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還穿著睡衣的女性不停的大叫著「ohmygod!ohmygod!ohmy…..」衝出了房間。

「怎麼了?」小羅伯特·唐尼驚訝,衝到護欄邊上,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瑪格麗特心裡微微一沉,該來的還是來了。

「是ures的一個製片人。」唐尼眯著眼睛說。

那個女人已經被服務生攔下了,但是明顯的驚慌失措,她甚至連頭髮都是亂糟糟的。要知道這位女士一向以精明職業的形象示人,除非是出了什麼大事,否則的話她是不會慌亂到連外表都沒有打理好就出現在人前的。那麼到底是什麼事情能讓這位手握重權的女性這麼恐慌?

是的,就是恐慌。從唐尼這個方向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位女士臉上一片驚恐,她看起來好像都快要昏倒了。

「梅格——」唐尼回頭想要跟瑪格麗特說話,卻發現剛剛還在他身邊的姑娘已經不見了。

「你還好嗎,蘇珊?」瑪格麗特已經下到了甲板上面,她輕輕的把手臂環在蘇珊·利文的肩上,一下一下的拍著安撫著她。

「不,不,天啊,梅格,我看到了,飛機撞向了世貿中心的雙子大廈!ohmygod!ohmygod!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蘇珊已經激動的語無倫次了。

她習慣於每天早上早起看電視新聞,但是沒想到今天打開電視就看到了一個可怕的事情。一架飛機從天空中直直的撞向了雙子塔中的南塔,畫面上大廈中冒出了一陣陣的濃煙,而緊接著新聞中又播放了第二架撞向北塔的畫面,飛機從塔身上半部分穿過又沖向了南塔。整個曼哈頓上空已經被濃煙籠罩,蘇珊甚至從播放的新聞中聽到了人們的尖叫跟哭聲。

「這太可怕了!這太可怕了!」她緊緊的抱著瑪格麗特不肯放手,這簡直是一場災難!新聞中的畫面已經顯示了這次的撞擊有多麼可怕,拍攝這段新聞的人甚至拍到了一個人從大樓中跳了下來,就那麼直直的從空中 到了洛杉磯時間早上八點多的時候,『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已經沒有人不知道有兩家飛機撞向了世貿中心的雙子塔。

即使是那些今天凌晨喝到斷片兒被船上的工作人員抬到房間裡面的醉鬼們也被敲響了房門強行叫醒。這種算的上是慘烈的災難*件已經不僅僅是幾個人的事情了,而是世界性的災難,真要是讓恐怖分子們繼續下去的話大家都要遭殃。而且沒人知道這場災難會不會繼續瀰漫下去,世貿中心是第一個的受打擊的目標還是唯一的進攻目標?恐慌已經瀰漫了整個美國本土!

距離事發當地的紐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美國本土的所有新聞頻道都被這件震驚世界的災難給佔據了,電視上面不停的重播著飛機撞向大樓的畫面,然後是濃煙跟火焰,傳媒集團們有志一同的把所有的娛樂新聞都取消了,轉而關注曼哈頓街頭的景象。

游輪娛樂室裡面的那座超大的電視已經被搬到了甲板上面,警察跟消防員們不斷穿梭著的畫面顯示在上面,屏幕的上方角落中南塔跟北塔的殘骸還在冒著滾滾黑煙,街上的行人們驚慌失措的逃竄著…..人們已經從最開始的尖叫怒吼不敢置信變成了哭泣跟沉默。

昨天晚上還神采奕奕的享受生活的人們似乎在幾個小時內就變得憔悴無比,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這種驚恐跟慌亂的情緒中無法回神。

「五角大樓跟白宮遭到了撞擊。」一個男人放下電話面色凝重的說。

從清晨到現在,這艘船上的人幾乎沒有人休息過,每個人都在不停的打著電話,給親人,給朋友,給上司,給下屬…..連瑪格麗特都撥出了二十多通的電話,又接到了十幾通來電。這還是建立在她把大部分居住跟工作地點都在紐約和華盛頓的朋友們都給聚集到了『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的基礎上,否則的話這個數字還要增加。

