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臉手長劍上,青光也已然達到一個極致。他低喝一聲,長劍朝前一揮,一道青色劍氣自長劍上飛出,瞬間便穿破數丈距離,飛到了黑衣修士喉間。

「疾風劍氣!」

黑衣修士和方塵同時發出驚嘆,這一道青色劍氣,非是先前方塵用火焰所凝聚出來的類似劍氣一樣的劍芒,而是真真正正的劍氣,比之方塵同門的楊柳等人所釋放的乙木劍氣品階還要高,其威力自然也是強了許多。方塵看到殭屍臉在那邊如同便秘一樣憋了半天,便料到他必定是在準備強力招數了,但卻也沒想到會是疾風劍氣。

黑衣修士匆忙之際,一口濃郁到極致的黑水自口噴出,這黑水乃是他的本命真水,其蘊含著極為豐富的至陰及水系靈力,以之催動法術自然是威力無窮,不過此物乃是消耗品,一經使用后便要凝聚許久的靈力才能恢復,而且一旦大損甚至可能損傷到修為。

若非是眼看這道疾風劍氣躲無可躲,他也不會祭出這等手段來。

嘩啦一聲,那團本命黑水化為一朵黑色蓮花,懸浮在了黑衣修士眼前。 傅少的替嫁寶貝 幾乎在同一時間,那道疾風劍氣已經落在了黑色蓮花上,發出了漿入平湖一般的聲音。而後,黑色蓮花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快地自其正央凸起了一團,這是疾風劍氣在其要衝破其封鎖之相。只是那凸起的一團越來越勢弱,最終停了下來之時,黑衣修士已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殭屍臉射出這一道疾風劍氣后,他手青色長劍已然生出了寸寸裂紋,他整個人則是一臉虛弱之狀,身上的靈力波動變得極為暗淡。

黑衣修士一臉猙獰,將那團黑水一口吞了進去,旋即伸手一指,滾滾黑河繼續朝兩人涌去。

砍刀修士怪叫一聲:「點子扎手,扯乎!」

說著,他飛快地奔過去,將殭屍臉扛了起來,掉頭就朝樹林深處奔去。

這廝身高腿長,跑動起來飛快迅速,殭屍臉又拼盡餘力給他施加了一個遁風術,雖然那黑河流動速度非常快,但是一時半會居然無法追上這兩人。

方塵卻有些倒霉,他存身的那顆大樹雖然粗大,但是長久地浸泡在黑河當也有些吃不消。殭屍臉二人還沒跑出十丈,只聽得轟隆隆之聲不絕於耳,數棵大樹已經倒了下去。

方塵自倒伏的大樹上跳了起來,飛快地向側面奔去,卻被那黑衣修士看到了。不過他先是猶豫了下,而後祭起小葫蘆收了黑河,朝殭屍臉二人追了過去——方塵只是個圍觀的路人,而那殭屍臉二人卻是實打實地傷了他,這個仇不能不報!

卻說方塵從樹林繞了個彎子,朝前方剛剛奔出十來里路,天鬼卻又告訴他前方有人在打鬥。

他放緩腳步,慢慢朝前潛了過去,便見七八名修士正圍著一面方圓四五丈大小的土黃色半透明屏障拚命攻打著,刀劍法術落在那屏障之上,只是激起一圈圈的漣漪。

先前追趕自己的兩名女修以及瘦削修士兩人,俱都在其。

半透明屏障當,卻是一個凸起的墳包,半透明屏障就是從墳包前墓碑上生出。墓碑後面則有一個黑漆漆的門戶,此時門戶上的鐵門緊閉,還掛著一面巨大的鐵鎖。

這屏障乃是土系,防禦能力超強。看這幾人的架勢,沒有幾個時辰,是打不開這屏障的。待到打開屏障了,還有那門戶上的鐵門,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方塵放出小天鬼,自那門戶當潛了進去。沒過多久,小天鬼那邊卻傳來欣喜之帶著些許惶恐的情緒,似是看到了什麼可口卻又無法吞下的美食一樣。

隨後,小天鬼飛快地飛了回來,再也不肯踏入那墳包一步。

小天鬼相當於方塵的魂魄的延伸,方塵很快便從它那裡得知,下方之處是一個巨大的陰氣池,內有鬼物若干。雖然小天鬼很是垂涎,然而它此時的能力,還是應付不了這些鬼物,方塵頂在前面的話,它在後面撿撿漏倒是還可以。

