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都走了以後,被扔在地上的男子掙扎著做起來:「啊呀,看來是被誰摔了吧,挺疼的。」

等男子抬起頭來,赫然發現男子竟是肖天南,只見他扶了扶眼睛,微笑道:「呵呵,一個挺不錯的交易,就讓我看看柯文納斯,亞歷山大的實力吧!」

說完,肖天南憑空消失,他的消失不想唐風,是毫無徵兆的,就彷彿這裡本來就沒有這個人似的。 更新時間:2011-10-23

倉庫中的戰鬥呈一面倒的局勢,龍五人被狂牛隊的三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戰鬥開始不到3秒鐘,拉比成為第一個退出戰場的人。

變身為巨狼的孫長松一馬當先衝進倉庫,吸引了大量的火力,拉比單擊模式巴雷特的攻擊,塔克斯投擲的暗器,暗的黑色衝擊波。

傷害瞬間超過了300點,打得孫長松痛嚎不已,身上鮮血淋漓,但,孫長松立馬長號一聲,霎時間,龍五人耳邊就好像是一枚炸彈爆開,被震的耳鳴眼花。

「凶狼之嚎,使用后對前方10米內生命單位造成100點傷害,並在接下來3秒內進入混亂狀態。」

第二個出現的是手持長槍的埃里克斯,只見他狂笑著化為光影出現在拉比身前,血紅色長矛在拉比肚子上連點三下,出現三個血窟窿,隨後唰的一聲,唐風憑空出現在拉比身後,他嘴角微微上翹,雙眼殘暴而嗜血,拳套帶著呼聲向拉比頭部砸去。

當其餘四人從混亂狀態醒來,就見拉比飛起的身體砸進擺放在倉庫的貨物中,生死不知!

「不!」

「拉比!」

四人睚眥欲裂,這時才發現幾人中間已經多出兩人,正發出冰冷而不屑的笑聲。

塔克斯抽出一把拉風之極的白骨長刀,這把刀就好似用虎骨脊髓打造的一般,刀背上彷彿是用鮮血塗成,刀柄更是一隻咆哮老虎。

這把刀一出現,唐風和埃里克斯便感覺到它的不凡,唐風眼中滿是貪婪,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它是我的,埃里克斯你敢和我搶,就小心你的骨頭不會被我敲碎。」

埃里克斯長笑道:「當然,他是你的,剩下的就歸我了吧?」

「埃里克斯,你給我滾開,他們都是我的!」巨狼孫長松居然口吐人言,兇殘的尖嘯一聲,他身體的傷口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傷口瘋狂的組織肉1芽,長出鮮嫩的皮肉,然後是灰色的毛髮,這一幕讓龍幾人看到心寒不已,僅僅只是一秒巨狼已經和原先沒什麼兩樣了。

「a級異能,超速再生,使用后可以快速恢復肉體損傷和一定的血量,受到的傷害越大,消耗的能量越大,恢復的速度也將減慢。」

這個異能是孫長松能成為狂牛隊隊長狂牛以下的三大戰鬥人員最大的憑藉,是他在九死一生中獲得的,也因此才能一飛衝天。

「居然敢在戰鬥中發傻,嘎嘎,死吧!」埃里克斯眼中閃過嗜血光芒,長矛如毒蛇一般,向牛頭頭部而去。

龍四人真的在發傻嗎?不,他們只是被孫長松的異能吃驚罷了,他們無時無刻的在警惕身邊的唐風和埃里克斯。

埃里克斯的長矛的不但撲了一個空,更是讓自己也受了傷,在那關鍵一刻,暗發動技能移形換位和牛頭換位,因為埃里克斯的長矛是向著牛頭頭部而去,牛頭有兩米的多高,暗只有一米七幾,身高原因,埃里克斯的長矛撲了空,反之暗矮身欺進,軍刺很狠扎進埃里克斯的小腹。

劇痛從小腹傳來,埃里克斯心中無比的憤怒和恥辱,自己堂堂一個二難度強者居然被一難度的小螞蟻傷到了,埃里克斯怎麼能沒有憤怒,怎麼不會感到恥辱,而且這次造成的傷害也出乎了埃里克斯的預料,傷害竟達到100多點。

