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別想啊!

張小雨回頭看了看?娥,然後又看了看霜如玉。

思考中。

「要不要答應這個女人呢……她本質上還是女人啦,應該不會對?娥做太過分的事情吧……」

於是――

?娥眼淚洒洒,「小雨,你要把妾身賣了么?」

「…………」

moon從眼睛里擠出幾顆眼淚來,「嗚嗚嗚嗚嗚……真是好可憐啊,是誰,是誰逼迫著蘿莉和她的副體這樣殘忍地分開?!」

「不就是你么?」

moon輕笑道:「你的決定?」 「雖然你們很臟,比我這裡還要臟。」矮胖少年用手指著自己的腦袋。「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

少年肩膀上懸浮著的那隻猴子自然不會明白它的「母親」為什麼要對地下那些紙張感興趣。

「它們可是好東西,錢啊!」

少年把它們塞到自己的書包里。

「離開吧。」

挎上書包,少年離開了,留下了幾個沒了生氣的人,他們像是一具具空殼般躺在地上。

「像你們這樣的渣渣,少幾個也不會有人在意的。我這是在為人類做貢獻啊……當然會收取一定費用的。超人也是要吃飯的,英雄空頂著榮譽的光環又有屁用,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哪有心情與餘力去施行正義啊。」

少年忽然覺得自己以前崇拜的那些大俠、英雄真是好可憐啊,因為他們一天到晚把正義正義的掛在嘴邊,也在為全人類的正義奔波,錢呢,他們不需要錢么?不需要養家么?難道英雄的家裡都很有錢?

「我要做一個現實的超人,在為弱小的傢伙們謀求福利之前,我首先要實現自己的**。無欲則剛,我現在有那麼多**,不把它們解決掉,怎麼會全心全意地行使正義……」

有很多人欺負過少年的姐姐呢,玩弄她年輕的**,「你們都要付出代價,用自己的餘生去懺悔吧。」

下一個目標是誰呢……

……

「小雨,你為什麼又穿著女僕裝啊?而且還不合身。」

什麼是「又」啊,好像少爺我經常穿似的。

張小雨坐在草地上,左手撐著下顎,右手則是「啪嗒、啪嗒」地敲著自己的腿。「這樣子怎麼去學校啊,會被人當成是變態的。」

霜如玉在張小雨右邊坐了下來,「額,怎麼回事,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少女自然不記得發生什麼事情了,因為moon的緣故,她抹去了少女的那段記憶。做事謹慎的傢伙。

「你不去學校么?我是沒所謂啦,不會有誰在意我這樣的問題學生。」

「唔,其實我們班今天中午放假。」

張小雨:「……還有比這更糟糕的逃課理由么?」

時間,am:10:45:37。

「小雨,我們現在是在約會嗎?」

「你看我們像么?」

有男孩子會穿成少爺我這樣出來約會嗎。

「偶爾,你的腦袋裡也要想一些正常的事情啊。」

哈,真是的,我有資格說別人么,自己不是也沒想過人生啊、生活啊之類的問題么。張小雨懊惱地閉上了眼睛。「?娥真的被那個殘暴的蘿莉給綁走了呢。」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啦,反正還會回來的,只要蘿莉筆記還在我這裡。

「小雨,你以後就穿成這樣對我來說也沒關係哦。」

「咚!」

張小雨敲了一下霜如玉的後腦勺。

「哎呀!痛――」

「怎麼可能穿成這樣啊,我的性別遭人質疑的!」

霜如玉取下自己的髮夾然後開始整理張小雨的頭髮,「不要動!」

「你這丫頭想要做什麼?!」

「幫你收拾一下你的頭髮啦!」

「可是你剛才笑得很邪惡。」

「小雨真是的,那是你的錯覺,像我這樣的美少女怎麼會笑得很邪惡?」

「美少女一般不會說自己是美少女吧?」

「嗯,那是因為她們不好意思嘛。不過,我就不同了。」

「……你稍稍也不好意思點啊!」

「才不要呢!因為是在小雨你面前我才會這樣……」

呃,因為在我面前才這樣嗎?張小雨也不再浪費力氣,任憑霜如玉去擺弄他的頭髮。

「小雨,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

「只要是可愛的女孩我都喜歡,當然,僅限二次元。」

「…………」

霜如玉稍稍沉默了幾秒,二次元啊。

「那麼二次元中的女孩你最喜歡什麼類型的?」

「沒有最喜歡,只有之一!」

很肯定,張小雨回答道。

「……這樣啊,那我把你的頭髮綁成雙馬尾好了。」

雙馬尾啊,可惜我不是金髮,張小雨輕聲道。「金髮雙馬尾好萌啊……」

霜如玉:「果然,你適合單馬尾!」

張小雨:「…………」

這丫頭絕對是故意的!

