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是小的,可以想見那些大沼澤大湖泊會是何等恐怖景象。

雖然品種不一,不過有一點是一樣的,它們都是有法力的魔獸,它們都會飛行。

魔獸種類繁多,加上天sè昏暗,饒是現在他眼力驚人,也不太好辨認目標,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蹲了半天,他看到了幾十頭藍睛豹怒吼著跳入沼澤!

一落地,它們立刻跟隨龐大的獸群朝密林里奔跑,蘇錦年按兵不動,就是再心動他也不會跟著它們狂奔,獸cháo洶湧,他跟過去絕沒好果子吃。

忽然,他激動的站起來,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沼澤邊緣一頭落單的藍睛豹,它受傷了!一條腿被踩斷,哀鳴著爬出沼澤,正在儘力遠離這群狂暴的魔獸,往一處偏僻樹林移動。

機會來了!蘇錦年摩拳擦掌,興奮的一躍而下,繞著沼澤奔跑,往藍睛豹的方向繞去。

即使一頭健全藍睛豹,收拾起來也無壓力,何況是受了傷?

「嘿嘿……人品爆發啊……」蘇錦年笑得合不攏嘴。

沼澤面積大,魔獸落地后也佔據著一定的活動範圍,所以繞起圈來很是費勁,他緊跑慢跑,看到那頭藍睛豹時已是十分鐘后了。

他兩眼冒著貪婪的光芒,打量肥肉般盯著它,心裡樂開了花,正要召喚兩顆暗星馳,餘光卻看到樹林中走出一群衣著相同的修士!

「道友孤身一人出現在獸群旁邊,實在好膽sè!不知道友是哪個門派的高徒?」

一人笑眯眯的主動與蘇錦年打招呼。

「八卦門。」

蘇錦年不想與他們客套,冷淡的道。

「蘇錦年?」

那人仍是笑眯眯的問道。

蘇錦年一怔,疑惑的看著他們,裡面沒有一個臉熟的,他只去過無極門,看他們裝束不是無極門弟子,怎麼一口就叫出他名字?

「大哥,不用看了,就是他!」

另一人拿著張畫卷,看看畫,看看蘇錦年,天sè朦朧,好一會才辨認仔細,肯定的叫道。

聽到這種對話,蘇錦年更是不解,這分明是懸賞拿人的節奏,他一窮二白,又是剛來到禁地,這特么是得罪誰了?

若說認錯人,名字都叫了出來,真是見鬼了!

「你們是誰?找我何事?」

他強裝鎮定,淡淡的問道。

「我們是來收你小命的。」

對方輕輕一聲冷笑,緩緩說道。

; ?蘇錦年眉峰一擰,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看他們嚴整以待又不像是開玩笑,頓時納悶,道:「我不認識你們,要我死總該有個理由吧?」

「我不跟死人廢話,不反抗留你一個全屍。」

那人召喚了元神,是一頭皮毛泛黃,體型魁梧,卻沒有角的大牛。

他身後的同伴也一一將元神浮現,全部是大黃牛。

蘇錦年先是一愣,著實有點驚嚇,這群牛隨便挑一個都比牛魔王那頭黑牛個兒大,但是他卻沒有感到絲毫靈壓,從靈氣的活躍程度來看,這些人都不過是靈覺期修士。

他心裡有了底,鬆了口氣,起碼不用狼狽逃竄了。

一片璀璨奪目的繁星在他背後隱隱浮現,它們散發出的靈光將這裡照耀得如同白晝。

「大哥,不對勁啊,不是說他靈覺中期嗎?」

修士一旦召喚元神,境界高的一眼便能看透對方修為,可他們竟看不出他的深淺!

