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之中響起一陣騷動,很顯然,發聲之人在邊城獵人公會中擁有很高的威望和實力。

「在這喝聲之前另一個收了別凡和那傻子法能的人是誰?」

不知是不是只有徐塵一人發現兩道聲音並不是同一人所發。

徐塵運轉獸識朝著前方不遠處的石造大樓觀望片刻,未發現任何異人後便不再多想,默默的收了龜山體,扶起半跪著的小黑泥。

一觸碰到小黑泥,三股氣流撲面而來,一股清涼,一股燥熱,一股陰寒,先前獸識大開找尋聲源的徐塵立馬感覺到小黑泥體內的異常變化。

「難不成是三相性,這…..」

徐塵驚詫自語道,聲音極小,在沒有跟玄山老師確認之前徐塵不敢妄下定論,也就沒有對小黑泥說起這事。

「算你走運,大塊頭,邊城這麼小,有的是機會教訓你們。」

別凡的話語聲打斷了徐塵的思維,莽子的粗曠聲音也跟著響起,嘴上也不服輸。

「若不是薛大獵喝止,看我弟不削了你的皮,今天算你走運,弟,我們走,交任務去。」一旁獃獃的蠻子似乎聽懂了,重重的點了點頭,兩人也沒有再動手的意思,轉身離開了

「兩個白痴。」別凡嘟囔一句,轉身時,他還在尋思,剛剛那股威壓沖他與蠻子而來,他對那股蠻橫的威壓感受是最強烈的,若不是徐塵第一時間龜山體加身,他肯定抵擋不住抽搐倒地了,卻不知道莽蠻倆兄弟用了什麼法子扛過那聲威壓怒喝。

別凡回到徐塵、小黑泥身邊,三人噫噓一陣,便走向獵人總會大門。

被薛唳這一番出聲制止,圍觀的人群也開始準備自己的事去了,既然薛唳的聲音都出現了,那麼招新大會基本就要開始了,這個七界大陸最出名的職業之一在向在場的所有人招手。

廣場中央一幢灰石所造的高樓頂處,兩道身影緩緩走下石階,樓內燈火昏暗。

昏暗的燈火下隱約見到一老者綵衣黃髮,長眉低垂,腰背佝僂如弓,一雙鷹眼迷成縫隙,對著身旁的漢子說道:「小薛子啊,你真想震死他們啊,好歹也是獵人公會的新生軍,以後可別亂來咯。」

「長眉護道說的是,以後我不敢亂來了。」回話的中年人,身高馬大,體格強健,一席錦衣包裹著全身精肉,右眼從上眼皮到下眼皮有一道雷電疤痕,不知是傷的還是他自個弄的。

「不過呢,你這麼玩玩也好,這麼一鬧,還看到了幾個好苗子。」名叫長眉的佝僂老者滿臉笑意的喃喃道。

「是不是背個黑鐵塊的小子?是有些意思。」薛唳回笑道。

「你啊,你的眼光還真是短淺,老就看一個人,老夫看到的可是六男兩女。」帶著笑意,長眉的佝僂身形走入旋梯的陰暗之中。

「這麼多?還是您眼光獨到,這麼說來,我薛唳第一次主持招新大會來參加的可都不是酒囊飯袋了,哈哈哈哈,果然我的運氣一向都好,這不,都傳給我們獵人公會了,看顧烈風還跟我爭不爭。」薛唳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得意洋洋的駐足大笑,一番言語與他的形象完全不符,等他大笑結束,才發現佝僂老者已經消失在眼前。

薛唳急忙跟上,嘴上卻是不停。

「哎,長眉護道,等等我,等等我….第一次主持大會,有些緊張啊,您老教我點辦法啊…..」 第四十七章新的考核

「邊城獵人總會招新曆年相來秉承寧缺毋濫的宗旨,程序還是一如既往,新到者先到招新口登記錄名成為後備獵人,之後登記錄名的新人都需要完成相應試煉任務晉陞一星獵人。」灰石所砌的高樓外,一座高台之上,薛唳中氣十足地吼道,正兒八經的吼,因為他的嗓門極大,整片廣場的每一個角落都籠罩在這個聲音之中,這聲音還未停歇,繼續吼道,「去年完成試煉任務的後備獵人可以到獵人總會大廳內交付任務,其餘新人就在門外登記處排隊……」

