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那些說我威脅的人,我也不過是懟回去而已。

真愛我,就監督和督促我。我懶,我只會不更新。不會真棄文。

想要我不斷更,就使勁兒督促我吧。come.on.baby!! 季連筠含著淚跑回到季川身邊,小聲地將華瑤方才的話複述了一邊,一邊控訴道:「都是你!沒事叫我過去說什麼?還搏個好印象呢,平白叫我被侮辱了一番!」

季川也有些意想不到,他原先確實抱著幾分讓季家在華瑤面前露臉的想法。

這女子便是再蠢,再看不出御風草的端倪,不低的身份,確實真真切切地擺在那裡。

若是聽進了他的提醒,便是個大好的機會,即便聽不進去,也沒什麼損失。

萬萬沒想到,她非但早就知道御風草有問題,是故意設局羞辱九公主的。

還一眼便瞧穿了他的小心思,這下可真叫得不償失了。

「接下來,是第二件寶物——赤松石!」

主持人話音方落,貴賓席上便響起了幾聲低低的「咦」,看來較之第一件寶物御風草,赤松石非但貨真價實一些,價值也要高上不少。

侍女依例將烏木匣子放置好,打開,一塊通體赤黑色的石塊靜靜地躺在琉璃台上。

石塊原先瞧著並不起眼,不規則的形狀,坑坑窪窪的表層,倒像是塊木炭。

主持人另起了一道紅色的光照在上面,才能看清楚表層上那些坑坑窪窪之間,其實暗藏著無數金色的暗紋,在燈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一看便知絕非凡品。

「這是塊產自武羅山上的赤松石,大家都知道,赤松石並非是石頭,而是火靈芝在岩漿炙烤下變成的化石,火靈芝本就火元充足,再加上岩漿的火能,更是不容小覷。」

「而這塊赤松石是由萬年的火靈芝化成的,珍貴程度可想而知。底價五百萬,起拍加價不得低於十萬,競拍開始!」

「五百五十萬!」貴賓席上有人率先喊出了價,華瑤抬眼望去,是長生盟席位上的一個女子。

女子年紀和她一般大小,眉清目秀的,聲音嬌脆,說話時眼睛彎起來,十分討人喜歡。

「陸莘修的功法又不是火系的,要這個幹嘛?」

「你忘了?她可是有風火相生的元素力,火系的藥材自然也能有助修行了。」

「就是,她卡在九星靈師上已經兩年了,這濃郁的火靈力一入體,說不準就幫她衝破這個瓶頸呢。」

「難怪她上來就加五倍的價,要我也非得將這赤松石拿到手不可!」

「穩了穩了,在座的除了她,也確實沒幾個火系功法的人。即使有也肯定沒有她這麼急需啊,誰會這麼不長眼跟她搶這個?」

「那可就真說不定了,萬一中途又來個出來搶的……」

華瑤又伸手抓了把瓜子,興緻勃勃地聽著周圍人的議論。

她自然也看的出來,這位長生盟的陸莘姑娘雖修行的是風系的功法,但體內卻又蘊藏著至純的火系真元。

並且風系的能量已經達至巔峰,再來一把火……還真就能把這個瓶頸給突破了,擺脫困擾了兩年的靈師,到達靈宗的階層。

突然,一道清麗的嗓音,陡然響起——

「我出五百六十萬!」

眾人想法剛冒出來,還真就中途又來了個搶的……

陸莘聞言,錯愕地看向了聲音傳出的地方。 眾人也都吃驚地望了過去。

夜蒼藍雖說是三元素力一體的奇才,但修習的卻是水系的功法,這會子出來湊的是個什麼熱鬧?

夜蒼藍起身對著陸莘盈盈地一拜,一臉歉意地道:「對不起了陸姐姐,我家小妹也正值修鍊到瓶頸期,方才鬧著要這塊赤松石呢,所以我才……還希望你不要介意,」

坐在她身邊的夜輕靈……一臉懵逼。

我什麼時候要赤松石了?!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還有,我一個剛到靈師級別的修鍊者,要赤松石是要活活燒死自己嗎?!

陸莘面上神色變了變,隨即又恢復了原樣:「夜妹妹無須抱歉,拍賣行本就是競爭的地方,價高者得。」

隨即又出聲喊道:「我出六百萬!」

夜輕靈確實不需要這塊赤松石,但夜蒼藍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陸莘得到。

今年雲起學院入學的新生里,達到靈宗級別的只有夜家,七殺盟和林家的三個人。

其中以她的三星靈宗最高,其餘都是堪堪突破靈宗的境界。

當然,不算上那個還不清楚具體實力的夜北月。

這三家互不相讓,林家有醉清長老的支持略高一籌,壓在另外兩家之上。

倘若再讓陸莘到了靈宗境界……長生盟率先選擇的必然是七殺盟,而不是素無往來的夜家。

要想繼續立足下去,只能把這塊陸莘晉級至關重要的赤松石拿下。

「六百一十萬!」夜蒼藍死追著不放。

華瑤換了個姿勢,好整以暇地瞧著這兩個人?

