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赤鐵臉色驟變,冷笑一聲道:「老東西休要倚老賣老,等會兒定要讓你嘗嘗我閉關二十年修鍊成的吞天大道功的厲害。」

「好啊,老夫等著,就怕嘗到厲害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流飛瀑慢條斯理的笑道。

二人皆是不退半分,一見面就已是爭鋒相對。

而場中最高興的莫過於刀魚族了,流羽族和斑蛇族的梁子要比和刀魚族更大些,更何況還有兩個天王的仇,如今流羽族這麼插一腳,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斑竹志則在迅的思考著,判斷著眼下的形式。

斑赤鐵乃是手中的王牌,他一旦被牽制住,那對上刀魚族和流羽族的夾攻那可絕對是不妙的。

但是,看斑赤鐵和流飛瀑那樣子,這一戰便是誰也攔不住的。

「殺了我兒和我弟弟的是你們中的什麼人。」

這時,流澄星突而沉聲問道。

「你那兒子是被老夫所殺。」

魏酒泉淡淡道了句。

「至於你弟弟一行,是本姑娘動的手。」

柳凝璇嬌聲說道。

「好,你們承認就好,多少年了從來沒人敢在我流羽族頭上動土,更何況是一群賤民,本族長今此長途跋涉而來,定要將爾等生吞活剝,以祭我兒和弟在天之靈。」

流澄星咬牙切齒的叫道。

話落,他又冷冷盯著鼠黑山一行道,「還有你們,這群膽大妄為的鼠族,居然和外島賤民勾結在一起,犯下如此逆天之事,本族長會讓你們一個個都會以最為悲慘的方式結束性命。」

鼠黑山等人聽得直是打了個激靈,一個個忐忑不安起來。

李默微微一抬聲音,說道:「流族長,你們流羽族這些年來犯下的血腥事也不少,你兒飛揚跋扈,殺人如麻,你弟弟更不消說,父子都是好殺嗜血之輩,若非如此我等也不會下此狠手,今日既然諸位都因我等而來,那想來也是報著殺我等之心,那麼,同樣的,希望諸位也做好被殺的覺悟。」

鼠黑山等人臉色又是一變,這李默的膽子真是說有多大就有多大,這種景況下居然還去挑釁對方。

「被殺的覺悟……」

流澄星皺了下眉頭,然後放聲大笑起來,他目露凶光的咆哮道,「小輩,待我將你擒下,到時候便要看看你還敢說什麼大話。」

話到這裡,他一扭頭朝著刀千歲說道,「刀族長,能否賣老夫這個面子。」

「這……」

刀千歲眉頭一皺,萬沒想到流澄星居然提出這要求。

李默身上可是攜帶著輪迴碑碎片的,若然把他讓給流澄星,那又找什麼理由來回收屍體呢,更何況,流澄星不見得就會把他們殺掉,很可能活著帶回去好好折磨一番。

但是,若然不答應的話,一旦流羽族和斑蛇族聯手對付刀魚族的話,那麼情況便難以想象。

「族長,不如答應下來,反正他們又不會立刻走掉,等到對付斑蛇族的時候,咱們再想法把碎片弄回來。」

刀弦月低聲說道。

刀千歲點了點頭,便朝著流澄星一笑道:「雖然這些賤民在我們造船廠大鬧一番,這仇不算小,不過相比起流兄的喪子喪弟之痛卻是不值一提,這些人,理應讓給流兄,只是斑蛇族的人也是朝著這些人來的,就怕斑竹志不答應啊。」

斑竹志臉一沉,他當然清楚刀千歲的把戲,而現在這情況似乎便有些不妙。

這時,斑赤鐵突而低聲道了句。

話入耳,斑竹志眼神猛地一閃,朝著李默望去,流露出難以置信的驚容,然後立刻做了決斷,他便冷笑道:「刀族長都願意給流兄一個面子,那我斑某人當然也不會阻攔,流兄,請吧。」

(ps:今天一章,)本書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見到斑竹志居然沒有阻攔的意思,刀千歲倒是有些意外,但仔細一想,斑竹志無論阻攔與否,流羽族都會死咬著這群鯊族人。