隨你喜歡了,反正這裡也沒人,沒有誰會看到少爺我穿成這樣,「呃,沒……有……人……?」

那就奇了!!

那兒不是走來了很多人么?!

而且還都是張小雨的熟人。

「我深愛的大哥喲,我來啦,來啦,來啦――」

跑在最前面的是封唯!

封唯後面還有幼女,貓娘,吸血鬼,蘿莉以及?娥。

全都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小雨發短消息給艾麗兒希望她能送過來張小雨的便服而且希望她不要聲張,但是――

霜如玉已經幫張小雨綁了一短短的馬尾,單馬尾。

趴在張小雨的頭上,霜如玉的雙手無力地耷了下來,「切,什麼嘛,難得我和小雨兩個人單獨相處,她們怎麼都過來了啊?」

moon的左手上有一細長的鎖鏈,鎖鏈的另外一頭鎖著?娥的右手腕。在未來的兩天內,?娥的新主人就是moon了。這是交易。

幼女傲慢地瞥了一眼張小雨身上的霜如玉,「苗條女,我家下仆有勞你照顧了,現在我們來回收他了!」

喂,那邊的,我又不是垃圾,回收什麼的……真是討厭的說法。

艾麗兒很冷酷地盯著張小雨,「你腦袋上似乎有什麼很礙眼的存在!」

艾麗兒口中礙眼的存在自然是指趴在張小雨頭上的霜如玉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戰爭。」

――――張小雨。

雪露站在moon的右邊,「你這傢伙究竟有多喜歡穿女僕裝啊?!」

難以理解,吸血鬼覺得張小雨的執念太深沉了。

張小雨:「像我這樣有內涵的男人,你們,你們是不會理解的……」

封唯插嘴道:「理解,我理解!大哥,我太理解你了,像你喜好穿女裝這種高雅的情趣,我表示十二萬分的理解!」

「喔喔喔喔喔………理解萬歲!」

張小雨歡呼!

隨即――

張小雨:「萬歲個毛啊,誰讓你理解了,我壓根就沒指望你理解。」

還有啊,少年喲,你理解錯了,少爺我根本就不喜歡穿女裝啊!

霜如玉終於換了另外一種姿勢,用雙手抱著張小雨的脖子,從他背後。似乎沒有放開的意思,某種挑釁的意味,敵人是……

艾麗兒。

亦或是蘿莉神?

moon笑道:「女裝狂少年,是我把她們帶過來的哦,你似乎很怕寂寞的樣子……」

多事啊,蘿莉。還有,你剛才那句話中的前三個字是多餘的。

「衣服呢?我的衣服在哪裡?」

艾麗兒把手中裝衣服的布袋往天空中一拋,然後憑空抽出了她的愛刀,「darling,我為什麼要把刀拿出來啊?」

張小雨:「……親愛的,你該不會是想把我的衣服砍成碎片吧?!」

艾麗兒向張小雨拋了一媚眼,然後――

刀光好炫啊!

呵呵呵呵……那些破布是啥啊?是衣服,是誰的衣服?是少爺我的嗎?是嗎?是嗎……

自然是張小雨的衣服。

艾麗兒:「唔,數秒前艾麗兒的手不由自主地就砍了……小雨,你的衣服,沒了呢。」

「艾麗兒,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意圖太明顯了。」幼女指責貓娘,「你應該悄悄地在他的牛仔褲的屁股上開兩個洞,然後再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衣服給他……」

艾麗兒:「……我怎麼沒想到呢。」

「艾麗兒,你剛才砍得好!」張小雨向貓娘致謝,「與其穿著屁股後面有兩個大洞的牛仔褲,還不如穿女僕裝!」

「唉~~」霜如玉嘆了口氣,「小雨果然喜歡穿女裝……」

張小雨:「…………」

封唯則是點了點頭,表示他知道這件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雪露:「我竟然和一個變態住在一起,不知道他會不會偷偷地穿我的衣服?」

張小雨:「你們想太多了!真的!」

赫麗貝爾轉身,「下仆,回家啦,我餓了!」

「要我穿成這樣回去嗎?」

「大哥,我不介意和你換衣服!」

封唯開始脫衣服。

張小雨:「算了,我還是穿女僕裝好了。」

「大哥,你怎麼能這樣?!」

張小雨:「你的衣服太小了,而且太……」

關鍵是你t恤上印著的美少女啊,她穿的太清涼了!

「小雨,背我回家。」

張小雨:「霜同學,請回自己的家,還有,我不會背你的!」

Leave a comment