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那死天晴不會是騙自己了吧,當年不會佔著自己的神軀,親了這傢伙或者是和這傢伙怎麼樣了吧?

「沒哪樣子,就是拋了點媚眼,說了點惹人憐的話而已。」

葉楚笑了笑,見紀蝶現在這副羞澀噹噹的表情,還真是有些不適應,和以前的她當真是判若兩人。

即使知道,她這是因為之前丟失了命格的原因,但是有時候一時還是難以緩過來。

「這個天晴,就是愛胡來……」

紀蝶無語的笑了,臉上的羞紅,一時半會兒是沒得消了。

她感慨道:「這些年我可沒受她的叨叨,整天她就在我耳邊談你的事情,我都聽煩了當時……」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954

即使知道,她這是因為之前丟失了命格的原因,但是有時候一時還是難以緩過來。

「這個天晴,就是愛胡來……」

紀蝶無語的笑了,臉上的羞紅,一時半會兒是沒得消了。

她感慨道:「這些年我可沒受她的叨叨,整天她就在我耳邊談你的事情,我都聽煩了當時……」

「這都是命呀……」

提到這個,葉楚之前也聽紀蝶說過,當時他還有些不信,不過現在卻有些信了。

「是呀,這麼多年我一直也不信,不相信她和你之間的情命,可是現在你們孩子也有了家族這麼幸福美滿,我也信了。」

紀蝶微笑道:「她說的還是有道理的,你們天道宗的復興,就看你們夫妻的了。」

「天道宗的事情,也談不上復興吧……」

葉楚嘆道:「我對這天道宗並沒有什麼太深的感情,說白了,我也不是在天道宗出生的,也不是天道宗的什麼後人。如果有機會,我不介意幫他們一把,但是如果要我犧牲什麼為天道宗,我是不會的。」

「這就是你吧。」

紀蝶嘆道:「你還是很看得開的人,不會被世俗所羈絆。」

「那是因為,不是我的世俗。」

葉楚笑道:「如今天晴是天道宗的聖女,是天道宗將她賜給我的,還有我們的小寶貝若是天道宗,還需要我做什麼事情,天晴需要我做什麼事情,我也會不遺餘力的去做的。」

「恩。」

天色雖然已經晚了,但是二人都睡不著,難得這樣子徹夜常聊,有些心結也在這樣的夜色中,緩緩的解開了。

……

第二天,午時。

南風聖城,北面三百多萬裡外的一處山林中。

這裡有一處高約百米的黑色的瀑布,在這座瀑布的後面,有一個乾燥的洞府。

此時城主宏七來到了這瀑布的外面,大瀑布內部,一個黑袍人出現在他的面前,給他磕頭下跪。

「多謝主人以還元丹救魔石,給魔石又一次生命…」

來人正是魔石,只不過魔石此時與昨夜時,卻是完全不同的。

他的五官可以看到了,身上的魔煞之氣也被收斂起來了,現在看上去挺正常的。

「恩,你能恢復就好了。」

見到魔石沒有什麼意外生,宏七這才放心不少,對他道:「快快起來吧,我們進洞府中去談。」

「是。」

魔石趕緊起身,領著宏七進入了這座瀑布後面的洞府。

在洞府中,宏七問了他一些事情,昨天太急了,關於這魔石的基本情況他都不是太清楚。

「果然不錯。」

洞府內,只是簡單的幾間石室,不過此時卻只有宏七在洞府中。

他抬頭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現魔石的身影,顯然這魔石的隱遁之法很不一般,可以避過他的神眼。

「要是主人也會我這種道法就好了……」

魔石又現身了,出現在宏七的面前,宏七則感嘆道「你的道法我可修行不了,我也用不著隱遁身形,只要你能隱遁身形就好了。」

「主人有什麼事情,可以儘管交給魔石,魔石一定會傾盡全力。」魔石對宏七表忠心。

宏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現在沒什麼事情讓你去做,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恢復你自己,別再受這種魔煞之氣的苦。」

