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隊長我決定,我們上去看看;實在不行報出身份,相信他們不會為難我們的。」

「愚蠢!」

圖安安沒有開口,而洛零卻是忍不住開口;明知道危險還要衝上去,的確是很刺激;但是這也要看危險程度,三個禁咒級的魔法,能是一般人可以操縱的嗎?

儘管他們背景強大,但是也要看遇到什麼人;遇到那些心狠手辣的,他們可不管你身後到底有誰。

三個禁咒捲軸終於施法完成,緊接著無數的火焰從天而降;此時大片鐵樹林彷彿變成了末日,所有的樹木彷彿點燃了油脂一般,飛快的燒了起來。

頃刻間整片鐵樹林都被燃燒起來,鐵樹不怕物理攻擊,即使砍斷了還可以重新長出來;但是面對十成的禁咒攻擊,那就沒有絲毫的懸念了。

畢竟這些只是普通鐵樹,沒有強大的恢復能力;而且,還遇到了剋制的火焰。

烈火焚城足足燒了半天的時間,活生生的被燒出了六十里的真空區;凱諾的禁咒是以階梯式投上去,三個魔法每個魔法覆蓋範圍十里,中間還隔著十多里。

而過了六十里,正好就是火炮的射程;因為被禁咒燒過的原因,短時間內百丈鐵樹想要在這片區域長鐵樹都不可能。

毀滅這一片區域之後,凱諾立刻帶大軍前進;因為先前木靈猿已經被毀滅,自然不會再有;就算是還有,凱諾這邊的陣容也足夠了。

到達目標地之後,所有的人立刻準備起來;獸騎兵站在周圍守衛,卡尼路的亡靈大軍也被召喚出來!

儘管數量不多,只有一兩百個;但卻是清一色的高級亡靈,其中還有一些飛行系的。

有地魔多在,精準目標並沒有多大問題,畢竟百丈鐵樹的體型太大了,瞎子都可以看的清楚;如果這也不能夠鎖定的話,凱諾就不得不懷疑地魔多的能力問題了。

在準備了半個時辰之後,也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凱諾揮手之間,召喚出一千機甲戰士。

在他的命令之下,機甲戰士沒有絲毫的停頓,以最快的速度向百丈鐵樹靠近;一路之上,凡是鐵樹枝條,通通用激光槍砍斷。

雖然這樣並沒有實際的效果,但是凱諾的目標就是百丈鐵樹;只要這一千機甲戰士靠近百丈鐵樹,稍微牽制一下就可以了。

似乎那鐵樹也想故技重施,誘導機甲戰士進入;所以一路上並沒有太多的阻攔,機甲戰士很快就到了百丈鐵樹的面前。

然而剛剛靠近攻擊範圍,百丈鐵樹便直接伸出枝條將它們全部纏住;緊接著枝條一收,就提到了半空。

「開火!」

在機甲戰士被提起的瞬間,凱諾立刻開口命令;頃刻間,整整五百火炮齊射,就是導彈也發出了五枚。

五百多顆炮彈射過去,那百丈鐵樹頓時感覺到不對;先前吃的虧可不小,他也是有經驗的。

然而正當它伸出枝條準備彈飛那些炸彈的時候,整整一千機甲戰士瞬間自爆;巨大的聲勢,頃刻間籠罩一小半的區域。

一千機甲戰士自爆,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百丈鐵樹自行進入了防禦狀態,將所有枝條收回。

也就是這個時候,五百炸彈瞬間擊中鐵樹。

頃刻間,巨大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只是卻沒有任何的火焰,而是極度的冰冷。

不過巨大的爆炸聲,還是讓周圍一陣顫抖;就是遠在百里之外的洛零等人,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

「大人,成功了!」

地魔多一見爆炸成功,頓時興奮的跳了起來;很快遠處一層層白霜出現,那裡的溫度似乎在快速的降低。

凱諾見此,不禁露出微笑;這一波五百多的炸彈並不是普通炸彈,而是他專門給百丈鐵樹準備的冰,彈。

先用冰冷刺激一下百丈鐵樹,然後讓周圍的溫度全部降下來;儘管溫度的降低對於鐵樹有一定的傷害,但是傷害肯定不大。

但是冰冷的效果之下,樹枝肯定會被凍僵的;到時候再來一陣火炮轟炸,那效果肯定更加的好。

只是感覺到冰冷和巨大的震動,洛零這邊的幾個人全部露出驚疑不定的樣子;他們面面相覷,一陣古怪的樣子!

