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笑道:「可以可以,這樣就……」話還沒說完,手中的麥忽然被一隻手給奪了過去。

「沒完沒完!這樣怎麼可以!」喵喵擠到主持人身邊,躲過麥克哈哈笑道,「我給大家爆個料啊,這位帥哥蘇蘇是我們組長,這位美『女』晴雪是我們副組長,他們兩個不管是在二次元還是三次元都是情侶。你們說,情侶上台,能讓他們就這麼抱一下就下去了嗎?怎麼也要來個法式長『吻』啊你們說是不是!」

聽了喵喵這一番話,台下頓時沸騰了,紛紛起鬨要季單煌和唐雨竹親一個。而季單煌和唐雨竹此刻,非常默契地都產生了同一個想法:明天吃『肉』絕對不要帶上喵喵!

原本季單煌和唐雨竹想要拒絕這一要求,畢竟當中kiss是件讓人很羞澀的事情,無奈主持人一直在堅持,說不親的話就不讓他們下台,或者選擇單膝跪地求婚也可以。兩人實在無奈,對忘了片刻之後,只好輕輕互『吻』了一下。

這個主持人啊!真是……唉!搞不好明天的《古劍奇譚二》,還要被她**一番。

主持人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就這樣吧,大家也別太難為他們小兩口了。那個百里少俠,你親也親過了抱也抱過了,現在是不是應該為我們展示一下你的劍法了?你能不能演練個比較長的劍法,讓台下好好錄個像?」

季單煌點頭道:「行啊!那你們都退開一些。」將焚寂劍一立,擺了個架勢,準備演練劍法。

台上眾人急忙向兩旁撤去,為季單煌留出足夠的地方演練劍法。季單煌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一縷真氣護上手中木製的焚寂劍,手臂忽地一展,長劍向前直刺而去。

長劍一動,劍招便如行雲流水般施展開來。季單煌隨『性』而舞,當真如天邊雲冬夜雪,連綿成一片,看得台下人都驚呆了。

振袖拂蒼雲,仗劍出白雪。

遊戲中用來形容百里屠蘇劍法的詩句,放在舞台上這個執劍而舞的年輕人身上,當真是一點兒都不為過。此刻的他,便是《古劍奇譚》中的百里屠蘇,他真的是將這個人物cos活了!

一套劍法演練完畢,台下一片寂靜,隨即就像是有人在平靜的湖水中投下了一粒小石子,頓時『激』起千層『浪』,歡呼聲一陣高過一陣。主持人用力地拍著巴掌,看得『激』動萬分。

「太『棒』了太『棒』了!」主持人一邊鼓著掌一邊走上前來,聲音都有些『激』動得顫抖了起來,「這真是我看過的最還原的一位百里屠蘇啊!唉,這組的表演真是太『棒』了,我都不捨得讓他們下台了。嗯……我們換個人來採訪吧。就這個美『女』,你出的這個角『色』是……」伸手將麗娜拉到了台前。

麗娜只見一棵萌萌噠大白菜忽地向著自己伸出了菜葉,隨即自己便被推到了台前。轉頭看看大白菜,才發現它竟然遞給了自己一個麥克。

呃……剛才她好像聽到,有人問她出的是什麼角『色』?

麗娜緊張地握著麥克,小聲道:「我、我cos的是《古劍奇譚一》中的一個小怪,叫做琴娘。」目光往台下一掃,全都是萌萌噠大白菜。

啊啊啊啊,心理暗示效果還沒過去,大家還都是大白菜啊!

主持人笑道:「看這個美『女』好像很緊張啊!不過剛才你表演的時候表現得非常不錯,你是怎麼克服自己的緊張情緒的?」

麗娜眨了眨眼睛,眼前景物逐漸清晰起來,台下的大白菜不見了,換成了烏泱泱的人群。一緊張之下,麗娜脫口道:「我、我就是把大家都看成了大白菜。」話一出口就後悔了。

完蛋了,哪有參賽者說評委是大白菜的,這下死定了! ?聽到麗娜的回答,台下頓時笑成一團,評委席上倒是有兩個評委的臉『色』變了變,但看到坐在評委席中間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七圓,也不好多說什麼,無奈地聳了聳肩。

唉,我們都是大白菜啊!

