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的責任,而我也不用你幫忙…」

蘇紋兒是不願意接受陳壘,可她也不是鐵石心腸,

如此狠心利用陳壘的感情,去達到自己的目的。

「我是心甘情願的!」陳壘看到蘇紋兒毫不留情的拒絕,他急切的解釋道。

「我不情願!」蘇紋兒顯得很激動。

她忍不住想,陳壘是瘋了嗎,還是說,故意讓她難堪。

用這樣的方式,來控訴她的冷漠嗎。

如此殘忍的決定,他都可以開口,當真是,冷血。

「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哪怕他要放棄,也希望自己親眼看到自己輸在誰的手裡。

「好啊!你可曾想過結果嗎?」蘇紋兒咬牙切齒的質問。

陳壘冷著臉,點點頭,「當然想過。」

「如果你要找的人…還愛著你,那我就退出。」

「如果不是…那你也要學會死心,給我一個機會。」

陳壘很清楚,蘇紋兒之所以對那個人念念不忘,不就是因為,她沒能聽到最終的答案嗎!

只要她親眼看到唯一的結果,那她一定會放棄的。

陳壘說的沒錯,蘇紋兒之所以,無法接受他,不就是還心存希望。

對那個人的離開,耿耿於懷,始終不願意放下。

自從她上次從死亡邊緣被拉回之後。

她口口聲聲說已經放棄了,不再尋找那個人。

其實,她的心裡根本沒有放棄,只是,自尊心在作祟,讓她不敢輕易開口。

不得不說,陳壘就像蘇紋兒肚子里的蛔蟲,把她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

即使她儘力的隱瞞,掩飾自己真正的想法。

還是功虧一簣,徹底的失敗了!

「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也不反對。」

到了這個地步,蘇紋兒已經沒有拒絕的餘地了。

即使這件事她有多複雜,多矛盾,也只能如此了!

聽到蘇紋兒同意了這件事,陳壘終於鬆了一口氣。

「你應該知道,對你來說,在這座城市尋找一個人。」

「那無異於大海撈針,機會渺茫。」

「可是,對我來說…希望比你大很多。」

「我有把握,可以在不久的將來,找到那個人。」

陳壘之所以有自信,一部分取決於他的身份。

沒錯,人力,物力,財力,缺一不可。

更重要的是,他已經知道那人和他一樣,是軍人。

既然如此,好像事情也就簡單多了。

蘇紋兒站在窗前,背對著陳壘,凝望著玻璃窗上自己的倒映。

緩緩地開口,「說吧!你需要什麼。」

陳壘站在她身後,冷靜的說:「名字、年齡、照片等。」

蘇紋兒突然轉身,抬頭看著陳壘,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名字…有,年齡,和我同歲。」

「至於照片…已經被我刪除了。」

從那人離開之後,蘇紋兒一怒之下,撕毀了所有的照片。

包括他的任何信息,只為了讓自己忘記這個人的存在。

現在想想,當初的所作所為,根本是無濟於事。

那人的一切早已經烙印在心裡了!

不是隨便就能刪除的。

陳壘聽到沒有照片,他的眉頭緊皺,顯得很是憂愁。

「同一個年齡的軍人,同名同姓的太多…如果沒有照片,想來不太容易。」

蘇紋兒沉思片刻后,開口說:「雖然沒有照片…」

「不過,你也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想要畫出一個人的肖像,對我來說,輕而易舉。」

「特別是這個人,他的長相,刻骨銘心。」

蘇紋兒臉上的憂傷,擋都擋不想,因為,她的腦海里已經無數次浮現出那人的身影。

陳壘看她這樣,他是心痛的,此刻,才能清晰的感覺到,蘇紋兒為何不接受他。

因為,那個人,一直在他的心裡,從未離開過。

即使過去幾年了,蘇紋兒還能記得他的長相…

這樣的感情該是多深啊!

這一刻,陳壘有些後悔了。 經朱劍介紹后,葉無天分別向李少幾位敬了一杯灑,不為別的,就沖朱劍這個面子。

在葉無天看來,與這些內衙搞好關係並沒什麼壞處,這些人也算是一種力量。

「別聽這小子胡說八道,什麼公子哥?我就是一個普通市民,大家喊我無天就行。」端著酒杯的葉無天說道。

那位李少說道:「進來之前,我們們還弄不清楚朱少介紹誰給我們們認識,這小子在故意賣關子。」

朱劍笑問:「怎麼?我兄弟讓人丟臉?」

李少大笑:「我可沒這樣說,葉少可是我的偶像,他做了我一直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情。」

「嘿嘿,我兄弟把你從小的願意給實現了,你是不是該好好表示表示?」

李少手一揮,「沒問題,今天所有消費都算我的。」

葉無天很好奇李少所謂的願意是什麼。

朱劍湊前到葉無天解釋:「這小子就是個斯文禽獸,特別喜歡罵人,一次酒後的他說自己最想做的事就是當著全世界媒體面前罵一次。」

葉無天心裡的那個汗啊!這他媽也叫願望?叫什麼願望?簡直胡來。

不難想象,以李少那樣的家境,是絕對不敢那樣做,不然他老頭子一定會將他活生生打死。

這些內衙,全部囂張之人。

「紫玉,你身子沒破吧?今天交給葉少,一定要好好伺候他,事後我封你一個大紅包。」劉少壞笑道。

紫玉被笑得臉紅耳赤,這些人的話跟流氓有什麼區別?

