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一觸即發,各大勢力這次來的強者雖然不是全部,但在數量上也不會少,足以把這片區域給團團圍住;再加上骨龍那龐大的身軀並不能從決戰大陸內順利出來,一時間整個戰場是向著各大勢力這邊傾倒的。

骨龍的實力雖然是中階至尊,但是因為全部力量都在掙脫空間的困擾,所以還沒法出手,決戰大陸內的至尊級彆強者也都沒法這個時候出來,以至於那些衝出去的鬼物們被壓制的節節敗退。

「大家集中力量,把這個傢伙給轟回去,然後再封印這個空間,讓它們出不來。」有強者大吼,呼喚其他勢力的強者一同聯手。

這樣做的效果的確顯著,骨龍那龐大身軀居然被一點一點地轟了回去,眼看著就要再次被打回決戰大陸那邊空間內,一隻巨大蒼白的手掌從那空間的空隙中伸了出來,一巴掌就把眾多勢力的半尊級別的強者給轟成了重傷。

「你這頭蠢龍,再不快點出去,大帝們絕對不會輕饒你的。」一聲冷哼從那邊的空間中傳出,讓這邊的強者們都清楚地聽見了。

顯然,決戰大陸內的其他強者都不耐煩了,只是隨便一拍,就讓各大勢力的強者都身受重傷,可見裡面的傢伙絕對不會比骨龍差多少,甚至更強。

戰況一直膠著著,兩邊的強者不斷地交手,起初都還是這邊佔據優勢,但是隨著決戰大陸內鬼物的不斷湧出,以及骨龍這邊幾乎快從空間夾縫內出來后,戰況開始不斷地向著決戰大陸那邊傾斜。

「走吧,那片大陸的回歸已經變成了不可阻擋的趨勢,該回去準備之後的混亂了。」在戰場外的暗處,一些身影微微嘆息,離開了原地。

這些都是那些沒有立刻參與到這次戰役中來的勢力,他們選擇觀望的態度,現在發現了決戰大陸內的實力后,已經知道,這一次的阻擊戰,各大勢力這邊,算是失敗了。

果然,當骨龍出來后,一聲咆哮,徹底改變的戰況,再加上它身後出來的那一個個實力也恐怖滔天,威震整個星空的身影后,各大勢力那邊算是徹底失敗了,短時間內就被屠殺了大半,直到最後一些模糊的身影出現,把那些殘兵敗將救走,這場戰役算是已經徹底結束。

「哼,一群螻蟻,還敢抵擋吾等,要不是幾位大人還有特殊原因,不能馬上降臨,這些宇宙早就被吾等重新統治了。」骨龍冷哼。

「這也不能這麼說,過去了那麼多的歲月,這些宇宙中應該也誕生了不少實力不低的傢伙,剛才的那些就是如此,利用掌控完善宇宙的能力,還是能夠和吾等一戰的。」它身後的另一個強大的鬼物至尊分析道。

這一次的阻擊戰,雖然參加的勢力不少,但也有不少的勢力並沒有參加,其中本宇宙以及青之宇宙就沒有參與,還有那幾個最強的宇宙也是如此,並且魔族這個猛虎也是盤踞在自己的陣地內,沒有參與。

隨著先頭部隊的慘敗這個消息,傳入各大勢力,所有人終於是清楚,真正的大動亂已經開始了,決戰大陸的回歸以勢不可擋。

一時間,整個決戰大陸所在的那片區域,所有勢力殘留的力量全部退回自己原本所在的區域,同時決戰大陸內出現了大量的強者,短時間內就接手了那一大片區域,並且有不少的鬼物開始向周圍的勢力發動攻擊,只是這個階段還沒有超級強者參與,所以算的上是小打小鬧了。

