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李默長長的吸了口氣,爾後眼神一凝。

「喝!」

劍身上劍焰沸騰,然後慢慢濃縮,直到最後化為一抹指長的劍芒,伸縮吐信。

「恩?鐵骨境中期,能凝成劍芒?你這小子——也留不得!」

王獅虎一聲暴喝,朝著二人撲來,槍出如驟雨降落,兇猛非凡。

二人被逼得連連後退,短短几招之下,負傷數處。

「秦姑娘,只要能夠製造出接近他的機會,我便能夠重創於他!」李默低呼一聲。

「當真?」

秦可兒眼神閃了閃。

「生死關前,豈容說笑?」

李默低聲說道。

「好!」

秦可兒乾脆的應了聲,一躍再朝前撲去,劍起,再施真元技。

「蝶鞭!」

劍芒閃,鞭影再現。

王獅虎狂笑一聲,槍出如電。

這一次,秦可兒完全沒有迴避的意思,竭盡全力施招,一槍擦肩而過,鮮血染紅衣裙。

「雷霆幻步!」

李默將步伐運至極限,一瞬間沖至王獅虎胸前,揮拳即砸。

「區區小輩,也敢和我近身一戰——護身真氣!」

王獅虎暴喝一聲,運起鋼魄境才能夠領悟的護身真氣之術,厚重的真氣凝聚在全身,構造成一個鐵壁般的氣罩。

「真元技·碎骨拳!」

李默一聲暴喝,拳出之時,體內那一滴真元之力驟然爆開,化為洪流般的力量,瞬間聚集在拳鋒之上。

「砰——」

一拳砸碎護身真氣,拳力長驅直入,直抵胸骨。

「什麼!」

王獅虎雙目一瞪,目睹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眼前。

縱然他未將護身真氣運至極限,但是,也絕對不是鐵骨境級的武徒能夠擊碎的!

更何況,這少年一拳不僅震碎護身真氣,砸中胸口更令他感覺到噬骨裂脈之痛,以至於身體發生了不該有的一瞬的遲緩。

秦可兒瞥住機會,劍影鬼魅般襲來,劃破王獅虎喉嚨。

李默一劍接踵而上,刺破胸膛。

「怎……怎麼……可能……」

長槍落地,王獅虎帶著不甘的眼神,捂著鮮血噴冒的喉嚨重重倒在地上。

秦可兒長長吐了口氣,與此同時,身上的氣息陡然間發生質的改變,真氣噴冒,如火山噴發一般,恢弘飄揚。 ?「恭喜秦姑娘,抵達鋼魄境。」李默費力的笑了笑。

秦可兒也露出欣喜的表情,然後,又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李默,費解的說道:「我在鐵骨境後期領悟真元之力,都被稱為天才。你竟然在剛剛踏入中期就能夠領悟,更能夠立刻施展真元技?你……你究竟是如何修鍊的?」

「天下之大,無奇不由。秦姑娘就當這是另一件奇聞罷了。」

李默淡淡一笑,並沒多加解釋。

道天煉火訣乃罕見的霸道功法,能夠在鐵骨境中期就聚出真元,並且在煉骨境便配有對應的真元技:碎骨拳。

一般的拳法,在轟中對手,力量抵達骨骼之前,已經在肌體上損耗了大半。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而碎骨拳,則能夠將真勁直接加諸在敵人的骨骼之上,從而造成最大程度的殺傷力。