「若是還需要還元丹的話,我會替你想辦法。」宏七對他說。

魔石心中感動:「多謝主人,現在還元丹可能對我沒有太大的用處了,除非是有六階以上的還元丹,或者對我還有些用處,六階以下的話估計沒有太大的用處。」

「恩,原來是這樣。」

宏七嘆道:「不過不要著急,肯定還有辦法,驅除你體內的魔煞之氣的,來日方長,我們不著急。」

「恩,謝主人挂念。」

魔石點了點頭,心中感動。

宏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對了,之前在南風聖城中,出現了聖皇血脈,如果有聖皇血脈的血,是不是可以幫你壓制體內的魔煞之氣?」

「聖皇血脈?」

魔石怔了怔道:「應該是有效果的,聖皇血脈的血,和還元丹可能都有不錯的效果,只是這聖皇血難以取到,幾乎是不太可能吧。」

「這個我來想辦法吧,如果他還在這聖城中的話,應該是可以找到此人的,要點血想必他不會介意的。」宏七微笑著說。

「主人不必勉強……」

魔石則有些擔憂:「聖皇血脈一旦上了仙路,想必都是實力達到了小成了也最少,甚至有可能是大成的聖皇血脈,實力深不可測,能不惹就不惹吧。」

「恩,此事我自有分寸。」

宏七對魔石的擔心很是滿意,這小子果然是夠忠心的,對自己夠真誠,知道凡事為自己著想。

「這樣吧,你先在這裡住著,這裡面有一些生活用的東西……」

宏七對魔石還另有安排,暫時也不想魔石還沒有康復,就出去替自己辦事。

於是乎他便拿了幾個芥子給他,裡面有不少的生活用品,還有一些別的丹藥讓他備著。

就讓他先在這裡呆一段時間,直到康復之後再說,同時給了他一塊藍色的玉牌,可以通過這個玉牌,緊急向他出呼喚聲音。

這種玉牌並不是直接會面的那種光鏡,如果用那種光鏡的話,他也怕別人會聽到,尤其是他的老婆。

在聽了葉楚的建議之後,他到現在也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魔石的事情,只有葉楚和他自己知道此事。

至於為何會如此,他自己也不清楚,這些天,他突然感覺對陪伴了自己一千多年的夫人有些怪怪的感覺。

他甚至想,等魔石康復之後,是不是讓魔石暗中盯一下自己夫人。

因為他一直很好奇,為何自己夫人在進入內殿之後,進入她自己的卧室之後,都要開啟法陣,不讓任何人進去。

裡面到底有什麼秘密,他這個做丈夫的,做了一千多年她男人的人,也很好奇,只是苦於一直沒有機會。

……

時間轉眼就是一個月,一個月內,風平浪靜。

寧靜的南風聖城,看似平靜,可是在這平靜的古城中,卻似乎在醞釀著巨大的風暴。

這一天,葉楚的乾坤世界中,神樹底下聚集了不少人。

包括葉楚自己,也出現在了這裡,神樹底下的葉依依和葉戀戀二人,出現了一次險情險些因絕情道法暴走。

不過卻最終化險為夷,只是她們表現出來的猙獰的面容,令葉楚心如刀絞。

將她們給穩下來之後,葉楚便回到了宅院中。

紀蝶留在了乾坤世界中,幫助葉楚盯著她們這兩姐妹,生怕她們再出什麼意外。

葉楚回到宅院中,城主宏七便過來了,只不過這回宏七,還帶著一個黑袍人出現了。

雖說他沒有用隱遁之術,但是葉楚還是能看出來,這個傢伙很不一般,應該就是那個魔石了。

「魔石見過葉仙師,感謝仙師救命之恩」

初見葉楚,這魔石便給葉楚行大禮了,因為從主人宏七那裡得知,是這位葉仙師大方的給了他還元丹。

另外還多給了他十幾枚,再加兩枚六階還元丹,若沒有葉仙師的話,他也不能順利的平衡自己體內的魔煞之氣。

「不用客氣,起來吧。」

頭一回見這個魔石,葉楚也很滿意這個人看上去就是一臉的忠誠相,面相就比較純良不像是魔煞之徒。

這宏七當真是收了一個好手下,宏七在一旁對葉楚道:「老弟你就讓魔石好好謝謝你吧,他一直叨叨著要來謝你,我都不好意思來打擾你了。」

「呵呵,魔石確實是不錯。」

葉楚將魔石扶了起來,魔石接觸到葉楚的手之後,卻是微微楞了楞,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

