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曾消失。」

凌風的這句話彷彿點亮了龍飛煙的希翼,她看著凌風,努力壓抑著興奮,第一次有種不知所措:「兄長,您說的……是真的?」

凌風點頭,「千真萬確,倘若神器器魂消散的話,那麼神器本身也會破碎,而不是像現在這般。」

龍飛煙將兩件神器重新收回儲物戒中,「我明白了……」看來真的是沉睡,只是沉睡太過徹底,以至於氣息難以察覺。

既然鳳梧和鳳桐還存在,那麼不論有多困難,她都會想辦法讓他們二人蘇醒過來的!

知道兩個器魂還存活后,龍飛煙彷彿打了雞血一樣頓時興奮起來。

她站起身道:「兄長走吧,我們去冰家!」

凌風沒好氣的道:「你要去冰家幹嘛?」

「當然是拿報酬!」龍飛煙壞笑道:「鳳梧和鳳桐都沉睡了,你覺得我不再去討要點利息說得過去嗎?」

凌風:「……」你贏了!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但是一想到這個人是自己的妹紙,凌風就覺得有些慶幸。

還好不是來坑他的,不然他絕對要心塞。

二人離開凌家后,一路朝冰家趕去。

因為冰銘再次成為寒冰城城主,所以整個冰家都處在狂喜之中,虧得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天,不然冰家會更瘋狂。 守門的小廝在見到龍飛煙和凌風時先是一愣,隨即他便展開笑顏問道:「不知二位大人前來,有何貴幹?」

龍飛煙冷冰冰地看著他,「我們來找你們家主。」

「請稍等。」小廝道:「我進去通知家主。」

龍飛煙點了點頭,心中卻忍不住冷哼:到底地位不同了,現在見冰銘竟然還要通知稟告!

凌風只是雙手環胸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一言不發,似乎冰家怎樣,他都半點不感興趣。

今日,他只是跟著龍飛煙來幫她撐場子的,其他的事情,他一律不會插手。

那小廝很快去而復返,他看著龍飛煙,連忙道:「龍小姐,這邊請。」

龍飛煙寒著一張俏臉,跟著他朝冰府走去。

此時,冰銘正朝正廳趕來,雖然他知道,龍飛煙此次過來,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但他依舊沒辦法不見龍飛煙。

畢竟,他的這城主之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龍飛煙的功勞。倘若一開始寒惜沒有惹怒龍飛煙,亦或者龍飛煙選擇一個都不幫的話,冰銘明白,他冰家沒有人可以抵抗寒家的那三個客卿。

如今事情剛剛辦成,他這城主的位置還沒做熱,可不好得罪了龍飛煙,怕寒了替冰家辦事人的心。

在冰銘到達正廳,剛坐下后,小廝便帶著龍飛煙和凌風到了。

冰銘在心底鬆了一口氣,幸好他速度快,否則豈不是要惹了龍飛煙這小祖宗。

一城之主,當到他這個份上,也算是窩囊至極……

而隨著冰銘而來的,是一身白衣的冰凝。

她冷冰冰的氣場和周圍格格不入,還沒走近,就能感覺到冬天一般。

只一眼,龍飛煙便明白,其實冰家真正的狠人,是冰凝。

因為她這樣一個人太冷淡了,冷淡到讓人以為她什麼都不在乎。

可是就是這樣的人,一旦在乎起一樣東西或者一件事情后,那毅力會令無數人自愧不如,說一句瘋狂都不為過。

龍飛煙只是淡淡的瞥了冰凝一眼,便決定不與她深交。

隨後,她將視線轉向冰銘,開口道:「恭喜冰家再次成為城主。」

「同喜同喜。」冰銘一邊打圓場一邊詢問,「不知龍小姐前來,所為何事?」

見他直接開門見山,龍飛煙也不隱瞞,直接道:「不知最開始城主所說,我與寒家的一切事情,冰家都不插手,對嗎?」

「對。」

「那麼……」見冰銘鬆了一口氣的模樣,龍飛煙又道:「在這裡,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冰銘原本放鬆下來的身子猛地緊繃,「不知所為何事?」

「冰家未來一年的資源,不知可否分在下1/4?」

聽了龍飛煙的話,冰銘瞳孔一縮,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龍飛煙,聲音都在顫抖,「你說什麼?」

龍飛煙勾起嘴角,將剛才的話一字一句的重複道:「我說,冰家未來一年的資源,分我1/4!」

「不可能!」冰銘堅定的拒絕,「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獨獨這一條不行!」

「哦?」龍飛煙饒有興緻的坐了下來,「不知道跟您的城主之位相比,是城主之位重要呢,還是冰家1/4的資源重要呢?」她既然有本事送冰銘上城主之位,自然也有本事拉他下城主之位,結果如何,端看他如何選擇?