不過小天鬼倒是告訴了方塵一個好消息,這墳包的入口並非一處,在某個地方還有另外一個隱秘的通道,於是方塵立刻向左側而去。

那個入口,居然在百來丈外一棵五尺粗的大樹旁一個樹洞,若非小天鬼探知,普通人絕對不會想到這裡居然會通往那墳包下面。

他撥開樹洞外的大團荊棘,鑽進去后又想了想,隨手在地上布下了個簡單的禁制,這禁制沒什麼威力,最多能夠在被觸發的時候放出一團火球來,同時發出尖銳的爆鳴聲。

而後他沿著這洞穴朝前方摸去。

洞穴之濕漉漉的,一路走過去,有四五個岔口,不過有天鬼的指引,方塵便朝著最正確的一條路而去。 帝師點江山 朝前走了約莫五十丈,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禁制被觸發的聲音。還沒等他做出任何反應,便陡然聽到轟隆隆之聲自後方傳了過來。

他猛然間反應了過來,這才想起適才走過的路都異常濕滑,便如同經常被水沖刷一樣。念頭轉到這裡,後方已經有氣流極速流過,這是洞穴被外面水流衝進來,將原來的空氣擠了過來。

方塵二話不說,猛然加快了腳步朝前方奔去。只是他此時只是一名練氣四層的小修士,如何能夠同水流這等大自然的偉力相抗衡。還沒跑出幾步,便有一股大力自後方而來,卻是一股渾濁的水流自那通道當涌了過來。

百忙之,方塵閉住呼吸,放鬆身軀,任由水流帶著自己朝前方而去。只是突然之間,有一條手臂居然從後面抓在了他腳腕之上。

方塵一驚,急忙用力一踹,只是在這激烈的水流之,他也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身軀,竟是沒能踹開。那手臂的主人便如同即將溺死的人抓到了稻草一般,死死抓著他的腳腕就是不放,而且另外一隻手也抓了上來,將方塵雙腿牢牢抱了起來。

方塵只覺小腿之處一片軟綿綿的,那抓住他的人居然是一名女子。方塵當然沒有憐香惜玉的念頭,可惜在這水流用力不便,只能任由那女子抓住他雙腿了。

猛烈的水流衝擊著二人在通道撞來撞去,好在洞穴牆壁上都是濕軟的泥土,倒也不至於撞傷,不知不覺之間,兩人已經以一個極為古怪的姿勢摟在了一起。那女子的雙臂自抱上方塵雙腿后就沒有鬆開過,腰部卻以驚人的韌性折了過來,死死夾住了方塵腰部。方塵雙手在水流還要將周圍撞過來的石塊樹枝掃開,卻是無暇去將她推開,於是二人便保持著這樣的姿勢一路向前,數息之後,前方之處突然豁然開朗,水聲猛然小了下去,水流的力量大減,兩人在泥水翻滾了四五丈才停了下來。

一經獲得自由,方塵腰一扭,一經將那女子拋飛了出去,卻見女子反應也是極快,人在空時便翻過身來,然後穩穩地立在地上,動作和姿勢雖然異常優美,只是她此時滿身泥水,當真是一點都不好看,反而將泥點子甩地到處都是。

方塵看的好笑,搖搖頭,朝周圍看了看,但見此間乃是方圓三四丈大小、丈許高低的一處空間,洞穴上方一盞長明燈熠熠生輝,此時水流仍然從適才那洞穴之湧出,而後在此間匯聚到央之處,自一個丈許方圓的洞穴之流了進去。

按天鬼的描述,那洞穴之處便是陰氣池的一個入口了。

那女子卻是四處張望了下,而後側頭瞪了方塵一眼,說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說著,她隨手彈出一團巴掌大小的水球來,但見那水球懸浮在她頭頂之上,而後從長發向下流淌而下,流淌的過程水流不住激蕩滾動著,自她額頭向下滾落,所過之處所有的污穢盡數被掃盡,露出一張略有幾分張揚妖媚的女子臉龐來。但見她皮膚異常白皙,在燈光下猶若半透明一般,美地讓人心醉。

隨後,水流繼續流下,自她灰色衣衫連同身軀上垂落,最終在她腳下匯聚起來,湧入了旁邊水流之。

這一手操縱水流的手段當真了得,便是方塵見多識廣,也不得不暗暗讚歎了一聲。不過對這女子的美麗,他並沒有什麼感覺。事實上,上一世方塵守衛輪迴橋,見過不知道多少美麗女子,對此事早就看的淡了。

他對這女子的說話口吻異常不喜,便也懶得理會她,而是自顧自地走到那陰氣池入口朝下方張望了起來。

水流如同瀑布一般衝下那入口,從這裡前去陰氣池之處,要麼等到水停了,要麼便這樣直接跳下去。

只是,方才好好地怎麼會突然有水流流出來呢?

