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紫藤卻突然大聲質疑,一個勁的掙脫了魔奇的控制,飛到了破損的擂台上。

「我有疑問,憑什麼沒有打過,就說他是第一?」

魔瑾萱有些怒惱的看著紫藤,魔奇立刻飛上來。

「瑾萱大人,小孩子不懂事,心氣高傲,別在意,別在意」

魔奇拉著紫藤就想下去,方回卻露出一股別人沒有察覺的笑。

「慢著,他說的有道理,沒有打過,憑什麼說我是第一?」

魔瑾萱見方回自己都不嫌麻,自然沒有再阻止。

「既然如此,你們兩個戰一場定勝負」

魔奇怒惱的看著紫藤,這個小子,怎麼就不開竅呢?

這個惡魔得罪不起啊,你還往槍口上撞,要不是看你是暗輝學院最頂尖的天才,我都懶得管你死活。

魔奇生氣一揮手直接下去了,魔瑾萱也退下了擂台。

紫藤用了只有方回可以聽到的傳聲說了一句話。

「方回,好久不見」

方回心裡的疑惑現在已經有了答案,這個紫魔就是紫藤。

沒想到居然把自己的靈魂買給了魔族之人,真的是可悲。

裁判說完開始,兩個人居然都沒有動,而是一直在交流。

大多都是紫藤埋怨方回之類的,方回眉頭一翹。

就在所有人以為這兩個人就要一直這樣下去的時候,方回率先動了身體,紫藤也動了起來。

紫藤渾身一顫,居然變成了一隻殺氣外露的凶面虎,全身上下包圍著魔氣。

方回可不打算再都要窮奇的血脈,萬一再一次遭到反噬對自己身體會影響很大。

方回拿著昊天錘居然直接坐到了紫藤的虎背上,全力捶了下去,紫藤大叫了一聲,背上留著黑色的血。

可是眼眸中卻失去理智,直接瘋狂的甩了起來,想要把方回甩下來。

「你以為坐在我背上就有用了?」

突然間紫藤不動了,可是背上卻長出了尖利無比的刺。

方回只好跳了下來,方回在紫藤亂動的時候已經瘋狂捶了近百次。

此刻的紫藤狼狽極了,背上的黑血滴在地上,昊天錘上也滿是黑血。

可是紫藤眼眸居然變成了黑色,渾身上下的人黑氣更加濃郁。

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句。

「凶面虎要變異了」

方回可不會給紫藤這個機會,直接幻影分身,包圍著紫藤,十雙拳頭朝著紫藤捶打。

變異的時候,是紫藤最虛弱的時候,趁你病要你命。

方回本尊拿著昊天錘,使出了十二分力氣,全身靈氣運用到了極致,朝著紫藤的虎頭砸了過去。

瞬間紫藤全身爆裂,黑色的鮮血灑滿了擂台,滴落到所有人的身上。

方回整個人變成了血人。 魔瑾萱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飛到方回身邊。

「沒事吧,魔戰?」

方回擦了擦臉上的血,甩了甩震麻的手臂。

「沒事」

「現在還有誰不認同魔戰是第一?」

開玩笑,怎麼可能還會有人去送死?這個死法簡直太慘了。

低下的觀眾都歡呼起來,絲毫沒有在意方回剛剛殘忍等我一幕。

「魔戰魔戰,一戰成魔…」

方回直接離開了,連招呼都沒有跟魔瑾萱打。

方回感覺到自己要突破了,很強烈的感覺。

不能被別人發現,所以才快速的跑向了山頂的別墅。

魔瑾萱也感覺到了方回身上的波動,猜到肯定是要突破了。

窮奇血脈了不得啊,晉陞這麼快,縱容是魔瑾萱自己,也產生了羨慕。

方回按耐住體內暴動的靈力,剛回到別墅靈氣就狂散開來。

接下來方回陷入了晉陞之中,當方回再一次醒來,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

其中魔瑾萱來過一次,發現裡面沒有什麼動靜,也不好過多打擾。

跟魔冰說等方回出關了,再讓他到導師院來一趟。

魔冰自然很關心方回,幾乎天天都會過來敲門。

「砰砰砰」

魔冰又一次準備回去,門突然開了,方回盯著魔冰看了很久。

魔冰突然落寞的低下頭,心裡嘆了一口氣,告訴自己配不上他。

「瑾萱姐說你出關了,讓你去導師院一趟」

「好」

魔冰背過身準備離開,方回並沒有阻攔她,畢竟自己和她不是同道中人,遲早也要解決。

方回也動身去了導師院,魔冰轉身看著方回,留下了淚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愛上了方回。

