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牒碎裂,一股強橫氣息瞬間從其中爆發。這氣息之強,瞬間沖入血皇等層次並且不斷暴漲,最終停留在血皇巔峰,距離尊者境界相差無幾。

一雙大手虛空凝聚而出,百丈大小,瞬間向蕭晨拍落。

「動手!」

其餘五族修士見穆玄清動了真格,此刻各個面色嚴謹,倒也沒有耍滑虛晃的意思,相繼出手。

五道兇悍氣息轟然沖霄,尚未轉化神通攻擊,單單這氣勢已經令人心中徹底膽寒,無法生出半點反抗念頭。

蕭晨首當其出,在這六道氣機鎖定下面色瞬間慘白,若非他自身意念堅定無比,恐怕此刻早已承受不住心神崩潰。面色微微發白,但他一雙漆黑眼眸卻是極為平靜,此刻沒有流露出半點驚慌失措。

越是危機的局面便越是需要沉著應對,否則自亂陣腳更是必死無疑。 蕭晨直奔穆玄清。

「召,兵甲道!」

蕭晨低喝,虛空之中五萬戰士身影毫無預兆瞬間出現,戰意相融瞬間施展開來,氣息疊加。

「血狂化!」

蕭晨以巔峰狀態施展血狂化,體內血脈奔趟瘋狂流轉,使得他眼眸瞬間化為血色,體格拔高氣息再度暴漲。

「合擊,通臂直拳!」

通臂直拳,軍隊最為普通合擊秘術之一,集結戰士血力轟出,疊加血力越強則威能越大。雖簡單直接,卻勝在要求極低,沒有太過限定。

戰意相融,蕭晨的心念可以瞬間傳遞到每一名戰士心中。

瞬間兩萬戰士血力輸出,通過戰陣直接融入蕭晨體內。兩萬戰道血力疊加,狂暴無比,入體瞬間便讓蕭晨爆發氣息暴漲大截,更加霸道。

此刻強橫肆虐血力充斥體內橫衝直闖,若非蕭晨肉身強悍無比,換做他人極有可能已經坡體而亡。

但眼下蕭晨心中搖頭,不夠!這些血力疊加尚且沒有達到極限,根本無法擊潰這穆玄清施展神通。

三萬!

四萬!

五萬!

但最後一名戰士體內血力輸出瞬間,蕭晨肉身自行裂開,血水瞬間滾滾而出。此刻他肉身已經達到承受極限,而體外氣勢也晉入前所未有的巔峰層次。

「通臂直拳,給我破!」

蕭晨猙獰咆哮,體內血力得到發泄化為滾滾洪流瞬間爆發。

轟!

一拳出,百丈拳影,天地震動,使得空間震碎,盡皆齏粉。

這一拳疊加五萬戰士威能以蕭晨自身戰力為核心凝聚,雖不是尊者層次出手,但真正威能相差無幾。

硬撼這穆玄清施展神通,足矣!

拳影、手掌對轟,無聲無息一股毀滅波動瞬間橫掃。在這波動之下,即便是人界大能層次也休想全身而退。

穆玄清面色發白,眼眸流露出驚懼之意,這蕭晨居然強橫到如此地步!面對毀滅波動襲殺,此人不敢有半點大意,否則沾惹半點也是必死結局。

反手再度取出一件盾牌法寶,法力瘋狂灌注其中,這小盾頓時體積暴漲,爆發晦澀波動。

下一刻,毀滅波動降臨。

穆玄清雖然面色發白,但心中並不如何驚懼,畢竟這盾牌法寶乃是老祖賜下威能強橫,抵擋交手餘波應當沒有問題,所以此刻他目光更多落在了蕭晨身上。

此刻前有兩人神通硬撼融合產生的毀滅波動,後有皇極罡雲等五人出手神通,雙方威能疊加爆發,釋放出來的殺傷力恐怕連人界大能都有殞落的可能,更何況是這蕭晨。

此人,必死無疑。

穆玄清猙獰冷笑,心中卻是一片火熱。

方才瞬間出現五萬將士,毫無預兆,可見這蕭晨身上應當擁有某件空間至寶,範圍無比廣闊。

芥子界。

一種傳說中存在的寶物,獨自開闢一方空間融入寶物之中,一旦認主便可如儲物袋一般輕鬆使用。不過這芥子界的範圍比較尋常儲物之物又不相同,因為其中單獨封印著一方空間,可以存活生靈,簡直可以當成是一處小型世界一般。而這種傳說中的寶物盡皆是遠古時期流傳下來,其中隱藏著天大的機緣。