方塵回頭看著那女子,問道:「你知道為什麼洞穴會突然有水流出來嗎?」

那女子一滯,面孔立刻便紅了。旋即她哼了一聲,道:「就是我放出來的,那又怎麼樣?」

方塵面色立刻沉了下來,道:「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那女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此時不知為何,被方塵一凶,她心頭居然有幾分發虛,於是小聲道:「我不小心觸動了一個禁制,然後便看到水流從一個石門下方湧出來,我就趕緊往外跑,結果。。。後來你就都知道了。」 第806章青梅竹馬(15)

五味英子走在上官伊莎身後,不悅的翻白眼,當著她的面,竟然總是和三朵套近乎,三朵可不吃她那一套……

回去一定要好好說說三朵,不準再和伊莎走這麼近!

她們才是夥伴,伊莎是外人!

正想著衝上去分開兩個手拉手的人,五味英子不知看見了什麼,震驚的瞪大了眼,「伊莎!是陸奕飛!」

上官伊莎聽到名字,立即跟著五味英子的目光看去,就看見了從食堂另一個門走進來的陸奕飛。

上官伊莎眼睛一亮,忙要跑過去的時候,就看見陸奕飛身邊跟著一個女生……

竟然是雪姬!

「雪姬怎麼會和陸奕飛在一起?他們好像要去樓上誒。」三朵不解的問。

「樓上全是vip包間哦,只有全年級前三名可以進,陸奕飛和雪姬都是前三名的……她們這是在約會嗎?」五味英子似乎生怕事情搞不大,還火上添油地道:「全年級第一名和第二名要是在一起了,真的好配啊,三朵你說是不是?」

三朵不敢說話了,因為她看見伊莎渾身氣息都不對勁了,很冷很駭人。

「才不是這樣的!」上官伊莎眼圈憋得有些紅了,她看著兩人並排上了樓,兩人走得很近……很近……

之前,陸奕飛在她面前不曾一兩次提到雪姬,都是讓她離她遠點,可是他,卻和她走這麼近……

上午還說是羅華老師找他有重要的事,竟然是騙她的!

他竟然是和雪姬在一起!

還一起去食堂二樓普通訓練生去不了的地方吃飯!

「咦,我不是記得中午都是陸奕飛來找伊莎吃飯嗎?怎麼今天陸奕飛沒找了?還和雪姬在一起?難道是……」五味英子故作吃驚的看向上官伊莎,「陸奕飛跟你待煩了,想要換個女生在一起玩?要知道雪姬可是樣樣都比你厲害哦!」

「你說夠了沒!」上官伊莎突然扭頭瞪向她,一身駭人的氣息嚇得五味英子縮了縮脖子,「說夠了就給我滾!」

五味英子臉色變了變,終究不敢再招惹上官伊莎了,拉著三朵冷哼一聲轉身走了。

三朵扭頭擔憂的看著她,想到英子那些話,也覺得有些道理,擔憂的目光漸漸變成了同情,跟著五味英子離開了。

上官伊莎看著二樓的樓梯口,剛剛他們倆就是從那裡進去的!

越想,她卻是覺得心裡難受的不行,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也沒心情吃午餐了,負氣般的轉身跑出了食堂。

在去往考場的路上跑了很久才放慢腳步。

腦子裡亂紛紛的,心也很亂。

突然,她頓住了腳。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不行,我一定要問清楚!」

上官伊莎轉身又往食堂跑,想去找陸奕飛問清楚,他對雪姬到底是什麼意思!

到底是不是喜歡上了雪姬……不喜歡自己了?

正低著頭跑著,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她差點一頭撞上去,下意識想要繞過他跑,胳膊卻被人抓住了。

「小美女,這麼匆忙要去幹嘛?沒吃午餐嗎?」

剛剛那個少年!