「那是什麼,好像是炮彈。」

「沒錯,就是炮彈;我們離開吧,前面的人我們招惹不起;他們不但有強大的實力,而且不會給我們身後勢力的面子。」

洛零僅僅是略微思考,便已經知道前面是誰;能夠擁有如此多的火炮肆無忌憚的攻擊,似乎也只有凱諾。

因為除了凱諾這個軍火商,其他無論獸族,光明教廷又或者是黑暗議會,都拿不出這麼多的火炮。

「你知道他是誰?」

「知道,凱諾,曾經幾次屠殺的人;傭兵王國,魔法帝國。」

「你說的是那個邪惡傀儡師!」

圖安安捂住小嘴,滿臉的吃驚之色;而此時其他人也是一陣震驚,這段時間,邪惡傀儡師的名聲可是讓神魔大陸聞風喪膽。

儘管其沒有殺過聖階,但卻屠殺了幾十萬的人;而且到現在,還安然無恙。

如果前面的真是邪惡傀儡師,那對方的實力絕對毋庸置疑;就他們幾個,勉強也就是自保。

「不行,既然知道是邪惡傀儡師,我們天賜小隊就更應該要上去消滅他們;因為他們很有可能打個兩敗俱傷,我們上去說不定就可以輕易滅了他們。」

「傑克,你瘋了,雖然你是隊長有很大的決策權,但是不能夠拿我們的命建功;斬除邪惡我不反對,但是我們的行為幾乎就是在送死!」

傑克一副瘋狂的樣子,洛零立刻開口反對;開什麼玩笑,凱諾哪裡是那麼輕易對付的;儘管他們這些人都有特殊的能力,但是對上凱諾依舊沒有勝算。

在洛零的感覺中,凱諾非常的邪乎;就彷彿擁有不死之身一般,任何時候都可以化險為夷。

「洛零,你就是一個膽小鬼;不敢去的話就滾開,我們自己去。」

另一個高大的青年開口叫囂,摩肩擦踵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如果真的殺了凱諾,那他們的名譽絕對是一個飛躍;到時候,整個神魔大陸都會崇拜他們。

更何況前面還有魔晶礦,那可是魔晶礦啊;據說,還是極品魔晶礦;如此大的財富,完全有必要一搏。

「圖安安你算算,我們要不要過去。」

然而此時的傑克一陣皺眉,顯然不願意放棄洛零;對方的劍氣,對於他們幫助很大。

圖安安自然明白傑克的意思,拿著水晶球魔力灌入其中;很快在水晶球中出現了一個畫面,正是凱諾這邊的陣容。

「一個初級劍聖,一個半步聖階的巫妖,一個中級魔導師還有一個初級魔導師。」

「這有什麼猶豫的,就這麼弱的實力,我們打不過,自保總應該沒有問題吧!」

「就他們這點實力,居然去打百丈鐵樹;而我們,為什麼不能夠去打他們!」

「而且我們不需要硬碰硬,只需要等到他們打完之後偷襲;這樣的話,不就可以了。」

傑克平靜的開口,此時的洛零一陣猶豫;如果可以打敗凱諾,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只是他的心中,卻是沒底。

凱諾是一個不確定因素,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裡究竟想著什麼;亞索不知道,經寶不知道;或許連凱諾心裡都不知道。

「好吧,既然你們都要去,那我也就跟著去好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我和你們說清楚了,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惹火了他,你們只有死亡。」

「切,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看到鐵樹此時整體掛著冰晶,凱諾頓時滿意的露出微笑;緊接著一揮手,又是一千機甲戰士沖了過去!