這蕭晨身上極有可能便隱藏著這樣一件至寶!如此一來他眼下強悍修為便能解釋清楚,必然是從這芥子界內得到的機緣造化,若是可以將這寶物奪到手中。。。

想到此處,穆玄清心中火熱更甚。

「我能察覺到其中異樣並且猜測到幾分,恐怕其他家族修士很快也能反應過來,必須要抓緊時間,只要在其他修士沒有反應過來前將芥子界成功收取,即便血脈爭奪失利也已經得到了天大的機緣。」

穆玄清心中打定主意,眼神死死落在面前虛空處。此刻空間已經被強橫能量充斥,狂暴無忌肆虐霸道,翻騰中空間碎裂盡皆化為漆黑之色,令人看不清其中情形。

「就是現在!」在那肆虐能量消散的瞬間,穆玄清身影瞬間向前飛去,心中狂喜,「這芥子界寶物歸我了!」

目光恢復清明,一枚黑色石子懸浮空中尚且未來得及落下。

「嗯?看來這蕭晨已經被轟殺的形神局面徹底化為齏粉。」

「能夠在如此強橫能量波動中安好無損,這黑色石子絕不簡單,說不得便是那芥子界本體!」穆玄清心念轉動,此刻自然是迫不及待出手將這石子攝入手中。

其他家族修士此此刻也反應過來,面色不覺變得有些難看,不過穆玄清距離蕭晨本來就近一些,此刻突然出手,他們竟是沒有爭奪的機會,雖心中不甘,卻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此人將這石子收走。

石子入手冰涼,雖然沒有半點異樣波動散發,但它能夠在數道神通聯合轟殺下依舊安然無恙,便已經標明了自身的不凡之處,是以此刻元神一掃沒有任何發現,穆玄清心中非但沒有失望,反而越發歡喜。

看來這黑色石子,果然不是凡物!不過此刻既然已經落在他手中,日後自然有的是機會破解。

穆玄清滿意點頭,手上一翻,卻發現此物居然無法收入儲物戒內,面色不覺微變略顯陰沉,目光顯得有些陰晴不定。

皇極罡雲上前,此刻蕭晨氣息已經從這片空間中徹底消失,顯然已經形神俱滅。雖然無法施展諸多手段折磨讓他小有遺憾,可心中依舊舒坦。

不過他目光微閃,落在穆玄清手中石子上,故作不經意道:「穆道友,不知你手上拿的是什麼東西,可否讓在下看看?」

雲動、尚成德等人聞言雖然並未開口,但目光瞬間集中到穆玄清身上,略有凝重。

「不錯,這蕭晨乃是我等聯手轟殺,如今形神俱滅竟是連血脈之力都沒有留下,這黑色石子便是唯一的戰利品,理應由我等共同分配,是以還請穆道友將此物交出,待我們出手鑒定一番不遲。」

墨輸般雖然故作平靜,但眼中火熱之色卻是難以壓制,讓他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芥子界!

雖然這般寶物僅在傳說之中,甚至六大古族中也並未聽說哪一族擁有如此至寶,但以他們的身份自然有資格得知這件寶物的神奇之處。

傳說中,每一個芥子界都是修為達到不可思議境界的上古真正大能施展逆天神通精心煉製而成,本身就是一件至寶,而且其中大都放置著上古大能的一生收集乃至功法傳承,一旦得手便代表著無窮造化機緣。