少年淡定之言,讓秦可兒又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換做他人,只怕早就誇誇而談了。

但這樣,又讓她本就沉寂下去的好奇心再度的升了起來。

未敢休息,二人匆匆趕到丹房,那兩個守門的山匪正在朝外觀望,還未來得及出手,便被二人制住。

待到進了丹房,大屋子裡一個瘦臉丹師正拿著刀子,準備對嬰兒下手。

情形危機,李默一記飛刀奪了丹師的性命。

檢查屋中,有著十幾個嬰兒,皆睡得正香,二人這才鬆了口氣。

接著,秦可兒到外面檢查是否有漏網之魚,李默則吞了顆療傷丹,盤坐調息了一會兒,待傷勢未再惡化之後,便在丹房中走了一圈。

在丹房的盡頭便是這丹師的住所,屋子裡滿是各種邪毒藥材。

李默對此一點都不感興趣,他大步走到柜子上一角,拿起堆積的丹書翻了翻,見全都是邪毒丹方,便不屑的丟在地上。

最後一本羊皮冊子,質地顯得異常古老,其名為丹書,卻寫得一字不通,就好似纂寫者胡編亂造一般。

正待合上,餘光瞥到一個段落的時候,他陡然眼睛一亮。

「這是——丹碼!」

煉丹師們為了隱藏一些重要的丹方或者煉火訣,以各種方式將丹書寫成密碼文字,即是丹碼。第一時間更新

他剛才看到這一段話,全是以省略偏旁的方式編寫出來。

若是換了他人,難以察覺其中奧妙,但是卻瞞不過李默的眼睛。

對於丹碼之學,他有著很深的研究。

他迅速的閱讀著,同步在腦海中將文字翻譯出來,隨著不斷翻閱,豁然間欣喜出聲道:「這竟然是——太玄煉礦術!」

相傳,此術出自玄門,專門以各種礦石為原料,煉製丹藥。

據說此術抵達顛峰境界,更可將一座礦山煉成一丹。

其藥效之強大,足能通天。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只可惜其在數千年前便已經失傳,李默生前曾苦苦追尋,皆無線索,誰能想到竟然在這裡找到了它的下落。

外面傳來動靜,李默將丹書朝懷中一收,走了出去。

秦可兒走進來,說道:「郡兵已到寨外,大概一柱香就能上來。等會兒這裡收拾乾淨后,你便隨我一同回郡府,今日的軍功我會如實稟告爹爹,給你記錄在案。」

李默可沒時間等上一柱香,他便道:「我還有事要辦,這軍功的事情就勞煩秦姑娘了。」

說罷,拱拱手飄然而去。

秦可兒倒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遠望李默離去,眼神深深。

一離開山寨,李默就連夜趕往礦洞。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抵達血玉礦洞之後,即刻升爐煉丹。

太玄煉礦術增加了提煉的步驟,要將一塊塊礦石提煉成精純血玉石,再以血玉石熔煉成丹。

幸而李默如今已經抵達玄級一品,有熔煉礦石的能力。

玄火沸騰,礦殼漸漸消融,直到露出精純的玉核。

就算是在道天煉火訣和血玉髓的輔助下,李默也足足耗費了一天時間,才將一百斤礦石提煉出了一斤血玉石。

自然,若是換了他人,更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時日。

李默未有停頓,接著以血玉石為原料,煉製血玉丹。

初涉太玄煉礦術,雖以李默的悟性,足已完全參悟,但畢竟丹道修為有限,第二日丹成之時,也僅僅煉出了一枚血玉丹,而且還是中品。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只是,李默卻笑了起來:「果然難度極大,不愧是我追尋已久之物。」

接著,他將血玉丹服下。

丹藥入口,頓感體內血氣爆發,一股股強橫的能量竄入肉身之中,彷彿千年洪流衝撞著堤岸。

若是換了他人,決然承受不了這種衝擊。

但李默三煉其身,如今有煉骨之境,骨如精鋼。

他穩如磐石的承受著藥力的衝擊,體內的經脈根骨,大口大口的吞噬著藥力,修為隨之大漲。

待到藥效退去之時,體內的真氣強盛了不少。第一時間更新

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大讚道:「好東西!比起一般的玄級修為丹不知高出多少,若能夠煉出極品,頂多三四個月,必定助我達到鐵骨境後期!」

