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被人稱作將軍閣下,唐瑟夫的臉上露出一副微笑。

明明才是二十多歲年輕人,卻是一張非常成熟的面孔,絡腮的鬍子也知道修飾一下,眼中並沒年輕人的張狂,卻有著成熟之人的非常穩重的氣質。

大約一小時的功夫,派出去的信使回到了唐瑟夫的軍中。

「報——」

信使直接來到唐瑟夫的面前,拖著長音報告道,「皇帝陛下令北伯侯進城!」

「部隊由李維接管,修蘭特,墨班隨我入城面見陛下!」唐瑟夫安排了與他一同進入納瓦蘭城的人選。

納瓦蘭城不愧是有著「花都」的稱號,即便是城內的富戶已經遷到了天羅城,但是這裡鳥語花香的氣息卻沒有減少。

只是當唐瑟夫見到街角處還有許多的行討者時,眉頭緊緊地皺了下。

起碼在他的治下,是不允許有任何的行討者的。對於沒有產業的人,唐瑟夫專門設立了一個地方用來收納他們,當然不是白白地養著他們,這些被收容的行討者也需要勞動,勞動就能換來麵包。

唐瑟夫騎在高高的白馬之上,沿著城中的主街道由負責城內的衛兵引領,維迦皇帝暫住在城內的領主城堡中。

納瓦蘭城很大,至少比唐瑟夫現在的居城白城還要大,城主的城堡更大,比起唐瑟夫在白城的居所要大數十倍,當然,唐瑟夫的居所與三層樓的民宅無異。

「陛下,願您與天上的太陽那般,永遠用您的光輝溫暖人間!」

唐瑟夫見到維迦大帝后,獻上了他已經背誦了一整夜的恭維之詞。

「愛卿免禮!」

維迦很滿意他面前的北伯侯,北伯侯在北方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中。

幾年的時間,唐瑟夫便使北方的大地又回復了欣欣向榮的盛景。若不是左右丞相的極力反對,維迦早已經准唐瑟夫成為恆輝大公,成為真正的北地的主人。

「朕已經為愛卿準備了十五萬大軍,掃蕩蠻荒,一統四海,唐瑟夫,朕的夢想就靠你實現了!」

維迦豪氣凜然地將唐瑟夫說得熱血沸騰,唐瑟夫一再表示為陛下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不過當唐瑟夫看到他的十五萬軍隊的時候,他也只能暗嘆一聲,「陛下的夢想前,有著無數的小人啊!」

部隊正式出征前,唐瑟夫還是要先粗略地探視下軍隊的。

「黃老將軍,你不是已將退伍了嗎!」

唐瑟夫看到了許多熟悉的身影,比如面前這位黃老將軍,一隊萬人隊的統領,已經是六十多歲的高齡,居然在這次被徵調遠征蠻荒部落的軍隊中。

「只是勞苦遠征,苦了黃老將軍!」唐瑟夫同樣也特別敬重這位軍隊中的前輩,老而不朽,這是唐瑟夫對黃老將軍的評價。

一名斥候從東邊帶著傷急退了回來,「傑克大隊長,敵人從東面包圍過來了!」

「獸人的戰力太強,你去通知防守西南角的部隊,讓他們向北撤,在廢墟的中北位置集合!」

傑克使著一柄寬刃巨劍,在大陸中,他以為自己的臂力就足夠大了,使的一把大劍更是舞起來風生雲起,好不瀟洒。

但是在與獸人搏殺的戰場上,傑克隨便對上一個獸人戰士的時候,每一次的攻守他都感覺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獸人大多喜歡使用戰斧,無論是長柄戰斧還是短的手斧,在獸人的手中就像是玩具一樣。