……

此時在本宇宙中,秦寒等一干高層都在座,無一缺少,並且在秦寒的身後還有不少身形模糊,但是卻個個氣息恐怖的身影。

「各位,現在決戰大陸內終於是回歸,真正的大動亂也正式開始,從現在開始,本宇宙進入最高備戰狀態,隨時準備開戰。」坐在上首的秦寒看著下方的眾強者道。

「經過這些日子的分析,所有勢力中,可以分為最強的十個勢力,這十個勢力需要我們加強關注,其他都不足為慮,我們這邊隱藏的整體實力足以超過那些勢力了。」孫御站出來對著所有強者道。

這十大勢力中,最前面幾個無疑是決戰大陸,魔族,青之宇宙這三個巔峰勢力了,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其他勢力都默認了。

決戰大陸光是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就已經恐怖如斯了,畢竟那可是集合了當初一個時期的所有強者的集合勢力,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恐怖。

至於魔族也不用懷疑了,有著魔天這個強者存在,就足以讓絕大多數的勢力無法正面抗衡了,再加上這些紀元該族的擴張程度來看,其隱藏的實力必然不會差,說不定龐大的無法估量。

青之宇宙也是如此,有著這位和魔天相差無幾的青大人,這個勢力的整體實力,也足以成為前三強之一。

除了這三個強大勢力外,接下來的幾大勢力分別是天璇宇宙,白寧宇宙,星魄宇宙,紅之宇宙,冰之宇宙,青陽宇宙和黃沙宇宙這七大宇宙;這些宇宙中都有著強大的至尊坐鎮,並且還都親手掌控著自身的宇宙威能,戰鬥起來,真實的水準足以再上升一個層次;同時,這些宇宙也是聯盟在一起的,雖然並不是非常可靠的聯盟,任何一方都是有著野心,但是總歸有著一些聯繫存在,比之那些單獨的勢力要有優勢的多。

「目前就是這十大勢力在整體的實力上比我們這邊強上不少,其他的勢力頂多也就和我們這邊相差無幾,甚至更差,所以我們並不需要擔心。」秦寒說道。

經過秦寒等人這些年來刻意地增加本宇宙的實力,現在本宇宙中強者如雲,加上一群秦寒帶回來的至尊強者,本宇宙現在的實力已然成長到非常恐怖的境地。

再加上各種手段,他現在甚至有自信,哪怕是魔族來攻擊,本宇宙都能夠抵擋一段時間而不落敗。

「那我們現在需要做什麼嗎?」有高層提出了疑問,現在各大勢力都已經開始行動,本宇宙這邊也不知道是否動手,秦寒也一直沒有發話。

「現在還不至於動手,先讓那些傢伙火拚吧,只要沒有勢力來對付我們,那本宇宙就暫時不參與到任何的戰鬥中去。」秦寒的意思很簡單,知道一些秘密的他,不會那麼早的參與動手,這樣只會消耗掉本宇宙這幾年來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積蓄將會快速消耗,這樣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連自保的可能都會降低。

「前段時間,白寧宇宙星魄宇宙,紅之宇宙三大勢力聯手,開始向著我們這邊入侵而來,不少勢力已經被他們強行吞併,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和我們這邊接觸了。」負責情報的阿思娜這個時候說出了這麼一句。

「嘿嘿,那就讓他們來,是時候讓那些傢伙看看我們的真正實力了。」空幻冷笑,擺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我們這邊一帶區域屬於野生的區域,也就是說沒有任何大勢力統治的區域,那些勢力想要增強自身的實力,就會往我們這邊擴張過來。」阿思娜說道。

要是在過去,本宇宙這一帶區域,那些大勢力根本就不會來關注,畢竟這裡屬於邊緣地帶,犯不著費心思和精力來解決這裡的宇宙,但是現在這個關鍵時期,多得到一個宇宙,那就等於多了一份資源,可以在最後的動亂時刻成為底牌之一,所以幾個大勢力都把目光放到了本宇宙這一塊。

「哼,他們敢來,我們也不是吃素的,只要打痛他們了,那些傢伙自然會退回去,要不然其他的那些勢力可不會放過他們這種傷了元氣的肥肉。」作為本宇宙的青狀派,年輕一代都不懼外敵,個個血氣方剛,對於敵人,他們一向主張戰鬥,認為只有戰鬥才能有更大的生機。