上官伊莎抬頭,眸色很冷,「放開我!」

「我不放又能怎樣呢?」少年痞痞的笑著,兩手都抓在了上官伊莎的胳膊上,「小美女,你叫什麼名字?長大做我女人?嗯?」

「放開我!」

上官伊莎扭了扭胳膊扭不開,屈腿就往少年胯下踢去。

少年眸子危險一眯,下半身往後遽然一縮,讓開了那差點讓他斷子絕孫的一腳。

「挺厲害啊小美女,我還真是低估你了。」

「放開我!再不放別怪我不客氣!」

「我就是不想放呢?要不要考慮一下?我再有一年就畢業了你啊——」

上官伊莎突然拿頭去砸他的胸,在他吃痛的時候,上官伊莎順勢擰回了胳膊,手握成拳頭,朝著少年臉上就是一拳。

打的少年捂住了一隻眼,「你竟然敢打我!」

上官伊莎生氣的瞪了他一眼,不打算再理會,想要往食堂跑。

可少年哪有那麼容易放她離開,直接拽著她胳膊,一巴掌呼了過去!

「這裡還沒有哪個人敢打我!」

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上官伊莎心裡一涼,她遇到不好招惹的男生了,竟然連女生都打!

「還敢瞪我?跟我走,看我不弄死你!」

少年拽著上官伊莎就朝旁邊巷子拖去。

上官伊莎死命的掙扎,把畢生的絕學都用上了,對著少年一頓拳打腳踢才掙脫開束縛。

但同樣她也被少年揍了好幾下。

掙脫開后,她立即朝考場跑,那裡人多,她敢保證這少年不會在人多的地方對自己動手。

少年也沒想到這個小美女性子這般剛烈,而且武功是真的很厲害,他比她還大兩屆,竟然都有些打不過!

等反應過來要去追的時候,卻發現她跑的方向是考場,他只能放棄了,那裡人太多,難免沒有那小美女的幫手。

上官伊莎一口氣跑到了考場地點,微微有些喘,衣服都被那個少年扯爛了,臉也好痛。

她走去洗手間照了照鏡子,頭髮被扯散了,右臉也腫了,衣服袖子領口都被扯破了……

看著鏡子里狼狽的自己,上官伊莎鼻子漸漸酸了起來,眼睛也被眼淚模糊,漸漸滑下。

但她還是堅強的抹掉眼淚,打開水龍頭,把臉洗了洗,紮好頭髮,整理好衣服。

再出來,雖然看著有些像干過架的樣子,但還是一個標誌的小美女。

格格在不遠處看見她,故意多瞅了她身邊兩眼。

陸奕飛不在伊莎身邊,太好了!

「伊莎,你吃完午餐啦?」格格屁顛屁顛的跑近問,當看見她右臉上清晰的指頭印時,頓時臉色一變,睜大了眼問,「伊莎你的右臉……誰打的?」

「不關你的事。」

上官伊莎越過他,走進了訓練考場。

……

另一邊,食堂。

陸奕飛點了兩個伊莎特別愛吃的甜品,在窗口正在等。

雪姬也在一邊買了些吃的,故意找話題地問:「下午的搏擊考核,你打算找誰對打?」

陸奕飛淡漠的看了眼她,接過窗口遞來的甜品,放了一個在雪姬面前,聲音有些冷的說道:「不管我找誰對打,你不能找伊莎對打就是!」 ?第三十章無常鬼

方塵無奈地搖搖頭,正待說話時,卻見眼前這水流以肉眼可及的速度逐漸減小,再過了兩息,那水流居然徹底停止了。

方塵道:「我要下去探一探,你自便吧。」

兩人雖說素不相識,但是適才也有患難之誼,他也不好就這麼翻臉。

說著,他摸出兩柄粗糙的鐵劍握在手,自那洞穴一躍而下,人在半空之時,手鐵劍插入旁邊泥土當,登時將他身軀穩住了。

這洞穴約莫二十丈深,方塵估計如此往複四五次就夠了。只是他剛剛下落了兩次,上方卻是一陣風聲響起,伴隨著那女子驚慌的叫聲,她整個人已然砸了下來。

這洞穴雖然不至於說狹窄,但是也很難容納兩人這樣同時下墜,猝不及防之下,那女子伸手一抓,再次抱住了方塵雙腿,然後便死死摟著不放了。

方塵一口血差點沒吐出來,好在他將鐵劍刺入地比較深,阻力還比較大,被這女子拖著朝下墜了三四尺,終於停息了下來。

他怒道:「你搞什麼,快鬆開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