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可欣的車子發生爆炸,吸引著很多人的注意,此舉更是讓馬家緊張不已,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爆炸,葉無天那邊怎麼辦?

「過份。」 海島生存記 朱老爺子聽到報告後生氣地一拍書桌,「太過份。」

老爺子面前,一個位秘書站在那等候指令。

沒多久,朱老爺子說道:「你去讓人查查,看看是誰在背後搞事。」

秘書領命而去,書房裡,老人家獨自一人靜靜坐在那,程可欣的車子絕不可能自己爆炸。

警告!

某些人想給葉無天一個警告,人老成精的朱老爺子一下想到更深的層次,為了阻止葉無天,那些手段層出不窮,現在只是炸車,下次呢?會不會連人一起炸?

東城,無論是徐遠華還是東城的幾套班子,一個個都倍感壓力,車子發生爆炸,原本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如今卻成為一件大事,接下來的時間裡,將會有無數目光聚焦在東城。

會議室里,徐遠華親自主持會議,內容正是有關程可欣車子被炸一案。

一項項的工作被安排下去,會議主持到一半,一個警察推門進來,走到徐遠華身邊小聲說著什麼。

「什麼?」徐遠華猛的站了起來,大驚失色。 高妍聽了,心下疑惑,這才多大一會兒工夫,蘇紋兒對陳壘的態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不對,一定有貓膩!

她一臉認真的問:「咦…你今天怎麼回事?以前不是這樣說的啊!」

蘇紋兒道:「我以前是怎麼說的?」她不記得自己之前如何形容陳壘的。

高妍坐直身子,急切的說:「我聽的最多的就是…你說他對你不是真心的。」

被高妍這麼一提醒,蘇紋兒慢慢的點頭哦了一聲,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高妍接著又問:「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吧?」

她暗中觀察著蘇紋兒的神態,想窺探出一絲的端倪。

既然高妍開口了,蘇紋兒本就沒有打算瞞著她,緊接著把白天發生的一切告訴了高妍。

故事聽起來,跌宕起伏,攝人心魂,高妍的心也像過山車一樣,驚心動魄……

聽完故事,高妍久久不能回神,她臉上的震撼與吃驚讓她的情緒變的很不穩定。

她一副不可置信的口吻問道:「你說,陳壘他以為你要跳崖自盡,他想都不想,直接抱著你跳了下去?」

蘇紋兒莞爾一笑,點點頭道:「是啊!我當時站在崖邊,鼓足勇氣,剛要跳的時候。」

「身後被一股巨大的力氣猛地一撞,我被動的掉了下去……」

現在回憶起來,她還心有餘悸,幸好自己身上綁著繩索。

假如自己只是站在崖邊,沒打算跳崖。

就陳壘這種莽撞的性子,自己此刻,想必已經粉身碎骨了。

風雨朝陽 「嘖嘖…難怪你,親眼見到前男友結婚生女,背叛自己,還能笑得如此開心…原來是這麼回事!」

高妍也確實沒有料到,陳壘為了蘇紋兒,真的可以連性命都不顧。

蘇紋兒莞爾一笑,點點頭道:「我當時心裡是挺難過的…」

她稍作停頓后,臉色一沉,繼續說道:「我找了他這麼久…只是沒想到會以這種情況下見面。」

「不瞞你說,我的心裡一直心存怨恨。」

「很奇怪,在看到他們一家三口,幸福微笑的那一瞬間。」

「曾經的那些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好像眨眼間就煙消雲散了……」

高妍感同身受,她也失戀過,箇中滋味她是一清二楚。

蘇紋兒本性執著,把什麼都看的過重。

如果不是太痴情,也不會在上學的時候暗戀一個學長長達十年之久。

如果不是人家對她沒有一丁點的意思,她會一直傻傻的等到人家成親吧!

高妍伸手握著蘇紋兒的手腕,安慰她道:「我知道你心裡難受…你只是成全別人,委屈自己而已。」

蘇紋兒是善良的,倘若那人現在還是單身,那她一定會不管不顧的上去問清楚。

當初為何一聲不吭的消失了……

上天對她格外殘忍,苛求了這麼多年,她要的答案…終究無解。

蘇紋兒忽然苦笑著搖搖頭道:「不是的…你們之前不是說過,我畫的畫像,真的是我前男友嗎?」

「我當時從未懷疑過。」

「可是…當他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才明白,那個人和我畫的…相差甚遠,根本無法重疊。」