此時,蘇錦年背後的星群迅速變化,出現十個北斗星陣,手中也凝結出一條粗壯的星鞭,暗星馳也在隱隱準備著,一臉冷漠的看著他們。

「大哥,他不是靈覺期!我們被騙了!」

「閉嘴!咱們還有退路嗎?不殺他我們都得死!老子還不信了,這麼多人收不了他的命!」

他一聲大喝,黃牛陡然一亮,當先撒腿狂奔,隨即群牛怒吼,捲起一道道狼煙朝蘇錦年衝去。

蘇錦年嗤聲一笑,面對這些靈覺修士,實在無須猥瑣,不遠處妖魔仍在無盡墜落,必須速戰速決,萬一驚到了群魔,吃不了兜都兜不走。

總裁老公從天降 十個北斗星陣組成的流星雨同時隕落,幾十顆暗星馳從天而降,星鞭還沒派上用場,戰鬥就結束了。

「這麼弱,害我虛驚一場,你們這是家牛吧?跟我二師兄那頭實在不能比。」

看著一頭頭黃牛化成殘煙,眾修士也被暗星馳打得七倒八歪,一向不怎麼愛謙虛的蘇錦年嘖嘖搖頭,趁機打擊道。

「要不你們歇會,咱們再打一次?」

「哼!要殺就殺,我們認栽了!」

蘇錦年收起笑臉,冷若冰霜的道:「狩獵rì你們卻跑來狩獵我,倒是給個說法?」

「無話可說!」

「算你們運氣好,我今天不想殺人,走吧。」

蘇錦年猶豫片刻,按說這種事是要斬草除根的,可是交手時熱血上涌失手殺了他們也就罷了,面對這樣殘局,他真的沒膽量殺人,再說這些人也夠不成威脅,不怕他們反噬,放了就放了。

「少來這一套,你有那麼好心放我們走?」

帶頭的冷笑道。

小弟聽了心中不爽,埋怨道:「大哥,人都說了,咱們走就是了,廢什麼話!」

「你懂什麼,你不知道那人多可怕,我們回去有好果子吃嗎?」

「大不了天涯海角逃命就是了!」

「你真的放我們走?」

帶頭的遲疑一下,小心的問道。

「趕緊滾蛋,我還忙著呢。」

蘇錦年不耐煩的斥道。

他們不再啰嗦,一鬨而散。

等他們走遠,蘇錦年觀察了一會,手掐法訣,拖著星鞭朝藍睛豹走去。它是三級魔獸,實力與靈覺後期修士相當,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塊砧板肉。

「嗷……」

藍睛豹明亮的黃sè瞳孔也在注視著蘇錦年,見他逼近,脊背上毛髮利刺般根根倒豎,呲著牙低吼了一聲。

還沒等他出手,它便一怒而起,驟然沖了過來!

他神sè一凜,沒想到這畜生這麼生猛,連忙一個兜手,星鞭卷了一個圈,隨即抽了出去。

力道與方向都jīng准無誤,一鞭子就把藍睛豹抽懵了,躺在地上嗚咽不起。

兩顆暗星馳打過去,藍睛豹命隕,體內有個拳頭大的東西卻亮了起來。

他聽伏羲說過,魔獸死後,內丹會迅速吸收主人體內jīng血,儲存在內丹中。

未免夜長夢多,他毫不耽擱的剝開它屍體,取走了內丹。

再次爬上一顆大樹,透過枝葉觀察著沼澤,從魔獸中尋找著自己所需。

看了半天,一幕幕觸目驚心,感觸越來越深,就好像天空中人界與魔界被撕爛一個口子,這些魔獸洶湧狂流般傾瀉下來,無休無止,這還只是一處,禁地如此之大,這樣的墜落地不勝枚舉,整整七天,大荒國無數妖魔匯聚於此,修士該以怎樣的力量抵擋?

一念至此,他對來到禁地的那些道門大感興趣,光是八卦門和無極門出現的這些人就讓他眼花繚亂,那麼與無極門齊名的另外兩大仙門,以及無數的小門派又隱藏著哪些高手?

他真想去界門看一看,那裡是暴風雨的中心,是證明一個修士實力最佳的地方,站在那裡的無疑都是風sāo人物,自己何時也能去風sāo一回?

一聲刺耳的啼叫打斷了他的思緒,回神一看,渾身一怔,獸cháo斷流了!

天空依然有大批爭先恐後降落的魔獸,只是它們選擇了別處。

蘇錦年不解發生了什麼,細看之下才發現原因。

沼澤中出現了一頭鄂首蟒身,虎齒人爪,音如嬰啼的怪獸,此獸當真兇惡,兩隻眼睛長在腋下,臉上只有一張獠牙外翻的大嘴,看見什麼吃什麼,它個頭不大,但是咬住那些大塊頭只是幾口就咽了肚,兩排利齒就像切割機,無堅不摧,無物不吞。

所有魔獸見了它第一反應就是逃,沒命的逃,短短片刻,沼澤就成了血池,空氣中充斥著血腥,與它大快朵頤的咔嚓聲。

蘇錦年一眼就認了出來,這頭猛獸就是神龍第五子饕餮!

這個吃貨不去啃界門,跑這兒來欺負同類,實在讓他頭疼,只能換地方蹲點了。

不過饕餮這一通狂吃,讓原本還算有秩序的沼澤完全陷入紊亂,魔獸四散逃亡,害得蘇錦年一動不敢動,看著腳下不時張惶而逃的魔獸風馳電掣的掠過。

也算他眼尖,一條蟒蛇扭曲著滑過之後,緊跟其後出現了一頭體型矮小,神態蠢笨,獃頭獃腦,尺長的牙齒完全長在外面的暴齒獸!