龍飛煙的話讓冰銘陷入了沉思。

究竟是冰家的城主之位重要,還是冰家1/4的資源重要?這結果是毋庸置疑的。

冰銘遲疑了半晌,最終點頭,「我答應你。」

龍飛煙微微一笑,「冰城主果然非同尋常,有氣魄!」

冰銘面色淡淡的看著龍飛煙,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多謝誇獎!」

拿到了冰家1/4的資源,龍飛煙也不打算在這裡停留,至於冰銘的陰陽怪氣,她就跟完全沒聽見一樣。

見到離去的二人,冰銘鬆了口氣,「真是煞星啊……」

冰凝盯著龍飛煙離去的背影,淡淡道:「希望以後,我們和她不會成為敵人。」

這話冰銘也聽到了,但他卻選擇了忽視。

冰凝和他們冰家的其他人不一樣,天賦等等極為罕見,註定要成為了不得的大人物。

這樣的人,遲早有一天是要離開寒冰城,前往別的地方的歷練!

離開了冰家后,師徒二人便朝寒家趕去。

寒家與冰家分別坐落在寒冰城的一南一北兩個方向,從冰家到達寒家,意味著兄妹二人要穿過整個寒冰城。

家有王妃初長成 不過,對於兩個至尊高手來說,穿過寒冰城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等到他們站在寒家大宅前時,寒家的下人嚇得「嘭」的一下關上了門。

「快去通知家主,那個龍飛煙找上門來了!」那人一邊關門,一邊對他的同伴說到。

他的同伴看了他一眼,轉身跑去通知寒明升。

這個煞星,害的寒家還不夠嗎?竟然還陰魂不散的纏了過來。

收到消息,寒明升感覺到龍飛煙來勢洶洶,當機立斷,「讓寒家所有的婦孺從密道撤退,其他人隨我迎敵!」

頓時,寒家的人都進入了警戒狀態。

寒明升走了幾步后突然停了下來,他閉上眼思索了一會後道:「去把老祖宗請出來。」

聞言,寒明疏一愣,「大哥,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老祖宗乃是寒家的定海神針,等閑怎麼可能路面?

「嗯。」寒明升淡淡的應了聲,聲音透著幾分疲憊。

說著,一行人已經到了門口。

龍飛煙和凌風在寒府前站著,身如松,姿態如輕搏,等到寒府大門再次打開時,寒明升帶著一眾寒家弟子站在那裡,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

在寒明升身旁的人群里,龍飛煙見到了好幾個熟悉的面孔——寒明疏,寒惜以及寒城。

龍飛煙在打量他們,他們同樣在打量龍飛煙。

半晌后,寒明升先沉不住氣,冷聲「龍飛煙,你來我寒家,所為何事?」

聽到他的話,龍飛煙眼底浮現出笑意:「沒什麼,不過是來算賬罷了。」欠她的不用十年再還,而是立刻馬上還。 「哼!」寒明升冷哼道:「你真以為我寒家是吃素的?」

龍飛煙靜靜地站在那,一言不發。

她不動,寒明升同樣不動。

忽然,一道強橫的氣息自寒府里傳出,見此,龍飛煙瞭然,「原來是有底牌,難怪有恃無恐?」

而寒明升則是面露欣喜,「老祖宗!」

站在龍飛煙身後的凌風向前一步,走到她身旁。望著寒明升,他的臉上一片平靜,「老城主!」

寒明升的語氣裡帶著濃濃的自豪,「沒錯!」

他本以為他這話說完后,龍飛煙會露出一絲驚恐。可哪裡知道龍飛煙沒有絲毫的恐懼感。

凌風漫不經心的看著寒明升,「區區魂尊罷了,有什麼好害怕的?」

他話音剛落,一顆水球便向他攻來.凌風懶散的看著那水球,伸手輕鬆的將這一擊化解。

「這不可能!」水球被化解后,一個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想起,「你這小子,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化解了老夫的攻擊!」