「倘若不是看到他胳膊上的紅色胎記,我根本不敢相信…」

「很可笑吧!自詡痴心不改的我…已經忘記了他的模樣。」

蘇紋兒毫不留情的自我嘲諷,刻在心裡的那個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了。

高妍不忍心看到蘇紋兒痛苦,她厲聲說道:「這不是你的錯,那樣的人渣,早就該對他死心了。」

「這才過了多久啊!他都結婚生子了…你應該慶幸,自己沒有和他繼續在一起。」

蘇紋兒苦笑著,「高妍,你是不是也覺得,我的感情生活很失敗啊?」

「我喜歡過的人,都結婚生子了。」

「只有我…」

她逐漸的審視自我,把一切的過錯,都歸結在自己的身上,依次來尋求寬慰。

高妍斬釘截鐵的說:「當然不是,老天爺最是庇佑你的…這不,他把最好的男人都送你了…」

蘇紋兒愣了一下,一頭霧水。

高妍提醒道:「陳壘啊!他可是願意為了你不要性命的人…我說,他比之前你看上的那些男人好了千萬倍。」

「你一定要珍惜…否則,今後讓你…後悔都來不及!」

蘇紋兒聽了,傻笑著點點頭:「嗯…珍惜…」

陳壘是好人,她心裡清楚,不過,她需要時間整理上段感情留下的傷痕。

陳壘為了幫她尋找那個人,應該花費了不少的精力,她竟然忘記說聲謝謝了。

高妍瞧著她情緒低落,驚訝的問:「你不會是還在猶豫吧?」

蘇紋兒急忙搖頭道:「不是,我就是想著過段時間再說這件事。」

「我想等我整理好心情,能坦然的面對他。」

一直以來,蘇紋兒都是在用前男友的借口,拒絕陳壘。

她心裡一直在等待著那人的出現,想親口要一個答案。

所以,她不能心裡想著一個人,再假裝深情的和陳壘談戀愛,那樣對他不公平。

陳壘自告奮勇,幫忙打探那人的消息,也是理解她的心思,才會如此。

現在,她已經徹底放下了,該調整心態,過新的生活了………

高妍聽了感覺有道理,雖然趁熱打鐵沒錯,可也不能操之過急,否則,顯得不矜持。

……

周末那天,蘇紋兒收到一封郵件,發件人:鄧睿。

看到這個名字,蘇紋兒才回憶起,在古鎮的時候,鄧睿去找過她。

算算日子,兩人有半年沒見了。

這次,鄧睿主動約她見面,也不知道是為了何事?

見面的地點也有些奇怪,是在最初大家遇到的陶瓷工坊。

蘇紋兒斟酌再三還是決定過去一趟。

一身休閑裝扮的她乘車來到陶瓷工坊門口的時候。

鄧睿已經恭候多時,面帶微笑的望著她。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路上有些堵車…」

蘇紋兒沒料到周末堵車也這麼嚴重,一臉抱歉的說。

鄧睿毫不在意的說:「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

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佇立在門口,就是害怕蘇紋兒會放他鴿子。

雖然來的遲一點,對他來說,心裡已經很高興的了。

秋季的景色很唯美,特別是陶瓷工坊,美景如畫,恬靜淡然的慢節奏生活,讓人流連忘返。

蘇紋兒置身其中,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古鎮。

粉牆黛瓦,小橋流水,綿延起伏的山巒,鬱鬱蔥蔥的草木,還有那靜謐的月色。

眨眼間,一陣冷風掛過,腦海里浮現的一切都被無情的吹散了…

她忍不住輕嘆出聲,「唉…」

鄧睿看她神色失落,還以為她心情不好,慌張的問:「怎麼了?看你心事重重的。」

蘇紋兒搖搖頭,語氣落寞的說:「沒有…只是眼前的景色和古鎮很像。」

鄧睿聽她這麼一說,看她眼神落寞,才想起,古鎮發生的那些事情。

最初,他看新聞的時候也嚇了一跳,不願意相信是真的。

更讓他擔心的是,蘇紋兒是否也被牽連其中…

後來聽說她安然無事,他才稍稍放心了。

他當時親自去了古鎮,竟然絲毫沒有察覺那裡的人有問題。

回想起來,后脊梁骨還感覺陰風陣陣呢!

蘇紋兒在工作室生活了一年,和大家朝夕相處,想想都恐怖。

幸好她只是去那裡學習,對犯罪的事情一無所知,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鄧睿怎麼會知道,蘇紋兒從陳壘出現的那一刻就猜到工作室的人有問題。

只不過陳壘也是在暗中查找證據,身份不能暴露。

蘇紋兒為了他的安危,可謂操碎了心。

好幾次為了他,甘願冒險……

現在看來,蘇紋兒對陳壘早已經情根深種,否則,她那麼怕死的人,怎麼可能以身犯險呢!

只不過她自己不願意相信罷了。

還暗自告訴自己,她只是做了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而已。

真可謂是:自欺欺人,還說的冠冕堂皇。

鄧睿問道:「我明白,古鎮的事情對你來說…很難接受。」

蘇紋兒愣了一下,啞然失笑的道:「呃…是啊!是挺難接受的。」

「現在的古鎮…已經不再是之前我們看到的景象了,滿眼望去,儘是蒼涼與蕭瑟。」

古鎮的敗落,是蘇紋兒心底揮之不去的傷痕,感到很可惜…更多的是無奈吧!

鄧睿聽她說的很奇怪,忍不住懷疑道:「聽你說的意思…你在出事之後又去過那裡了?」

按道理來說,古鎮應該是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地方,怎麼蘇紋兒會有勇氣再次踏上那片土地?

察覺到鄧睿的疑惑,蘇紋兒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差點泄露秘密。

事情已經過去了,她不能讓鄧睿知道,自己差點利用他逃走的真~相。

快速的收斂思緒,故作鎮定的開口解釋道:「嗯…我就是去拿行李而已!」

鄧睿從她的眼神里察覺出了一絲的慌亂,還有她說話的語氣感覺很是緊張。

似乎是有事情隱瞞了他……

他其實很早就發現,蘇紋兒身上藏有秘密。

給他一種無論如何都無法看穿她心思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