知今天要服務的男人是葉無天時,紫玉內心早已掀起濤天波浪,讓她去伺候葉無天,她怕自己找不到拒絕的理由,葉無天是誰,她很清楚,做夢也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遇上他。

這事處li得好,她的命運或許就要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去去去,有你這問的嗎?破沒破不能問她,明天問葉少不就行了?咱們是斯文人,懂嗎?知道什麼叫斯文人嗎?」劉少笑罵。

葉無天相當無語,這些傢伙,一個比一個強悍。

朱劍說道:「別介意,他們是都是這樣的人,平時在家裡悶壞了。」

「沒事,挺好的。」葉無天說道。

「葉少,我家老頭子曾說過你。」李少忽然說道。

李少的父親是商務部一哥,葉無天很好奇對方會說什麼。

「我家老頭子表揚你,還經常拿你來數落我。」

劉少心急,「別廢話,你老頭子說什麼?」

「他說葉少如果能將更多心思用在生yi上,生yi更大。」

葉無天愕然,奶奶的,這是表揚還是批評?

「各位,當時你們知我怎麼回答我老頭子嗎?我說,爸,所有人都像你一樣,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青春不瘋狂,老來會悲傷。」

李少的話讓朱劍幾個哈哈大笑,就連紫玉幾女也全部紛紛笑起。

「青春不瘋狂,老來會悲傷。」張少忽然一拍大腿,「說得好,說到我心坎去了,麻痹的,想不到李少你都會作詩了。」

李少不屑:「作詩?你也太小看我,我何止會作?我還會淫詩作對。」

葉無天啞然失笑,這是一群被寵壞的傢伙。

「你老頭子沒拿你怎麼的?」劉少笑問。

李少大聲道:「怎麼沒有?一個星期,我被禁.足一個星期,哪都不準去。」

「別說我們們了。」李少看著葉無天:「葉少,你上次在記者會的事情真解氣,做人就該那樣霸氣的活著才有意思。」

葉無天笑道:「我也是被逼的,對手玩陰的,我只能那樣。」

「對手是誰?」劉少問。

結婚晚點名 葉無天搖頭:「實不相瞞,我的敵人太多。」

李少幾人表示理解,槍打出頭鳥,天欣紅顏集團樹大招風,對手肯定不在少數。

「別說那些破事,來,今天咱們第一次見面,我也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這裡有些傾城丸,就當送給各位大少做見面禮吧。」葉無天掏出隨身帶的一些傾城丸。

眾人雙眼放光,傾城丸,那可是好東西。

尤其是紫玉幾個女人,更是眸子緊緊看著葉無天,做夢都想要得到那樣一粒傾城丸。

看著手上的五粒傾城丸,劉少突然豪言,「有這東西在手,什麼樣的美女泡不到?」

「屁,一般女人我才不給。」張少笑罵。

「謝謝葉少。」劉少心情相當不錯。

「日後有需要跟我說一聲,我讓人送來。」葉無天笑道。

劉少一愣,葉無天這算是給了他極大的面子,「那就先謝了。」

葉無天給紫玉幾個女人每人一粒,拿著傾城丸的紫玉很是激動,甜甜說了句:「謝謝天哥。」

葉無天有些不習慣紫玉的這個稱呼。

小心將傾城丸放好手,紫玉似乎作出一個極大的決定,伸手摟著葉無天胳膊。

葉無天扭頭看向紫玉,對她的行為有些吃驚,老實說,直到現在,葉無天都沒有想著要吃掉紫玉的意思,就就對方是個明星,他也沒那種想法。

「葉少,你這幾天就留在京城,給我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們好好招待招待你,你這個朋友,你交定了。」李少說道。

「對,葉少你可不能走,三天,最好要留三天,我們們陪你四處轉轉。」劉少也跟著贊同。

「依我看最好玩上一個星期,京城那麼多好玩的地方,葉少難得來一趟,不玩個盡興怎行?」張少更強悍。

葉無天笑道:「謝謝幾位大少,我這次過來其實是因為工作,想必大家多少也應該清楚我來的目的,東城那邊還有一大堆破事等著我去處li,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呆這麼久。」

「你不是有一群美女軍團么?有她們處li還不行?」張少說道。

葉無天老臉微微一紅:「很多事情需要男人出面才行。」

「葉少,作為男人,我真他媽羨慕你,不是羨慕你有錢,也不是羨慕你有傾城丸,我特羨慕你身邊有那麼多紅顏知已,你能不能教教我們們,你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劉少忽然一臉嚴肅問道。

「泡妞你不會?你身邊女人還少嗎?」李少笑問。

劉少說道:「不一樣,女人多又怎樣?那些女人根本沒法跟歐陽幸月她們相比。」

朱劍一臉得意,「嘿嘿,你們別羨慕了,很多事情你們羨慕不來的,境界,懂嗎?這是一種境界,我看你們永遠也達不到那種境界。」

葉無天真有些招架不住,連連說道:「幾位大少,饒了我吧。」

此時,包房門被打開,剛才的那位長腿美女走了進來,一臉為難的表情看著葉無天幾人,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葉少,能不能讓紫玉跟我出去一趟?」長腿美女一臉難為情看著葉無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