如今這般局勢,夜蒼藍是下定決心,不讓陸莘拿到赤松石了。

至於陸莘的想法……她如果能拿到赤松石進階靈宗,於長生盟也是極大的喜訊。

極品魔鬼啃小羊 如此一來,大不了這兩家拼拼財力,看誰先知難而退。

「六百一十萬一次!」

夜蒼藍有些吃驚,她沒料到陸莘竟然這麼快就放棄了。

「六百一十萬兩次!還有加價的么?」

三國之毒士無雙 夜蒼藍鬆了口氣,雖然用六百萬的高價,把一塊暫時看起來,沒什麼用處的赤松石拍了回去。

但就算將其束之高閣,也好過落到對手手裡,給夜家增加一個隱患。

「陸姑娘,」一直沉寂著看好戲的華瑤突然開口,「這塊赤松石,你當真不要了?」

說話間仰頭靠上了椅背,原本冷清的銀色的面具,在燈光下泛著有些妖冶的光,似能勾魂奪魄。

陸莘愣了愣,顯然是沒有料到華瑤會突然和她搭話,穩了穩心緒才答道:「既然夜三小姐看上了眼,一心想要到手,我又何必再掙,橫刀奪愛呢?」

華瑤挑了挑眉,萬萬沒想到這位瞧起來也是養尊處優的陸小姐,卻沒什麼心高氣傲的脾性。

一個來回便認清了夜蒼藍的心思,主動決定放棄。

倒是個少見的聰明人。

「嘖……可惜啊可惜……」華瑤聽了她這話,做出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樣,還微微的搖了搖頭。

這倒叫眾人難猜了。

這位神秘的姑娘一出場來,對旁的事物就一副毫不上心的模樣。

先前競拍御風草,也只不過是想套路九公主。

如今這是…… 眾人皆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如今她突然開口,介入陸莘和夜蒼藍兩人之間的競爭,莫非……

莫非這赤松石,還有別的蹊蹺?

「姑……姑娘何出此言?」陸莘不知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忍不住好奇地出聲問道。

買的什麼葯?坑人的葯唄~

華瑤仍是搖頭,故作高深莫測地說:「罷了罷了,你既已經放下,我又何必再起波瀾?這寶物也講究個緣分二字,你與它有緣無分,我也不便多說。」

此言一出,又掀起了一陣波瀾。

拍賣場的群眾炸開了鍋,紛紛交頭接耳地議論這塊赤松,石究竟有何與眾不同之處。

貴賓席上的眾位也都遲疑了起來,離玉錦仔仔細細地將那塊赤松石瞧了個遍,也沒看出任何端倪,只得回頭問長生盟的大公子陸澤。

「陸兄可看出來,這赤松石有何蹊蹺?」

陸澤撓了撓頭,有些不解地道:「我什麼也瞧不出來啊……」

「不過華姑娘都那麼說了,定然還是有其玄妙之處的吧。」

「陸兄真的就要把這塊赤松,拱手讓給夜家不成?這或許是令妹至關重要的機緣啊……」

「這……」陸澤看了看身側的陸莘,咬了咬牙道,「不讓!既是莘兒的機緣之物,說什麼也不能讓夜家那小丫頭拿去了!還欺我長生盟無人不成?!」

「我出七百萬!」陸澤一拍桌子,喊了出來。

「七百一十萬!」夜蒼藍皺了皺眉,還是緊跟著喊了上來。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陸莘得到這塊赤松石。

陸澤還欲再加價,卻被陸莘一把拉住了袖子。

「大哥!你別再加價了,」陸莘低低地喊,「這赤松石,撐破天也就六百萬的價,再高,就貨不抵價了。」

「這怎麼行!人那姑娘都說了,這也許是你的機緣,哪有這麼拱手讓給別人的道理!莘兒你放心,這點錢,我們長生盟還出得起!」

「你這不是上趕著給人家送錢么?」陸莘也皺起了眉,漲紅臉嚷了起來,「我不要這塊石頭了,我還就不信,沒了赤松石我便晉級不了靈宗!」

座上的華瑤聽著這兩兄妹的爭執,饒有興緻地支起了手。

「八百萬。」

華瑤十分平靜地說。

……

但是場上的圍觀群眾,十分平靜不起來啊!

「八百萬?!」

「我的天哪,這塊石頭究竟有什麼神奇之處啊?」

「別是什麼珍稀品種的火靈芝化的吧?」

「不知道……」

「肯定不是普通的赤松石啊!嘖,我這是沒有錢,不然我也要搶一搶!」

「快算了吧你……」

夜蒼藍也十分不可思議地,瞧著突然開口競價的華瑤。

難不成這赤松石,真的有什麼玄機不成?

「三姐,」夜輕靈弱弱地開口,「我們……還要再加價嗎?」

饒了她吧!普通的赤松石,她都沒辦法吸收內里的火能。

更別提這『內有玄機』的赤松石了……

「不必。」夜蒼藍冷冷開口。

她本意就只是不讓陸莘得到赤松石,至於最後落入誰手,有什麼作用,這些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陸姑娘,」華瑤支著下巴懶懶地道,「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因緣際會,這四個字實在來的奇妙,這赤松石配你當真是剛剛的好。」

「所以就自作主張地開了口,希望你不要嫌棄才是。」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聽這話的意思,這位神秘女子是要出面,替陸莘拍下這枚赤松石相贈?

陸莘更是目瞪口呆……

這位女子,先前不還是冷冷淡淡的。

不對,現在也是冷冷淡淡的,還羞辱了主動上前示好的季家。

怎麼現在,突然間要為自己買下赤松石了?

難不成真的惜才,是擔心寶物不能物盡其用?

但她看起來完全不像是這種人啊喂!

一旁的夜蒼藍更是怒火上涌,本以為這女人是要為自己拍下,還慶幸夜家能省下一筆錢,什麼也不用付出就能把陸莘的機緣搶了。

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是為了陸莘而拍!

憑什麼?!

夜蒼藍攥緊了手,暗中捏了一把夜輕靈。

夜輕靈吃痛,悄聲問道:「三姐……怎麼了?」

夜蒼藍微微皺眉,用眼神示意她和自己做一場戲。

夜輕靈欲哭無淚,這都什麼事啊……

但此時夜蒼藍怒火攻心,眉宇間戾氣甚濃,夜輕靈也不敢多言,只得依命演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