瑪格麗特面色陰沉,情況太過慘烈了。九月十一日並不是休息日,世貿中心所有的辦公室都在開放並進行著繁忙的工作,人流穿息不止,根據目前的推測性數據來看,死傷人數至少會在兩千人以上!這些還不包括那些衝進大樓進行救援的消防員跟警察們。

拜各大傳媒集團的狂轟濫炸所賜,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世貿中心是怎麼被撞擊,又是怎麼倒塌的。這已經不僅僅是另一場珍珠港事件的重演了,這中間不僅僅有著來自於外部的攻擊,甚至還有著那些政客們暗中進行的推手。

南塔跟北塔,兩座世貿大廈,一棟燃燒了不到一個小時,十秒鐘之內完整坍塌;半個小時后,另一棟燃燒了一個個半小時不到,也在十秒之內坍塌,而實際上兩棟樓的火勢只蔓延了4層。這種幾乎完全相同的坍塌方式是把所有的人都當成了傻子在戲弄嗎?

不說距離太過遙遠的1945年誤中炸彈而引大火的帝國大廈完好無損,也不去想1975年世貿大廈北塔發生的三處火災都沒有倒塌過往歷史。只說近期的1988年,洛杉磯的一棟六十三層的高樓燃燒了三個小時,火勢從頂樓開始一直蔓延了四層而沒有倒塌;1991年,費城的一棟三十八層的大樓,燒了19個小時八層樓都被波及,依然沒有倒塌,現在世貿中心的兩棟樓居然燒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倒了?還是以一種近似爆破的形式倒掉的,這是在開玩笑嗎?

還有她剛剛從電話中得知的消息,離著這兩棟樓挺遠的地方的七號樓也倒了,而且倒得方式跟南塔和北塔幾乎如出一轍,直立坍塌、接近自由落體速度、完全粉碎、不損及周邊其他建築物!那地方可沒有被飛機撞擊過!現在她聽了白宮跟五角大樓被飛機撞了之後心中忍不住惡意的詛咒那些政客們,都死了才好!

隱瞞不報不說,居然還在後面推波助瀾?瑪格麗特冷笑,她雖然不是什麼好人,心眼兒也小的很,但跟這群跟恐怖分子們『裡應外合』連五臟六腑都是黑的人還是沒法比。這可真是稱得上是喪心病狂了!

「上帝啊!」

「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事情?

「誰來救救我們?」

經過一個糟糕慌亂的早上,這些本已經安靜下來的人們又開始了驚慌失措。

這幫人連五角大樓跟白宮都敢自殺式撞擊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早上已經走了一批擔心親人跟朋友的人了,接著是一些為了工作離開的人,現在這些聚在這裡繼續關注接下來消息的人們也坐不住了。他們實在是太過擔心家人的安全,即使現在空中已經禁飛他們也要開車回到家中,再繼續下去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不能再等了!

」梅格,感謝你昨天邀請了我。願上帝保佑你!」一個頭髮散亂的女士用力的抱了抱瑪格麗特之後離開了游輪。

如果不是瑪格麗特邀請了她,昨天她本應該在波士頓的,那麼很可能她今天就會坐在那架撞向了世貿大廈的飛機上,這位來自華納兄弟的女士簡直慶幸不已自己逃脫了那場劫難。

跟她有相同想法的不在少數,這幫人們是名副其實的空中飛人。美國的大城市就那麼幾個,業務也多數集中在這些地方,想到自己差點就坐上了那幾架被劫持的飛機他們就渾身不寒而慄,對瑪格麗特的感謝可謂是真心實意。