在耗費了全身的力氣后,傑克終於將三名獸人砍翻在地。

「呼,呼——」

傑克尚且如此費勁,更何況其他的戰士,他環視四周后,還站著的戰士已經不到開始的一半。

「傷亡竟然這麼厲害!」傑克的臉上帶著憂慮,更多的是不甘,他沒想到獸人竟然有如此詭異的強大神器,可以消滅他們的整個高級將領。

傑克並不善於思考,但是他知道事情肯定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四處都透露著詭異。

而且他突然有一種大膽的猜測,就是只要能夠從這廢墟中的獅虎騎士手裡逃脫掉,他們一定可以返回北方之地。

「傑克大隊長!為何要讓部隊集中在這裡,我們都在這裡話,很快就會被包圍的!」雲天河一見到傑克就高聲的疑問道。

此時的雲天河的身上已經沾滿了血跡,一旁的吳非精神有些萎靡,他僅剩的魂力,恐怕連一個火球術的釋放不出了。

傑克大概環視了一下聚集在此處的戰士,還有不到一千人,一半以上的士兵陣亡。

「把守住這條路的南北兩個口,弓弩手全部上到兩旁的廢墟上,只要我們在堅持一會兒,就能看到曙光!」

大隊長的命令必須執行的,但是這句話對士兵們來說可沒有足夠的信服力。

雲龍河更是繼續問著剛才的問題,「傑克大隊長,閣下的勇猛我已經見識到了,但是我不認為在這裡防守是一個好主意,如果敵人將我們在這裡牢牢地圍住,我們該如何是好?」

「呃,聽我的命令就是,只要在這裡挺住,我們一定會平安離開這裡!」

傑克也想解釋解釋,但是他發現無法說出口來,應為這一切都是他的直覺。

雲天河覺得傑克這樣說是有些不負責任了,雖然他不懼在這裡丟掉性命,但是事情已經至此,起碼他們可以辦到擊殺更多的獸人,也算是殺一人保本,多殺幾個就多賺幾個。

「大隊……」

雲天河還要繼續發文的時候,一隻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回頭一看,是吳非,示意他不要再繼續問。

「也許傑克隊長說的有道理……」吳非低聲向雲天河說道。

「什麼,連你也——」雲天河的性子急,一聽吳非為傑克辯解,又要喊道。

「噓。」

吳非又一次示意雲天河安靜。

「沒注意到原本應該跟在騎兵隊後面的五千步兵還沒有到嘛……」

雲天河雖然性子急,但是也不是愚笨,頭腦一轉,立馬覺得其中有蹊蹺的地方,疑惑道,「那是怎麼回事呢?」

「也許是獸人的軍隊里也出了些小狀況,而且假設成立的話,我們確實有機會離開倫特丹平原呢!」

聽著吳非的解釋,雲天河感到一驚,看向吳非的表情也多了些尊敬,心中暗想還是天天拿筆的想事情比較細。

「不過那個『假設』是什麼?」這是雲天河此時最想知道的問題。

吳非盡量壓低了聲音說道,「獸人的軍隊里,可能出現了一些不同的意見,比如有人不想打這場仗……」

「呃?」

雲天河對此更疑惑了,他從來不會思考排兵布陣意外的事情。

「假設如果成立的話,那麼敵人就不會全力進攻這裡或者是感到進攻受阻以後將會停止進攻。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不想作戰的人會保留自己的實力,所以一旦在這裡我們能夠取得先機,敵人便不會再冒著擴大損失的風險繼續向北追擊我們。」

吳非想了想,傑克大隊長可能也是通過獸人的步兵沒有參與進來,總而想到了這一點。

不過吳非還是補了一嘴,「當然,一些都是假設。」

「還是你們想得多啊,那麼現在就是做這裡的防禦就行了吧!」

知道了一種可以留存性命的可能性,雲天河的精神狀態也在瞬間好了許多,畢竟能夠生存下來要比很多事情要顯得有意義。

獸人的進攻並沒有吳非想象中的減弱,也或許是與他們的魂力都頻臨枯竭有關,總之獸人的攻勢在吳非看來一波強過一波。

吳非體內的魂力已經不足以支持他繼續釋放魔法,他撿起了一具屍體旁邊的綱弩,拉弓對於吳非有些困難,但是使用綱弩的話,他還是可以做到的。

「真緊啊!」

將弩弦拉到箭尾的卡槽中,吳非感覺也是相當的不容易,但是好歹他將成功地將弩箭射了出去,並且擊中了正向這邊撲過來的獅虎獸。

砰!

弩弦震動,將弩箭擊打出去的時發出一聲脆響。

吳非機械的裝上弩箭,拉上弩弦,手指猛扣扳機……

天色漸漸地昏暗,倫特丹平原上的夜晚總是暗得讓人感到可怕。

砰!