眼看刀魚族和斑蛇族都讓了步,鼠族人直是臉色白。

剛才雖被三族包圍,但是三族之間劍拔弩張的,尤其是兩個天王打起來的話,那麼說不定還能夠找到那麼一絲逃跑的機會。

畢竟這裡距離第三險地「無人之境」並不遠,一旦卯足了勁衝到那裡,說不定便有轉機,哪裡知道如今成了這局面。

觀流羽族百人隊伍,最強的乃是天王級數的大族老流飛瀑,接著乃是族長流澄星,再接下來便是六大族老,一個個都是神通境中期的強者。

再看其他百人,神通境中期的尚還有十人之巨,其他九十人也都是神通境初期中的佼佼者,如此陣容不可謂不龐大。

「鯊兄,事到如今,唯有和他們拼了。」

鼠黑山咬緊牙關,雖然臉上尚留有幾分怯意,但亦流露著剛毅。

李默朝著他微微一笑道:「黑山兄不必緊張,這景況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麻煩。」

說到這裡,他又略一頓道,「不過,倒也有一點小麻煩。」

說話間,他朝著蘇雁望去。

蘇雁自是心領神會,知道他所說的意思,然後輕輕點了下頭。

「果然如此嗎。」

李默沉吟了一下,然後朝著鼠黑山說道:「黑山兄,你應該知道我對你沒有惡意吧。」

「鯊兄這是什麼意思,你多次救我和我族人於水火之中,我們感激都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懷疑你有惡意呢。」

鼠黑山聽得一愣。

李默微微一笑道:「既然黑山兄知道,那等會兒無論生什麼事情都別驚慌才是。」

鼠黑山聽得有些犯糊塗,不知道李默講的是什麼意思。

另一邊,流澄星冷冷說道:「鯊族人,沒必要這麼急著把遺言說了,我是不會殺了你們任何一人的,我要把你們活著帶回我族,讓你們體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話到這裡,他朝著李默等人一指道,「六位族老,把這群鯊族人給我生擒下來。」

六族老中,一個麻衣白的老者目落到魏酒泉身上,沉聲說道:「這個殺了江雨少爺和南冠西6兩位兄弟的鯊族人就交給我流華友吧。」

旁邊,一個黑衣青目的老者朝著柳凝璇努努嘴道,「這個殺了弘昌兄和楓少爺一行的鯊族人就交給老夫。」

「那老夫就選那小子。」

邊上,一個長及胸的老者指著李默說道。

幾個族老七嘴八舌,彷彿挑選貨物般,認為李默一行都是手到擒來之輩。

這時,李默淡淡說道:「諸位族老不必這麼挑來挑去,對付爾等,我一人就足夠了。」

話落時,他便邁步走了出來。

眼看李默居然撂下大話,欲以一敵眾,鼠黑山等人都大吃了一驚,而蘇雁等人顯然也沒有阻攔的意思,一個個靜靜站著。

流華友眼睛一瞪,重重冷哼一聲道:「好個猖狂的鯊族人,以為弘昌兄死在你們手裡就能無視我族高手嗎,居然象以一人挑戰我等數人。」

「真是猖狂,猖狂之極,我族數千年積攢下來的霸名何曾被人如此羞辱過,以為殺了弘昌兄一行,這尾巴就能翹到天邊去了嗎。」

青目老者沉聲呵斥罷。

流華友冷臉說道:「那就由老夫先去擒下這小輩。」

其他幾個族老都點點頭,後面,流飛瀑和流澄星都未曾說話,冷冷看著這局勢。

北面之地,刀魚族諸人也都冷眼旁觀,不時小聲議論。

南面之地,斑蛇族人亦是如此,唯有斑赤鐵和斑竹志二人眼中閃過幾分戲謔之色。

「魏老,當真要讓鯊兄一個人去對付他們,別說六大族老一起,就算這流華友那也是修為比流弘昌高出一兩個級別的強者啊。」

鼠黑山極其憂心答。

「勝負早定,生死已分,黑山兄不必緊張,看戲便可。」

魏酒泉淡淡說道。

「這……」

見得他那輕描淡寫的話,鼠黑山直是愣神,不知他何來如此大的底氣啊。

另一邊,見到流華友欲出戰,李默不免搖了搖頭,豎起一根手指。

「恩。」

流華友眉頭皺了下,又是一聲冷笑道,「這是你們鯊族人的手語嗎,罷了,老夫可沒興趣跟你打啞謎,等會兒把你手指頭折斷,我便再問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話一落,他一腳猛踏地面。