現在這些人們已經沒有拐來拐去的心思,很快的,『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的客人就陸陸續續的離開了這裡,基本上來自美國本土的人士包括馬修跟克拉麗絲他們都離開這裡往回趕。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想必國內一片混亂,他們乾脆給公司的工作人員們放了假,各自回家去平復一下心情。

到了最後留在船上的人們也只有幾個來自國外的賓客跟幾個親戚朋友。

安德莉亞由於意外懷孕現在被瑪格麗特放了大假跟蘭登先生回了老家康涅狄格州養胎。刨去這對夫婦外船上剩下的原定進行這段旅程的人也只剩下了原定就計劃跟著一起出去玩兒的詹姆斯·卡梅隆,伊恩·麥克萊恩,伊萬·麥克格雷格夫婦,小羅伯特·唐尼,再加上長年駐守在船上的外公阿瑟·米勒跟麗貝卡和她的老公丹尼爾·戴·劉易斯。

阿瑟早上心情起伏太大,再加上年紀大了已經回房間休息,女兒跟女婿都跟著這位老人一起回去照顧他。來自英國的伊萬·麥克格雷格夫婦和伊恩·麥克萊恩老爺子則是在撥通了訂機票的電話之後得到了一個全美航空禁飛的消息之後面面相覷,看來也只能等到『威廉和莉莉安號』途徑英國的時候下船了。

所以在安排完了那些遠道而來的客人們之後,甲板上除了游輪的工作人員也只剩下了詹姆斯·卡梅隆、小羅伯特·唐尼、卡爾·莫里斯以及,呃,盧克·漢森先生。

「我現在單身無所謂了,朋友們跟家人都很安全。」詹姆斯·卡梅隆聳了聳肩。

剛剛的一堆電話們已經證明了家人跟朋友們完好無缺,剩下的他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繼續原定的計劃呢!至少可以遠離這種沉重壓抑的氣氛。

跟他態度差不多的是小羅伯特·唐尼,同為單身狗一隻,兒子跟前妻生活,他老爹也用不著他來管。工作的話,估計這段時間好萊塢也會受到影響,即使不受影響他也找不到願意給他一個角色的劇組,就跟著瑪格麗特繼續飄唄。

所以他攤了攤手,「你知道我的。」

卡爾·莫里斯則是淡定的打完了一圈兒電話之後得到了家人跟朋友們都安全的消息之後繼續當他的隱形人隨叫隨到。

至於盧克,「我剛剛跟教授打了電話請了幾天假,我想在完成我手上產業整合之前或許一個對本次事件受害者們進行援助的基金會會是我最近忙碌的焦點。」

跟瑪格麗特一樣把電話打到都發熱之後盧克才暫時停了下來,之後他迅速的跟自己的教授請好了假,準備在最近這段時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的事情。這種災難他無法阻止,但如果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也不是他的性格。

他在對雷石東的狙擊中賺了不少,已經對家裡有所交代。刨掉已經大把撒出去的置業費用跟預算好的投資以及一部分還在紐交所中的賬戶中的資金之外,他手裡還有一千萬左右的流動資金。正好可以建立一個基金會,用於幫助那些在本次劫難中受到傷害的人們,連去國稅局交稅的時間都省了!

而且反正他都快要畢業了,請個幾天假並不成問題,帶他們的教授甚至在聽了他的打算之後對此大加讚賞,順便還關心了一下他的手上有沒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有用,如果沒有的話他跟朋友們完全可以友情幫助一下。在這場劫難中,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盧克的行為讓他非常感動,所以二話不說的就批了假還貢獻出了一部分自己的人脈。

瑪格麗特驚訝了一下,這點他們兩個人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我也打算這麼做,我在其他方面幫不了他們更多了,也只能在這點上面出點兒力。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也可以提供這方面的信息。」瑪格麗特認真的說。