「什麼時候能消停會啊,這個大叔嗓門真大,震死我了。」薛唳聲音還在繼續,別凡奮力捂住耳朵,卻毫無用處,大嗓門傳出的聲音還是無孔不入。

徐塵無奈的聳了聳肩,連看都不看別凡一眼,背穩磐石重劍領著小黑泥走向大門旁側的新人登記處,新人登記處已是排起長長隊伍,各式各樣的人都在其中,一個個迫不及待,似乎都想搶著快些成為獵人。

閑來無事,徐塵找了一個面相相對好相處的新人聊了起來,詢問新人登記流程。

從這新人口中得知,往年記錄完畢的新人獵人都可以到廳內接取任務,完成任務后,待下半年新一屆招新大會開始時,便可以前來交付任務,任務交付后,總會任務處便會給予任務完成者一枚銀星,即可成為一星獵人。

這接取後備獵人的任務居然是全憑運氣。

運氣好了還會抽到扶老奶奶過馬路這種無恥任務。

運氣背的,更有讓得境修為去獵殺成群的凶煞級妖獸。

曾有人提出過抗議,認為這樣極為不公平,但提議之人被暴打成豬頭后,給予的回答是,獵人,也需要運氣,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這個回答確實無法反駁。

「大哥,徐塵大哥,要不,我就算了吧,我可不想拖你們後腿。」小黑泥眼見新人登記處越來越近,一想到之前心中那股愧疚之意,低聲道。

「哪裡的話,你總有一天會明白自己並不是一個拖後腿的小子,相信我。」徐塵輕笑一聲,撫了撫小黑泥的小腦袋瓜子,溫柔至極。

「呦,這哪像我們徐塵啊,山玄村那個桀驁不馴的小子呢?」別凡此時已經跟上,雙手抱著腦袋調侃道,其實他早已察覺,現在的徐塵已經跟在村中時候大不相同了,稚氣已經完全退去,有時候甚至有一種成熟的孤傲,但這種孤傲只會對外人展現。

「懶得跟你貧嘴,老實排隊吧,沒事你可以研究研究你的土流笛,有什麼弄不明白的,等老師睡醒了,我好好幫你問問他。」徐塵撇了一眼抱頭的別凡說道。

「對哦,我居然忘了我的寶貝笛子,早知道剛剛拿來用,配合崩黃戒肯定可以打爆剛剛那個傻子。」別凡恍然想起剛剛入手的寶具,從腰間翻找出短笛,仔細端詳著。

冤家路窄,此時恰巧莽蠻兩兄弟路過,正好聽到別凡所言,莽子那牛脾氣哪忍的住,當即破口大罵,別凡當然不會示弱,你一言我一語的,又一次引來眾人圍觀,只不過這一次他倆並不敢開打。

誰讓薛唳已經被吵鬧聲吸引,側頭看了過來。

爭吵在薛唳眼神下停止,兩人識趣的各自分開。

順著吵鬧的方向看去,薛唳一眼就看到了一頭紅髮身背漆黑重劍的徐塵,饒有興趣的撫了撫下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登記處的長隊也逐漸縮短,雖然看起來人數眾多,但獵人總會的辦事效率卻是快的嚇人,不到半小時功夫,所有參加報名的新人都已經記錄完畢。

「這個牌子是什麼東西,往年可沒有這玩意啊,一百二十九是什麼意思?」一個新人獵人,舉著他手上的一塊小小的木質牌子,看著上面刻寫的數字奇道。

「是啊,往年不是該直接進內廳借取任務么?」另一個人環視周圍沒有散去的人群說道。

同樣的疑慮在每一個新人臉上都印著,所有新人在登記后都領到了這樣一個木質牌子,上面刻寫著

徐塵、別凡、小黑泥三人手中也有一塊小小的木質牌子,上面按著順序刻寫著二百四十八,二百四十九,二百五十。

徐塵二百四十八

小黑泥二百四十九

別凡….二百五

「什麼鬼東西,什麼鬼數字,小黑,我倆換換,這個數字我看的不舒服。」別凡拋甩著手中的木牌,壞笑著看著小黑泥。

面對別凡的一臉壞樣,小黑泥將手中的木質牌子捏的更緊了。

就在別凡對小黑泥手中的木質牌子虎視眈眈之時,薛唳的大嗓門又一次響起,嚇的本就不懷好意的別凡為之一顫,手中木質牌子掉落在地。

「獵人,是在場所有人嚮往的,成為低階獵人只要運氣好是極為容易的事,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抱著僥倖心理,大浪淘沙,除非你是金子,否則終將是歷史長河中的塵埃,往年也有人曾跟我抱怨,接取任務太看重運氣,致使許多相對有能力者心懷遺憾,連續幾年無法完成任務。」

