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天蟄神國戰士中一人錯愕之聲喊出,就連古蒼等人都是瞬間面色大變,古蒼實力極強,如今尚能保持神君九重實力,可盧方三人的實力卻只能勉強保持神君八重而已,袁紹寒則更加不濟,只能發揮神君五重的實力。

這種強勢壓制,立刻讓葉一鳴輕輕點頭,手中長劍瞬息閃現出來,在空中帶過一朵劍花后,浩渺的蒼龍怒吼聲立刻將天蟄神國眾人的聲音壓制下去。

隨著蒼龍身影出現,就連古蒼都看呆了。

可實力絕強的他,立刻感覺到蒼龍虛影中那股強悍的劍氣,竟然給他一種完全無法抵擋的感覺,充滿殺意的目光立刻就朝袁紹寒投了過去,怒道:「這種神力壓制和這道蒼龍是怎麼回事?不要跟我說你不知道!」

「我,我真不知道啊……」

百方戰陣的壓制袁紹寒的確不知道,可四神殺之蒼龍現他即使知道,這種時候也不敢說出來。

眼看著蒼龍已經凝結成型,盧方急忙來到兩人中央,怒喝道:「古蒼大人,就憑袁紹寒和鄭棕兩人,還不配讓那小子用出這種能力,我們還是趕緊尋求解決之道吧?」

古蒼雖怒,卻也立刻醒悟過來。

現在可不是找袁紹寒問罪的時候,他的實力雖然被壓制,卻被壓制的不算厲害,立刻取出一張古香古色的小盾,看起來也是一件上古奇寶。

可就在他將小盾橫在身前時,不少人才驚奇的發現,這張盾牌上竟然滴落著幾滴已經乾涸的蠟油。

「瘋子,不愧是瘋子,竟然連老仙送給他的麒麟盾都用來做那種『偉大的愛死愛慕研究了』,真不知道老仙知道這件事後會不會一巴掌拍死他。」

「沒想到古蒼大人竟然真有這種愛好,虧我以前還將他當做偶像,現在看來也只能當嘔像了。」

「只要今天不死,回去之後一定要告訴我的所有好友,千萬要遠離古蒼大人啊!大人實在太可怕了!」

(未完待續。) 葉一鳴看到古蒼拿出來的麒麟盾后,眉頭輕輕一皺,雖然沒有近距離觀察,他也能感受到麒麟盾的古樸和強大,心中十分不解,這變態怎麼有那麼多好東西?

旋即,蒼龍現就已經形成。

蒼龍虛影出現的霎那,彷彿就感受到麒麟盾的防禦讓它極為厭惡一般,竟沒有立刻攻擊,反而仰天怒吼一聲。

隨著『嗷!』地一道驚天吼聲,葉一鳴頓感體內神力再次被抽取了一半。

「蒼龍現竟然有自己的靈智?」葉一鳴錯愕的仰頭向那碩大的蒼龍虛影望去,可蒼龍卻根本不加理睬,再次收取了葉一鳴的神力后,一雙瞳孔竟然化作血紅色,驟然向持盾的古蒼沖了過去。

「來了,來了!」

「古蒼大人小心,那條蒼龍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古蒼大人一定要頂住啊!」

天蟄神國眾人實力都被壓制,最強者也只能勉強維持神君八重實力,在大陣的籠罩下只能依靠古蒼帶領他們殺回去,一個個不斷為古蒼打氣。

可古蒼實力絕強,曾經嘗試麒麟盾防禦時,卻也連續攻擊了三個時辰,都沒能將麒麟盾的第一層防禦打破,遂,信心無比,冷笑一聲:「不就是一式劍招嗎?我就不信他一個小小的神君七重強者,能憑藉強大武技刺穿我的麒麟盾!」

他這話立刻讓天蟄神國眾人信心倍增。

可事實真會如他所想嗎?

蒼龍動作何等速度,只消瞬息之間,就已經衝到古蒼手中的麒麟盾前。

DC家的騎士 可就當眾人都在期待的看著蒼龍的攻勢有多強的時候,卻見蒼龍還未觸碰到麒麟盾,就已經消散開來。

乍見此幕,葉一鳴不由疑惑起來。

那條蒼龍明明自主的第二次吸收了自己的神力,怎麼會這麼輕易消散?

難道那張麒麟盾就那麼強大?