笑了一陣,七圓『摸』過話筒,『揉』著笑痛了的腸子道:「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們都是大白菜!哈哈哈哈!妹子你真的是太可愛了!」

小黑接過話筒,笑道:「妹子你看我這樣,像不像豌豆『射』手。」鼓起腮幫子,發出「噗噗」的聲音,模仿著《植物大戰殭屍》中的豌豆『射』手。

這一下,眾人笑得更厲害了,主持人笑得都直不起腰,而麗娜早已囧得滿臉通紅,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季單煌連忙上去,拿過話筒隨便說了幾句,便匆匆帶著大家下台了。

再這麼笑下去的話,估計麗娜都要哭了。

撤到後台,眾人看著麗娜,心裡忍不住發笑,卻又都做出個無奈的表情。蘇梓璇躲在人群後面,悄悄地捂著嘴笑。

剛才她是見麗娜太緊張了,所以對她施了個小小的催眠術,讓她短時間內將非本組人員都看成是萌萌的大白菜。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妹子也真是太實在太可愛了,主持人問她話時,還真是怎麼想的就怎麼說。還好評委們沒怎麼在意這個問題,否則的話,他們組要晉級可就難嘍。

季單煌回頭瞪了蘇梓璇一眼,著實對這個小狐妖感到非常的沒轍。他怎會不知道,麗娜眼裡的大白菜,都是蘇梓璇這個小淘氣搞的鬼。

「組長……」麗娜小心地蹭到季單煌身邊,小動物一樣可憐巴巴地捏著他的衣角,「我是不是犯錯了?」

在台上當著那麼多的人的面說評委是大白菜,評委肯定會不高興的。到時候,萬一他們不讓本組晉級,她豈不是成了罪人了?

更何況,明天他們還有一組《古劍奇譚二》的舞台劇比賽,到時候評委們會不會讓他們當眾難堪啊!

「沒事沒事。」季單煌『揉』了『揉』麗娜的頭髮,「你是第一次上台,太緊張了,就算說錯話也沒人會真的怪你。再說了,有七圓在底下坐著,別人怎麼也會給她個面子,不會讓我們難堪的。」

說起來,他真的要謝謝七圓和小黑,幫他解了圍。否則的話,評委們發起難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等後天漫展結束,不管他們是否晉級,晚上都一定要請七圓和小黑吃頓飯,大餐!

招呼眾人收拾東西,季單煌扛著幕布架子,帶領大家向大『門』走去。剛走了沒幾步,迎面便感受到一股讓他非常厭惡的氣息,他不由得停住腳步,皺了皺眉頭。

張揚來了。

走在季單煌背後、拎著兩張大幕布的兔子見季單煌忽然停下,臉『色』不怎麼好看,不由問道:「組長,怎麼了?」

這表情,怎麼像是抓到了噁心的臭蟲?

季單煌搖搖頭:「沒什麼,我肚子有點兒不舒服。我們走後『門』,走後『門』能快一些。」當下轉頭,向會場後方的后『門』行去。

兔子張了張嘴,一句「好像后『門』比較遠」還沒說出口,季單煌便已經走遠了。唐雨竹及妖『精』們自然也感覺到了張揚的氣息,全都跟著季單煌繞去后『門』,以免和張揚狹路相逢。至於其他組員,什麼都不知道,見大部隊都往後『門』拐,也就都跟了上去。

看著走遠的眾人,兔子撓了撓後腦勺,感到有些奇怪。難道是他記錯了?真的是后『門』比前『門』離酒店更近?

匆匆趕回酒店,季單煌以時間已經很晚了為由,催促眾人抓緊時間換衣服回家過節。姬鴻光和姜毓裳早已去了停車場,將大汽車開出來停在酒店『門』口,等著眾人出來好將他們送回家。

許是都急著回家的緣故,眾人換裝換得很是痛快,臉上的妝都沒卸,匆匆將衣服套上便走了。看著這一群普通組員離去,季單煌往chuang上一倒,長長地鬆了口氣。

還好,今天沒鬧出什麼事來,算是安全了。等明天下了台,也要催著大家快換衣服,免得跟張揚撞上。

這個該死的瘟神,怎麼到哪都有他!