「我也認為需要好好的戰一場,在這個大動亂的環境下展現出我們本宇宙的資本,這樣才不會在後面的戰亂中一直被那些勢力所惦記著。」作為智囊的阿思娜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隨著時代的跟進,實力的增強,本宇宙中,年輕一代們逐漸開始掌控大權,他們的話語在整個本宇宙之中已經佔據了很大的分量,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未來的本宇宙,只有靠著這些新鮮血液才能夠走向未來,也只有他們才可以真正的輔助秦寒等人。

一場會議,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一次本宇宙需要雷霆出手,彰顯自身的實力,一次性打怕那些勢力,讓他們畏懼自己這邊。

最後,秦寒也認為是時候展現一下了,所謂的養兵千日用於一時,該出手了!

「傳我指令,所有戰士全部準備起來,要開始大戰了!」此時秦寒的瞳孔中,白金色的光芒閃爍,一股淡淡的威嚴之氣從其體內磅礴湧出。

掌控一個宇宙的大勢,讓他身上開始出現了別人看不見的轉變,這種轉變將會是根本性的,所有宇宙中也就少數的一些強者才擁有,因為這是信仰之力,信仰自身的生靈越多,那信仰之力就會越高,到了最後,甚至能夠不使用能量以及其他元素,光靠這種信仰之力來戰鬥,效果也不會差,甚至還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擁有了信仰之力,會使得自身的實力上漲一大截,超過同級別的強者,這也是為什麼那些掌控了生命宇宙的強者們,實力都非常強大的原因。

秦寒雖然沒有完全來掌控本宇宙,但是本宇宙內的生靈也都對他敬仰萬分,所以信仰之力也會漸漸地匯聚到他的體內。

這就等同於一種威壓,一種可以碾壓世間萬物的威壓,可以在戰鬥的時候,未戰先壓迫對手的實力和氣勢。

隨著秦寒的決定落下,本宇宙全面運轉起來,一股一股的部隊就位到自己的崗位上,一層層的陣法被啟動,成片成片的武器也被布置下來;每個節點上,都有著強者坐鎮,每一塊重要的區域都有超級強者鎮守,並且遙相呼應,一旦哪邊有問題,那其他方位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去支援。

可以這麼說,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本宇宙便以一種驚世駭俗的速度快速武裝了起來,靜與動之間的轉換,甚至要遠超那些常年在戰亂中的宇宙。

「那幾家勢力的實力如何?」站在虛空中,秦寒向著身邊的幾人詢問道。

「具體實力還不是很清楚,那幾家在過去的漫長歲月中,雖然有著一些戰鬥較量,但是都沒有真正的血拚過,對外展現出來的實力是各自有著一個初級至尊坐鎮,數個半尊級別的強者為最強戰力,但是我估計這個數值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最起碼還要再往上翻一翻。」本宇宙這邊對於各大勢力的實力並不是很了解,畢竟他們還是剛接觸這個層次,絕大多數的資料也都是青之宇宙那邊友情提供的。

說實話,那三大勢力的表面上的實力,在大動亂之前,的確算得上的二流巔峰左右的勢力了,畢竟至尊的數量可不是那麼容易漲上去的。

也難怪他們會把主意打到本宇宙上來,以前是不屑來對付本宇宙這種連半尊都不一定擁有的弱小宇宙,又嫌棄距離太遠,所以並沒有過來佔領,但是到了現在,大動亂初始階段,所有勢力都不會嫌棄資源數量的多少的,能夠多佔領一個宇宙,就意味著在接下來的戰亂中,有很長一段時間能夠在資源方面高枕無憂。