天蟄神國的三千將士卻是立刻笑逐顏開,完全忘卻剛才的絕望,不斷發出道道嘲笑聲。

「我還以為是多麼強大的攻擊,竟然連古蒼大人的神盾都沒觸碰到就消散了,鄙視,紅果果的鄙視!」

「沒想到古蒼大人竟然還有這般寶貝,看來以後要更加小心了。」

「古蒼大人,既然那小子只會虛張聲勢,您就帶我們突圍吧?」

「是啊!是啊!我們先突圍出去吧?然後滅了這座大陣再將他們神國殺個雞犬不留!」

這邊的喧嘩聲還沒落下,盧方等人卻卻發現古蒼眼中神色開始逐漸變得獃滯起來,心中同時一驚。

「叮噹!」

旋即,隨著一道清脆響聲,古蒼手中的麒麟盾就摔落在地。

而古蒼本人卻仿若不查般,絲毫沒有取回麒麟盾的念頭,這讓盧方等人更是驚訝莫名。

盧方吞咽一口口水,壯著膽子拍了拍古蒼的肩膀,正準備詢問古蒼原因時,卻發現古蒼的身體竟然隨著他拍打的動作摔落在地。

自始至終,古蒼身上都沒有出現絲毫傷痕,麒麟盾更是完好無損。

他的古怪死亡,立刻引發所有人心中恐慌情緒:「那,那小子竟然一招就滅殺了持有麒麟盾的古蒼大人,他,他還是人嗎?」

「就算古蒼大人的實力被壓制了,那也是神君九重的實力啊!」

寂靜瞬間,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跑啊!』,天蟄神國三千多名將士立刻朝四周逃亡出去。

離開天蟄神國前的氣勢完全不在,若能再給他們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們寧願死也不願再面對葉一鳴這樣的敵人。

可是,世上並沒有後悔葯賣。

不少人才剛剛跑出數十步,就被前方擁擠的人群給擠了回來。

「前面有他們神國的強者,組建了一個不知道什麼大陣,竟然在周圍形成了一道壁障,我們根本打不開啊!」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使得天蟄神國所有人心中的恐慌達到極點。

就連盧方等神君九重強者也毫不例外。

至於見識過葉一鳴強大兩次的袁紹寒,此時悔得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葉一鳴這麼強大,他當初為何要懼怕受罰?

直接將葉一鳴的實力吹上天多好,雖然會引來不少人猜忌和鄙視,至少也不會只帶來這點實力的人啊?

現在可好,神君巔峰的古蒼大人都隕落了,只剩下他們這些雜魚還能幹什麼?

漸漸地,他的目光就向葉一鳴看了過去,雙腿突然一軟,就給葉一鳴跪了下去,嘴唇微微顫抖,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是真被葉一鳴的強大給嚇得跪了。

只可惜,葉一鳴的目光始終沒有看他一眼。

就在古蒼倒下的同時,葉一鳴的腦海中就再次傳來系統的提示聲:「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斬殺神君巔峰敵人一名,獲得30萬神源值,當前神源值為74萬,消耗55萬神源值可升級到神君八重。」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領悟四神殺之蒼龍現真正使用方法,消耗10萬神源值可開啟四神殺第二式白虎殺,請問宿主是否開啟?」

兩道提示聲接連響起,葉一鳴對於古蒼帶來的神源值倒是沒有太在意,可四神殺第二式出現,卻讓他驚喜不已。

通過四神殺之蒼龍現的施展,他已經真正明白了四神殺的強悍。

他甚至連想都沒有想,就立刻默念道:「開啟四神殺第二式,升級!」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領悟四神殺之白虎殺,消耗神源值10萬,當前神源值為64萬。」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升級為神君八重強者,消耗神源值55萬,當前神源值為9萬。」

