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功是一種十分強悍的武元驅動功法,它並不要求身體的強悍,只需要你體內擁有足夠多的武元,然後利用武元來開始戰鬥。

「天魔狂舞。」

黑色的光芒在洪萬山的身上釋放開來。洪萬山的頭頂上忽然出現了一根根長長的尖角,一道道光影在尖角上射出,彷彿有一個個魔影在洪萬山的四周徘徊。

「哼,刀域。」

冷傲冷哼了一聲,一道光芒在他的身上閃爍,那一道道刀影不停的飛向洪萬山和萬梅山莊的莊主。

進行了時間加速的刀影所化成的島嶼是可怕的,那些刀影不停的飛舞著,如果不是萬梅山莊的莊主不停的釋放著自己的領域阻擋,或許洪萬山早就變成碎片了。

「折梅。」折梅上人冷哼了一聲,他的身旁出現了大片大片的梅枝的虛影。

如今的萬梅山莊中除了萬梅山莊的莊主之外,也只有這折梅上人的武元最醇厚。

折梅上人高喊了一聲,他身旁的兩個炮灰化為了碎片,而這個時候,一個刀魂宗的長老沖向了他。

刀魂宗的人一直用這種幾命換一命的方法來攻擊魔宮和萬梅山莊的人,這也是為什麼萬梅山莊和魔宮的人只來了一些高手而以的原因。

「不好,神傀何在。」

洪逸風發現折梅上人有危險,連忙大喊道。

在洪逸風的身旁有著很多個神傀,聽到了洪逸風的話以後,他們快速的沖了過去。

「死吧,魂喪。」

刀魂宗的那個長老大吼了一聲,他的眼神暗淡了下去,他身上的武元快速的凝結起來,長刀化作了一道虛影,直接飛向了折梅上人。

折梅上人知道,他要死了,因為這魂喪釋放的刀光要是正常釋放的十倍,那些神傀是攔不住的。

「給我開。」

一個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一隻巨大的龍爪正抓在那刀光之上,誰也沒有想到,這半空中竟然出現了一條五爪金龍。

「魔影衝天,天魔降世。」

洪萬山在冷傲一愣的時候立刻攻擊了過去,而冷傲卻利用時間加速快速的轉移了身體。

「是你,蕭尋。」

當冷傲轉過頭看去,發現在不遠處的地方正站著幾個人,那李家兄弟和蕭尋赫然就在裡邊,而他竟然在那些人的身上感覺到了淡淡的危險氣息。

「冷傲,別來無恙,當年滅我蕭家滿門的大仇,今日該算上一算了。」蕭尋冷哼一聲,他的身體漂浮了起來,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影,天火神杖被他拿在手中,七彩的火焰覆蓋了他的身體,鑲嵌著九色寶石的皇冠戴在頭上閃閃發光,蕭尋冷哼了一聲:「冷傲,你可敢一戰。」

冷傲,你可敢一戰。這句話在天地間飄蕩,可是聽到冷傲的耳中,卻成為了最大的嘲諷。

冷傲乃是一名蒼武帝境的強者,而蕭尋現在不過是攝武初期而以,一個剛剛領悟領域的人要跟一個領悟了時間法則的人戰鬥,難道他要找死嗎?

「小輩,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冷傲的身體快速的閃動了一下,然後直接出現在了蕭尋的面前,他的手直接砸向蕭尋的身體,蕭尋竟然直接被砸的飛了出去。

「好快。」蕭尋抹了抹嘴角的鮮血說道。

「哈哈,蕭尋,我不以為你有什麼能耐呢,原來就憑藉自己身上的那點火焰就想挑戰本太上長老,你現在受死吧。」冷傲大笑著攻擊向蕭尋,蕭尋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自從蕭尋獲得了煉藥師競技大賽的冠軍,和他從煉藥師競技大賽上的表現被公布了以後,他已經受到了各大勢力的關注,而和他仇視的勢力沒有一個不想殺死他而永絕後患。

一個巨大的刀影在天空中漸漸的淡化。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因為速度太快而造成的。蕭尋的身體直接被砸到了水裡,鮮血染紅了海水。