「致命傷殘,在下一次無論攻擊在目標任何部位都將造成要害傷害,如果擊中要害,傷害再次翻倍,同時將減少對方百分之十的防禦,持續一分鐘。」

暗心中略微欣喜了一下,同時左手的黑虎之刃向埃里克斯的胸口而去,埃里克斯卻一動不動,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話:「高興嗎?螻蟻!你可以再次觸碰到我的身體。」

這句話讓暗感到詫異,這讓暗有不好的預感,但是黑虎之刃已經長驅直入刺進埃里克斯的胸口,一道血泉噴射在暗的臉上,雖然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暗赫然選擇發動黑虎之刃自帶技能,能量爆破。

噗,血霧夾帶著肉塊噴洒在暗的臉上,暗愕然低頭看著胸口出現的人頭大血洞,暗輕呼道:「這怎麼可能!」

「反饋,將一次受到的傷害反饋對方,反饋傷害不得超過300點。」

埃里克斯將嘴角溢出的鮮血擦掉,獰笑道:「小子看到了嗎?這就是二難度和一難度的差距。」

埃里克斯雙手持矛向暗頭部橫掃去,可以預見暗被這一擊打中,頭部絕對是向西瓜一般爆裂開來,就在這時,暗的雙眼變得茫然,沒有聚焦,只剩下冰冷。

「天賦,冷血,開啟后使用者大腦平靜下來,開啟戰鬥本能,更容易找到目標的弱點,但是將變得冷血。」

就在長矛里暗的太陽穴只有厘米之差時,移形換位再次發動,這次目標是埃里克斯,移形換位改變的是位置,並不是方位,因此兩人現在是背對背的情況。

埃里克斯才長矛再次撲空,同時前方景象一變,這剎那間的改變讓埃里克斯一愣神,但就是這一愣神,足以讓埃里克斯追悔莫及。

暗立馬轉身,途中手中的兩把武器被收回,身子向下傾斜,雙臂緊緊抱住埃里克斯的腰部,暗大喝一聲,埃里克斯被暗攔腰抱起扛在肩膀上,埃里克斯在半空中驚慌的手舞足蹈,滑稽的活像一個翻到的大王1八。

背摔不但要求高超的技巧,同時也需要大量的氣力,因此暗不但臉色憋的臉色通紅,胸口也噴洒出大量的鮮血,暗在將埃里克斯扛在肩膀后,猛然將埃里克斯整個身體掄起來,借著埃里克斯身體的重量,從前面向後猛然的摔下,因為突然用力,埃里克斯還沒反應過來,後腦勺已經重重的著地,連地面都震了一震。

現在的埃里克斯下場只有一個,腦震蕩加頸椎被折斷,這種背摔是暗還是雇傭兵時學習到,雖然已經很久沒用了,但是現在用起來一點也沒有生疏。

暗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臉上蒼白的吐出一大口鮮血,咳嗽的說道:「狗屁的二難度強者,還不是照樣被老1子干成這樣,媽1的。」

因為有冒險者體質,埃里克斯還沒死,在地上掙扎著想起來,但是他的頭沉澱淀的,像是被誰灌幾斤水銀一樣,當埃里克斯終於依靠著長矛站起來時,暗一拳砸到他臉上,大吼:「給老1子倒下!」

埃里克斯在毫無反抗能力的倒地,暗取出黑虎之刃,狠狠刺進冷血的身體,當暗抽出匕刃時一道血泉跟著射出,順著黑虎之刃流進暗的身體,頓時暗的臉色紅潤了不少。

「黑虎之刃自帶技能,嗜血一擊,對目標造成一次雙倍攻擊,並將造成的傷害轉化成生命。」

這從傷害造成了100多點傷害,也就是說暗回復了100點生命,暗冷笑著揮著黑虎之刃欲結果埃里克斯時,埃里克斯怒目圓睜,雙眼金光閃亮射出兩道金光,直指暗的雙眼,頓時暗慘叫的捂著雙眼跪倒在地,兩條血淚從指縫中流出。