不過是四十里的路程,一千機甲戰士很快便衝到了百丈鐵樹之下;緊接著激光射出,不斷的將上面的樹枝打落。

眼看樹枝一動不動,凱諾頓時抬手落下;頃刻間,五百火炮和導彈瞬間射了過去。

似乎寒冷真的冰凍了百丈鐵樹,面對這接下來的炸彈和導彈,百丈鐵樹並沒有反抗。

「轟…」

巨大的響動瞬間震動周圍百里,緊接著無數的蘑菇雲騰空而起;頃刻間百丈鐵樹附近彷彿世界末日一般,完全籠罩在戰火之中。

那巨大的震動和衝擊波之下,周圍的鐵樹彷彿小草一般全部倒下;整個百丈鐵樹遍布火焰,除了主幹之外,所有的枝條全部被毀掉。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頓時全部露出震驚之色;這比禁咒還要厲害很多的攻擊,讓他們一陣膽顫心驚;而凱諾為了能夠順利爆炸,更是損失了兩千機甲戰士。

一波炸完之後,凱諾毫不猶豫的命令第二次裝填轟炸;緊接著是第三次,第四次,最終到了第五次。

兩千多顆炮彈,將百丈鐵樹以及其周圍徹底摧毀;就是他們想要再長出來,那也是耗費巨大。

等到炸彈攻擊之後,凱諾並沒有立刻攻擊;而是靜靜地等了一下,等到前面煙消雲散之後再做決定。

原本百丈鐵樹,現如今只剩下一根衝天的主幹;其枝條和尖刺,全部都已經不翼而飛。

儘管如此,此時的主幹之上也是坑坑窪窪,看上去就像一根爛木頭一般;似乎一陣風吹過來,就會被吹倒一般。

百丈鐵樹之下,那就更不用說了;被炸的那是一個亂七八糟,遍地都是亂七八糟的大坑,裡面的魔晶石被炸的到處都是。

看到如此情形,凱諾卻並沒有任何的喜色;如果百丈鐵樹能夠這麼輕易的被殺死,那還是百丈鐵樹嗎?

只是此時,百丈鐵樹的確是沒有絲毫的動靜;這讓其他人一陣面面相覷,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樣子。

讓凱諾上去,根本就不可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可是見到過百丈鐵樹殺死一群聖階的情形,萬一自己過去百丈鐵樹下死手,哭都沒地方哭。

凱諾揮手之間召喚出,小型機甲護衛艦和小型偵察機,緊接著操縱其沖了上去;對準百丈鐵樹的根部,瘋狂的發出激光炮攻擊。

結果在激光炮的攻擊之下,百丈鐵樹的表面立刻燃燒起來;似乎以激光炮的威力,僅僅可以燃燒鐵樹主幹而已。

小型護衛艦和偵察機同時發出攻擊,瘋狂的攻擊之下給百丈鐵樹的主幹造成了更加嚴重的創傷;雖然一時半刻還不能夠將其燒斷,但是真的可以傷到。

「獸騎兵上去收集魔晶,一旦發現不對,立刻撤退。」

凱諾命令之下,所有的獸騎兵立刻沖了上去;此時滿地的魔晶石,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只不過凱諾還有點擔心百丈鐵樹的復甦,所以並沒有親自過去;畢竟他們這些高手出手的話,得到的魔晶石會更多。

「卡尼路,亡靈召喚之門準備;如果發生意外,用亡靈去抵擋攻擊。」

「大人放心,一切準備就緒。」

卡尼路手中拿著魔法杖,心裡微微有一絲緊張;此時他們很清楚自己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存在;如果對方一旦反擊,那就絕對是恐怖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激光炮的威力越來越小;畢竟激光炮的能量,並不能夠長時間的供給。