這個時候,再小的肉,也算是肉,是誰都想要吃,只是這三個勢力率先動手的了而已。

「翻一翻么?」秦寒的眉頭微微一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本宇宙這邊的實力對付其中一個還算輕鬆,對付兩個就有點麻煩了;要是對方三方一起上的話,那本宇宙這邊在不暴露最強底牌的情況下,想要守住就算的上很麻煩了。

畢竟秦寒可不想把自己這邊的總體實力給過早的暴露出來,他還想以手中的各種底牌,來堅持到最後的時刻呢。

「聽說數位至尊已經閉關了?」前幾天他得知,以時光皇為首,他從決戰大陸內帶出來的那些至尊們,很多位都已經進入到了閉關中,原因就是這些強者徹底褪去死氣之後,等同於完全復活,能夠修鍊到他們現在這個階段,就足以證明這些至尊們的資質絕對不會低,都屬於自己所在的那個時期的天驕,甚至的同代最強者,再加上無盡紀元在決戰大陸內的領悟和長時間和比自己強大的多的大帝們以及高級至尊相處,出來之後接連突破,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幾乎所有的至尊都閉關進行著突破,也不知道他們這一次閉關要多久,這還真不是一個時候啊。」一位本宇宙中原先勢力中的長老嘆息,雖然突破的時候誰都阻擋不了,但是這邊的最強戰力們都選擇這個時候突破,再加上強敵來襲,這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噩耗。

「無妨,就三個二流勢力而已,還不需要時光皇他們出手,我們本身的實力也足以。」除卻時光皇那一群至尊外,秦寒這些年來刻意增加本宇宙自身實力的舉動也不少,現在本宇宙中的總體實力,絲毫不會亞於那三個勢力。

其中紫蛇皇等原先本宇宙的本土強者,也都紛紛走到了初級至尊和半尊的層次,再加上一大群天驕的快速成長,以及本宇宙不惜揮霍資源的舉動,現在他們這邊的本土強者,也是一爪一大把,這也是他們為何敢發起反擊的根本原因。

「傳我命令,第一防線開啟幻陣,把那三大勢力的強者先勾引到天晶蟲所在的宇宙中去,先消耗掉他們一些實力。」秦寒嘴角掛著邪邪的笑容,比之那三大來犯勢力,率先動手。

他可是剛從天晶蟲的大本營里險象環生地出來,非常清楚那些蟲子們的實力,哪怕三大勢力的整體實力要強過前者,但是想要完好無損地出來是肯定不可能的,以天晶蟲們的戰鬥力,足以狠狠地削掉三大勢力的一層皮!

這招借刀殺人的手法,秦寒已經運用的爐火純青,三大勢力這次想要啃他們的肉,那就要掂量掂量自己身上有多少肉夠他一層一層的剝削的!

隨著秦寒的指令下達,在本宇宙外的虛空中,一道道光線憑空出現,迅速地組成了一道巨大的陣圖,這個陣圖的面積之大,已經把本宇宙在內的數個周圍的宇宙都包裹了進去,然後漸漸地再次消失不見,感覺什麼都沒有出現,又什麼都有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這種變化很難說的清楚,虛幻無常。

這算得上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座陣法了,當初光是布置,就消耗了本宇宙近乎一半的資源,其中一個功效就是幻陣,讓敵人致幻的作用。

秦寒的意思很明確,在本宇宙的戰士們和敵人交手之前,先進一步地消弱對方的實力,這也算是他一慣的作風。

如果這個時候換做魔人來,自然會小心謹慎,不一定會上當,但是另外三大勢力卻不同,他們這是第一次和本宇宙,和秦寒這個人精打交道,想不被狠狠地坑一把,那是不可能的。

為了應對這次的大動亂,秦寒可是忍痛把身上所有的資源都貢獻出來了,這可是相當於一整個宇宙的資源啊,全部用來布置防禦,把本宇宙陣營營造成鐵桶一個。

通過調查,發現那三大勢力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本宇宙這邊趕來,大概還有一周左右就會靠近這邊了。

