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恆拿出來劍的一瞬,他的身體就動了,在所有人都無法理解的速度之下,到了方恆的面前。

他的拳頭,更是在這瞬間,就到了方恆的胸膛之處。

拳頭摩擦的空氣和空間,已經帶起了一連串的巨大火光,聖心等人都在這一刻眼神一縮。

他們知道,這是純粹的速度和力量所帶起的火光。

這是足以翻天覆地的爆發力!

就算是他們中的任何一人,再這一拳下,都要退避。

偏偏,方恆沒有退。

他還是站在那裡,手持真武劍。

驀然間,他的手腕一轉。

就是這麼一轉手腕,真武劍也劃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隨之飛起的,是一大片的血肉,和鮮血!

尊九五的眼神一縮,身影立刻退後。

轟咔咔!

噗!

直到這時候,尊九五拳頭所帶起的爆響才開始響起!

直到這時候,方恆的長劍入肉聲才開始出現!

天地間一片爆炸和混亂,塵埃飛揚,只是剎那間,就再次被壓了下去。

方恆的身影,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一劍舉起,下一刻,便直接落下。

這一劍,不快也不慢,讓觀眾席上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偏偏,尊九五卻恍若定住了一般,躲不過去。

噗!

入肉聲再次響起,肉眼可見,尊九五的左臂,也被削下了一大片的的血肉,血花飛揚。

看著這股血花,眾人的眼神都是一變。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隱隱察覺出了這種不對的感覺是什麼。

血在天空中,飛舞的不該是那麼慢。

偏偏,在觀眾席中的人眼中,這些血花,太慢了。

好像凝固卻又渙散的液體一般,在天空上不停的變化著。

轟隆隆!

一陣爆炸聲突然響起,下一刻,尊九五的身體便接連翻滾幾下,瞬間離開了原地。

這一次,方恆沒有在追擊,只是在原地喘了兩口氣。

「改變時間流速!」

突然間,觀眾席上的一個老者大喝一聲,眼神中滿是驚駭。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臉色也都是變了,他們都是武者,自然知道武者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是能夠改變時間流逝的,只是,這種事情向來屬於傳說和神話!

改變時間,別說虛武境,就是真武境都很難接觸到,方恆才多大,怎麼就會擁有這種方法?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一道話語從人群中傳出,無數的人都在此刻點頭,他們都很想否認這個答案。

只是不管他們怎麼點頭,都止不住他們臉色的蒼白。

從剛才那尊九五受傷的血液變化,以及剛才方恆和尊九五的對戰動作就能看出,這的確是時間和空間的一種運用。

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別的解釋。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就在這時,站在戰台一邊的尊九五也不停點頭,他的雙臂還在流血,他的眼神滿是凝重。

觀眾席上的驚呼他自然注意到了,同時在驚呼傳出的一瞬,他就肯定了。

剛才的方恆,絕對是用改變時間流速的手段對他做出了攻擊,否則,他斷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受傷,也斷不可能面對方恆的攻擊不能抵擋。

「呵呵,不要太把這個當回事。」

見到尊九五的神色,方恆笑了笑,「我這改變時間流速的手段,看起來嚇人,實際上也沒什麼,只能在幾個空間之內做到瞬間的時間改變而已,你要是掌握了方法,也能做到。」

話語吐出,觀眾席上的人都是身體一震。

果然是改變時間流速!

好在的是,觀眾席上的人也都在此刻鬆了一口氣。

只能在幾個空間內做出瞬間的時間改變,這個手段的確恐怖,只是比起那真正的改變時光,卻差了太遠了,這倒不是不能讓人接受。

「原來如此。」

尊九五點點頭,「不過這樣,也很厲害了,要知道武者相拼,瞬間,就能改變結局。」

「話雖然那麼說,不過剛剛那兩個瞬間,卻沒有改變什麼,只是讓你受了兩處傷而已。」

方恆笑了笑。

「能讓我受兩處傷,就已經是很大的本事。」尊九五淡淡道,「雖然,這些傷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喀拉!

話語之間,尊九五的身體一震,只見本來從他身上釋放的黑色氣流開始震動起來,好似一瞬間就化為了無數的鎖鏈,讓四周的空間都紛紛撕裂。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他們都看到了,戰台上,以尊九五為中心的數十個空間,都在這一刻被生生撕裂,下一刻就化為了無數的青色光華進入了尊九五的身體中,讓尊九五的雙臂傷勢飛快復原。

「哦?這就是饕餮?」

看著這一幕,方恆目光閃爍起來,片刻后笑道,「有些意思。」

場中的人看到這一幕,也全都一驚。

魔道手段,的確是恐怖,只是對大部分人來說,這也不算什麼了,魔道的吞噬掠奪,都是他們所理解的,無非就是吞噬別人的力量血肉。

只是此刻,尊九五做到的卻是吞噬空間,轉換能量,最後在恢復傷勢!

這種手段,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何止是有些意思?饕餮的恐怖,遠遠不是你能了解的。」

尊九五眉毛一揚,神情中滿是信心。

「我不了解?呵呵,這有什麼難以了解的。」方恆笑著搖了搖頭,「所謂饕餮功法,無非只是把自己的能量變的更加兇殘一些而已,常見的魔道功法是能吞噬血肉,虛武真力,或者是煉化屍體,增強本身力量,而你這饕餮,說是吞噬,實際上,不過是同化。」

聽到方恆的話語,尊九五眼神一愣,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方恆說的,太對了。

饕餮功法,號稱吞噬一切,連天地都吞,實際上,又哪能吞的下?