現在人們的目光 另外一方面出於種種考慮,瑪格麗特也並不打算將這個基金會併入自己的產業管理中去。這跟她手上原本的那三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基金會的性質不一樣,在狠狠的打劫了雷石東一筆之後這三個基金會在財務上面已經完全能夠自給自足。此外,這些基金會在管理層上面也基本完善,除了慈善性質之外已經跟一家公司沒有什麼區別,平時都是獨立運作而不再需要她的資金注入跟插手管理。

但是這個關於911遇難者的基金會不同。鑒於這件事情的社會關注度太高跟事情的發展性,以及需要跟政府方面的溝通跟合作,這家基金會無論是從曝光度上面來說還是運作方面來說都不可能完全按照她自己的意志行事,它更適合獨立出來另外找人運作。

這樣一來的話基金會是不是她一個人出資就不太過重要的事情了,只要保證資金流向的透明性就能避免這些錢用在需要它們的人身上而不是被某些人給挪到自己的口袋裡面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瑪格麗特哼了一聲,對於那些水渾的要命的基金會她可是早有耳聞,管理者們往往才是基金會最大的受益者。她和盧克都不是能夠長久把精力放在這上面的人,如果想要保證基金會能夠一直按照他們最初幫助那些受害人的想法運行的話,從某種程度上面來說,賬務透明化被普華永道的會計們監管是最好的方法了。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早點把事情做好了也讓基金會早點兒運作起來。」瑪格麗特點頭同意了盧克的建議。

「ok,我現在就去獵頭公司進行管理人員的招聘事項,然後開始做計劃書…..」盧克開始有條不紊的安排起了兩個人的工作。

現在大家都是忙亂一片,估計能夠抽得出手來幫助他們的人也不多。在此之前,他們可以做一些先期準備,為後來的管理者們省點兒事,也可以讓基金會早點運作起來可以儘早的投入到目標中去。

「沒問題。」瑪格麗特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他的意思,準備開始回到房間去進行籌備工作。

「我說,你們需要捐款嗎?」一直靠在欄杆上面的詹姆斯·卡梅隆慢吞吞的冒出了一句話。

沒想到他的有生之年居然真的看到了這種現實生活中的慘劇,比之『泰坦尼克號』上面的慘劇有過之而無不及。人類啊,總是樂此不彼的喜歡屠戮著自己的同類,看來又要開始打仗了。詹姆斯呼出了一口氣。他喜歡拍災難電影不代表著他就喜歡災難了,作為一個血還沒有冷掉的人他希望能夠為這些苦難的受害者們做出一些事情。

而相對於親力親為的參與到事後的重建或者是別的事情來說,還是瑪格麗特這裡要讓他順心一點兒,也放心一些。

瑪格麗特跟盧克對視了一眼,很快有了默契。

「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會架構一個基金會的官方網站,所有的應用支出都可以在上面查找到。」瑪格麗特率先開口。

「ok,那你們去忙吧,到時候把銀行賬號給我就行。」詹姆斯抽出一根香煙,塞到嘴巴裡面點燃。對兩個人揮了揮手,繼續靠著欄杆上面吞雲吐霧。

「我想我或許可以幫助你們處理一些不是那麼專業的文件跟事情?」小羅伯特唐尼也開口。

他現在一窮二白的,沒工作就沒收入,前妻的贍養費跟兒子的撫養費都還欠著呢,捐款就更不用說。能做的也就是一些體力活跟不是那麼專業的工作了。

至於卡爾·莫里斯,這位專註於消滅自己存在感一百年的傢伙已經做好了忙碌的準備。此時這傢伙的輕度抑鬱症也被一場撞飛機時間給折騰沒了,比他慘的人那麼多,他實在是沒有資格一天到晚的在那裡傷春悲秋的,人生不應該就這麼浪費掉!

