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中,一些特別出眾的天才,彼此都知道一些。而古漠天,在魔界就相當有名,乃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彩凰兒與他同一個時代,自然掌握了一下他的信息。

「我認識他。」莫問淡淡的道。

彩凰兒見此,便不再多言,她眼中,莫問顯然也是一個有著來歷的人。

那一邊,古漠天雖然在全力擊殺虛空雷獸,但也發現了莫問與彩凰兒這兩個不速之客,眉梢微微皺了起來。

「凰兒姑娘大駕光臨,倒是古某有失遠迎了,待我擊殺了這頭畜生,再好好招待兩位。」

古漠天的話遠遠傳來,手中的動作越來越急-促,顯然他也怕兩人搗亂。

當然,他並不怕莫問,而是怕彩凰兒。

雖然在這裡遇見一個熟人,令他很意外,但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見莫問放在眼中,只是因為彩凰兒與他在一起而有些詫異。

古漠天的能耐相當了不得,當初若不是天火將他嚇走,莫問都差點死在他手中。

那頭太玄大圓滿的虛空雷獸,此時也是在垂死掙扎,隨著古漠天的攻擊越來越猛烈,眼看就要被徹底擊殺。

「搶不搶?」彩凰兒傳音給莫問,古漠天實力很強,並不在她之下,她怕莫問不想惹這樣的人。

「當然搶!」莫問淡淡的道,搶他的東西算什麼?有機會。他還要把古漠天送上西天。

吼!

一直企圖逃走的虛空雷獸突然往他們這邊的方向逃了來,像是一隻無頭蒼蠅,根本沒有發現前面還站著兩個人。

莫問與彩凰兒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有些笑意。

天助我也!

那個虛空雷獸居然自己往他們這邊跑了過來。古漠天面色大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那麼多方向可以逃,虛空雷獸居然選擇了彩凰兒那邊。

「蠢貨。」

古漠天暗罵了一聲,瘋狂的追了上去,準備截住它。

可莫問兩人與虛空雷獸的距離本來就不遠,虛空雷獸的速度又夠快。古漠天根本就攔截不住。

一聲鳳鳴響起,只見一柄散發著天火氣息的恐怖聖劍突然出現的虛空雷獸面前,直接將虛空雷獸一分為二。

那虛空雷獸遭此重創,氣息萎靡到極點,被那恐怖的天火一燒,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兩位這是幹什麼,此虛空雷獸乃是我的獵物。」古漠天-怒吼道。

一頭太玄大圓滿層次的虛空雷獸啊,他不知道廢了多大的力氣才困住它,甚至為此還受了些傷。且損失了兩件寶物。

最後到手的肥肉被別人搶走了,他還不吐血?

雷霆古域中遇見虛空雷獸相當不易,何況還是一頭太玄大圓滿的虛空雷獸。

這兩天不速之客,顯然想搶走他手中的果實。

莫問豈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搶你的獵物?搶的還就是你的獵物。

平時搶別人的東西搶習慣了,沒有體會過被搶的感受吧?

莫問冷笑一聲,根本不給古漠天阻攔的機會,眼中幽光一閃。一道幽影被瞬間出現在那頭虛空雷獸面前。那速度之快,簡直超越了尋常人的思維。

只見,那頭虛空雷獸的上空。出現一個小人,那小人只有兩寸大小,身上散發著幽幽的靈光。

「元神出竅?」

古漠天愕然,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有人居然如此大膽,直接元神出竅來對付虛空雷獸。

他不要命了嗎?那頭虛空雷獸雖然受了重創,但只要一爪子恐怕就能將他的元神滅掉,誰都知道,修仙者最脆弱的就是元神,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絕對不會元神出竅。

「簡直就是利欲熏心,為了虛空雷液,連命都不要了。」

古漠天冷笑連連,虛空雷液的確珍貴,可再珍貴的東西,若是沒有命享受,還有什麼意義?元神出竅固然速度夠快,能夠瞬間出現在虛空雷獸的面前,但那虛空雷獸,其實你區區元神就能對付的?

彩凰兒面無表情,她自然不會像古漠天那般驚愕,靈魂修仙者最可怕的就是他們的元神,這一類人做出什麼事情來都很正常。

只見,那小人手指一點,下一刻,十幾柄古劍飛射而出,直接將萎靡的虛空雷獸撕裂成碎片。

一眨眼間,成千上萬道劍氣縱橫,又將剛剛凝聚的虛空雷獸撕成粉碎。

古漠天瞪大了眼睛,眼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憑藉元神就能爆發出這麼厲害的攻擊力?怎麼可能!

