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這點后,陸楓心中一驚,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時,他瞬間發現原本從長廊不見了,一片火海出現在了他的四周。

處在火海的中央,陸楓發現四周的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高到他都快受不了了。

「陸楓,醒醒,這是幻境,別被幻境所迷惑了!」在陸楓難受的時候,牧逍的聲音猶如一陣清風帶給了他短暫的清涼。

「幻境?」

聽到這話,陸楓仔細看著四周,但是他依舊沒有發現這是幻境。

當然,此時的陸楓並沒有動用精神力,要不然在精神力的幫助下,他肯定能夠發覺的。

如果沒有碧靈的提醒,那他這時候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動用精神力,但是現在的話,他不能這麼做。

那麼多人看著自己,一旦自己使用精神力的話,那自己身為靈符師的秘密就徹底暴露了。

五大宗門可不是像表面那邊友善的,所以一旦有心人發現自己的潛能,那很有可能會對自己不利。

所以,為了自己的安全,陸楓知道自己不能動用精神力。

「哼,我就不信了,沒有精神力的我就破不了這個幻境!」陸楓輕哼了一聲。

自己靈武兼修才能考慮使用精神力,但是其他人呢,難道修靈者遇到這樣的幻境就必死無疑了么?

這麼一想后,陸楓決定要靠靈力來破掉這個幻境,不過好在他已經知道這是一個幻境,因此再難受也能暫時忍下來。 「呼!」

隨著陸楓輕吐了一口氣,然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他突然發現四周的熊熊燃燒的火焰有些假。

而有了這個發現后,原本炙熱的空氣也慢慢恢復了正常。

這一刻,雖說陸楓依舊被熊熊火焰包圍著,可是他根本就感覺不到一絲的炙熱。

「厲害!」

華隆見到陸楓的面色變化,他心中一驚,這死寂長廊內的幻境可是無比真實的,然而陸楓卻能在短短時間內發現四周都是假的,這點絕對不簡單。

當然,發現幻境和從幻境里出來是兩回事,雖說陸楓現在已經置身事外沒有受到幻境的任何影響,可是他依舊被困在幻境之中。

而想要從裡面出來,那還是得靠他自己的本事。

對付幻境,靈符師自然是最拿手的,可是陸楓現在不能暴露自己靈符師的身份,因此只能依靠蠻力了。

想到這裡,陸楓手持如意降魔棍觀察著四周的一切,並且時不時的試探著。

任何幻境都有它的弱點,所以只要找到這個弱點進行強行突圍的話,這個幻境可破。

然而修靈者難就難在尋找弱點上,因為他們沒有強大的精神力,無法準確的感知這一個幻境。

「砰砰砰!」

當一道道撞擊聲響起,只見陸楓不斷的被強大的力量擊退。

幻境有破解的辦法,但是如果方法不對的話,那不僅出不去,反而還會傷害到自己。

「怎麼辦?」

看到自己一次次被幻境擊退回來,陸楓心中一沉,要不是他有忍耐力的話,恐怕這一刻已經忍不住要動用精神力了。

精神力也是自己的一方面,為什麼就不能使用呢?

然而陸楓不傻,為了自己的未來,也為了自身的安全,他只能放棄這個優勢獨自面對。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陸楓依舊被困在幻境之中。

而在他考慮如何打破這個幻境時,其他宗門的弟子開始陸續超過了他。

兩個時辰,當整整兩個時辰過去后,陸楓依舊毫無辦法,就好像他就這麼被困住了一樣。

看到這一幕,華隆的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不相信這麼一個幻境能夠困住陸楓。

他究竟在隱藏什麼,為什麼不拿出真本事來破解這個幻境呢?

死寂長廊能夠在第八關的時候出現在了陸楓的面前,那毅然說明他是一個絕世天才,但是如今他的表現根本不像一個絕世天才。

難道說陸楓的潛能還沒有被挖掘出來,所以他現在的表現才如此的不盡人意?

「對了,既然我找不到這個幻境的弱點,那何必自己製造一個弱點呢?」在華隆一臉好奇的看著陸楓的身影時,後者突然想到了什麼。

「試一試吧!」

陸楓嘴裡嘀咕了一聲,然後一道金色掌印狠狠的被他打了出去。

「轟!」

可是當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后,只見被陸楓攻擊的地方毫髮無損,剛剛的攻擊顯然是在做無用功。

「化靈綿掌!」

然而就在這一刻,只見陸楓的身影一晃,然後下一秒整個人沖向了剛剛轟擊的地方。

「嘭!」

一道悶哼聲響起,旋即陸楓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不滅金手!」

但是在陸楓倒飛出去的時候,只見他咬牙怒喝了一聲,然後又一道金色掌印拍了出去。

「轟!」

又是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然而陸楓就發現幻境內的火焰竟然虛晃了一下。

雖然只有一下,但是的確是真實發生的。

「有機會!」

看到這一幕,陸楓心中一喜,看來自己的辦法並沒有錯,利用化靈綿掌來製造這個幻境的弱點,接著在用強大的力量進行攻擊。

一旦幻境有了薄弱的地方,那再攻擊成功的幾率就非常之大。

「再來!」

當陸楓穩穩的落在地面上時,下一秒他再次沖了出去。

「化靈綿掌!」

「不滅金手!」

和之前一樣,陸楓先是動用了化靈綿掌將幻境壁上的力量吸收掉一些,而趁幻境壁還處在缺少力量的時間內,他再將剛剛吸收掉的力量配合不滅金手打出去。

這樣一來不僅不會浪費體內的靈力,而且還能好好將化靈綿掌運用到實際當中。

要知道自從陸楓學習了化靈綿掌后,這一招一直都沒有使用,而如今有這個機會,那好好練習一下也沒有壞處。

就這樣,時間又一點點的在流逝著,而這時候力量的人已經通過了第十關的考驗,當然也有一些人在順利通過了八關就放棄了。

畢竟只需要通過八關就可以進入下一輪擂台賽,而繼續闖下去除非有信心能夠闖通關,要不然闖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破!」