很快的,幾個人就投入了工作當中。而他們之間的對話也並不是什麼秘密,還待在船上的客人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開始了捐款,無論多少,總是一份善意。

而整個美國在震驚的一天之後也發現了這次恐怖事件帶來的各種後遺症。

首先就是全美的飛機都取消了飛行航線,進行全面的禁空,各地機場滯留的客人已經人滿為患,經過了一天的發酵之後,恐慌並沒有消失反而是加大了,同時時任總統喬治·布希的講話也讓人們開始將這種恐慌跟驚懼之情轉化成為憤怒。

在經過了像夢遊一樣的一天之後這位總統總算是從那種滿身迷茫跟反射弧過長的狀態中反應了過來,在電視中公開譴責恐怖分子的行為。併發布了此次恐怖行為的嫌疑犯,來自塔利班政權的本·拉登,並且態度強硬的要求對方對此作出回應,否則的話美國將會採取戰時措施。

瑪格麗特跟盧克坐在她的那間小辦公室裡面,沉默的對著電視機裡面滿面嚴肅,一副我是正義,我要懲罰你們這些恐怖分子,為我的國民討回一個公道的小布希。

半響,瑪格麗特發出了一聲嗤笑。

「他是不是以為他在得到了世貿中心被撞擊的消息之後的反應沒人知道?」瑪格麗特簡直都不敢相信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會坐上總統的寶座。

那些把他推出來的人眼睛都瞎了嗎?一個政客居然連點兒基本表演能力都沒有,這麼多年的政治教育是白受了嗎?簡直不知所謂!

「或許也只是早已經知道結果,沒那麼在意而已。反正他無論怎麼表現這場戰爭都已經不可避免。」盧克冷漠的說。

作為總統,他當然不會不知道那些事情,國務卿賴斯都把電話打到舊金山市長的家裡去了,說他不知情誰信?說到底,這傢伙也只不過是一堆財閥的代言人而已,有些事情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比如說無辜平民們的生命。

「這不正是那些人想要的嗎?一個被重創的國度,一個態度強硬的總統,一群憤怒的人民,順便還有對阿富汗出兵的高漲情緒。想必這段時間布希先生的支持率又會上升幾個百分點,對於那些挑起戰爭的人來說算的上是互惠互利吧。「瑪格麗特也一臉的面無表情。

自從白宮公布了劫機事件的幕後主使者之後,國內的主戰情緒就一直在高漲,人民的憤怒需要發泄口,開戰是個很好的方式,也是一個能夠轉移大眾視線的好辦法。再加上那些背後財閥們的推動,國防部已經開始在組建軍隊了。而小布希從這裡面獲得的支持率也足夠他進行下一個連任不成問題,真不知道該說誰成就了誰。

「國內的股市已經強行停盤,重新開盤的日期還不確定,而開盤之後恐怕道瓊斯指數也會下跌,一些跟此次事件相關的行業也會受到重創。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私人飛機的業務會逆流而上。」盧克沉著聲音說。

他昨天就給自己的代理人打了電話,要求對方把賬戶內的一部分資金給轉出來,準備投入基金會。但是沒想到的是這場政府導演的大戲居然連華爾街都被波及到了,在飛機撞擊到世貿大廈南塔的時候股市就開始了指數下降,等到第二架飛機進行撞擊的時候華爾街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緊急關閉股市。而開市日期待定。

恐怕現在美聯儲跟各個銀行都快要瘋了,如果不採取措施的話說不定開市之後整個大盤都會崩潰,這等於是擊垮了這個建立在金融上面的國家的命脈。

「哈,或許我也應該慶幸我的私人飛機在這次事件之前就到手了嗎?要不然大概要跟很多人一起競爭。」瑪格麗特自嘲。

也確實如此,這種情況完全是可以預見的,恐怕這次劫機事件之後人們對於飛機出行會產生很大的陰影,寧可選擇火車跟開車或者是輪船這些比較慢的交通工具來當做出行的首要選擇也不會選擇更快更舒適的飛機。而那些富豪們,想必也會紛紛開始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而購買自己的私人飛機。

對這種情況瑪格麗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航空業即將迎來寒冬,可是私人飛機的製造卻即將迎來春天,真是件諷刺的事情。

盧克沒有說話,瑪格麗特的話確實是真的,如果不是他現在還沒有到達那個層次,不需要經常出國拍戲的話他自己也會想要買一架私人飛機的。而現在各個私人飛機製造商手中的訂單大概已經排到了後年去了。這種事情是很諷刺。

兩個人看完了新聞中小布希跟昨天的反應完全不同的表演之後關掉了電視。這種不入流的表演簡直讓人噁心!