那虛空雷獸雖然受到重創,但戰鬥力也絲毫不遜於太玄大圓滿的人類修仙者。

憑藉元神就將一名太玄大圓滿的修仙者撕碎,恐怕只有神虛境的修仙者才能做到吧!

難道,他是神虛境的老怪物?

古漠天心中突然升起這麼一個念頭,他自然知道,神虛境的老怪物可以煉製分身,然後神魂一分為二附體在分身上,冒充太玄境的修仙者混入仙蹤空間中。

那一類修仙者,他的元神已經不是太玄境,而是神虛層次,即使元神被分化,但境界上依舊是神虛的層次。

不過很快,他就否定了,若是這個少年乃是一名神虛境的老怪物,那當初逃跑的就不會是他,而是他古漠天了。

莫問不理會古漠天的驚駭,兩寸高的身軀面色莊重,伸出一隻小手往下一拍,頓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就轟在虛空雷獸身上,將它身上最後一絲雷電之力拍碎,與此同時,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虛空雷液飛了起來,落在他的小手中。

「你找死!」

見虛空雷液被莫問搶走,古漠天頓時大怒,手中一柄精緻的妖刀狠狠地斬出。

一道刀光頓時出現在兩寸高的莫問上空,那刀光幽黑如墨,從裡面傳出一陣陣鬼哭狼嚎的哭喊之聲。

「小心,那是聖寶血妖刀與古魔神通煞殤。」彩凰兒出聲提醒道。

古漠天乃是一等一的絕世天才,魔界中威名赫赫,那血妖刀也是一柄飲血聖寶,威力遠比尋常的聖寶強。

哼!

莫問冷哼一聲,小手往天空一抬,只見他的手中凝聚出一個神秘的古印,那古印流光溢彩,上面散發出驚世光芒。

(未完待續。) 莫問冷笑,這個古漠天搶別人的時候忘記了!

「彩凰兒,你什麼意思?」古漠天冷冷的望向彩凰兒。

區區一個莫問,他根本不放在眼裡,雖然這個傢伙的命相當的硬,連那般恐怖的天火都沒有將他燒死。

但除了保命能力,他的戰鬥力卻相當的弱,再來一次,他絕對有把握擊殺他。

當然,前提是彩凰兒的不插一手,這兩人顯然是一伙人,有彩凰兒在此,他根本沒有機會殺莫問。

「你以為我不幫忙,你就能贏他嗎?」彩凰兒玩味的道。

「哼,如果沒有你在這裡給他撐腰,他敢站在這裡跟我耀武揚威?」

古漠天不屑道,他眼中,莫問就是當初那個被他殺的四處逃竄的喪家之犬,現在敢這般站在他面前,肯定是仗著彩凰兒給他撐腰,狐假虎威。

總裁的契約妻子 「既然你那麼認為,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彩凰兒眸光一轉,頗有興趣地望了莫問一眼,突然化為一道金光退出上千里。

她心中其實也很好奇,莫問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無疑,古漠天乃是最好的試金石。

古漠天眼中一喜,他也沒有想到,彩凰兒居然說不管就不管,乾脆的退出千里。如此看來,他們兩人的關係似乎也不是他想象中那般牢不可破。

古漠天的目光緩緩望向莫問,眼中寒意越來越重:「小子,上次讓你僥倖逃走一命,居然還不知死活的跑到我面前來,你倒是不怕死。」

他心中有著怒火,一個手下敗將,居然敢明目張胆的搶他的東西,這令他感到惱火。

「我很好奇,上次你連續施展三次禁-忌遁術,居然還能活潑亂跳的跑到雷霆古域中來。」莫問淡淡的道。

說起這個,古漠天的表情越加凶戾了起來。

那次追殺莫問,他吃了一個大虧,不但沒有殺死他,反而把自己搞的氣血虧損。

若不是他身上攜帶著大量天材地寶,又在荒域中有些奇遇,恐怕現在都還緩不過勁來。

原本,那些天材地寶乃是他準備突破到太玄境所準備的資源,現在全部用在療傷上,於是只能跑到雷霆古域中來尋找一些虛空雷液。

「你不應該出現在我面前,即使面前,即使拼著重傷,今天也要把你的命留在這裡。」

古漠天一步步踏出,身上的魔氣滔天,與之前相比,他的修為也提高了很多,雖然他知道莫問不容易殺,身上甚至有天火存在,但只要他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一切都不是問題。

莫問望向彩凰兒,」你真不幫忙?我們兩個聯手或許能將他永遠留下。」

他不是一個喜歡個人英雄主義的人,如果有彩凰兒幫忙,他自然求之不得。

古漠天給他的感覺依舊高深莫測,不是他的修為有多高,而是他身上有著一股相當隱晦而不簡單的氣息。殺他,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