廣場上,已經有人大聲附和,看來有許多人也認為接取任務的方法他們極為不認可。

薛唳頓了頓,揮手示意安靜,接著說道,「大家都知道,我薛唳是第一次主持招新大會,所以嘛,我給大家準備了一份大禮,這份大禮是一場考核,考核的入場券就是你們手中的木質牌子,你們可要拿好了,接下來的就到你們接任務的時候,嘿嘿,待會考核正式開始時,可別找不到了,如若找不到,或者考核失敗,你們的號碼便會在此屆考核中被抹去,那就下一屆再來吧。」

「這是哪門子的規矩。」

「就是,我們怎麼知道考核難度。」

「獵人公會招新規矩憑什麼你說改就改。」

「薛瘋子,我怎麼這麼倒霉啊,難道我第六次又不能過了么。」

「六…六次….大哥…你…」

薛唳話音一落,廣場上驟然哄鬧開來,一個個出言抗議,喊罵連連。

小黑泥不覺心下發虛,不過一想到徐塵那肯定他的眼神,也就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副背水一戰的表情。

徐塵、別凡兩人不發一言,似乎覺得這樣才有意思一般。

獵人總會大門口,不知薛唳何時下了高台,站在門前閉目聽著一切。

「老子就是規矩,今年主持是老子,不服,來戰!」

突然,薛唳深吸一口氣,倏地虎目圓睜,一聲暴喝緊隨其後,如先前喝止別凡、蠻子打鬥一般的威壓猛地擴散開來。

廣場上的場面可想而知,原本噪雜的聲音轉化為陣陣哀嚎。

而此時的獵人總會大樓內,先前跟薛唳一道出現在高樓頂處,禁了別凡、蠻子法能的長眉護道通過窗子注視廣場上發生的一切。

就在薛唳再一次發出吼叫之時,長眉身後忽地閃出一道人影,燈火昏暗卻是看不清模樣。

來人恭敬說道:「長眉護道,真的要讓薛瘋子這麼玩么?」

長眉屢了屢細長白眉,笑呵呵回道:「小顧子啊,這人吶是活的,規矩是死的,獵人總會的招新規矩稍微變變,並不是什麼壞事,讓他鬧吧,這屆有幾個好苗頭,老夫真好提前見識見識。」

「可…..」被稱為小顧子的人又欲說什麼,卻被長眉提手制止,「好啦,沒事的,總會大人不會追究的,這也是他的意思,正好拿這一屆試試水,獵人已經不能再有魚蝦混跡了。」

一聽總會大人,來人便不敢再過多言語,輕嘆一聲,默默退入陰暗之中。

…….

廣場上,哀嚎聲也漸漸平息。 第四十八章妖獸傀儡『灰熊』

「還有誰不願意接受考核的,可以立馬滾蛋。」

薛唳見廣場上的新人被威壓震懾皆不敢再多嘴多舌後,理了理上身衣物,接著緩聲說道,「下面我宣布這屆的一星獵人考核內容,很簡單,就是檢驗你們的戰鬥力,你們的對手乃我們獵人總會中的獸影分會第一傀儡師『儡痴』所造『妖獸傀儡』,能在『妖獸傀儡』手中走過十招的人便可以直接晉陞一星獵人。」

『嘣,嘣,嘣。』

話音一落,笨重的腳步聲從空洞的大門處傳出,一具模樣怪異的木質妖獸緩緩出現,模樣有些像灰熊,體型卻是不大,不過薛唳體高一半,熊頭一顆鮮紅寶石耀眼奪目。

「什麼?妖獸傀儡戰?」

「居然是儡痴造的東西,完蛋了。」

「十招?有這麼難么?」

「哎,看來我只能等下屆了,真是倒霉,居然遇到薛瘋子。」

「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我看這妖獸笨重的很,體格也不大,估計稍微用些勁就可以把它撂倒。」