到了下午的時候,布萊恩也從caa的總部趕了回來。昨天早上蘇珊·利文看到了新聞之後,這位caa的大佬就連領帶都沒打的迅速奔回來了公司。他敏銳的感覺到,這場災難影響到的將不僅僅是股市跟社會,還有好萊塢。

現在民眾們的憤怒和恐慌 「情況很糟糕,觀眾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心情走進電影院裡面看電影。從昨天事情發生之後全國各地的票房幾乎幾乎是迅速降到了谷底,而根據今天上午傳來的票房統計數據來看,估計這種情況在最近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好轉的趨勢。」布萊恩一口氣說完之後抓起了盧克遞給他的水杯灌了下去,感覺喉嚨舒服了不少。

作為一個在好萊塢混了幾十年的老油條,布萊恩對危機有著一股敏銳的直覺,要不然最後坐上caa的合伙人寶座的也不會是他,早就被人給扯下去了!他昨天一聽到新聞就知道好萊塢要出事,連領帶都沒打就沖回了caa總部,而其他的幾個合伙人也在之後陸陸續續的趕了回來。幾個人在主動的跟被動的一堆電話的狂轟濫炸之後已經大致推測出了未來一段時間的電影走向。而跟他們情況相同的人也不少,各個傳媒集團和製片公司的老闆們也沒時間去為死難人群傷感,到了這個地步大家都面臨著巨額虧損的局面,已經無暇關心他人。

「電影院里那些犯罪和槍戰題材的電影們大概是註定要賠本了,根據心理專家的分析,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面觀眾們大概都不想要看到有關暴力的電影情節。別說這些了,就連喜劇電影最近大概都不會太好過,人們根本就沒有心情去看這些電影。」布萊恩接著說。

他現在實在是慶幸《天使艾米麗》上映的時間夠早,要不然即使瑪格麗特再能扛票房遇到這種情況也得滑鐵盧。

順便感謝一下老天跟法國人的腦迴路,這片子不是無腦的屎尿屁也不是美國式的典型小妞電影。以前總是腹誹這些傢伙們閑著沒事總愛往電影裡面塞東西,現在他無比感謝讓·皮埃爾·熱內把這片子拍成了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有內涵的片子。鑒於環球對電影的頒獎季訴求,這片子怎麼樣也會在大熒幕上面待到一月份的,至少這麼一來電影的劇情對人的刺激性不是太大。

「現在所有的電影公司都快要瘋了,那些已經在進行中的電影沒有辦法更改,但是只是存在於計劃中跟準備立項的有暴力場景或者是一些黑色題材的影片都被製片部門紛紛從拍片計劃表上面劃掉。狀況完全是一片混亂!」布萊恩一臉痛苦的說。

好萊塢始終是個資本運作的地方,在這裡所有的一切都要為電影的利益服務,無論是什麼題材的電影,全部如此。那麼當一個項目不能給製片廠帶來收益的時候它所面臨的結果也只有一個,下架被砍!

而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這裡早已變成了一個工業流水線,或許在平時有些電影的立項就會花上好幾個月來開會,但是擱置一部劇本卻不是什麼問題。尤其是現在到了生死關頭的時候,某些註定了要賠錢的電影這幫子吸血鬼們想都不用想就會把項目給砍掉。

布萊恩昨天下午就接到了好幾個電話,都是各個製片廠通知他要取消電影合約的內容。有些是正在洽談準備簽約的,還有的是已經簽約等著進組的,在外界紛紛關注911事件的時候好萊塢的製片廠們跟經紀人們正在瘋狂的篩選著電影題材。誰開公司都不想要賠錢,好萊塢平時的風險就夠大的了,現在又來了這麼一遭,所有的人都快要瘋掉了!

