。」

「呵呵,好吧。」

方恆笑著點頭,下一刻就轉頭,對著神炎和丹靈道,「你們兩個,就先回去吧,回煉丹師公會,如果會長問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風笑是誰,不要透漏出我的真實身份。」

「為什麼?」

丹靈立刻問道。

「之前說過,整個武天域能威脅會長前輩的人並不多,可會長前輩就是被威脅了,那威脅的人很明顯,就是皇武派的掌門,皇武派的掌門是至武存在,手段高深莫測,他能威脅會長前輩,那他就一定還有著後手,萬一你告訴了你父親我的真實身份,皇武派掌門知道了怎麼辦?那之前好不容易解除的婚約豈不是作廢了?你就直接告訴你父親,風笑也是你們倆在考核大會上認識的朋友就行了,具體的不要說。」

「明白了。」

丹靈點點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皇武派,還是我父親,都會派人查一下這個所謂的風家的,萬一什麼都查不到,這謊言不也是不攻自破了么?」

「呵呵,做戲當然要做全套。」方恆笑道,下一刻就看向了眾聖宮的長老,道,「麻煩長老了,選個隱秘點的地方,建幾個修鍊洞府,之後你么你都說自己姓風就行了,至於其他的人,我會從天神派調一些的,總而言之,絕對是讓風家變成一個大家族。」

「沒問題。」

眾聖宮的長老說道,「不錯的修鍊之地,我們知道很多,扮演一個風家,這是沒有問題的。」

「好,那就交給你們了。」方恆點點頭,眾聖宮和湮滅之城的幾個長老也是紛紛身體閃爍,直接消失了。

「至於你們幾個,就回去吧。」

看到眾聖宮和湮滅之城的長老都走了,方恆也是對著殷靈等人說了句,手掌揮出,頓時喀拉拉的空間通道出現。

殷靈幾個人見到也是沒有任何猶豫,身體一動,就直接進去消失了。

「好了,現在你們放心了吧。」方恆對著丹靈和神炎道,「查的時候,自然也會查出來一個風家的,所以多餘的你們就不必想了,之後具體的事情,我會處理。」

「嗯。」

丹靈和神炎這時候也是一點頭,下一刻也不再停留,身體一閃,就直接消失。

眨眼間,這一處空間中,就只剩下了方恆和劍狂歌了,劍狂歌這時候道,「方兄,你這麼忙,那你我的武學交流,還有沒有時間?」

「呵呵,當然有。」

方恆笑道,「這樣吧,你跟我來,我找個地方,咱們好好討論一下武學。」

喀拉拉!

空間撕裂的聲音開始響起,下一刻方恆就打開了一條空間通道,直接進去了。

原地的劍狂歌目光閃了閃,最終他的腳步直接邁出,也進入了這空間通道內消失。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很快,方恆和劍狂歌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天神派的天神大殿之內,天靈也是立刻拜見方恆。

方恆直接就說了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要調人,天靈表示這件事情她會處理好,之後,整個天神殿,就只剩下了方恆和劍狂歌兩人。

「行了,一切的事情,都在進行之中,接下來就是等了,而等的這段時間,就是咱們兩個好好切磋的時間。」

方恆這時候笑著道,下一刻手掌就抓住了自己腰間的真武劍。

「好!」

看見方恆這麼乾脆就的握住了腰間的長劍,這時候的劍狂歌也是直接點頭,「來,這一次,咱們好好的切磋一下。」

唰!

說完,劍狂歌就直接拔出了後背的長劍,向著方恆就沖了過去,方恆也是手掌一動,長劍自腰間出鞘,直接和劍狂歌碰撞起來。

時間就這麼在方恆和劍狂歌的切磋中飛快過去,眨眼間,就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這一個月的時間中,風笑,劍狂歌,古悲,這三個名字,已經是傳遍了武天域了,不管是風笑和劍狂歌的戰鬥,還是劍狂歌的囂張姿態,以及古悲的萬古同悲招式,這都成了武天域很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同時,他們也在打聽著方恆的下落。

每一個人都想知道,這三個人要是和方恆碰撞,那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

當然,眾人除了談論風笑三個人的實力,更多談論的,還有風笑三個人背後的勢力,其中劍狂歌和古悲,他們背後的勢力確實讓人敬畏,不管是劍林還是魔神空間,都代表了強大,是以眾人沒什麼好奇的,眾人最好奇的,主要還是風笑的風家。

這個家族,武天域從來沒有出現過,直到風笑出來的時候,風家才是走進了眾人的耳朵之中,只是具體的風家在什麼地方,有多少高手,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要是往常,他們沒聽說過的家族,一定都會不屑,只是風笑表現的實在是太亮眼了,這樣的天才,是風家的人,那自然,眾人就算不知道風家的真正實力,也不敢有半點小瞧,都很敬畏。

對於這些動靜,這時候在天神派天神殿的方恆,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掌門,一切,都向著掌門所料的方向發展了,掌門所杜撰的風家,現在在整個武天域都變得有名了,同時,眾聖宮那幾個長老,也在前段時間接待了皇武派的幾個高手,皇武派的那幾個高手都知道了風家的存在,換句話來說,掌門的計劃完全成功。」

天靈這時候笑道,「這計劃一成,那麼煉丹師公會的危險就能解除了,同時丹靈和神炎,也再次獲得了自由。」

「呵呵,再獲自由還談不上,不管怎麼說,她們都曾經是皇武派眼中的獵物,皇武派想用他們引出我,現在皇武派雖然取消了婚約,但實際上,卻是想借刀殺人了,借我風笑這個身份,吸引方恆。」

方恆這時候笑著道,「所以我還是要去一趟煉丹師公會的,要表現的和丹靈神炎親近一些,這樣,才能讓皇武派放心。」

「哈哈,方兄,你的手段可真是高的沒邊了,一個人,把他們耍的團團轉,我真想知道,當他們知道你方兄就是風笑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表情。」

就在這時,天神殿內的劍狂歌也是笑了,直接說道。

「我也很想知道,而且我能肯定,他們的臉色一定會無比精彩的。」

方恆也是笑了,「可惜的是,這個不能馬上看到,要以後才能看到。」

「嘿嘿,這才有意思,時間越久,他們上當越深,等你方兄揭露真面目的時候,他們恐怕都會氣的吐血。」

劍狂歌笑道,「那時候,這三派會成為整個武天域徹頭徹尾的笑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