凌風平靜的開口:「當真以為,整個寒冰城只有你一個尊者了嗎?」

凌風的挑戰聲剛落,那聲音的主人已經出現在眾人面前,寒家老祖宗——寒碧瞳。

見到寒碧瞳,寒明升連忙道,「老祖宗!」

寒碧瞳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丟人。」

寒明升訕笑著不敢再開口了。

緊接著,寒碧瞳將注意力轉移到凌風身上,「你又是誰?」

「凌風。」凌風報上自己的名字,見寒碧瞳疑惑的眼神后,他又補充道:「寒冰城的長老會長老。」

這下,寒碧瞳想起來了。他看著凌風,語氣不善,「我寒家與長老會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閣下為何如此?」

凌風聳了聳肩:「你確定寒家和長老會井水不犯河水嗎?我覺得你可以好好問問你身後的族人們!」

寒碧瞳向身後望去,只見無數人都低下了頭,頓時,他便明白,寒家這些年怕是和長老會不太和諧。

國產GGG 但是身為寒家人,寒碧瞳身上的責任與使命讓他無法退縮。

「不如我替他們道歉,也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他們!」說著,寒碧瞳倨傲的勾唇笑了笑,彷彿他這般行事,已經十分給凌風面子了。

龍飛煙此時才看出來,原來寒家人骨子裡的驕傲自大,原來都是從這人身上學去的。

見到他的這般,龍飛煙冷冷道:「不必,倘若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道歉解決的話,那麼還要什麼捕快?」

聽到龍飛煙的話,寒碧瞳臉色一沉,「你的意思是不死不休?」

龍飛煙看著他淺淺一笑,半點也不將他的威脅看在眼中,同樣倨傲的抬起頭,冷冷的說道:「是又如何?」

寒碧瞳臉上的笑意漸漸凝固,「你們當真不打算給我這個面子?」

龍飛煙挑眉看著他,「你的面子,值幾個錢?」

凌風更是嘴毒,「就你這樣,還有面子么?」

「好,很好!」寒碧瞳氣得渾身發抖,死死的盯著龍飛煙和凌風二人,臉上的表情似乎要將這兩個混蛋給拍死了。

見此,凌風跨了一半,正好就在龍飛煙身前,擋住了寒碧瞳的視線。

視線被擋,寒碧瞳並沒有生氣,但是他仍舊收回視線開口道:「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要做到不死不休,是不是太過於嚴重了?」

龍飛煙伸手推開面前的凌風,毫不畏懼的直視寒碧瞳,「什麼仇?你覺得中間隔了兩條命,豈是一句對不起可以解決的?!」

寒碧瞳陷入了沉思,確實,隔了人命,他們之間的恩怨,不是一句對不起可以解決的。

但是,他們寒家跟長老會沒矛盾吧,既然這樣是不是可以減少一個敵人呢?

然而,還沒等寒碧瞳開口,凌風便斷了他的念想,「她是我妹妹。」

寒碧瞳有些失望,沒想到長老會如今與寒家的關係竟然這般緊張。

但他明白,現在的他是整個寒家的希望。所以無論如何,也都不能退縮!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想到這,寒碧瞳的眼裡閃過堅定。

見到他情緒的變化,龍飛煙微微一笑,「倘若你現在選擇離開,我們不會對你出手。」

「不。」寒碧瞳拒絕道:「我這輩子,生是寒家人,死是寒家鬼!」

聞言,龍飛煙毫不意外的道:「那麼,便戰吧!」

寒碧瞳剛準備動手,就見寒惜自人群里走出來道:「龍飛煙,我們兩個的恩怨,不要牽扯上寒家。你要戰,我陪你就是了。」

「不行。」龍飛煙斬釘截鐵地道。

寒惜咬緊了下唇,「龍飛煙,你不要得寸進尺!」

「得寸進尺?」龍飛煙冷笑一聲,「今日我便是得寸進尺了,又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