而布萊恩自己。從昨天中午開始電話就沒有離開過他的耳邊,到現在說話聲音大一點兒腦子就覺得腦子在轟鳴,簡直痛苦不已!

作為caa的幾個合伙人之一,擁有的巨大權力的同時也代表著他帶的明星比普通的經紀人多,這個多不僅僅是字面意義上的多,還意味著處理的合同也很多。而本次的恐怖襲擊事件造成的各種後果,即使是公司採取了交叉管理的方式依然不能讓他輕鬆一些,一個下午就讓他的客戶們失去了眾多的機會,這真的算得上是一場災難了。而跟製片公司溝通完之後他還要去搞定那些丟了工作的客戶們,一直忙到今天凌晨才算是在短時間內得到了一點兒喘息的機會。

他現在簡直不能再感謝老天,還好他手中的兩個最大的王牌都是省心的。

瑪格麗特就不用說了,自帶上帝親女兒光環,什麼都不用他操心,甚至在現在的這個敏感時段決定了去暫時休息,根本就用不著擔心她最近的片約問題。而湯姆,雖然他一直在跟派拉蒙扯皮,中間也有一些短暫的不愉快,但至少布萊恩不用去擔心對方的項目泡湯。要是這兩個人再出了什麼問題他就真的要吐血了!

「之前新線公司跟米拉麥克斯曾經就兩部電影對你提出了合作意向,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大公司都不敢輕舉妄動,需要拋出一些電影來試水觀眾們的口味兒,小公司就更不用說了。即使他們背靠大製片廠也沒用。基本上這兩個在談的項目已經開始無限期停擺,要看群眾們什麼時候緩過來才會繼續進行下去,天啊,梅格,我感覺我都快要死了!」布萊恩幾乎是吼出來的這幾句話,喉嚨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盧克默默的又給他倒了他一杯泡著金銀花的茶水,根據瑪格麗特的說法是這種東西是去火消炎的,他們這兩天都喝的這種花草茶,大概對布萊恩這種情況也是有點兒用處的吧?

「謝謝,盧克。」布萊恩道了聲謝,順便也感覺有點兒奇怪。

他當然知道盧克,這個男演員同為caa的客戶,是近兩年內躥升的比較迅速的男星。同為公司合伙人的大衛·歐康納相當的看好他。布萊恩仔細的打量著他,這確實是一個很英俊的男演員,而且是那種被大眾接受程度非常高的英俊,不是是小眾式的英俊。最重要的是他的臉跟氣質非常適合那些商業大片的男主角,不用在一堆的獨立製作中苦熬,沒有出頭之日。

大衛確實很有眼光,布萊恩讚歎。想要賺錢的話當然還是要靠商業大片,但是也不是每個演都適合這種大製作的。

就比如說丹尼爾·戴·劉易斯,這位奧斯卡影帝的演技倒是好了,長得也好看。但問題是如果你要是讓他去演那種托票房的商業大片觀眾也不買賬!奧斯卡影帝中真正能夠商業藝術兩手托的少之又少,時代不同了,近十年來也就出了一個湯姆·漢克斯,剩下的即使是拿到了奧斯卡的殊榮又怎麼樣?還不是繼續他們的文藝片旅程?在這方面影帝都不如影后!

相反的例子是布魯斯·威利斯,這個演員長相上只能說一般,但他的臉確實非常適合商業大製作,也很容易讓觀眾們入戲。即使是在獎項上面不如意,但在票房上面還是相當的不錯的。

好萊塢就是這麼一個奇怪的地方,有時候電影公司們需要你貢獻出驚人的演技,但有的時候只要看你的臉就行了。當然,基本演技還是要有,否則的話在大熒幕上面太木了也沒人願意為你的下一部電影買單,那可就真的成了大片男主一部遊了!