「蕭尋。」曹鐵驚呼了一聲,他手中的青竹直接扔向了天空中的冷傲。

冷傲還想追過去,而這個時候竟然忽然有一股凌厲的殺氣向他飛來,他定睛一瞧,原來那是一根竹竿。

這竹竿上散發著一股詭異的氣息,那股氣息彷彿來自空間之中,淡淡的,蘊含著殺氣和一種詭異的力量。

「是誰,是誰在裝神弄鬼。」冷傲大吼著看向四周,卻並沒有人答話。

而那竹竿也不過是在他不遠處漂浮著並沒有行動的意思。

「還好青竹老人留有一手,如若不然這蕭尋死了,我又怎麼對得起秦叔。」南宮雨若看著天空中的竹竿感嘆了一句道。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女生文學)()

南宮雨若的身體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這種光芒是一種紫色的熒光,也是南宮雨若的一種天賦本領。

在靈族中,有很多靈族都有天賦本領,這南宮雨若的天賦本領除了預知之外,還有著一種叫做祝福的本領。

南宮雨若身上的紫色光芒落到了海水之中,忽然一個身影在水中飛了上來。

這個身影正是蕭尋,這個時候的蕭尋渾身上下燃燒起黑白相間的火焰,這黑白相間的火焰正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圓圈,不停的轉動著。

「出現吧,太極。」

蕭尋大吼了一聲,黑白相見的火焰竟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旋窩籠罩向冷傲。

冷傲竟然感覺到四周的時間和空間都變得靜了下來,他四周都是炙熱的空氣。

冷傲知道,這蕭尋一定是使用了某種禁制之法,這樣下去,對自己一定很不利,這種時候,他只能使用那招了。

冷傲大吼了一聲,他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顆血紅色的丹藥放進了他的口中。

腥氣在冷傲的口中直接傳遍了他的四肢百骸。冷傲的身體上彷彿籠罩著一層血霧,他大吼一聲:「給我開。」

那黑白相間的火焰竟然熄滅了。

「赤血,幻橙,金曦,青殺,藍斷。」蕭尋身上的火焰不斷的變換著顏色,那些火焰快速的凝結著,他身上的火焰也漸漸熄滅著,這個時候,冷傲已經擺脫了蕭尋黑白火焰的旋窩。

「紫凝。」

蕭尋大吼了一聲,在他身後的那個幻影竟然忽然之間飛了出去。那幻影的手中拿著天火神杖,這天火神杖的上空燃燒著一顆紫色的火球。

「砰。」

紫色的火球飛向冷傲,並爆炸開來,紫色的火焰淹沒了冷傲的身體,蕭尋彷彿泄氣的皮球一般落向了海中。

而這個時候,那紫色的火焰中忽然穿出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的手中正拿著一把長刀,他手中的長刀直接飛向蕭尋的身體。

蕭尋的體內已經沒有了一點的靈力,他已經沒有辦法攔住冷傲了。而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梅字出現在了蕭尋的面前。

「啊,梅萬,你壞了我的好事兒。」冷傲大吼了一聲,然後向遠處飛去。

李良接住了蕭尋,此時的蕭尋臉上有些發白,如果不是萬梅山莊莊主梅萬在昂關鍵的時刻為他擋下了那一下,估計他就隕落了。

「蕭尋大哥,來,吃了這個吧。」曹鐵遞過來一顆快速回氣丹說道。

蕭尋服下了回氣丹,他的臉色好了很多。

「蕭尋,你沒有什麼事情吧。」洪萬山幾個人走了過來說道。

「沒事,沒事了,就是體內的武元一下都消耗乾淨了,梅萬前輩,謝謝您了。」蕭尋微微一笑說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走,咱們裡邊說吧。」洪萬山一邊點頭一邊說道。

來到修羅島內島魔宮的大殿時,蕭尋的臉色已經好了很多。分賓主落座以後,蕭尋看了看四周:「洪宮主,我想見一見雪焉,可以嗎?」

洪萬山點了點頭,他也早就盼望蕭尋能夠回來,能夠救治一下他可憐的外孫女。

刀魂宗的地下密室中,冷傲整個人都顫抖著,他瞪大眼睛,鮮血在他的毛孔中不停的滲出。

「啊啊啊。」

冷傲大吼著,他把一把丹藥吞進去,可是並沒有任何緩解的跡象。

「冷傲先生,我建議你還是安靜下來的好,你現在這個樣子,不能緩解任何痛苦。」不死老人那沙啞的聲音忽然在不遠處響起,他眯著眼睛,眼神中充滿了驚訝。

按照不死老人的推算,這冷傲應該早就死去了,他的壽元應該全部會注入到自己的體內才對。可是這冷傲竟然沒四,他此時正渾身顫抖著,而他的生命力似乎並沒有一點消失的跡象。

「你來想辦法,你來想辦法?只要讓我不痛苦,你讓我怎麼樣都成,你讓我怎麼樣都成啊。」冷傲跪在地上,他抱住不死老人的雙腿,雙眼中儘是哀求,那種非人的痛苦他真的不想再承受了,他承受不起。