在經歷了數十次的嘗試后,陸楓似乎對化靈綿掌的了解也更深入了一些,所以他每一次吸收的力量也越來越多。

「砰!」

而當又一次陸楓打出不滅金手時,這次震耳欲聾的聲音沒有再出現,反而響起了一道類似撞擊的聲音。

「咔嚓!」

而在這聲音之後,一道碎裂的聲音緊接著響了起來。

聽到碎裂的聲音,陸楓發現自己四周熊熊的火焰開始了起來,甚至四周的一切都出現了裂縫。

「出來了!」

當眼前的景象一晃后,陸楓發現自己又一次回到了死寂長廊,而且這時候他的雙腳已經踏在了第三塊石磚上面。

「好!」

碧靈見到陸楓在不動用精神力的力量也成功破掉了幻境時,她的心中也是非常高興的。

不過這個死寂長廊很長,甚至都看不到盡頭的,因此現在還不是真正高興的時候。

「呼!」

深呼吸了一口氣后,陸楓再次踏出了一步,而因為有過之前的教訓,所以這一次他下腳顯得有些猶豫。

不過最終他還是落在了第四塊石磚上面。

這塊石磚並沒有凹下去,這讓陸楓心中一松。

然而就當陸楓準備整個人站上去時,突然他腦海中的泥丸宮劇烈顫動了起來,這是危險的信息。

沒有多想,陸楓直接將踏在正前面第四塊上的腳給收了回來。

「嘭!」

而就當陸楓將腳剛剛收回時,只見原本陸楓踏的石塊竟然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升了起來,然後洞穿了長廊。

「這……」

見到這一幕,陸楓心中一驚,要不是泥丸宮及時提醒的話,恐怕剛剛那一下自己絕對會受傷的。

且不說會傷的多重,但是以剛剛的動靜,那一旦受傷肯定也是輕不了的。

「這死寂長廊究竟是什麼鬼地方!」看著洞穿長廊的石磚,陸楓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然而如今已經沒有回頭路了,所以陸楓必須還得選擇。

只不過因為剛剛那一幕的關係,這一次陸楓出腳更顯得猶豫不決。

「呼!」

當陸楓整個人站在第四塊石磚上時,且泥丸宮沒有發出預警信號后,陸楓才長鬆了一口氣。

可是當陸楓看到死寂長廊那沒有盡頭的前方時,他的心微微一涼。

這才走了四步而已,就遇到了兩個危險,而接下來還不知道要走多少步了,所以後面的危險還不知道有多少在等著陸楓呢。

「華宗主,這比賽對陸楓是不是不太公平,這死寂長廊乃是陸楓的第八關,萬一他無法通過呢,難不成他就被淘汰出局了!」碧靈望著陸楓的背影詢問道。

「這個……」

華隆嘴裡嘀咕了一聲,這的確是一個問題,他之所以將關卡卡在第八關,那就是因為這幾關是絕對不可能遇到死寂長廊的,甚至死寂長廊都不會出現的。

死寂長廊只有一定天賦的人才會遇到,如果沒有天賦的話,那就算闖通了十八關也遇不到的。

然而如今陸楓竟然在第八關就觸發了死寂長廊,根據規定,他要是過不了這一關的話,只能被淘汰出局。

可是陸楓能夠觸發死寂長廊,證明他是一個很有天賦的人才,就這樣將其淘汰未免有些可惜了。

「碧宗主,這樣吧,咱們先看看陸楓的表現,如果他在死寂長廊內表現良好的話,可以考慮他破例進入下一輪比賽!」華隆想了想道。

如果陸楓通過了死寂長廊,那也就是通過了第八關,這樣的話自然就沒什麼異議了。

但是如果陸楓沒有通過的話,到時候華隆還得和其他宗主還有掌門商量一下,畢竟這事情不能他一個人能做決定的。

「好吧!」

對於華隆的回答,碧靈也沒打算說什麼,一切都等陸楓比完再說。

也就是這樣,碧靈再次將目光集中到了陸楓的身上,而其他宗主他們有些看著自己的弟子,而有些也在偷偷的觀察陸楓的情況。

「咻咻咻!」

當陸楓一腳將石磚踩下去時,他腦海中的泥丸宮再次顫動了起來,緊接著一道道破風聲響起,只見一根根冒著寒意的箭朝他飛了過來。

「叮叮叮!」

見到密密麻麻的箭朝自己飛來,陸楓頓時感覺頭皮發麻,這麼密集的箭根本連閃躲的機會都不給。

沒有辦法,陸楓直接旋轉如意降魔棍,然後將一根根鋒利的箭給擋了下來。

當然,由於箭實在是太密了,所以也有一些漏網之魚。 「嘶!」

隨著一道冷吸聲響起,陸楓看了看自己兩側肩膀還有身體各處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剛剛那密密麻麻的箭雨雖然過去了,但是也給陸楓帶來了不少麻煩。

雖說陸楓利用如意降魔棍擋下了大多數的箭,可是一些沒有來得及抵擋的箭全部從他的身邊擦過。

有些箭沒有傷到他,但是有些卻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血色的傷口,甚至有些傷口上整塊肉都沒有了。

「陸楓!」

碧靈看到陸楓頃刻間就滿身鮮血時,她的心也懸了起來。

這才剛剛開始就遇到了這樣大的危險,這要是繼續下去的話,恐怕連命都保不住了。

陸楓可是縹緲宗的希望,所以碧靈自然不想他把命丟在這個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