與此同時,除卻這三大勢力外,本宇宙這邊的探子發現有不少的神秘身影出現在本宇宙的周圍,這些都是其他勢力的人,他們雖說沒有大舉入侵,但也都派遣了人員來觀察,想要看看這次大戰的結果如何,畢竟這是大動亂開始以來,最大的一場戰役,同時還能夠看看那三大勢力的真正底蘊和實力,說不定以後會交手,這樣知道對方的底細,也會對自己這邊的勢力有所幫助。

至於三大勢力要去對付的本宇宙,他們都認為這種小宇宙很容易就會被三大勢力給瓜分乾淨,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當初本宇宙抵擋了魔族的進攻,這事也只有少數幾個宇宙知曉,並沒有多少勢力清楚本宇宙的實力到底如何。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三天後,幾道模糊的身影出現在本宇宙外面的虛空中,這種模糊程度就算是一些強者都很難判斷出來,因為這裡被布置了封印。

「再過幾天,那三大勢力就將抵達這裡了,你說這幾個小宇宙能夠倖免嗎?」其中一道類似太陽般,放射著耀眼光芒的身影淡淡地說。

在他身邊一個渾身燃燒著火焰的獸型身影微微一抖身上那火焰般的鬃毛,冷漠的聲音從其口中傳出:「這一次上面派遣我們來這邊,目的也是為了確定一下那三大勢力的整體實力到底有多強,至於這邊的幾個小宇宙,裡面雖然有數個實力不錯的生靈,但也才只有半尊,或者是沒有到半尊的級別,還沒有成長起來,成不了氣候,被滅也都是遲早的事。」

「那三個勢力雖然不算是一流的勢力,但是無盡歲月積累下來,實力也是不容小覷,其內的至尊絕對不少,並且總體的實力已然能夠和一些較弱的一流勢力想比較了。」第三位生靈也都開口了,這是一個渾身都籠罩在迷霧中的奇異生靈,身上蔓延開來的波動也絲毫不亞於前面兩位。

除卻這幾位神秘的生靈外,周圍還有不少的強大生物出沒,全部是其他勢力派遣來的探子,所有人都認為這一次本宇宙在劫難逃,畢竟那三大勢力是盡數出擊,和當年的魔族佔領是不同的,兩者之間的差距很容易比較。

當然,這些強者在看到樹型宇宙后,臉色變化的也相當精彩,有的強大勢力的生靈是知道這個奇異生物的恐怖的,有的小勢力不知道,但是卻在現在發現了其恐怖,紛紛多遠,感嘆原來在這個偏遠的區域,還有這種恐怖的存在。

「估計這一次,那幾個最大的勢力也將會派遣人員前來查看這裡吧。」一些小勢力的探子在暗處隱秘地交流著。

「那是肯定的,你看聯盟中已經有強者前來了,估計魔族等強大種族也將會派遣人前來,畢竟當年這裡也是魔族攻佔的宇宙之一,但是後來卻莫名失敗了,想來這個小宇宙也有一些非同尋常的地方存在。」

「可不是么,當年的魔族可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啊,居然在這個小宇宙中失利了。」一些生物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當年魔族可是壓的所有宇宙都抬不起頭來的龐然大物,最後居然會在這裡失敗,這足以成為其他勢力強者之間的閑聊話題。

「快看,青之宇宙的人來了,帶隊的是青之宇宙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嘯月蘭陵!」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那一批剛從一個空間蟲洞中走出的身影,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年輕的面孔,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足以讓許多老一輩的強者無地自容,堪比超越創世級的層次,甚至即將邁步到半尊級別!