「就是,這玩意一點修為都感應不到,我怕是連得境都沒有。」

見著緩緩走出的笨重灰熊傀儡,眾人再一次哄鬧起來,或長與短嘆,自慚弗如,或信心滿滿,鬥志昂揚。

灰熊傀儡木訥地站在原地,耷拉著熊腦袋,雙肢微垂,絲毫沒有半點危險氣息,反倒叫人忍俊不禁。

薛唳見新人獵人中有幾個已經躍躍欲試,輕笑一聲,輕盈一躍,跳回先前站立的高台,緊接著打了個響指。

『轟…….』

隨著響指聲響,灰熊傀儡下方土地便顫抖開來,眾人紛紛退散出顫抖地帶,一道四四方方的地面緩緩凸起,赫然是一座比武台。

待比武台成型,薛唳的大嗓門再一次響起。

「現在考核開始,你們誰先上台?」

灰熊傀儡原本耷拉著腦袋隨聲立起,額間玉石紅光一閃,一雙木雕的眼睛咕嚕一轉,直視前方。

「我來試試。」

一道極為自信的聲音響起,聲音一出便見一赤衣男子率先飛身上場,一個空翻之後,穩穩地著落在比武台上,看樣子倒有些功夫底子。

一直未發一語的徐塵也是被這一招乾淨利落的登場一驚,忙開啟獸識查看赤衣男子修為。

「得境巔峰實力,看來不是什麼三腳貓的傢伙。」徐塵喃喃自語道,目不轉睛地盯著台上,準備看一場好戲。

還不待徐塵回話,比武台上的赤衣男子已經當先出手。

「黑虎掏心!」那赤衣男子攻勢犀利,竟然沒有先試探灰熊傀儡的底細,一上來便是極其自信的殺招,運轉體內勁力,一爪直取傀儡心門。

『嗷』灰熊傀儡的口中低沉地發出一陣聲響,也不做任何閃避,低垂的單肢猛地一舉,看似極為輕鬆地迎上赤衣男子的猛攻爪勢。

赤衣男子嘴角輕揚,手中招式急變,身影化為一道虛影,竟然疾速閃到了灰熊傀儡的身後,剛剛穩住的身形猛地原地一轉,朝著灰熊傀儡的後身一記重肘擊下,速度之快,灰熊傀儡根本無法閃避,正中灰熊傀儡脊背。

『嘣!~~~』

一聲巨響,灰熊傀儡轟然倒地。

赤衣男子冷笑一聲:「傀儡終究是傀儡,有什麼可怕的,一具沒腦子的玩具罷了,這種東西拿來考核,是把招新大會當兒戲么?」

「好,好厲害。」

「原來這傀儡一點都不可怕。」

「我還以為這屆完蛋了。」

比武台下,許多人朝著赤衣男子這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拋去崇拜的眼光,只有少數幾人冷笑著搖了搖頭。

「老徐,我看那個傻玩意沒那麼簡單?雖說察覺不到什麼波動,但我總覺得不簡單。」

「我也認同別凡大哥的話,總覺得沒那麼簡單,你們可要小心啊。」

別凡、小黑泥靠近目不轉睛盯著台上的徐塵,同時說道。

「我還以為你們沒看出來呢,果然沒白跟我混。」徐塵雙手環抱打趣回道,對於別凡、小黑泥能察覺到傀儡潛在能力,尤其是小黑泥,他還是有些驚訝的,他沒想到一個靈心初開的小傢伙有這麼敏銳的感知力。

台上,灰熊傀儡不出三人所料,沒事一般重新站立起來,口中重複著『嗷,嗷,嗷。』的聲音,越來越響。

簡簡單單的一個聲音似乎在宣洩著它無盡的憤慨。

赤衣男子雙瞳一縮,竟有些絲懼意,心中不禁有些發毛,他哪想到這灰熊傀儡的防禦力竟然如此霸道變態,他得境巔峰修為全力的反身一肘堪稱碎金裂石,居然在這灰熊傀儡身上吃了癟。

「反正只要走過去十招,傀儡定然只懂得以力御力,不懂變通,既然不能力取,那我便智取。」赤衣男子暗下打定主意,身形大動,化為三重虛影,漂移在灰熊傀儡四周。

『嗷~~~~』這一次灰熊傀儡的叫聲如同雷鳴,竟與薛唳的隨口一吼不相上下。

厲嘯一出,比武台上當即雷雲滾滾,烏雲密布,一道詭異雷波傾瀉而下,淹沒了整個比武台。

電閃雷鳴,在場眾人紛紛捂耳遮眼。

雷電轉瞬即逝,三道虛影驟然消散,一道人影帶著焦味倒飛出比武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