「c級異能刺眼之芒,能對目標雙眼造成重度傷害,讓目標在一定的時間內失明,時間由能量輸出的能量決定。」

埃里克斯躺在地上癲狂的大笑起來:「哈哈,小子,知道了嗎?這就是差距………」

暗在霎時間的痛苦之後,順著埃里克斯的聲音如野獸般的撲向他,這讓埃里克斯有些措手不及,直到暗一口咬在自己的肩膀上的肌肉劇痛傳來時,埃里克斯慘叫一聲,拳頭瘋狂朝暗頭部落下,暗將痛苦化為力量,一口咬下埃里克斯的一塊肉,直接就吞了下去,暗張開血腥的大口瘋狂大笑。

在近身作戰中,長矛不但無法幫助埃里克斯,反而成累贅,埃里克斯很乾脆將長矛扔掉,也張開嘴向暗要去,埃里克斯竟也是一個狠人,兩人就像地痞流氓,在地上翻滾,撕咬,無所不用其極,只求能給對方造成傷害。

另一邊,唐風竟獨戰龍和塔克斯兩人,卻絲毫不落下風,反而將兩人打得節節敗退,唐風一拳一腳之中都能對兩人造成莫大的傷害。

「太無聊了,一難度的人果然太弱了,讓我絲毫提不起興趣。」唐風將拳套捏的咔吧作響,滿臉不屑的對身前互相攙扶的兩人說道。

「閉嘴混1蛋!」塔克斯提刀沖向唐風,眼中燃燒著仇恨的怒火。

「剃!」唐風的身體徒然消失,再次出現是在塔克斯背後,在塔克斯還沒有反應過來時,一把抓中他的後腦,在唐風的大喝中,塔克斯被大力提起,然後嘭的一聲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地面出現蜘蛛網般的裂痕。

「剃,連續踢地面數十次產生強力反彈力來做高速移動,瞬間增加百分之百的移動速度,持續一秒。」

龍目眥欲裂的看著塔克斯躺在地上吐出一股股血沫,雙眼變得赤紅,衝到唐風身體,龍居然在悲憤中讓增加爆發了潛力,雙拳如機關槍般伸縮,打在唐風身體啪啪作響,幾秒后,龍停下來,雙手顫抖,雙眼呆泄的看著離自己只有十幾厘米的男人,他毫無變化的戰在原地,身上沒有一絲傷痕,被擊打的地方竟然還冒出裊裊白煙。

唐風嘴角上翹,彷彿是不屑的說道:「鐵塊!」 更新時間:2011-10-24

「鐵塊,讓身體變的跟剛鐵一樣硬,用來進行防禦,也可以用來攻擊,持續五秒鐘。」

「在跟我撓痒痒嗎?啊哈哈!」唐風狂笑著一拳砸在龍的臉上,龍的鼻樑直接被打碎,人更是倒飛出去,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另一邊是變身巨狼的孫長松和牛頭的戰鬥,這裡也即將接近尾聲,失敗者自然是牛頭,在絕對實力的壓迫下,孫長松是最輕鬆的。

牛頭氣喘如牛,雙斧橫在胸前,全身上下布滿了嬰兒口般捲起的傷口,留下的鮮血幾乎將他站的匯成血塘,反之對面的孫長松十分悠閑,血紅的舌頭舔舐1著右爪,在那利爪上還掛著一絲肉末。

牛頭看著一個個同伴倒下,心中萬分悲痛,當看見龍被打飛出去后,牛頭絕望的閉上雙眼,當他再次睜開時,雙眼透入是堅定與決絕。

「啊!」牛頭突兀的痛嚎起來,在他的叫聲中皮膚變得血紅,肌肉不停的抖動起來,爆出一根根青筋,就好像他的皮膚下有蚯蚓在爬動一樣。

當牛頭的叫聲停止后,他的雙眼居然變得赤紅,一眼望去讓人心生寒意,毫無理智,毫無情感,只有無盡的暴戾和瘋狂。

「狂化,開啟後攻擊增加百分之八十,攻擊速度,移動速度增加百分之二十五,將所受的傷害化為攻擊和速度,同時失去痛覺,持續三分鐘代價。代價,使用者將失去理智,進入無差別攻擊狀態,狀態消失后全屬性下降五點,並進入虛弱狀態。」

「這樣才對嘛!哈哈,終於可以讓我興奮起來了。」孫長松發出瘋子般的大笑,「就讓我給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狂暴吧!」