若這黑色石子當真是芥子界,單憑此物已經足以引得六大古族為此激烈爭奪,傳揚出去甚至會使得整個修真界陷入震蕩之中,引發一片腥風血雨。

墨輸般身影落下,尚成德、皇極罡雲、雲動、姬落冉四人同時不著痕迹上前,隱約將那穆玄清圍在其中。

這般局勢變化,使得穆玄清面色瞬間陰沉下去,眼底冷芒涌動,寒聲道:「諸位道友這是何意,難道方才聯手將那蕭晨斬殺,現在便準備反手對付在下不成?」

「呵呵,穆道友說笑了,我等並無意與道友為難,只要道友同意將這黑色石子交出一切自然好說,否則,也休怪我等翻臉不講情面。」雲動目光微閃,此刻輕聲開口,冷冽氣息四溢。

尚成德聞言點頭,沉聲道:「雲道友所言有理,還請穆道友將石子交出,莫要引起我等爭鬥。」

穆玄清冷笑,眼神透出譏誚,「未出手前我等已經言明,擊殺這蕭晨之後所的寶物各憑手段爭奪,難道如今在下有所收穫,諸位便準備聯**奪不成?」

「若是如此,這寶物誰能帶走,恐怕落入各位任何一方手中,其他人都不會善罷甘休,嘿嘿,不知道這樣一來應該怎麼解決!」

皇極罡雲搖頭,冷聲道:「這點暫且不需考慮,眼下關鍵事情在於請穆道友將這黑色石子交出,任由我等鑒定一番,如果只是稀鬆平常之物自然便歸道友所有。」

「可若當真是那極為珍貴的寶物,我等再來商議歸屬不遲。」

穆玄清面色陰沉如水,眼底冷芒閃爍,場中氣氛一時間變得極為凝重,六族修士體內氣息升騰,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意思。 從聯合出手到內訌對峙,因利益變化轉換不過頃刻間。

少頃,穆玄清無奈嘆息,「既然五位道友道友要求,在下自然應允。」

聲音落下,皇極罡雲等人嘴角頓時流露出滿意之色,這點他們心中也已經有所預料,畢竟在面對五大家族威逼下,除非這穆玄清找死否則絕對會選擇妥協。

「哈哈!穆道友果然識時務,這樣才好。」皇極罡雲大笑,但此刻穆玄清卻是毫無預兆揚手,喝道:「皇極道友,這石子在下便交給道友鑒定一番。」

說話間,一枚黑色石子瞬間脫手而出。

皇極罡雲大喜,連忙伸手攝拿,但就在這時卻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瞬間將那石子收入手中,出手者,正是墨家墨輸般。

皇極罡雲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目光陰鬱落在墨輸般臉上,寒聲道:「墨道友這是何意,穆道友言明此物交由我先鑒定,道友為何出**奪。」

語鋒中充斥森冷。

墨輸般對此並未放在心上,雖然皇極家族強橫,但他墨家卻並不畏懼。

「呵呵,皇極道友不必多想,在下不過是想先看看罷了,待我鑒定完畢自然會交給道友。」

皇極罡雲眼底殺機一閃,此刻身上血芒一閃,瞬間向那墨輸般逼近,「將石子給我,否則我皇家罡雲絕不與你干休!」

「哼!別人怕你皇極家族,但我墨輸般還未曾將你看在眼中,即便不給你又能如何!」墨輸般冷笑中猛然出手,兩人瞬間一掌相交,不分勝負同時向後退開。

「你找死!」

皇極罡雲怒喝一聲,體內氣息瞬間爆發。

墨輸般哪裡會有半點退卻,兩人身影瞬間戰成一團,雖然彼此之間有所顧忌並未全力出手生死相搏,但爆發出聲勢依舊極為駭人。

尚成德、雲動和姬落冉三人面無表情,此刻一個個站在原地並未加入其中。兩人爭奪黑色石子,若是兩敗俱傷自然更好,最不濟也能剔除一名強大的爭奪者,他們自然樂得坐壁上觀。

眼下眾人注意力盡皆集中在皇極罡雲與墨輸般兩人身上,卻是無人發現那穆玄清此刻腳下不著痕迹後退,已經撤出五人圍困。

就在這時,交戰中皇極罡雲一道神通擊落在那墨輸般手中石子上,這黑色石子竟是直接碎裂化為粉碎。

如此變故使得交戰兩人微呆,繼而反應過來,這黑色石子是假的!

「哈哈,諸位道友在下先行一步,待穆玄清將這寶物認主之後便是諸位喪命之時,我想這一日不會讓你們等到太久。」穆玄清已經退出一段距離,此刻眼看計策拆穿自然不再遮掩,長笑中體外瞬間爆發出濃鬱血芒呼嘯向會戰之地深處逃去。此人顯然已經有所準備,此刻在逃遁瞬間猛然捏碎一枚玉珠,於此同時體外血芒大勝速度暴漲數倍以上呼嘯離去。

至於穆家其他修士,穆玄清並沒有放在心上。只要他能夠得到芥子界,即付出這些族人的性命作為代價也極為划算。

「該死,我們上當了!」皇極罡雲怒喝,猛然出手瞬間將穆家留下修士斬殺乾淨,以他此刻暴漲進入不墜初期威能斬殺元嬰修士自然輕而易舉。

「追!」

破空聲中,皇極罡雲身影瞬間向那穆玄清逃走方向追去。

「想跑,絕不可能!」墨輸般猙獰咆哮,此刻只見他反手拿出一具飛禽傀儡。這傀儡離手之後體積暴漲化為數丈大小,鐵嘴銀鉤一身黑羽,爆發氣息也達到元嬰巔峰層次。

墨輸般直接盤膝坐在這飛禽傀儡上,手上法訣打出,此物尖叫一聲雙翅拍落速度快若奔雷瞬間消失在視線之內。

「方才我心中還有些驚疑,但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那黑色石子必然是傳說的芥子界無疑,這般至寶絕對不能落入穆家手中!」尚成德眼底冷芒一閃,此刻對身邊修士打過一個小心眼色,同樣駕馭遁光化為驚虹呼嘯離去。