他嘿嘿笑道:「真是天上掉下個黏豆包。」

; ?看著暴齒獸就要跑遠,蘇錦年左右為難,跳下去怕被群魔圍毆,不跳就錯過了天賜良機,就這片刻把他煎熬的抓耳撓腮,坐立不安。

「姐你快點啊!別追了那河蚌jīng了,逃命要緊!」

「你等等我,至於這麼害怕嗎,你沒看見它只吃妖獸嗎,要不我們再等等?說不定它一會就走了。」

蘇錦年正在無奈的發瘋,忽聞鶯聲燕語,只見兩個藍衣少女站在潰散的獸群中,似乎並不畏懼身邊的兇猛妖魔。

自從見過嫦娥薛冰琴之後,蘇錦年的審美標準直線攀升,一般人已經入不了眼,但這兩個實在清麗無雙,尤其那個被叫做姐姐的,清純的氣質好像把整個禁地都襯托得污穢不堪。

「要等你等,我可沒見過那麼兇殘的畜生,剛把我嚇得都快尿褲子了。」

妹妹比姐姐略矮些,說起話來語速極快。

「那到底是什麼魔獸?在外圍可不多見。」

「管它什麼,最好永遠不再碰上它,快走吧姐。」

姐姐聽了還不舍就走,回頭張望片刻,才跟著妹妹走了。

自始至終,她們周圍不斷有魔獸衝過,可兩人卻安然無恙,這讓蘇錦年恍然大悟,這群魔獸早被饕餮嚇懵了,只知逃命,根本顧不上要別人的命。

她們走後,蘇錦年放心的跳下來,跟著兩姐妹奔向一片紅樹林,倒不是他犯花痴,而是暴齒獸逃竄的方向也是那裡。

根據他的判斷,暴齒獸絕對跑不遠,它那行動笨拙的樣子跟企鵝似的,撒起歡跑也逃不出他的魔掌。

一口氣跑出幾里地,周圍的魔獸漸漸少了,在一叢雜草旁他發現了暴齒獸。其它魔獸都繞著圈子往界門去了,只有暴齒獸是直行的,因為它不是逃命,而是在追趕一條渾身赤紅的蟒蛇,此時已將它逼在草叢中隱匿著不敢出來。

暴齒獸大口一張,噴出一簇火焰,將草叢燒個jīng光。

蟒蛇大怒,昂起小半個身子,嘶嘶的吐著信子,似是要和它決一死戰。

暴齒獸像個大猩猩般四肢一起跳躍,一齊落下,死死咬住蟒蛇尾巴,兩手一圈一繞,神奇的將蟒蛇盤成一個圈,幾圈就把蛇頭砸了個肝腦塗地。

「有點能耐啊。」

蘇錦年在一旁抱著手臂,看戲般誇讚道。

暴齒獸用利爪將蛇身撕成兩半,從中撈出蛇膽,伸出黑乎乎的蛇頭舔了舔膽汁,很是滿意的怪叫幾聲。

「暴牙兄,先不忙吃,在下有句話說。」

蘇錦年知道這些魔獸智力極高,多能口吐人言,便打算先禮後兵試一試。

暴齒獸一手高舉提著蛇膽,仰著大腦袋,長著大嘴巴正要往裡丟,聞聲一愣,扭頭斜了蘇錦年一眼,撇了撇尺寬的大嘴巴,不滿的道:「說吧。」

蘇錦年略帶歉意的笑道:「是這樣的,閣下滿嘴的大牙實在漂亮,能不能送我一顆?」

暴齒獸一口吞掉蛇膽,而後指著自己的滿嘴大牙:「知道我為什麼叫暴齒獸嗎?」

「自然是因為這兩排亮麗的大牙了。」

「知道還問!牙對我來說就是命,我要你的命你給不給?」

一個三級魔獸竟敢這麼橫……蘇錦年大為不悅,似笑非笑的道:「你要聽話我就要一顆,不然就拔光你的牙。」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個時候出現在外圍的修士都是小渣渣,你以為我怕你啊。」

暴齒獸鄙夷的道。

蘇錦年知道不給點顏sè它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手掐法訣,幾顆流星砸在地上,每個坑都能讓暴齒獸平躺進去。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暴齒獸兩眼一眨巴,牙齒一歪,嘿嘿笑道:「大俠想要哪顆牙?」

瞧它那副賤樣,蘇錦年心裡一陣鄙視,看來實力就是硬道理永遠是沒錯的。

「丹方上說是后槽牙,你這牙都長飛了,哪個是后槽牙?」

暴齒獸乖乖的指著後面那幾顆,道:「這個就是。」

它當真豪爽,話音一落,嘎嘣一聲就將后槽牙掰下來。

蘇錦年滿意的接過來,拍拍它肩膀,贊道:「很上道。」

「那我可以走了嗎?」

「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