這段孽緣也已經結束了,魔冰堅定了自己的心,不再看方回。

方回剛來到導師院就發現魔瑾萱剛出來,魔祖切磋賽結束之後就發現魔瑾萱居然親自去了。

不過魔祖可不忍心責怪魔瑾萱,又從魔瑾萱口中知道了窮奇現世。

吩咐魔瑾萱儘快將方回帶到魔宮。

「魔戰,你來的剛好,我正準備去找你帶你會魔宮」

「現在?」

「你還有事情處理?」

「那倒沒有,走吧」

魔瑾萱吹了一下口哨,一條魔龍從天而降,懸浮在兩人身旁。

「這是回魔宮的坐騎,可以直達魔宮」

魔龍的氣息撲撒在方回的身上,不屑的哼了哼。

頭朝著魔瑾萱低下去,魔瑾萱摸了摸魔龍的頭。

「這東西還挺狗眼看人低的」

「魔戰,你別介意,魔龍都是這種性格,上來吧」

方回一個飛身到了魔龍的身上,魔龍卻想將方回轟下去。

方回剛上去就知道肯定會有這種情況,直接雙腿用力的夾了一下魔龍的脊椎骨。

魔龍突然之間就老實了,看著方回的眼神也溫順了許多。

魔瑾萱看著方回以暴制暴,也只是微微一笑。

方回看著老實的魔龍,舒適的躺了在了魔龍背上。

魔瑾萱駕駛這魔龍朝魔宮飛去,此刻得東方飄雪醒了過來。

「我終於回到魔族了,不知道這些年魔祖有沒有好好的對姐姐」

東方飄雪全然忘記了方回,忘記了粒子

世界,大千世界。

完完全全覺醒了魔族的血脈,記起了魔族的所有事情,可是總是有一個人影在東方飄雪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只要一想起那個人,東方飄雪就會不自覺的笑出來,一刻不想就覺得渾身難受。

東方飄雪不再去理會腦中的人影,跑到了魔宮主殿里。

「魔祖姐夫,我姐去哪了?」

魔祖看著飄雪這小丫頭,還是和前世一樣,毛毛躁躁的。

可是在魔將的眼裡,這簡直不可理喻,怎麼可能會有人直接門都不敲。

還把阻擋的人揍了一頓,然後直接衝進來就大喊大叫的?

可是魔祖非但沒有絲毫怒氣,反而還笑容滿面的。

「飄雪丫頭,本王正在處理事情,瑾萱應該快到了,你去魔宮迎接吧」

「好嘞,魔祖姐夫」

飄雪一跳一跳的,出門時還不忘打一下收門人的頭。

魔祖看到這讓人哭笑不得的一幕,也只是笑一笑,魔將們可是一個個嚇壞了。

魔祖大人笑一般對手早就屍骨無存了,對瑾萱大人笑那是很正常。

不過也難怪,誰叫這小丫頭長著和瑾萱大人一樣都是臉,而且還是瑾萱大人的親妹妹呢。

飄雪一屁股坐在台階上,手裡拿著一堆小玩意,摸摸這摸摸哪。

「怎麼還不來啊,好煩啊」

又過了許久,頭上突然多了一片陰影,飄雪抬頭一看,魔龍回來了,姐姐肯定也回來了。

「姐,姐,我在這!」

飄雪立刻跳了起來,手左右劇烈的搖晃著。

方回靜立的心立刻突突突的狂跳起來,這是飄雪的聲音!

方回直接飛了下去,果然看見飄雪在揮手,方回以為是飄雪對著自己招手。

立刻飛到飄雪面前,用力的抱住了飄雪。

「終於找到你了,飄雪」

飄雪此刻一臉茫然,只是覺得眼前的人好像自己腦海中的影子,一時間愣住了。

魔瑾萱的雙眼劇烈收縮著,這個臭小子,居然抱著飄雪?

魔瑾萱直接拉開了方回和飄雪,力氣大到方回都抵抗不了。

「你幹什麼,魔戰?」

魔瑾萱皺著眉看著方回,眼中滿是不悅,雖然你們是朋友,可是絕對不允許離妹妹這麼近。

方回安靜下來,注視著飄雪的眼睛,飄雪茫然的看著方回,眼中還有一絲糾結和難受,可是絲毫沒有愛意。

方回突然覺得心臟巨疼,居然眼前一黑,差點倒了下去,飄雪忘記自己了,飄雪居然忘記了自己?

方回不顧魔瑾萱的阻攔,硬生生的抓著飄雪的手。

「飄雪,你不記得我了?」

飄雪突然覺得頭很疼,一隻手捂著頭,嘴裡一直念。

「不要逼我,不要逼我,姐,我好難受」

魔瑾萱立刻急眼了,一巴掌居然把方回拍飛了好幾十米。

「魔戰,我不管你之前和飄雪是什麼關係,但是現在飄雪已經恢復了魔族的記憶,你不要逼她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然她會走火入魔的」

魔瑾萱此刻也是瘋狂了,自己的妹妹好不容易回來了,還沒有和自己好好團聚,就已經被逼迫成這樣。

方回良久沒有動,自己確實不應該逼飄雪的,既然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