孫長松說完,也慘叫起來,整個身體開始賁張起來,本來高大兩米五的狼人,現在直接到達了三米,而且還在不停的上升中,同時灰黑色的皮毛竟然漸漸變得血紅,就好像是塗上了鮮血一般。

「血腥狂化,開啟後攻擊增加百分之五十,攻擊速度,移動速度增加百分之二十,將所受的傷害化為攻擊和速度,同時失去痛覺,攻擊中帶有吸血效果,每次吸取攻擊中百分之十的生命,持續一分鐘代價。代價,使用者將失去理智,進入無差別攻擊狀態,在狂化中每秒損失10點生命,狀態消失並進入虛弱狀態。」

孫長松狂化,雙眼變得赤紅失去理智時,一道白色從他的頭頂降下,儘管孫長松的雙眼還是赤紅,但他竟然恢復了理智。

「裝備自帶技能,清醒之光,當使用者開啟狂化類技能,自動使用清醒之光,可以讓使用者恢復理智,代價減少百分之二十五。」

「知道了嗎!這才是我們二難度世界強者的實力!」孫長松大吼的撲向牛頭,失去理智的牛頭當然沒有聽見他說的話,現在他周圍一切的生物都是他的攻擊,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也像孫長松衝去。

嘭,兩人就兩輛卡車一般撞在一起,周圍的貨物竟然在他們一撞之威,迸發的氣浪中垮塌下來,二人揮出去的一拳一腳中彷彿都有莫大的威力,發出嘭嘭如雷鳴般的吼聲,地面也轟然震動起來,出現絲絲蛛裂。

牛頭一斧子砍中孫長松的肩部,在敲斷鎖骨的同時,斧刃深深鑲進他的骨頭中,孫長松絲毫沒有感受到痛苦,反而更加的興奮與嗜血,孫長松頂膝撞中牛頭小腹,使得牛頭身子彎了彎,但牛頭恍若不知,再次一斧子砍中孫長松,挖走一大塊血肉,造成了一條十幾公分的傷口。

孫長松發出一聲狼嚎,一把抱起牛頭,對牛頭的攻擊不聞不問,雙臂收緊,擠壓的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音,十根指甲深深刺進牛頭背部,鮮血止不住的外瀉,頓時將地面染成了紅色。