又是一箭,吳非不知道自己已經射出去了多少箭,但是他的左手和右手都已經開始腫脹,當他嘗試著再次拉開弩弦的時候,他發現他的手已經沒有了力氣。

「呼——呼呼—

林特已經決定不會再退,反而將自己的22級魂力提升至巔峰。

「臭小子,既然要著急趕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吧!」

喊著的同時,上手就朝著諾的身前攻擊過去。

只可惜,林特忽視了諾的速度。

連他的魂技輝刃亂舞都無法撲捉到諾的身影,更何況這普通的一拳。

紅髮一晃,諾的整個身影就在林特的面前消失。

「糟了!」

林特的心中暗叫一聲不妙,因為就在他的身側,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魂能波動。

在林特的身側,諾的身影完全地展現出來,而且諾早已經在奔掠的途中就已經抽出來靴腿中的短刀。

「你想幹什麼?!」

林特大驚一聲,因為他發現諾的短刀席捲著破空的風聲,沒有絲毫地猶豫。

林特萬萬沒想到這個紅毛小子出手竟然會這麼兇狠。

嘶——

諾的短刀只是在林特的左臂上劃過,帶出一道血口。

「啊!」

林特發出一聲慘叫,右手連忙捂在傷口上。

這是林特從小長大第一次被人用到刀子割出了傷口。

「臭小子,我要殺了你!」

林特的面部開始變得扭曲,在諾的眼中他那猙獰的外表上所帶的儘是邪惡的目光。

但是林特也是有些本事,雖然左臂受傷,但是右手還是完好。

只見林特為了一報左臂受傷之仇,右手中的匕首又是一陣輝芒閃動,在林特魂力的催動下,仍舊是22級的魂力沒有絲毫的減弱。

「去死!」

又是數道光芒之刃隔空而出。

諾由於已經使用了一次斗戰鎧狀態下的那對虛幻之翼,短時間內無法再次使用。所以諾只得靠著本身的風屬性的魂力快速移動。

嗖嗖嗖——

諾幾個閃身躲過了這些光屬性的波刃。

不過這時候的林特已經是怒火中燒,他顯然沒有絲毫停手的打算,右手再次光芒頻閃,又是數道波刃向諾甩了出去。

只可惜諾雖然無法上前攻擊林特,但是只是閃避這幾道光能波刃卻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惡,可惡,可惡!」

林特變得有些瘋狂起來,他開始瘋狂地使用他的魂技。

不過在諾這邊看來,這幾刀的波刃上所蘊含的魂力已經降到了18級。

林特的魂力等級下降。

直到這個時候,諾的閃避都輕鬆了許多,甚至是不用在消耗太多的風屬性魂力,只是憑藉肉體的力量就在閃躲著林特的每一發魂技。

「呵呵,皇家學院那小子已經亂了分寸了呢。」

唐瑟夫有些興緻地看著擂台上的紅髮少年,尤其是他的那雙碧藍的眼瞳,這讓唐瑟夫感到非常的熟悉。

「看來諾特的意志,被他繼承了啊。」

如果說墨班或者修蘭特沒有感應出來,但是唐瑟夫卻能感應的清楚,當初在「地獄」那裡,他是第一個蘇醒過來的人,所以也有和他們不一樣的地方。

諾體內的龍魂之力,隱隱約約之間與唐瑟夫相呼應著。

諾剛一登上擂台的時候,唐瑟夫還沒有察覺到,但是隨著諾開始動用魂力的時候,雖然沒有使用龍魂的力量,但是龍魂之力已經在逐漸地和諾體內的魂力融合著。

所以當諾一次又一次地使用出魂力的時候,唐瑟夫也漸漸地感覺到了本應該是屬於洛特的龍魂之力的波動。

「原來大家選擇的就是他啊。」

唐瑟夫又多看了那少年幾眼,除了一頭的紅髮非常顯眼外,唐瑟夫再也沒看出來這個少年身上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魂力等級也似乎有些太弱了。

此時擂台上的形勢,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出來,林特已經是強弩之末,輸掉這場比試已經是早晚的事情。

此時皇家學院的學員領隊,是那名枯瘦的老者,此刻他的面色比誰都要難看。

「瓜伯副院長,要不要宣讀比試結束?」御前演武的一名負責人向這名枯瘦老者問道。

瓜伯這個時候也是騎虎難下,如果從他嘴裡張口的話,那豈不是等於承認了皇家學院落了下乘,這樣皇家學院的威嚴何在?

不過瓜伯還是對林特寄予了一些希望,因為林特可是他這次帶領出來的最強實力的學員,如果這一場真要是在世人面前輸了比賽,對皇家學院可真是天大的侮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