這種頂尖天才,即使出來歷練,身上也必然有著一些保命措施。

重生之嫡女天命皇后 「我為何要殺他?」彩凰兒淡笑道。

她自然能看出,莫問與古漠天早就有著仇怨,而她卻與古漠天沒有仇。

何況,她心中清楚,兩人聯手都很難殺死古漠天,即使最後能殺死,恐怕付出的代價也相當龐大。

她沒有必要,也犯不著。

莫問聞言,便不再多言,目光望向了古漠天。

古漠天心中越發篤定彩凰兒不會出手,她顯然也不想被莫問當槍使。

「哈哈,莫問,沒有人幫你,你就受傷吧。」

滔天魔氣洶湧而來,恐怖的魔氣中,一把血紅色妖刀釋放著妖艷的光芒。

剎那間,上萬刀光轟然落下,刀氣浪潮席捲而來,似乎要把虛空都震坍塌,位於刀浪中心位置,莫問衣袖飄飄,手中出現一柄火焰古劍,一瞬間,無盡劍光出現在虛空,與刀浪撞擊在一起。

轟隆隆!

氣浪滔天,兩人第一次交手平分秋色。

古漠天眼中閃過一抹震驚,才過去多久,半年而已,莫問的修為居然就強到這個地步,他怎麼修鍊的!

之前,莫問可連他一刀都擋不住,根本不敢與他正面戰鬥。

彩凰兒亦是瞳孔一縮,這個傢伙的修為居然提高了這麼多!應該突破到斗轉大圓滿了吧,而且還是斗轉大圓滿巔-峰,距離太玄境也才一步之遙而已。

總裁求你放過我 上次血斗宮中,莫問才斗轉後期,現在居然就接近太玄境,前後就兩個月左右!

別說古漠天,即使彩凰兒都感到不可思議。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現在可不怕古漠天,或許殺古漠天還有些困難,但擊敗古漠天多半不是問題。

兩人都不知道,他身上有著少尊塔這樣的至寶,外面兩個月的時間,事實上他已經修鍊了二三十年。

古漠天與彩凰兒的修為是積累起來的,他的修為同樣是一步步積累起來的,可不是平白撿來的。

「不可能!」

古漠天根本不相信,居然有人修鍊能快到這個地步,他能有現在的修為,可是修鍊了幾百年。這個莫問半年時間,就能成長到這個地步?

兩人身影交戰在一起,勢均力敵,誰都奈何不了誰。

古漠天手中有著血妖刀,莫問同意有著聖寶級別的聖火劍,從任何一個角度莫問都不比古漠天差。

彩凰兒暗暗心驚,因為她很清楚,莫問還是一名靈魂修仙者。

原本她以為靈魂才是他主修的道理,現在看來,別的修為他同樣不簡單。

莫問雖然成為了一名靈魂修仙者,但他從來沒有因為這個就放棄別的修鍊,不管是身體還是陰陽氣,都是他修鍊的重點。

事實上,靈魂修仙者有些劍走偏鋒,雖然很特殊,威力也很強大,但這種不平衡的極端修鍊方式,走到後面路就會越來越窄,成為天道境的希望相當渺茫。

古漠天的面色越來越難看,他突然意識到,這個莫問乃是一個威脅,不能再留著他。

「九幽天魔煞。」

古漠天低喝一聲,衣袖一抖,一道幽光瞬間飛出,化為一個黑玉小碗籠罩在莫問頭上。

一道道黑光從黑玉碗中溢出,化為黑絲像莫問籠罩而去。

彩凰兒瞳孔一縮,古漠天居然練成了九幽天魔煞,她之前一點訊息都沒有得到,隱藏的好深。

(未完待續。) 九幽天魔煞乃是魔界一種特殊的能量,類似於陰陽氣,能修鍊出九幽天魔煞的魔修,皆是極為兇殘之輩。

據說,九幽天魔煞的修鍊相當的殘忍,不但對敵人殘忍,對自己也殘忍,修鍊過程中,必須承受相當痛苦的過程,意志力不夠的人,根本堅持不下來。

很顯然,古漠天就是一個對自己都足夠很的人。

黑玉小碗籠罩在上空,方圓百里全部化為黑域,彩凰兒的位置,只能看見一團黑光。

但莫問的位置,卻什麼都看不見,伸手不見五指。

彩凰兒微皺著眉頭,那個黑玉小碗顯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不但能增幅九幽天魔煞的威力,而且還能製造出一片領域,隔絕外人的探查。

「這個古漠天,心中殺機很重啊。」彩凰兒暗暗道。

她並不知道古漠天與莫問的恩怨,更不知道古漠天當時完全凌駕於莫問之上,現在莫問反過來搶他的東西,內心狂傲之極的古漠天自然怒不可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