孫長松再次興奮的發出一聲長嚎,嘭的一聲,將牛頭重重的摔在地上,但倒在地上的牛頭就像是裝了發條一般,立馬站起,快若閃電的一頭撞進孫長松懷裡。

「頭撞,對目標造成固定傷害80+力量屬性,並眩暈0.5秒。」

孫長松還沒反應來,牛頭就是一斧子狠狠的砸在他頭上,頓時孫長松頭上被開出一個大洞,人也被砸的眼冒金花。

就在牛頭準備趁勝追擊時,狼尾突伸,將牛頭的腰部纏住,猛的一甩,牛頭被甩出七八米,就在牛頭摔倒的瞬間,孫長松霎時間衝出直撲牛頭。

孫長松沒等牛頭起身,一爪擊中牛頭小腹,當孫長松將手抽出來時,牛頭腹部竟出現一個透明大洞。

雖然牛頭口中在狂噴鮮血,但毫無痛覺的牛頭還是在第一時間站起來,可深受重傷的肉體早已不堪重負,已經別談攻擊了,連站都站不穩了,之前能站起來那是神經反應。

巨狼狂笑的再次一把抱住牛頭,張開滿嘴鋒利的白牙向他喉嚨咬去,噗嗤,牛頭咽喉被咬斷,孫長鬆鬆開嘴后還帶出一條鮮血淋漓的氣管。

孫長松將牛頭沒有知覺的身體扔在地上,渾身抖動,身體開始慢慢變小,解除變身還原人體,這時他還是滿嘴的血腥,身上的傷口在超速再生中快速修復中。

孫長鬆氣喘吁吁的將氣管吐掉,之前的戰鬥對他的消耗也不小:「切,開啟狂化還是這麼的沒用。」

正當孫長松轉身離開時,牛頭突然站起,兩把斧頭交叉劈下來,在孫長松背後留下一個x形傷口,傷口深可見骨。

「武器自帶技能,力劈,造成80點傷害,被擊中的部位無法治療,持續十分鐘,該技能可以與橫砍組合,形成連擊。」

「武器自帶技能,橫砍,造成80點傷害,被擊中的部位失去防禦效果,持續十分鐘,該技能可以與力劈組合,形成連擊。」

「形成連擊,兩次傷害總計增加百分之二十,被兩次擊中的部位同時無法治療,失去防禦效果。」

孫長松慘叫一聲,迅速轉身,右手呈爪化作狼形,狠狠的向牛頭的頭部…………

「別了,長官,別了,塔克斯,拉比,暗,戰友們,我……儘力了!」

牛頭的頭部化為一陣血霧,無頭之屍轟然倒地。

「無法恢復,該死的,啊!」因為特殊效果的原因,孫長松的超速再生無法修復背後的傷口,他在瘋狂之下對牛頭的屍體施虐,直到屍體變成一塊塊肉塊,再也無法破壞后他才停手。

這一幕被在場的龍和塔克斯目睹,他們雙目滴血,撕心裂肺的怒吼,牙齒早已被咬的崩碎。

唐風大笑起來:「哈哈,長松你也太狼狽了吧!」

孫長松冷哼一聲,從儲物空間拿出一件衣服披在赤裸的身上。

這時,暗被埃里克斯一腳踢飛,倒在地上渾身是傷,特別是胸口上的那個血洞,血流不止,此時暗雙眼無神,已經處於無意識狀態,如果再不得到治療,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埃里克斯滿臉憤怒的站起來,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長矛撿起,準備將這個給自己帶來極大恥辱的男子穿喉而死。

暗本來的確是佔據了極大的優勢,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優勢逐漸變小,直之消失,原因是耐久力和屬性,暗在開戰之前就受了重傷,在一番劇烈的打鬥中,傷勢自然在逐漸加重,而埃里克斯除了被背摔一次和嗜血一擊外,並沒有受到較大的傷害,自然是越戰越勇。

另外最重要就是屬性問題了,埃里克斯的屬性至少是暗一倍以上,這不僅僅是難度的優勢,還有等級和技能,在雙方屬性相差巨大的情況下,就像龍和塔克斯對戰唐風一樣,毫無反抗能力,也幸好埃里克斯和暗同時敏捷特長者,才能糾纏這麼長時間,如果是力量特長者,暗會將會一交鋒瞬間被打倒在地。

就在矛尖離暗的咽喉只有厘米時,傳來一聲大喊:「給我住手!」

矛尖一頓,眾人扭頭看去,發出大喊的是黃超,他站在一個垮塌貨架上,無情的眸子掃向眾人,冰冷而無情,唐風有些興奮的舔了舔嘴唇,雙眼微微的眯起,從那眼縫中透入的時暴戾和嗜血,隨後埃里克斯首先怒吼道:「你以為你是誰,你有資格命令我嗎?」

黃超冷聲道:「的確,我沒有,但是有一個人有!」

一個談談的聲音響起:「對,我有。」

人未到,聲先至,一陣微風吹過,肖天南憑空出現在黃超身邊,與他並肩站在一起,肖天南淡笑道:「住手吧,他們已經被你們打得很慘了,放掉他們,呵呵,他們對我和摩菲爾還有不小的用處。」

肖天南的出現方式,不免有些駭人聽聞,震驚全場,沒有半點徵兆,在場的眾人沒有一個人把握住肖天南的身影,唐風他們都是難以掩飾自己的震驚。

「心靈傳輸嗎?」黃超輕聲道,「原來這就是你后招,果然強大無比,我輸的心服口服。」

「太過獎了,呵呵,僥倖在新手任務中獲得的一個天賦,九死一生呀!」肖天南有些感嘆的說道。 更新時間:2011-10-25

心靈傳輸,死亡大陸最強的主動天賦之一,只要在一個地方下達了記憶標記,你就能隨時傳輸過去,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用電影里的一句來說,我在巴黎喝咖啡,在馬爾地夫玩衝浪,在乞力馬扎羅山上小憩……然後我再傳輸回nba決賽末節的現場,當然,所有這些行程,都在午飯前完成……

