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傾等人趕了三天的路才回到京城,接著各自回去辦理自己的事情。

蘇芷韻去找皇兄,容迦則回成安王府將自己修仙的事情說一下,容衍陪著慕雲傾回將軍府。

路上,慕雲傾問道,「容衍,之後我要去重新修復仙根,你呢?」

「跟你一起。」容衍想也不想的回著。

「你跟著我?」慕雲傾微微吃驚,她倒是沒有想到容衍會這麼說。

「嗯,修復仙根這件事應該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我要跟你一起,並且,你們都不在蒼國了,我待在這裡,又有什麼意思?」容衍說道。

慕雲傾沉默了一會兒。

容衍既然如此說了,他就定然會去做。

跟容衍一起,如果真的遇到什麼事情,也可以多個幫手。

「好。」慕雲傾笑道,「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別忘了,你還要幫我治病。」容衍漫不經心的回著。

「那倒是,可我現在還沒有任何頭緒,希望之後能找到方法。」慕雲傾說道。

馬車很快到了將軍府,慕雲傾下車進去,馬車則調轉了方向離開,然而,跑到一半的時候,容衍突然喊道,「停車。」 馬夫將車停了下來。

只見容衍從此車內下來,背身對著馬車揮了揮手,「你先回宮吧。」

「那王爺您呢?」馬夫問道。

慕大小姐不是已經送回將軍府了嗎?那王爺現在不回宮,是要去幹什麼呀?

「本王有事。」容衍隨口答道,轉眼間人已經消失在了馬夫的視線內。

馬夫實在搞不懂容衍的想法,堂堂王爺,就算是有事也可以讓他駕著馬車去辦,何必自己走著去呢?

……

慕雲傾回到院里,先去看了一下小龜。

出去的幾天,她將餵養小龜的事情交給了煙兒。

煙兒不知道這是獸寵,只以為就是個小寵物,大小姐喜歡所以就養著了。

慕雲傾不在的時候,她將小龜照料的很好。

打開柜子的時候,小龜剛好吃飽了在休息,慕雲傾剛準備動一下小傢伙,卻察覺到了異樣。

她趕緊將柜子門關上,折身出了房間。

屋外。

一道白色身影懸於空中。

天地間萬物全然失色。

慕雲傾應著陽光眯眼看向站在凝氣而成的長劍上站著的人。

「師父。」

墨華君衣袖揮動,慕雲傾只覺得身體頓時變得輕盈,接著便落在了墨華君的身後,踩在凝氣而成的劍上。

慕雲傾心裡微驚。

竟然凝氣成實物,她原本以為以她現在沒有仙力,是根本無法踩在上面的。

等著慕雲傾站穩,墨華君便御劍離開。

兩人在行進在虛渺的雲霧中,峰巒山河全都踩於足底,衣袂隨風舞動飄揚。

不知飛了多遠,墨華君才停下,平穩的落於地面。

「師父,你怎麼來了?」慕雲傾驚訝的問。

「你當時突然離開,我仙閣中又突然有事,所以先走了,辦完事,再來看看你。」墨華君說道。

「師父,你來的真是太及時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

墨華君眸底閃過凝重的光澤。

「我救了只桃花妖,她說,有人在奪取妖丹修鍊。」慕雲傾說道。

墨華君的神色變得更加深沉,「你在哪裡救的桃花妖?這些人又在那裡?」

以妖丹修鍊絕對不是小事。

必須要儘快查到,然後將去解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又會是一場劫難。

更何況,現在整個修仙界已經將大部分精力都投入道了魔神轉世的事情上,很多魔界的人藉此機會擾亂仙界,更容易使得那些想要通過某些極端手段獲取成功的人鑽空子。

慕雲傾斟酌了片刻,才開口,「我在蒼海雲都救的桃花妖,至於為什麼在那裡,還請師父原諒,我暫且不能相告。」

墨華君眼睛微眯。

似是在想著什麼事情,不過也就是片刻,說道,「嗯,既然你有自己的原因,那為師便不多問,你方才說在蒼海雲都?待我回去之後會仔細去調查。」

「師父,我聽桃花妖以及那些人所說,好像之前已經獵殺過不少妖類了,他們以天羅網追捕小妖,奪取金丹,我當時沒有發現任何關於他們身份的東西,也只有這天羅網一樣了。」慕雲傾說道。