「蓬,。」

一圈氣浪在腳掌和地面接觸的瞬間騰起,流華友驟地化作一道光影飆射而去,一剎已抵達李默身前。

「叮叮叮,。」

空氣中傳來密集的響聲,但見流華友十指突地延伸,化作十把細長的尖爪,一探手就朝著李默刺去。

「封脈爪。」

刀千歲微微眯了下眼睛。

「據說這乃是流華友從人類遺物中所獲的絕學,通過自身改造而成,一旦被這爪子襲中,在爪鋒碰皮膚的瞬間,強烈的死氣便會竄入體內,將脈絡封鎖,中一爪,體內能夠動用的脈絡就會減少三成,堪稱恐怖之學。」

刀弦月低聲說道。

「沒錯,你說這小子度奇快,他可能躲得過這一招。」

刀千歲問道。

「躲是躲得過的,但是,一躲即註定了敗局,這流華友的攻勢異常迅猛,一旦讓他佔了上風,那便如疾風驟雨般。」

刀弦月微微搖頭。

另一邊,斑蛇族那邊也在小聲議論著,皆斷定了這鯊族人斗膽挑釁的結局。

「真是可惜啊,老夫還想一旦開戰定要找這小輩算算帳,現在看來是沒這機會了。」

蛇宮搖搖頭道。

「罷了,這小子落到流羽族手裡必定嘗盡人間酷刑,倒也解恨。」

蛇大昆揉了揉胸口,那天晚上在造船廠外被李默氣浪釋放震飛,此時胸口還在隱隱痛。

不過,他的修為是決然不可能與流華友這等身份相提並論的,自然也認為李默敗局已定。

「小子,剛才口氣狂妄,現在我便看看你有無狂妄的本錢。」

流華友此時已近李默身前丈余之地,十指尖刺猶如黑光飆射,直朝著李默身上十處大穴而去。

那尖刺又快又疾,滿含殺氣,一旦沾身,便是痛苦的開始。

「可惜,這一招漏洞百出,豈能傷我。」

這時,但見李默微微一笑,人尚在原地,但分明又出現在了流華友的身側。

「什麼。」

眾人直是大吃一驚,以諸人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站在原地的乃是殘影,而現在出現在身側的才是真身,這意味著李默的度達到了驚人之極的地步。

流華友也是臉色微變,他本就以度見長,哪知這鯊族人笨拙的軀體居然能夠把度提升到這境界,他飛應變,身體一旋,雙手就準備這麼飛掃過去。

只是他動作雖快如閃電,李默卻比閃電更快十倍,右腿飛一踢,正中他腹部。

「啊,。」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聲,流華友猶如被踢飛的皮球橫空飆射,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踢飛至遠處的石山上。

「磅,。」

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石山被砸出一個大坑來,流華友鑲嵌在大坑中央的位置,他瞪大著眼睛,張大的嘴裡一股股的鮮血涌冒出來,順著衣袍,順著山壁朝下流去。

「你……你……你……」

他顫抖著聲音,右臂努力的抬著,每一寸都艱難得讓人捏了把汗。

待到他終於將右臂抬直,指頭指向李默之時,腦袋一歪,已然命歸西天。

「嘩,。」

剎時間全場爆出陣陣驚愕聲,膽小者更忍不住朝後連退數步,再看李默時,臉上流露著驚恐之色。

「怎麼可能,一腿就擊殺了流華友。」

刀千歲臉色一變。

「這……」

刀弦月更是愣得說不出話來,同時背上冷汗直冒。

在場人中,他是少有和李默對戰過的人,多少對李默實力的推斷是有所估計的,但是眼下李默呈現出來的無論度和是攻擊力,都比自己所推斷的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這也就意味著,之前造船廠時未曾動手那簡直是再明智不過的舉動了,當時這傢伙根本就沒動真工夫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