還不僅僅如此,只要是能觸碰到的物品同樣能傳輸,從理論上來說,只有你有能力甚至可以將一座大陸傳輸走,當然這僅僅是理論,這種逆天的人物還沒有出現過。

其實現在黃超心中萬分的震驚,原因是心靈傳輸這個天賦黃超是也見過寥寥幾次,甚至前世有很多冒險者懷疑死亡大陸上還沒有一個人擁有心靈傳輸這個天賦。

這個天賦的來源地是《心靈傳輸者》世界(一個還算不錯的電影,素來有天才般的構思,蠢才般的導演之稱,看的比較蛋疼,有興趣的童鞋可以去看看。),死亡大陸的禁忌任務世界之一,據統計一共有兩名至尊,八名天王,十七名君主死在裡面,他們都是因為垂涎這個天賦才進入這個世界,結果他們再也沒有出來。

心靈傳輸的天賦捲軸只有一些等級十分高的傳輸者才能掉落,但是這些傢伙都是來無影去無蹤,只有他們來找你的份,你去找他,幾率不比中五百萬大獎低,因此這些冒險者便加入劇情中專門獵殺這些傳輸者的『遊俠』組織,大肆獵殺傳輸者,妄想通過這種方法逼出那些強大的傳輸者。

結果他們的確是逼出那些強大的傳輸者,但是他們也後悔了,《心靈傳輸者》世界的劇情人物素來有最弱和最強之稱,最弱是他們沒有任何技能,強化屬性也不高,甚至大多都是普通人的素質,最強是他們每人都一個天賦,心靈傳輸!

你可以去想一想,半夜三點鐘,正在熟睡中,一個傳輸者帶著一枚核彈傳輸過來,轟隆一聲,就算你是至尊也一樣玩完,再來,你正在飯店吃東西,傳輸者直接連你帶飯店傳輸到撒哈拉大沙漠的中央,讓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如果你把他們逼急了,大量的傳輸者直接將你所在的城市傳輸到百慕大三角洲,乾脆大家同歸於盡,一起人間蒸發吧!

反正一句話,正面打不過你們,我們就玩陰的,你們捉不到我們,但我們可以隨時找到你們。

因此這也導致死亡大陸幾乎是沒有人可以獲得這個天賦,至於黃超為什麼會認識肖天南的心靈傳輸,其原因是前世黃超見過數次,甚至和這個天賦的主人戰鬥過,黃超不由回憶起來。

在那個戰場上,那個如魔神般的男子手持一把血色長刀,一把被鮮血染紅的戰刀,他身影忽閃忽滅,瞬息而過,每一次的消失必有一到兩名冒險者倒下,每一次的出現必有一到兩名冒險者被擊殺,直到出現黃超身前,自己花了三天召喚的死靈大軍在三秒內全滅,如果不是援軍及時到來,自己也將成為屍堆中的一員。

「我很好奇,你是怎麼認出心靈傳輸的,我使用過很多次,但是沒有人看一次就可以認出。」肖天南微笑道。

「波動,傳輸過來的波動和瞬移技能的波動不一樣,很大原因是見過別人使用。」黃超平淡的說道。

這一下肖天南有些震驚了,來到死亡大陸后,得知了心靈傳輸的情況后,他一直以為心靈傳輸是自己的專利,只有自己一個人才有的,但是現在聽黃超說還有另一個人同樣擁有,頓時讓他心中的優越感受到了打擊。

肖天南急急的問道:「是誰?」

黃超神秘的笑了笑:「也許你很快就能遇見他,一個很強大的男人,我可以提前透露下,他和你算得上是兩個極端,一個全力走精神特長路線,一個全力走力量特長路線,呵呵,畢竟他已經不需要移動速度了。」

「這就是你後手了吧,在我蘇醒的一刻,將我傳輸走,不管龍他們是死是活,我都少了五個強有力的助手,呵呵,同時傳輸的地點你也早已設計了好了吧,你的團隊也已經包圍好了吧,真是一環接一環呀,就算我逃脫了,也將面臨龍他們瘋狂的報復和狂牛隊致命的截殺,如果不是和你作了這一樁交易,恐怕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好了,好了,先解決眼前的事情吧。」肖天南有些頤指氣使的說道,「你們幾個都走吧,這裡已經不需要你們了,哦,對了,留下一些療傷物品,畢竟他們是被你們打傷的。」

埃里克斯罵道:「去你媽1的,我…………」

「閉嘴!」唐風從儲物空間拿出一些藥品扔在地上,默默地轉身向外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