天羅網??墨華君聽著,覺得事情有些棘手。

天羅網這種東西,有些大陸上的捉妖者都會擁有,分佈範圍太廣,想要確定身份根本無處下手。

見墨華君不說話,慕雲傾微微側頭,擰眉,「是不是不容易查到?」

「嗯。」墨華君點頭,「不過,我會讓人在蒼海雲都好好調查。」

慕雲傾覺得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畢竟他們沒有任何確切的線索。

但如果師傅去查,應該也是可以查到的吧。

「這件事我會盡量處理的,為師這次回來找你,是有一件東西要給你,現在你仙根被毀,無法修鍊,萬象金丹雖然可以修復仙根,但需要的時間也很久,這期間為師不可能一直都在你身邊,所以將此物給你用來防身。」

墨華君說話間,攤開手掌,掌心上出現一把白玉長劍。

「這是玉魄劍,雖然是玉石所做,但削鐵如泥,堪比任何一把利器,並且玉石汲取天地精華,靈氣更甚,對付魔獸的殺傷力要比其他劍類更強,你隨身攜帶,若是遇到魔獸,也可以抵擋一番,你現在還沒有仙力來將其受到虛界內,不過玉魄劍可以隨著你的心意變換長短大小,也方便你現在攜帶,今後你就是它的主人了。」墨華君將玉魄劍遞給慕雲傾。

「上次遇到你被魔獸追擊,為師出手相助,但不可能每次都如此巧合,以後還是要靠你自己。」墨華君說道。

「徒兒知道,謝謝師傅賜劍。」慕雲傾將玉魄劍接了過來。

她放在手中,試了一下讓劍變小,果然,下一刻手中的長劍變成了如玉墜一般大小,躺在她掌心兒里。

「師傅,這件法寶我特別喜歡。」慕雲傾笑道。

「雖然你現在還未正式踏入修仙界,但既已是我的徒弟,那關於修仙界的一些東西還是要慢慢學會的,現在為師先跟你說一下關於法寶的一些區別。」墨華君指著慕雲傾手中的玉魄劍,「雖然玉魄劍是法寶,可更確切的說,是靈器。」

慕雲傾沒有說話,仔細聽著。

她得到無量袋的時候,安慰前輩留下的話中說無量袋是寶器,現在師傅又說玉魄劍是靈器。

那肯定是有所不同的。

墨華君見慕雲傾認真的聽,於是繼續說道,「像玉魄劍這種屬於攻擊類的法寶,歸於靈器一類,靈器的得來已經十分不易,不過仍舊有人用魔晶以及靈石來進行淬鍊,想要將靈器煉為神器,只不過成功的沒有幾人,世間所存在的神器也不過就那幾件。」

慕雲傾懂得了。

不管是無量袋還是玉魄劍統稱為法寶,若是細分,像刀劍一類攻擊的是靈器,可以淬鍊為神器。

這時,墨華君的聲音又響起,「還有一類則被稱為寶器,各大門派測試仙根的法寶,則被歸於寶器一類,不過……」

說到這裡,墨華君停頓了下來。

「不過什麼?」慕雲傾好奇的問道。 墨華君凝望著慕雲傾,銀色的面具泛著寒光,只露出那雙看似毫無波瀾的雙眼。

「那些雖然是寶器,但也可以說是靈器,只不過現在失去了靈器的作用而已。」墨華君說道。

慕雲傾眨眨眼,也就是說,測試仙根的寶器,曾經還是靈器?

「好了,我現在送你回去,這次過來主要是將玉魄劍給你。」

只見墨華君的腳下那柄凝氣而成的劍又出現了,接著,他將慕雲傾帶上來,朝著將軍府而去。

「還有,你仙根被毀,是因為噬魂鼎?」墨華君突然問。

「師傅你怎麼知道?」慕雲傾好奇,她並沒有跟墨華君說過。

「雲笙說你有仙根,後來又消失了,我所知的,能毀掉仙根的只有噬魂鼎,它在誰手中?」墨華君冷靜而深沉的問著。

慕雲傾想了片刻,開口,「師傅,這件事我想自己解決,她除我的仙根,我會讓她付出代價的。」

「既然你要自己解決,那我便不會插手。」墨華君說完,兩人陷入沉默當中。

待到了將軍府上方之後,慕雲傾才發現一件事情,「師傅,他們好像看不到你?」

「我對他們隱了去蹤跡。」墨華君答。

「那我以後想要找師傅你,應該怎麼辦?」在墨華君要離開之際,慕雲傾才想起來這個關鍵的事情。

她不知道仙閣在哪裡,更是沒有辦法去,所以要怎麼找墨華君?