「你現在應該城壓制住你體內的魔煞之氣了吧?」葉楚笑道。

「恩,現在壓制住了,多虧葉仙師給的神丹……」魔石淡淡的笑了笑,笑容還有些羞澀。

「丹藥是次要,你自己的道法才是最主要的……」

葉楚微笑著說:「只要你自己找到這個平衡點,就可以控制住自己體內的魔煞之氣…」

「葉仙師神眼非凡……」魔石對葉楚十分佩服。

同時他心中也在暗暗吃驚,這個葉仙師竟然就是聖皇血脈,之前自己主人所說的那位聖皇血脈就是葉楚。

剛剛葉楚扶他起來的時候,他就感應到了,只不過他現在並沒有告訴自己主人。

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訴自己主人,不過看自己主人好像和葉楚的關係不錯。

還帶自己來見葉仙師,如果自己開口或者主人開口的話,他應該會賜血的,不過他並不想這樣做。

「坐吧。」

葉楚招呼他們坐下,讓遠處的幾個狐女妹子給端來了一些酒菜。

幾人也算是閑聊吧,不過魔石卻只是站在宏七的背後,並不坐在一起。

只是站在這裡,聽他們的聊天吧,他這些天一直是這樣子的,儘管宏七讓他不要這麼拘束但他始終當自己是宏七的僕人,僕人就要有僕人的樣子。

「最近這一段時間收到了不少材料,老弟你看看,有沒有合你心意的東西……」

石桌上,宏七取出了十幾個三階芥子放到了葉楚的面前。

葉楚點了點頭,用神識查看了一下這些芥子當中的東西。

頗為滿意的笑道:「老哥辦事就是靠譜,這些東西可不多見,大部分我都用得著的。」

說完葉楚便取出了三個藥瓶子,裡面裝了三十六枚五階還元丹。

「哎,老弟你還和我客氣,這些東西你拿著就是了,不用給我還元丹。」見葉楚拿了這麼多還元丹出來,宏七不太想收。

葉楚笑道:「這可不行,親兄弟還明算賬沒有了這些還元丹,你這個大城主,去收材料也得要東西的吧,人家也不會白送給你城主府的吧。」

「這……」

宏七頓了頓,有些猶豫,葉楚笑道:「收著吧,丹藥我這邊會慢慢煉製的,只會越來越多的。」

「之前我聽城主府,好像在用丹藥,招攬強者,不知道現在可招到合適的人選了?」葉楚問宏七。

提到此事,宏七心情不錯的笑道:「多虧了老弟你給的還元丹,確實是招到了一些不弱的強者,入主我城主府了。」

「那真是太好了。」

葉楚笑道:「如此一來,城主府的勢力大增,想必在這聖城之中,還沒有人敢無視城主府的威言了。」

「這個就不一定了。」

宏七有些無奈道:「這短短的一個多月,聖城中又湧入了大把的強者,光是修行者都湧入了近五億了,再這樣下去,聖城都要被擠爆了。」

「這麼多人?」

葉楚倒沒有太注意,不過這麼短的時間就湧進了五億人,確實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

「恩,大部分從附近的各大聖城中過來的,還有不少人都是用的傳送陣過來的。」

提到這個,宏七也有些無奈了:「這些人的修為都不弱呀,如今這南風聖城也是風雨欲來了,來了這麼多人,城中現在的治安也是差了許多了。」

「那是自然的,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葉楚嘆道:「在別的城會找事的,來這裡照樣還是會找事,狗改不了吃屎6」

「呵呵,老弟你這個比喻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