這一群青之宇宙的人出來之後,目光淡漠地掃視了一眼在場的生靈,除卻那三位隱匿在虛空中的聯盟強者外,其他都是如同看一個垃圾般,都沒有多停留一刻。

這種態度,自然是引起了那些勢力成員的不滿,但是這種不滿也只是埋在心底,沒有真正的表現出來,要不然將會遭到滅頂之災。

「這就是那個各大勢力中號稱年輕一代最強之一的嘯月蘭陵嗎?據說他是青之宇宙中一位超級強者的親傳弟子,實力高深莫測。」一些小勢力的成員竊竊私語。

這位嘯月蘭陵出現后,把目光投到了本宇宙那個方向,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據家師所說,在那個小宇宙中,有著一群天賦堪比怪物的年輕天才,一個個實力都不弱,天資更是無與倫比,看來這一次能夠見識一下了,能夠讓上面的各位達人都讚譽有加,想來應該能夠擋住那三個勢力的攻擊吧,要不然也不配天驕二字了。」

「蘭陵大人說的對,這本宇宙雖然和我青之宇宙有著聯盟的關係,但是實力不夠也不配成為我們的盟友,這一次就看看他們到底有何能耐讓青大人看重吧。」他身邊的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漢瓮聲瓮氣地說道,其眼中射出的兩道實質化的光芒,足以射穿虛空,可見其實力之強大。

唰唰唰!

再次有空間蟲洞被強行打開,一道道氣息雄厚的身影從中走出,目光也都第一時間放到了本宇宙所在的方向。

「這些是聯盟中的人!」

當場就有人失聲叫道,因為來的這些人中,有人認出來,他們就是現在聯盟中最強的幾大勢力的人,其中有不少年輕的身影存在,身上的氣勢一點都不比那嘯月蘭陵差,甚至更強。

其實說是聯盟,但是那裡面的勢力沒有一千也有幾百了,大大小小的勢力數不勝數,是一個大團體,但是在不是真正危機的時候,這些勢力都是各自為政的,以至於這次來的人中有著數批聯盟中人,都是各自抱團。

「魔族的人也來了!」

在聯盟中的人到來了數批之後,一道道身上帶著強烈魔氣的強者影子也出現在這周圍,也都是一些年輕人,人數不多,只有數個,但是那身上散發出來的波動,讓的周圍的那些老一輩強者都心驚。

「哈哈,魔族的人也有臉到這邊來?難道當初你們的魔人老祖沒有和你們這些小子說當年他是怎麼在這邊失敗的嗎?」一個其他勢力的強者嘲笑道,畢竟魔族可是之前的所有種族公敵,沒有誰會喜歡前者的,現在又是魔族的弱勢時期,自然會有人忍不住跳出來嘲諷一番。

「跳樑小丑。」那幾名魔族青年面無表情,淡淡地看著那個開口的老者,其中一個人冷笑一下,然後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當他再次出現在原地的時候,手上卻是多了一顆血淋淋的腦袋,正是之前出言嘲諷魔族的那名其他勢力的老者。

吸!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目光再迴轉,就看到一具無頭屍體飄蕩在虛空中,顯得那麼的無助,就連血液都還散發著熱度。

一個強者說死就死了?!

那名魔族青年輕輕一捏,就把那顆腦袋給捏爆開來,銀色的瞳孔內露出的全身嘲諷的意思。

「一群廢物,吾族就沉寂了那麼點時間,你們這些傢伙就敢跳出來裝模作樣了?看來你們是真的忘記了被吾族統治的時期了。」顯然這個魔族青年是一個激進的主,要不然也不會當著這麼多勢力人員的面,強行擊殺那個強者了。

顯然他並不懼怕那些勢力的強者。

「魔嘯,你過了!別說是現在,就是在過去,也輪不到你魔族的人如此放肆。」這個時候,那些聯盟中的年輕人有人開口了,並且一點都不懼那些魔族。

「哼,白蛇,你這個傢伙別在本王面前裝模作樣,要不然連你一起宰了。」魔族青年顯然不買對方的賬,出口照樣兇殘。

「那你就試試,我也不介意在這裡教育一下你這個魔崽子。」那個被稱呼為白蛇的年輕男子冷聲道,從其語氣中也聽出了淡淡的怒意。

「那是白蛇一族的少族長,他的父親可是白蛇族的族長啊,該族中還有一位初級至尊級別的老祖坐鎮,以前一直是魔族的死對頭之一,聽說兩位年青一代已經有數次交手了,雙方都奈何不了對方。」看到這兩位的衝突,周圍的其他勢力強者都開始竊竊私語。