墨華君將她放在地面,立於空中,抬起衣袖,一隻帶著白色熒光的紙鳶朝後慕雲傾緩緩飛去,「如果有事情要找為師,就用此紙鳶傳達。」

慕雲傾雙手捧著紙鳶,抬頭望向男子,「知道了師傅。」

墨華君沒有多呆,轉眼間便離開了。

慕雲傾也沒有休息,她將紙鳶放入無量袋中就開始準備東西。

因為就在剛剛,樓千瀾給她的神念突然閃現,第一次修復仙根所需要的東西已經傳達給她了。雖然沒有開始修仙,但她也必須離開蒼國。

她先去了慕年房間,這幾天慕年氣色完全轉好,也可以正常行走了,舞刀弄槍完全沒有問題,只是仍舊容易睏乏,不過再等兩三天就會好了,只是受到她給其配的強身健體的葯的影響,讓他多休息而已。

慕年多年習武,雖然現在睡著了,仍舊察覺出有人進了他房間,從腳步聲的輕盈程度上聽出來不是張媽等人。

慕年睜開眼,「雲傾丫頭回來了?」

「祖父你怎麼知道的?我才剛進屋,該沒出聲呢。」慕雲傾笑著走過去,慕年也從床上起來,坐在床邊,沖著慕雲傾招招手。

慕雲傾走過去。

「坐下吧。」慕年拍著身邊說道。

等著慕雲傾坐下,他才問,「怎麼樣了?」

慕雲傾自然知道他說的什麼,「祖父,我來就是想跟你說這件事的,我仙根被人毀了,所以要重新去修復仙根,雖然沒有進入修仙界,但我也要離開蒼國了。」

慕年微驚,粗眉緊皺,「仙根被毀?」

慕雲傾沒有跟慕年詳說,只道,「祖父不用擔心。」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可以承受的,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就要多歷練,多學習,既然你來找我說了這樣一番話,我自然是支持你的,至於我,還是那句話,放心就好了。」慕年說道。

慕雲傾心裡挺感動的,她親昵的抱住慕年的胳膊,「祖父,這樣也好,我有機會還可以回來見您,而且您說的對,我應該多歷練歷練。」

慕年頓時哈哈大笑。

「你爹娘要是還活著,該會多麼高興有你這樣一個好女兒啊。」

跟慕年說完后,慕雲傾又換上了男裝去了醫館,江湛見到她忙高興的過來,「師父,我已經將你給我的東西全都看完了,並且在你不在的這幾天,大膽的看了幾個病人,他們也全都被治好了。」

慕雲傾聽到江湛的話,感到欣慰,「我要離開了,以後你要自己勤加練習,切記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些話。」

江湛睜大眼睛,「師父,你要走了?」

掌柜的聽到后也急忙從櫃檯后出來,「公子,您,您怎麼就要離開了呢?」

「還有別的事情要去做。」慕雲傾簡單的回著,並不准備細說。

掌柜自知不好多問。

可江湛十分失落,他才剛開始跟著對方學醫術沒多久。

「師父,您難道就不能再多呆一段時間嗎?」

「江湛,你是對自己沒信心嗎?」慕雲傾反問。

江湛不說話,

「你只要將我交給你的全都好好研究透徹,勤加練習,只要不是疑難雜症以及起死回生,就絕對難不倒你。」慕雲傾嚴肅起來,「你不能總是依賴他人。

江湛臉色泛紅,低下頭,「我知道了師父。」

慕雲傾在京城內所需要特意走一趟的地方也只有醫館了,將所有的跟江湛和掌柜的交代一番后,就準備離開。

只是當她走到門口的時候,發現曾經的萬壽堂現在已經變成了賣胭脂水粉的店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