「你想不要痛苦?」不死老人的眼中冒出了一絲精光。

「是的,是的,我不要再痛苦了。」冷傲的身體顫抖成了一個,他瞪大眼睛,眼中充滿了期盼。

「冷傲,你忘記你的夢想了,你不想稱霸整個修魔海了嗎?你現在就想放棄了,你要知道,這放棄了痛苦就等於放棄了一切,以後的你再也不會是帝境的強者,到那個時候你的那些仇人會放過你嗎?」不死老人的聲音在冷傲的耳畔響起,冷傲的身體一顫,他竟然直接閉上了眼睛。

「死了?」不死老人的手指放在冷傲的鼻子前輕輕一試,然後長嘆了一口氣:「本來我還想讓你幫我弄到更多的靈魂和精血呢,沒想到你就這麼死了。」

不死老人的手按在冷傲的額頭上,一股股金色的能量進入他的身體,他十分享受的顫抖了一下,然後微笑著向外面走去。

地面上,冷傲那消瘦的身軀躺在那裡,就在不死老人離開之後,他的身體竟然顫抖了一下,然後睜開了眼睛。

「不死老頭,你果然有古怪,幸好我曾經修鍊過割魂之法,既然你想要生命能量那我就給你個夠,今天我割魂**大成,我要讓我冷傲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悍讓人發抖的人物。」冷傲在地下密室中狂笑起來。

而這個時候,南宮雨若和某個海島上的一個女孩都看向了刀魂宗的方向。

「怎麼了,小蚌?」無盡海怪麥爾看著自己身旁那個和自己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女孩問道。

「大王,這刀魂宗中應該出現了一個十分強悍的人物,這個人物應該會讓世界的歷史改寫。」蚌女雙眼微眯,在她的身後忽然出現兩個蚌殼,這兩個蚌殼上不停的有圈圈出現,彷彿在占卜著什麼。

「雨若小姐,怎麼了?」曹鐵看南宮雨若臉色一變問道。

此時的蕭尋正在雪焉的房間中,而雨若等人則正在門外。

「是宿命之戰嗎?看來真的無法避免了。」南宮雨若長嘆了一口氣。

雪焉的房間中,洪萬山和洪逸風正站在蕭尋身旁的不遠處。

「蕭尋,雪焉她怎麼樣了?」洪萬山看蕭尋的臉色一直在不停的變換於是問道。

「洪宮主,您放心吧,我一定會治好雪焉的。」蕭尋咬了咬嘴唇,然後說道。

看著雪焉的眉頭又皺了皺,蕭尋的心中一痛,他長嘆了一口氣,向外面走了出去。

「蕭尋,你救治雪焉要去尋找一樣東西?」南宮雨若問道。

蕭尋的眼睛一亮,他看向南宮雨若點了點頭。

南宮雨若長嘆了一口氣:「你一定要去嗎?這一次你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聽了南宮雨若的話,蕭尋一愣,然後還是點了點頭:「要去,我必須救活雪焉,她是我的女人。」

聽了蕭尋的話,南宮雨若的眼睛看向遠方:「如果你想救活雪焉,尋找到那個東西,必須要去見一個人。」

海島之上,蚌女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大王,這刀魂宗的人可能會給蕭尋帶來生命危險。看來您真的要出手了。」

「不,出手我會的,但是不是來攻擊他們,我會把他們放逐到那個地方去。」無盡海怪麥爾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天空忽然暗了下去,整個天空中彷彿都變得暗淡無關起來,在無盡海怪麥金的手中拿著一個金光閃耀著的權杖,這權杖直指天空,天空之中頓時烏雲陣陣,整個修魔海上的天空彷彿瞬間都暗淡了下來。

「這是什麼?天劫嗎?」蕭尋抬起頭問道。

「不是,這是神風聖地開啟時的天地異象,無盡海怪,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南宮雨若看著天空中那密布的烏雲問道。