最後,這兩位還是沒有打起來,畢竟這次並不是來分個你死我活的,而是來看本宇宙以及三大勢力之間的戰爭的。

在本宇宙的周圍,各個位置都有一批又一批的強者霸佔著最好的位置,等待這不久后就會出現的戰爭。

與此同時,在距離本宇宙的不遠的一片星空中,有著三團巨大虛影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本宇宙所在的這個方向移動過來!

「紅老鬼,根據前線的探子彙報,在那幾個小宇宙前,各大勢力的人都先到了,顯然是想要看看我們的戰力了。」一個身材魁梧的人形壯漢聲音雄壯,光是說話就讓周圍的空間都劇烈波動,可見其實力的強大。

同時在他身邊的另外兩個老者,實力也相當不俗,一些有眼力的人看見的話,必然能夠判斷的出,這三位的實力都有至尊級別。

他們就是在所有勢力中,都相當出名的三位至尊,也是那三個勢力中的掌控者,存在這片天地中最久遠的古老存在之一。

「呵呵,看就看吧,沉寂了那麼久,我們也該讓那些傢伙看看我們的真實實力了,也只有這樣,在接下來的大混亂中,才能夠讓那些大勢力忌憚我們,這樣才會有其他的大勢力和我們聯手。」其他兩位也都很自信,在他們的眼中,這一次的遠征幾個小宇宙都是盤中餐,隨隨便便就能夠輕易得手。

一旦得到這幾個宇宙的資源,那他們的勢力必然能夠擠入那第一梯隊之中!

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如果能夠和那幾大勢力掛鉤,那就有了相對的保障,畢竟決戰大陸這麼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選在所有人,所有勢力的頭上,誰都會慌的,一旦開動手,就會產生大流血,到時候會有眾多的勢力瞬間被滅!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至於這個時候的本宇宙內,秦寒等一系列最高指揮人都在虛空中,遙望著那三大勢力所在的方向,臉上的表情很淡定。

「不光是那三大勢力,其他勢力的人也都齊齊聚集在周圍了,我們是否需要去清清場?」一位激進的年輕一代向秦寒提議道,他的想法是不能讓本宇宙這邊的防禦設施被其他勢力的發現,要不然到時候和那三大勢力交流一下,就全部暴露了。

秦寒搖搖頭:「不用管那些傢伙了,那些傢伙本身就不對路,就算髮現了也沒事,不會給那三大勢力通報的,說不定他們反而更希望我們能夠把那三大勢力給幹掉呢。」

各大勢力都有自己的私心,哪怕是同聯盟的,也都只是表面上的聯合,其實私底下還是希望對方倒霉的,只要不有損自身的利益,這些大勢力甚至都會在關鍵時刻對自己的盟友出手,所以秦寒所說的完全真實,那些傢伙可不會把自己得到的情報無償送給別的勢力。

況且以那三大勢力的秉性,也斷然不會接受這些好意的,在他們的眼中,本宇宙這邊的幾個小宇宙,本身就是他們變強的養料,何來食物反撲食主的轉機?

「先別和那些勢力有所衝突吧,畢竟我們現在的敵人也不少了,先不說之後即將出來的所有勢力大敵決戰大陸內的鬼物們,光是魔族就足夠我們忙活的了,其他那些和我們沒有衝突就先別有交集產生。」阿思娜也在一邊說道。

兩位最高決策者同時開口了,下面的那些激進的戰士們也都不再反駁,畢竟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況,沒人會認為這不對。

……

大約三天左右的時間,三團巨大的星雲籠罩了本宇宙所在的星空範圍,一個個氣息強大的身影在其中閃現,眼睛都冷漠無情地看著前面那幾個看上去新嫩又脆弱的宇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