伴隨著兩次提升,葉一鳴的實力雖然只是增加了一重,卻不知為何,目光再次看向盧方等人時,不知為何心中總有些注視螻蟻的感覺。

實力提升到神君八重后,葉一鳴的神力也恢復到巔峰狀態。

正準備向盧方等人攻擊時,心中某種奇怪的感覺突然浮現,就好像這些敵人簡直就是一盤菜一般,只需動動嘴就能吃下,根本不需要費盡離去去斬殺。

思索片刻,他才明悟過來,這種感覺竟然是來自自己的某種武技。

既然以往從沒出現過,那麼就只能來自於自己新領悟的白虎殺。

不加思索,葉一鳴默默的施展白虎殺,右手自然而然的將長劍向身後揮舞,左手卻捏起一個古怪的劍訣,待得右手長劍由下而上擺動時,左手劍訣突然點在劍柄之上。

「吼!」

一道震撼山林的虎吼聲從長劍上傳出,隨即,一隻高達丈許,長達三丈有餘的白虎虛影突兀出現,瞬間衝進天蟄神國戰士群中。

也不見白虎有所動作,可凡是它奔跑過的地方,就會有成片的天蟄神國戰士倒下,就連擋在白虎衝鋒路上的神君九重強者白卓都瞬間倒下。

道道系統提示聲接連不斷的在葉一鳴腦海中響徹。

可如今,他卻被白虎殺的威力鎮住,雙唇微張,竟然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來。

「夫、夫君這是什麼武技?怎,怎麼這麼,這麼……厲害?」鳳凝霜更被這一劍驚得合不攏嘴,聲音斷斷續續的問道。

葉一鳴不在神國的時日里,鳳凝霜就是神國至尊,多年來早已養成寵辱不驚的性子,如今的變化可見她驚訝到什麼程度。

「這一招叫白虎殺,是剛才蒼龍現面對那面麒麟盾后,發生變異時讓我突然領悟的武技,可,可我也沒想到竟然這麼強……」

葉一鳴口不擇言的解釋起來,甚至差點將系統都說了出來。

這在他神志清醒時是絕對不會出現的事情,鳳凝霜是他最親近的人,寶靈兒則是他神國的系統精靈,若只有她們兩人在倒也罷了,可他面前卻有著這麼多……

當葉一鳴驚訝的回頭朝天蟄神國將士看去時,才驚詫的發現,入眼之處竟然是滿地的屍體。

這才短短的幾息時間,天蟄神國三千人,包括盧方等人竟然都變作屍體,且,除了屍體眉心的一道淺淺的血痕之外,竟然再無任何外傷。

「葉軒宇,你們都過來!」

葉一鳴大驚失色,也沒心情去感受大陣的變化,急忙喊道。

等待葉軒宇等人雖然只是瞬間,他的心卻也吊了起來,生怕白虎殺的餘威傷到他們。

很快,葉軒宇等百人就整齊的列隊站到他們面前,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顯然還沒有從剛才那招白虎殺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當葉一鳴清點完人數后,才放心下來,自言自語一聲「沒事就好」,才向眾人說道:「清理戰場,然後隨我到天蟄神國去轉一圈。」

「是!」

所有人興奮的高喊一聲。

見識了葉一鳴白虎殺的強勢,他們已經不將天蟄神國的任何人放在眼裡。

不就是有一名神王強者坐鎮嗎?

有神主的那種蒼龍和白虎攻擊,試問誰能抵擋?

等待片刻,葉一鳴腦海中的系統提示聲才進入尾聲,隨著隨後一道系統提示聲落下,他的神源值竟然就達到九十三萬之多。

敵人大多都是神將和普通神君實力,換做往常就算任由他殺,也需要一炷香時間。

現在卻只需要一招而已,這讓葉一鳴興奮得久久不能自已。

看著葉軒宇等人即將將屍體收斂完畢,他才再次默念一句:「升級。」

神君九重的氣勢立刻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雖然進入神君後期,他每提升一級,都需要大量的神源值,可敵人的不斷出現,還是讓他的實力提升給人一種無法置信的感覺。

只不過,這次提升之後,下一級進軍神王境界,竟然直接高達一百萬神源值之巨。

若非有著一個天蟄神國等著他去征伐,他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進行以後的修鍊。

再次等待盞茶時間,葉軒宇等人才將天蟄神國眾人的屍體全部聚集在一起,隨著一把神火用出,將三千多具屍體付之一炬。

「叔叔,您看看這面盾牌,好像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葉軒宇將屍體點燃后,就拿著剛才打掃戰場時,從古蒼身邊發現的麒麟盾走了過來。

看著盾牌,葉一鳴的眉頭突燃皺起,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

這面麒麟盾雖然是不錯的寶貝,可他領悟了四神殺的兩招之後,也不會太稀罕這件物事,至於鳳凝霜……他可捨不得讓鳳凝霜用那個變態用過的東西,遂,笑道:「這面麒麟盾倒是件寶貝,既然到了你手中,你就收著把,若是用好,就連神君巔峰強者都殺不了你。」

「真的?」

葉軒宇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葉一鳴,彷彿生怕葉一鳴反悔似的。

「怎麼說我也是你叔叔,還能騙你這孩子不成?」

葉一鳴苦笑著搖搖頭,便不再理會葉軒宇,看著堆積的屍體焚燒殆盡,才開口道:「這邊的事情已經完成,所有人隨我殺上天蟄神國。」

「是!」

所有人立刻情緒激蕩起來,滅殺一方神國,尤其是比他們神國還要強大數倍的存在,這是一件多麼榮耀的事啊,他們哪裡捨得不去?

至於他們百人是否有實力滅殺天蟄神國所有強者,這些人已經不再考慮。

很快,百人隊伍就朝著天蟄神國方向飛馳而去。

這邊的戰鬥才剛剛結束,遍布在周圍的探子就匆忙將此戰結果彙報上去。

百花中型位面,百花神國。

「你說什麼?那個剛剛成立的神國竟然把古蒼都給殺了?」美婦人突然從皇座上站起來,滿臉的不可置信。

「是。」

探子恭敬地跪在大殿中央,顫顫巍巍地道:「據說那一場大戰只用了不到一炷香時間,而且天空異象叢生,至於具體的事情由於探子不敢靠近過去,並不清楚,現在那些人已經朝著天蟄位面飛過去了。」

「什、什麼?朝天蟄位面飛過去?難道他們要跟天蟄老魔開戰嗎?」美婦人的聲音都顫抖起來,怎麼都無法想象,就那麼一個剛剛得到諸天萬界認可的神國,怎麼會有那麼強大的實力。

正在這時,一團氤氳就在大殿上空浮現出來。

「茉莉,你接到回報了嗎?聽說那個新生神國的人把神君巔峰的古蒼給殺了,這,這……是真的嗎?」韓江的身影還沒顯現出來,震驚無比的話音就先傳了過來。

(未完待續。) 兩方應證,即使美婦人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卻也沒有辯解之力,聲音苦悶地道:「我雖然不願意相信,可我也接到同樣的回報,而且那些人殺了古蒼之後,已經帶人朝天蟄老魔的位面過去了,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有什麼底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