「啊,怎麼回事,為什麼大地都顫抖了起來。」冷傲剛剛從修鍊成割魂之術的興奮中走了出來。

這割魂之術乃是一種刀魂宗秘傳的功法,這種功法在修鍊后沒有任何人能夠知道你是否能夠修鍊成功,而修鍊這種功法還有一個很大的缺點,那就是必須先死去,才能夠知道是否還能再存活。

顯然,這冷傲很幸運,他死去以後順利的活過來,而且經過割魂之術后的他已經有了三條命,算上已經死去的那一條,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有了四條命。一個有著四條命的帝級強者,他幾乎可以承受任何的痛苦,因為他只要用一個靈魂去承受就好了,他的另外兩個靈魂完全可以具備理智。

「太上長老,不好,不好了。」一個長老跑向冷傲的方向,可是他的身體竟然漂浮了起來。

天空中有著一個巨大的黑洞,黑洞中彷彿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雕刻著四個大字:「神風聖地。」

整個刀魂宗的人都消失在了修魔海中,而在修魔海中某一處的海島上,無盡海怪麥金長嘆了一口氣。

「對不起,主人,我知道,我不應該有私心的。」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女生文學)()

原來,這個世界上曾經有著一個神級的神靈,之所以要稱呼他為神靈,因為他具備創造生命的能力。最初,他創作出了神族,可是神族太強悍了,於是他便弱小了神族,創作出了人類。

雖然人類和神族相比,人類弱小了一點,但是人類擅長學習,他們的天賦卻很好,而且他們努力修鍊一點也不會比神族差。神族和人類相處的很好,而那個時候,這個世界上的原始居民魔獸和海族卻因為神族和人類的出現因為資源的問題和神族和人族發生了矛盾。

於是,戰鬥開始了。海族的主宰海神是一個和那個神級強者是一個平等的人物,他們倆是神風大陸的真正神靈,他們控制著整個神風大陸的規則。

而就在那個時候,兩個人約在紫君帝國上空一戰。

人類的強者更勝一籌,他殺死了海神,並用海神的身體製造成了兩個無盡海怪,只是,那海神是一隻母獸,所以兩隻無盡海怪也都是母獸。

這個人類的強者真的很強,因為他和海神的戰鬥破開了空間裂縫,於是異界的魔神進入了這個世界。

剛剛戰鬥以後的人類強者手拿天火神杖,頭戴鑲嵌九個寶石的皇冠,在身體上閃耀著九彩的光芒,僅僅戰鬥了幾十個回合,他就因為對魔神的強烈壓制毀滅了魔神。

人類的神靈渾身的顫抖了一下,他知道,他堅持不下去了,可是還有一個神靈沒有死。

「我們靈族嚮往和平,我自願消散讓你安心,我的族人會因為這個錯誤付出代價的,他們會毀滅魔族,直到剩下最後一人。」靈族的神靈是一個女神,她長得很美,他看著天空漸漸的消散開來。

神風聖地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再也沒有被打開過,那裡一直都放縱著一些危害神風大陸的人和一些外界來的怪物,誰也沒有想到過,一直在修魔海中的無盡海怪才是整個世界的真正的守護神,她是一個蒼武帝境巔峰的強者。

「我並不知道你要找的東西是什麼,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你要找的這個東西並不容易得到,而且據我所知,這東西只有一個地方有,你如果想去那個地方,就必須要去尋找一個人。」南宮雨若的眼中充滿了凝重,她不停的皺眉,彷彿是在想著其它的注意。

「什麼人?」蕭尋抬起頭問道,這件事他必須去做,為了雪焉,為了他自己的良心他都需要去。

「無盡海怪,麥爾。」

在修魔海東方的一個小島上,無盡海怪麥爾正坐在一塊圓石上,海水不停的拍打著她的小腳丫,她抬起頭,這個時候,天空中正有幾個人飛了過來。

「麥爾前輩,進好,我是魔宮的宮主洪萬山。」洪萬山微微鞠躬,他知道,這雪焉能夠活著回去都和這位無盡海怪麥爾有很大的關係。聽說最近刀魂宗上出現了一片巨大的黑雲,然後整個刀魂宗都消失了。洪萬山只想出了無盡海怪麥爾,除了她之外,他還不知道這修魔海中還有誰能夠有這個能力。

「嗯,我知道你,你們這次來找我有什麼事兒嗎?」麥爾的眼睛忽然落在了蕭尋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