最為徹底的辦法,就是同化,把天地的能量變為自己的力量,同時把自己也融入到天地之中,這樣一來,修鍊這功法的人就是一部分天地!

「現在看起來你是吞噬了空間的力量,實際上,你只是同化了空間的力量罷了,而且,由於你同化了空間,所以你的缺點,也很明顯。」

方恆說了一句,手中真武劍,驀然向著虛空一刺。

這一刺,無聲無息,更沒有任何目標。

卻偏偏,空間都在方恆的這一劍之下開始紛紛撕裂起來,下一刻,尊九五本來恢復全盛的狀態,竟再次低落,口噴鮮血!

「這……」

天地間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們不明白,怎麼利用了饕餮功法恢復了傷勢的尊九五,卻被方恆怎麼不清不楚的一劍擊傷?

尊九五臉色一變,手指一點方恆,「你……」

「我什麼?」

打斷了尊九五即將說出的話語,方恆笑道,「只要我想看見的,就沒有看不見,只要我想了解的,就沒有什麼我不能了解,就算天地人心,我都能看得十有七八,何況區區武學功法?現在看來,神級功法,也不過是超越於普通吸納能量的手段,演變為了融入到特定的天地能量中罷了,那麼只要看得懂天地能量,神級功法又能如何?」

話語落地,尊九五臉色一白。

天空上的傲天,眼神中也露出了一抹驚色。

方恆,實在是太恐怖了。

人天地神,四大級別的功法,到了神級,就開始質變,神級之前,一切都只是吸納天地能量,以及能量的運轉和使用方式,威力不同,等級就有了上下。

神級,卻是完全有別與這人天地,就如同方恆剛才說的一樣,是融入到某一種能量之中,進行最為根本的同化和進步,說的簡單一些,神級功法就是天地世界中的一種能量本源,誰得到了神級功法,誰就能融入到能量本源中,只要這世界中的能量本源不滅,那就很難死。

話語說白了,是這麼說,只是能明白的,有幾人?

能明白的人就很少,能再明白之後瞬間就做出破解的,又有幾人?

「古今往來,沒有一人能在面對神級功法的時候就瞬間做出破解,方恆,是第一個。」

傲天震驚的想到,眼神中滿是狂喜。

他知道,這次他做的決定,太對了,就方恆這麼一個鬼才,莫說是捨棄一部神級功法,就算是捨棄十部,又如何?

「厲害,真是厲害啊。」

終於,臉色蒼白的尊九五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了佩服之色,「方恆,我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那麼厲害,神級功法在你面前,都不算什麼。」

「不是不算什麼,只是你沒修鍊到家。」方恆淡淡道,「功法是需要打破和修鍊的,你從得到饕餮功法到現在一共才三個時辰,不過是學會了一些皮毛而已,按照你這功法屬性,要是你修鍊的時間超過一年,融入到空間之中,我就算破開空間又如何?你完全可以在剎那到另一片空間中,躲避我的傷害同時,還能抓住空隙對我攻擊。」

「呵呵,世間哪有這麼多圓滿的事情。」

聽到這話,尊九五突然笑了聲,「我輩武者,整日里行走於生死之間,求得就是那一點機緣和力量,有的人得到了機緣和力量,可還沒來得及發揮,就敗了,現在的我就是這樣,神級功法被你破了,那就是被你破了,這就是命。」

「哦?」

聽到這話,方恆眉毛一挑,笑道,「你難道要告訴我,你要認命?」

「我當然不認!」

轟!

恐怖的爆響聲從尊九五體內傳出,下一刻,方圓萬里之內的空間都接連爆炸,無窮空間爆炸的力量以難以形容的速度返還到了尊九五的身上,讓尊九五的身體震動,喀拉幾聲,他的體表都出現了無數的裂痕!

只是,就算體表滿是傷痕,尊九五的氣勢,卻在這一刻更強!

似乎在這一刻,尊九五,才是真正的尊九五!

也似乎在這一刻,他才是那狂的無法無天的人!

「這老天,是不公平的。」

「有的人,明明是個廢物,卻偏偏生在一個好家庭,得到了上好的資源。」

「有的人,明明沒什麼資質普通,卻偏偏得到了一個好機緣,成就無上強者。」

「還有的人,明明就是連廢物都比不上的紈絝,卻偏偏有高手護著,能胡作非為。」

「憑什麼他們會這樣?憑什麼我不是他們?」

「我從小就是個乞兒,沒有父母雙親,沒有師父師娘,能走到這一步,我全都是靠著自己一點一點打下來的!」

「我殺人,我八歲就殺了一個老乞丐,只為了一口飯。」

「如果我有那皇天子一半的家世資源,我就比現在強無數倍!如果我從小不是個乞兒,是一個正常的門派弟子,那我,也會比現在強!」

「可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所以我再問自己一個問題,憑什麼他們能有我沒有的東西,憑什麼他們能享受我享受不到的生活?」

「有人告訴我,這就是命。」

「所以我不認命!我討厭我的命!」

「我得不到的,我就要搶到,我搶不到的,我就要毀掉!」

「你打敗我,換成別人可能會說,這是命。」

「可我,不認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