反觀百丈鐵樹,主幹最少有五六丈的直徑;而激光炮損傷的,連五分之一都沒有。

凱諾眉頭微皺,將小型護衛艦召回;緊接著召喚出一千機甲戰士,再次走了上去。

一千機甲戰士到了之後並沒有發出攻擊,而是幫助周圍的獸族戰士開採魔晶礦;而有它們的加入之後,開採的速度明顯快了很快。

在百丈鐵樹的周圍,還有很多的空間戒指;都是那些被殺死的魔法師留下的,被凱諾直接讓機甲戰士拿了回來,裡面的財富也是不少的。

別的不說,魔核絕對有很多的;畢竟一路打下來,高階魔核幾乎都在這些高層的空間戒指中。

只不過這些空間戒指的空間並不是很大,凱諾也就留下了幾個可以的;無論是魔晶和魔法金屬,都是需要空間戒指裝載的。

自然,這些空間戒指都交到了經寶三人的手中;接下來就是獸人戰士不斷的從附近收來魔晶,然後凱諾將這些魔晶收起來。

讓他過去,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百丈鐵樹現如今被轟成渣了,凱諾也不會過去。

笑話,百丈鐵樹的實力在凱諾的心中根深蒂固;誰知道對方有沒有死,萬一沒死,滅了他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頃刻間,所有獸人陷入忙碌之中;飛艇不斷的飛來飛去,將開採出來的魔晶全部送到凱諾的面前。

如此這般持續了半天的時間,魔晶礦依然有很大的儲備量;凱諾自然不可能離開,但是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突然間,整個鐵樹林上空出現一片青綠色的霞光,緊接著籠罩方圓百里;強大的氣息從中間的百丈鐵樹上散發而出,似乎百丈鐵樹要進階神級。

與此同時,周圍沒有被攻擊的鐵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枯萎;就是那百丈鐵樹,也是同樣如此。

百丈鐵樹的主幹裂開無數裂縫,強大的氣息從樹心爆發而出;凱諾等人即使遠隔四十多裡外,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一個強大的存在正在誕生。

「他要進階了嗎?」

凱諾並沒有離開的意思,淡淡的開口說道;卡尼路臉色陰沉,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如今可以說是危險之極,他也不敢輕易開口。

凱諾隨手一揮,將寵物戒指中的阿拉斯放出來;強大的聖階氣息,瞬間一散而出。

「這個百丈鐵樹要進階了,他孕育的本體精魄即將出現;不過現在卻是他最虛弱的時候,我們可以出手滅了他。」

阿拉斯一開口,便要滅掉百丈鐵樹;不過看他一臉興奮躍躍欲試的樣子,似乎並不是有十全的把握。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沒有進階神級的百丈鐵樹就已經幾乎橫掃無敵;這要是進階神級,只會更加恐怖;而且他也不相信,阿拉斯是一個戰鬥狂。

「看你那麼興奮,有什麼好處嗎?」

「當然有好處了,那就是百丈鐵樹進階時候的精華之力;沒有任何副作用,任何人只要吞噬之後,都可以快速恢復和進階。」

「那倒是值得一拼。」

凱諾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除了亞索之外,他們幾個人都可以吞噬;阿拉斯佔大頭,而他們最起碼也可以進一級。

尤其是經寶,進階本來就困難;這一次,說不定,可以進階高級魔導師。

「和百丈鐵樹打還有一段時間,要不要把後面幾個藏頭露尾的傢伙解決!」

「後面。」

凱諾面色一沉,緊接著精神力一掃身後;剛才全部心神都放在百丈鐵樹上面,還真沒有注意後面的幾個傢伙。

只是以他半步聖階的精神力,怎麼可能發現不了;這說明,身後的幾個人也有點能耐。

被阿拉斯這麼一提醒,凱諾幾人自然是發現了藏頭露尾的傑克等人;這些人實力不高,膽子卻是不小;居然已經來到凱諾身後一百丈的地方,似乎準備偷襲。

「找死!」

凱諾頭也不回,卻是面色一冷;與此同時,他就已經發現了洛零;知道是自己還過來,洛零也夠不錯的了。

「不好,我們被發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