「季叔叔,你怎麼啦?」

對著鏡子臭美的姜欣,從鏡子中看到季單煌苦著一張臉倒在chuang上,不由得好奇地湊了過來。

季單煌搓了搓臉,有氣無力道:「沒什麼,遇到鬧心事了。」

張揚這傢伙,實在是個讓人非常頭疼的存在。好在他們不在同一個學校,要不這一天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他還要不要過了,鬧都讓他鬧死了!

姜欣好奇道:「是因為隔壁的人嗎?」

好像從上午開始,季叔叔就很不對勁,似乎一直在防備著什麼似的。嗯……這個酒店中有不同尋常的人存在,她之前也感覺到了,季叔叔因為那個人才變得不對勁的嗎?

那個人……是壞人?

季單煌『摸』『摸』姜欣的小腦袋瓜,嘆道:「小孩子別打聽那麼多,乖乖的聽話就行了。走,送你回家,這酒店現在真是不安全。」說著坐起身,打開一道穿界『門』,先將姜欣給送了回去,隨後才帶著妖『精』們抓緊收拾東西。

收拾完要趕緊回摩天大樓,他可不想跟張揚做鄰居!

隨便將東西一劃拉塞進乾坤袋,季單煌看看房間,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他到底忘了什麼呢?

「對了大煌。」唐雨竹微微皺眉,「今天晚上,那幫孩子還會折回來到酒店住,咱們就這麼回去把他們丟在這兒,好嗎?」

「啊!對了!就是這個!」

經唐雨竹一提醒,季單煌才想起自己是忘了什麼事。之前通知大家,回家過完節后要返回酒店住一夜,好方便第二天上台。可是,若大夥真的回來住了,那麼他和妖『精』們也必須跟著一起住酒店才行。這樣一來,豈不是還是有可能會碰上張揚?

我勒個去!這事兒怎麼這麼鬧心呢!

「啊啊啊啊啊啊——」

季單煌鬱悶地抓了抓頭髮,直恨不得用腦袋去撞牆。

他當初怎麼就那麼賤,把人打死了還屁顛屁顛去地府里將之撈回來!要是就那麼任由張揚死了,那他現在得省去多少麻煩!他真是悔得連腸子都青了!

「走!退房!」

季單煌恨恨地攥了攥拳頭,開『門』向一樓服務台行去。趁著張揚沒回來,趕緊換個酒店才是正經。好在會展中心附近的酒店多得是,換哪家不都行?再說了,除了酒店還有日租房呢,總有地方可以住。

由於退房的時間已經超過了中午十二點,每間房要多算出一天的房錢,季單煌捏著粉紅粉紅的百元大鈔,心都在滴血。雖說他現在賺錢多了,半隻腳已經在往土豪行列里伸,可是『花』這冤枉錢仍是讓他感到非常的不爽。

退了房在會展中心后『門』附近的酒店重新訂了房,季單煌發簡訊通知了姬鴻光,讓他晚上將人接到新酒店來,又挨個打電話告訴大家自己換了酒店。

對於季單煌換酒店的舉動,許多人感到非常的不解,季單煌只好推說是自己訂酒店時『操』作失誤,只訂了一天。下午工作人員來催,就不太想在這裡住了,於是就換了一家酒店。

坐在新酒店的沙發上,廉『玉』奴道:「這回我們不用急著回去了。」

她是第一次來h市,還沒來得及好好到處看看,正好趁著晚上有空閑,跟南天『門』一起去逛逛傳說中的s江,看看夜景倒是很不錯。

聽說,s江邊的中央大街上,有一家賣炸蜈蚣炸蠍子的小吃攤位,到時候可以去嘗嘗鮮。當然,這件事不能讓金毒厲知道,畢竟這鍋里炸的蠍子也算是他的同類,讓他知道他們去吃他的同類,他豈不是會找他們的麻煩?