而眼前的這個盧克·漢森無疑是演技合格,臉超演技的典型,先是在一些小成本製作中打了一段時間醬油,後來就靠著一張臉頻頻拿下一些電影中的比較重要的配角。到了今年已經能夠在《侏羅紀公園3》這種超大製作中出演一個角色,即使主角是恐龍又怎麼樣?票房是不會作假的,這位先生至少有一部非常能夠拿的出手的作品。更何況他的另一部電影《瞞天過海》的成績相當的亮眼,想必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他的臉會經常出現在大熒幕上面,只要票房能夠一直保持住,混個二線甚至展望一線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盧克·漢森走的路線有點兒像是梅爾·吉布森,這位現在在好萊塢紅極一時的演員當初從澳大利亞沖回美國的時候也是用的刷臉這招。這麼看來的話他倆還真的挺有共同點的,都是那種被大眾廣泛接受的類型,受到人們謎之喜愛的種族。看來這個小夥子飛升在即,大衛真是簽了一個好客戶!布萊恩暗自想著。

不過他倒也沒羨慕對方,真要是拼演員的話誰能拼得過他?湯姆已經紅了快要二十年了,目測還會繼續紅下去,是當之無愧的天皇巨星。而瑪格麗特,只要她別想不開息影,就沒人能夠動搖她的地位。所以說他有什麼可羨慕別人的呢?

但是他就是感覺好像不太對勁兒。這傢伙好像沒跟瑪格麗特合作過吧?為什麼現在一副特別熟稔的樣子?順便還可以在瑪格麗特的套間裡面自由行走?

是的,布萊恩正好喝光了水壺裡面的最後一點兒茶水,盧克已經提著水壺走進了小廚房裡面。他的這個角度甚至能夠看到對方正好打開了電磁爐準備燒水。這種特別順手又特別自然的行為是不是有哪裡不對?布萊恩狐疑的想。

但是看瑪格麗特一臉毫無不自在的樣子又覺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這位大小姐一向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典型,該不會這個盧克·漢森也被她的這種理所當然的行為給感染了吧?

想了半天,盧克都回來坐 一天時間不見一個基金會就要拔地而起了?

「是啊,一個雇傭普華永道會計做監管,賬務全部透明的基金會,用於幫助911事件中遇難的人群。」瑪格麗特回答他。

又不是作姦犯科,這種事情沒什麼可隱瞞的。

「就你們兩個?」布萊恩驚了。

好萊塢的慈善基金會不少,但大多數都是明星們斂財的工具。畢竟掙得多,花的也多,一個明星入不敷出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即使是許多不愁錢花的明星也喜歡干這事兒,又能避稅又能賺錢,誰會嫌錢少呢?

可是盧克·漢森布萊恩不清楚,但是瑪格麗特的話他是非常確定絕對不會幹這事兒的。這姑娘自己名下就有好幾個慈善基金會,布萊恩就從來沒見過她有跟誰募捐過!再說了,以瑪格麗特的的收入來說,每年的演員福布斯排行榜早她早就應該進入前幾名了,但偏偏她的排名一直都在後面,始終擠不進前幾名,這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福布斯演員排行榜這種東西,說穿了,數據大部分是來自於每年報稅季之後的統計,演員們掙了多少錢都是可以從交稅數目推算出來的。可是國稅局給出的數據也只是繳稅的數額而不是具體的明細,經營慈善基金所免掉的稅務額度這份雜誌是得不到的。實際上美國的富豪們很多人都熱衷於慈善就是因為這種行為可以避稅,還可以讓自己的名聲好一些。而瑪格麗特在這方面的投入一直很大,如此一來,她在賬面收入就有些不夠看了,所以一直有人覺得這姑娘其實掙得不多,咖位不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