雲動、姬落冉兩人自然不會落後,芥子界這般至寶足以讓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爭奪!

咻!

咻!

破空聲中,六族修士真正的為首者先後離去,彼此之間必將展開一場拚死搏殺爭奪。

###################################

左眉道場。

蕭晨面色慘白,體系氣息虛浮,顯然受了不輕傷勢。融合五萬戰士血力施展合擊已經超出他身體正常承受極限,方才為了抵擋那穆玄清神通勉強出手更是遭受血力反噬,傷上加傷。

不過好在他肉身強悍,自我恢復能力極佳,雖然傷勢不輕,卻並未動搖根基。

至於麾下五萬戰士倒是並未受傷,將穆玄清一擊抵擋下來之後,蕭晨在背後神通爆發瞬間心念一動帶領他們遁入左眉道場之中,可若是慢上分毫,他們就會被那恐怖的神通威能瞬間撕成粉碎。不過好在蕭晨完成的極為漂亮精準,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使得六族修士盡皆認為他們全部死滅在神通絞殺之下。

「你等且回兵甲道傳承修行,日後若有需要我自會召喚你們出戰。」蕭晨擺手,此刻他體內傷勢嚴重,必然需要好好修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是,統領大人。」默查等人恭謹施禮,隨即各自帶領麾下戰士離去。

不過此刻五位萬夫長以及麾下戰士心中卻是憋著一股火氣!

眼睜睜看著統領大人被人追殺受傷他們卻無法幫忙,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若是他們可以修鍊成功兵甲道內記載各種戰場神通,那麼今日的局面必然不同。

看來,還需要好好修鍊啊,否則遇到危險他們非但無法幫助統領大人還要依靠大人的庇護。。。這種想法生出頓時讓默查、魔戈等人臊紅了臉,繼而一個個心裏面發起狠來:等回到兵甲道傳承營地,一定要更加刻苦的修鍊才行,爭取可以早日成為大人手中最大的保命底牌!

此次蕭晨的受傷,卻是狠狠刺激了麾下戰士,因此引出一場刻苦修鍊狂潮。

###############################

蕭晨回到自己的院落,靈芝小丫頭依然不在,看來她現在已經完全沉浸到醫道傳承之中。

左眉六道中,殺道、醫道及兵甲道三道傳承已經找到了繼承者,雖然眼下實力依然極弱,但蕭晨相信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他們未來必然會成長為他手中的真正王牌,到時他將不是一個人在大道之途摸索前行。

左眉道場,帶給蕭晨的不僅僅是一個修鍊寶地,更是成就一方勢力的可能!只要可以好生利用,他必然可以在暗中培養出屬於自己的強橫勢力!

當然,眼下這些事情思索尚早,但終歸有了雛形,日後只要不斷努力便一定可以實現。

揮手布下禁制,蕭晨盤膝坐倒蒲團上,眉頭微微皺起,片刻后冷然一笑,「左眉道場有我的精神印記,即便落入你們手中又能如何,難道憑藉你們的修為還能破解左眉道場不成。」

「而且此刻若我沒有估計錯誤,那穆玄清、皇極罡雲等人定然以為我已經被徹底殺死,而我故意讓他們看到左眉道場在那般兇悍攻擊下安然無事,以他們的心性自然不難猜出左眉道場本體絕非凡物,或許,六族修士現在已經為了寶物爭奪廝殺起來。」

「內訌窩裡斗,這種局面再好不過,待到我傷勢恢復之後便將你們逐一擊破全部斬殺!」

蕭晨眼底冷芒閃爍,心中殺機縱橫。他並非聖人,恩怨分明甚至有些瑕疵必報,別人的恩德心中牢記,必將湧泉相報,至於仇恨,當然也不會忘記半點。

穆玄清、皇極罡雲等六族修士盡皆想要殺他,既然如此,蕭晨自然不必留手。

事有因果,今日之因,他日之果,一切皆有緣法定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