廉『玉』奴這樣想著,卻忘記之前看大家吃烤魷魚時,自己還跟著嘗過這件事。

在屋裡轉了一圈,季單煌仍是覺得心裡有點兒發堵,好像還忘了件什麼重要的事情似的。可是一時半會兒的,還真就想不起來。

唔……普通組員都送回去了,酒店也換了,已經遠離了張揚,那他還能忘了什麼事?

季單煌皺著眉頭苦思冥想,一旁妖『精』們卻已經開始了嘰嘰喳喳的閑聊,全都圍到石清明身邊吵著鬧著要看返圖。

石清明這個攝影師實在太敬業,游場時間不長,卻將遇到的coser們都拍了個遍,每一張看起來都美美的。其中,妖『精』們的照片又佔了絕大多數,這群超級喜歡拍照的美妖『精』們,自然會吵著鬧著要第一時間拿到自己的美照。

「咦?蒂法?」顧盼松忽然一把按住石清明的手,「唐姐姐出的不是風晴雪嗎?這裡怎麼會有一張cos蒂法的照片?」

「嗯?」唐雨竹轉過臉來看了看,「哦,這是七圓,不是我。我和她的側面確實有些像,你們看錯了也正常。」

咦?七圓?

聽到眾人提及七圓,季單煌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終於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事了。

七圓啊!張揚那個『混』賬萬一去招惹七圓,可怎麼辦! ?會展中心裡,看完了一天比賽的七圓伸了個懶腰,站起身活動著身體。隨著她腰部的扭動,緊身皮衣勾勒出的曲線更加的優雅動人,散發著一股讓男生血脈賁張的**力。

目光在周圍緩緩掃過一圈,不出意外地撞上了許多熾熱的目光,七圓無奈地聳了聳肩,對此表示早已習慣。

長得如此『性』感又不是她的錯,他們願意看就看吧,反正自己也不會少塊『肉』。只要別有人對她伸出咸豬手,看一看她倒是忍了。

作為一個名coser,看她的人不計其數,對她存有非分之想的人更是多了去了。要是每個看她的人她都要去斤斤計較,那她早就被氣死了。

和小黑一起去貴賓室休息,七圓抱著一杯咖啡,一邊喝一邊刷著**。從昨晚到現在,錦麟就如同是人間蒸發了一樣,一直都沒有消息。

「小月。」見貴賓室中再無他人,小黑湊到七圓耳畔,低聲道,「那小子還在『門』口『亂』晃。」

七圓點點頭:「我知道,不用理他。就憑他那兩下子,還能將你我二人怎麼樣了不成?現在重點是錦麟,及早追查到他的下落才是正經。唉,和他做了一年多的cp,我竟然……唉!」鬱悶地扔下手機,鼓起腮幫子生悶氣。

這一次當真是看走眼了!還以為錦麟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人,可以借來打掩護,卻沒想到自己反被他給監視了!

也不知道錦麟監視自己到底有什麼目的,是貪戀自己的容貌還是……

還是想將她『交』給什麼人?

七圓抬眼看了看小黑,皺眉道:「小黑,我看不出他的來歷也就罷了,怎麼連你也……」

小黑搖了搖頭:「這個人藏得太深了,別說是我,就連我上頭的人都沒有發覺他的異常。要不是他昨晚不知『抽』什麼瘋忽然對你無禮,恐怕我們永遠也發現不了他的秘密。」

這個錦麟,好像還『挺』厲害的呢!