本來看不上眼的這二等血玉礦,因為太玄煉礦術的出現,成為了助他提升修為的寶地。

接下來幾日,李默往返於郡城和礦洞,血玉丹的煉製很快達到上品,最終達到極品丹境。

極品血玉丹蘊涵著億萬年礦脈之力,便宛如生服靈寶一般,將李默的修為高速提升。

但同時,與王獅虎一戰的傷勢卻處於停滯狀態,緩慢復原著。

以至於李默並未發現,近來一直都有人跟蹤於他,記錄行蹤,彙報給許青松。

這一日,李默前腳剛進了礦洞,一眾人馬便出現在了洞外。

二十來人,許青松、張韋莊、許浮生,張斜陽等等,許張兩家在英傑會下院的高年級優秀成員,齊聚於此,一個個都是鐵骨境中後期的好手。

除此之外,自也包括了許昆和許建銘兩個本家少爺。

眾人籌備良久,蓄勢而來,這一次是誓要取李默性命。

「這就是李默這段時間出入的礦洞?許青松,你先派人進去探探。」許昆命令道。

「我去。」許浮生毛遂自薦,帶了兩人深入洞中。

未過多久,許浮生返回了過來,一臉激動的稟告道:「恭喜昆少,有大發現!」

「什麼大發現?」許昆問道。第一時間更新

「我們按腳印搜尋,發現這礦洞之下,有著一個血玉礦脈!」許浮生回道。

「當真?」許昆聽得精神一振,哈哈大笑道,「李默這小子,發現血玉礦而不上報,必定是行私采之事,這事情若是稟告到官府,那他一家人都是要掉腦袋!」

「那昆少的意思是,就讓官府來處理這李默?」許青松小心翼翼的問道。

許昆冷笑一聲道:「本少爺籌備這麼久,不就為了取李默性命嗎?如今人多勢眾,何必還要借官府之手?」

許建銘頷首道:「昆少說得不錯,若不手刃此人,豈能消我等心頭怨恨!」

「走吧,咱們去給這小子一點驚喜!」許昆一臉獰笑。

眾人便魚貫而入,很快的抵達了血玉礦洞。

李默聽到動靜的時候,一爐丹未成,再看,許昆一行人已經進到洞廳中。

眼看空曠洞廳之中,唯有李默一人,周邊更沒有任何出路。

許昆便耀武揚威的大笑起來:「李默,沒有想到我們會找到這裡來吧?」

許張兩家少年,皆陰冷冷的看著李默,眼神中透著仇恨和殺機。

李默的出現,讓兩家支族的少年們,在入學式和武道大會上丟盡顏面,如今終於有機會一報大會恥辱。

李默並未因為諸人的出現而有任何的變化,他巍然不動的煉著丹,平靜的說道:「許昆,我早說過事不過三,街巷的時候已是第二次,蠍洞第三次,結果,我沒來找你,你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如今人多勢眾,許昆底氣足得很,更沒有聽出李默這平靜話語中隱藏著的殺機。

他一腳踩在大石頭上,放聲大笑,朝著地上吐了口吐沫道:「呸,你以為本少爺真怕你?什麼事不過三,本少爺今天就要第四次動你,你能怎麼樣——咦,玄火?」

話到中途,他突而臉色一變,失聲叫了起來。

許建銘也發現了火焰的古怪,頓時眼睛一瞪,驚呼道:「你這小子,竟然是玄級一品煉丹師!」

許青松等人更是渾身一顫,一個個愕然失色。

十四五歲之齡,達到黃級三品那都是有著卓越天賦,而達到玄級一品,在郡城之地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眼中流溢著嫉妒之色,許昆咬牙切齒的叫道:「怪不得你這小子修為提升得如此快,更敢去追求雁妹,原來是仗著有這實力。」

爾後,他臉色一冷,猙獰的笑道:「不過,你以為有玄級一品就敢和本少爺做對?今日我就要取你狗命!」

「就憑你?」

李默眉頭微微一挑,眼神中寒芒一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