七圓鬱悶地鼓著腮幫子,眉心擰出一個漂亮的紋路。目光一轉,落在貴賓室後方的窗子上。

『門』口那個討人嫌的小子,賊膽子還真是不小。算了算了,懶得跟他計較,還是翻窗戶跑比較好,免得迎面撞上,再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來。

敏捷地從窗子跳了出去,七圓拍拍手上的灰塵,扭著纖細的小蠻腰,和小黑一起向街道旁停著的一輛奧迪行去。他們和幾個朋友約好了,今天的漫展結束后要一起吃飯唱歌。別人都已經到地方了,他們卻才剛剛出發。

上了車,七圓往後座上一躺,舉著手機玩遊戲,小黑則是認認真真地在前面開著車。額前劉海兒偶爾會滑落下來遮擋視線,小黑便隨意一甩頭,將劉海兒再甩上去。

車剛剛轉了個彎拐進一條單行道,七圓眸子忽地一抬,小黑亦是猛地踩住了剎車。

這裡,有人。

擔憂地回頭看了一眼七圓,小黑無奈地嘆了口氣:「小月,你在車裡不要動,我下去看看。」

「嗯,好啊!」七圓笑了笑,懶洋洋地撐著下巴,「快去快回,趕緊打發了事,我還急著去參加party呢!去晚了,是要被罰的。」

小黑點點頭:「好,我儘快。」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七圓撐起上半身,趴在後車窗上往後看。呵呵,這個賊心不死的小賊,真是找死啊!上一次看在他是個普通人的份上,懶得和他計較,這一次他可就逃不掉了。

對修鍊者下手,可再不會有人管得著了。

後方不遠處的路口正中,一個穿著黑『色』夏裝的人正對著手機屏幕揪著頭髮上的髮膠。那掩在濃妝下的五官,赫然是屬於張揚的。

抬頭看了眼向自己走來的小黑,張揚不屑地嗤笑一聲:「喲,大美人身邊還有護『花』使者,不錯,真不錯。喂,護『花』使者,識相的哪涼快哪呆著去,別妨礙本大爺的好事。」

在第一次逛漫展遇到七圓的時候,張揚就已經發現,七圓有著和唐雨竹非常相似的側面,不仔細看的話還會以為兩者是同一個人。當然,七圓的身材可要比唐雨竹還要『棒』,是個正常男人,看見她就一定會想入非非,不可能不動歪腦筋。

小黑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更沒有讓開。七圓對他來說,是比命還要重要的人,別說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個小破孩,就算是千軍萬馬,他也要如城牆一般,將之統統攔下。

車裡,七圓看著小黑緊緊握住了拳頭,嘴角綻開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

這個傻小子,跟小黑對上了還不趕緊跑,這不是找死呢嗎?他的神經,都已經粗到這程度了,真是無『葯』可救。

張揚本以為自己一番話能將這個看著一點兒都不強壯,反而是有些瘦弱的小黑給嚇退,卻沒想到小黑不但沒退,反而是攥緊拳頭上前兩步,更稀奇的是竟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從小黑的右拳中散發出來。

手臂微微一僵,張揚停止了揪頭上髮膠的動作,一雙眼睛如鉤一般勾在小黑的身上。之前遇到這個男人的時候,他並沒有感覺到他有什麼與眾不同,可此時看來,他好像比自己還要厲害。

小黑右拳僅僅是握得片刻,便鬆了開來,拳中聚集的那股力量也瞬間消散殆盡,使得張揚有些不太確定,剛才小黑是否真的爆發出了一股不屬於常人的力量。

這個人……

小黑捋了捋額前劉海,笑道:「我們現在要去吃飯了,想要簽名的話,還請明天中午在簽售會上購買我們的畫冊。今天,實在抱歉了。」說完之後笑了笑,轉身鑽進了車裡,也不管身後的張揚,一腳油『門』踩下去,風馳電掣般行遠了。

看著倒車鏡中映出的小黑的臉,七圓掃興地撇了撇嘴:「還以為你能直接把他幹掉呢,結果你就只丟下輕飄飄的兩句話便算完了。唉,真無聊。」

小黑笑笑:「我也想把他幹掉,可是有外人在場,就這麼暴『露』了不太好。坐穩了,我要加速了。」

路口的樓頂上,季單煌目送七圓和小黑的車遠去,長長舒了口氣。

還好,沒事。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仍是很早便起來收拾準備上台。自發生了昨天將評委說成是大白菜的事之後,麗娜便顯得比之前還要緊張,換好衣服之後便坐在沙發里微微地發著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